随笔南洋网


« 2021-1-16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搜索文集




在线用户: 0

0 位会员, 0 位游客

2021-1-14   牛年祝福

•        牛气冲天
•        牛运亨通
•        牛市相随
•        牛劲百倍
•        牛年吉祥
•        牛转乾坤

牛年,你最牛!

附图:恒生银行的金牛扑满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1-1-14 11:57 编辑 ]

2021-1-14 09:36 - 苏杭 - 26 查看 - 0 评论

2021-1-13   交流站剪报033 - 不要做邋遢老人

这是交流站剪报的第33篇:「不要做邋遢老人」12.01.2020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1-1-13 13:19 编辑 ]

2021-1-13 10:51 - 苏杭 - 31 查看 - 1 评论

2021-1-8   你们一个月能赚多少钱?

我们的部门,环境清幽,是一个理想的工作地点,但它距离餐厅有点远,所以,我们常为了方便,便到附近另一个部门那里的一间小食店,喝茶、吃早点或午餐。

小食店的老板四、五十岁,中等身裁,橘皮脸,头发卷曲,样子有点凶,但对客人,态度客气,平时和我们有说有笑。

有一天,他一改平时一件T恤一条短裤一双拖鞋的穿着,头发梳得亮亮的,穿一件白色长袖上衣和一条黑长裤,皮鞋刷得亮亮的。

有一个同事半开玩笑地对他说:〝哇赛,老板今天穿得这么漂亮,有什么大喜事啊?〞

谁知他脸色突然大变,说:〝我这样穿很奇怪吗?一定要有什么大喜事才能这样穿吗?〞

在我们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之前,他越讲越生气:〝不要以为只有你们斯文人可以这么穿,不要看不起我们,你们一个月能赚多少钱?你们有谁能买得起马赛地?有谁有能力住洋房?〞

由於不想和他一般见识,我们匆匆离开,当然啦,我和我的同事,从此不再去光顾他的小食店。

其实,这 ...

2021-1-8 10:20 - 苏杭 - 67 查看 - 0 评论

2021-1-6   「COVID-19」新语之五

这是2020年日本「创作汉字」比賽第一名的作品(见以下附图)。

音读:za(同「座」)
训读:hanaretesuwaru(同「離れて座る」,即分开坐)
意思:社交距离

这个字意味著大家要保持社交距离,所以得分开。创作者是一名來自橫滨市的29歲市民山口先生。山口先生一家希望能尽快回复原本的生活,让四个「空位」也「坐」滿「人」。

(摘自「Like Japan」)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1-1-6 10:32 编辑 ]

2021-1-6 10:14 - 苏杭 - 75 查看 - 0 评论

2021-1-3   交流站剪报032 - 我能帮你吗?

这是交流站剪报的第32篇:「我能帮你吗?」02.01.2021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1-1-3 21:36 编辑 ]

2021-1-3 20:56 - 苏杭 - 83 查看 - 0 评论

2020-12-13   太太做的日式小菜 - 蜂蜜莲藕凉拌

先将莲藕切片,放在一个锅內,让滚水煮二分钟,取出,加盐、生抽、白醋、白糖、蜂蜜、黑芝麻,一起拌和,收入一个密封袋中,置於冰箱內,冷藏保存一天,翌日即可食用。

每片蜂蜜莲藕凉拌,脆脆的、甜甜的、冰冰的、凉凉的,加上黑芝麻的提味,口感极佳,欲罢不能,满满的一碗,被我们一家三口,你一口,我一口,一下子,吃光光。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0-12-15 09:09 编辑 ]

2020-12-13 21:34 - 苏杭 - 158 查看 - 1 评论

2020-11-27   邂逅阿果的壁画@Ang Mo Kio Town Centre

阿果的自我介绍:本名李高豐,新加坡绘本作者、插画家、理工学院讲师、《联合早报》专栏作者、不切实际的梦想家。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0-11-27 20:26 编辑 ]

2020-11-27 20:21 - 苏杭 - 174 查看 - 0 评论

2020-11-23   辽阔的天空

海明·苏宁(Haemin Sunim)是一名禅宗佛学老师和作家。他出生于韩国,曾在伯克利,哈佛和普林斯顿大学接受教育,在韩国接受过正式的僧侣训练,并在马萨诸塞州的汉普郡学院教过佛学。这是他写的一首诗,对於心灵有所启发。原诗由儿子在脸书上转载,我一时技痒将之译成中文并制成图。题目是我加的。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0-11-23 23:09 编辑 ]

2020-11-23 10:20 - 苏杭 - 173 查看 - 3 评论

2020-11-22   新加坡德士史话

在1920年代之前,人力车在新加坡被广泛使用。手拉的人力车从1880年开始从日本进口,为上层和下层阶级提供了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尽管人力车最终于1947年被禁止,但市政局已计划在1920年代用小型德士取代人力车。

