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小说]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1: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

长篇武打小说。
天南地北6a。
朝纲混杂。官场变武林。
06/2009。

官场变武林
那位俞兄前时自称叫俞树衍,说他家居河北。他和柳浩棠相遇,见他行侠仗义,打抱不平,两人意气相投,又在同间客栈住宿,于是无话不谈,柳浩棠也从中增广不少见闻。

这时俞树衍扭过头来,向邱柏舂抱拳,说道:“与柳兄同行,这位壮士想必便是邱柏舂、邱兄。”邱柏舂连忙回礼,说道:“小可正是邱柏舂,邱某敬向俞兄问好。”俞树衍像柳、邱二人那样肩荷行囊,手牵马匹,正在行走之间。他问过柳、邱二人,知道他们一时也不急着赶路,于是邀请他们走到一间茶馆歇脚,稍聚。

俞树衍面貌英爽,目朗眉挑。他身穿紧束蓝袍,腰悬长剑;年龄四十进退,是个稳重、友善的人。他问:“柳兄,你看审案,后来有见到些什么特出的情况没有?”柳浩棠回说:“我在居良县的县城、松岗镇,见过一场蔑视天理、皇法的审讯过程。状师和知县两相唱和,掩盖怨案实情,还把原告父子打杖、收监。”

接着他详述案情和过程,不过他点到为止。他有提到知县、状师和悍妇被人依法当堂行刑的事,但是不说出是他自己做的事。那三人理应受罚,但是,虽然所引述的《丁酉杂言》项目也没出错,而且文献也没有注明一定要是执法人员才可以施行,不过法律便是法律,他柳浩棠不是官场中人,自然不可以施法。他虽然没有明说他是微服私巡的要员,但是那么地做,也就已经犯了假冒之罪了。

俞树衍舒气称快。邱柏舂早些时候有听柳浩棠同样地说过了,这时旧事重提,也还是那么地为它快意。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1: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b。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b。
朝纲混杂。
06/2009。

柳浩棠看一看他,转头对俞树衍说起岖娄县的那件命案。他说:“邱兄那次遇到一个公差,那人官气十足,目中无人,欺凌食店里的顾客,说有谁敢违逆他卢差爷叫他好看,说什么要生要死的。邱兄看不顺眼,想摸他的底;奉承他、敷衍他,借个名目陪他走了大半天的路程,晚上在那个公差的客房里,看过他所说的私人密函,…”把经过说了。如果是偷看公函,那是犯法的,但是私函则没问题。

接着他说了案件的判决和执刑,与及他们两人走去太原,把那张私函交回给甄知府等等,此时正在回家路上。俞树衍感慨一叹,又抚掌说声“干得好,妙哉。”他前时听过柳浩棠讲到邱柏舂报得家仇的事,已经觉得邱柏舂有一点斤两,现在听了他处理卢公差的手法,觉得有趣,也就对他多加一点赏识。

俞树衍说:“到检察司衙门报案,现在安全得多了,只要是真凭实事,衙门会秉公处理,着力追究。”一顿,他说:“在我这方面,我并没有做出什么快意的事情,那就无可奉告了。”一顿,他又说:“嘿,前几天我在路过清恭府辖区的时候,见到城里和路上气氛都异常紧张。在一间食物店里听到有人说,他们的信阳巡抚张冶侗大老爷,在从所辖诸县转向府城的路上,被人砍了,剑锋过喉深可三寸,当场就死了。和他同行的贴身护卫、师爷、捕头、捕快、公差和衙役等人也都全数被杀了个精光。”他说:“我问是不是真的?那个张巡抚做官口碑如何,会不会是杀错了好人啊?一人压低嗓音回答说:‘赫,那个狗官阴险毒辣,害人、杀人不问情由’,又一人说:‘他想谁死谁就活不成。谁人不知?他死了很多人家都会上香答谢神恩呢。’”啜了一口茶,俞树衍接道:“看来这是一件武林人物做的好事,哈,爽快得很!”

柳、邱二人听得喟然长叹。邱柏舂说:“如果真是狗官,那真杀得好。”俞树衍说:“邱兄…-”,口里没有下文,右手却聚指成刀,暗地里凝功一劈。柳、邱二人深有同感。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2: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c。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c。
朝纲混杂。
06/2009。

话题后来转变得轻松一点,大家说些应酬和闲聊的话。谈得来时间也过得差不多了,他们走进一间食物店用午餐,过后道别,分作两路而走。

想回刚才的话,俞树衍暗地里“哈哈”两声。他想:“《丁酉杂言》之《宙》字七条、《宿》字十二条,哈,是培训课程是吗?”他又想:“难道那个是出巡的大员?他依法办事又不露痕迹。”当然,那个是柳浩棠。那天事后他退掉客房,走到荒野隐秘处换回本人身份,因为没有够格的人隐藏,跟踪,那就没有他人知道原来是他闯进公堂了。后来他又把原有的浅黄杂毛骏马换成一匹暗白瘦马,痕迹就揩抹得更加地彻底了。

路上,柳、邱二人的话题回到所说砍杀信阳张巡抚的事情。邱柏舂说:“柳兄,那边热闹,我们这就走去看看好吗?”柳浩棠答说:“好得很。我们走去了解一下”于是沿途问路,朝清恭府府城走去。

在路上,他们听过了一些关于张巡抚一行人被人砍杀的叙述。话说不独如此,在同那时候的前几天,函凌县的知县、苗伟文苗大人,也给人杀了,还连累到他的母亲、夫人和儿女等一家八口,连同衙役,捕快十多人有被凶手见到、找到的也都杀了。这一天,柳、邱二人来到府城,见到气氛紧张,公差、捕快多处行走,似乎对人个个存疑。他们由于相貌英俊,虽然已经故作儒生打扮,多少还是惹人注目。

他们在这府城里逗留了三天,在茶楼、酒肆、食馆等人杂所在闲散呆坐,也曾趁热闹插嘴,引发三几市井小民,就那话题透露所知。听说在张巡抚被杀之前的几天,他在巡视所辖诸县的时候,在函凌县驻脚。苗知县和张巡抚有可能是被同一帮凶手所害的。人们所知就只不过这么的一点皮毛了。

不过,话虽如此,迹象还是有的。柳、邱二人后来走到函凌县县城摸路。他们探出在苗知县和他一家被杀的那个晚上,他和张巡抚有过一点纠缠,就不知为何会引发凶手们把两边都照杀如仪

原来张巡抚那日巡到函凌县县城,苗知县把他引进县衙招待,晚间又陪他到酒家用晚饭。菜肴是张巡抚的师爷点的。菜肴陆续上桌,一看尽是珍品,而且项目很多、很多,纵有盈桌食客也吃它不完。苗知县十分为难。他对陪同张巡抚出巡的清恭知府萧任籁说道:“时逢凶年,县库苦涩,张大人如此铺张,那要大费民脂民膏,叫下官如何是好?”萧知府见他如此坦率惊得毛骨悚然、脸色苍白。张巡抚凝神之间,一抹寒芒在眼眶里一溜而过。一顿,他“呵呵”两声沉笑,说道:“县库无银苗大人自家支付便是。”笑到庞大头颅那张阴险脸上的丰满肥肉刻划出两道纵行的深纹。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2: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d。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d。
朝纲混杂。
06/2009。

