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5-29 12: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

这套小说的重点根据网民和报纸副刊所说命案写成。


―――――――――――――――――――――――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a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再版人世间》写到第十二篇为止。接下去的篇章着重绘描郝松坚探案的历程,那便变成了一本罪案小说。我把它定名做《蛛丝马迹》。

 。。。


久违矣家乡
徐丽虹来过之后一别半年,郝松坚有时想起来,还为她的用男性匿名写电邮,觉得惊讶,和感到有趣,他想不到,用ximilang做电邮用户名称的章票莫,竟然会是个女子。不过,这点他也了解,他想,在电子环境里,写闲谈的话和收发电子邮件,用异性身份是正经,平常,常见和有其原因的。[其实,他有所不知。现在的徐丽虹是章票莫借尸还魂的假徐丽虹。那本来是个他,不是个她。

在闲中有忙,忙中有闲的生活之中,有一天郝松坚问:“怎样,二姆,你怀念家乡,我陪你回去走一走,好吗?”二姆说:“不要咯,老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咯嘛。”又说:“以前的人都已经走得七七八八了,和谁讲话呢?这么久没有见面,就算见了面又要说些什么呢?唉,我都六十多岁了,算了。”说“算了”那也是的,但是郝松坚和花蒂玛两人愕然相顾,接着,花蒂玛嬉嬉哈哈地笑得有点儿弯了腰。她说:“哈,八十多啦。”二姆“嗯”了一声,说道:“是啦,是八十多岁了”。花蒂玛说:“八十多。华人岁数是八十六”。是的,二姆,以她的年龄来说,是位健朗的人,但是毕竟有那么的高龄,脑筋有时就不免会痴呆一点,不那么地管用了。过后不久,郝松坚说他一个人到那边去走走,拍一些相片回来让二姆看。

这一天,他依照二姆给他的地址,来到了陕西,咸阳附近的德顺,转到坪沙。这已经是下午接近四点的时候了,他找个茶店歇歇脚,接着在街上张望,找了一间客栈,租个客房过它一宵。

29/05/2015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6 21:12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3 08: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b。

发表于 2015-5-30 10:52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b。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坪沙是这里的一个稍具规模的市镇,店多人也多,巴士路线似乎四通八达。居民们一般地朴素。所说的方言,郝松坚不怎么地听得懂。不过,他在大陆走过的很多地方,譬如那次他去见徐丽虹,在四川,和那里的人们说话就常常都有问题。不过那样子问题也不大,始终还是有办法沟通的。

晚上,他向客栈的职员们打听那棠下,桐井怎么个走法。说地名,他用笔墨表达,在纸上写便,拿出来向人家请益。那个四十来岁的小胖子给郝松坚问倒了。他说:“棠下…棠下”,“没有啊,那里来的棠下呢?”他会说普通话是吗?不是的。郝松坚是凭他的神情,语气和字音看出来的。为要把地名弄得更加地清楚,他从袋子里摸出一张纸条给小胖子看,那上面写着“陕西,德顺,棠下,桐井,圣罗岗。”他又把纸条拿过来,用铅笔加上“月湾墟”的名称。那就是要找的地方的全名了。小胖子看看想想,摇摇头。他喊声,一个同事走过来帮着看,他也说他不知道棠下,桐井,圣罗岗在那里。他自言自语地说一些话,郝松坚了解做说的是:“没听说过”。

第二天,郝松坚问过了很多间店铺里的人,他、她们都说不知道所说的地方在那里。他也有问过三个小包车车夫,他们也一样地摇头。有人说,什么湖夏,锺灵,愈豪西,裕廊是有的,就是没有棠下。怎么办?郝松坚去找上邮政局,那里的人一定是知道的了,可是他们也就真的回说没有这么的地名。那么,郝松坚多待上一天,看来是别无办法了,于是他用手机,打回新加坡家里,告诉二姆。二姆不怎么地着重,她说道:“找不到放弃了就是了。”那个钟点,花蒂瑪已经下了班,回到家里了。两人谈了好一阵子才挂断电话。

第二天,郝松坚买了一些当地的干粮,要带回家献给二姆。看着时间方便,他乘巴士离开坪沙。到了咸阳,住过一晚,续程走到大同,在那里乘搭班机飞去北京转回新加坡。

何以在坪沙的人们不知道有棠下,桐井这个地方呢?原来二姆搞错了。当时她说着地名,郝松坚逐字照写,她把她娘家的地方,和二伯家乡的地方掺乱了。那德顺县,坪沙镇是二伯的家乡,棠下,桐井,圣罗岗则是二姆的娘家之所在地。它在会新县,德顺和会新两县之间还隔着个山鹤县,相距遥远呢,难怪在坪沙的人们没有听说过棠下,桐井的名称。这下子郝松坚在家里回述寻路的过程,二姆也只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她没有醒悟出错误在那里。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3 08: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c。

发表于 2015-5-31 09:45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c。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溜达鬼门关
这一天,郝松坚的儿子,阿钟,从澳洲打电话回家,谈话之间,他说他有假期,他回来一转,接着,他想到印尼去走走,问父母有没有空闲,可以不可以陪他一起去游玩。花蒂玛叫郝松坚陪他去玩。于是,阿钟来过新加坡之后,父子两便去椰加达旅游。

