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新书文章分享: 郑永年在人民日报撰文:与中国强行脱钩,必会付出巨大代价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3 10:2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新书文章分享: 郑永年在人民日报撰文:与中国强行脱钩,必会付出巨大代价

福山:美国应对新冠不力是体制问题吗?我觉得不是


2020年04月03日 08:55:19
来源:观察者网


导读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围绕各国不同的疫情治理现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明确拒绝了以体制论高低的简单二分法,并延续他自己的思想脉络,回到了“国家能力”的议题上。福山认为,在疫情治理的行动中,评价政府绩效的关键不是政体的类型,而是国家的能力,尤其是对政府的信任。对美国而言,紧急状态下行政权的扩张是从美国建国以来持续推进的政治实践,但特朗普政府持续一贯的草率行动可能会让这种有序的传统面临严重的信任危机。本文于2020年3月30日发表于“大西洋月刊”(the Atlantic)官方网站。

【文/弗朗西斯·福山,译/朵悦】

今年1月,当席卷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流感在中国爆发时,许多人认为中国的体制阻碍了关于疫情严重性的信息传播。但现在的情况对民主政府来说不那么乐观了。欧洲现在面临着比中国更大的疾病负担,仅意大利一国的死亡人数就超过了中国官方报告的死亡人数,然而意大利人口只有中国的二十分之一。

事实证明,许多民主国家的领导人也感受到类似的压力,他们想要淡化疫情的危险,无论是为了避免损害经济,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个人利益。巴西总统博尔索纳罗(Jair Bolsonaro)和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Lopez Obrador)是这样,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也是如此。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在准备应对疫情冲击的过程中损失了两个月的时间,造成了测试设备和医疗用品的持续短缺。与此同时,中国官方报告的新病例数量正在趋于平稳。据报道,在英国的中国学生对鲍里斯•约翰逊政府采取的宽松政策感到震惊。

大流行消退后,也许我们将不得不放弃简单的二分法。判断国家是否有效应对危机的分割线,不应简单地将集权政体置于一边,而将民主政体置于另一边。相反,将会出现一些高效的集权政体,与另外一些带来灾难性后果的集权政体。民主国家之间也会面临类似的差异(尽管可能较小)。政府绩效的关键决定因素将不是政体的类型,而是国家的能力,尤其是对政府的信任。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0F451_w245_h367.jpg

福山讨论信任问题的著作

所有的政治制度都需要将自由裁量权下放给行政部门,尤其是在危机时期。任何一套现有的法律或规则都不可能预见到各国将面临的一切快速变化的新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上层人士的能力和他们的判断,将决定最终的结果。

在将权力下放给行政部门的过程中,信任是决定一个社会命运的最重要的因素。在民主体制下,公民必须相信行政部门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不幸的是,这种信任正是美国今天所缺少的。

存在一种普遍的误解,认为自由民主国家必然有弱势的政府,因为它们必须尊重民众的选择和法律程序。但是,所有现代政府都有一个强大的行政部门,因为它们需要一个强大、有效的现代化国家,在必要时能够集中部署权力,以保护社区、维持公共秩序和提供必要的公共服务。

自由民主与集权政体的区别在于,它平衡了国家权力与约束机制(即法治和民主问责制)之间的关系。但主要权力机构(行政部门)和主要约束机构(法院和立法机关)之间的平衡点在不同的民主国家之间、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上都是不同的。这一点对美国与对其他任何自由民主国家而言都一样,尽管美国的政治文化对集中的国家权力、被神圣化的法律和民主都抱有强烈的不信任。

美国宪法是在《美国联邦条例》式微的背景下制定的。亚历山大•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在《联邦党人文集》第70篇极力支持“行政权的活力”(energy in the executive)。他完全理解对行政权进行强有力的法律和民主约束的必要性。但汉密尔顿也认为,在国家面临危险的时候,法院和国会都不可能采取果断的行动。国家的危险会在战争或国内叛乱时期出现,也可能产生于不可预料的新情况,例如我们现在面临的全球流行病。授予行政机关的权力种类应视情况而定,在和平时期看起来适当的做法,未必能在战争或危机时期适用。

因此,宪法第二条确立了行政部门的地位,它的权力和权威在建国后的几个世纪里不断增长。

一个月内,面对新冠疫情特朗普态度大转变,没有人比他更懂改口。视频/观察者网 刘易斯

这种增长是由紧急状态下对强有力的行政的需要推动的,例如美国内战、两次世界大战,以及1908年、1929年和2008年发生的金融危机。内战期间,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动员了100万人的军队,尽管联邦的人口不足2000万;当为欧洲战争提供物资的美国铁路陷入绝望的混乱时,伍德罗•威尔逊(Woodrow Wilson)把它们收归国有,让铁路变成了国有企业;富兰克林•d•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绕过国会实行了租借政策;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美联储被授予了前所未有的权力,动用数千亿美元支持具有系统性关键作用的金融机构(包括几家外国机构),而国会几乎没有监督这一行动。可以看出,在必要时,美国往往能够产生巨量的国家权力。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0312E_w599_h597.jpg

1941年通过的“租借法案”在国会曾引发孤立主义者的强势反对

在拉丁美洲,立法机关经常授予总统紧急权力,但这些总统在紧急状态结束后,会继续保留这些权力并成为独裁者。我们今天在匈牙利和菲律宾看到了类似的权力争夺。相比之下,一旦危机过去,美国往往会将权力交还给社会。军队在1865年、1918年和1945年迅速复员;威尔逊在危机过去几年后将铁路交还给私人所有;9•11之后,根据《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授予行政部门的权力已逐渐收回。

因此,尽管美国一开始可能行动迟缓,但一旦加快速度,它可能就能赶上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政府的能力。由于美国的国家权力是以民主程序合法获得的,因此从长远来看,它比其他政权更持久;另一方面,美国政府可以以中国无法做到的方式,汲取和采用来自公民社会的思想和信息。

此外,尽管联邦制瓦解了权威,但它也为新想法的诞生提供了由50个州组成的实验室。在本次疫情中,与陷入困境的联邦政府相比,纽约州和加利福尼亚州的州长们一直愿意更快、更果断地应对疫情。

民主国家将紧急权力下放给行政部门,以应对快速变化的威胁。但是,放权的意愿和权力的有效使用取决于一个前提:信任行政人员将明智和有效地使用这些权力。这才是美国现在面临的一个大问题。

这一信任建立在两个基础上。首先,公民必须相信他们的政府具有专业知识、技术和能力,能够秉公做出最好的判断。能力仅仅与政府是否拥有足够数量的受过适当培训和技能的人来执行各自的任务有关,即从当地的消防员、警察和卫生工作者到政府的执行人员,能否在诸如隔离和救助等专业问题上做出更高级别的决策。

2008年,美联储 (Federal Reserve)绝对拥有信任:其主席本•伯南克(Ben Bernanke)曾是一位深入研究大萧条的学者。美联储由专业经济学家组成,而不是由任人唯亲的政治家组成。

第二个基础是对高层的信任,在美国的体系中,也就是对总统的信任。林肯、威尔逊和罗斯福在各自的危机中都享有高度的信任。作为战时总统,这三位成功以他们自己的身份象征了国家的斗争。乔治•w•布什在9•11之后的最初一段时间也享有这种信任,但随着他对伊拉克的入侵,民众开始质疑他们通过《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授予他的权力。

而今天的美国则面临着一场政治信任危机。特朗普当选的基础是无论如何都会支持他的35 - 40%的人口,他们在过去的四年里被灌输了关于“深度国家”(deep state)的阴谋故事,并被教导不去信任那些不积极支持总统的专家。特朗普总统还持续诋毁和破坏他认为敌对的机构:情报界、司法部、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甚至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

近年来,许多行政机构的职业公务员不断减少,一些责任重大的职位要么落到代理领导手中,要么落到总统的政治盟友手中,比如国家情报局代理局长理查德•格伦内尔(Richard Grenell)。党派人士正在对联邦机构进行清洗,将个人忠诚置于能力之上。

特朗普似乎很有可能将备受信任的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所长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排挤出局,原因是福奇公开反对特朗普。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0A68_w1270_h619.png

《科学》杂志网站截图

以上情况都凸显了对第二种信任——总统及其政府班子的信任的挑战。

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担任总统的三年半时间里,对一半以上没有投票给他的人,他从未采取任何措施来建立信任。最近,一位记者问他会对胆怯的美国人说些什么,这是一个任何领导人都能轻易回答的简单问题,但特朗普却对这个问题和发问的记者进行了激烈的抨击。

由于特朗普不愿认真对待新型冠状病毒,许多保守派人士开始否认我们正处于危机之中,并坚称,围绕该病毒的恐慌是民主党推翻特朗普总统任期的阴谋。特朗普本人在短暂地把自己描绘成一个“战时”总统后,宣布他希望在复活节前重新开放这个国家。他承认,选择这一天不是因为流行病学的原因,而是因为这将是一个“美丽”的日子,在这一天教堂将十分热闹。他可能还在盘算在重新开放的那天上演一场全国性的感恩节庆典,在他的计划里,这种庆典可能会对他的连任机会产生影响。

特朗普和他的政府引发的强烈的不信任,以及他们向支持者灌输的对政府的不信任,将产生可怕的后果。民主党坚持要求在周五通过的2万亿美元救助法案中纳入使用公司救助基金的透明度要求。但特朗普政府在签署该法案时坚称,它不会受到这一条款的约束,就像它在弹劾程序期间拒绝接受国会的监督一样。这将使得任何为了帮助受困企业或地区而动用的紧急权力,都将受到事后的质疑,并受到任人唯亲的指责。因为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一直乐于奖励裙带关系。



最后,我不相信我们能够就哪种政体更有能力在大流行中生存下来得出普遍性结论。到目前为止,尽管美国的表现没那么好,但韩国和德国等民主国家在应对危机方面取得了相当的成功。归根结底,重要的不是政体类型,而是公民是否信任他们的领导人,以及这些领导人是否领导着一个称职而有效的国家。在这一点上,美国不断加深的部落主义(tribalism)让我们没有理由感到乐观。

[ 本帖最后由 wengkinchan 于 2020-9-18 16:09 编辑 ]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5 21:4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基辛格: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2020年04月05日 17:54:08
来源:人民网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FD1E9_w637_h497.jpg

人民网华盛顿4月4日电(记者张梦旭) 美国前国务卿亨利·基辛格4月3日在美国《华尔街日报》发表了题为“新冠病毒大流行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的专栏文章。基辛格在文中指出,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猛烈程度对人类发起袭击,对人类健康的影响可能是暂时的,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各国必须在合作的基础上解决当前的问题,否则将面临最坏结果。

“新冠肺炎全球大流行的超现实气氛,让我想起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突出部战役期间,我作为第84步兵师一名年轻人的感受。” 基辛格撰文说,现在就像1944年一样,有一种早期的危险感,这种危险不是针对任何特定的人,而是随机的袭击和破坏。 “现在,在一个分裂的国家,(我们)需要有效率和有远见的政府,以便克服前所未有的障碍。维持公众的信任对社会团结、社会之间的关系以及国际和平与稳定至关重要。”

基辛格指出,新冠病毒之后,世界将不再是原来的样子。新冠病毒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猛烈程度向人类发起袭击。它的传播是指数级的:美国的病例数每5天就翻一番。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治愈的方法。医疗供应也不足以应付不断扩大的病例数。重症监护病房已经到了不堪重负的边缘。检测量不足以确定感染的程度,更不用说逆转其蔓延。成功的疫苗可能需要12到18个月。“国家的团结和繁荣建立在这样的信念上,即国家机构能够预见灾难、阻止其影响并恢复稳定。而当新冠病毒大流行结束时,许多国家机构将被视为失败。”

基辛格认为,新冠病毒对人类健康的攻击是暂时的,但它所引发的政治和经济动荡可能会持续几代人。没有一个国家,即使是美国,能够通过单纯的国家努力战胜这种病毒。解决当前的问题,最终必须与全球合作的愿景和计划相结合。如果我们不能同时做这两件事,我们将面临最坏的结果。

基辛格强调,美国必须在三个领域作出重大努力。首先,增强全球抵御传染病的能力,避免因医疗技术进步带来的危险自满情绪,不断开发新的传染病防控技术和疫苗。地方政府也必须始终如一地为保护其人民免受流行病之害做好准备。第二,努力医治世界经济创伤,政府应寻求减轻经济衰退对最脆弱人群的影响。第三,维护世界秩序原则,在内政外交中保持克制,确定问题的优先次序。

在全文的最后,基辛格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纪元。各国领导人面临的历史性挑战是,在应对危机的同时建设未来。失败可能会引火烧身。”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6 00:1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美国,否认与死亡之国”——保罗·克鲁格曼分析美抗疫不力深层原因

2020年04月05日 16:03:26
来源:参考消息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3月31日发表该报专栏作家、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的文章《美国,否认与死亡之国》,分析了美国抗疫不力的深层原因。克鲁格曼指出,数以千计的美国人正在死去的同时,总统却在炫耀他的新闻发布会收视率。在发达国家中,美国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最突出的“否认和死亡之国”。美国国家性格上存在的这些缺陷,现在不过是在以越来越惊人的速度显现出来。文章编译如下: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2F166_w758_h291.png

▲美国《纽约时报》相关报道截图

死亡飞快地袭来。就在三周前,白宫和福克斯新闻频道的官方说法还是这个新冠病毒没什么大不了的,相反的说辞都是居心不良的政治谎言,是那些想让美国总统特朗普下台的人在搞鬼。

几乎可以肯定,美国的情况会越来越糟。在发达国家当中,美国处在最糟糕的疫情发展轨迹上——比意大利还要糟糕。现在美国的确诊病例每三天翻一番。

现在美国许多州已经处于封锁状态,这种措施将会“压平曲线”,也就是说大大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但是,在噩梦触底之前,人们有必要后退几步问一问,为什么美国对这场危机的应对如此之差。

特朗普的昏庸,显然是一个重要因素。数以千计的美国人正在死去,而这位总统还在炫耀他的新闻发布会收视率。但这不只是一个人的问题。在发达国家中,美国一直以来都是一个最突出的“否认和死亡之国”。美国国家性格上存在的这些缺陷,现在不过是在以越来越惊人的速度显现出来。

