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4 14: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赤道惊蛰——读后感

赤道惊蛰
-- 读后感
                                                                              黄叶时
                                                                  
         
            住在西马的一位文友寄了一本丁云著的长篇小说      
        <赤道惊蛰 > 给我,从吉打州寄到古晋,用了三块半
        的邮费,还费了十多天的时间。袋子也破烂了,好在
        将要掉落的书本还完整。这么一本绿色封面的,厚厚
        重重的书,在一个炎热的中午,才那么优优雅雅地,
        风姿卓约地,寄到我的手上,邮差的速度也委实惊人
        了。
             一本将近五百面的小说,我对这位在十多年前,
        见过一面的丁云十分佩服。洋洋洒洒的长篇,这样大
        部头的创作,不是说要写就能写的。
             拜读之后,我也有一些肤浅的意见。
             故事是以当年英国殖民地至马来西亚成立以及马
        共时代为背景,在那政治的变迁,局势不稳定的过渡
        时期。也是美、中、苏的冷战时期。大国的扩张主义
        在亚洲酝酿各自的权势。而且,无论在哪一个国家,
        在哪一个朝代,颠覆当代政权的颠覆份子的养份和滋
        长的土壤就是劳苦、贫穷。弱势的老百姓首当其冲,
        生活也就处于恐慌、困惑、和逼迫之中了。
             书中的女主人槿花,这个出生在一般劳动家庭的
        女性。承受华人的传统观念,她拥有一般华人妇女的
        美德,爱护家人、勤劳、孝顺。可是,她虽然有无比
        的勇气,却没有自己的独立的个人思想,只随着周围
        的事物飘摇,这是很可惜的。从开头到末了,从整个
        故事看来,我不懂作者对女性的看法是不是抱着不屑
        和轻蔑呢?要不然,为什么要塑造一个这样的女主人
        呢?
                   看见乌鸦的恐惧在民间是糜废的迷信,神坛、通
        灵这些事实,的确根深蒂固地存在华人社会里。我认
        为,作者应该带给我们正面的、积极的讯息。至于这
        样阴冷的一面,笔尖下带过就可以了,不需要强调又
        强调。
                   生活在这个浮滑,不安的社会里,我们需要的是
        稳健、宽容、忠厚的民族精神,这些成份我们都有,
        只是在书中显得很稀薄。
             批判、论断、称赞的言语过多,也是本书的一大
        败笔。在书的大部分,作者描述马共,又批判马华+
        +的这个那个,又痛骂< 合作蛇 >,等等。这些政治
        议题,也因着时间的推移,几乎在东拉西扯了。我觉
        得,刻划小说故事中的人物和背景,作者能用一个鸟
        瞰的姿态,广阔的距离来看世界、看人生,那会比钻
        牛角尖好得多。
                 最后,槿花到了美国,她为什么选择去美国?又
        凭什么可以轻易地到了美国?作者没有交代清楚。在
        公园遇到了老黑人的情节,从各个国家逃难而来的所
        谓民主运动者,又在那里和中国的民运份子同居,因
        为那些很难堪的原因而得了子宫癌,等等,故事这样
        的发展也未免太过离谱了吧!虽然有些真实的事情也
        很难叫人相信,不过,假如作者认为故事必须这样发
        展的,那也无妨,不过,那也必须要让读者读了会信
        服才行。
             写爱情要写得美,不容易的,除非先尊重爱情。
        爱情是什么?书中的故事没有把爱情当一回事,反而
        是一种狼狈、邋遢又落魄的男女关系。狼狈、邋遢又
        落魄的情欲就是爱情吗?应该不是的。
             说实在的,一个写作人没有捍卫地球的能力,也
        不可能拥有翻转世界的权柄。可是,把历史告诉读者
        是必需的,也是写作人的责任。凡是历史都应当被记
        录,但是,必需从各个角度来记录,过于偏激写出来  
        的历史人物故事总是不完整的。
              比如,世界名著中,有俄国革命时期的<齐瓦哥
        医生>、波兰人被大屠杀的 <静静的顿河> 。描写法国
        大革命时期的<历尽沧桑一美人>、苏联的< 战争与和
        平>,捷克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 >,等等,都是以
        当时的乱世为背景写成的长篇小说。男女主角面对饥
        饿、恐吓、受迫害的悲惨人生。作者把故事一字、一
        血、一泪写在书本上,至于事实的是与非,黑或白,
        作者本身在书中不作任何批判,批判的权力就留给读
        者。我想,这才是正确的。
             愿与丁云共勉之!      
                                                                             6/7/10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4 14: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注:黄叶时是东马砂劳越作家。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7-15 09: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注:已经征求了作者的同意,贴上网。
欢迎针对黄叶时的评论,提供意见。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7 03:4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0802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