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小说] 《赤子》第十七章 滞他乡孤身凄凉女 胜还巢风雪夜归郎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东方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3468
精华 18
积分 11579
帖子 5588
威望 597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0-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7 05: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赤子》第十七章 滞他乡孤身凄凉女 胜还巢风雪夜归郎

简介:主人公是周树恒。他与陆蓉军和俞宁致是大学同学,俞教授是他们的老师,俞宁致的父亲。俞宁致单恋周树恒,周树恒与陆蓉军结婚。

                                                        第十七章 滞他乡孤身凄凉女 胜还巢风雪夜归郎

抗美援朝胜利,树恒回到祖国,返回南京工作。学校经过院系调整,大变样了。不变的是学子们青春朝气和刻苦用功。树恒觉得他们真是幸福,能够尽情地徜徉在书海中。老同事见了他,都非常热情,并极力邀请他给学生作关于抗美援朝事迹的报告。树恒推说自己并没有冲锋在前线,只是做平凡的后勤工作,没什么好讲的,而且口才也不好。好不容易脱身,树恒来到俞教授的家。

一开门,俞教授见到是树恒,紧握他的手说:“我们最可爱的人凯旋归来了。快进来坐。”俞师母也忙着倒茶,备点心。

进屋坐定。俞教授说:“结果好,就说明决策正确。我现在是真心佩服和拥护共产党了。由毛泽东领导的你们这群优秀分子真是了不起,成立了新中国,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果然说到做到,第一仗就把最强大的美帝御国门之外,迫使她第一次签订了‘没有胜利的和约’。从此可以保中国的和平和安全,我们可以安心建设了。”
树恒说:“也保卫了世界和亚洲的和平,全世界现在是一体的。但是美帝并不会善罢甘休,还会利用各种机会惹是生非。诸葛亮七擒孟获,才使孟获折服于中华文化。中国还很弱小,美国仍十分强大,要改变美国的帝国主义本性,需要全国人民几代人的艰苦努力。”
俞教授说:“是啊,光是现在美国的围困禁运,就已经给中国造成了不小的困难。”
树恒说:“如果中国安于现状,不努力突围,也会被困死的。苏联十月革命后,也遭受了资本主义国家的围困。那时她因外患,内战,饥饿,穷困,产业崩溃,而立于绝境,最终成功突围,现已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强。她给我们提供了宝贵的经验。鲁迅说:‘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我们现在有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帮助,比列宁等前贤的路已宽多啦。”

俞教授说:“但是,宁致被阻隔在国外,一时难以回国。她说她真后悔当初没有跟你一起去解放区。她说她曾要求过,你不同意,是吗?”
树恒说:“我那时也是。。。。。。”
俞教授递过来一个包裹,说:“里边是宁致寄给你的一些技术资料,想必对你有用,还夹了一封给你的信。”

树恒翻着那些书籍和资料,都是自己梦寐以求渴望得到的,宁致真是了解他的需求。俞师母走过来说:“在这里吃饭吧!晚上要不要就住这里?蓉军走后,你在南京也没有家了。”树恒感激地点点头。

吃完饭,俞师母安排树恒住在以前宁致的房间,陈设仍是宁致住时的旧物,几乎没有改变。树恒坐在宁致的书桌前,只见桌上有一只空的小磁碗。之前里面盛放着雨花石,现在石已去水亦干。有个空花瓶陪伴其侧,也是空空的,再无人每日插花换水。旁边有一笔筒,插满了大小各色毛笔。树恒抬头看到一幅小画挂在墙上,画的是细雨纷纷,江水滔滔,杨柳依依,有一小船在江中颠簸着渐渐远去。树恒仿佛看到宁致依着柳树,斯人独立的凄楚神情。

自与她分别以来,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想到革命进展得这样快。宁致却像一片孤叶飘落在天涯。世界本应是大同,物资和人民应该互通有无,共同繁荣。为什么要成立人为的国家,将人民对立隔阂起来?应该只有不同的地区,不同的风俗习惯。如俞教授曾说的:中国本没有宗教,也没有国家的概念。在中国人的思想里,治国是为了平天下,而不是得天下,控制天下。当今的宗教和国家是造成人为隔阂、对抗和战争的根源,是反自然和反历史潮流的。将来,宗教将会几教合一,国家会消融成一个天下。中西文化灵犀相通,共产主义理想契合于中华文化的大同理想。