美国的流行病学家们本来从一开始就试图遏制住新冠病毒威胁,但他们的工作迅速被政治化,即被说成是用来伤害特朗普、宣传社会主义或者达到其他目的的骗局,这令他们猝不及防。但其实他们不应该对此感到意外,因为主张应对气候变化的科学家们多年来面临着同样的指控。而且,气候科学也不是共和党唯一反对的东西。在2016年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提名角逐者中,没有一个人表示愿意支持进化论。

共和党否认科学的背后是什么?答案似乎是对特殊利益集团以及小杰里·福尔韦尔等福音派基督教领袖这二者的忠诚的结合。福尔韦尔认为新冠病毒威胁之说是针对特朗普的阴谋。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7743C_w600_h399.jpg

▲4月3日,行人走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街头。(新华社)

无论如何,关键的一点是,共和党几十年来在多个方面对科学的否认,为否认新冠病毒奠定了基础,而对新冠病毒的否认在疫情关键的前几周令美国的政策无法运转。

另一个引人关注的事实是,美国人的预期寿命是发达国家中最低的。几十年来,这一差距一直在稳步扩大。这种不断扩大的差距反映了美国所特有的一些现象,比如全民健康保险缺失,以及白人工人阶级中“绝望致死”(因毒品、酒精和自杀导致的死亡)人数激增。

否定科学之风盛行和人口高死亡率是美国独有的两个现象,这两者之间的联系令人深思。尽管美国有许多值得骄傲的方面,但强硬右派的崛起也在把美国变成一个“否定与死亡之国”。这种转变在过去几十年里逐渐发生,其后果现在正以快进的方式展现在人们面前。
====================================================================================
文章说:特朗普的昏庸,显然是一个重要因素。数以千计的美国人正在死去,而这位总统还在炫耀他的新闻发布会收视率。

这样的评论实在太过分了。收视率和名调是民主选举社会特有的特色,应该以正常的心理看待,反正美国病毒细菌迟早会自动消失、到时候美国还是唯一的超级强国。

保罗·克鲁格曼应该认真看待特朗普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7 22:3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韭菜少了庄家多了”,新冠疫情是压垮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

2020年04月07日 17:37:57
来源:中国日报网


原标题:世界观 | 疫情之下,全球化何去何从

当全球疫情爆发,世界上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是“孤岛”。那么,疫情过后呢?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美国《外交政策》杂志(Foreign Policy)最近邀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12位思想家谈一谈他们对疫情后全球秩序的预测,而相当的篇幅都是关于“全球化”走向的讨论。

其中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罗宾·尼布莱特(RobinNiblett)的观点也是近期颇有代表性的一类。他的文章标题是“The End of Globalization as We Know It”(“众所周知,全球化将走向终结”),文章的核心观点是新冠疫情可能是压垮经济全球化的最后一根稻草。他认为中国不断增长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已经激起了美国两党与其斗争的决心,意图强行推动中国与美国高科技和知识产权的脱钩,并试图迫使盟国仿效。而新冠疫情正在迫使政府、企业和社会加强长期应对经济孤立的能力。在这样的背景下,世界几乎不可能回到21世纪初那种互利共赢的全球化状态。

近几年来,逆全球化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以美国加快推行贸易保护政策和英国公投退欧为代表,而疫情伴随全球化的加剧传播更使得这一主张甚嚣尘上。逆全球化持续升温的背后,是经济、政治、社会等多重因素共同驱动。究其根源,新的全球分工带来新的利益结构的重新调整,导致传统西方国家利益受损。用一个形象的比喻便是“韭菜少了,庄家多了”。原有被西方发达国家看做韭菜的部分发展中国家成功实现了工业化,开始逐步与发达国家争夺生产链的高端环节,导致发达国家可收割的利润变少,其中最为典型的便是中国的崛起。

所以,美国政府近几年在全球推行的贸易保护主义也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逆全球化,他们想要的只是在这个进程中重新进行利益分配而已。全球化是人类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自然选择,而且经济全球化的进程发展到现在也已经无法彻底逆转。给全球化贴标签,把它当作替罪羊以掩饰自己的政策不当和不良居心,即不合理也不可取。

事实上,作为全人类共同面临的生存威胁,传染病疫情更需各国通力协作来应对,并以此来减低未来可能面临的公共卫生风险。在经济全球化与产业分工合作的大背景下,包括口罩在内的全球医疗防护物资大部分在中国生产,如果彻底切断全球化的产业分工合作,实现国与国之间的经济脱钩,那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恐怕会面临更为严峻的医疗防护体系告急问题。而目前,中国、美国和德国等国都在积极研制新冠疫苗,如果各国能协同作战、积极沟通,无疑将缩短疫苗上市的时间,这对于全球人民来说都是一项福祉。

供应链的全球化提高了效率,促进了分工和技术的跨国传播。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的背景下,面对疫情,全球更需要强化对自由贸易、供应链安全和粮食保障等重大议题的共同承诺,进一步推动贸易自由化和经济一体化,而非在关键时刻逆全球化而动。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79_w478_h761.jpeg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4月3日在世界卫生组织举行的视频记者会上表示,新冠疫情带来的危机不同以往,世界正处在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更为严重的萧条之中,这场危机需要各国团结应对。

《外交政策》邀请的另外一位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研究所特聘研究员马凯硕(Kishore Mahbubani)认为COVID-19的疫情不会从根本上改变全球经济方向,它只会加速已经开始的变化:从以美国为中心的全球化转向更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化(A More China-Centric Globalization)。

或许,这才是美国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结果,这样的全球化,还不如不要呢!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25 21:1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我感到极度悲伤”:一个失去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
KATRIN BENNHOLD
2020年4月24日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 ... a0f8-master1050.jpg

上个月,医生在布鲁克林医院中心的外科重症监护室救治一名冠状病毒患者。 VICTOR J. BLU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欢迎点击此处订阅NYT简报,我们将在每个工作日发送最新内容至您的邮箱。)

柏林——当美国人满为患的医院病房和蜿蜒的失业者队伍的影像在世界各地播放,大西洋另一边的欧洲民众正难以置信地注视着这个世界上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
“当人们看到纽约城的照片时,他们说,‘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怎么可能?’”位于柏林的公共政策院校赫尔蒂行政学院(Hertie School)的校长亨利·恩德莱因(Henrik Enderlein)说。“我们都惊呆了。看看失业者排起的长队。2200万,”他还说。

牛津大学欧洲历史学教授、一生笃信大西洋主义的蒂莫西·加顿·阿什(Timothy Garton Ash)说:“我感到极度悲伤。”

从新德里到纽约,席卷全球的疫情不只是在夺取人的生命和生计。它还动摇了美国例外主义的基本假设——凭借价值观与国力的巨大影响而成为全球领导者和世界榜样的美国,在二战后数十年扮演了一种特殊的角色。
如今它领先的地方却大不相同:超过84万名美国人被诊断患有Covid-19,至少46784人死亡,比世界其他任何地方都多。

随着灾难的展开,特朗普总统和州长不仅在争论该做什么,还在争论谁有权这样做。特朗普对科学顾问敦促采取的安全措施提出了抗议,几乎每天都在就病毒和政府的应对给出不实陈述,而本周,他以病毒为借口停止向寻求移民美国的人发放绿卡。
总部位于巴黎的蒙泰涅研究所(Institut Montaigne)的政治学家和高级顾问多米尼克·莫伊西(Dominique Moïsi)说:“美国的表现不是差,是指数级的差。”

莫伊西指出,疫情暴露了几乎每个社会的优点和缺点。它显示了一个专制的中国政府对武汉市的封锁强度,同时也带来了对信息的压制。它显示了德国深厚的公众信任和集体精神的价值,也突显了德国不愿挺身而出领导欧洲。

上周在慕尼黑,为冠状病毒抗体研究提取血液样本。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 ... fe78-master1050.jpg

在许多欧洲人眼中,在美国的疫情暴露了两个并存的重大弱点:特朗反复无常的领导——他贬低了专业知识并且常常拒绝听从他的科学顾问的建议,以及缺乏健全的公共卫生保健系统和社会安全保障。
“美国在准备的是另一种战争,”穆伊斯说。“它为新的9·11做了准备,但是来的是病毒。”

“这提出了一个问题:美国是不是已经成为一个本末倒置的不良大国?”他问。

自从入主白宫并将“美国优先”变成其政府的指导方针以来,总统动不动威胁要拆散数十年的联盟,撕毁国际协定,欧洲人不得不去适应他的这种随心所欲。他早已称北约是个“过时”的东西,并让美国撤出了巴黎气候协定和伊朗核协议。

然而,这一次的疫情,可能是一个多世纪以来第一次无人向美国寻求领导的全球危机。

在柏林,德国外交大臣海克斯·马斯(Heiko Maas)也这么说。

马斯最近对《明镜》周刊(Der Spiegel)说,中国采取了“非常专制的措施,而在美国,这种病毒久久没有得到正视”。

马斯说:“这是两个极端,它们都不能作为欧洲的榜样。”

本月,居民在解除封锁的武汉的长江旁散步。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 ... 8fd3-master1050.jpg

曾经,美国带来的是希望的故事,不仅是带给美国人。像马斯这样在冷战前线长大的西德人熟悉这个故事,和世界上许多其他人一样,也相信这个故事。

但是近30年后,美国的故事陷入了困境。

这个国家在75年前帮助欧洲击败了法西斯,并在随后的几十年里捍卫了欧洲大陆的民主,如今在保护自己的公民方面却不如许多独裁和民主政体。

有一点格外讽刺:德国和韩国均为战后美国领导启迪下的产物,如今已经成为新冠病毒危机中采取最佳措施的表率。

但是批评家们现在看到,美国不仅不能领导世界应对危机,还辜负了自己的人民。

“美国没有全球领导,也没有国家和联邦领导,”哈佛国际发展中心(Harvard’s 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增长实验室主任里卡多·豪斯曼(Ricardo Hausmann)说。“从某种意义上讲,这是美国领导力在美国的失败。”
当然,病毒也使欧洲的一些国家不堪重负,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国的Covid-19死亡数的人口百分比远高于美国。但是它们受到的打击更快,做准备和应对的时间更少。
美国和德国在应对上的差异尤其令人吃惊。

尽管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因在欧洲未能发挥足够有力的领导作用而受到批评,但德国采取的近乎教科书式的应对——至少在西方标准上如此——受到赞誉。这要归功于强大的公共卫生保健系统,还得益于大规模检测战略以及可信和有效的政治领导。

默克尔做了特朗普没有做的事情。她清晰并诚实地对待她所面临的竞选风险,而且反应迅速。她让所有16位州长跟她并肩作战。作为科班出身的物理学家,她遵循科学建议,并从其他国家的最佳实践中学习。
特朗普总统本月在白宫举行的冠状病毒简报会上。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 ... bc27-master1050.jpg

默克尔不久前宣布这将是她的最后任期,被认为大势已去。而现在她的支持率是80%。

加顿·阿什说:“她拥有科学家的头脑,和一个牧师女儿的心灵。”

特朗普急于在大选年重启经济,已任命一个企业高管小组制定解除封锁的路线图。

默克尔也和所有人一样,想找到一条出路,但本周她警告德国人保持谨慎。她正在听取来自德国国家科学院的26名学者组成的多学科小组的建议。该小组不仅包括医学专家和经济学家,还包括行为心理学家、教育专家、社会学家、哲学家和宪法专家。

“你需要全方位地应对这场危机,”该学院院长杰拉尔德·豪格(Gerald Haug)表示。“我们的政客明白这一点。”

豪格是气候学家,曾在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做过研究。

他说,美国拥有一些世界上最杰出以及最聪明的科学人才。“区别是,他们的意见没有被听取。”
“这是一场悲剧,”他接着说。
一些人担心,大流行之后各国的历史将如何书写,目前还远远看不出端倪。

历史学教授加顿·阿什(Garton Ash)说,大流行是对政治制度的一种非常具体的压力测试。军事力量的平衡完全没有改变。美国仍然是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而且,在经历了严重的衰退之后,全球究竟哪个地区最具备启动增长的能力,还完全是个未知数。

“所有经济体都将面临可怕的考验,”他说。“没人知道最后谁会变得更强。”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的法国研究员本雅明·阿达(Benjamin Haddad)写道,虽然大流行正在考验美国的领导地位,但现在判断是否会造成长期损害还“为时过早”。

“美国可能会援用意想不到的资源,同时在与中国的战略竞争中,在外交政策上达成一种国家团结,美国目前缺乏这种团结。”

本月,护士们在新泽西州卑尔根社区学院的一个服务中心进行Covid-19鼻拭子检测。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 ... 8e1d-master1050.jpg

莫伊西指出,短期内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美国将在11月举行大选。这件事,加上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的后果,可能也会影响历史的进程。

大萧条催生了美国的新政。莫伊西表示,或许新冠病毒会让美国引入一个更强的公共安全网络,并在建立更易得的医疗保健方面达成全国共识。

“欧洲的社会民主制度不仅更人性化,还让我们比实行残酷资本主义制度的美国更有准备,更适合应对这样的危机,”莫伊西说。

一些人担心,当前的危机可能会像一个历史的加速器,导致美国和欧洲影响力更快地下降。

“我们将在2021年的某个时候走出这场危机,然后到了2030年,”莫伊西说。“世界上亚洲的成分增多,西方减少。”

加顿·阿什说,美国应该从一长串帝国兴衰的故事中得到一个紧迫的警示。

“对于历史学家来说,这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他说。“这是世界历史上经常发生的故事,一段时间后,一个大国会衰落。”

“你积累了很多问题,因为你是一股强大的势力,因此能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容纳这些机能的失调,”他说。“直到有什么事情发生,搞得你不能继续这样下去。”
查理检查站是冷战期间东柏林和西柏林之间的过境点。

https://static01.nyt.com/images/ ... 7a42-master1050.jpg

Christopher F. Schuetze自柏林、Constant Méheut自巴黎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Katrin Bennhold是《纽约时报》柏林分社社长。此前她曾驻伦敦、巴黎,负责报道从民粹主义兴起到性别的一系列议题。欢迎在Twitter和Facebook上关注她。

翻译:晋其角、邓妍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25 21:2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大国衰落 史学家:美国已无法领导西方国家

