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散文] 丁云作品《赤道惊蛰》研究(7)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6-30 21: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丁云作品《赤道惊蛰》研究(7)

《丁云作品赤道惊蛰研究》(7)

那两人站在枯草丛里,昂面看那乌鸦;那乌鸦也在笔直的树枝间,缩着头,铁铸一般站着。[1]
而作者对于《药》当中乌鸦这个象征事物的借用,不能没有意涵。《药》小说里,鲁迅“清醒地看到了社会的反对和黑暗”[2],察觉了社会现实的阴冷异常;而《赤道惊蛰》的社会也如鲁迅所处的时代一样的黑暗、环境氛围也同样的令人瑟缩难耐。因为这种相似的氛围,作者透过乌鸦这个象征承载了华社利益被政府剥夺的那一种政治森冷与心寒感。在文中,作者将“1987年华小高职风波”[3]与乌鸦这个象征物紧密结合,不仅通过鸦群来寄寓政治上的黑暗是铺天盖地般强大的,更体现了华教斗士在面对母语教育被打压时所感受到的心寒。

槿花是一名记者,她接到命令被委派到天后宫去采访“全国华团政党抗议大会 [4]”:
槿花好不容易进入天后宫大堂,……此时台上有人在演讲……
“消灭华小,是他们最终的目的啊!我们还能不觉醒吗?…委派不识华文的人来担任华小的高职,就是华小变质的一种先兆…我们已来到生死存亡的关头,再不团结起来,华文教育就要灭亡了!”
“在1985年,我们的华教先贤林X X去世了,但他的精神是不死的!我们应该继承他的勇敢、不屈的维护华教精神。林先生说过:在这民族复杂的地区建国的铁则,就是同舟共济,共存共荣。但一些种族沙文主义者,却对我们维护母语教育的权利,虎视眈眈。我们一定要坚守岗位,明确的告诉政府当局,发展母语教育,是华裔国民的基本人权!”
……(槿花)骑着摩托下山的时候,她悚然再看到了预示噩耗的乌鸦,但是这次不只是一只,而是整群,黑压压,密麻麻地恣意盘旋在山上的神庙、森林各处!“呱呱,呱呱…”地嚣吵。她感觉,悲剧又将要发生了! [5]
“华小高职事件”这个问题尚未解决,以马哈迪为首的政府便以种族关系紧张为理由,展开了“茅草行动[6]”,逮捕了教总主席沈慕羽、董总主席林晃昇、教总副主席庄迪君以及华社资料研究中心主任柯嘉逊等政、经界100多个与政府意见相左的人士,使得这项争议性课题也顿时失去了意义。国内三家主要报章,即华文星洲日报、英文星报(THE STAR)以及国文三日刊祖国日报(WATAN),被指控“内容危害社会安宁”[7],吊销出版准证。官方更归咎这次危机是维护华小抗议行动所起的。

在《内安法令》下,这些相关人士被单独监禁在暗无天日的监狱 60 天。之后,政府虽然释放了大部分的人,但仍有17名人士继续集体扣留在太平甘文丁扣留营,时间将近两年之久,而当中的柯嘉逊更是被扣留了长达4454天。虽然此次事件最终在政府当局同意将华小所有重要职位保留给具华文资格者的情况下解决,但是这起事件还是在华族人民的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因为1987年华小高职事件的发生并不是偶然的事件,这是历年来常发生的事件:1972年至1973年、1977年、1982年、1998年……教育部都有派遣不谙华语华文老师出任华小高职事件的发生,只不过1987年度的事件比较突出而已![8]
作者曾说过他不正面述说政治,因此在故事中槿花所看见的“镜头都是切割的、不完整的”[9],甚至是没有结局的,然而乌鸦这个意象的强大表现力和感召力却在无形之中承载与串联了这一切,让读者感受到了华文教育遭到政府边缘化、华教斗士被逼迫的这一段历史深寒,使得一切的事不言而喻。

