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摩梭人的灾难(九耕)
村夫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一介村夫


UID 312
精华 136
积分 28403
帖子 12915
威望 153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6
来自 郑州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0 11:0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摩梭人的灾难(九耕)

  近年摩梭人不时被国内主流媒体报道,但大部分媒体报道都把焦点放在“走婚”,强调“原始”、“落后”、“知母不知父”的母系社会。   

  两度到访泸沽湖并热心帮助“摩梭山区教育基金”的广东游客小梁就讲述一段亲身经历:“1992年我到广西旅游,一位汉族导游眉飞色舞向我们说:从昆明坐五天车,便能到一个非常神奇的女儿国,村内全部是女人,男人都住在村外,初一十五才进村,随意与女子行房。男游客若看中村女,也可以与她交欢,不必付钱,也不抵触当地习俗。我非常震撼,终于去年(1999年)亲临泸沽湖,才发觉完全是两码事。”  

  时至今天,主流媒体对摩梭的报道较为公平客观,但 “走婚”仍是报道的焦点。录像作品更会出现摩梭男女单独泛舟之镜头,严重破坏了摩梭的害羞风俗。在传统摩梭,“走婚”是整体文化不可分割的有机体,而且是害羞文化一部分而绝不能随便讨论。但主流媒体却把“走婚”塑造为摩梭文化之核心,甚至图文并茂描绘为肆无忌惮的性乐园与性天堂。   

  笔者发现八成以上到泸沽湖游客乃冲着“定婚”与“母系”而来,三分之一男游客承认到泸沽湖前曾兴起“走婚”之幻想与念头。笔者就曾碰上三位男游客先后问了十多位摩梭女子是否愿意定婚。这些女子都拒绝,然后不约而同指着另一位摩梭女子说她也许愿意,还给一句“不过你千万别急,要慢慢交流才提出走婚。”这三个男人就被不断转介和婉拒,其中一位中年男子说:“来之前看过几篇报道,觉得能到原始山区与少数民族女子走婚,太棒了。这些事在外面不但花钱,还属违法,搞不好被公安抓而身败名裂。但我们这两天不断碰壁,起初以为有缘无份或她们害羞,后来发觉她们介绍我们另找一个,只是拒绝我们的策略。”   

  当笔者向他们指出:落水摩梭人既富裕又相当了解外面世界而走婚绝非媒体报道那么随便,这三位游客听毕后非常失望,说摩梭女子在欺骗他们。   

  若要说“欺骗”的话,首先是部分媒体把走婚误导为猪狗般野合,加上部分游客心怀不轨,以为凭借城市人的优越身份与财富,就可以肆元忌惮在少数民族地方“合法嫖妓”。到知道落水摩梭人熟识外面世界、经济富裕时,就非常失望,因为发现在摩梭人前并不拥有特权优势,根本压不下摩梭人,所谓“受骗”,其实是被自身一厢情愿的城市优越感与大男人迂腐所欺骗。   

  几乎每个落水女子都能信手拈来游客提出走婚之故事。’一位不愿公开身份的落水摩梭女子就表示:“这些事太多了,游客都问关于走婚的事,个别更有非份要求。譬如上星期有个深圳客人,开口就很不礼貌问‘你们是否没有父亲?’我先楞,便说‘对啦,我们都是天上掉下来,石头缝里进出来的。’但最令我反感的是他那色迷迷的眼光,好像衣服被他脱光似的,我感觉受到伤害。最过份是他的女朋友就在身旁。我便作弄他,刻意万种风情向他示好,说话时不看他女友一眼。这个男人真没用,居然中招,不断挨近我,终于他女朋友愤然走开,后来吵起架来。”另一个落水女子也曾巧妙地做出反击。她说:“这个台湾游客不断炫耀他的财富与见识,还毛手毛脚,两次问可否与我走婚,我便故意说要看他的诚意,叫他晚上十时半赤足站在我家前的泸沽湖水中。到当夜十一时,发觉他竟然站在水中。翌日他气冲冲骂我骗他,还要我当晚到他房间走婚作‘赔偿’。我只觉得‘赔偿’这两个字太可笑,便跟他说,走婚的规矩是男到女方,从没有女子在晚上走入男房,然后我说:‘你以为走婚是那么简单吗!’他哑口无言,我便走开。所以,有人谓摩梭人‘淫乱’,我真想问,谁在淫乱?这些城市男人有点钱就不可一世,以为摩梭女子都是鸡,对我们民族的伤害太大了。”