16:002020/04/25 中时电子报 卢伯华

美国疫情严重,导致许多企业倒闭,大量民眾失业排队申领救济金,让欧洲人开始怀疑美国已失去近百年来领导西方世界的能力,全球格局正在改变。(图/美联社)

https://images.chinatimes.com/ne ... /20200424005187.jpg

当美国人满为患的医院病房和蜿蜒的失业者队伍的影像在世界各地播放,大西洋另一边的欧洲民眾正难以置信地注视这个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德国的大学校长说:「我吓呆了」,英国牛津大学史学教授则嘆:「我感到极度悲伤」。美国已失去西方世界领导能力,世界秩序正在改变。

《纽约时报》指出,从新德里到纽约,席卷全球的疫情不只是在夺取人的生命和生计,它还动摇了美国做为战后数十年来全球领导者和世界榜样的角色。如今,美国领先的地方却完全不一样:超过84万名美国人确诊新冠肺炎,至少46784人死亡,两项都是世界第一。

随着疫情扩大,川普总统和州长们不断争吵,防疫专家每天都要对抗川普的发言与莫明其妙的政策,例如停止向寻求移民者核发绿卡。巴黎蒙泰涅研究所(Institut Montaigne)的政治学家莫伊西(Dominique Moïsi)说:「美国的表现不只是差,而是等比级数的差。

莫伊西指出,疫情暴露了每个社会的优点和缺点。它曝露了中国大陆政府的封锁与专制,也显示了德国深厚的公眾信任和集体精神价值,但也突显了德国不愿挺身而出领导欧洲。

报导认为,欧洲认为美国疫情暴露了两个重大弱点:川普反復无常的领导与贬低专业知识,以及缺乏健全的公卫系统和社会安全保障。莫伊西说,美国准备应付911式的战争,结果来的是病毒

更重要的是,「美国是否已成为一个本末倒置的恶劣大国?」莫伊西说,自从川普将「美国优先」变成指导方针以来,总统不断威胁要拆散数十年的联盟、撕毁国际协定,欧洲人被迫要适应川普。然而,这场疫情可能是一个多世纪以来首次无人要求美国出面领导的全球危机。

至于中国大陆,德国外交大臣马斯(Heiko Maas)说,大陆太专制,美国则是太轻忽。「这是两个极端,都不能作为欧洲的榜样。」批评家认为,美国不仅不能领导世界应对危机,还辜负了自己的人民,「这是美国领导能力的衰败。」

报导指出,美国与两个在战后復兴的国家──德国与韩国──在疫情应对上的差异尤其令人吃惊,德、韩实事求是地採取专家建议的措施,一步一步地控制住疫情。美国也有最杰出及最聪明的科学人才,但差别在于「他们的意见没有被採用」。

歷史学教授阿什(Garton Ash)说,疫病大流行是对政治制度的一种非常具体的压力测试。在经歷了严重的衰退之后,全球究竟哪个地区最具备启动增长的能力,还完全是个未知数

莫伊西指出,短期内还有一个不确定因素:美国11月总统大选,加上近百年来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可能也会影响歷史的进程。很多人担心危机会导致美国和欧洲影响力快速下降,或许今年走出危机后,到2030年世界上亚洲的成分增多,西方成分会减少。「对于歷史学家来说,大国衰落的事常有,不算是什么新鲜事。」

美版战狼!川普捍卫者任发言人 自删种族歧视推文
美媒:新冠病毒可能更早前已在美各大城市蔓延
美首例新冠病死搞乌龙 胡锡进疾呼WHO参与调查
文章来源:「我感到极度悲伤」:一个失去美国领导的西方世界
(中时电子报)

===================================================================================================
文章说:当美国人满为患的医院病房和蜿蜒的失业者队伍的影像在世界各地播放,大西洋另一边的欧洲民眾正难以置信地注视这个最富有和最强大的国家,「怎么会这样?这怎么可能?

文章结尾说:「对于歷史学家来说,大国衰落的事常有,不算是什么新鲜事。」

这只能是潮水退后,美国人没有穿游泳裤罢了。美国的败象毕露,是无可挽救的事实。

大国衰弱的故事在第二次世界之后发生了很多,例如日本、德国、意大利、法国、大英帝国和前苏联,前苏联甚至在1991年解体。

如今多一个美帝国,也不算什么例外。也是我们在期待的!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26 21:4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胡锡进:中国人沉住气,有美国那帮精英哭的时候

2020年04月26日 12:18:16
来源:环球网


特朗普政府向中国大搞甩锅战略,带动了西方舆论对中国的攻击,严重恶化了中国的国际舆论环境。但是请大家沉住气,中国抗疫搞得就是好,美国和欧洲死了那么多人,的确不是中国的责任,这些重大事实翻不了盘。只要咱们坚持住,有条不紊,有美国那帮精英们哭的时候。

老胡为什么这么说?因为抗疫是场持久战,中美应对上的巨大差距刚开个头,接下来我们这边会越走越稳,也越来越顺,他们那边按照目前的这一套搞下去,只会继续拧巴。这个事实的分量将越来越重,直到最终压垮华盛顿散布的众多谎言。


美国的医学专家们都在预测,今年入冬后,甚至从秋天开始,美国将迎来第二波更加汹涌的疫情高峰。这是全球的挑战,但美国将是重灾区,而中国不会

中国已经汲取了疫情在武汉暴发的教训,我们的经济在恢复,但是疫情防控这根弦一点也没有放松。中国各地已经建立起来的防控体系有能力随时被激活,捕捉、掐灭新出现的传染链。即使出现局部较严重的社区传播,我们也有了对付它们的丰富经验。

美国是一个相反的样本。它用一点也不小于中国前段时间的经济停摆幅度仅仅换来了疫情的微弱缓和,而完全不是中国对疫情的有效控制。我可以断言,除非病毒出于某种奇迹而自然消亡,否则美国根本做不到哪怕短时间的“零新增”。武汉星期五重症病人清零,设想一下,纽约两三个月后能做到这一点吗?恐怕很难。中国黑龙江或者广东出了某个较长的新传染链,举国重视,这恰是中国防控已经普遍精密化并且深入人心的反映。而在美国,感染怎么多起来,又怎么少下去,基本是笔糊涂账。它至今没有建立起向“零新增”冲刺的能力,它也做不到疫情缓和后阻止反弹的防控安排。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278_w649_h305.png

疫苗和特效药的研发是个艰难过程,而且面对这么严重的疫情,即使有了它们,作用也是有限的。“群体免疫”则完全是扯淡,世卫组织星期五刚刚警告说,目前没有证据显示新冠肺炎治愈者能够自动抵抗二次感染。而且美国要搞“群体免疫”,恐怕得付出死几百万人的代价。因此至少到下一个春天,防控将主要依赖组织能力,取决于社区层面应对疫情的基础文化,而这些方面,美国的水平比有很多贫民窟的南美国家好不到哪儿去。

美国现在的对华傲慢已经说不上是“真傲慢”了,其背后藏着越来越多的焦虑、妒忌甚至慌乱。特朗普政府向中国甩锅已经表演到公开耍政治流氓的巅峰区,这也意味着它在逐渐走向玩不下去的崩溃点。

美国经济在疫情不根本缓解的情况下不可能充分恢复,疫情所导致的牵制是方方面面的,根本不以特朗普政府的意志为转移,也不取决于街头针对社交隔离的抗议活动。

只要中国保持住恢复经济与控制疫情的最大结合,在复工和抗疫之间不断摇摆、损失越来越惨重的美国终将失去指责中国的舆论动员力。特朗普政府之前预测美国将因新冠肺炎死亡10万至20万人,后来又乐观表示能将这个数字控制在5万至6万人,而现在美国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5.3万,这样下去,尤其是一旦秋天疫情再度大暴发,美国死亡10万至20万人的风险是很高的。

老胡不希望美国的情况如此恶化下去,因为美国也都是人命啊,衷心希望所有美国人安好,而且新冠病毒是人类的共同敌人,美国不好转,全世界都将受牵连。然而现在不珍惜生命的是美国政府,他们的心思根本没有用到抗疫上,满脑子都是选举、向中国甩锅。现在每天还有一千几百甚至更多死亡病例,特朗普总统却天天大谈抗疫成绩,他那样说话要是在中国得被骂死。美国政府一点也没有反思之前过失,让接下来的决策更加科学、也更加有力的意思,他们天天就是吹。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e56_w1080_h720.jpeg

特朗普(资料图)

中国要坚决做到疫情不反弹,坚决做到经济活动的恢复率越来越高,而不是反复、动荡,坚决做到这样的稳定性在今年秋冬时也坚如磐石。在这个过程中,将会有很多国际间的变化出现。疫情暴发以来,有一些拐弯完全出乎了人们的意料。只要中国真正做得好,尽管美国肯定会更疯狂向中国甩锅,但我们扭转舆论格局的机会将有很多。而且,对任何国家来说,它的舆论形象最终都是做出来的,而不能靠说出来、编出来。

中国人,稳住,保持信心和耐心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249_w559_h586.png

胡锡进微博截图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29 09:2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约瑟夫·奈看中美抗疫

2020年04月28日 14:09:26
来源:环球网

来源:环球时报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著名国际政治学者、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前院长约瑟夫·奈教授4月初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撰文,他一再强调美国和中国合作、共同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重要性。这位“软实力”概念提出者如何看全球抗击疫情?笔者应《环球时报》之邀,4月26日通过网络与约瑟夫·奈先生进行了一次跨越太平洋的对话。约瑟夫·奈言简意赅,他强调“对疫情应对不力会损害一个国家的软实力”,而任何一个国家都难以单独应对流行病或气候变化等跨国挑战。

路克利:疫情暴发以来,您在美国的生活受到什么影响吗?

约瑟夫·奈:哈佛大学3月关闭,今年春天不会重新开放。我一直在农村的家中工作。我和妻子刚买了6只小鸡和两只小鸭,它们让我们高兴起来。有关我的新书《道德是否重要?从罗斯福到特朗普的总统和外交政策》推介会都被取消了。我上周还通过网络在四大洲作了演讲,这样的推介模式连一升航空燃料都没有用!

路克利:作为80多岁的老者,您目睹或经历过全球各种各样的危机。您怎么看待这场危机?您认为各国应从这次健康危机中吸取哪些教训?

约瑟夫·奈:我认为保持冷静和尊重科学很重要。在应对“9·11”事件中的极度恐慌和过度反应,导致了美军错误地入侵了伊拉克。正如罗斯福总统在1933年经济危机时期所言:“我们唯一感到恐惧的就是恐惧本身。”

路克利:您近日在美国《国家利益》撰文说,“病毒根本不在乎人的国籍”,“尽管有意识形态等分歧,但自尼克松总统以来,中美还是进行了很多的合作”。那么,对中美合作,您有什么具体建议?

约瑟夫·奈:正如我在新书中也谈及一个国家难以单独应对诸如流行病或气候变化等跨国挑战。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如何)“与他人的权力”,而不仅仅是“凌驾于他人之上”。2003年抗击“非典”期间,美中两国开展了良好的合作。这次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我们应该合作开展科学医疗项目,恢复和加强美中友好合作关系。

是的,“病毒根本不在乎人的国籍”。你曾经和我提到,联合国前秘书长科菲·安南也说过,“气候变化、疾病和恐怖主义是‘没有护照’的”。他说的是对的。即使经济全球化的进程被新冠病毒或其他事件放缓,生态全球化也将持续发展。交通和通信的进步同样会驱动全球化的持续发展。这就是为什么我认同科菲·安南的观点。

路克利:疫情也是对各国硬实力和软实力的一次考验。您预测,随着疫情发展,或进入“后疫情时代”,美国、欧盟的软实力是否会受到影响?中国呢?

约瑟夫·奈:我认为,(如果)对疫情应对不力就会损害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欧盟、美国是这样,中国在疫情之初也是如此。抗击疫情的工作尚未结束,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做。抗击疫情的战役将如何结束还有待进一步观察。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的第二波就要比第一波更具有致命性。

路克利:不管软实力还是硬实力,最后比拼的还是各国的“耐力”和“凝聚力”。这次中国还是在抗击疫情方面向外界传递出高效动员、集体行动和国际团结的形象。

约瑟夫·奈:是的,中国已表现出强大的耐力,与抗疫初期的艰难相比,整个国家正在恢复重启。

路克利:您愿意再谈谈美国吗?

约瑟夫·奈:特朗普政府在抗击疫情方面仍步履蹒跚,因为总统的领导力总是摇摆不定。这种局面在11月大选后也许会有所改变。美国仍然有强大的公民社会。

路克利:美国学者福山最近写了一篇文章,他肯定了中国的抗疫治理,强调国家能力和公民对政府的信任在抗击疫情中起重要作用

约瑟夫·奈:我认为福山说得好!成功的关键是(民众对政府的)信任,而不是政治体制的类型。

路克利:福山可能忽视了政党能力这个关键因素。我认为中国抗击疫情的关键因素是中国共产党的能力和人民对中国共产党的信任。(作者路克利为中国人民大学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院研究员)

===============================================================================================
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还是多听听著名学者约瑟夫·奈和福山的话,认真地做抗疫的工作,少搞不切实际的注射清洁剂、向中国索取赔偿、以及搞“八国联军”攻打中国的不实际歪斜想法!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4-29 21:4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美媒急了:特朗普会让中国再次伟大

2020年04月29日 14:42:28
来源:观察者网


(观察者网 讯)自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以来,美国国内抗疫不力,总统特朗普频频枉顾专业人士建议,发表荒谬言论的同时,还急于重启经济。对外,则屡屡被指“截胡”口罩,还给中国“泼脏水”,威胁“断供”世卫组织,试图转移视线。

相较而言,中国使用科学的方式抗击国内疫情,而在疫情得到缓解后,又开始向外捐赠医疗物资、输送医学专家,协助全球共同抗击疫情。

中美在抗击疫情中迥异的表现,也引起了美媒的注意。27日,美国外交杂志《国家利益》(The National Interset)网站刊登了一篇名为《后疫情时代,特朗普政府会让中国再度伟大吗?》,指出中美在疫情中的不同表现,可能导致世界秩序的重大转变。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738FA_w779_h174.jpg

《国家利益》网站27日刊登的文章

这篇文章的作者帕特里克·蒙德斯和多米尼克·莱兴巴赫,前者是美国前外交官、军事专家,现为台湾政治大学访问学者,后者为是台湾政治大学的教学助理。

文章开头指出,中国有效地使用了一种科学、以公众健康为驱动的方式,来抗击新冠病毒。相较之下,特朗普以经济为重的方式,削弱了科学家和医学专家的作用。此外,他还拒绝了美国情报和军事机构提供的相关信息。