到过旅游热点之后,他们这天在椰加达街市行走。当时,他们经过的地方是一间废置了的小工厂的旁边。郝松坚就只像一般时候走路那样,忽然间电光一闪,祸事顿生,不出两步他便失去知觉,翻倒在地。儿子阿钟眼尖,早就看见走在前面的第一人触电。那是个体形颀长,步履朗爽的年轻人。电光箭头在他身上眨眼间闪了一下,那个人便颓然跌倒在地上。那第二个人是个矮胖、臃肿的女子,她也触了电,一阵挛胫,往后便倒。他老爸不假思索,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扶搀她。电流有通过那个女子的身体,余力未尽,郝松坚也被波及,所以也就失去知觉而跌倒在地上。

这天这里下过一场雨,路上多少有点积水,人走动会发出一点“枝枝节节”的脚步声。阿钟刚才已经见到,走在前头的那个年轻人穿着拖鞋,他的脚踏过浅水,有水迹。那下子,他踏错脚,几乎闪腰,赶紧抓住身旁的铁把手,谁知那地方竟然有漏电,他因而给马上电死,皮肉也给烧出冲人脑门的焦臭异味。经过第一人的“滋扰”,漏电的设施反而给破坏了,它也就不会再漏电了。当时命案突生,谁也不去联想,其实那间小工厂原先是做修理车辆的,那偏旁地点是做电焊工作的,以前的人有偷接电流供应,厂关了,正式的电源切断了,这偷窃的还在,因为没人管理就闹出了这次的灾祸。

阿钟当时见着大吃一惊,父子亲情的关系非同小可,他完全没有考虑触电的问题就赶紧走上来,要扶搀他老爸,不过那也已经来不及了,郝松坚已经跌倒在地,碰痛了脑袋也一无所知。周遭有人惊叫,现场一时大乱,很快就有很多人走过来,有人不胜惶恐,有人掩着口鼻,那死人发肤被烧的气味和BBQ是不相同的。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3 09: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d。

发表于 2015-6-1 07:02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d。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阿钟扶搀郝松坚半坐着,摇他,喊他,要叫他反应,但是郝松坚一无反应。阿钟慌张起来,他举头四顾,希望有谁会帮他的忙。是有些人走来帮忙的,他们搓挪郝松坚,希望那样对他会有帮助,同时也有人拯救那个女子。这么地忙乱了很久都没有见到谁有什么转机。那就糟糕了。阿钟自然心急如焚,如果他有心脏病,他那就要出大问题了。他仰头看看那三位围着帮忙的人们,一个说有人打过电话叫救伤车了,幸亏话落不久,也真的有一辆救伤车驶了过来。

车里走来几个医护人员,快手快脚地查看两人的生理状况。忙了一阵子,他们把两个伤者抬上车,有人对阿钟说了“中央医院”,就呼呼地开车走了。这也怪不得他们,救人要紧,事态紧迫,他们没有时间和阿钟说话了。阿钟谢过帮过他忙的三个人,看一眼惨死的那一位,叹息着摇了摇头,去招了一辆德士,追着救伤车,赶去中央医院。

到了那范围里,阿钟见到刚才的那辆救伤车,车牌号码,他记忆尤新。看那样子,它是任务过后,去回归它驻泊的地点的。他进去对柜台职员说明他的来意,依照指引,通过了两个询问处,走进一条长廊,来到一间紧急护理室的门外。他进不得去,于是站在走廊偏旁,面对着那扇门,等候消息。

等啊,等啊,里面总不见有什么动静。阿钟有尝试过轻轻地推门,门不动,轻轻地敲门,没人回应。门上有挂着一个告示牌,写着印尼文和英文,说工作紧张,请勿骚扰,同时,门楣上的那盏红灯一直都还亮着。是的,人家在那里面抢救他父亲的性命,骚扰不得。那就惟有委之天命,耐心地等了。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3 09: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e。

发表于 2015-6-2 09:53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e。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但是,情形怎样?是吉还是不吉?如果是那第二说,他就要撞门进去,看看他父亲才及其他。不等了!他再也耐不住,他要行动了。他站起来,先走去柜台,要向那边的人问消息,或者最好她们能够帮个忙,开门让他走进去看一看。不过,走还不远,后面声响,他回头见着他父亲所在的那间紧急护理室开了门,几个穿着白衣的医护人员,推着一辆高脚轮床走出来。他连忙走去看看,床上躺着的正是他的父亲。郝松坚有氧气和吊水设备附带着,阿钟凭看他的脸色,知道他的情况还算稳定。阿钟跟着快步疾走,一行人转了两个弯,又走过一条长廊,把轮床推进了一个加护病房里。那些医护人员把郝松坚托起,稳放在病床上,快手快脚地搭好氧气供应管,吊水设备和各种测验仪器。医生接手做他的转移诊视工作。

阿钟看这情形放心了许多。医生初步鉴定,对阿钟说,他父亲总算捱了过来,只要48小时之内不出现突变,他应该没有大碍了。医生又低声地告诉阿钟说:“危险啊,危险啊。我还以为救不了啦。”他又说:“你奉什么宗教?为他多多祷告罢。”医生走了,阿钟即时祈祷。他们信奉伊斯兰教,他行跪拜大礼,跪到五体投地。

加护病房里有两个护士留守。那地方不大,阿钟不可以在那里面伫立,于是他只好走出门外站着。焦急的时候,时间似乎偏偏走得慢,阿钟把手表看了又看,那根分针就好像脚软,难得见它有什么成就。不过,还好,苦捱了好一阵,转角处走来刚才那个医生,他每隔半个钟头来观察郝松坚一次。阿钟想要走进去,医生说不可以。过了一阵子,医生离开。他有对阿钟说了一些话,也有说他父亲的情况还算令人满意。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3 17: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f。

