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丛卉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56
精华 16
积分 4330
帖子 2012
威望 23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7 17: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唐宋有声

   唐宋有
   -----感谢唐宋文人墨客。感谢林子女士。感谢陈垂良先生。感谢诗友。感谢你们,让我拥有唐宋有声的一晚。
  难得这一晚。 
  从“故人西辞黄鹤楼”的烟花扬州,到“夜半钟声到客船”的姑苏城外;又从周敦颐的《爱莲说〉,到刘禹锡的《陋室铭〉;再自“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的碧云天。。。。。。因诗而聚的一群人,在陈先生抑扬顿挫,满载乡情的吟唱里,仿佛将新加坡的海南会馆吟成汪洋中的一条船,而我们则在陈先生的摆渡中,一同领略“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的古典情怀,共渡诗情。
  难得这一晚。
  一首一首的唐宋诗词,在陈先生方言交替的吟唱里,再次,于当晚,发出它们原有的声音。汗颜着自己竟错读多年。平仄之律,几乎在匆匆一瞥的现代生活中,遗失已久。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被我们如此奢侈的滥用,挥霍,或者,熟视无睹。更可悲的是现代都市人,几乎少有在日常生活中,谈起或应用唐诗宋词。更加震撼的是:曾经有一个日本的“吟道”团体------竟来华为华族人民演出中国古诗词的吟唱,令国人百感交集。属于我们的精华,被异邦人欣赏并发扬,反思我们自己,却一任这精华与我们愈行愈远。。。。。。终于有一老者,在此触动之后,眼含热泪的重整激情,为我们的唐宋诗文谱写古曲,让诗成歌。其名----劳在鸣。
难得这一晚。
  我们与虚怀若谷,两袖清风的陈先生诗中相见,弹指成歌。最后的最后,当我们一起吟唱那首:“萋萋芳草忆王孙。。。。。。欲黄昏,雨打梨花深闭门。”时,正值皓月当空,风吹云动,唐宋空气不再稀薄.我在心里不停的说着:原应继续,古典幽情。
  难得这一晚。
  唐宋有声。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7 21:06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丛卉 的帖子

当晚陈垂良老师的吟唱的确非常精彩,来听讲的也很投入。一首首古诗词和古文到了今天还可以吟唱,多亏有陈老师这样的”知音人“。

希望您以后能常来参加读书会的活动。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29 06:3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这样的吟唱,几乎在中国绝响。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丛卉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56
精华 16
积分 4330
帖子 2012
威望 23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30 20: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古诗词吟唱在中国真的久未听闻。
所以,在新加坡听到,才更觉难得。
后来,
我去了位于牛车水的新声诗社,
当诗社的诗友一同吟唱《陋室铭〉时,我如此真切地感知到:“何陋之有”。
顶部
村夫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一介村夫


UID 312
精华 136
积分 28403
帖子 12915
威望 153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6
来自 郑州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30 20: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吟唱大约可以使诗词升华。




啥都丢啦,除了人。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30 21:42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在陈老师的指导下,当晚参与吟唱导读会的文友还学会了吟唱一首古诗《忆王孙》,煞是难得!

萋萋芳草忆王孙
流外楼高空断魂
杜宇声声不忍闻
欲黄昏
雨打梨花深闭门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4-7 11:5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8283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