与此同时,文章称,中国全面的“地缘政治战略”,从欧洲和非洲带来了众多机遇。然而,美国狭隘的策略,则只能把中国台湾和斯里兰卡当作“棋子”。鉴于特朗普缺乏美国的外交智慧和战略眼光,面对新冠疫情,他的一系列偏斜、失败、疑虑和无能,自动地为中国带来了胜利。

文章举例称,为了转移国内的指责,特朗普最近宣布暂停对世卫组织(WHO)的资助,同时对其进行审查,以评估其在应对大流行病时的“处理不当”。而为了提醒美国人,他是抗疫“啦啦队长”,他还在经济刺激的支票印上自己的名字,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零售式竞选”路数,带有某种“自卑情结”。

特朗普还曾援引《国防生产法案》,阻止向加拿大出口口罩。

就在特朗普这么做的同时,中国却已然成为了“人道主义救援的领跑者”,为其他国家提供了数以万计的口罩、呼吸机乃至医生,同时还为欧洲、非洲提供了各种各样的其他援助。

文章指出,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接受的中国援助,甚至比美国政府自己提供给民众的都要多。而双方在援助上的不同,实际上展现出了两国对外战略的区别。

对中国来说,对外援助(抗疫)能够将“一带一路”倡议转变为新的健康丝绸之路,从而提升中国的全球声誉。而美国通过签署涉台“法案”等方式遏制中国不断增长的影响力的蹩脚尝试,远没有“一带一路”更具吸引力。在这一点上,显然大多数国家加入美国的阵营几乎毫无益处。

以斯里兰卡为例,美国驻斯里兰卡大使威尔斯曾将这个国家称为重要的“不动产”,因为其在印度洋具有重要的战略位置。然而,如今美国正失去对斯里兰卡的控制,这点从其未能延续《部队地位协定》就可以看出。另外,美国还曾承诺通过《千年挑战合约》向斯里兰卡提供4.8亿美元的发展援助,但最终该国却拒绝签署该协议。

与此同时,就在斯里兰卡政府提出紧急求援的几天后,中国为该国延长了10年优惠贷款,协助抗疫。斯里兰卡和许多国家一样,正相应地转变对华合作关系。

文章最后总结称,疫情当前,中国正发展经济伙伴关系,推进外交政策目标。而特朗普的短视政策,正导致美国在地缘政治上的自然失败。如果美国继续推行失败的政策、不信任盟友、逃避全球责任,那么不用有意推进,中国也将在后疫情时代,自动成为世界的领导者

==========================================================================================
这篇文章作者把中国捧得那么高,恐怕会遭到美国总统特朗普政府、美国国会、反共、反华、反中的西方国家团体的眼红,加紧对中国的栽赃、污蔑、抹黑和制裁等等举动了,反而对中国不利!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7 11:2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当川普跟屁虫进不了世卫

04:102020/05/05 中国时报 庞建国

美国在台协会(AIT)1日在脸书启动「世界卫生大会倒数计时」系列贴文,即日起至本月召开世界卫生大会当天,每天都会分享贴文,声援台湾参与世界卫生组织。(摘自美国在台协会脸书)

https://images.chinatimes.com/ne ... /B15A00_P_05_02.jpg

世界卫生大会(WHA)每年5月在瑞士日内瓦的万国宫举行,会议的重点包括审议世界卫生组织(WHO)秘书长的工作报告、预算案和接纳新会员国等议题。今年的重头戏当然应该会是新冠肺炎疫情及其防治。

台湾在新冠肺炎防治的工作上表现优异,本来可以作为台湾参与WHA很好的诉求点,但是,目前看来,机会不大。主要的原因,就是台湾向着美国一面倒,和中国大陆与世卫对着干,炒高了民粹声浪,却降低了受邀参加世卫大会的机率。

疫情发生以来,台湾几乎没有向大陆表示过任何善意,从禁止口罩输出大陆、延宕滞留武汉台胞返台时程、质疑大陆发布的疫情统计数据,到现在还是口口声声地把新冠肺炎称为「武汉肺炎」,所有动作都在加深两岸间的嫌隙,挑起大陆网民的怒火。

同样地,因为想要鼓动「反中」氛围与附和川普的选战策略,我们看到台湾官方和1450们除了放大美国极右派的言语动作,不断挑衅海峡对岸之外,也不断攻讦世卫秘书长谭德塞,彷佛谭德塞毫无专业和诚信,只是中国大陆的传声筒。

可是,如果我们扩大视野,不当川普和美国极右派跟屁虫的话,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并不是依着川普的逻辑在运转,当然,更不会奉台湾官方或网民的说法为圭臬。中国大陆在国际间自有其话语权和可用的筹码,谭德塞在世界公共卫生领域也自有其代表性和声望,即使有美国撑腰,与中国大陆和谭德塞对着干,台湾是讨不了好的。

在台湾的民粹声浪中,中国大陆彷佛已经到处被声讨索赔,陷入了孤立无友的状态;谭德塞好像人人喊打,只等着下台一鞠躬。然而,实际的状况却是,自从疫情爆发以来,大陆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全球40多位国家领袖讲了50多通的电话,同时,中国大陆向世界130个以上的国家和国际组织捐赠了防疫物资。谭德塞则率领着世卫组织团队,积极地筹备今年的世界卫生大会。

相较而言,川普甩锅给中国大陆的动作并未获得国际间的普遍回响,甚至于美国本身的许多舆论都指摘这只是推诿卸责的动作,不足为训。至于川普对谭德塞的责难和断绝捐助世卫组织的决定,更是遭到许多国家批评打脸。然而,这些客观的事实在台湾的媒体和网路上,都被刻意地忽视或扭曲解读,让台湾的民眾处在偏颇的言论市场中看不到这个世界的真相

今年的世界卫生大会即将在5月18日召开,我们当然期盼台湾有参与的机会,但是,新冠肺炎爆发以来至今未停的民粹操作,恐怕会让台湾参与这场视讯会议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作者为中国文化大学国家发展与中国大陆研究所教授)
===============================================================================
台湾人一直躲在台湾岛、没有国际观、只是井底蛙、自我良好罢了。

就让它们继续躲在窝里睡觉,不要吵醒它啊。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11 00:0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中美关系今后何去何从?美媒刊文预测

2020年05月10日 19:06:40
来源:参考消息


美国《时代》周刊网站近日刊登题为《中美对垒接下来将如何发展》一文,作者为美国欧亚集团总裁伊恩·布雷默。现将文章内容摘编如下:

美国总统特朗普继续对中国发起进攻,从而使一种理论复活,即新冠病毒源自武汉的一个实验室,其依据是他所看到的所谓证据(但并未分享)。同一天上午,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布声明说,虽然它“同意以下广泛的科学共识,即新冠病毒不是人造的,也不是通过基因改造生成的”,但它将继续“调查,以确定疫情是通过与受感染动物接触开始的,还是武汉某实验室发生事故的结果”。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2834_w1080_h604.jpg

▲资料图片:美国总统特朗普(美联社)

暂时忽略情报评估政治化所带来的越来越多的担忧;近期的事态发展提醒我们,如果世界恢复常态,“新常态”的特征很可能将是中美竞争比以前更加激烈。以下是你需要了解的情况。

特朗普对中国的攻势早在其上任之前就开始了。在2016年竞选过程中,他把中国塑造成“美国优先”故事中的大反派。虽然时断时续,但特朗普加大了对中国的压制。特朗普早在2016年就不是唯一的对华鹰派,他对中国咄咄逼人的态度在两党都有支持者。

然而,根据目前观察,时间在中国一边。另外,美国总统为了继续掌权,必须竞选连任,并不断监控经济和支持率,所有这一切都限制了他们的政策选择。但是过去3个月,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新冠病毒的肆虐威胁到了特朗普竞选活动中的一支利箭——美国经济实力。日前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经济第一季度暴跌4.8%,当美国开始认真地封锁时,第二季度的数据预计会更糟糕。美国经济遭受的打击对于特朗普及其连任前景来说将是非常糟糕的,但他本人又令局势雪上加霜:他先是对这一威胁不屑一顾,然后兜售未经核实的奇迹疗法,挑起与州长们的争斗,而且通常不愿就新冠病毒及其影响承担任何责任。最近的报道说,内部民调显示,他在关键的摇摆州输给了其民主党对手乔·拜登。迄今为止,特朗普成功躲过了任何实际上的政治危机;如今,这一场真正的“晴天霹雳”对特朗普造成了打击,摆脱困境绝非易事。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1121E_w899_h573.jpg

▲4月30日,在美国纽约,美国海军医院船“舒适”号驶离纽约曼哈顿。新华社发(菲舍婕 摄)

既然全球经济被新冠病毒颠覆了,特朗普有了越来越多的国内政治理由让与中国的斗争升级以避免国内的指责,一旦疫情持续恶化,这种情况就有可能从技术冷战和贸易对抗发展成真正的冷战。

中国做好了准备,不管11月的大选结果如何,两党对中国的强硬态度都将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成为华盛顿政策的一部分。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13 21:3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郑永年:西方舆论围攻中国抗疫,是新冷战的升级(上篇)

2020年05月13日 21:14:54
来源:侠客岛


【侠客岛按】

近期以来,中美、中西舆论进行了多轮激烈斗争,侠客岛也一直在跟进。其实归结起来就是一个最基本的问题:为什么中国抗疫卓有成效,但在西方一些人眼中却一无是处?

就这些话题,我们跟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进行了一番长谈,分上、下两篇。今天是上篇,关于西方舆论针对中国抗疫的“叙事策略”和“议程设置”。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224E_w1080_h722.jpg

郑永年

侠客岛:郑教授,关于新冠病毒的起源,最近西方一些媒体和政客又开始了多轮甩锅。其中比较突出的一种说法是病毒从武汉病毒所泄露出来;欧洲一些媒体跟进,说可能是去年参与军运会的军人从中国携带回国。这种阴谋论不少政客在用,目的当然是让中国“负责”、赔偿。在此叙事之下,中国对他国的援助、医疗物资出口,被说成是“收买人心”“赎罪”。您怎么看待这种现象?

郑永年:归结起来,西方目前主要有几种说法:一是病毒来自野生动物,二是从病毒研究所流出,甚至有阴谋论说是中国制造出来为了跟美国竞争。我个人认为,病毒绝对不是中国“人造”出来的,我们也没这样的能力。中国作为一个建立在道德文明之上的大国,没有也不会去制造对平民百姓构成巨大伤害的病毒

无论病毒起源于何处,西方舆论现在一个核心议程设置是“中国要负责”,这是疫情扩散之初西方就已进行的议程设置。这要放在中美关系演变的大背景下看,而不是单纯看疫情,孤立事件会看不清楚

这种演变的大背景就是:美国把中国视作主要战略对手甚至“敌人”。之前,贸易战、“文明冲突论”就是这种演变的发端。美国政客将新冠病毒污名化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是中美关系这几年连续性变化的一环。

以蓬佩奥为例,他这种政治人物可不是一般民众。新冠肺炎早期没有统一名称,但是后来当世卫组织统一了名称、西方大多数媒体和政治人物也都将其称为“COVID-19”时,为什么只有美国政客还一直坚持用“武汉病毒”“中国病毒”的说法?如果说贸易战是“新冷战”的开端,围绕病毒的斗争,就是“新冷战”的升级。这已经不仅仅是某个政党派别推卸他们本国抗疫不力责任的问题,而是这些强硬派、冷战派要抓住这个机会,把中美关系升级到更加对抗的阶段,带入“新冷战”的升级版。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EC76_w1080_h603.png

蓬佩奥(左)接受福克斯电视台采访,谈及武汉实验室、“断供”世卫组织等话题

侠客岛:是的,从现在看,西方的议程一步步设置得非常清楚:封城封省?侵犯人权自由。中国抗疫成功、死亡率比西方低很多?不可能,一定有漏报瞒报,人为修改数字。西方出现大流行?病毒起源在中国,不是某国抗疫不力。中国帮助其他国家抗疫?影响力外交、“收买人心”......总之,基于以上种种原因,认为中国要负责,要背锅,甚至要赔钱。

郑永年:我们可以仔细分析一下西方这些叙事策略。

比如数据调整。英国《金融时报》最近有一个报道统计说,在每一个西方国家,实际的感染数字可能比他们官方数字还要高出50%左右。中国也有数据调整,比如武汉。这很正常,因为精确到每一个病例都统计出来,是非常困难的。各国GDP数字还每年都有动态调整呢,关键是要把数字变化解释清楚

美国也有这样的病例,本来以为是因其他病症死亡的,结果解剖后发现,是因为新冠病毒。这是个很复杂的科学问题,要用科学的方式来解答,而非政治家来定义。这些数字随时可能因为科学发现而有变化。西方也在不断修改数据。中国修改数据就不科学,是隐瞒;你修改就科学,是透明,这是什么道理?

西方也有许多人对中国的抗疫历程是真的不清楚。中国控制疫情的方法跟西方差别太大了。中国不存在西方讨论热烈的“社交距离”问题。政府说不要出去、待在家里、戴好口罩,老百姓就照做。我们之前聊过,实际上中国牺牲了很多,比如一季度的经济;西方还在争论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的责任,争论保经济还是保生命、保自由还是生命,中国根本不争论这些。中国是以生命为核心的,西方以自由为核心,这能一样吗?