第二节                        无色世界
在《赤道惊蛰》这部魔幻现实主义的小说之中,象征的使用可说是比比皆是。除却乌鸦这个充满诡异死亡色彩并且寓意了政治深寒的象征之外,“无色世界”也是小说当中另一个充满魔幻色彩的代表。若仔细体会这个象征,就可以发现作者其实试图透过“无色世界”承载他对现实社会的另一层看见。
颜色是通过眼、脑和人的生活经验所产生的一种对光的视觉效应,因此可以说颜色是人类视觉上产物。小说中的世界本来也是充满着各种色彩的,然而却在某一天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槿花因为遭人陷害而在<内安法令>下被捕入狱,她在黑狱之中受尽了种种可怕的折磨,而日复一日的审讯终于使她崩溃,她像失去理智般的反抗女官员对她的羞辱:
天呀,天呀…槿花发现自己的承受力考验到了极限!
槿花终于嘶喊着,抓起桌上的灯台,往铜版雕脸(女官员的脸)砸了过去!
铜版雕脸腾地凹陷了…
槿花看见了血,从兽类女人的额头流淌出来。
然而最可怕的,却是在刹那间,她失去了颜色的辨识能力!这一刻,她发觉视觉中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失去颜色!血是无色的,灯光也是无色的,女官员的脸上的那颗痣,更加失去了颜色。窗栏、桌子、茶杯、记事簿、钥匙、狱卒的制服、棍子、徽章…所有她目睹的东西,都是无色。[10]
在小说里,颜色的消失是诡异的,因为就在那一瞬间、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槿花世界里的所有色彩仿佛被一种神秘力量夺走了一般,魔魅般消失在槿花的世界里,只留下了一个空荡荡的残骸——“无色世界”。而这个“无色世界”像一个魔咒般紧随着槿花,直到槿花生命消亡的那一刻这个魔咒才消失不见,贯穿了槿花后半生的生命[11]。透过槿花所看见的无色世界, 作者仿佛在读者身上加上了一个诡异的眼镜,扭曲了读者的焦点,把读者引入了一个魔幻诡异的世界。
从有色到无色,这种诡异的转变几乎令槿花因为内心的恐惧而陷入疯癫。对槿花而言,这个“无色世界”无疑是一个诡异而又可怕的幻境,因为它是一个被扭曲、甚至可以说是一个不存在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原本最熟悉的一切都成为最陌生的存在。
这…太可怕了,你知道吗?没有黑白,没有红、蓝、橙、黄、绿,这个你熟悉的世界,竟然没有颜色![12]
生命中所遇见的各样打击使槿花痛苦不已,她甚至割腕自杀,以求解脱。当槿花看着自己的血从身体中涌流、生命一点一滴的消失时,她却没有一丝痛苦的感觉,甚至还觉得晕开的血像山水画一样美丽。种种描绘渲染了诡异的氛围,不仅让人感到惊悚诡异,“无色世界”更像一个幻象般存在于真实世界,让人分不清现实与虚幻。
就在她把裁纸刀,割在手腕上之后……(她)只觉得一阵战栗,就不痛了。……血在浴缸水里慢慢晕染过去,像山水画的云层一般,却是无色的!她的视线已没有了颜色,所有的东西都失去了颜色。……
骤然,传来一阵激烈敲门声…
槿花惊醒…发现浴缸里没有血,手腕上没有裂开的伤口!
原来,一切都是她恍惚中的想象、幻觉。[13]
作为一个象征,“无色世界” 不能只单纯的被理解成为一个色盲的人所看见黑与白的世界,它不仅如表面看来的那样只为了突出槿花被迫害的惨况和她内心中的恐惧而已,“无色世界”其实意蕴着更深层的含义。作者选择让槿花的世界变成“无色”是为了从侧面描写现实社会里的人其实和槿花一样都失去了辨别黑白、自我辨识的能力,活在别人所制造的假象之中。