发表于 2015-6-3 06:08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f。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阿钟走到一个方便讲电话的地方,用他的澳洲手机,打到新加坡旅行社店里,和他母亲说话。他惊呼说:“阿妈,不好了。阿爸触电,… 吓?是接触到电流啊。哗,不得了啊。他开始的时候就失去知觉,现在好了很多,有了反应,… ,是说有了反应,心跳和脑电波的震动都有了进步。喔,开始的时候,就算来到医院好一阵子,心跳和脑电波震动都若有若无呐。”那边,他母亲急得跳脚,问说:“现在还是没有知觉是吗?”阿钟应说:“医生有说他有进步,清醒了一点点。说嘛,那是从彻底的失去知觉,进步成一般讲的不省人事,好了一些了。”

花蒂玛说:“哎呀!怎么搞的?你们走到那里去啦?怎么见到有电的地方还去冒险啦?”阿钟说:“我们就只像一般时候那么地走。那是一条狭窄的横街,遇到一间废置了的工厂漏出来的电。一共三个人触电呐。”他母亲说:“那不得了。我要马上飞过来。你现在在那里?”她说:“哦,等下三点有一班新航飞到椰加达,我要赶紧走来。你只管留意着手机,我会密切地和你联络。”她又说:“别走开,盯紧你爸。”

花蒂玛频频来电,阿钟回报说:“医生有讲,阿爸逐步地有进步。他说如果没有突然的转变,到得明天中午时分,情况就可以说已经安定下来了。”他又补充说:“哦,阿妈,触电的其他两个人,走前面的不就已经当场就完了?我听说,那第二个,那个阿爸扶搀的矮胖女子,她来到这间医院,不够一个钟头,就挽救不回来了。”电路的那边,传来他妈妈的穆斯林祷告声。那是像说“阿弥陀佛”还是“大吉利事”,为郝松坚讨个好兆头的意思。

花蒂玛从新加坡赶来,傍晚时候在医院里和阿钟会合。两人走去郝松坚的加护病房,在那附近张望着。久久之后,当值医生到来,花蒂玛说明她是从新加坡赶时间,走来看望郝松坚的,她要求医生让她母子进去看一看病人。医生让她一个人进去,她见郝松坚,看他脸色还算不错。医生指着仪器的屏幕,低声讲解,说这个是讲脉搏的,那个层面说的是什么,那个屏幕的脑电波波动如何如何。他说:“放心。现在他大有进步,只要他持续地康复,几十个小时之后,就没有大碍了。”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3 18: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g。

发表于 2015-6-4 10:54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g。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这晚上,花蒂玛拿着她的行李,和阿钟两人在医院里挨到天明。第二天,医生把郝松坚转移到一间普通病房。现在郝松坚的病情好了很多,母子俩挪上来看他,他半开着眼,混沌,迷茫,像个白痴,不过,阿钟却高兴起来,他双手抚摩胸膛,感到安慰和放心。触电的时候,郝松坚实在身处生死的边沿,前面的人当场就死了,他的处境之危急可知。现在比较当初的失去知觉,和较后的不省人事,真是好得多了。

到得下午,花蒂玛的手机震动,那是有人打电话进来。她按着袋子不让声响发出,走到洗手间里,关着门才听。那是德清财务公司的蔡先生打来的。蔡德清说:“啊,花老板,你现在在那里?我过来旅行社才知道郝先生出了事,现在怎么样了?”花蒂玛说:“Ali在椰加达触电,在医院里,现在恢复了知觉。”蔡德清问明了医院名称,说他马上安排飞过来看郝先生。

过得一些时候,郝松坚又再进步了一些。花蒂玛和阿钟和他沟通,他半开着的眼睛会睁得大一点。再过一些时候,无神的双眼已经会全部睁开了,母子俩很高兴,触摸他,轻拍他,叫他。他把眼帘关开,关开地弄两下。花蒂玛高兴到“哈”地笑出来。护士转头看过来,那显然是觉得她须要禁声的意思。母子俩了解到,郝松坚那是表示他知道他、她们是在向他打招呼,他眨眼回应他、她们。

晚上,蔡德清来到医院,花蒂玛和阿钟见着很高兴。阿钟叫他阿爸说:“阿爸,Uncle蔡走来看你吶。”郝松坚向蔡德清眨眼,大家都很高兴。郝松坚竟然也会裂开嘴唇,似乎有露出一点笑意。

第二天,主管医生说郝松坚的情况已经安定了下来,如果他们想就这么地带他回新加坡,是可以的。他们会和新加坡的依丽莎白医院联络,安排把郝松坚平稳地送到那边,一样地住进普通病房,一样地接受着观察和照顾,看来他在不久后就会复原。大家都觉得好,于是让医院和新加坡联络。

这时候,女儿打电话来,说她丈夫向公司讨了假期,明天飞来椰加达,她自己则留在家里看着孩子们。花蒂玛说不用来,她阿爸明天就要飞回来新加坡了。

回到新加坡两天,花蒂玛就叫阿钟回去澳洲,看顾他的工作,那么他就走了。这么地一番惊险,过得二十多天郝松坚也就完全康复了,完全和以前一样地健康,和过着正常的生活了。

旅行社和财务公司地点接近,他和蔡德清一两个星期之内,总会来往走动,打个招呼。这天,他在那边见着蔡德清,他说:“你老兄走那么远,去到椰城看我,真是没得说的。”他和蔡德清握手,说道:“德清兄,谢谢你了。”他们合办那间财务公司,郝松坚一路来都只称呼蔡德清做蔡先生,那是对外面的人说的话,现在可是进了一步,蔡德清是他生活小圈子里的一员了。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08: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h。

发表于 2015-6-18 05:51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h。
第一篇 因祸得福,为社群服务。
11/2004。