只要对比武汉和纽约就很清楚。中国怎么阻断这种超大城市的社区感染?很清楚。武汉的确采取了超常手段,1000多万人的城市一下子“暂停”,湖北、武汉人民确实付出了许多,但是拯救了更多生命。

这就是中国式的人道主义,是我们总体价值观的反映。西方老骂中国不自由,一开始还说方舱医院也是集中营,后来也学过去了。

其实,我不认为西方政府真的觉得“自由更重要”,他们是因为做不到中国这样才那么说。他们既没有政治条件,也没有社会条件。政治条件就是老百姓觉得“自由更重要”的价值观,认为你政府管得太严,就抗议,一抗议政治(选票)压力就很大;社会条件就是“老百姓要经济啊”,说什么老百姓也不听。我整天看CNN,政府说要保持社交距离,大家就是不遵守。纽约救济船来了,大家集体跑去看,毫不遵守社交距离规则。加州也是,人们蜂拥去沙滩,市长都吓坏了。

西方说中国早期怎么怎么样,但是西方自己呢?比如美国政府什么时候知道有疫情、病毒开始流传的?民间什么时候知道的?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20/2A8F81BD2850A6A2DAE9B8AEC678C729BE87F725_w899_h599.jpg

美国纽约,医护人员准备将一名患者送入医院(图源:新华社)

侠客岛:外交部表示中国1月3日就向美国通报了疫情。

郑永年:1月初就知道了,那你美国政府为什么拖呢?而且疫情越来越严重的时候,政客还在抛售股票、跟大众说不要恐慌,政府最高层还在说美国有最强大的经济、最先进的医疗体系,是最安全的。这怎么能怪到中国身上呢?说西方政客推卸责任、散布政治病毒、搞意识形态化、种族主义,对,但光指出来还不够。中国要自己设定关于病毒扩散的议程。

总体来说,这种议程至少要做到“三个回归”:回归基本事实、回归科学、回归理性

基本事实非常重要。只要不是人为制造的病毒,是来自自然,就不是原罪。就像崔天凯大使在美国解释的那样,“应对疫情是一个发现和认知病毒的过程,这一过程需要时间”,这很正常。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有些方面不同步,也属正常,各国都是如此。

更重要的是,中国和美国、和西方的“科学家共同体”之间,信息沟通渠道是非常通畅的,论文发在英美的科学杂志上,西方科学家早就获得了很多信息。包括外交部说1月初中美之间就有通报,这说明不存在“刻意隐瞒”。这个时间线很重要。

同样,美国后续发生的一些事实,中国的媒体也要报道,尤其是美国媒体报道的那些。加州的解剖案例说明美国早就有了病例。

侠客岛:是的,现在最新的科学论文说,可能去年12月病毒已经在欧洲传播了。

郑永年:对,这都是科学发现。这些基本事实我们要仔细理清楚,不要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再就是回归科学和理性,要让“科学家共同体”去说话。政客没什么资格说这种严肃的科学问题。美国科学家共同体跟政治是有距离的,科学需要很多研究,是需要时间的。这就跟当年所谓的“西班牙大流感”一样,后来进行尸体解剖,才发现起源于美国。

要让科学家说话,不要陷入政治化的吵闹。美国的律师、社会团体、媒体、NGO都是政治化、情绪化的,但是科学家共同体不会乱说话,因为必须遵循理性的团体规则,这个群体是公正的。以后哪怕美国有人真要起诉你、跟你打官司,科学证据也是最重要的一环,这些证据必须提早搜集。

采写/公子无忌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18 17:3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美媒文章:特朗普在一场危机中激怒整个国家

2020年05月18日 09:40:06
来源: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5月18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5月15日发布题为《一位现任总统在一场危机中激怒整个国家》的文章,分析了美国总统特朗普近日大肆攻击多名美国政界人物的原因。现将文章编译如下:

即便按照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标准,这也是一种“狂暴”行为:他抨击了一名美政府的“吹哨人”,因为此人对国会称,政府对疫情应对不当;他批评宾夕法尼亚州州长,因其拒绝重启商业活动;他痛斥前总统奥巴马,将他与阴谋论联系在一起,要求他到参议院就有关迈克尔·弗林的联邦调查接受询问。

特朗普还猛烈抨击了他的民主党竞选对手拜登,称拜登是一名“不知道自己还活着”的老态龙钟的参选人。

这一切都发生在14日

这不是一场为期一天的攻击,而是特朗普一周来重拾其最阴暗战术的突然转变中的一个高潮时刻。这些战术曾定义了他获得政治权力的过程。就连那些已经习惯特朗普在任时所作所为的人可能最近也对这种可怕的情况感到担忧:在一场令美国人忧心自己生命和生计的危机中,现任总统故意煽动国家分裂、纠缠于私怨。

早在就任总统之前,特朗普对冲突的渴望就令他成为公众人物。但近日来,他以新的强度践行了这一策略,这既表明了他在选举年的极度忧虑,也表明了他“炸开”一条通向第二任期道路的决心,哪怕代价是进一步激怒一个深陷痛苦的国家。

自这场疫情开始以来,随着特朗普竞选活动所宣传的“增长与繁荣”主题遭遇瓦解,他的选举道路迅速变窄。私下里,特朗普显然对失去连任的最重要依仗感到愤怒。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曾对助手说:“他们毁了我的经济!”

特朗普的沮丧和将问题归咎于别处的决心显而易见。

旧金山大学政治学教授肯·戈德斯坦说,特朗普和他的竞选团队正在以令人厌恶的方式发动攻势,试图将公众的注意力从他身上转移到其他目标上。

从很多方面看,特朗普对2020年大选采取的策略很像他2016年对抗希拉里的方式。然而,与2016年不同的是,特朗普有需要他为之辩护的执政记录,这项记录目前包括一场已经夺去8万多美国人性命的疫情。他或许会发现,靠煽动性的、转移注意力的事情来改变话题并不容易。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19 13:1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郑永年:比自由落体还糟糕的中美关系

2020年05月19日 10:46:53
来源:IPP评论


IPP评论是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官方微信平台。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889_w960_h671.png

▲美国政治人物和政府官员的推责行为,导致了中国的“战狼式外交”,而美国则“以牙还牙”。这种互动方式使得两国紧张局势一路飙升。(图:网络)

新冠病毒疫情不仅对人类的生命构成了巨大的威胁,更毒害着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即中美关系。 在世界最需要这两个大国合作,为世界提供领导角色,共同对付冠病的时候,人们不仅没有看到两国间的合作,更是胆战心惊地目睹着两国冲突螺旋式上升。

《纽约客》杂志前驻华记者欧逸文(Evan Osnos)于1月6日发文,引述一名白宫高级官员称,美中关系正处于“自由落体”状态。但是今天的中美关系,何止是自由落体所能形容。这个落体不仅没有任何阻碍力,反而得到了来自两边的巨大推力,以最快的速度掉向这些年来中美都不想看到的“修昔底德陷阱”。

尽管新冠病毒具有强大的传染力,但如果抗疫举措得当,病毒还是可控的;但如果中美冲突失控下去,一旦发生战争,没有人可以预测这会给两国、给全世界带来怎样的灾难。更令人悲观的是,今天人们对新冠病毒越来越具有恐惧心理,但似乎乐意看着中美关系的急速恶化,好像与己无关;另一些人甚至有意无意地推动着这一进程。

就两个核大国的关系而言,没有像今天的中美关系更为糟糕的了。在美苏冷战期间,尽管两国可以互相进行核威慑,但两国之间在公共卫生领域还是进行了有效的合作,共同推广天花疫苗接种,最终为人类消灭了天花这种烈性传染病。今天的中美关系又是如何呢?

只有政治、没有政策,或者说政治已经完全取代了政策。两国都有内部政治,两国的关系都必然受内部政治的影响。 但如果没有有效的政策,来化解政治所造成的问题,两国政治就会走向最坏的形式,即战争。诚如奥地利军事家克劳塞维茨所言,战争是政治的另一种表现形式。

中美关系自建交以来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也遇过很大的困难甚至危机,包括1989年政治风波之后美国领导西方对中国的制裁、1996年的台海危机、1999年贝尔格莱德中国大使馆轰炸事件、2001年的南海撞机事件等。

不过,以往两国领导层对中美关系都有一个大局观念,即在最低程度上维持工作关系,在此基础上寻找合作。有了这个大局观,尽管也不时有政治出现,但总会有化解政治所造成的危机的政策。两国更在全球金融危机和2014年埃博拉病毒疫情等问题上,达成了重大的合作。

但今天,这个大局已经不再存在。特朗普总统在没有任何科学调查结果之前,就一口咬定新冠病毒来自武汉病毒研究所,并称病毒为“中国人的病毒”。美国国务院高官也一直称“武汉病毒”。美国政治人物和政府官员的推责行为,导致了中国的“战狼式外交”,而美国则“以牙还牙”。这种互动方式使得两国紧张局势一路飙升。

当外交官都变成了政治人物

政治替代了政策之后,冲突必然替代外交。今天中美除了少数几个比较理性的外交官,还做着应当做的外交之外,其他几乎所有的外交官都变成了政治人物,并且所有的外交都成为了政治。没有人在做任何政策,外交政策早已成为过往。两边所做的大都是被对方视为如何把对方搞倒的诡计式策略,或者陷阱,或者阴谋。

不仅在外交领域,整个社会都是如此。就美国而言,如美国前驻华大使鲍卡斯所说:“所有人都知道正在上演的一切是错的,但没有人站出来对此说些什么……现在在美国,如果谁想说一些关于中国的理性言论,他(她)就会感到恐惧,会害怕自己马上会被‘拉出去砍头’。”

尽管中国的领导层是冷静的,但社会又是怎样呢?社会上到处都充满着狂热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声音,其中更不乏鼓吹战争的。人们看不到任何有关中美关系理性的讨论,一旦出现理性的声音,马上会招致这些狂热民粹主义的批评甚至诅咒。

特朗普可说是当代西方民粹型政治人物崛起的最重要的典型。这些年来,美国反华的政治力量一直处于被动员状态,也已经充分动员起来了。这次他们利用新冠病毒的机会集聚在一起,终于把中国而非新冠病毒塑造成了美国的敌人。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40_w438_h271.jpeg

▲美国反华的政治力量一直处于被动员状态,也已经充分动员起来了。这次他们利用新冠病毒的机会集聚在一起,终于把中国而非新冠病毒塑造成了美国的敌人。(图:网络)

美国当然也不缺乏比较理性的政治人物,例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但是在民粹主义崛起的大政治环境下,拜登也只能往硬的方向发展,而非往缓解方向发展。实际上,在中国问题上,特朗普和拜登所进行的只是谁比谁更狠的竞争。

在整个疫情过程中,中国领导人从来没有就他国的抗疫指手画脚,而是努力和他国高层保持(至少是)电话沟通。不过,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崛起,在中国也是不争的事实。人们也看到,中国的官僚和社会在宣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情绪方面,并没有得到有效的约束。

人们也目睹着中美高举民族主义大旗的新一代外交官员的崛起,对双边关系的影响。美国的外交官帮着总统推卸责任给中国,制造着各种推责理论,例如“病毒中国起源论”“中国责任论”“中国赔偿论”等,中国年轻一代的外交官当仁不让,用最情绪化的语言来对付之。

尽管科学界仍然努力寻找病毒的根源,但被视为白宫内的“中国通”、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又译为马修·波廷格)认为,病毒很可能源自武汉病毒研究所。博明被视为美国中青代对华政策制定者的代表。但很显然, 这一代外交家已经和基辛格博士之后的几代外交家大不相同,他们经常不能把自己的个人情绪,和国家利益所需要的理性区分开来。博明很显然把他过去在中国当记者时不愉快的经历,发泄在中美关系上。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17_w474_h237.jpeg

▲ 博明很显然把他过去在中国当记者时不愉快的经历,发泄在中美关系上。 (图:网络)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19 13:1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郑永年:比自由落体还糟糕的中美关系(2)

中美双方的强硬态度不仅局限于外交领域,而是分布于更广泛的领域。美国因为言论自由,对华强硬派的态度一直是公开存在的。但现在这种倾向在中国也越来越明显。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副总理,5月8日应约与美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钦通电话,就双方落实贸易协议对话。

但《环球时报》英文版(5月11日)报道称,中方有可能废止第一阶段中美贸易协议。该文指称接近贸易谈判的顾问已向中央建议,中方可以审视废止中美贸易协议的可能性,以推倒重来,与美方谈判新的协议,让天秤向中方倾斜。报道指,中方可以疫情为不可抗力为由,称首阶段中美贸易协议难执行;而中方更评估,美方此刻已没有能力发动贸易战。

尽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上确认中国会执行这一协议,但这一消息仿佛震撼弹,不仅再次引爆中美激烈角力,而且导致外界开始看淡协议前景。美方强烈反弹。特朗普则表示,对重启谈判“毫无兴趣”,又表示“一丁点兴趣也没有。让我们看看他们是否会遵守自己签订的协议”。特朗普也称,中国想要重新谈判,以达成一个对他们更有利的协议。

这一趋势也表现在《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有关中国应当扩核的言论上。尽管这一言论并不代表官方立场,但也引出了美国乃至世界对中国核政策的关切。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37_w500_h348.jpeg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提出中国应当扩大核武器库。(图:东方号|星空军事)

两边的强硬派都宣称是在追求各自的国家利益。尽管从表面上看,两边强硬派的目标背道而驰,但实际上双方都在互相强化,互相帮助和支援,促成中美走向公开的冲突。如果中美冲突是他们的既定目标,那么也罢;但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既定目标,他们的言行就是和自己的既定目标刚好相反。

更为严峻的是,双方的政治已经拥有了极其深厚的社会基础,即两边越来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美国民调机构YouGov5月13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美国人(69%)认为,中国政府应对病毒的传播负“一部分”或“很大责任”。这份民调对1382名美国成年人进行了调查,发现约一半(51%)受访者认为,中国政府应对受疫情影响的国家赔偿,有71%的人认为,中国应该因疫情大流行而受到“惩罚”。

具体来说,有25%的人希望禁止中国官员入境美国,32%的人认为美国应该拒绝为中国所持有的美国国债支付利息,33%的人希望对中国商品征收额外关税,41%的人则支持国际制裁。这个民调和皮优(Pew)最近的民调具有一致性;皮优民调也显示,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的认知态度。

中国尽管没有类似美国那样的民调,但从数亿网民高涨的反美情绪来说,中国人对美国的负面态度,比率并不会低于美国,并且中国方面也在讨论着如何惩罚那些激进反华的美国官员和其他人员。除了少数被视为是亲美的自由派,没有多少中国人今天会公开站出来,理性地讨论中美关系。

希望在中国这一边

人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美关系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了吗?