树恒仔细拆开宁致的信。这是一个大信封,所有信纸都没有折,平放在里面。树恒抽出来发现,信纸是由花边装饰的精致美笺,第一页用透明胶带纸粘着宁致送他,他又寄回的柳枝。第二页开始是宁致娟秀整齐的字迹:
“庾信《枯树赋》曰:‘昔年移柳,依依汉南。今年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我现在坐在柳树下,借李义山诗纪事,讲述一个凄美的故事,以表相思,以慰悲情。

‘谑柳
  已带黄金缕,仍飞白玉花。长时须拂马,密处少藏鸦。
  眉细从他敛,腰轻莫自斜。玳梁谁道好,偏拟映卢家。’
他曾过着金玉般的生活,有着开阔的眼界和丰富的学识。我和爸爸劝他“莫自斜”,眼光不要只‘从他’。他却‘偏拟映’着穷乡僻壤的共产党。

‘赠柳
章台从掩映,郢路更参差。
见说风流极,来当婀娜时。
桥回行欲断,堤远意相随。
忍放花如雪,青楼扑酒旗。’
他在京城章台多么风流倜傥,婀娜多姿。在偏远之地,他会更参差婆娑吗?与他赠柳而别,思随堤远,魂断蓝桥。他像被放逐的如雪的柳絮。我实在担心,不忍看到他沦落到那不堪的境地。

‘离亭赋得折杨柳二首(乐府诗题作杨柳枝)
  暂凭樽酒送无憀,莫损愁眉与细腰。
  人世死前惟有别,春风争拟惜长条。
  含烟惹雾每依依,万绪千条拂落晖。
  为报行人休尽折,半留相送半迎归。’
当时榆荚乱舞,杨花相随,我们却要分别。‘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他说我们还会殊途同归,我盼望着再折柳‘迎归’。

‘柳枝四
柳枝井上蟠,莲叶浦中干。
锦鳞与绣羽,水陆有伤残。’
这是我感叹自己的身世。出国后发现自己选错了托身之地,在水在陆都有伤残。

‘柳枝一
花房与蜜脾,蜂雄蛱蝶雌。
同时不同类,那复更相思。’
自己和他就像雄蜂与雌蝶那么同时不同类,不能结合,为什么还对他念念不忘呢?

‘柳枝五
画屏绣步障,物物自成双。
如何湖上望,只是见鸳鸯。’
收到他寄来的柳枝,邀我回国。但回国后会怎样?湖边已无原来柳树可依,只有了然一独影,望着湖上鸳鸯,成双成对。

‘柳
曾逐东风拂舞筵,乐游春苑断肠天。
如何肯到清秋日,已带斜阳又带蝉。’
我曾在南京有过美好时光,但在这乐游春苑里已有断肠天。自从离开南京,‘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暮蝉嘶鸣,不堪积愁,不堪追往。
       
‘梦令狐学士
山驿荒凉白竹扉,残灯向晓梦清晖。
右银台路雪三尺,凤诏裁成当直归。’
前两句是我的处境,像蛰居偏远之地的逐臣,孤独凄凉;后两句是他们,像朝廷倚仗的重臣,充实忙碌。

‘巴江柳
巴江可惜柳,柳色绿侵江。
好向金銮殿,移阴入绮窗。’
我一直希望回国,同他一样报效祖国。滞留国外的柳是‘可惜柳’。

‘关门柳
  永定河边一行柳,依依长发故年春。
  东来西去人情薄,不为清阴减路尘。’
国外人情极薄,自己把清阴给人,人们却以路尘相报。

‘柳下暗记
无奈巴南柳,千条傍吹台。
更将黄映白,拟作杏花媒。’
在国外,我像李商隐投靠府主柳仲郢做幕僚一般,虽然待遇丰厚,但要帮府主的儿子作妃青俪白的四六骈文启事,助他入京应考,为他人作媒作嫁。怎不无奈?