为社群服务
这天,郝松坚依照电视台网站说的一个地址,走到后港中,地铁站附近的一列店铺,要去会见一位邓姓女店主。这一带的店面不怎么地深,他来到这里一眼就见着了所说的那位邓女士。他说:“别怕,我是善良的人,是来帮你的。”

前几天,邓女士被坏人当面勒索,她不给钱,那三人中为首的华族年轻人,一言不发就冲拳向她眉心打过去。她受电视台访问的时候,眼睛,鼻子一带帖着绷带,黄色的药水清晰可见。现在绷带已经除去了,脸容郝松坚则还认得清。

郝松坚说:“要抓那个勒索人犯须要描绘他的脸形,我听说你案是报了,但是说不出那人长成个什么模样,警方没有根据,那就连出发点都没有了。你跟我说出他的容貌,我帮你把它绘画出来,你去交给警方,他们好为你办事。”邓女士很游疑,郝松坚说:“别怕,我听你说过之后就走,没问题的。”于是邓女士说:“好罢,请你过来说话”。

她带他走过去办事桌子旁边坐下。他问道:“那人是个华人,是不是?三十来岁是不是?”那是她在电视镜头前面说的,所以答案是“是的”。他说:“请你把当时的情景逐步的描述出来,譬如说那是午后四点多的时候,上门买东西的人少,店前过路的人也少。来了一组三人,是那个华人和两个年轻的印度人。。”。他顿住让邓女士说话。

她想着当时的情景,说道:“那个华人走在前头。我向他稍微招呼一下,看他要买些什么东西,不料他说他不是来花钱的,他是来收钱的。他说什么‘我要你的钱,现在就要一千元。’我说:‘嗨嗨,什么?你是说打抢?’他们来势汹汹,他说那句话也是非常地恶霸型的,所以我其实是多问了的。”她说:“那个人要一千,我说那来这么多的钱?他说五百。我说连五百都没有。我看情形不对,怕了他们,正想说抽屉里有多少让他都拿去,还来不及说话,他就打我的脸,差点把我打瞎了。”说着还惊恐不已。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08: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i。

发表于 2015-6-19 11:34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i。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郝松坚说:“还记得他的容貌吗?人长得这么地高,”说着站起来比个手势,那是六尺左右的身材,邓女士点头说:“差不多是这个样子”。郝松坚说:“他长得不是很胖,配合他的身高,可说是个不错的外型。脸呢是长的,不是圆的,是不是?”邓女士应说:“yea”。郝松坚说:“眉毛浓,粗,是不是?鼻子嘛,我猜是有点儿弯的,正面看不那么地明显,侧面看呢就有点儿像那个演戏的刘德华。”邓女士应说:“是,是,是。”郝松坚说:“喉骨凸显,侧面看更加地异乎常人,是不是?”他说了几个部分,都虽不中不远矣。他又问那两个印度人的容貌有印象没有?邓女士说她开始时没有留意到,等到对方一开口,很快就闹僵了,所以她不曾怎么地看过他们。

郝松坚说:“等我回去把那个华人画出来,一两天里拿来给你看。”邓女士谢过,郝松坚就走了。

两天后,他把绘画好的几张图片带去给邓女士看。他有在那个华人的左面眉毛,近眉心的地方,加上一粒黑痣。他说那是猜想的,大概错不了。她“啊啊”地说:“是是,这个人画得像极了。”那是脸形和身体外型都很像。

郝松坚画的还有那两个印度人的图片。他说,华人的正式交给警方,印度人的你说是我乱猜的就行了。邓女士问他姓名,他说不用了,如果她的案件得以顺利进行那就好了。说着他就离开。

郝松坚相信那个华人有案底,警方根据他画的图片不难找到他,那便ㄓㄨㄚ,抓!把他抓了扭上法庭,判他应得之罪。他是有案底的,那要判加鞭刑,piak他的八月十五。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1: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j。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j。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前些时候有人说新加坡是个fine city。表面上,那是说新加坡是个美好的城市,那话的用意是说新加坡的法庭轻易就罚款。后来因为美国少年Michael Peter Fay、迈克。彼德。菲,受鞭刑,外国人又说新加坡把人打鞭,行动野蛮。很多美国人喜欢在这个节目丰富的场合里露一下脸。他、她们走出来说自己的“新加坡经历”。

其中有个妇女说她在新加坡丢垃圾。一个警官[Police Officer。不是一般便装,抓垃圾虫的执法人员吗?]叫她把垃圾捡起来。她不捡,反而叫那个警官自己捡。因为那样,她被判有罪,打了八鞭。[哈哈。犯了法还敢跟阿Sir顶嘴?有意思。]

在新加坡,人在犯案的时候如果年龄还未曾达到16岁,或者现在已经超过了50岁,或者是个女性,是不打鞭的。

一个武术师傅说,几年前,他在新加坡见过公开打鞭的场面。
  地点 - 新加坡市区,公开的。
  观众 - 几百人。
他说,当鞭子凶猛地挥下,那个可怜虫因痛苦而惨呼的时候,观众们愉快地欢呼,像观看足球比赛的人群那个模样。[哈哈。有戏剧意味的故事。]

可是,当传媒进一步询问的时候,那个人讲不出他观看当众打鞭是那一年。他也说不出他当时住的旅店叫什么名称。[不过,如果问我我在1981年去英国/欧洲旅游的时候,说出众多旅店之中的一间的名称,我也说不出。]

再者,他说他在一个公家机构里做事,但是那边的人们说他们找不到任何关于他的记录。他们说,如果那个人有在那边做过事,他们应该可以找得到他的记录。

我倒想让那位武术师傅知道,新加坡有一次真的公开地处死46个人,围观者数千人。地点:欧南监狱围墙外;犯人:兵变成员,为首者被吊死,其他的被枪杀;年代:1916.

