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本待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
披着狼皮的羊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20359
精华 1
积分 1101
帖子 402
威望 699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9-1-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1-8-5 18:3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本待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

当中国传染病专家张文宏也说出“与冠病共存”的话之后,我无端端突然联想起当年犹太人生活在纳粹魔爪底下的窘境。犹太人有没有“与纳粹共存”的余地呢?那些牺牲在集中营、毒气室和受着种种酷刑,以及在强迫劳动中活活饿死的犹太人 -- “纳粹”,似乎从来就没有与他们“共存”的意思。

我又想起了所有的进行恐怖活动的恐怖份子!所有的爱好和平的世人应该知道,其实只要让恐怖份子随心所愿,让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那么他们还需要进行恐怖活动吗?

这样的联想当然是很无厘头。因为不必“学习”,自开天辟地以来,人类出现在这个地球上之后,直到今天,世人其实早已经“与病毒共存”了天长地久。

想起了天花、想起了黑死病,想起了小儿麻痹症、想起了肺结核。想起了...麻风病、疟疾、伤寒、霍乱、梅毒、百日咳...等等等等,人类伴随着这些病毒一路走来,在主动与被动之间,图的莫不是“与病毒共存”的心愿。有的苦尽甘来,有的还待努力。然而,从来就没有似新加坡政府如此消极,只要“人”感染病毒了之后,需需要住院治疗的重症病人有足够的床位,而且病死率不要太高就心满意足了。

同样的是“与冠病共存”,张文宏说的是积极的面对病毒,想方设法的在病毒的威胁中继续如常的生活 -- 而张文宏的“如常生活”并不是像新加坡一样的消极,而是积极的把抗疫的种种作为视作“常态”。

这个“常态”是什么呢?就是为了避免病毒大面积的散播,一个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就算是几个人确诊了,那么就会不厌其烦,千万人都要做“普筛”,让病毒无所遁形。目的就是务必找出所有隐藏在社区的无症状感染者,从而能够有效的堵截病毒继续蔓延散播。这样的“普筛”甚至不是一次两次。的确是,在需要的时候,甚至三番四次重复做全民筛检,直至保证疫情受到控制,也就是直至病例清零为止。

然而,看看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的“与冠病共存”,我就会感觉悲凉。这群人如果在中国,那么早就下台一鞠躬,为他们的无能负起政治责任了。作为一个新加坡人,我是很难接受,新加坡人的人命价值竟然输人一等。面对冠病,我们这一个本来在堵截病毒入侵最占有地利的小海岛,在堵截了一年七个月之后,还是不能够控制疫情。实在是让人够纳闷的了。

中国的这一波新的疫情,只是因为一个机场的清洁人员在国际航班和本地航班之间的交叉工作所造成的交叉感染。再因为人员的流动,一下子就在好几个省份散播开来。这个纰漏终于让我明白了“堵截”病毒的难处 -- 就是一颗老鼠屎就可能坏了整锅汤。

那些站在前线的人,譬如在入境服务处的所有包括上自管理层、下至清洁卫生人员,只要稍有疏忽,让病毒找到一个缝隙,就会一发不可收拾。譬如这次在南京机场服务的员工,只不过就是因为工作的需要而来往于国际与本地航班机舱之间,就让病毒的输入找到了突破口。

说是这些清洁工的疏忽是强人所难。毕竟服务的场地不同,不仅有不同的防疫程序,就连穿着的防护服也有不同的层级。因此,让一组人在两个防疫需求不同的工作场所流动,很显然的这就是管理层的不足之处。

只要是站在岗位上的任何一个个人稍有疏忽或松懈,都可能出现漏洞让病毒找到可乘之机。那么何况像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的政策和程序上,处处可见的皆是赌徒性质的纰漏呢?

要知道,“低风险绝对不等于没风险”!抗疫小组区分来自不同国家、区域的入境人士,处以不同的隔离程序。只要是他们认为是来自于低风险的区域,那么入境者就享有比较松懈的隔离程序。譬如允许居家隔离而不是在官方指定地点隔离。譬如在隔离的时间天数给予优惠,可以更快的结束隔离进入社区等等。

这就是新加坡长久以来为什么在病例清零之后又会死灰重燃的原因。然而,更大的弊病,其实还是所有抗疫前线上的管理层在程序上的疏忽。即樟宜机场在接待入境者和海事人员在与没有正式入境的船员之间的接触被污染的环境交叉感染。裕廊渔场的感染群就是例子。来自印尼的渔夫甚至不必上岸,就可能、可以在工作中,即互相交接渔获的工作短暂接触中不幸被感染了。

今天,在早报上看到了《疫苗效能不足加上病毒传播​力太强 印尼​担心​​​全民接种也挡不了疫情》的这篇报道。

「数据显示,以目前情况来看,即便达到100%群体免疫的门槛,也可能无法有效阻止病毒继续传播。」-- 这段内容读来让人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这么一来,我国的“与冠病共存”的“创举”岂不就如“航空泡泡”一样的“只闻楼梯响”了吗?

其实,众所周知,跨部门抗疫小组的精英都不会是傻瓜。他们也必然早就知道最有效的堵截病毒继续在社区传播的办法,就是揪出所有隐藏在社区的无症状感染者 -- 而要达到这个目标也是仅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普筛”。而且,也必须是全国的“普筛”才行 -- 像目前局部的“普筛”其实仅是治标不治本,仅仅能够让病例缓缓地减少罢了。

更可怕的,是种种迹象显示在完成疫苗接种的人群的防护率也轻易的被变异病毒侵袭之后,没有人可以知道,继德尔塔病毒之后,有什么新的、更狠毒的变种病毒会出现?这样一来,跨部门抗疫小组想要“与冠病共存”的美梦起岂不是又要告吹了?

正是:“本待将心托明月,谁知明月照沟渠?” 偏偏covid-19就是不领情啊哩!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9-26 06:16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51210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