‘柳
  江南江北雪初消,漠漠轻黄惹嫩条。
灞岸已攀行客手,楚宫先骋舞姬腰。
清明带雨临官道,晚日含风拂野桥。
  如线如丝正牵恨,王孙归路一何遥。’
诗中主人自京来楚,就像我自华来美。从早春到晚春,如同我被风雨从青年摧残至老年。现在又是柳枝轻黄的春天了,他在京城,临官道,我在楚宫,拂野桥,更可恨我的归路尚遥。

同树不同命。”

树恒读罢,感叹良久。拿起笔,摊开纸,给宁致写回信:“
宁致:你好!

不久前,你在江边为我送行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现在我已归来,你却孤独地飘落天涯。
回忆起当年我在两条道路中选择的心历路程,我确实是不能犹豫苟安,也不敢带你同去赴险。现在看来,我的选择是对的。而且我的运气还出奇的好,遇到贵人,事业爱情两得意。但我总是隐隐感到,今后会有曲折,不会那么一帆风顺。
因为,革命并不是革别人的命,自己进入黄金世界,更不是皇帝轮流做。以我的出身,我要先革自己的命。在建立新世界之前,我们先要被摧毁。在革命过程中,我和我的阶级将走向毁灭,如鲁迅所说:‘
我希望这野草的死亡与朽腐,火速到来。
不以啮人,自啮其身,终以殒颠。
……抉心自食,欲知本味。创痛酷烈,本味何能知?……

    ……痛定之后,徐徐食之。然其心已陈旧,本味又何由知?……
我将冻灭了!……那我就不如烧完!’
我已报了自食和牺牲的决心,心也就坦然了。今后遇到什么,都无怨无悔了。
虽然你是一个十分理想的人生伴侣,就像李商隐的妻子对李商隐一样。但是如果你当时跟我一起去解放区,我则不会那么坦然。遇到一点不顺,我就会于心不安,感到对不起你。我也许会像李商隐那样终生愧疚。你与我不同,我不忍心拖着你同我一起自食烧完。
鲁迅先生校的《嵇康集》中说:‘所谓达能兼善而不渝,穷则自得而无闷。以此观之,故尧、舜之君世,许由之岩栖,子房之佐汉,接舆之行歌,其揆一也。仰瞻数君,可谓能遂其志者也。’人各有志,条条大路通罗马。你学成之后,国家和平建设时,将需要大量你这样的专才。
你现在首先要做的是跳出悲观失望的泥潭,达到心境的和平安宁愉悦。送你《红楼梦》中一曲:‘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中国人安土重迁,对故乡的感情最深,同时又由于种种原因,最能迁徙他乡,随遇而安,生根繁衍。
在他乡,在孤独寂寞中,你特别需要一个志同道合的人生伴侣,相互扶持,和谐美满地生活。这是一切事业的根本。你的幸福增一层,我的内疚就减一分。同时,也让俞教授俞师母不必远隔重洋,为你牵肠挂肚。
同时,不要耿耿于眼前的得失,不要在乎给外人看的地位荣誉等,眼光放远,耿耿于自己真正知识上的得失,精益求精,更上一层楼,为人类的科技进步做贡献。世界终将会实现大同的,祖国的大门一直向你敞开着。
你托人辗转寄来的书籍和资料都是我急需的,你真是雪中送炭。中国还面临很多困难,科研条件差,信息不灵。很多时候,我们只能闭门造车,用土办法,笨办法干。看到你那里先进实用的科技,直让我感到汗颜羞愧。
这些年,我一直做些辅助维修性工作,把自己当作一颗螺丝钉来用。比起前方冒着生命危险的战士,我自己的得失是微不足道的。我们的科技水平还很低,武器低劣,许多优秀的人才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让人痛心不已。现在有了和平,我十分羡慕你那里能接触最先进科技的优越条件和十分难得的学习机会,你已是高出我许多倍的专家了。蓉军正在苏联进修学习。我则像是长了猴子屁股,缺乏恒心,总安不下心来扎扎实实读些书,在业务上已落在你们两位女生后面,只是一个半吊子的技术员。我只好用‘君子不器’来阿Q一下自己。事实上,国家正急需像你这样,有专才的瑚琏般的‘器皿’。
十分理解你报国的心切。我只有更加努力,让祖国尽快强大起来,冲出资本主义国家的包围,架起你回国的蓝桥。
盼望着你回来的那一天,我将折柳迎归。此外,你曾给我讲解过李商隐的《碧城三首》。我一直在心里吟诵琢磨着,感觉它跟《红楼梦》有些关联。首先,碧城对红楼。其次,第一首是描写理想世界,也就是《红楼梦》中的太虚幻境和鼎盛时期的大观园,这里器物精美、人才济济、书香飘逸。如果一直是这么安定美好,作者就一生常住与此。第二首写爱情的追求,有萧史又有洪崖,有林黛玉又有薛宝钗,有美好的互动,也有孤独怅然。第三首是结局,已经说好贾宝玉和林黛玉要洞房成亲了,但最终却没有实现。作者有大才而不遇,只能倾全力写出这部爱情书,只要书流传下来,后人总会探知作者的用意的。我喜欢《红楼梦》,一直在努力探究,但工作太忙,到处奔波,静不下心来,总是没有理出什么头绪。你在国外生活安定,资料充足,有时间可以做些研究,也许会有什么心得,到时记得与我分享。好吧!到此搁笔。