欧南监狱当时的正名是Her Majesty's Prison。[不知道女皇陛下在她自己的监狱里住过多久]。

有打鞭戏剧味道浓厚一些。想到那两个美国人那么地说,叫郝松坚兴起看电影的兴趣。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4 11:16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1: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k。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k。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闲着的时候,郝松坚想起,在李翰祥导演过的诸多部电影之中,有一部回忆他从影三十年以来,所遇到的一些有趣的镜头。郝松坚记得的有这几项:-

一。几个武林人物在街边的摊子上,围炉吃火窝;环境看是个冰天雪地的小镇,大家穿着毛皮衲袄,可爱的新春艳阳高挂着;火窝蒸气沸腾,大家吃得嘴巴给烫到“嘘嘘”地响,也都显出美味当前,急不及待的馋嘴相。

可是镜头一转,原来拍片的时候,其实是个火伞当空的大热天,工作人员们都穿薄质,简便的衣服,有人甚至索性赤膊;那就苦了这几位仁兄了。

二。戏剧情节里有个风流浪子,他往年留连青楼,挥金如土,如今床头尽金,在狼狈之间走上那间青楼,找以往那个妓女,想得到一点什么怜惜。那个妓女赶他走。他说,以前他剪过一束头发赠送给她定情,忘了吗?妓女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很多所说的定情头发,问“那一束是你的?拿回去罢。”他说,有一次他甚至忍痛扭脱一根牙齿,送给她表志,发誓对她爱情不渝,忘了吗?同样地,妓女拿出一个盒子,里面有笨蛋浪子们忍痛扭脱给她的表志牙齿,问说:“那一根是你的?拿回去罢。”

欢场里的情爱就是这麽个样子。

三。刘永饰演黄飞鸿,邵音音饰演导演。刘永在小桥上作个罗汉揖,说道:“各位乡亲父老,兄弟姐妹,今日我黄飞鸿和舍弟二人,回来奉养母亲,务农为业,种鸡养菜…”,邵音音喊cut,因为他说“种鸡养菜”,说错了。镜头重拍,刘永说:“…种鸡养菜…”,又错了。邵音音说:“是‘种菜[做个手势]…养鸡…’,不是‘种鸡养菜’。记住了!。”接着的一次,刘永又再错了。邵音音很不高兴,说:“怎么啦?严重警告,如果还是错,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刘永应说:“是,是。”邵音音意气用事,生气地喊:“CAMERA…”!刘永走上小桥,照样作个罗汉揖,说道:“各位乡亲父老,兄弟姐妹,今日我黄飞鸿和舍弟二人,回来奉养母亲,务农为业,种菜养鸡…”。道白还没有说完,邵音音便从导演椅子上整个蹦起来,怒喊道:“你又再错了,笨蛋!是‘种鸡养菜’!”

镜头就拍到这里为止。人听说错了的话听了几次,听到对的反而可能马上判定是错的。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4 14:55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5: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l。

发表于 2015-6-20 09:47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l。
第一篇 因祸得福 解读脑电波
11/2004。

过三几天的一个晚上,郝松坚家里的电话铃响,花蒂玛接听,不胜惊喜,原来是徐丽虹打来的。她对郝松坚喊话,说道:“是徐小姐的电话,她要结婚啦。”说了又向话筒说:“我让Ali和你直接谈。”转手把电话筒交给郝松坚。“哈啰,哈啰。哈哈,怎样?结婚啦?”那边徐丽虹说:“是啦,五月十五号,星期二,在浙江,宁波举行婚礼。我诚意地邀请二姆,郝先生和丽鹃姐赏脸莅临。”他说:“请等一下”,他和花蒂玛说了一些话,接着是:“好得很,我们一定会来,不过二姆要慢慢地商量,她想去就去,不然她就留在家里。那边说:“拜托你,尽可能叫得二姆一起来。请帖呢这一两天就寄出,过得一头半月我会和你们联络,查看有寄到没有。”他们和二姆说了,二姆说她不想走远路,她不参加了。

解读脑电波
这天下午,郝松坚在东方戏院后面,恭锡街和水车街交界处,那间咖啡店里喝咖啡。这时候稀稀落落地只得三几闲客散坐着。他前面慢步走来一个四十多岁年龄的男子,见着郝松坚他神色一顿,似乎对他并不陌生。那是个友善的人,郝松坚对他微笑一下,那是友好的人们一般的表现。那人略一踌躇,问说:“噢,和你一起坐,你不介意罢?”郝松坚平摆手掌延客就座,边说道:“请”。他们讲的是英语。

那人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你是Mr. Hao。那边旅行社的老板。”郝松坚一点儿也不吃惊,他回应说:“是的”,却又问他怎么样知道的。那人坐下,他的咖啡来了,两人且先喝一点咖啡才继续交谈。

那人接着说:“这样说罢,我在警察部门里做事,我是陈警监。”郝松坚招呼一声:“PS Tan。”陈警监点一点头回应他,说道:“我认得Mr. Hao已经很多年了。记得吗?是因为有那位女士被人偷摄相片,勒索的案件,罪犯被捉之后,她委托律师起诉他讨赔偿。她的律师是我的妻子。妻子有一次跟我说起,有提到着手捉拿罪犯的是你。我是做CID工作的,你的名字自然会藏在心里。我的工作地点离开唐城不远,有时候会路过你的旅行社门前,有见过你三几次,所以有印象。”郝松坚向他微笑,说道:“PS Tan真能干”。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5: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m。

