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与冠病共存?一块草菅人命的遮羞布!
披着狼皮的羊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20359
精华 1
积分 1101
帖子 402
威望 699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9-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1-8-13 00:1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与冠病共存?一块草菅人命的遮羞布!

我难以揣测其他新加坡人看到早报这篇《江西教师建议扬州“与病毒共存”被拘留15天》的新闻标题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我就只能说说自己:啊哈,就是那种“吾道不孤”的感觉超“爽”啊!

台湾人有句道尽了人心污浊的俚语,就是:“别人家的孩子死不完”。这个“江西老师”的话一出口,其本性之恶劣,就可以断定了平日教书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误了多少人家子弟?

从江西省南昌市到江苏扬州市的直线距离,大约有5百多公里路程。这丰城市距离扬州市相信也不太远。这位张老师站着说话不腰疼,不仅隔“省”观火,对于扬州飙起的这波疫情无动于衷,反而说起无情的风凉话来了。

此公在今日头条以‘无线观察’
发表称:「“扬州面积不算大,人口也不算多,可不可以让扬州试验一下放弃严格防疫,与病毒共存,看看会产生什么结果,这样可以为全国后期防疫提供借鉴,仅仅是建议,勿喷。”」 -- 这段话真的“可圈可点”!尤其是文末的“勿喷”两个字,其实说明他也晓得自己说的屁话是有争议的。因此,即刻换来了丰城市政府的处置,予以行政拘留十五天的处罚。

当然,若是丰城市不幸也被冠病肆虐的时候,这位张某良的教师是否会建议市政府放弃严格防疫,与病毒共存,看看会产生什么结果?这里也不必多做无谓的揣测。只是,“他”可能还不知道,就算是扬州人敢为天下人之“先”、有这般宏伟的牺牲精神愿意为全世界做“与冠病共存”的白老鼠  -- 其过程其实比起严格防疫的程序更为复杂艰辛。

在一个本性不怎么样,完全不知轻重的人的心目里,扬州人的生死不出现在他的思维价值里,这是可以理解的。反正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呵呵...写到这里,突然回想起武汉在去年疫情刚发作的时候,如果其他的中国人也都这么想的话,那今日的中国疫情会有多严重?想想就叫人不寒而栗。

闲话少说。其实,“他”没有想到的,就是就算全部扬州人都“起义”,愿意为国家抗拒疫情找出路、愿意做出牺牲 -- 但是,绝对也不能够想象:一个“以民为本”、抱着初心就是“为人民服务”的有为政府,会对人民做出这般有违执政道德的决策。

原因当然很简单。因为首先第一个条件就是必须立即把扬州城市封锁起来,切断所有通路,保证病毒不会蔓延其他省市。然后还必须部署扬州市民无条件的回归到正常生活。再也不需要为了抑制疫情严格的追踪、筛检和隔离。并且,在放任扬州人在自己的城市自由活动的同时,必须真正做到把冠病当作是伤风咳嗽一般。

这样一来,才可以知道扬州城市在“与冠病共存”的实验中,是否可以在“内循环”的环境中实行自由的经济活动?是成为中国现代版的、与世隔绝的“桃花源”呢?亦或是成为“僵尸城”?

所以嘛...这么愚蠢的人被刑拘是理所当然了。因为他不仅愚弄了自己,同时也在愚弄了其余人的智慧。要知道,其实“看看会产生什么结果”的这句话,说得透彻些,其实就是“看看会有多少人确诊?多少人重症?重症病人又有多少必须输氧?又有多少人会进入ICU。当然,最重要的,就是看看会死多少人”罢了。

其实,可惜他是扬州人,并且远在新加坡几千里之外,资讯不免就有点拥堵。要知道,真的不必鼓动扬州人来与新加坡人争吃螃蟹。因为新加坡人虽然没有这样的提议,但是新加坡政府却早就决定这么的硬“干”了。

一切的筹措,瞧起来新加坡政府是已经横了心,准备狠狠的“干”一场“与冠病共存”的政绩。而且一切的措施也都朝着这个方向有条不紊的在进行。

也因此,与其说这个扬州人笨,其实新加坡政府更是“笨”得离谱。而所以“笨”的唯一原由,就是精英的太过于自信而显得过于一厢情愿罢了。

因为新加坡政府抗疫的工作从来就是当断不断,致使病毒迟迟的不肯“清零”。但是,毕竟一连串的检测、轮番筛检和隔离等等政策,都还能够达到起码的堵截效果。在很大程度上减缓、减少了病毒的散播蔓延,从而也限制了疫情的扩大。

因此,其实不用推测,只要政府一开始彻底施行“与冠病共存”的政策,真的将冠病当作普通的流行病来对付的话,那么当然就不再有对确诊病人继续追踪的需要。也就是以一切无为而治。

到那个时候,确诊的轻症者自己就会被嘱咐在自己家里隔离。而这样的结果,当然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导致家人和亲友们大家一起“独病病不如同病病”的遭殃了。

而政府以为这样一来,医院的床位和医疗设施就能够保证让那些重症的病人能够得到治疗。可惜的是,这群笨蛋却没有想到,到时候病人的“基数”就大大的就会上去了。

要知道,一千人确诊,需要留医的病人可能就是200人。而重症病人可能只有50人。然而,如果是1万人确诊呢?十万人确诊呢?

很明显的,“与冠病共存”的首要条件,就是接种疫苗的人数必须是人口的八成以上。这样才能够保证人们在感染冠病以后,重症的比例不会太大。可惜的是,政府却没有想到,如果因为“与冠病共存”的政策而放弃追踪,并且不再继续揪出与确诊病患有近距离接触的人士做居家隔离的话,那么那个传染率的那个R值,就会无限制的扩大,不是眼前的样子。

跨部门抗疫小组里头有许多传染病专家。他们当然知道,譬如在KTV传染群和裕廊渔场感染群发生之后,如果没有即刻对于有可能被交叉感染的近距离接触者施以居家隔离来堵截病毒散播蔓延的话,那么只要三两个月的时间,新加坡就会是满城确诊病人了。

那么,怎么还会有“与冠病共存”这种无厘头的把戏呢?不是吗?如果新加坡政府继续的实行对冠病感染群的追踪,继续对所有近距离接触者进行居家隔离的政策和实行严格的筛检措施 -- 那么所有的这些措施,都会让“与冠病共存”成为一句哗众取宠的废话惹人笑柄。

总之,在与病毒继续战斗和妥协之间,要“战胜”太难了。新加坡政府选择了一条比较轻松的“路” -- 那就是只要人死得没有别个国家那般的“多”就以为可以适当交差了。而“与冠病共存”不过就是一句用来推卸责任的口号。

因此,“与冠病共存”是一场别有居心的闹剧。是
目前、是将来都不可能发生的事。媒体把这句口号喊得愈大声,就愈发显得政府的心虚 -- 一言以蔽之,不过就是一块“草菅人命”的遮羞布!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9-26 08:2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6445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