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温庆霖:对新加坡华文困境的思考
阿牛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15
精华 83
积分 12833
帖子 4603
威望 81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1-6-13 18: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温庆霖:对新加坡华文困境的思考

  在《早报·交流站》上读了“别让新加坡的华文华语形成新移民独霸局面”(5月23日), 身为一名留学在华的新加坡人,我有些想法,希望借由这个平台和大家讨论。

  该文作者的核心观点认为,政府引进外来移民是一项如同双刃剑的政策。若不给予一个公平的竞争平台,会造成“华文华语”界之失衡,最终形成新移民独霸的局面。作者认为,有关部门和单位应该试图营造一个公平的竞争平台,“必须是一个较为平衡的竞争局面”。这是基于“如果本土学生对于学习华文华语感到无奈和无法竞争时,新加坡的华文事业就很难达到传承及推广的作用。”对于这些观点,我认为有许多值得我们深思之处。

  首先,我们需要了解“竞争”到底是什么。词典对于竞争的定义是:为了己方利益而跟人争胜。我个人愚钝地认为,这个定义已经充分阐明,竞争本身没有蕴含公平的前提。人之所以会要求竞争需要有个公平的前提,是因为当身处在一个竞争的环境中,为了实现各方最大的利益,我们达成了这样一个共识,我们认为竞争需要公平。然而,这里其实存在两个问题:其一,公平是相对的,对某甲的公平可能是对某乙的不公平,所以公平存在与否还是个未知。其二,在竞争的时候,事实上我们是在追求个人利益最大化。这与各方利益最大化有本质上的区别:前者更符合竞争,而后者更倾向于合作,与竞争并无直接关系。简而言之,竞争的结果终有胜负。若是要有竞争,我们就不可能只期许得到竞争的“好”,排斥竞争的“坏”。

  其次,我们再来看在新加坡的“竞争”。近几年,政府开放国门,对外大量招揽各种人才和劳动人口。几乎在一瞬间,我们熟悉的400万人口突然跃升为500万。人口“爆涨”的压力影响着各方面的生活——拥挤的公共交通上听到的都不是熟悉的口音;申请工作时,因为竞争激烈了,所以自己的底薪要打折扣;孩子班上名列前茅的都是外地来的小孩,他们上了名校、拿了奖学金,完成了“新加坡梦”。国人对此怨声连连,在大选期间尤其强烈。可我记得念中学的时候,教材反复强调新加坡是个“国际都市”(cosmopolitan),难道我们应该只把“国际化”理解为对欧美的开放吗?欧美移民是“和国际接轨”,中印移民是“国家在倒退”?

华文学习的目的要明确

  再者,让我们谈谈新加坡的华人社群。长久以来,对我国中文华社没落的惋惜和失落感不绝于耳。每每翻看早报的言论版,不时会有华校背景的家长、老师,感叹现在学生学习中文的窘境。追其根源,不少人会将矛头指向政府多年推行的语言政策,因为过分注重不协调的双语政策,导致了中文华社最终的没落。

  我认为,这样的指控虽然有理,但却非常片面。在我看来,中文的没落除了因为以往世界的主流力量都在西方以外,更大的原因在于全球化对于在地文化的侵蚀。我们过去认为,因为没有创造有利的环境,所以导致了中文的没落,但事实是,年轻一代更愿意追随潮流去学韩语、日语——这些都是在新加坡更没有环境的语言。

  所以振兴中文的关键问题在哪里?我认为,核心问题在于新加坡把中文套上了一个“可消费文化”的标签。多年来,我们的“讲华语运动”及“中文酷”在行销时,传递了这样的讯息:中文是个很炫的文化,它很“酷”,所以我们要把它学好。显然,这样的行销手法在面对强大的“哈韩”及“哈日”潮流底下,形成了以卵击石的残忍画面。更何况,我认为我们的华社群体也应该无法接受我国中文环境只是另一个“可消费”的文化。因此,与其把我们爱惜的中华文化降到消费的档次上,不如让我们努力为我们的下一代赋予对历史的使命感。

  或许,许多读者会指出,双语政策的实施本来就相当困难,要在那么困难的环境底下加重学习的负担,更是难上加难。对于这点,的确毋庸置疑。但是,困难归困难,我们还是得正视这样的困难并努力去克服它。当然,克服困难需要支柱,而在我看来,纵观美国、欧洲,甚至亚洲各地的教育制度,我们还是有可以学习的对象。

  在复旦念书的日子,我发现从美国来交流的同学,几乎都掌握了两个以上的语言,其中不乏自己的母语如西班牙语、意大利语等。中国许多外国语学校(初中、高中)的毕业生,同样也掌握了除了主流语言(中文)以外的语言,比如法语、英语、德语等等。这些中国同学外语的流利程度,根本不亚于外国来交流的同学。过去,许多国人认为我国母语教育萎靡的状况,有很大部分的原因是基于我国缺乏良好的母语环境。但是,当这些中国同学学习外语,比我们更没有环境时,我们是不是应该反思自己的借口是否还成立?

  我国现有的母语教学计划的目的是什么?有人说学习中文是为传承文化、也有人将中文视为另一个工具用语,更有人觉得应该在两者之间取一稳当的平衡。不论如何,我们需要一个明确的教育方针,一个向前迈进的大方向。我们需要的是知道政府制定的母语政策,能让我们期许它得到什么结果,而不是现有的华文B、多媒体教学等形式上的修改。近年来,有关部门一直在各个形式之间周旋不定,对于母语政策的举棋不定,备受牵连的只有我们的华社和华社子弟。因此,我认为有关部门有必要与华社各阶层的代表从长计议,拟定一份稳定持久的母语教学方针,给华社的每个成员一个可以期待的成果。

  作者是复旦大学法学院本科一年级学生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0-26 01:5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806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