适时帘外女声吱喳,人语嘈杂,竟然来了一群青楼人物。张巡抚不止耗费公帑,还公然召来妓女伺酒。苗知县惊愕,说道:“官员嫖妓,论律当斩。恕下官不能奉陪。”他说了:“下官告退”便即慌张地从席间退出。这一项顶撞举止使到张巡抚心中冒火,把酒杯往桌上重重地一顿。

这一顿饭张巡抚吃不下咽。苗知县对他欠缺奉迎、孝敬不周,他本来就打算明天借故叫他难堪,现在就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叫他在官场除名。想得来,他甚至做了一个缺绝的定夺。至于酒家的账单和妓院的费用和打赏,他示意师爷,交代他们向苗知县索取。

晚上他交代师爷安排,叫捕头带同所有捕快改穿平民服装,午夜过后,去苗知县官邸杀他全家,和见得到、找得到的全部县衙人手。那里的惨案就是这样子发生的。

过后来了两个武林人物。人们见着他们吓得几乎就要晕倒。问明底细,他们说那不用怕,他们绝对不是凶手,也不会滥杀无辜,而且他们只是路过此地之人。他们了解了两个官员在酒楼上相处的经过,又听到了一些关于案发现场的蛛丝马迹。县衙的漏网之鱼在惊慌逃命的时候,有无路可走,藏匿隐处而得侥幸逃出生天的。就有人窃窃地透露,说他有一阵子见到凶手们的头儿站在灯光下举起手中兵器,呼喝指挥。说兵器是一把杆上有两只鸟翅膀的斧头,听嗓音肯定是张巡抚身边的那个瞿捕头。人们就只不明白怎么会是他张巡抚下的手。毕竟两人在酒席上破裂是众人皆知的事,那手法太重,张巡抚就算恨,也不至于敢冒须要面对上头查究的风险。

稍微歇脚、吃喝之后,两人便出城他去,那是朝向府城的方向而去。他们坚信凶案是那个阴险毒辣,害人、杀人不问情由的张巡抚干的。那样狼心狗肺的人他们恨透,他们非杀不可。

这时已经是事过三天之后的中午时份,张巡抚一行十多二十人走了远程,到了府城邻近,再走半天的路,到得掌灯时份便可以走到府城。在那之前的三十里地方,萧知府便会恭候迎接。

这时却听后面马蹄声响,来了在函凌县县城出现过的那两个武林人物。他们的衣着,一浅灰,一淡紫。大家转身一看,有人喝道:“瞎了眼睛的家伙。你们是什么门路?”那穿淡紫的压低嗓音,愤恨地、嘲讽地反问:“你们又是什么门路?”一个捕快喝道:“张巡抚,张大人的官轿队伍,你们乱闯,找死是吗?”那两人匆忙地钻程,沿途向人探问可曾见到大队官方人士过路,人们说:“是问张巡抚和随从们是吗?他们正在前面走着。”这时听了这话,追上的正是他们要杀的张巡抚的一行人了。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2: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e。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e。
朝纲混杂。
06/2009。

两人也不答话,伸手一摸,把脸用面罩幪起,同时飞身直取中腰部份的官轿。事起匆促,大众哗然,连目中无人的张巡抚也都不免撩起轿帘,想要看看发生了些什么事情。瞿捕头大喝:“杀!”一飙马步便把手中的那柄凤翼板斧向穿淡紫衣服的人劈过去。那人闪身避过,进步反击,一剑挏向他左腰。

张巡抚的两个护卫在官轿旁边摆着架势。他们一个叫贺连觞,使雁翎刀,一个叫隆德怀,使红缨枪。即见那个穿浅灰衣服的武林人物倏地飙了过来,往他们身上举剑便劈。霎时二敌一,一柄雁翎刀,一竿红缨枪和钢剑“劈邻胖郎”地纠作一団。劈杀腾挪之间,贺连觞护卫被钢剑砍掉右手,刀丢了,人痛得在惨号声中将要扑倒,即时被钢剑砍断颈骨,那便死了。

便在那慌乱的时刻里,穿浅灰衣服的武林人物避过隆德怀护卫,一闪闪到官轿前,把张巡抚整个庞大身躯扯了出来。张巡抚粗着脖子大喝道:“我是张巡抚,你刁民打抢不带眼睛。”隆德怀飞快地使一招“赤炼窜洞”,要挑穿那个穿浅灰衣服的人。那人旋身一扭,双手抓实张巡抚,把他的背当作盾牌,往枪尖上猛力顶过去,吓得官方两人都魂飞天外。隆德怀在间不容发的一刹那里收招急退。

浅灰人左手把张巡抚一扭,一推。那狗官在硬撑之间,仰起他几乎和丰满头颅一般粗细的脖子,浅灰人右手力聚剑尖,用他碎石断金的猛劲,把剑向脖子上愤恨地、闪电般一劈,霎时之间张巡抚的喉管、气管和血管爆裂,一股鲜红热血泉涌。他惨痛“呃呃”地惊叫,即时就完蛋了,隆德怀救护不及了。隆德怀身为三品等级巡抚的护卫,责任重大,日后追究起来,他比贺连觞的下场还要惨。

瞿捕头和一众随员们也失魂落魄,慌了手脚。那个穿淡紫衣服的武林人物向瞿捕头恨恨猛劈,把他杀了。扭头一看,隆德怀和那些捕快、公差之类,已经被穿浅灰衣服的几乎杀光。两人左右窜走、拦截,把其余的人手也都杀了个干净,不留一个活口。萧知府和他的随从们,则因为张巡抚下一站要到的是清恭府府城,他们要做个隆重迎迓的形式,提早一天便已起程赶回去,所以不在死亡诸人之中。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3:0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f。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f。
朝纲混杂。
06/2009。

两个武林人物在众多死者的衣裳上把手中兵器揩抹干净,把现场着意地查察一番,低声交谈几句,骑上各自的马匹,相偕离开。张巡抚人多费用大,不会少带银两,而且他巡过所属的众多府县,除了函凌县之外一定收到了不少黑钱。如果把所携带的拿走,那可是很大的一笔入益。不过那两个武林人物不取分文。他们到来为的是要杀张巡抚和他那一班倚仗官威,贼害良民的卑鄙禽兽,如果把钱财据为己有,那便是抢劫行径,不是武林人物激于义愤,为民除害的事情了。

走了一段短路程,穿淡紫衣服的说道:“二师兄,今天已经是九月初五,此地离开戌钨还有很多天的路程,我得赶路,我们这便分手吧。”穿浅灰的回应说:“是的。三师弟多保重。”