发表于 2015-6-21 11:40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m。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陈警监说:“我直接执行侦察和拘捕的任务,心里萦系着的几乎就全都是关于案件的事情。”他说:“有的时候事情会相当地棘手,要侦察,我们需要线索和资料,那些很多时候须要来自民间,有市民提供线索,我们的破案率就会高。来罢,你行,帮忙提供线索,为社群造福罢。”郝松坚心里在笑,口上却说道:“我乐意做一些这方面的工作。几时我遇到有用的线索,我就走去警察局说出。”陈警监把他的直线电话号码写了给郝松坚,说如果有够份量的资料,欢迎他来电联络,如果和他本人没有关系,他会指引郝松坚去跟该管的警官接洽。两人又谈了一阵,陈警监有事在身,那就走了。

为着这件事情,郝松坚这几天来心头荡漾。他是一则觉得有趣,一则难过。当时陈警监说到要市民提供线索,郝松坚知道他讲的关系着邓女士的打抢案子。那三个坏人有案底,给警方按图索骥,查了出来,捉了。报刊和电视台都有报导,说那线索无中生有,事出意外,郝松坚有见到。那下子他幻想出当邓女士交出那些图片的时候,警官问她:“图片是谁送给你的?他叫什么姓名?”邓女士回答说:“我有问他的姓名,他不说出。相貌嘛,粗眉大眼,哦,他是个会讲华语的马来人。”如果这位陈警监有听到这一句话,他就知道,说的就是现在坐在他面前的这个郝松坚了。这件幻想在郝松坚脑子里电闪而过,他在心里吃吃地偷笑,过了大半天,一想起来,他还想笑。

在另一方面,就在此前的三几天,他在宏茂桥的一个食物中心吃饭,有一阵子觉得心绪有点波澜。他一整神色,发觉到脑际有一点警兆。他略事凝神,跟着半天里做过了一连串的工作,竟然发现了一件警方很想知道的内情。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5: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n。

发表于 2015-6-22 11:36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n。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原来,在他吃饭位子的邻近处,坐着一个年轻的印度人,他在吃roti plata。样子和神情都没有什么异样,只是他心里想着的,萦回着的是一件命案。在那不久之前,他帮他姐姐暗杀了姐夫,把尸体密藏了,掩盖得很是慎密。事情的起因是姐夫酗酒,习惯于殴打他姐姐,姐姐觉得生不如死,他要帮他姐姐脱困,于是杀他姐夫。那次他姐夫参加了一个旅行团,要出门十天八天,他用汽车把他连人带行李,说是载去森林大厦集中,却在路上动手脚。他是预先在车子里装上了一筒迷药,在适当的时候把它施放出来,把姐夫迷倒,用布掩盖他的口鼻闷死的。他去到一个预谋的地点,把姐夫的尸体和物件埋藏了。

郝松坚觉得这个案件报不得。试想,那个姐姐有个在读小学的儿子,她自己是个公司文员,入息很够用,如果命案不引起法律后果,她就可以自己把孩子带大,她自己也可以过着一般人的宁静生活。她的丈夫不错罪不致死,不过她是事出无奈,把她揭穿,郝松坚觉得有违他的天性。他决定不告发,他反而为那个姐姐的不幸感到难过。

这又来了,以前郝松坚几次管人闲事,在不同的空间里来去自如,他是人可以吗?书有说:“诸位老兄,老姐们,等着瞧罢,这点久后自有分晓。”现在说他知道那个年轻印度人在想的是什么,那不可能的事,是否也是“久后自有分晓”?那倒不用,现在就来把它说个分明。

原来郝松坚在椰加达触电,死里逃生,因祸得福,康复之后,思维组织的生理结构和以前有所不同。康复了,过回了正常生活之后,他偶然间觉得他在路上遇着陌生人,没有缘故地,会知道他、她们在心里说着的话,和浮现的景象,图片和文字等等东西。开始的时候,他觉得奇怪,甚至有点儿惊惧,说是不是脑子要腐化了?他着意研究,推敲了一些时候,觉得不像是生理结构出问题。他惊觉原来他竟然会解读他人的脑电波。那里面有几个层次,他探究了几个星期才逐渐地对它有多些认识。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5: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o。

发表于 2015-6-23 11:15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o。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郝松坚本来就是个精灵、剔透,先天天赋异乎常人的人,和人相处他了解对方的心思,所以很有人缘。同时,就算以前,他的潜意识就似乎已经敏锐,他也似乎有点第六感。那次他为着那个工友的冤狱,走去开源陶器厂,见徐丽虹的时候,徐丽虹想凭潜意识和第六感,判定郝松坚是个怎么样的人,但是,她的意念起不了作用。那可能是因为郝松坚在这两方面有根底的缘故。

使用潜意识和第六感,对事会心血来潮,对人会心灵挑通。在这方面,郝松坚现在又再大大地跨进一步。他像是有个通报系统,旁人思路的走向它有感觉,遇上什么要紧的事情,它会对他发出讯号。那天他会对那个吃roti plata的年轻印度人高度注意,就是因此而来的。

解读他人脑电波的功能平时寂伏,要他有意运用才操作。初级的,他面对的人想着什么就像是他自己在想那么地清楚和肯定,对方讲的语言就算他不会听,不会讲,也会十足地了解,就像是两个人在对他讲话,一个发出他听不懂的那种声音,一个则说着他自己常讲的语言。二级的脑电波解读是在别人睡着的时候,遁进他卧房里,隐形地黏在墙壁上,在他身侧游移,或者附托他身上,阅读他的脑电波。这样子,就像是走进了他的资料库。那个人近日日夜想念着,考虑着,琢磨着的事情,他往日涉猎过,还记得或者索性不自觉的经历,甚至婴孩时候,他自己早就去世了的母亲的音容,和那时家里的环境和布置,都可以见着,他可以把所“见”的储存和过后绘画出来。由于他觉得日后或有需要,他近日就辛勤地练习绘画。