[1]丁云:《赤道惊蛰》,页38

[2] 冯金肖:<历史的批判与心境的悲凉——再读鲁迅先生的《药》>,《新视角》2008年第3期,页143。

[3] 1987年华小高职风波:19878月,教育部委派不具华文资格的教师到华文小学担任学校行政高职。这些高职是:校长、第一副校长、第二副校长、下午班主任及课外活动主任。当局的这项措施引起了华社的激烈反对。华团与华裔朝野政党一致认为不具华文资格的老师到华小担任行政高职将影响学校的行政语文、校园文化,最后将导致华小变质,因此,群起反对之。见王瑞国:<华小高职事件>,钟伟前主编:《董总50年特刊(1954-2004)》,页586。

[4] 全国华团政党抗议大会:“全国华团政党抗议大会”于19871011日在天后宫举行,领导这项运动的是董教总(董教总即是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马来语:Persekutuan Persatuan-persatuan Lembaga Pengurus Sekolah Cina Malaysia;英语:United Chinese School Committee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UCSCAM)和马来西亚华校教师会总会(教总;马来语:Persekutuan Persatuan-persatuan Guru Sekolah Cina Malaysia;英语:United Chinese School Teachers Association of MalaysiaUCSTAM)的联合总称,董总与教总是全国国民型华文小学(华小)和华文独立中学(独中)的董事会与教师会通过各州董联会与教师会组合而成的联合体,是推动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工作的最主要组织。),并以林晃昇为首,成立一个“反对委派不谙华语者出任华小高职事件”的工作委员会,后来扩大为包括华团、各党代表(马华公会和民政党)。

林晃昇在当天的会议上针对华小高职事件提出:
         I.            大会强烈谴责与反对教育部企图通过委派不具华文资格的教师出任华小高职,使华小变质。
        II.            教育部的举动触犯家长将孩子送进华小接受母语教育的意愿与基本人权,因此全力支持有关华小家长采取罢课行动以表达坚决捍卫华小不变质的决心,并誓为他们的后盾。
      III.            大会吁请有关教育局与教育部必须于1014日之前彻底解决教师调派问题,否则将于10151617日不让孩子上学,以表达家长的意愿。
      IV.            大会呼吁全国华小三机构、华团、政党做好准备,随时响应全国华团、政党联合行动委员会全国性抗议行动号召。
       V.            大会吁请联合行动委员会严密关注教育部正在进行的《1961年教育法令》的动向,确保华、印小学的本质与地位不受侵害。

林晃昇希望这一次会议中华团与政党有共同的立场,以维护华小不变质为目标而团结,“为一个共同理想——捍卫母语教育的基本权利和民主人权,共同行动,迎战宗族主义政治掀起的滔天恶狼”。详见甄供:《华教春雷林晃昇》,加影: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2006年,页36-44

[5]丁云:《赤道惊蛰》,页324-325

[6] 茅草行动(Operasi Lalang):茅草行动在19871027日展开,当时的大马警察搜捕反对政党的党员以及一些社运工作者。茅草行动堪称为马来西亚民主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之一,更常被拿来与1969年发生的513事件相提并论。
在茅草行动中,119名朝野政党领袖、华教人士、环保分子、社运分子以及宗教人士等等被捕,使整个社会陷入一片人人自危的氛围当中。当时,马来西亚政府援引《马来西亚内安法令》扣留他们,却始终未能提出他们危害国家安全的证据加以提控。
被逮捕人士中较著名的政治人物包括当时的行动党秘书林吉祥、副主席加巴星、林冠英、回教党青年团长哈林阿斯哈、巫统巴锡马区议员依布拉欣阿里、巫统青年团教育主任莫哈默化米依布拉欣,马华副会长兼霹雳州主席陈杰志。共有4位华教人士遭逮捕,他们是董总主席林晃升、教总主席沈慕羽、教总副主席庄迪君,以及当时身为华社研究中心主任的柯嘉逊。

[7]甄供:《华教春雷林晃昇》,页23

[8]详见甄供:《华教春雷林晃昇》,页60

[9]附录二:《丁云座谈会讲稿》(节录)

[10]丁云:《赤道惊蛰》,页367

[11] 在《赤道惊蛰》的最后四分之一篇幅中,槿花都是处在无色世界之中的。

[12]丁云:《赤道惊蛰》,页425

[13]丁云:《赤道惊蛰》,页402-404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7 07:2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4858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