那个二师兄走向北面,循路走回他在京都里的家。他,这个二师兄,便是柳、邱二人遇到的俞树衍。那天俞树衍说,他听到有人杀了信阳的张巡抚,原来做那一件好事的人,竟然是他自己。

到家后的第二天,他在午后走到一座大宅院,觐见一位龚大人,在后院起坐间里,和所说的龚大人会了面。那是个上了年纪的人,留着胡子,相貌可观的大员。龚大人请他就座,两人近距离坐下,女仆奉茶如仪。

龚大人关怀地问俞树衍他此行是否劳累,是否安康。俞树衍答说:“还好,多谢关怀。”两人闲谈,他提到这次遇到的两件事情,其一是在淮阴用武力吓阻了地方恶霸强夺他人田亩和屋宇的暴行;其二是在荆州,僮集镇把一个犯了杀人罪的公差控上公堂,为受害者讨回公道。那人只为口舌之争,就把一个上了年纪的瓜菜小贩打个重伤,隔天即便丧命。俞树衍有物证、人证,知县依法判了他误杀之罪。龚大人听得情怀舒畅,啜茶赞好。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3: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g。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g。
朝纲混杂。
06/2009。

接着,俞树衍一整脸色,用报告的形式,说出在清恭府,用武林人物身份,杀掉信阳巡抚张冶侗和他的一行人的事,说得条理分明,切实、详尽。他说:“张巡抚的罪孽证据确凿,依照正常手续便可把他治罪。不过,三游击和下官都很恨他,不耐烦走皇法长途,不甘愿让他多费粮米,那就赶路追上他,把他就地砍杀了。”

龚大人偶或就事项要求澄清,偶或点头、插进一点按语。听得来,他喟然叹息。他说道:“俞大人义薄云天,为弱者主持公道,精神可嘉;也为地方除害,为朝廷整肃吏治,本官在此向你道谢。”俞树衍拱手,说:“大人过奖,下官不敢当。”龚大人说道:“前几天清恭府的案情报来,一时尚未处理,现在有了俞大人亲口所说详情,真相大白,本官且琢磨、推敲,做个主意,明日将有一番布置。”

两人再就府县一般官场情况和民间一般疾苦,闲谈了一些时候,其间俞树衍有说到淮南,居良县,知县和状师玩弄公堂,与及太原知府为妹子脱罪不惜陷害无辜的事。谈久了,他告辞。

原来俞树衍觐见的龚大人是当朝位极人臣、一品大员、龚相国,而俞树衍自己竟然也是个官场中人。他是个持有皇上御赐金顶密令的密使,位属五品,官职称为游击。在同俦之中他是第二个被御令任职的人,所以,那次在宰杀张巡抚的秘密行动中,另一人称呼他做“二师兄”。他们不是同门师兄弟,是二,是三,也只用作指认,不关乎排行的大小。那么地称呼为的是要避免被旁人识破他们是官场中人。回到了不须掩饰的场合,他们称呼对方为“大人”。

作为御前密使、游击,所得喻令明说俞树衍可以看情形办事,不一定要向谁人作详尽报告。做得游击,那人肯定已经被定位为个忠义的人,是个绝对可以信任,又会按情办事的人。而且,虽然有时是皇上口谕相国向他指令,但在性质上他不同于一般的朝臣,他是御用的、直接听命于皇上的,而皇上须要面对国家、朝廷种种性质、角度的事务,忙得透不过气来,如果每次任务完成都要叨扰皇上听他说话,那就叫皇上过度操劳了。除非是高度重要和高阶层的事情,游击们的任务自己看着办便是了。不过,无论有无面圣,他们都须要作出详细书面报告和存案。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4: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h。

发表于 2014-10-25 06:36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h。
朝纲混杂。
06/2009。
俞树衍任职了三年,皇上他见过多次,一次是在颁发密令的时候;三次是在外出公干回京,就过程简略地做个叙述的时候;其他的时候属于皇上宣召进宫闲谈的性质。

颁发密令的那一次,他在殿堂侧厢书房里领旨,皇上对他说了些勉励和企望的话。仪式完毕之后,皇上叫他起立,偕同龚相国,三人步出书房,站在走廊上说话。皇上说:“官方仪式已过,朕如今用江湖人物身份与俞卿家交往。”一顿,皇上继续说道:“我今天得到俞兄任游击之职,很是欣慰,对吏治和万民福利多加一份信心。人生在世的几十年光阴眨眼就过,俞兄是个正直的人,对份内工作必定会轰轰烈烈地干一番,我将为它意满心足,我将把它萦回胸怀。”俞树衍说:“谢皇上鼓励”。

皇上说:“国有国法,人有人情。在国事上我是君主,有法定的形象和礼数,国家体统不宜忽略;在私交上,俞兄可以记住,你有一个朋友现在在做皇帝,现时的皇帝是你的朋友。只要你奉公守法,你永远都是本朝的官员,永远都是我的朋友。”俞树衍连忙跪下说:“微臣叩谢隆恩。”那之后龚相国领他离开。

对龚相国,游击们也不用作什么报告,用闲谈方式偶然表达是有的。这次关于张巡抚的事事属例外,俞树衍反映过程,龚相国在处理追查、审究、定案与及委任新巡抚和新知县等等事项用得着。

翌日,朝会后,龚相国进宫叩见皇上,就函凌县苗伟文知县一家和县衙属员,与及紧随着的信阳张冶侗巡抚和随行属员的两件命案,向皇上着重明奏。案子前些时候有过琢磨,现在有二游击、俞树衍亲历详情,讨论得更为切题。皇上觉得龚相国的策划安排得好,叫他照办。过后,龚相国委任一个叫鲁咨從的去做知县,一个叫赵德芳的去审理张巡抚杀苗知县的疑案,事后才决定委任何人填补巡抚的空缺,和着手偿付苗知县与属员在职殉难的款项等等事务。

游击们没有指定的日常工作,要等到皇上在处理朝政的过程之中,遇到有探查的需要时,才有用武之地。但是在此之外,间隔一些时候他们也要周游各地县府,看看有没有一些官场里或治安上须要探究和法办的事件。平时他们则可说是白领俸禄,养尊处优的。

三个年份后,龚相国得皇上准奏,通知大游击、尚志永,和二游击、俞树衍两人,指派他们同去陕西,南郑地区,执行一项任务。三游击、仇致远,留守京城。尚、俞二人领旨,在文卷库里研读过有关的资料,相与琢磨、推敲,然后拾掇,用一般行走江湖的武林人物身份离京。
待续。。。


评论版
2014-07-29,个人空间,《归于胡柢3a》有说三游击、仇致远经由时空隧道,掉入21世纪初期的新加坡。那片博客的网站画面是:
http://www.sgwritings.com/65992/viewspace_53293.html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4 15:04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7: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i。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i。
朝纲混杂。往年烂摊子。
06/2009。
往年烂摊子