由引擎驱动的德士在1920年开始出现,当时福特汽车在莱佛士坊提供浅黄色涂有黑色挡泥板的旅游车,向乘客收取的费用为每英里40分,接下来每四分之一英里,增加10分。九年后,设计并安装了福特汽车底盘、经济化油器和充足的座位的首辆真正的德士便进入了新加坡。

慕娘汽车有限公司(Boneo Company Limited) 于1930年进口了德士计价器,将其作为新加坡德士的实验设备。该仪表已在仰光和加尔各答等其他国家使用了很多年。安装在德士的仪表板上,每当乘客登上车辆时,司机都会拉下“ For Hire” (出租)标志,计价器中的机制开始记录票价。然而,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几年,德士计价器才成为德士的强制性装置。

1933年成立的温兄弟有限 ...

2020-11-22 16:52 - 苏杭 - 184 查看 - 1 评论

2020-11-15   笑到最后

电视台的新闻播报员,常喜欢用“笑到最后”这句话,来形容一个运动员或一支球队,在经过一番龙争虎斗之后,勇夺冠军。

因此,当老虎伍斯取得世界高尔夫大赛第一名,就说他“笑到最后”;当黑珍珠塞雷娜·威廉姆斯摘下温布敦网球单打桂冠,同样的说她“笑到最后”;还有,英国利物浦队,在过关斩将,脱颖而出,成为欧洲杯足球盟主,也是“笑到最后”。

到底什么是“笑到最后”,而“笑到最后”又怎么和一个运动员,或一支球队的胜利攀上关系呢?

原来,这句话是由一句英文谚语翻译过来的,全句是:“He who laughs last, laughs best。”字面的意思是:“最后笑的人,笑得最响。”那天,无意间听到香港凤凰台的一位主播将它翻译成:“最后笑的人,笑得最美”,也行。

英文常简单地这样讲:“He has the last laugh。”中文可以翻译为:“他是最后笑的人”,也就是说,他是最后取得胜利的人。很可能,这句中文用语“笑到最后” ,就是这样来的。

...

2020-11-15 09:42 - 苏杭 - 180 查看 - 3 评论

2020-11-13   三毛钱

微风,细雨。

阿祥驾着出租的「马西里」德士,在湿漉漉的柏油马路上拾客,车轮溅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水花。

数数共有四个搭客,尚可多载一人。

******

看见有人招手叫车,阿祥下意识地将车的速度放慢。

那人挥动两根指头示意。

阿祥犹豫了一会,不过,想到这里距离坡底并不很远,而且途中可能有人下车,便把心一横,把头一点。

这时,车厢里的搭客,己超出法定一人。

******

阿祥开始有点后悔了。

喀擦一声,竟换错了变速器,阿祥的心脏急速地跳动,整个人如坐针毡,一会儿双手执驾盘,身体往前挨,一会儿单手执驾盘,另一只手却不知所措,只得又用回双手,身体则往后倾。

阿祥真希望这时有人下车,但,搭客都有意和他作对似的,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

过了好些时候阿祥才稍微恢复正常,不过,也只是一盏茶光景。因为不远处,隐隐约约传来一阵摩多声,阿祥再度紧张起来,他的手微微颤抖,呼 ...

2020-11-13 13:27 - 苏杭 - 244 查看 - 9 评论

2020-11-10   天井里的大水缸

小时候,我们住在一间店屋的楼上,楼下是父亲经营的湿巴刹。

楼下的后院,是一个很大的天井,天井里有一个陶制的大水缸,外壁上有龙的图腾,它的口径较一般家庭冲凉用的水缸大,应该属於荷花缸的一种吧。

大水缸被置靠近一面墙,墙的上头,裝有一个向外延的水喉,方便放水入缸。水缸底的一个角落,有一个小木塞,必要时,可以拔掉,疏通缸里的脏的积水。

这个大水缸在我们家,应该有很多年的历史了。据在我们家帮忙洗衣的阿莲嫂说,在大我九岁的大哥出世之前己经有了,所以,它可以说是陪着我们兄弟姐妹一起长大的。

每天早上天还没全亮,湿巴刹已是一片闹哄哄,许多摊贩己忙着准备做生意。他们拿着水桶,往缸里舀水,卖菜的用来洗菜,卖鱼的用来冲洗鱼。

接近中午收工时,摊贩们又纷纷来这里提水,冲洗他们的摊位。因此,缸底常留下许多一片片一毛钱银角大小的鱼鳞,这些都是卖鱼摊贩的“杰作”。

原来,当他们用桶舀水时,桶里的鱼鳞, ...