关于这些事情,他有向花蒂玛和二姆说过,也有示范过给她们看。他说他要用这两种异能为社群做一些有用的事情。他也有说,像查案那样的行动,被检举的犯法者会迁怒于他,会向他和他们的家与及旅行社报复,是一件关系很重大的事情,所以她们切切不可让外面的人们知道他有这项功能。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6: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p。

发表于 2015-6-24 10:28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p。
第一篇 因祸得福 喜得同心伴
11/2004。

在别人睡着的时候走去阅读他的脑电波,是很不道德的行为,甚至对花蒂玛也同样地不道德和没礼貌,那么的他不做。在探讨的阶段里,他曾经走到多个陌生人的卧房里试验过,在确定了有那个功能,和知道如何控制之后,就不再窥人隐私了。

他当然也认定就是在日常生活之中,阅读他人的脑电波也是不道德和没礼貌的。就如那天陈警监和他见面,他凭藉的只是一般的常识,他不阅读脑电波。不过,对邓女士和那个谋杀姐夫的印度人则又不同,他要当面或就近阅读脑电波才“看”得出他、她那下子想着的情景。

到了这个阶段,他觉得他须要找出一个方法,看怎样观察出有没有他人,或者什么仪器在监视着。如果他运作阅读,有人发觉而用个什么办法误导他,让他得出一个错误的结论,甚或轰击他的头脑,摧毁他脑部的生理结构,那就不得了了。

他顾虑到保安用的电子设备,譬如在飞机场检查搭客贴身暗藏的物件,和行李箱的那种设备,与及探案用的测谎器和军用的攻、防设施之类的东西。对于这些东西他可说是一无所知,所以他想他必须局限阅读脑电波操作的范围,要看地点,情况和所需资料的性质而定。

喜得同心伴
徐丽虹过后有打电话来,知道郝松坚他们有收到了她的请帖,知道二姆不会参加她的结婚宴会,说她热望在那个场合里,见到郝松坚和花蒂玛到来。

日期到来了,花蒂玛事先安排了她们的女儿,带着她的孩子,来陪伴二姆。郝松坚和花蒂玛展转飞到宁波,找间很够格的旅店住下。第二天他、她们去到结婚礼堂观礼。新人还不曾到来之前,有人喜冲冲地走过来,喊道:“嗨,hello,hello,郝先生你好,你好。”哈,哈,那是成都,陶器厂的张浩雄,两人热烈地握手。郝松坚介绍过花蒂玛,花蒂玛向他讲华语,说:“你好,你好。”字正腔圆,张浩雄一阵惊喜。不过,郝松坚很会讲华语,他太太也会讲华语,那是很有可能的。

他、她们走过去和张浩雄的太太、陈如萍会面。陈如萍说到郝松坚以前做过魔术表演,她还欣欣然。接着,是谁啊?少不了杨恒骓,他也有带太太一起来,大家见面,热闹一场。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6: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q。

发表于 2015-7-9 07:34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q。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在婚礼上,徐丽虹有时动弹不得,有时忙得很,对亲友们难免有疏于招呼之处,她对郝松坚和花蒂玛也只能够做个几十秒钟的应酬。那是可以理解的。各人都有见着新郎。那个新郎,戴泽绅,是个三十出头的年轻人,人长得帅。他很会交际,对来宾们,陌生的和素未谋面的,都抽得空打个招呼,态度诚恳,一见如故。

宴会大厅和礼堂座落在同一栋大厦里,礼堂在二楼,宴会大厅在八楼。到了晚上,大家又再聚首,这次就更加地人多了。徐丽虹忙出忙入,延请宾客们就座。郝松坚夫妇的桌子和主家,亲家两席临近。同座的有张浩雄夫妇,和杨恒骓夫妇。其他的四位宾客,徐丽虹为未曾见过面的人们介绍,那是陶器厂所属机构的二代老板,Awa Suhalu、杨誉和,深圳开源塑胶厂的袁徹景总经理,广州通源出入口公司的经理陈期发先生,和徐丽虹的密友郎霞欣。徐丽虹为郝松坚和郎霞欣又再介绍,说两位都是大马公民,同时和她也都是多年的网友。这晚上,郝松坚和花蒂玛夫妇都穿马来礼服来赴宴会,在这中国大陆的环境里叫人面目一新,叫人瞩目。

敬酒过后,徐丽虹带她的两位兄长和一些相熟的朋友们见面。他们有到过郝松坚他们这一桌。大哥徐成德和二哥徐成良的孩子们都长大了,这晚上显得很活跃。他、她们的母亲有点儿瑟索,她只跟孙子们打交道,跟亲家则只点点头就算了。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晚凉秋 于 2020-1-14 16:42 编辑 ]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8: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r。

发表于 2015-7-10 17:29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r。
第一篇 因祸得福  罪犯轻易抓
11/2004。