尚志永年龄四十来岁,使钢鞭,原是当今圣上早年认识的故旧。

当今圣上与一般子承父业的皇帝不同。他是旁落帝裔之后,他祖父用王亲身份做过知府,他父亲用平民身份度过下半生,及至先帝驾崩,后继无人,宗亲拥他承继帝位。他的父亲经商,他本人也从小操劳在内,有时要为业务远出家门,以此对人事很有见地,也养成了喜爱与豪放的人们交往的兴趣。尚志永与他家同居一个市镇,是故两人经已相识多年,而且性情相投,登了帝位之后招他进京做事。

皇上幼读书史,兼习武功,生得资质聪颖,稳定而又好动,心意偏向义气思维,对孤寡老弱富有同情心。他热心处理朝政,坐位了这几年很有一番改革和建树。

那之前的朝政情况如何,更早时候的不讲,就只从先帝的父亲在位之时说起。当时皇帝不坐朝,吏治因而杂乱一片。诸官弄权,税务名目丛起,连皇后都要在京城里按月征收“妆奁税”,各处府县就更不用说了,于是人民的生活愈来愈不好过。当然,世事也不至于千篇一律,好,坏,中庸相掺,生活形形式式,日子也就那么地过去了。

那时候那天,湖北,逢蔡县,邬知县坐堂审案,犯人名叫鄂召漠。那人在七十里外,高霄堡邻近筑巢做贼窝,有喽罗三十多人。他走路不看高低,身为贼头竟然走到县城里来,被人识破,给逮住了。他们有在这邻近地方打抢,也曾在行动中杀过多人,邬县令手中的捕快人少,想要清剿他的贼巢有心无力,他自己送上门来,那好得很。这个案件不同一般口角之争,还是钱财的纠纷,它的性质另有一番吸引力,于是公堂里挤着很多看热闹的闲人。

邬知县一拍惊堂木,对犯人喊道:“鄂召漠,你聚众为寇,劫财杀人,有案底五件,听着…”他把控状读出,那是某月某日,在什么地方,抢劫某人价值五百两的货物与及银子一百两;某月某日,在什么地方,抢劫某人五十两银子,同时用刀把他捅死,又某月某日如何、如何,之类。问道:“你认罪吗?”鄂召漠不屑地应说:“胡说八道,老子上识天文,下识地理,怎会犯法。”堂上的师爷纠正他,说道:“什么天文,地理?识天文地理和不犯法有什么关系?”邬知县说:“鄂召漠,你的罪证确凿,无可推托,你认罪罢。”鄂召漠说道:“几时我把你这个混账家伙扭到我的山寨里去,看我怎样整治你。”邬知县把惊堂木用力地一拍,喝道:“大胆贼寇,给我闭嘴。”

堂上喊着话,门外却有多人惊叫,吓破了胆地抱头四散,接着人声和脚步声嘈作一片,不远处多人粗声喝道:“冲!杀!”那是一群操刀恶汉,他们火杂杂地冲向公堂来。他们为数二十过外。他们是鄂召漠的喽罗。他们走来抢劫公堂。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7: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j。

发表于 2014-10-27 06: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j。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j。
朝纲混杂。
06/2009。

门外的人群闪得快,门内看热闹的闲人们则无路可走,于是他们挤开原先拦路的公差们,慌张地走过审案的地方。有人走进公堂后面的门洞逃生,有些则站在那里先看一看动静,他们比较邬知县和他的公差们、捕快们的处境安全得多。

那些喽罗们刹时间便即冲了上来,公差们、捕快们马上挺起堂棍,配刀,布阵要和他们缠閗,同时有些拉起鄂召漠,想要通过那个门洞遁走。公门中人为数不多,显然不堪一击,不过现场就有救星。那些看热闹的闲人们之中响起一声沉喝:“强盗们,都给我弃械投降。”一个劲装汉子,倏地飙出,挥剑左右上下地一轮劈杀,喽罗们给他砍中手脚,惨叫声起,兵器丢了一地。公差、捕快们再加把劲,赶紧把受了伤的喽罗们逮捕。那个劲装汉子走上来,伸手点了鄂召漠的麻穴。

很凶险的局面神奇地完满了结,大家都松了一口气,陆续围上来。余悸犹存的邬知县对那帮了个大忙的汉子拱手,道谢。他说道:“幸亏有壮士出手解救,要不然问题大了。犯人会被劫走,县衙也可能被烧掉。”他请问:“壮士如何称呼?”那人说:“不敢当。大人言重了。”又问,他还是推辞着说:“小事嘛”。邬知县拱手招呼道:“原来是萧士发,萧大侠。萧大侠见义勇为,为本县解困,小官谨此道谢。”那位被称作萧大侠的汉子说道:“草民说只是帮了个小忙,大人客气啦。”邬知县强作镇定地“呵呵”,说道:“萧大侠真个谦虚”。

旁边一位商贾模样的中年人挪近,说道:“邬大人多礼,壮士谦虚,都请受我一拜。”说着向两人拱手为礼。接着,他向那汉子说道:“兄台是侠义中人,叫小可十分景仰。此间事了,可否请移尊步,小可陪同上酒楼喝它个痛快。”邬知县说:“本官有急事待办,一时不便分身,有劳朱爷尽这地主之谊了。”

在酒楼上两人喝了一点酒,那位朱爷和那位被称作萧大侠的兴趣来了。说到官场和审案的科题,两人的距离更拉近了。朱爷说:“小可姓朱,名隶泉,朱隶泉;是本镇居民。我承继先父遗业,做着一点小生意,和本地一些有江湖胸怀的朋友们趣味相投。请问萧兄是否也是本地人?”那位萧士发说道:“小可是山东揭涪县人。职业嘛,我生活过得去,有时就在江湖上走走,看看有些什么我可以为他人效劳的地方。”朱隶泉说:“那是行侠仗义,可敬。”话题转入社会上有些什么义事要做的,又说到官府审案有些什么叫人快意的,和一些什么不平、冤屈的事。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7: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k。

发表于 2014-10-28 06:19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k。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k。
朝纲混杂。
06/2009。
朱隶泉说:“萧兄可有关注过宜昌,熊知府审理的案情。”“萧士发”没有做出反应,朱隶泉接着说:“那个知府审案主观太重,被审问的人如不认罪,他便严刑逼供,务必逼到那人认罪,他才会休止。他从中为工作有成就而欢乐。其实他的推断不一定正确,因为他硬逼到底,有时就会造成冤狱。”萧士发说:“朱兄可有案件详情?我想听后把它深入探讨,如有必要,我有兴趣去找那个知府理论和翻案。”

朱隶泉说:“好得很!我以前就已经听说过熊知府的传闻,前几个月我在这里看过审案之后,一时兴起,走回去逗留了几日,在那里见着一件案子,我始终不同意熊知府的推理和定案。”

他说:“被告是个年近五十的粗汉,所控罪状是他与路人碰撞,意气用事,将那人推倒,跌个重伤。熊知府问他认不认罪,被告说他当时虽然有和那人对骂,动怒之间推了那人一把,那人不错有腾、腾、腾地倒退,但是不曾跌倒。他说那人愤恨地走向一旁,抓起猪肉摊子的大刀想要砍他,那菜市路滑,摔了一交,被自己握着的刀割伤手腕。是那个人自己割伤手腕,他不认罪。熊知府把他打杖、拶指、上夹棍严刑逼供,一次又一次,粗壮的被告受不了,昏晕又复醒转,醒转又复昏晕。到了第三天,他伤残败坏,只好认命了。”熊知府判他五年监禁。