  阿车玛车拉措(21岁)也讲述了两次亲身经历:“有次划船时几个男游客色迷迷问可否与摩梭女子走婚,这个导游居然说‘可以’,我极为反感,刻意对这些男人说:‘你们在城市不是喜欢找小姐吗,在你们家门口也很多,干吗跑到这里来!’怎知翌日牵马时又碰上他们,还指定要骑我的马,说可以多给点钱,我便说‘不如你骑着你的钱来牵马,,说毕掉头就走。另一次更过份,晚上烧烤时这个男游客还想与我走婚,说‘没所谓的,你开个价便行’,我便给他两个耳光,翌日手仍觉痛。”   

  对走婚的渲染与猎奇已成为多方共同建构的恶性循环。首先,“走婚”被无限夸大为摩梭文化之核心。另一方面城市人因自身的情感张力与生活压力,而极想享受到遥远的少数民族山区彻底放松。反过来,部分摩梭人也利用走婚论述招徕旅客。譬如落水年轻人已经把“钩手心”乱说为摩梭传统,借此满足游客的猎奇需要,也有簧火晚会的主持人公然鼓励游客“搂着摩梭小姐拍照”,进一步让男游客把摩梭女子视作亵玩对象。此外,落水家庭旅社的门牌就充斥着“女儿国阿夏园”、“女神楼”、“母系世家”。‘其中最具研究意义,可能是落水村每晚举行簧火晚会的旅社“摩梭伊甸园”,一方面把西方文化符号作为摩梭家庭旅社的名字,其次是把代表“性解放”、“裸体”、“毫无性羞耻”的伊甸园,建构为摩梭风情,其三是把一个遥远神话故事来强化“原始”、‘“落后”的走婚景观。这些家庭旅社的名字,已率先把摩梭文化定位于“走婚”景观,益令游客对“走婚”、“阿夏”、“母系”充满种秘感,以为除“走婚”外,摩梭已没什么其他内涵。   

  某天笔者与四位摩梭人讨论摩梭文化时,提出“阿夏婚姻”一词的毛病。永宁乡书记郭怀宗就表示:“我也同意这个词汇有问题,但我们需要吸引游客,‘阿夏’与‘走婚’这些字虽然会令老人尴尬不安,但确实吸引游客,这就是文化与发展的两难。”   

  现实上,笔者曾亲眼目睹有摩梭人半真半假地向男游客表示可以介绍漂亮女孩子与他走婚;也亲耳听到有摩梭女子叫旅客人住其家庭旅社时,谓“晚上可以体验走婚”。部分落水年轻人曾与游客“走婚”,个中更呈现非常复杂的性别政治。  

  首先,摩梭男女与游客走婚的空间与含意迥然不同,与传统走婚中男与女的空间与权力,更加南辕北辙。在传统摩梭,女子拥有宽阔的主体空间,既没有处女、贞操、或怀孕的压力,生孩子更是母舅喜悦之美事。但落水年轻人都承认,现在同样与游客走婚,摩梭男人备受“宽容”而女子会被“打压”。摩梭男子越发认同主流父权体制所给予男性的性特权,但摩梭女子却越发面对主流社会所加诸的“处女”、“贞操”等压力以至枷锁。个别落水男子乐于与女游客“走婚”,来获取“四处留情”、“情场杀手”的男性雄风满足感。若有落水女子与男游客走婚,却马上被扣上“淫乱”、“滥交”、“败坏摩梭名声’的帽子。也因此,笔者发现当落水女子跟男游客说走婚,都是开玩笑,但落水男子跟女游客说走婚,晚上真的会推门而进。而女游客小青(23岁)就分析了部分女游客的走婚心态:“中国年轻人的性观念相当混乱,传统的礼教、共产主义的非性化教育与当前性解放的不同价值观混杂一块。年轻人骨子里都跃跃欲试,但现实上对一夜情的顾虑甚多,女孩子会担心自己将来后悔、内疚、自责,也担心事件被揭发而名声尽丧。到泸沽湖不一样,走婚既是当地文化一部分,这便成为人乡随俗、体验文化的最佳借口,在偏远山区更不会担心消息传返自己生活圈子。我自己也想过,既然来到那么美的泸沾湖,就做一次摩梭人吧,‘走婚’毕竟比起‘造爱’、‘性关系’容易启齿。”   