现实地说,如果要阻止中美关系继续恶化,美国方面已经没有希望。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政治大环境,加上选举政治,在短期内没有任何条件,促成政治人物回归理性。

希望在中国这一边。尽管社会和中下层官僚机构中间,经历着高涨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情绪,但中国毕竟存在着一个强有力的、对时局保持清醒头脑的领导集团。在遏制战争和维持世界和平方面,中国已经不缺能力,所缺失的是信心。

尽管美国是挑衅方,但中国仍然必须像从前那样,约束官员过分情绪化的言论。外交不是简单地发泄个人情绪。自信来自理性,而非情绪的发泄。

中国也应当相信世界存在着维持和平的力量。如果中国自己的方法得当,美苏冷战期间曾经见过的“西方”不可能再现。也就是说,今天世界上不存在一个团结联合的“西方”。

美国希望通过五眼联盟(即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情报机构,制造“病毒中国起源理论”,但一些成员国的情报机构已经表示不认同。在伊拉克问题上,美国的盟友相信了美国,铸成了大错。中国不是伊拉克,这些国家没有任何理由要坚定地站在美国这一边。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e59_w1080_h609.jpeg

▲美国希望通过五眼联盟的情报机构,制造“病毒中国起源理论”。(图:网络)

欧洲也已经不是冷战期间的欧洲了。尽管在新冠病毒问题上,欧洲也有国家批评中国的一些做法,但这并不意味着欧洲和美国站在一起。相反, 和美国不同,欧洲有其独立于美国的利益考量,欧洲各国都想和中国确立至少是一种可管理的关系,而不想和中国对立。

实际上,美国和其盟友的关系可以说是处于历史的最低点。这次新冠病毒危机,没有一个美国的盟友公开要求美国的帮助和支援,这是美国崛起100年以来的首次。美国在其盟友中的领导能力,已经急速衰落。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67_w640_h517.jpeg

▲美国在其盟友中的领导能力,已经急速衰落。(图:网络)

即使在所谓的“病毒国际调查”问题上,中国有理由可以不接受像澳大利亚那样持有“有罪推定”态度的国家,但中国并不是没有依靠的力量。各国的科学家共同体是中国可以依靠的力量。迄今没有一个国家的科学家共同体,认定病毒就是起源于中国,更没有科学家认为病毒是人为制造出来的。

从病毒一开始,中国的科学家也一直和各国科学家一起关注和研究病毒的起源和扩散。中国更可以在世界卫生组织的构架下,邀请美国和中国本身都认可的“第三方”来加入调查。 中国需要的是一个科学的结论,而不是一个政治化的结论。

对中国来说,继续崛起的道路并不平坦。就经验来说,大国地位并非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斗争出来的。但这并不是说和平的崛起已经变得不可能了,只能在战火中崛起。 尽管中美关系恶化,但并不是说中美就注定要以冲突解决两者之间的问题。

如果中国有足够的信心、智慧和理性,避免两国间的直接冲突,甚至最终达至中美重归合作也是有可能的。在今天这样艰难的局势下,即使对一个伟大的政治家来说,这也是一个很难的选择问题。

本文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21 16:1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美国,别低估觉醒的中国人

2020年05月21日 11:01:34
来源:中国日报网


编者按:美国一些媒体、政客常常质疑中国的抗疫表现,有的还指控中国隐瞒感染人数。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在《环球时报》英文版开设的“变局”专栏中指出,美国不只是低估了中国政府强大的动员与调配能力,更低估了普通中国人为此自觉付出的努力。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DC9BA_w600_h887.jpg

本文英文版在Global Times的版面截图

我所居住的望京,是北京国际化程度很高的区域。这里有许多全球500强公司区域总部,常住60万居民里约10%是外国人。每周末,我都会在望京各个公园之间健走,一边锻炼身体,一边观察着城市变化。

按理说,中国多数城市已连续1个多月没有新增本土新冠病例。这个热爱自由、向往繁华、对标国际的街区,应该全面解禁了。但相反,包括许多外国人在内,望京居民们仍都戴着口罩,丝毫没有放松,小心翼翼地防范二次复发的可能性。每个住宅小区、商场门口,有专人负责检测体温。在商务区,周末加班的公司也非常少,尽可能鼓励在家办公。

其实,不只是望京,14亿中国人、2800个县城多数都如此。只要政府不下令解禁,即便本地区从未出现过病例,国民仍会自律,以强大的忍耐力,为疫情防控做出经济上、生活上的个人牺牲。

相比于美国,连续两个多月日均2万以上的新增病例,但许多州的民众已忍无可忍,纷纷上街游行,抗议政府的禁令。很多人甚至拒戴口罩,涌向海滩,有的城市还准备开启大型体育赛事。

医学统计表明,人人自觉戴口罩的社会,比一半人不戴口罩的社会,感染率将下降50倍。人们总是比较中美两国政府的治理能力,却经常忽视了这次疫情期中美两国民众的素质差异。

美国一些媒体、政客常常质疑中国的抗疫表现,有的还指控中国隐瞒感染人数。显然,他们不只是低估了中国政府强大的动员与调配能力,更低估了普通中国人为此自觉付出的努力。

这是一种全民付出,包括从中央到基层社区的公务人员加班加点,排查隔离检测的细致工作,还包括上百万医务人员勇于奉献、如军队般敢打硬仗,更包括每一位普通国民将生命看得高于一切的价值观与自我限制自由的社会成熟度。

国民成熟度,是中国取得抗疫阶段性胜利的重要文化密码。尽管在1月份刚面对陌生病毒时,中国社会有一些手忙脚乱。在社区防控上,还存有一些小农意识。但很快中国就稳住了局面。经历了2003年非典、2008年汶川大地震的中国人,在抗疫阶段的总体表现显然强于过去,也好于欧美社会。

很显然,抗疫正在改变中国人的社会与政治价值观。像是一次思想启蒙,中国人正在出现超越西方新自由主义精神的新觉醒。40年前,中国重新打开国门后,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如洪水般涌向中国,思想解放、权利保护、个体至上吸引了无数中国人。不得不承认,这些源于西方现代化进程中的新思想,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贡献了积极力量。

但智慧的中国人将源于本土的文化传统与外来的意识形态完美地结合起来,平衡了自由与限制、市场与政府、改革与稳定、资本与公益、个人主义与集体主义之间的微妙关系。每当国家有困难时,那些有利于中国发展的文化特点就会突显出来。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中国人更是全面反思西方国家以新自由主义的运行逻辑的经济、金融、政治发展模式,自信地发现了中国自己优势。“华盛顿共识”在中国全面破产,“中国方案”常常被世界所引述。

在国家治理上,当下的中国人像检测出病毒那样,发现了此前从西方引进的经济与社会政策的问题。比如,房地产市场化,虽推动部分人财富增长,但隐藏着大量社会风险;交通私家车化,虽带来出行便利,但也是能源危机、环境恶化、城市病的关键症结。相反,一些根植于中国本土的治理经验,却有不少亮点,比如精准扶贫;家庭储蓄习惯;农村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外交理念,等等。

遗憾的是,美国多数媒体、政客仍将中国独创视为一种叛逆、革命甚至是邪恶的存在。这无疑是一种意识形态层面的种族歧视。

好在包括马丁·雅克、马凯硕、贝淡宁、罗思义等一批国际学者已开始重新研究中国。希望这样的外国学者越来越多。而那些低估中国人觉醒的美国媒体、政客们,终究会为自己的错误而自我埋单。

=============================================================================================

宣传片《中国速度》

以下为英文版

Never underestimate Chinese awakening

I live in Wangjing, a quite internationalized area in Beijing. Many Fortune 500 companies are headquartered there, and 10 percent of the around 600,000 residents are expats. Every weekend, I take walks in Wangjing's many parks to exercise and watch the changes in the city.

There have been no new confirmed cases of COVID-19 for a month in many Chinese cities. Wangjing, the internationalized area, is supposed to ease the epidemic control measures. But Wangjing's residents, including many expats, are cautious. They continue to wear masks and guard against second wave of infections.

This is not only happening in Wangjing. More than 2,800 counties nationwide and 1.4 billion Chinese are doing this too.As long as the government does not officially announce lifting the ban, people will always exercise discipline. Even if their residential areas have never reported an infection case, they will continue to make their own sacrifices for epidemic prevention and control.

This stands in comparison with the US where an average of 20,000 daily cases have emerged for two consecutive months, the public in many states cannot bear stay-at-home order. Certain people even go to the street to protest control measures. Some even refuse to wear masks and flock to the beach. Some cities are even starting to prepare large-scale sporting events.

Medical statistics show that the infection rate in a society where people are disciplined to wear masks is 50 times lower than in places where half of the people do not wear masks. Analysts tend to compare the governance abilities of both the Chinese and US governments, but ignore the differences of cultures between the two societies.

This is a nationwide devotion. From the central government to grass-root communities, public servants work overtime and check quarantine work. Tens of thousands of medical workers battle against the virus. Every ordinary Chinese people put life above all values and exhibit social maturity to practice self-discipline.

This national maturity is key to China's phased success in fighting the epidemic.During the initial stage of the outbreak in January, Chinese society was somehow chaotic, but the situation was soon much better. The Chinese people who have experienced the 2003 SARS outbreak and the 2008 Wenchuan earthquake perform much better than the past and than people in Europe and the US.

Obviously, the COVID-19 fight is changing Chinese people's social and political values. It is like the Enlightenment, and Chinese people are experiencing a new spiritual awakening that is surpassing Western neoliberalism. When China opened up more than 40 years ago, individualism and liberalism flooded into the country. The emancipation of minds and protection of rights attracted Chinese people. We have to admit that these new thoughts, which originated from the process of Western modernization hundreds of years ago, have contributed to the success of China's reform and opening-up.

But wise Chinese people have perfectly combined their domestic cultural traditions with foreign ideologies. They have balanced this delicate relationship between freedom and restriction, market and government, reform and stability, capital and welfare, and individualism and collectivism.Every time when our country faces difficulties, those cultural characteristics that benefit China's development will be highlighted.

After the 2008 financial crisis, Chinese people fully reflected on Western countries' economic, financial and political model under neoliberalism. They confidently found China's own advantages. The Washington Consensus went bankrupt in China, and the Chinese approach was often quoted by the world.

In terms of national governance, Chinese people have found problems in the economic and social policies introduced from the West. For example, although the marketization of real estate makes some people richer, it hides lots of social risks; the popularization of private cars, while bringing convenience, is the crux of the energy crisis, environmental degradation and urban diseases. On the contrary, some governance experiences rooted in China have shined, such as targeted poverty alleviation, the habit of household savings, the household contract responsibility system in the early 1980s, and the diplomatic concept of building a community with a shared future for humanity.

But it is a pity that a lot of US media and politicians still regard these Chinese experiences as a rebellion, revolution or even evil. This is undoubtedly ideological discrimination.

Fortunately, a group of international scholars, including Martin Jacques, Kishore Mahbubani, Daniel A. Bell and John Ross, have started to restudy China. Hopefully there will be more and more such foreign scholars. Those certain US media and politicians that underestimate the awakening of Chinese people will eventually pay for their own mistakes.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24 19:4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福山3800字批“中国政权”,最后一段亮了

环球网
2020-05-24 08:21:38


中国的(抗疫)表现胜过了美国,被全世界围观。在我们想着‘改变’中国之前,我们需要先改变美国。”

当地时间5月18日,《美国利益》编辑委员会主席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在该杂志网站上刊登《中国是哪种政权?》一文。文章篇幅超过4100字,福山花了约3800字对中国进行了一番“高谈阔论”,大肆渲染中国是“极权主义”,甚至讨论了一番中国应该怎么“改”。

但他在结尾给出了上述引号里的结论。从办事效果上看,到底谁应该“改”,不言而喻。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11_w601_h105.jpeg

“中国是哪种政权?” 福山文章截图

《历史的终结》是福山的成名作。作为日裔美国政治学家,他开篇就将中国放在了对立面,声称“为了知道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未来几年应该如何应对中国,我们需要了解它是个什么样的社会,这就需要同时研究中国历史及其近期的行为。”

但他建议把讨论与最近的中美关系剥离开。

福山指出,这是因为特朗普政府为了转移人们对其自身应对新冠危机不力的注意力,对中国采取了不必要的挑衅行为,例如一再把新冠病毒污名化为所谓的“武汉病毒”。这不是一种严肃的政策方针,“我们对现状需要进行更冷静的评估”。

然后,福山就开始介绍他对中国政治历史的看法。

例如,中国拥有世界上最长的连续性历史之一,但许多西方观察家对中国历史的了解只到20世纪早期为止,也就是中国被腐朽政权统治的清末时期。

再例如,他认为中国是世界上第一个创建了现代国家(modern state)的文明,也就是一个在对待公民时“不带个人情感”(impersonal)的国家。

在对秦朝及以后的中国历史、官员选拔方式等进行一番分析后,福山提出,中国的政权在很长一段时期都是中央集权的、官僚的和择优任用的。与中世纪欧洲看重贵族血统不同,在当时的中国,官员由君主派遣到地方,然后进行轮换。

与此同时,他将法家和儒家进行对比,花费了大量篇幅渲染“极权主义”,然后污蔑中国政府现在借人工智能、大数据等科技手段“观察民众的日常活动”,并试图歪曲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外交政策。

福山将中国描述成一个有抱负的“极权主义国家”,就像20世纪中叶的苏联,而不是某种泛泛的“威权资本主义”政权。

他声称虽然特朗普政府针对华为的行为“很笨拙”,而且在很多方面“弄巧成拙”,但“这个目标基本是正确的”。此外,随着中国军事实力的稳步增长,相关军事平衡一直在迅速变化,美国向日本、韩国等兑现所谓“保护”承诺的能力将逐渐减弱,美国需要坦率地面对这一差距。

有意思的是,福山洋洋洒洒写了3800字来大谈特谈中国历史,渲染中国的所谓“极权主义”,甚至妄言起中国应该怎么“改”,最好变回“一个更常规的威权国家”,或者“向自由国家发展”。

但说一千道一万,他在多用于总结全文的文章末尾写道:

不幸的是,在过去的三年半里,美国一直在尽其所能地削弱自己。”

“它选出了一个比起外国竞争对手,更喜欢妖魔化国内对手的领导人。他毫不在意地抛弃了道德高地,这曾经是美国全球力量的基础
。在这场过去三代人经历的最大危机中,他以如此无能的方式治理国家,以至于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都不再把他当回事。”

“尽管从整体看,‘民主国家’在处理危机方面的表现并不比所谓‘威权政府’差,但中国的表现胜过了美国。现在,全世界都在关注这场双边比较。”

“在我们想着‘改变’中国之前,我们需要先改变美国,努力恢复其‘全球自由民主价值观灯塔’的地位。”

这不是福山第一次承认中国的抗疫成果。他始终认为国家制度与抗击疫情的成果之间没有必然联系,而中国抗疫模式是“非西方模式”中最成功的一个。 但这种模式无法被亚洲以外的国家复制借鉴。