朱隶泉说,当时旁观者见着施刑惨状多人哄声喝止,不值知府之所为。但是,熊知府认定被告的确犯了错。他说,倔强刁民到底敌不过皇法的严明公正,他熊知府秉公不阿,不辞劳苦地为地方办事,卒之将他严正法办。

萧士发说:“看情形,判的很可能是冤狱,我这便走去查明真相,如果确是错判了,我便要插上一手,务必纠正熊知府的错误,还真理于青天。”朱隶泉说:“萧兄好个正义侠客,小可想要陪同前去,不知萧兄意下如何。”萧士发说:“难得朱兄身在商场也对他人的忧郁关心,如得朱兄同行,那真太好了。小可且在客栈里多待一天,明朝我们一起上路,如何?”朱隶泉说:“就这么办。现在已经不早,我们且在这里用过午餐,边吃边谈。”

饭后,朱隶泉邀请萧士发同到他的店里消磨了一点时间,那之后两人稍别,第二天分乘马匹向宜昌走去。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8: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l。

发表于 2014-10-29 06: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l。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l。
朝纲混杂。
06/2009。
在宜昌,两人去到府衙牢房,向狱卒递过一点黑钱,见着了那个囚犯、钟木茂。萧士发说明来意,向钟木茂了解了他的经历。萧士发说:“案发过程和公堂审讯多有疑点,我想追究这件事情。我想为你翻案,成功与否一时还说不定,你且等着瞧。”

过后,萧、朱二人去见前时为钟木茂辩案的何状师。萧士发递过银票二百两,请他做翻案工作的状师。何状师取出有关的记录让萧,朱二人钻研,过后萧士发出外行走,寻找线索和支助。这天三人就过程和事理讨论,得了个共识。接着,何状师向府衙要求重审钟木茂的案子。

第三天上午萧士发跟随何状师走上公堂。萧士发是钟木茂的翻案代理人,朱隶泉用闲人身份旁观。其他一干有关人等都依时走来,等候问话。

熊知府叫何状师发言。何状师恭敬地说:“大人审理此案态度公正严明,晚生佩服,景仰。但是,现在有这位萧士发作钟木茂的代表,代表他翻案,晚生再将记录究查,觉得大人当时所做有可置疑、辩驳之处。”

一顿,他改用辩案的语气说:“晚生重述事件的过程,请大人考虑。案发时钟木茂有伴同行。那人名叫陈厘忠,在审讯之时他有出堂供证,说他眼见原告、张吁甲,倒退几步硬撑住,没有跌倒。”熊知府说:“这点审案时已经说过了。证人是被告的同伴,他作人证本官不接受。”何状师说:“原告伤在左腕,受的乃是刀伤,是他手握猪肉摊子的切肉刀,雨后路滑,在鲁莽、冲动之时跌倒割伤的,因是大血管,所以流血甚多。大人也有指示师爷当堂验过,所以,那是原告错手割伤自己,他非因跌倒受伤,被告钟木茂并未伤人。”

他说:“当时原告只是喊痛,没有指骂被告用刀伤他,也没有喊说要上公堂告他钟木茂。适时有公差过路,闻声走来视察,他帮助原告才造成这件案子。所以原告也知道刀伤不是被告造成的。”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8: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m。

发表于 2014-10-30 11: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m。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m。
朝纲混杂。
06/2009。

熊知府说:“原告有指出,刀他本来就握在手里,事发时正和一个叫…,”他查看手边记录,接着说:“叫做梁淙禾的,要去为他切肉。因为被告推他,他在跌倒之时,重伤自己。伤是被告造成的。”何状师问:“所说过程是真的吗?”熊知府说:“有梁淙禾当堂指正。”何状师说:“像大人刚说过的,那个证人是原告的朋友。”熊知府说:“被告本人和他的证人、陈厘忠,两个都长得蛮肉横生,被告本人甚至蓬首赤膊,原告和证人则都衣冠楚楚,两者也都是相貌文儒之人。何状师认为本官应该信任谁人?”何状师说:“相貌与人品有可能不配合,以貌取人…”他想说“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看那个知府的神态似乎有异,改说:“…以貌取人有时不是正确的判断。梁淙禾名不见经传,他只是个商家助手,做的是记账员的工作而已。”熊知府说:“本官肯定陈厘忠偏袒被告。本官判定原告之所以受伤乃因被告推倒所致。”他一拍惊堂木,说:“判定了。本官不接受被告证人、陈厘忠,的供词。”

何状师对堂上说:“晚生对那柄刀的来源有多个证人,请大人传召。”熊知府批准。何状师叫来三人,二男一女,其中一个是长着肚腩的胖子。叫他说话,胖子劳累地跪下说:“草民在南门大街摆个猪肉摊子…”,熊知府打断他的话,说道:“先报你的姓名…。你叫什么名字?”胖子说:“我叫杨林苍。”

一顿,见到熊大人没有再说什么,便接着说道:“那天有人吵架,草民有个大嫂在买猪肉,哦…,”他指一下那个女性证人,说道:“人堆里两个男的呱呱叫,我停手看着他们,他们忽然动起手来…”,熊知府问说:“怎么样动手?”杨林苍指着穿着囚衣的钟木茂,说:“这个推”。又指着衣冠楚楚的张吁甲说:“推这个。”接着说:“他后退,退了几步像要跌倒的样子。”熊知府问说:“有跌倒没有?”答说“没有跌倒。他…”,又再指着张吁甲,说:“他忽然走到我的摊子,将我的一把肉刀‘倏’地抽起,这个大嫂给他吓了一跳。”那个女子忽地把右掌搭着左臂,缩着颈项,歪着身躯向右边倾斜;提起当日的那一刹那,她显得遗悸犹存。熊知府看在眼里。

杨林苍继续说:“这个人看来是要用我的肉刀砍那个人,谁知他‘踢踏’一声跌在地上,我的刀‘胖郎’一声给丢了。”后来打架的两人走了,一大堆看着,吱吱喳喳说话的人们则留着不走。我走过去拣回我的肉刀。我还把它看了一看,看看有崩口没有。”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8: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n。

发表于 2014-10-31 07: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n。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n。
朝纲混杂。
06/2009。

熊知府指向那另外的一个男性证人,说道:“到你讲话了。”那人说:“小民名叫董继祖,住在南门大街。那一下子我在那里买菜,那两个人吵架、打架,我把菜放下,转身看着他们。就是那么地一个推另一个,那一个没有跌倒,他拿起猪肉摊子的刀,凶狠狠地走了几步却跌倒在地上。”

熊知府问:“你看刀是谁的?”应说:“是那个猪肉摊子的老板的。”熊知府问:“他们两人开始吵架、打架的时候,那柄刀在那里?”答说:“在猪肉摊子的砧板上。”问说:“你是猪肉摊子的这个杨林苍的什么人?”答说:“非亲非故,也不认识他,不过他在这里做买卖,我又是住在这里的人,常常见着人是认得的。”熊知府交代他、她们说:“你们起来,一旁站着。”

他对张吁甲的状师说:“过程显示当日被告、钟木茂,有推原告、张吁甲,张吁甲硬撑着没有跌倒。接着他拿了杨林苍的猪肉刀想要砍钟木茂,却因路滑而跌倒。不是先有刀,后被推,而是被推之后才去拿刀,所以刀伤不是被告、钟木茂造成的,刀伤是原告、张吁甲自己造成的。为此,本官要将此前的判断平反,本官要判定被告、钟木茂无罪。李状师反对不反对?”