  小青似乎把“走婚”与“一夜情”混为一谈,以走婚为名去品尝她一直渴望的一夜情。现代城市人在感情事上有许多压力与烦恼,来泸沽湖与摩梭人走婚,确实能松弛神经、消减压力、恢复心理平衡,亦可以亲身体会摩梭文化,充分享受猎奇探险之异族情调。




啥都丢啦,除了人。

顶部
村夫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一介村夫


UID 312
精华 136
积分 28403
帖子 12915
威望 153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1-16
来自 郑州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0 11: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只不过,摩梭“走婚”与城市里之“一夜情”,本属两码事,绝不应混淆。
  (1)走婚在传统摩梭文化,是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相反,“一夜情”在现代城市是偷偷摸摸,一旦公开会承受社会压力。
  (2)摩梭走婚理应先由男方到女方家敬锅庄,得到阿咪首肯,才能走婚。但断没有城市男人会到女子父母家问“可否与你女儿一夜情”?
  (3)摩梭走婚可以是一辈子肠守,但“一夜情”只是一夜,或暗喻极短暂的关系,绝不是维持多年兼公开的感情关系。
  (4)走婚是男子夜间走到女方家屋房间,翌日天亮前离开;“一夜情”却经常是男女在异地一触即发往宾馆开房;即使同住一个城市,亦甚少由男子走往女子家,因为容易被发现。“一夜情”更没有男子天亮前离开之规矩。
  (5)摩梭走婚里并没有“吃亏”、“处女”、“贞操”之观念,也没有未婚妈妈与怀孕之恐惧。“一夜情”却充满男女性别政治与情欲竞争,“处女”占有最高的“市场价值”,而怀孕与未婚妈妈更令女子相当恐惧怀孕。
  (6)走婚原本是摩梭人们在感情事上的自然表述,属于纯朴真挚的自然状态。但如今游客却抱着探险、猎奇的心态来“走婚”,一小撮摩梭年轻人把“走婚”视作摩梭身份象征,也借走婚来了解外面城市,甚至有助自己出外发展。因此,游客与摩梭人这种性接触,与传统走婚大异其趣。美其名“走婚”,实则只是最佳借口,让男与女各取所需。宁蒗县旅游局局长汝亨浓布也承认:“我常接待单位领导到落水村,客人不时会提出‘走婚’要求,其实那根本不是走婚,只不过他们不可能问可否介绍一个情妇今晚‘搞婚外情’。‘走婚’只是借口。”
  在落水村,摩梭男人与女游客走婚,会被视作平常自然,但摩梭女人与男游客走婚,却承受道德压力。这种两性权力与情欲空间的双重标准,在传统摩梭文化里并不存在,是落水人十多年来每天浸淫在现代(父权)资讯与媒体之后遗症。   
  落水近年已衍生相当庞大的公众领域,从白天等待游客划船骑马的沙滩,草坪上与游客一起摔角之草坪,湖上与游客划船时谈论走婚与母系,晚上到茶室随意聊天,以至经常开会讨论村内事的村委会。但这些公共空间却相当男性中心,譬如村委会九个委员,其中八个是男人。至于湖思茶室,晚上经常有大批摩梭年轻男人来喝酒、搭讪,但绝少有摩梭女人三五成群出现。
   就笔者在落水村观察所见,摩梭男子与女游客的走婚个案,比诸摩梭女子与男游客,比率约是二十比一,可见前者比后者容易许多。笔者又发现,几乎每天都有男游客向摩梭女子提出走婚要求或暗示,却罕见女游客主动向摩梭男子,或摩梭女子向男游客要求走婚。关键正是摩梭年轻男人越发享有“现代文明”给予男人之性别与情欲特权,认为男子花心四处留情是正常事,故绝不介意主动向女游客提出走婚要求。相反,摩梭女子越发被纳入现代文明对妇女的性别与情欲钳制,认为要温柔低调,切忌淫荡花心。   