愿你振作起来!

树恒 写于你在南京的书桌前”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3-4-27 02:50 编辑 ]
顶部
东方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3468
精华 18
积分 11579
帖子 5588
威望 597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0-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7 05: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东方情 的帖子

接着,树恒又给蓉军写了一封信:“
蓉军,你好!

我今天刚刚回到南京,现在俞教授家给你写信。翻看教授家藏书,有一本鲁迅先生的《汉文学史纲要》,读到《采薇》,心有所感,即想抄录给你:
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
靡室靡家,猃狁之故。不遑启居,猃狁之故。
。。。。。。
彼尔维何?维常之华。彼路斯何?君子之车。
戎车既驾,四牡业业。岂敢定居?一月三捷。
。。。。。。
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行道迟迟,载渴载饥。我心伤悲,莫知我哀!

天天盼望得胜回到久别的祖国,现在梦想成真,我却感觉不到一丁点的兴奋。只觉得精疲力竭,就像武松打虎后,手脚都苏软了,一步步捱回来。但‘靡室靡家’,人去楼空,母亲你和晓军都不在了,‘我心悲伤’。多想跟你描述,在党的英明指挥下,战士们英勇杀敌,我们也是‘一月三捷’。当年我离家时,杨柳依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现在对你的思念如雨雪霏霏。我有许多振奋人心的故事,但‘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我感到饥渴疲惫,悲哀忧伤,只能叹‘更与何人说?’写在信上,希望你能早日听到。

鲁迅在讲到《诗经》时,特意选录了这首《采薇》,是为了揭示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传统,即我们为了保存延续自己的文化,不断地同入侵者,特别是来自北方的强大的入侵者战斗。中华民族在几千年不断的忧患中生存下来,如周人战猃狁、秦汉人逐匈奴、五胡乱华、唐人御突厥、辽夏迫宋、金灭北宋、元灭南宋、明逐蒙古、清灭明。我们对于朔方有一种恐惧心理,认为很难御,或者根本不可御,自古一直怀有深深的忧患意识。而现在是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因为敌人率先工业化,他们有先进的科技、发达的经济和广大受教育的人民,我们极其缺乏保存文化的物质条件。虽然这次我们靠坚强的意志、勇敢的精神和无数烈士的鲜血,成功抗击了敌人,但中华民族崛起之路还很长很艰难,我们要做好准备。

明天,我去无锡看望母亲和孩子,把他们接来南京。之后,就要继续新的战斗,‘虽劳而不敢息。’

祝奋发向上,

树恒”

后来,蓉军回信道:“
树恒,你好!

得知你平安归来,很是欣慰。十分抱歉,我不能在家中等候你的胜利归来,惹你伤感。

读了你抄录的《诗经》,让我想起《世说新语》《言语第四》中的一则:
谢公因子弟集聚,问:“《毛诗》何句最佳?”遏称曰:“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公曰:“訏谟定命。远猷辰告。”谓此句偏有雅人深致。

你和广大志愿军将士是出征的谢玄,毛主席和党中央是坐镇京师的谢安,他们‘訏谟定命。远猷辰告。’极具雅人深致。朝鲜战争的胜利,其意义比当年的淝水之战更加伟大。淝水之战让东晋在江南站稳了脚跟,奠定了汉人在江南二百多年统治的基础,保存了汉族文化的血脉,使之在隋唐得以传承发展。朝鲜战争的胜利可比英国在1588年击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中华民族从此崛起。

当然我们要在全世界实现共产主义,实现和平繁荣,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让我们振作起来,共同努力吧!