李状师对张吁甲讲解,张吁甲显得心绪不宁,也没有什么话可说。李状师转对堂上说道:“本人的当事人没话说。”于是,熊知府宣布说:“今年三月十八日发生,列申字四二号案件,告钟木茂重伤张吁甲的案件,如今重审,本官判定被告、钟木茂无罪,即时释放。”

熊知府对钟木茂说:“钟木茂,前时判你坐牢五年的案件,现在经已平反,本官现在宣布你没罪,你恢复了自由,你可以走了。”他转头命令狱卒:“带钟木茂回监牢,换回他自己的衣服,放他走。”狱卒领命,向钟木茂摆手示意。钟木茂喜出望外。他站起来说道:“哦,原来不是真的,只是搞错了的。我不用坐牢了,那太好了。”

他再又跪下,向熊知府叩头说:“谢谢大人搞错了[你当堂指出知府搞错了,不打你的屁股算你走运。]”。众人看着他,他认得萧士发是那天到监牢里和他说话的人,向他道谢。接着他转身看着原告、张吁甲,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他轻蔑地说:“赫,你叫做张吁…什么的,是吗?你有什么了不起?你神气个什么?你挨过了酷刑没有?你坐过了监牢没有?赫,你老子我就挨过了酷刑,你老子我就坐过了监牢,说这两样你跟我提鞋都还不配”[哈,很有成就,是一条汉子!]!有人问他:“你挨酷刑,挨了多少天?”钟木茂神气地答说:“三天”。那人问:“四天行不行?”想起那天的事他气馁了,说道:“四天就受不了咯…。”张吁甲趁他没留意先自走了。

萧士发走到门前和朱隶泉会合,两人走到监牢里慰问钟木茂。朱隶泉送一百两银票给他压惊。回到市面上,朱隶泉要交银票二百两给萧士发,那是状师费,他说请由他付出。萧士发推辞,说算了,他付出也是一样。

不久后,他们和何状师会合,检讨翻案过程。钟木茂的灾难没了,那很好。原告、张吁甲,作过假供理应追究,但是他们并不认真,那就把他放过好了。话说完,何状师离去。

第二天,萧、朱二人乘坐马匹离开宜昌,走了一程便互道珍重,分道扬镖,散了。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8: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o。

发表于 2014-11-1 12: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o。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o。
朝纲混杂。
06/2009。

这时,那位皇帝为皇十多年后,对国事从不热心变作不关心。他经常不临朝视事,朝中大臣们有落得清闲的,有看一步走一步的,也有给弄到不知如何是好的。有一次,一位程姓大员要起奏办事,皇帝就是不来升殿,事情重大而且时机紧迫,不能再事拖延,他逼着冒死闯进皇宫见驾。皇帝他见着了,就只是那么地叫他啼笑皆非。

原来皇帝并非病倒,也不是贪睡未醒,他竟然是在做着木匠工作。他大事不管;他待在皇宫里叫满朝文武搁下国家的大事,在那里干焦急,像是皇帝不急太监急那个样子。那是急惊风遇着慢郎中,糟糕了,真是个不像话的皇帝。幸亏本朝气数未尽,要不然不必等到吴三桂出生,长大和握权,皇帝就已经自缢而死,皇室改姓了。

那下子,程大员跪下说道:“微臣,淮南巡抚程咨衷,叩见皇上”。皇帝“嗯”了一声,侍候着的太监搬来一张椅子请皇帝坐下。皇帝问道:“你说程什么衷是吗?程卿家…”,说着,他把追着程咨衷走进来,现在跪着的守门黄罩侍卫看了一眼。那个侍卫战战兢兢地回话说:“奴才已经劝止这位官大人,可是他大人硬是要进来见驾。奴才阻拦不住,请皇上恕罪。”皇帝“嗯”了一声,转向程咨衷说话:“程卿家,你…”。

程咨衷启奏说:“淮河地区洪水泛滥,遭祸范围阔及千里。当地官府存银早已消耗殆尽,急待朝廷拨款应急,唯是微臣欲要面圣,却无从见得皇上一面。现在保得残生之百姓,无粮无衣,老幼孤寡,朝不保夕,因此微臣不得不冒死入宫见驾,恭请圣裁。”皇帝说:“又是什么劳什子事情,叫相国拨款不就行了吗?”程咨衷奏道:“微臣有向刘相国提议过,但是刘相国说他只是相国,此等例外开支他无权做主。如今事态紧急,敬请皇上即时宣召刘相国入宫,面喻拨款。”皇上说:“嗯…,明朝再说如何?”程咨衷还未曾回话,他又说道:“好罢,明日早朝朕升殿处理,行了罢。”

既然皇上不想马上处理,如果明天便有着落那还不错。于是程咨衷说:“深谢皇上厚恩,微臣告退。”他算是有了一点成就,不过出得宫门他还怕这个皇帝明天不知是来还是不来。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9: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p。

发表于 2014-11-2 06: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p。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p。
朝纲混杂。
06/2009。

出得门来他赶紧走到刘氏官邸,通过守门人入内见着刘相国。他说:“淮南水灾须款情急,下官冒死进宫见过皇上,蒙皇上恩许,明日早朝升殿理事。”刘相国说:“善哉!朝中百官积存奏章不少,明日有机会清理了。”他说:“程大人这便请回去为明日的奏章好好准备罢。”程巡抚告退,刘相国着手通知多位朝臣,让他们知道皇上明日升殿的事。

次日皇帝升殿,百官朝拜如仪。第一件要处理的是程咨衷的奏章,皇帝批准,交由国库即时拨出官银十万两。

接着有穆浩然的奏章,皇帝听了穆浩然所说的大意,叫他暂停,问说有那一位卿家也要启奏?一位叫邬宁奇的说:“微臣有事启奏”。叫他说个大概,又问还有那一位有事?像这个样子出班起奏的接着有路安东,从义芦和其他六位大员。皇帝举手示意叫停,跟着要来的那几位才顿在原地。

