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晚凉秋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115992
精华 0
积分 571
帖子 199
威望 372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5-1-4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8-12-29 16: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鹰鹫战争7a

War of the Raven
Part One, Stewart.

华文翻译本 特务小说
第一部,第七篇,史提护。
鹰鹫战争7a
04/2011


It was the way she looked at him. Not her face: the perfectly oval mouth,the high cheekbones, the astonishing features that made her look as if shebelonged in a Renaissance painting, ---
所说是她 [茱莉亚。哇珈斯,Julia Vargas] 怎样看着他,不是她的脸。那完善地椭圆的嘴巴,那些耸起的颊骨,那些叫人惊讶,使她的外形看像是个文艺复兴时期 (Renaissance) 油画里可能是个贵妇的特质。也不是说她穿着的男人衣服:短上衣,领带,打上褶的长裤。是说她的眼睛,那么地深蓝,深色到几乎全黑;那么地特殊令他不可以向别的物件注目。

‘Did you kill him?’ she asked, glancing nervously towards the body.
“你有没有杀他?”她问。神经质地向尸体描了一眼。
史提护摇头。他已经让她坐了起来,两人隔着桌子对望着。他还把手鎗指着她。
“你要怎样对待我?”她问,用人们看着一只奇怪的狗那样的神情看着他。
“我不知道,”他说,用半边屁股坐在桌子的边沿上。他拿出他的香烟,当她摇头拒绝的时候,给他自己点上一支。“这是一个有趣的情况。”
“你是那个北美人,是不是?那个他们叫做史提护Stewart的,是不是?”
他做个鬼脸,在烟灰缸里摔掉烟灰;那力道使得过猛了一点。
“或者我应该在Prensa登个广告以免在阿根廷有人不知道我是谁。”
“我不明白。”
“说笑而已。是个美国笑料。”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她问,眼看着那支手鎗。“我须要走了。”
他摇头。
他问:“你在这里要做的是什么?”
“我同样地问你。”
“你会问,但是鎗在我手里。”
她盯着他看。她的眼睛蓝色,闪亮,像海一般。

“告诉我,你看希特勒是不是一个魔鬼?”她问。
他不自在地说“我不知道”。他想,她可能有点颠疯。“我想他或者只是一个狗母生的。”
“因为,如果他是走来摧灭世界的魔鬼,”她继续说,像没有听到史提护说话那样,“或者那是因为我们应该受害的缘故。”“但是,当然啦,你大概不相信那样子的事情。”她说着,挪近一点。作为女子,她是高大的人。她几乎可以向他的眼睛平视。他发现他自己企望她可以脱掉帽子,让他可以不受帽子的影响地看她。

“为什么你穿男人的服装?”他问。
“为什么?你不喜欢吗?它是modaa la Dietrich’”她说,拿掉 fedora帽子,摔头调整她的头发。“而且,我喜欢男装衣服。当女人穿上长裤 (trousers) [女装衣服不是也有trousers吗?] 的时候,它让她感觉到自由的思维和权威。但是你不会相信这样算是解释,对吗?”她说着,斜着脸从眼角看他。史提护没有说什么。

“我没有那么地想,”她说,把肩头稍微摆动一下。“那么让我们就只说是伪装的吧。在这个国度里,一个良好家庭的妇女一般上是不单独地满街走动的。”史提护困惑地摇了摇头。
“你们这里是一个有趣的国家。强奸和谋杀没问题,但是如果人穿错误款式的裤子就会受到天谴,”他说,注视着她在短上衣下面的呼吸起伏动态。怎么搞的?就算是在黑暗环境里,他也不该会把她误当男人。“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话。你和卡尼纳斯Amadeo Cardenas之间的是什么关系?”

“我不可以告诉你。”
他说:“可以,你是可以的。”他用手鎗做个姿势,表示它还在那里。但是,她看着的是他,不是那把鎗。


[你不是说中了埋伏了的吗?怎么还有闲情让她说那么多的闲话?]

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13 17:4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1036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