蓉军”
顶部
东方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3468
精华 18
积分 11579
帖子 5588
威望 597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0-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7 05: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第二天,树恒辞别俞教授,说要回乡看望母亲儿子,并把他们接来南京一起生活。俞师母问:“你就这样回去吗?忘了带什么东西?”
树恒迷惑地说:“宁致寄来的书我都带了,路上可以翻翻。没有什么其他东西遗忘在你家啊!”
俞师母笑道:“你跟你的老师一样,有着聪明的大脑,但在某些方面实在低能。你等一下,我去买点东西就回来。”

不一会儿,俞师母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了。是给树恒母亲儿子和乡亲的礼物,还有给树恒在路上吃的烧饼麻团等。树恒感激地收下,背着包来到火车站。

他查看向东的列车时刻表。快车只在无锡停,下了车不知能否赶上回乡的轮船,如果赶不上,还要在无锡住一夜。不如坐慢车,票价便宜,在车上还可以看书,傍晚时分到家乡的小站,下了车,沿铁路走一段就到了。虽说没有走过,但这条铁路刚建成时祖母就带爸爸走过,想必不是很远。这样盘算着,他买了张慢车票,上了车。

下车时,西天还剩一道暗红色,树恒望见家乡亲切熟悉的田野,笼罩在一片和平安宁的暮色中,远处散落的农舍上升起袅袅炊烟。他兴奋地沿着铁路,向那暗红色大踏步走去。劳累了一天的大地却不知这里疾走着一位归心似箭的游子,一位保卫家乡和平的战士。她急遽地隐藏到黑暗中,沉沉睡去。

树恒加快了脚步,想象着桑树田间,那条熟悉的煤渣路,转进去,走几步就会来到鱼池河边。走了很久,始终不见那条熟悉的路。树恒感到周围一片黑黢黢白茫茫,成片成片的是既十分熟悉,又陌生的桑树田。每条小路都有点像,但又不是。四周见不到一个人影,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正在焦急,突然眼前出现一片明亮的灯光,走近一看,才知道,他已走过头了,来到下一个小站了。他只好擦擦汗,再向回走。这次,他小心翼翼的,每一个路口都不放过,仔细分辨,终于找到了通向顾巷的煤渣路。

村里一片寂静,只有鱼池河闪着幽幽的白光。从蓉军的来信得知,阿珠和其他几家贫农现住在顾家以前曾烧毁的,后经稍稍修缮后隔出来的房子里。阿珠家分到的是由树恒家以前的大厅隔出来的两间,他们又自己搭建了一个阁楼。母亲和儿子则被安顿在阿珠家的阁楼上。树恒轻轻敲门,没有动静,只好使劲打门。不一会儿,听到有人走出来下门闩,门开了一条缝,露出一个陌生男子的头。树恒正要说话,门大开,阿珠闪出身来,兴奋地说:“我就猜是树恒来了,这几天一直在盼着呢!怎么会半夜三更到?自从接到信说要回来,杏妈妈每天都带了晓军去轮船码头望好几次呢!我倒想着要去乡里问问信,看乡里会不会派车送你回来。”
树恒说:“那不成了国民党丁靖安回乡了吗!我们共产党是坐两个轮子的车,自己开回家的。我坐慢车在小站下,不知不觉走过了,走到下一个小站了,只得在再往回慢慢找,弄得深夜打扰你们,不好意思。看来我有些忘本了,连回家的路都差点找不到。”
阿珠说:“也难怪,那小站移动了,移到煤栈那里,方便运煤,离顾巷远好些。以后回来,还是从下一个小站向东走近一些。” 说着,把树恒领进屋。
树恒说:“不要进去吵到孩子们了。我就在春凳上躺一会儿,也不要惊动妈妈了。”阿珠不答应,一定要让树恒去自己的房间睡。

正在推让,被响声惊醒的银杏走下楼来,看到树恒,以为是在梦中,用双手抚摸着他的全身,借着昏暗的灯光仔细端详。她问:“有没有受伤?”
树恒说:“好好的,一点皮都没有破。我不是早就告诉你,我的工作没有危险的。”