皇帝说:“朝事多到不得了,嗯…,”一顿,他说:“刘相国,凡事事在人为,朕这就交付予刘卿家。你就做个助手,要见朕裁度和决定的由你办理,用皇帝助手的身份合法执行。”刘相国愕然。他说:“所说权限过大,唯恐不合臣子身份,请皇上收回成命。”皇帝说:“哦,合不合臣子身份端赖寡人如何思维。朕怎么说,刘卿家就怎么办便是了。”

朝臣之中有三人出班,想要提出负面意见,皇帝不等他们发言便说:“不必推敲、斟酌了。就是如此决定。”他面喻当值文官下旨,赐予刘沃愉相国皇上助手的身份,有特权处理一切大小国事。刘相国跪下接旨。从此他成为不理事的皇帝的替身,除了阶层之外他便是现时的皇帝。

刘相国做皇上的替身,办事地点设在宇和殿,朝中百官与及一应朝事人员,像皇帝早朝时候那样报道。地点有更改,一些家具、文案须要搬移、安顿,这一天的议事工作改在未时开始。皇帝多时不来理事,现在久旱逢甘雨,大家加把劲,大事操劳才收工。这之后有刘相国每日办事,过得半年,才把积存已久的国事大体上清理掉。

且说这时这位现实皇帝、刘相国,他位极群臣又再加个前无先例,后无来者的身份,过得几年,权势熏人心,他变了。他变作喜欢弄权,把不合本人心意的官员轻易地革除,把肥沃的职位不计才具地委任给奉承他的人。同时,他为自己的名声,效法几十年前的先例,派出钦差,为数四人。他对钦差们疏于管束,就有两人恣意施为,是那梁钦差和张钦差,尤以那个要吃尽民脂民膏的梁钦差、梁剥皮,更加特出。那就更加地天下大乱了。

这么地搞得来,他“错”把莫究忡偏将免职。怎么说是错了?问题不在莫究忡的行径,问题在于他是兵部侍郎郁薮牟的人。那武的和刘相国的文的多时对立,都几乎已经形同水火了。这个举动是火上溅油,更加不得了啦。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4 19:06 编辑 ]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19: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q。

发表于 2014-11-3 09: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q。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q。
朝纲混杂。
06/2009。

这天刘相国在宇和殿坐位办事,因事到来排队的大员们在交椅上坐着等待。人影一闪,刘相国心说找麻烦的人来了。来人粗眉大眼,硬骨遍身,虽然没有披挂铁甲,他之身属武人行列不问便知。不过也不用问,大家都认识他便是兵部侍郎郁薮牟。刘相国知道他是为着莫偏将被免职之事而来的。

刘相国不须要对陆续到来的官员们个别打招呼,所以他照旧和面对着,两人正在商讨主题的官员、裘肱预对话。郁薮牟等到裘肱预起身要走,便走来插队。那一阵子本该轮到一位邵姓的官员说话,他见是郁薮牟抢先,当然不便和他争执。

郁薮牟和刘相国相对坐着,刘相国本想要指摘他不该插队,见他敌意盖脸必有一番口舌之争,且先省下一点气力,看情形再作计较。

他问:“郁大人到来,所为何事?”郁薮牟说:“刘相国把莫究忡偏将免职,为的是什么事情?”刘相国说:“事因莫偏将虚报渡江府兵员人数,偷取饷银。犯了这种罪按律本该先打百二军棍然后开除,单只开除他已经是看在郁大人的脸的了。”郁薮牟问道:“你说的证据可靠吗?你敢和我同去渡江府点查人数吗?”刘相国说:“本官已经把证据呈现龙颜,不由你不信。”郁薮牟说:“好!你我现在就进宫面圣,当面将你说的证据验明。”

刘相国知道如果真要点查人数,郁薮牟到时从别的兵营调人过来补数并不为难。如果进宫面圣,那些证据并不十足可靠,真要驳倒他郁薮牟不是容易的事情。刘相国正在为难,郁薮牟催促说:“来,这就进宫去。”边说边站起来,冒出一脸斗气的神色盯着他。刘相国碍于颜面,不得不相对地硬挺,这里的事情暂且搁下不管了。

进了皇宫,见了皇帝,说不了几句话郁薮牟就生起气来,两人就在皇帝面前吵起架来。郁薮牟怒气满面,他不管他们跪着的是当今圣上,他霍地站起来,指着刘相国喝道:“什么证据?是你胡说八道的所谓证据!”要撒野地蛮干刘相国不是对手,他跪着向皇帝禀奏说:“皇上,郁大人蔑视皇法,面对皇上尚且如此无礼,请皇上治他应得之罪。”郁薮牟站着向皇帝说道:“刘相国蒙皇上恩赐天子替身的身份,不思为国鞠躬尽瘁,反而处处安插单只听命于他的人们,营私舞弊,罪该问斩,请皇上治他的罪。”

刘相国说:“郁大人指令部下围困开封府三日,曲阳城五日,罪案尚未审讯之济,即是现在他也斗胆未经皇命,公然派遣部下驻守在京城西门外十里之处,举兵威胁国君。这等举止事属叛变、造反,按律当斩。请皇上圣裁。”皇帝没有说什么话。这么久了他还像是个局外人。

郁薮牟驳斥刘相国,说道:“你这个相国大权在握便心怀不轨,我调兵留守京城之外正是尽忠之举。”他赫赫一声,接道:“先帝在位之时,赐封本人统治天下兵马,我职责所在不得不尔。那时那些忠贞孩儿们抛头颅,洒热血,荡平那十万流寇,死伤几千尚且在所不惜。我拥兵四十万,要嘛,赫!看…,看你刘府的那些家丁是不是对手。”刘相国慑于他的脸色,表面装做舒泰,心里则在发毛。

他明白郁薮牟说的是“那些御林军等等不堪一击”。 御林军非同小可,遇上他们那就插翼难飞。可是他们为数不过五百,加上顺天府的捕快、大理寺的兵丁和各府的家将、家丁都不足一千人,对付一般平民,或者失误,上了圈套的武林人物是可以的,对付那实力雄厚的正规人马就相差太远了。在那些人们看来,军令比圣旨要命得多,一声令下,他们就奋不顾身,如果他们用火炮轰塌城墙,几万人一哄而入,那就什么都完了。他郁薮牟如果真的要造反,皇位他抢定了。如果郁薮牟做了皇帝,他刘相国这个皇帝的替身想死容易,想活就难了。

回到宇和殿,刘相国立即颁令恢复莫究忡的职位,郁薮牟那才舒坦地离开。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20: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r。

发表于 2014-11-7 06: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r。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r。
朝纲混杂。
06/2009。

文武不和有时事属难免,即使在刘相国有意绥靖郁薮牟的时候,蘧阳府便闹出了事情。那边驻扎着的奚参将所属一千兵丁两个月领不到饷银,现在他们连买军粮的钱都就要用完了。钱是府衙负责向上头领来交给他们的。