这也不是福山第一次就新冠疫情批评特朗普。他4月接受法国《观点周刊》采访时表示,“作为美国人,我坚持认为,我们绝不能相信像特朗普这样的总统。在他当选之前,这个罔顾事实真相并且自恋无知的跳梁小丑已经让我们十分担忧了,但是真正考验这类领导人的,是我们正在经历的危机。此外,他并未能建立起克服危机所必须的团结和集体信任。”

如果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他仍能在十一月连任,那么美国人的问题就真的很严重了。如果是别人当选,那我们就可以将此作为重要的教训铭记在心。”

来源:观察者网/童黎
==================================================================================
美国学者福山是腐败的民主党人。他极力批评共和党总统特朗普是意料中的事。

而美国在牛仔特朗普的执政下,对于处理美国病毒细菌的,更加令人对他具有信心。例如在美国死亡将近10万时,可以不戴口罩、与朋友去打高尔夫球,这是多么具有自信心,也是其它美国政客所做不到的。

特朗普太好了。应该继续当选连任,这才是美国人的福气啊!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5-28 00:1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郑永年:西方式民主的危机及其倒退

2020年05月27日 17:42:27
来源:IPP评论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西方式民主正经历着1930年代以来前所未有的考验。 (取自Pixabay)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84481_w737_h491.jpg

美国前驻华大使马克斯·鲍卡斯在CNN新闻节目中表示:“如今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言辞如此强硬,仿佛重回麦卡锡主义时代——那个麦卡锡宣称美国国务院被共产主义渗透的年代,也有点像1930年代希特勒时期的德国。”

鲍卡斯说:“所有人都知道正在上演的一切是错的,但没有人站出来对此说些什么……现在在美国,如果谁想说一些关于中国的理性言论,他/她就会感到恐惧,会害怕自己马上会被‘拉出去砍头’。”鲍卡斯对此表示了担心:“现在有责任感的那些美国人,就像生活在纳粹时期德国的人们一样,无法站出来发声。”

鲍卡斯也认为,这种情况之所以会发生,就是因为特朗普政府意识到在控制疫情方面的失责,导致了经济形势的下滑,不得不这样做(指责怪中国)来转移注意力以及推卸责任。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18AEF_w600_h317.jpg

很多心怀责任感的美国人,都知道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攻击是不负责任的。(图:网络)

鲍卡斯补充道:“我认为我们正朝着那个方向(“希特勒时期”)发展,但还是有很多心怀责任感的美国人,都知道(特朗普政府)针对中国的攻击是不负责任的。他们也知道如果继续下去,我们会为此付出代价,但他们却不敢说出来,因为说出来就会遭到抨击。”

鲍卡斯之所以担忧,就是因为这种情况不应当在一个被历来视为民主典范的美国社会出现。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已经对西方民主构成了前所未有的危机。鲍卡斯所说的无疑是真实的情况,他的担忧也是西方很多人对西方民主往何处去的担忧。历史上,类似的危机也曾经发生过,例如民主产生了德国的希特勒和意大利的墨索里尼。

这一直是西方民主的耻辱。尽管西方人一直想撇清法西斯主义、纳粹主义与民主的关系,但无论如何,希特勒和墨索里尼都是通过民主方式而取得政权的。历史会不会再次重复,新冠疫情会不会再次对西方和西方式民主构成危机?

西方式民主发展的大趋势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一个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危机有多么深刻的问题。
《纽约时报》3月31日发表了题为《冠状病毒疫情在全球催生独裁和滥权?》的文章,指出了一个大趋势,即专制的更为专制,民主的转向专权。不难看到,随着疫情大流行使世界运行戛然而止,焦虑的国民要求采取行动,全球各国领导人正在动用行政权,在几乎没有阻力的情况下,抓住了实质上的独裁权力。

英美是老牌民主、民主的发源地和灯塔、传播和支撑西方式民主最强大的力量。但是,疫情在快速地改变一切。这两国的政府一方面获取越来越大的权力,但同时又表现为抗疫不力。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5FBC4_w495_h318.jpg

在英国,大臣掌握了一种被批评者视为是“令人震惊的”权力,因为他们可以拘捕人民和关闭边境。在美国,司法部要求国会赋予其更多权力,包括取消对寻求庇护者的法律保护,以及在未经审判的情况下无限期拘禁人民。在共和党和民主党的阻挠下,司法部做出了让步,提交了一份较缓和的提案。不过,总统特朗普已经获取“战时总统”的大部分权力,启动了《国防生产法》。特朗普也否决了国会一项限制总统发动战争的权力的法案。随着疫情的进展,特朗普在寻求更大的权力。

欧盟情况也相当严峻。新型冠状病毒的快速传播,迫使欧盟国家采取一些之前被视为只有在专制国家才有可能的紧急措施,例如限制出行、禁止集会和削减宗教自由。欧盟委员会副主席尧罗娃在疫情初期就指出,有20个欧盟成员国“通过了紧急法令”应对疫情。

在欧盟国家中,匈牙利最为极端。匈牙利批准了一项有争议的紧急法令,议会给予总理奥尔班巨大的权力:只要紧急状态持续存在,就不能举行选举,散布“扰乱信息”可能获刑。

但匈牙利并不是个例。西班牙等其他欧盟国家也纷纷效仿匈牙利。尽管在宪法的框架内进行,但这些国家决定暂时关闭议会,或在虚拟空间举行议会投票。甚至在德国,联邦议院议长朔伊布勒也提出类似建议,提议设立一个小规模的“紧急议会”以应对危机,但德国宪法只允许在战争状态下采取这种措施;反对派议员对此提出批评,认为现在不是这样做的时候。

欧美是民主的核心。在这个核心之外,实行西方式民主的国家的情况更为糟糕。欧美之外,西式民主可以说是外来的,往往没有深厚的文明基础。正因为如此,民主似乎可以随时变成政治人物的玩物,可有可无。

以色列总理内坦亚胡早已经授权本国内务安全机构,使用为反恐开发的秘密手机数据追踪公民。通过跟踪人们的活动,政府可以惩罚那些违抗隔离命令的人,最高刑期可达六个月。通过关闭国家法院,面临腐败指控的内坦亚胡也推迟了他原定的出庭时间。

在亚洲,以韩国为代表的一些国家所使用的侵入式监控体系,在正常情况下会招致谴责,但却因能减缓感染速度而被民众所接受,更受到西方的称赞,被视为民主抗疫的典范。

菲律宾国会通过法案,授予总统杜特尔特紧急权力。议员简化了此前允许总统接管私营企业的法律草案。杜特尔特曾将国家宪法比作“一张卫生纸”。

泰国首相巴育已经掌握了实施宵禁和审查新闻媒体的权力。泰国的一些记者因为批评政府对疫情的不当应对,而受到起诉和恐吓。

在南美,智利宣布进入“灾难状态”,军队被部署在城市街道上,压制了很长时间以来震动全国的愤怒异见。玻利维亚暂停了原定于5月初进行的备受期待的总统大选。2019年的争议性选举引发了暴力抗议,迫使总统莫拉莱斯辞职。

西方式民主的变化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西方式民主正经历着1930年代以来前所未有的考验。可以从几方面来看。

1. 西方式民主圈的缩小

西方式民主倒退是显然的。首先表现在民主圈的缩小。
美国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最近发布调查报告表示,根据他们对中欧与中亚的29个国家调查的结果,发现2020年是自1995年以来,民主国家最少、各国民主都平均表现最差的时刻。

在对现存民众作“度量”之后,这一组织把匈牙利、塞尔维亚、黑山这三个国家“开除”出民主“俱乐部”。原因是这三个国家的行政机关滥权、干涉司法、贪污等情况严重。塞尔维亚、黑山是自2003年后,首次被踢出民主国家俱乐部的。

匈牙利原本在2005年被列民主国家,当时还被“自由之家”称赞是“民主改革的先驱”,但今天的匈牙利被视为是民主倒退程度最高的国家。“自由之家”另外警告,波兰也有民主倒退的迹象出现。

“自由之家”也批评欧盟,认为欧盟是这些国家不民主的帮凶,因为为了让这些国家加入欧盟,欧盟放松对这些国家的人权审查。

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冠病疫情持续下去,无论是西方民主本身,还是那些采用西方式民主国家的政府的集权倾向都会越来越甚。原因很简单。权力是很现实的解决问题的方法。在危机面前,越来越多国家的领导人会根据自己认为是最有效的办法来解决问题,而不会根据西方(例如“自由之家”)所提供的标准的“民主手册”来行动。

再者,很多国家对西方的批评已经无所谓了。也容易理解,这些国家也有正当的理由来批评诸如来自“自由之家”的指责。例如,匈牙利政府发言人批评“自由之家”,认为是美国想要透过人权组织(自由之家隶属美国官方),或是如金融巨鳄索罗斯等人控制外国的政局。他表示,只要国家不符合“美国”的民主价值就会被调降等级,这只是美国国内政治的延伸罢了。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2CC27_w502_h374.png

2. 恢复民主常态没有时间表

如果从民主转向集权,是特殊状态下的特殊手段,还可以理解,因为一旦危机过去,政治人物可以还权给人民。但问题并不那么简单。权力运作的逻辑就是现有的权力欲求获取更大、更多的权力。为了权力,政治人物可以操纵权力。如果政治人物为了权力而把“特殊状态”常态化了呢?这种情况也不是不可设想的。

现代社会既复杂,又脆弱。近数十年来,恐怖主义、金融危机、瘟疫、局部战争……各种危机从未间断过。如果危机成为常态,政治人物也可以把专制常态化

正如一些观察家已经观察到的,随着时间推移,各国政府所颁布的紧急法令,会逐渐渗透到法律结构中,并成为常态。位于华盛顿的非营利法律国际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Not-for-Profit Law)总裁道格拉斯·鲁岑近来就表示,该机构正在追踪大流行期间的新立法和政令。鲁岑说:“塑造紧急权力真的很容易……拆解它们就很难了。”的确,没有人清楚危机过后,这些紧急状态法案将何去何从。实际上,以往仓促颁布的法律,如“9·11恐怖袭击事件”后的《爱国者法案》(Patriot Act),在它本来要应对的危机结束后,到今天仍然存在着。

3. 权力缺乏有效的制衡手段

分权制衡被视为是西方式民主的本质。立法、行政和司法三权分权制衡的制度,是西方引以为自豪的。但是在危机之际,司法往往成为行政的帮凶,而立法权经常被弱化。

奥地利民主研究者埃斯(Tamara Ehs)为民主国家行政当局所采取的集权措施辩护,认为严格的限制本身并非不民主。埃斯说:“衡量一项措施是否合理,可以参照这些标准:该措施的目的是否是抗击疫情?该措施是否严格遵照法律程序?”如果符合这些标准,民主制度下也可以实行严格的禁令。

但同时,埃斯也认为,如果官员扩大了对象范围,并且不按照程序执行,则可能会越界。例如奥地利卫生部最近希望颁布“复活节法令”,让警察可以在不事先通知的情况下搜查私人住宅,以检查家里是否举行复活节聚会。埃斯说,这种严重侵犯隐私的行为,也可能在民主国家出台,但是它只是出自卫生部长的要求,并未经议会批准。在反对派和民间社会的大规模抗议之后,该节法令被取消。

埃斯所说的议会监督,对民主无疑是至关重要的,因为正如埃斯所言:“议会作为一个意见平台,人们可以发出自己的声音,并形成不同意见。在民主国家,总会有多种方案。”但问题在于,如果行政权力足够大,就会采取措施来限制议会的权力。匈牙利已经限制议会活动了,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很多其他西方国家,尤其是在非西方的实行西方式民主的国家。

4. 信任只是一张纸

人民对政治人物的信任又是如何呢?人民的信任一直被视为是民主政治的优势。毕竟,在民主社会,权力是建立在选票之上的。如果人民不再信任掌权者,在下一次选举的时候,就可以不投票给现任掌权者。换句话说,现任掌权者失去了人民的信任。

但问题在于,在病毒流行之际,人民的恐惧感前所未有,他们希望强有力的领导人出现,成为拯救他们的英雄,并愿意为此接受对自由的限制。等到危机过去,人民又会希望这些英雄再变成常人,把在危机中失去的自由还给他们。

不过,这经常仅仅是天真的想法。人性就是这样的:一天成了英雄,就想成为一世的英雄。希特勒和墨索里尼当时也深受人民的信任,结果又如何呢?难道现在政治权力者的人性变化了?