树恒跟着母亲上了阁楼,本想亲一下晓军熟睡的小脸,就下楼。可晓军已醒了,坐在床上怔怔地发愣。银杏叫他喊爸爸。树恒过来在他傻傻的小脸上亲了一下。他没有躲避也没有亲热地叫爸爸。树恒从包里拿出一小包糖果给晓军,同时把包里的其他东西拿出来给母亲,让她分送给阿珠和乡亲们。

这时,阿珠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糖水泼蛋上来,看着晓军,边搅动着蛋边说:“晓军妈妈刚走的那阵儿,他每天半夜在阁楼上大哭。大家都说他是顾巷的高音喇叭,奶奶说他是在表演一生下来就在南京排练过的《夜半歌声》。前几天,从早到晚爸爸爸爸的乱叫,现在却不吭一声了。等妈妈回来,要不认识了。”
树恒说:“我走的时候,他还是躺在摇篮中的小婴儿,现在长这么大,真是认不出了。”
阿珠说:“俗话说:‘只愁不养,不愁不长。’一转身没注意,他就这么大了。”
树恒心想,说是这么说,阿珠和母亲为晓军的成长,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

阿珠把碗递给树恒,说:“不烫了,快点吃吧!走那么多路,一定饿了。”
树恒道谢后,接过碗,阿珠下楼去了。树恒舀起一勺,正要送入口中,抬眼看到了晓军用双手紧握着糖,不舍得打开吃,而渴望的目光正紧盯着自己手中的碗和勺。树恒问道:“要吃吗?”晓军点点头。树恒便吹了几下,将蛋送入晓军口中。
银杏说:“你自己吃吧,不要给他,他晚饭吃许多,上床前又吃了夜宵才睡的。他现在比阿珠的大孩子吃的还多。也不知为什么吃得比别人多还比别人瘦?人家说可能是肚子里有虫。我给他吃了打虫的药,一条虫也没有打下来。”
树恒笑着说:“跟我小时候一样,遗传了剥削阶级的贪婪的本性,自己本身就是一条寄生虫。”
银杏说:“你就在这里跟晓军睡吧!我下去和阿珠挤挤睡。”说完就下楼了。

等银杏不放心再上来察看时,树恒还在一小口一小口地喂着晓军。银杏说:“不要再给他了,你自己吃吧!”听奶奶这么一说,晓军也不再张口了,他确实也饱了。
树恒几口吃完鸡蛋后说:“我们一起吃的,我也吃了不少。”

银杏安顿好他们父子俩躺下,盖好被,就灭了灯拿着碗下楼了。晓军依偎在树恒身边,安安静静地一动不动。树恒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幸福安宁的暖流涌入胸中。在炮火纷飞的战场出生入死几年,有这一刻的温馨作为回报就已是很满足了。他转身轻轻亲了一下他的小脸,小声说:“闭上眼睛,快睡吧!”晓军听话地睡着了。树恒不久也安然入睡。

第二天,树恒醒来,一缕阳光透过房顶的天窗射到他的屁股上。身边空空的,晓军已不见了。楼下传来晓军与母亲的说话声,不知母亲何时将他抱走。树恒穿好衣服,走下楼来。银杏正在剪螺丝的屁股,晓军粘在一旁看着。银杏说:“睡得好吗?不再多睡一会儿了?”
晓军说:“爸爸是懒虫,太阳晒到屁股还不起来。”
银杏说:“不要瞎讲,爸爸打坏人,很累的。”又对树恒说:“我打开你的包,发现你忘了带牙膏牙刷。阿珠去别人家借了点儿来,你先刷牙。早饭焐在锅里,你自己盛了,快吃吧!”