武人的性情本来就偏向暴躁,做事方式多时也有点鲁莽,奚参将去见屈知府两次都不得要领,这时他不能再忍了,他爆炸了。他本来是在公案旁的椅子上坐着的,这时候屈知府说:“抱歉。本官向上头催促了两次,就只说朝中处事手续未清,钱银未曾发下来。”他奚参将挺腿蹦起,抓住交椅往地面上狠狠一摔,把那交椅摔得木屑四溅,地板破裂。他不说话便走出公堂,通过大门走了出去。

屈知府在后面叫道:“奚参将息怒”。他想:“这头蛮牛好生无礼”,正和堂上一干公差面面相觑之际,门外脚步声嘈杂,奚参将带着二、三十名兵丁一涌而入,公差们摆个架势要和他们对峙,奚参将抽出配刀,喝道:“滚开,挡我者死。”在众人不知所措的时候,他已经把屈知府扯了出来,交给粗手粗脚的兵丁捆了个结实。接着他下令撤走,把屈知府当作犯人,带回他在碌殊山麓的兵营里。

奚参将对屈知府说道:“屈知府,你克扣军粮,犯了死罪,我要斩你。”他转头对手下下令,说道:“锁了。明日辰时拖出辕门罚跪,如果饷银不来,午时把他斩首正法。”屈知府说道:“钱不在我手上,叫我如何给你?”奚参将说:“有可能是你没有去催,有可能是别人做古怪你不去劳神,有可能是钱来了给你吞吃掉,有可能是你命该给我斩首,这些我都不管,我只管你克扣军粮。你克扣军粮我当然杀你。”屈知府说:“我并非武人,我是文官,你怎可以按我这个罪名?”

奚参将看着一个兵丁,把头一扭示意。那个兵丁应声:“得令!”屈知府双手给反绑着,人在地面上歪坐着,那个兵丁走上来一脚踢向他的脸庞,几乎把他的眼珠踢爆了。屈知府倒在地上,兵丁接着向他胸膛和腹腔各蹬一脚。屈知府痛得要命,也给吓得半死。奚参将喊说:“拖走!”屈知府被拖去锁在一个牢房里。他那晚挨痛、挨饿、连水都喝不到、冷到打抖都没有暖衣穿,那便病倒了。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20: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s。

发表于 2014-11-8 07: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s。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s。
朝纲混杂。
06/2009。

第二天早上,屈知府有一点吃喝的。到得辰时,他被一个兵头、洪千总,押到辕门外跪下晒太阳。他既痛苦又惊慌。看情形那个奚参将不是恐吓他而已,他们这种人和文官很不相同,看来他们是一意孤行,不顾后果的。屈知府认命了,他对洪千总说:“军爷,本官有个主意要见奚参将,请你去对他说一声。”

稍候,洪千总带他进帐见奚参将。他说:“钱银实在未曾收到,不过军爷们的费用也是忽略不得。这么办罢,我且先自掏腰包,同时看同僚之间可否向他们情商挪借,尽快交出二万四千两,你看可好。”奚参将说:“好。我暂且松了你的绑,你赶快回去处理,不得有误。”屈知府千谢万谢地离开。

钱是有的,屈知府像其他的官员们那么样,常常有黑钱收入,要拿出二万四千两银子买命没问题,一两天里事情就搞定了。须付的是每月一万二千两,少收而欠缺的只是一个月的钱,多出一个月说做没钱的,钱其实也已经来了,是屈知府把它扣押着不交出来,所以只是少了一个月的一万二千两。

这天他亲自带钱到兵营里,见奚参将面交。在那正式的二万四千两银票之外,他另有一千两银票用红封包住,那是送给奚参将的酒钱。奚参将会意,把钱袋袋平安。

现在上头的钱如果依旧不来,以后又要怎么办?屈知府马上走去西安见巡抚、童大人。童大人说:“嗯…,又来了。”屈知府说:“奚参将说下官克扣军粮,绑了我要杀我。幸亏下官还有一点私蓄,用以向他缓颊才逃得一命。接下去的须要赶紧处理,务须军饷按时到达。”他说:“目下情急,下官恳请大人陪同下官进京,直到国库衙门责问,要管事官员不再疏忽,要每月提前将款项递交府衙。”

童大人说:“急什么…?”屈知府说:“保命啊。”他说:“屈参将怪下官没有为军饷劳神。他说下官一定不曾向童大人催促,或者…,他说,是不是童大人不着意,不把他的军饷当一回事?他说他下一回会带人马来西安见童大人。”说那些话的时候,他屈知府有提到克扣军粮的后果。
待续。。。

顶部
荷塘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5731
帖子 2619
威望 307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4 20: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t。

发表于 2014-11-9 06: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t。

长篇武打小说,天南地北6t。
朝纲混杂。
06/2009。

屈知府说奚参将要杀他,童大人无动于衷,毕竟人生在世,天天都有人去世,他屈知府死了算不了什么,但是找上他童大人自己,那可不是小事。说得来,童大人深知自己的处境,也并不怎么地安祥。

屈知府加上那一点装饰性质的言语枝节有收获,童大人的态度改变了。他说:“呃…前时已经行文催过了,不过钱依然不来,那便须要进行第二个步骤。”他说:“我辈身为朝廷命官自当为国事奔走尽力,是不是?本官原意正是要带屈大人进京追讨。你且回去安排,五日后再来此地,第六天起程。”屈知府松了一口气。他谢过童大人离开。

经过一番劳顿,童大人带着屈知府来到京城。那天他们在国库衙门里熬了半天,那些官员们黏黏腻腻,支支吾吾,没有确切的回复,不知道他们是庸才,还是私吞了银两无从交代。下一步是上朝面圣告发,奏请圣裁。他们了解了现时的行事方式,第二天走到宇和殿排队,见着刘相国。

屈知府详细地叙述了前后过程,说那个奚参将绑他,伤残他,要杀他,刘相国当堂打个冷颤。他和屈知府瞪起閗鸡眼,两相聚神凝视了好一阵子。他显得慌张,举止也有点儿失常。他请二人一旁稍息、等待。他派人召来国库主事,蓬大人,和他说了一些话,言谈间似乎身在其中,热心又复认真。

他要蓬大人回去马上彻底清查,看是错漏、失职,还是有人私吞,还是什么的,谁人须要处罚过后才说,现在赶紧把所欠的银两快速地送交蘧阳府府衙。他也有说:“请蓬大人嘱咐属员们以后办事要认真,蘧阳府的银两要认真处理,别的地方的银两也同样地要认真处理。”

屈知府告别唐大人,自己先回任所。这时他松了一口气,觉得他现在是再世为人,也为刘相国见他几乎丧命当堂打颤,而深觉这位相国仁心泽厚,体恤比他低级的官员,人品之高超可敬,可佩。

可是屈知府这么地想,他错了。殊不知刘相国之所以打冷颤,为的是参将是兵部侍郎郁薮牟的人,出了差错,郁薮牟可能会走来找他刘相国自己出气。上次听过郁薮牟说的话,他一直惶恐不安,现在见了屈知府的例子,更加觉得他自己处身的凶险。文官可以决定与及办理国事,但是碰上了郁薮牟那就成了俎上之肉了。
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29 15:0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62109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