  另方面,在落水住上超过一星期的游客大多是女性。一来女游客在大城市面对许多性别与情欲双重标准的压力,绝不能轻越雷池半步。如今来到高度尊重女性之“女儿国”,一旦与摩梭小伙子发生感情,总不忍刚动情便淬然离开。即使没有走婚,在这个女性主导的摩梭文化里呆下来,身旁不乏摩梭小伙子示好,都是城市难得之美妙感受。相反,落水女子经常面对色迷迷之男游客,已习惯拒绝游客的走婚要求。即使发生绝无仅有的成功个案,男游客的心态与女游客不尽相同,更多只求与摩梭女子一夜情,“得手”后也安心离开。  
  摩梭男人与女游客走婚,从没金钱交易,但男游客与摩梭女子走婚,却可能要“付钱”。笔者就曾碰上一位广东文化人,希望能亲身体会走婚,在两位摩梭小伙子带引下,到永宁温泉成功“走婚”。但摩梭小伙子却提醒他应给点钱,他亦直接将钱交给这位十六岁的摩梭女子。这种金钱交易的性接触,在传统摩梭文化绝对不容,为摩梭人所鄙视。   
  落水小伙子承认,与女游客走婚,比诸与当地摩梭女子走婚来得容易。首先,在摩梭文化内,走婚绝非轻易,村内亲戚关系如蜘蛛网千丝万缕,如今八十家人都是从原本九家人互相定婚而扩展出来,大部分村民都有亲属关系。在亲属禁忌下,可定婚的选择对象相当有限。落水因每天接触游客,难以像从前动辄往偏远山庄走婚,加上公众领域扩大,每天都与其他几十个男女伙伴接触,村内无任何秘密可言;昨夜走婚,今天肯定传遍伙伴,因而构成无形约束、规范与压力。反而与女游客走婚,完全离开村内与族内既有的严密道德与闲话网络,轻松自在许多。有一位摩梭小伙子就向笔者承认,已经三年没有与任何摩梭人走婚,却先后与五个女游客走婚。他说:“许多女游客很放得开,本来就很憧憬一些浪漫爱情经历,来到泸沽湖,已经醉了一半,再了解母系社会对女性之尊重,整个人飘起来,还有摩梭小伙子主动提出走婚,她的虚荣心被彻底满足。逐渐我们也熟练了,知道什么动作与说话最能打动女游客。女游客与摩梭女子截然不同,对女游客可以随便,对本地女人就随便不得。我们一辈子住这里,不可乱来。”  
  一位女游客也坦言表示:“起初我觉得很浪漫,造梦一样,到泸沽湖第二天便恋上摩梭帅哥,与他太有缘份。昨天与一位当地女子聊天,令我震惊。原来他对女游客老是这样,都带她们看星星,晚上划猪槽船,然后走婚。其实他们对星星根本毫无感觉,划船更加厌烦,何况所谓“猪槽船”都是骗人,只不过落水女子对他无兴趣,他便与女游客走婚,还自诩谓战无不胜。其实是我自己傻,刻意找点浪漫经历来调剂刻板乏味的单位生活。他昨晚说想到外面闯一闯。我心想,泸沽湖是他的灵魂,,离开了就如空壳,脱下摩梭民族装,什么魅力都没有。他走进大城市,只是个啥都不会的文盲,像个地痞,会活得很痛苦。”   
  最后,有不少游客希望摩梭人保持传统不要转变,但其实外面主流文化早已侵进摩梭山区,传统摩梭文化与价值已经发生微妙变化。何况每个文化都需要发展与提升,光说“保留”只会把糟粕也一并原封不动,既不可能也不可欲。更令人担心是在所谓现代化的过程里,处于多元弱势的摩梭人,把主流社会最男尊女卑的大男人沙文主义,以及最浅薄的商品消费文化悉数全收。说到底,游客常“痛心疾首”谓摩梭人已经变得“功利”、“算计”、“商业化”、“大男人主义”,但游客所批评的,正是他们自己在大城市生活已习以为常的理所当然,而且是摩梭人在十年旅游业与电视文化之“教育”下逐渐沾染之“城市病毒”。这些现代社会的“病毒”,却在“文明”、“进步”、“优越”的包装下被美化为现代生活的天经地义,进一步扼杀母系摩梭在父权商品市场大社会中的发展空间。
  这委实是摩梭文化以至整个现代文明的悲哀。




啥都丢啦,除了人。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21 06:09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多高贵的民俗也让媒体的宣传搞成噱头,多淳朴的传统也让嫖客和赌徒污染了。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24 18:47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12763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