树恒看到桌上有一只干净的白瓷杯,里面盛满了清水,上面平放着一根挤满牙膏的牙刷。树恒说:“不用那么麻烦,你们用什么,我也用什么。在外面,我也常常几个月不刷牙,只是漱漱口。”后来,阿珠回来,树恒也对她这样说,劝她不要专门为自己去借牙膏,阿珠点头答应。但之后的每天早晨,总有一根挤满牙膏的牙刷,静静地躺在白瓷杯上迎接他。无论树恒怎么说,那牙膏牙刷都会顽强地出现。从寒冷的北地,回到温暖润泽的祖国家乡,树恒感到他被浓浓的温情和细腻的关怀笼罩着,汲取了无穷的力量。

看到爸爸吃早饭,晓军又蹭到爸爸跟前,分享了一些好吃。吃完早饭,他们一起走出屋,来到场院上。鱼池河畔静悄悄的,村民都在田间劳作。微风将池水轻轻吹皱,阳光洒在上面,闪出粼粼波光。池塘四周的堤岸是黑黑黄黄的泥土色,所有的青草都被割下来,沤在边上的小肥料池中。远处高岗上本来是一片坟地,树恒记得小时候,每年都要去拜祭父亲。现在坟地不见了,变成了一片桑田。

树恒注意到河滩头多了一只大缸,里面是乳白色的水。树恒问晓军这是干什么用的,晓军说是用来淘米的。真巧一个老婶母来河边淘米,树恒就上前仔细询问。她说:“阿珠带着村里人搞合作互助。这主意也是她想出来的。每家来淘米时,都先在缸里掏一下,再去河里洗。一天下来,这缸里的水就很浓了,用它来烧猪食喂互助组的猪。”她又说:“以前你们家的地都分给村里各家了,大家翻了身,干劲都很大。又有阿珠领着,村里人的生活越来越好了。”

在乡下住了几天,树恒告别阿珠,带着母亲和儿子回到南京。树恒像要把失去的时间补回来,大部分时间泡在图书馆实验室,拼命读书,提高业务。一有问题就去请教俞教授,或写信问蓉军和宁致。

现在轮到树恒给蓉军报告许多晓军的成长趣事。蓉军回信说:“读着你的来信,就像是听到你在黑暗中在枕边喁喁切切地分享着晓军白天所作所为。晓军那稚气的童声也真切地在耳边响起。每次遇到与晓军相仿的俄国孩子,我都会多看几眼,从中窥出晓军成长的消息。”

树恒写:“晓军学会唱很多革命歌曲了。带他去公园玩,他说:‘这朵花像羊咩咩。’爸爸问:‘为什么?’他回答:‘因为有毛。’”
蓉军回:“有其父必有其子。你在我面前,还没谈几句话,就说桃花什么的,十分恼人。现在儿子这么小,也懂得赏花了。”

树恒写:“我问他:‘长大后要做什么?’‘要当解放军,因为我叫晓军嘛!我要当解放军开飞机。’‘你开飞机时,能让我坐在后面吗?’‘只是不知道你那时是不是太老了?我用板凳假装开飞机,让奶奶坐后面,她说她太老了,不能坐飞机了。’”
蓉军回:“跟他爸爸小时候的志向一样。你小时候是被日本轰炸激起的义愤,发誓要开飞机;他是觉得开飞机神气光荣而要开飞机。”

树恒写:“晓军从门外匆匆跑回来说:‘我是给奶奶烧菜的香味吸回来的。现在闻着要飞起来。’”
“他最喜欢吃鱼。妈妈吃头,我吃尾,其余都是他的。妈妈还将鱼眼鱼脑挑出来给他。我说:‘如果全国的孩子都像你这样,长江的鱼都会被你们吃绝种。’他说:‘阿珠娘娘说鱼池河里鱼听到我要回去,都吓得瑟瑟发抖。’接着就紧握双拳,张嘴露牙,用力抖动,妈妈和我看了都止不住地笑。”
蓉军回:“小小婴儿的他,发出最响亮的哭声时,一定是饿了。他从小就懂公平交易,这边吸着雪白的乳汁,那边还付给我万量黄金。要给他洗,奶头却拔都拔不出。那坚持的样子,像是在骂我是商人,见利忘义,得了钱,就断他的奶。妈妈说你小时候也是一色一样的。她忙着擦洗的同时,沉醉地回忆着你儿时吃奶的趣事。现在晓军吃奶的情景又飘然来到莫斯科,历历呈现在我眼前。他一只手捧着这只乳房,另一只手还霸着另外一只,小嘴一动一动,贪婪的样子好可爱。真想轻吻一下他的额头。在这里,我最爱看俄人妈妈喂奶,也最不忍看。”