至于徐丽虹的事业,她自己有向郝松坚和花蒂玛说过,Awa Suhalu在和他、她们应酬之际也有说过,她在结婚不久之后,将要和她的丈夫,联手创立他家在大陆西部的客车营业网,她向机构首脑杨兆光提出,提议委任杨恒骓作副总经理兼副厂长,他原任的职位则着意聘人接手。杨兆光和Awa Suhalu说“代”的为合,她几时回来她还是厂的最高负责人,杨恒骓的代席随时失效。徐丽虹则认为勘查,开拓和奠定初步业务基础,那期间很难说有多长短,提升杨恒骓做副的比较确定一点。再说,杨恒骓这位年轻人,总有接手负起全责的一天,那就叫他用副的职衔认真地受训罢。至于他能否胜任不是问题,在这几年里徐丽虹就已经要杨恒骓参入销售的范围里操作,工厂管理和人事管理也已经涉及多时了。而且徐丽虹的开拓工作不妨她两面行走,工厂的业务不会受到影响。于是,从下一个月起,杨恒骓便将是副的负责人。

宴会过后,宾客们各自散去,郝松坚夫妇也向各人告别,回到旅店歇息。第二天乘搭飞机,展转回到新加坡。

这次出门,郝松坚试探过机场和关卡的侦察设备,觉得本地,香港和大陆都没有什么令他惊心和须要迴避的。那么,如果真有必要,他可以用第六感,甚或脑电波搜索资料。

罪犯轻易抓
罪案形式多端,今天媒体报导的法庭判案有连月来,偷窃人家晒晾的女用底衣裤的那个人。这件事情叫人不胜其扰,给人心理压力而且做得无聊。一般市民想怎么没有抓住那个人呢,有人说根据情况,那个找麻烦的人一定是那地方的住户。现在好了,搞定他雨过天青,天下太平。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4 18: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s。

发表于 2015-7-11 11:38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s。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有个罪犯,他做的是偷拆人家的小车辆的东西,譬如脚车的一个车轮,把手,响铃,座椅,煞车制,小孩子的座位之类的物件。整辆拿去,那是向钱看,是偷窃的一般动机。但是,有些人所偷的不是整辆脚车,他们只拿你一个把手,或者只拿你的座位之类,叫你“行不得也哥哥”。他们在乎叫你遇到麻烦和无可奈何,因而在心里生出成就感,只差在没有留字,说什么“苍梧飞鹰到此一游”之类的话。

那个罪犯很坏,他明知车主要用它载孩子出门,为什么要让孩子不便呢?他甚至连幼童玩的三轮脚车,后面有只长把手让大人推着走的也偷。你卖得多少钱呢?更有甚焉的,他有一次把一辆残废人的轮椅都拿走。那轮椅是社会人士捐助给她的,这个罪犯太没有同情心了。郝松坚想,有种就去打抢解款车,银行,商行,拿这些小问题来显示才能,太不像话了。

报导之中说有个中年无业汉,他就“有种”,他千不搞万不搞,他把一辆警察巡逻车驾走,还在车路上按警笛,“播播播”地响,又按警号,“依迩依迩依迩”地响,还搅下玻璃窗,向路人裂嘴开怀大笑。法官问他为的什么,他说:“我无业,闲得无聊,借辆警车玩玩。”法官判他坐牢两个星期。郝松坚心里说:“你行。你有种。”

这天,郝松坚遇着一个欺骗他人的中年华人,他名叫舒卯丁。他对老妇人们胡说八道,叫她们用离谱的高价,买下他所说的神符,佛骨,仙丹之类一无所值的东西。到这时候,他已经骗过了六个人。这下子,他在熟食中心里,用闽南话叫一个婆婆买他的一种所谓仙草,说道煮透了,吃了合家兴旺,人活百岁,卖价是八千元。他会使一点邪术,他把那个婆婆迷住了。婆婆依他所说,转身回家拿钱。现在回来正要在食桌上银货两清。
待续。。。

顶部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08
帖子 232
威望 270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5 08: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t。

发表于 2015-7-12 10:43
罪案小说 蛛丝马迹1t。
第一篇 因祸得福
11/2004。

这里人很多,但是大多觉得事不关己,己不劳心,只以为是一般两相情愿的小买卖,没有人怀疑出了什么差错。却在此时,有个虚脱的嗓音说道:“且慢”。来人的脸上阔下尖,像个倒置的等边长腰三角形,胡须稀疏,有点不修边幅。他人长得像个衣裳架子,中气欠佳,但是他竟然在这关节眼上架梁,阻他舒卯丁的财路。

来者何人?郝松坚是也。他现在用卜琉松的身形出现。他刚才了解了舒卯丁的用意,走进一间公厕,趁虚换过卜琉松的身形,走回来闲坐着,等待揭破他舒卯丁卑鄙的念头。

郝松坚走上来伸指一点,点了舒卯丁两处穴道,让他动弹不得。舒卯丁惊讶地瞪着郝松坚,喝问:“什么事情?你做什么?”郝松坚说:“揭发你诈骗老婆婆的钱,你要用这些草骗她积蓄的八千块钱!”

郝松坚对着那婆婆拍一下掌,婆婆打一冷颤,惊醒过来。她对眼前景象一无所知,只是把周遭人们看看,一无表示。郝松坚对围观的人们说:“这个人…”,他指着坐着的舒卯丁,说道:“这个人用邪术骗这位婆婆,用八千元买他的这些枯草,说吃了合家兴旺,人活百岁。”他说:“婆婆,你知道吗?他叫你用这叠钞票,买他的这些草。”婆婆略有省悟,警觉过来,连忙把钞票收回,忙乱中把它塞回手包里,满脸布着紧张,恐惧之色。

围观的人们都很惊讶,也深为婆婆担心。刚才一个不好,她得来不易,往后难求的一大笔钱就要给骗去了。大家鄙视那个坏人,但是不敢形之于色,那是因为怕他会使邪术。大家都不敢看他的眼,警觉地走开。
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29 16:1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77922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