2020-11-10 19:34 - 苏杭 - 204 查看 - 14 评论

2020-11-9   美丽的星期天

趁星期天,驾驶我的红牌车〔Off-Peak-Car〕,和内人到亚历山大路的「宜家」〔IKEA〕,打算替儿子买一张新的书桌。

我们之前已在「宜家」的网页上,找到这个款式的书桌,设计简单、适用,最重要的是,它的长度只有73公分,放在儿子睡床傍边,尺寸大小刚好。

外边下着绵绵细雨,「宜家」里面人潮不断,和新冠病毒疫情之前,似乎没什么分别。

循着箭头的指示,我们边走边看。不久,我们就在一处陈列室,看到了我们要的书桌,有黑白两色,为了配合儿子的床头颜色,我们选择黑色,并记下了它贮放的架子号码。

来到了货仓,我们根据架子号码,很快地找到了我们要的书桌。由於书桌的组件箱有点重,我於是叫太太过来帮忙。

就在这时,有一个印度中年汉,出现在我身边,对我说:〝May I help you?〞我还来不及回答,他就弯身举起组件箱,要将它放在我前面的一个平底的推车上。

〝This is not mine。〞我尴尬地对他说。

这时,他的女儿刚好推了 ...

2020-11-9 10:08 - 苏杭 - 147 查看 - 7 评论

2020-11-8   太太是松本清张粉丝

我在学生时期买了一本松本清张的「点与线」,这是他的成名作。这本书太太看过,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松本清张是日本著名的推理小说家,他的许多作品都拍成电视剧,太太几乎每一出都看过,其中有一些脍炙人口的经典例如「点与线」和「砂之器」一再重拍,由不同演员诠译、演出,太太也同样沒错过,所以说她是松本清张粉丝也不为过。

这次(2019年10月)既然来到松本清张的出生地小仓,太太说无论如何一定要去松本清张纪念馆参观。当天,我们从JR小仓站出来,走了一小段路,就来到了松本清张纪念馆。除了我和我太太之外,没有其他游客。入门票每人六百日元,折合新币约七块半。

偌大的纪念馆里只有我们两人,感觉特别空荡,也好,可以慢慢地欣赏。一进入馆內,首先吸引我们眼球的是摆满了松本清张作品的一面高墙,以及一个长达22米、由松本清张年谱和当时的新闻图片构成的巨大年表。

在这一层楼里有许多展示柜,展示松本清张作品全集、他的稿件真 ...

2020-11-8 19:15 - 苏杭 - 531 查看 - 29 评论

2020-11-1   台式幽默 - 你吃饭关我屁事

台湾的一个友人在「脸书」上说,他日前在高雄某地看到此字条〔见附图〕,好像是相互在对呛,但闻不出火药味。他将它翻译如下:

你吃饭关我屁事
就是勿在此停车
要卸货可以吗?
你妈可好?

我称之为台式幽默。你读出其中的趣味了吗?

2020-11-1 19:53 - 苏杭 - 521 查看 - 7 评论

2020-10-15   交流站剪报031 - 女佣如亲人

这是交流站剪报的第31篇:「女佣如亲人」15.10.2020

2020-10-15 13:59 - 苏杭 - 464 查看 - 25 评论

2020-10-8   文志记猪杂汤

惹兰勿刹有两档猪杂汤,一曰正文志记猪杂汤@Foch Road,另一曰正正文志记猪杂汤@Sam Leong Road,两档皆自称正宗猪杂汤大王,都有各自的顾客群。

我们比较倾向前者,它的汤底以猪骨熬成,不带味精,即使喝完整碗汤,也不觉口喝。它的猪杂除了瘦肉、三层肉、猪肚、猪肉丸、猪肝等之外,还加了许多豆腐和咸菜。

说起文志记猪杂汤,最早在武吉巴督起家,我和太太常去光顾。它位於一座不甚起眼的组屋内,有点偏僻,但阻挡不了老饕们的蜂拥而至。

就不知现在惹兰勿刹这两档猪杂汤,哪一档才是原来的文志记猪杂汤?

2020-10-8 22:07 - 苏杭 - 603 查看 - 14 评论

2020-10-3   交流站剪报030 - 照顾妻子是丈夫的承诺

这是交流站剪报的第30篇:「照顾妻子是丈夫的承诺」02.10.2020

2020-10-3 10:09 - 苏杭 - 258 查看 - 4 评论

2020-9-22   泰式越南白饭鱼

上星期天在滨海湾花园吃晚餐,有一道小菜 - 泰式越南白饭鱼,令我们惊艳。

所谓白饭鱼就是银鱼的一种,听说是越南的特产。

经过泰式处理,又脆又可口,一下子被我们扫个精光。

虽然晚餐是任点任吃,但这一道小菜,每桌只限点一次。

2020-9-22 11:09 - 苏杭 - 338 查看 - 9 评论

2020-9-20   介绍黄金坊熟食中心的美食

〔1〕「酉川砂煲饭」

第一次光顾黄金坊熟食中心的「酉川砂煲饭」,果然名不虚传,等了近一小时,值得。

知道它接受电话预订,下回先打电话过来,以免无谓的等待。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20-9-20 16:50 编辑 ]

2020-9-20 16:49 - 苏杭 - 317 查看 - 6 评论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16 07:5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6056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