如今,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摆出了一副要和中国进行一场“民主政权保卫战”的样子,好像西方民主的威胁来自中国。这其实是大错特错了。西方民主本身的危机只能来自自身内部,而非外在的挑战。实际上,无论是专制还是民主,很少有政治制度是从外部被打垮的,垮掉的原因大都来自内部。过去是这样,今天也是这样,未来也会是这样。

本文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

文章原载于《联合早报》2020年5月26日,经作者授权发布。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6-10 19:0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马凯硕:为什么特朗普政府帮了中国

2020年06月10日 08:42:23
来源:环球网


本文系美国《国家利益》杂志6月8日文章,原题:为什么特朗普政府帮了中国

作者:马凯硕(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新加坡前驻联合国大使)

虽然这听起来可能有些奇怪,但如果特朗普政府下台,中国会怀念它。毫无疑问,特朗普政府是自1971年基辛格开启中美关系正常化进程以来,中国不得不应对的最让人恼火的政府。它发动了一场贸易战,对中国经济造成了一些伤害。它对中国进行技术出口限制。它采取了诸多措施削弱华为。然而,它最令人难堪的举动是试图引渡孟晚舟。将西方法律施加到中国公民身上,让中国人民生动地回忆起在中国土地上应用西方法律所带来的百年耻辱。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AD29_w1080_h415.png

《国家利益》杂志报道截图

然而,如果中国领导人像他们习惯的那样从长远和战略角度考虑问题,他们也可能认为特朗普政府或许帮了中国。显然,特朗普政府缺乏一个基于深思熟虑的、全面的和长期的战略来应对不断崛起的中国。它也没有听取基辛格或乔治·凯南等战略思想家的明智建议。比如,凯南提出,与苏联长期竞赛的结果,取决于美国在何种程度上在全世界有效地树立起自身形象:有能力处理本国的问题,精神力量也强大。特朗普政府并没有树立起这样的形象。在新冠疫情和弗洛伊德事件发生之后,美国给人的印象正好相反。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提高了中国的地位,现在中国被认为是世界上更有能力的国家。

公平地说,美国的内部问题出现在特朗普执政之前。美国是主要发达国家中,后50%的低收入人群收入连续30年下降、导致白人工薪阶层出现“绝望之海”的国家。事实上,正如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马丁·沃尔夫所说,美国已经变成了一个财阀政治国家。相比之下,中国则建立了一个贤能治理体系。贤能政治可能会比财阀政治表现得更好。

同样重要的是,凯南强调美国必须积极地培养朋友和盟友。特朗普政府严重破坏了与朋友和盟友的关系。私下里,欧洲人感到震惊。美国在世界最需要世卫组织的时候,尤其是为贫穷的非洲提供帮助之际选择退出,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没有一个美国盟友追随美国退出世卫。特朗普政府还威胁要对加拿大、墨西哥、德国和法国等盟友征收关税。毫无疑问,全球对美国尊重的减弱,为中国打开了更多的地缘政治空间。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曾经说过:“我们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国家。我们站得高,比其他国家看得更远。”特朗普政府可能会成功地让美国成为可有可无的国家,给中国送上另一份地缘政治礼物。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40921_w780_h438.png

特朗普(资料图)

特朗普政府还忽视了凯南的另一条明智建议:不要侮辱自己的对手。没有哪届政府像特朗普政府那样侮辱中国。特朗普曾表示,“中国的不当行为是众所周知的。几十年来,他们对美国的剥削是前所未有的。”

理论上,这样的侮辱可能会损害中国政府在本国人民眼中的地位。但结果却恰恰相反。爱德曼“全球信任度晴雨表”的最新数据显示,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度最高的国家是中国,达到90%。这并不奇怪。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过去40年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是过去4000年来最好的。凯南谈到了国内的“精神力量”,中国正充满这种力量。根据斯坦福大学心理学者珍·法恩的观察,与美国的停滞形成对比的是,中国的文化、自我概念和士气正在快速转变——大部分是朝着好的方向转变。中国人民也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在应对新冠危机方面比美国做得更好。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中国不断的侮辱只会激起强烈的民族主义反应,提升中国政府的地位。

这里需要补充很小但很关键的一点:世界上没有其他国家的政府会侮辱中国。美国在这方面是孤立的,也再次忽视了凯南的宝贵建议:“如果我们有能力培养出任何可能使我们与世界其他国家不同的品质,那就是谦卑和谦逊。”如果凯南还活着,他会首先建议他的同胞们后退一步,在与中国展开重大地缘政治较量之前,深思熟虑地制定出一个全面的长期战略。制定这种战略应听取像孙子这样的思想家的建议,对双方的优劣势进行全面评估。

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 ... E3694_w742_h420.jpg

资料图

相比之下,特朗普政府在评估中国的相对优势和劣势时,犯了低估中国的错误。中国共产党的主要目标不是在全球范围内复兴共产主义,而是复兴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使之再次成为世界上最受尊敬的文明之一。这是激励中国人民的目标,也是中国社会异常生机勃勃的动因。同样重要的是,中华文明历来是最具韧性的文明。毫无疑问,中华文明现在正在经历伟大复兴。

因此,美国战略思想家任何有关美国人不会失败的想法,都是不明智的。
顶部
wengkinchan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159
精华 4
积分 84511
帖子 41584
威望 4233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6-16 19:28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郑永年:中国不会从美国手中“接管世界”

2020年06月16日 11:04:12
来源:IPP评论


一个多极、多元、开放的国际秩序,不仅是更加民主公正的秩序,也是一个更可持续的国际秩序。(图源:网络)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50_w778_h438.jpeg

印度前外交秘书、前驻华大使顾凯杰(Vijay Gokhale)在《纽约时报》(2020年6月4日)发表了一篇题为《中国不想推翻全球秩序,而是想接管它》(China Doesn't Want a New World Order. It Wants This One)的文章,明确提出了“中国想接管世界秩序”的观点。

作者认为,随着美国步履艰难,世界陷入危机,中国意图接手管理世界的国际机构,例如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在作者看来,中国接管世界秩序的逻辑不言自明。中国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它系统性地利用了西方领导的多边机构,以提高其利益和影响力。中国现在已经是联合国的第二大财政捐助国。多年来,中国在国际机构中稳步建立自己的影响力,已占据了制定国际规则和标准的四个主要联合国机构的领导地位。

作者认为,中国向世界传达的信息很简单:随着美国退出其全球责任,中国已准备好拾起这一残局。对于因疫情而疲惫和穷困的世界,这是一个充满诱惑的提议。只要有人接手就是好的,很少有人会考虑其对全球秩序的意义,因为大多数国家的首要任务是发展与稳定。

作者还告诫,如果西方无法恢复对民主普世力量的信念,从印度到印度尼西亚,从加纳到乌拉圭,中国就可以如愿占领世界。

乍一看,这个观点有其新颖之处,它明显有别于一直流传于西方世界的“革命论”和“另起炉灶论”。“革命论”认为中国和世界秩序的关系是一种革命关系,即中国的意图就是要推翻现存“基于规则之上”的世界秩序。西方尤其是美国一直抱怨和批评中国,认为中国在加入世界体系之后,不守现存规则。

特朗普政府从一开始就把中国视为现存国际秩序的“修正主义者”。“另起炉灶论”者则更进一步,认为中国就会如苏联那样,如果不为现存国际组织所接纳,就会“另起炉灶”,确立以自己为中心的国际秩序。

01

与现存世界秩序关系

尽管“中国接管世界秩序论”完全出于作者的丰富想象,但它的确给中国提出了一个不得不思考的重大问题,即如何处理与现存世界秩序的关系。

改革开放以来,总体上说,中国和现存世界体系的关系经历了几个阶段。 第一,加入世界体系。和苏联不一样,中国并没有选择“另起炉灶”,确立自己的国际体系。相反,中国选择的是接受和加入现存世界体系,尽管这个体系是西方国家所确立的,也一直为西方所领导。 第二,和世界体系“接轨”。在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前后,中国花大力气修改和调整国内的法律、法规和政策,目的就是为了和世界规则“接轨”。

实际上,中国的崛起和中国的全球化是同一个过程。今天的中国和现存国际秩序几乎可以说是一体的,中国很难退出现存国际秩序,而西方也很难把中国排挤出国际秩序。这也就是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国相信自己可以“和平崛起”的国际背景。发展到今天,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如果中国和西方强行脱钩,对双方来说都是极其痛苦的,也会付出巨大的代价。

第三,“改革”现存国际秩序。尽管以联合国体系为核心的现存国际体系存在很多问题,面临严峻的挑战,但中国已经俨然成为这个体系最重要的拥护者和支持者。在这个前提下,中国倡导通过改革这个体系,提高它的运作效率。但非常明确的是, 改革并非只是中国的要求,也是这个体系内部大多数国家的要求

很显然,在这个体系内部,一些西方国家的利益得到过度的表达,而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利益表达远远不足。这种不平衡的权力结构,也是国际体系运作不良的原因。因此,人们可以说,改革更是这个体系本身的要求。

第四,“补充”现存国际秩序。经过数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不仅在现存国际秩序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也有能力为现存国际体系做些“补充”,主要表现在这些年来的一些区域性组织建设,包括“一带一路”、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金砖银行等。但应当指出的是,这些区域组织具有如下几个特点。

首先,它们是“补充”而非“替代”现存区域或国际组织。这些区域组织所承担的责任,并不和现存区域或国际组织的责任重合。其次,开放性,即尽管中国倡导了这些区域组织的建设,但这些组织都是开放的,欢迎所有其他相关国家加入。再次,多边性,即在这些区域组织内部,并没有表现出高度的等级性,而是相关国家都有权利参与决策和决策的执行。

如果说在第一、第二阶段,中国的行为为西方所接受和欢迎,那么在第三、第四阶段,中国的行为则为西方所拒绝和反对。在第一、第二阶段,西方相信,随着中国加入世界体系并和世界体系接轨,中国会演变成为一个西方式的国家。这不仅表现在经济和外交层面,而且更应表现在中国的政治方面,即中国政治也会成为西方式的民主政治。实际上,西方尤其是美国向中国开放、容许中国进入其主导的世界体系,背后就是有这个政治期望的。

问题在于,西方发现,经过第一、第二两个阶段,中国从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内部获得了巨大的利益,但中国不仅没有演变成为西方所希望看到的国家,反而具备了能力来改革西方所主导的世界体系,甚至可以主动作为,构建具有区域性甚至全球性意义的国际多边组织。

很显然,以美国为核心的西方不仅一直反对中国改革国际体系的建议,更竭力阻止中国对世界体系所做的“补充”。一些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一直把中国的“一带一路”等区域倡议和其他“走出去”行为,视为新殖民主义、新帝国主义或者新扩张主义行为。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ze423_w580_h447.png

特朗普眼中的世界(图源:网络)

02

美国扩张过度造成负担过重

尽管美国依然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但在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开始快速地调整自身和这个体系的关系。正如特朗普6月13日在美国西点军校,对2020年毕业班发表讲话时所说,美国不是世界警察,“美国军人的职责不是去重建海外的国家,而是强力保卫我们国家免受外敌的侵略。我们正在终止无休止战争的时代。取而代之的是重新将重点明确放在保卫美国的关键利益上”。

过去几年,特朗普当局的选择便是通过“退群”策略,减少美国对现存世界体系的承诺。特朗普的政策如此激进,以至于美国的强硬派也适应不过来,因为他们认为,美国“退群”的结果,就是给了中国继续崛起的机会,中国会随时填补美国退出的国际空间。

特朗普的判断并没有错,但错在其政策选择。即使在特朗普之前,美国也早已认识到“帝国扩张过度”所造成的负担过重问题。在美苏冷战期间,美国的扩张受到苏联的制约。苏联解体后,美国一霸超强,一系列的扩张(北约、中东战争、大中东民主计划等)很快演变成一个现代版超级帝国。美国在扩张过程中所采取的往往是单边主义,不仅把联合国抛在一边,也不和传统盟友合作。因此,美国 需要对自己的扩张行动“买单”。

结果,随着过度扩张而来的便是过度负担。尽管总统奥巴马开始采取一些具体行动,希望促成“帝国”收缩到美国负担得起的程度,但效果并不显著。帝国表现出“扩张容易、收缩难”的局面。因此,特朗普上台之后在“美国优先”的口号下,可说是采取了“快刀斩乱麻”的政策,不计后果地从其认为已经不符合美国利益的国际体系、国际条约中退出来。

https://x0.ifengimg.com/res/2020 ... 124_w1080_h785.jpeg

过去几年,特朗普当局的选择便是通过“退群”策略,减少美国对现存世界体系的承诺。(图源:网络)

其实,美国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那就是通过国际合作,促成其所主导的世界体系变得更加开放,像从前和其他西方大国分享国际权力一样,和包括中国在内的新兴大国共享国际权力;在此基础之上,和这些新兴大国共同承担国际责任。美国一些有远见的政治人物也是这么认为的,他们希望通过给中国更多的国际空间,让中国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

如果这样,国际政治就会是“双赢游戏”,因为这既可以延长甚至巩固美国的国际地位,也符合中国的利益。中国既没有足够的实力,没有强大的愿望,也没有和其他国家争霸的传统。

但至少有两个因素使得这场双赢游戏成为不可能。 第一,信仰现实主义的美国强硬派,并不相信国际政治可以是双赢的。他们相信,中国的最终目的就是要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权。因此,不管中国如何行动,美国总是将其解读成对美国的挑战。 第二,中美两国之间全然不同的价值观、意识形态、政治制度,也阻碍了中美之间建设任何有意义的政治信任。在没有一定程度政治信任的情况下,两国长期处于美国学者所说的“同床异梦”状态。

今天新冠疫情加速了二战之后所确立起来的世界秩序的解体。无论是外交家还是政治人物,人们都意识到旧秩序难以为继。那旧秩序如何解体?新国际秩序会是怎样的?新秩序如何确立?由谁(哪些国家)主导确立?这些问题不仅为各国研究者所关切,一些国家也已经把这些问题,提到外交政策的议事日程上。

03

中国须清楚自身选择

作为第二大经济体、已经高度卷入世界事务的中国,无疑也必须思考这些问题。对中国来说,有几个方面的选择是很清楚的。 首先,中国不可能像顾凯杰所说的那样,去“接管世界秩序”。这不仅因为如前所述,中国既没有足够的实力,没有强烈意愿,也没有这样的传统,来从美国手中“接管”充满无穷问题的世界秩序,更是因为美国也不会自愿退出国际秩序。不管怎样,特朗普之下的美国不等于特朗普之后的美国。一旦美国恢复常态,其回归国际秩序也是可以预期的。

其次,尽管很多现存国际组织已经名存实亡、效率低下,但离死亡仍然有一段距离,主要因为美国之外的其他西方国家,并不想这些国际组织死亡。在这方面,中国和这些西方国家具有共同的利益。例如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并没有导致这个组织的死亡,欧洲国家和中国一如既往地在支持它。西方国家和中国这样做并非没有道理。很简单,摧毁一个组织容易,但建设一个组织难。

再次,中国基于自身的利益、能力和国际关系理念,会尽力推动国际权力的多极化。随着中美冲突的升级,今天的世界越来越呈现出“一个世界,两个体系”,或者“一个世界,两个市场”的局面,即一个以美国为中心的体系和市场,与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体系和市场。这个趋势并不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中国的长远利益是竭力避免国际权力的两极化,即中美两极。如果演变成中美两极,就很有可能演变成往日的“美苏冷战式”的中美关系。

实际上, 在两极化的背后,世界权力也在多极化。美国仍然强大,中国继续崛起,俄罗斯不认输,德国恢复了其在欧洲的地位并在扩展国际影响力,印度在急起直追。在所有这些大国之中,没有一个大国有能力使得另一个大国屈服。

因此,只要中国能够有效管控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绪,继续实行既定的改革开放政策,转向务实的外交政策,将很难再出现美苏冷战期间所见的一个以中国为敌的“西方”。即使中美冷战得不到缓和,甚至继续恶化,西方国家大多会流离于中国和美国之间,而不会毫无理性地做出选边的选择。

中国必须,也能够成为一个新型大国。如果重复从前大国的老路,搞霸权主义,无论是英国式的还是美国式的,中国最终同样会失败。一个多极、多元、开放的国际秩序,不仅是更加民主公正的秩序,也是一个更可持续的国际秩序。

本文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教授郑永年。

文章原载于《联合早报》2020年6月16日,经作者授权发布。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29 22:4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90184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