树恒写:“他爱观察,问题特别多,奶奶总被他问得答不上来。我一回到家,他就缠着我。真是‘问事不休贾长头。’(东汉贾逵的故事)”
蓉军回:“现代教育提倡动脑筋,多问问题。原来中国古人就是这样提倡的。晓军遇到了好爸爸,比我们小时候幸福多了。”

但无论怎么写,树恒总觉得自己一枝拙笔,实在无法再现儿子可爱的神态。那么忍俊不禁的情景被他一写就变得索然无味。蓉军则根据树恒提供的有限信息,想象出一部部关于晓军的电影,在脑中反复播放。
顶部
东方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3468
精华 18
积分 11579
帖子 5588
威望 597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0-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7 07: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今天天气,新加坡中部

2013年4月17日晨,6点10分开始电闪雷鸣,天降暴雨。
顶部
zbq84101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6041
精华 0
积分 1358
帖子 670
威望 68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11-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7 11:5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谢谢分享。
已经拜读、
的确不错。
女性作品、写的很细腻。
耐人寻味!

你的简介也太简了吧、期待更多...
顶部
zbq84101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6041
精华 0
积分 1358
帖子 670
威望 68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11-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7 18:5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我们应该是同龄、在关中长大,八十年代初再去江南读大学。
那个时候根植于脑海的是美国侵略朝鲜。
课本学的是 <<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
看的电影是:打击侵略者、英雄儿童、邱少云、奇袭白虎团....

可是,九十年代到了新加坡,从这里图书馆看到的朝鲜战争的起因却颠覆了
我原来的印象。再从网络中得到的答案和图书馆的差不多。

本是朝鲜惹的事,我们却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包括毛岸英的捐躯。
可是,不管咋说、都是在保家卫国。
想想现在朝鲜又要生事、解放军还会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吗?
我想除非毛 泽 东在世也未必。

很想知道你的小说<<赤子>>怎样诠释战争及其对主人公的各种影响...
顶部
东方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3468
精华 18
积分 11579
帖子 5588
威望 597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0-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8 04: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的小说基本上是从北伐、抗日、解放战争、解放后的历次运动、直到改革开放的历史。从文化上来诠释来这段历史。

关于朝鲜战争只有这么一段。
顶部
zbq84101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6041
精华 0
积分 1358
帖子 670
威望 68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8-11-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4-18 10:0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我感兴趣的中国历史也是从 辛亥革命 开始。
世界历史是从二战开始。

更早的历史只是看看,并无兴趣,
兴趣的只是更早的几个历史人物。

到新加坡后,也从外面的角度重视了之前的历史知识,特别是孙中山的革命史,国民党的抗战史,
大跃进史、文革史、和6 4 史。

很想知道东方君笔下诠释的历史。
顶部
东方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3468
精华 18
积分 11579
帖子 5588
威望 597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0-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0-2 09: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因为我没有收集到足够的资料,无法对朝鲜战争进行详细的描写,成为写作的一大遗憾。最近,从凤凰卫视,看到沈树根的事迹,感觉他与我的主人公顾树恒,冥冥之中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都是江浙人。看沈树根讲话时的口音动作表情,简直跟我的舅舅一模一样。我的外公的名字中有“根”字,我的远方舅舅的名字中有“坤”字。当时,我给我的主人公起名字时,寓意是深深扎根于大地的,根深蒂固的大树。沈树根,正好代表了这个意思。

沈树根在第五次战役(中国失利的那次)后期,带领一排34人,奉命坚守制高点———鹫峰,掩护主力突围。他在美国飞机地毯式轰炸、凝固汽油弹的攻击下,坚守了两天打退敌人两个多营的13次冲锋,消灭敌人300多名。最后成功突围,牺牲两人、受伤两人。找到部队,连长惊讶地问:你居然回来了!还有多少人?他回答:32个人,牺牲的两个人没有带回来。团长见到他,骂他“小赤佬”。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骂人话,与我童年时在无锡一起玩的小男孩,经常被妈妈这样骂。有个叫曾九的班长,负伤后,为了掩护他们突围,与敌人同归于尽了。他如同我小说中的吴逸舟。

沈树根获得了毛泽东的接见,与毛泽东一起吃饭。朝鲜以为他是牺牲的烈士,塑造了他的铜像,把他与邱少云、黄继光等人的铜像,摆在一起。

[ 本帖最后由 东方情 于 2014-10-2 09:20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24 20:5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81253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