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小说] 救我脱离死亡深渊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94
帖子 2433
威望 480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8-10 09: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救我脱离死亡深渊

【救我脱离死亡深渊】
(作者:丁云)

(1)
王国伟决定放弃治疗!
他把最新的医生检验报告撕个粉碎,他发怒骂人、甩东西,甚至绝食,拒绝亲友探访。他完全不能释怀,“为什么?为什么……”他问了千百遍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得癌?我才45岁,正值壮年。我平时生活节制,睡眠良好,饮食均衡,而且保持运动。你知道吗?这是我为事业冲刺的时刻,我的餐饮集团年营业额刚刚破了千万元!正在筹备公司上市的事宜,偏偏在这时刻……偏偏在这时刻,我被判了死刑!老天呀,这……这公平吗?这对我不残忍吗?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
曾几何时,他呼风唤雨,在商场上攻城掠地。
曾几何时,他站在台上,讲述成功之道。
曾几何时,他以为世界就掌握在他手中。
但是,因为得癌,一夜之间,他的城堡坍塌了……
他骂人、甩东西、不吃药、拒绝探访之后,没人敢靠近他。
他的病房,成了孤岛,无人的孤岛!
他只能在深夜里,独自啜泣,并数算着剩余的日子。
他还有几天?几个月?几年可活?
他堕入绝望的深渊……

(2)
唯有一个叫文雅的年轻女义工胆敢走进王国伟的病房。
文雅是属于“临终关怀支援中心”的义工,总是往癌症病楼钻,很多临终病人都很喜欢她。因为她亲切、美丽、善良、温柔体贴,总是面带笑容,会喂病人吃药、陪病人聊天、陪病人下棋、读书给病人听。当然,她还会唱歌,她的歌声如天籁,常录在手机里,播放给病人听,她的歌总能奇迹般抚慰许多临终病患的心。
“嗨,王先生,早上好。”
但王国伟无动于衷,看到她照骂不误。
“你来干嘛?看我死了没有是吗?是吗?……还是劝我接受治疗?你能保证我康复么?你不能,对吗,不要讲什么大道理了,什么……‘人要坚强,要珍惜自己活着的每一刻’,屁,都是放屁!道理谁不会说?你经历过磨难吗?明白软弱无助的感觉吗?明白绝望的感觉吗?明白癌细胞在你体内,操纵你的生死的感觉吗?”
文雅没有插嘴,默默听他发牢骚。
“我孩子才10岁……他读书很棒,会弹钢琴,还是网球高手。可是我……我可能见不到他小学毕业!我太太呢?她很棒,刚刚修读完会计课程,准备加入我的公司,做我的特别助理。我太太是个美人儿,是个甜姐儿,很多人都羡慕我们的婚姻,可以这么幸福,这么和谐。但一想到就要与她永别,我就心如刀割。你懂吗?你懂得患癌的痛苦吗?你能了解没有明天的痛苦吗?能感受到被命运摆弄,被命运开了玩笑的痛苦与不甘心吗?”
“我明白……”
“你明白个屁?你这么年轻,讲什么风凉话?”
王国伟抓了杯子,把水泼在文雅脸上!
他还把花、水果甩在她身上。
文雅感到屈辱,捂住脸,流着泪走了。
但是,隔天,她又再来了。
“嗨,你今天好吗?”
她依然笑容满面,把新的鲜花插在瓶子里。
他依然闷声不讲话。他依然拒绝吃药,只吃了一点点粥。妻子、儿子依然被他隔绝在病房外,只能听到他们隔着门的呼唤。儿子喊:“爸爸,您要加油哦,我等你病好,要出席我的钢琴考试哦。”妻子也柔情呼唤:“老公,你不用担心公司的事,我会处理的!安心养病,别忘了我们的薰衣草之约哦?这个秋天,让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去旅行!快快好起来,勾手指哦!”
他只能抑制自己的眼泪,骂人,其实是他软弱的伪装。
因此,他尽管虚弱,依然没有给义工好脸色看。
“我还没死,你很惊讶吧?……我不会轻易倒下去的,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知道我为什么不甘心吗?我童年家境不好,父母也早丧。我几个弟兄姐妹,不是做劳工,就是当小贩,只有我,天生聪颖,读书很厉害,但因为家贫,没机会上大学。我唯有把专注力放在做生意上,我到餐馆厨房学习做厨师,很快当了大厨,然后自己出来创业。我告诉自己,人生短暂,我输在起跑线,因此,我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成功赚大钱,就必须加倍努力!我45岁,已经成功了,这是个奇迹。但……但我还没来得及享受这一切啊!我还没来得及跟别人分享成功之道啊,我还没来得及与家人渡过美好的时光啊,薰衣草之旅,我们已经筹划了5年了,一直拖延,从我孩子5岁筹划到他10岁了,我们还没有成行。你说,我怎么不感到遗憾呢?你懂吗?你懂吗?”
“我懂,我懂……”
“你懂个屁!我结过婚吗?你有孩子吗?你……你患过癌吗?你就要死了吗?不要随便说你懂!你懂个屁!”
他又无端端发怒,把整个水杯甩到文雅脸上。
文雅的额头挂彩,血流出来!她捂着伤口,不知所措。护士刚好进来,急急忙忙护着她,带她去包扎疗伤。因为疼惜文雅,护士忍不住喃了一句:“这种人,不要再理他了,他死,也就算了,干嘛要拉住全世界陪葬?没有人欠他的,对不对?你更加不欠他的,对不对?”
文雅疗好伤,再也没出现在王国伟的病房里。

(3)
王国伟依然故我。
但过了一个星期,文雅没再出现,他禁不住好奇问护士文雅为何没来?护士赌气的转身而去,没有回答他。他仿佛骨鲠在喉,禁不住又问第二位护士。护士说:“你乖乖吃药,我就告诉你。”
他吃了药,问护士:“那个叫文雅的义工呢?”
第二位护士百感交集,一时哽咽住,伤感地说:“文雅是个很有爱心的义工……但她也是个血癌患者,她等不到骨髓移植,三天前去世了。”
王国伟如中雷击!“什么……她是血癌病人?”
王国伟一时愣住,思绪紊乱,不知所措。文雅是那么开朗、温柔、善良。她悉心呵护、照顾晚期癌症病患,丝毫无怨言,她聆听他们发牢骚、劝他们吃药、为他们洗抹呕吐物,也帮他们梳头、理发、抹身子,甚至陪伴他们观赏电影,唱歌给他们听,而她,竟然也是个癌症病人?
他居然还骂她:“你懂个屁!我结过婚吗?你有孩子吗?你……你患过癌吗?你就要死了吗?不要随便说你懂!你懂个屁!”
他省起了什么,挣扎着爬起来,打开抽屉摸索,终于找到自己的手机,文雅曾经把录好的歌传给了他,但他从来就不在意,如今他渴望听到她的声音,终于开了手机录音,播出的是她天籁般的歌声:
“每当危难临到我面前,如漫漫长夜无尽无边,何处寻找生命的亮光,伴我渡过每一个明天……耶和华的膀臂环绕着我,救我脱离死亡的深渊。他擦干我不住的泪水,他抚平我伤痛的心田……他是我力量,我的避难所,我要称颂他万万年。”
文雅的音容仿佛就在他面前,唱着歌。
她还传给他很多福音信息,他打开来,一遍又一遍听着。
他毅然地接受了治疗,并信了主。
他多活了11年。他安然离世时,儿子已经21岁了。


稿于新加坡
31.10.2018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9-25 15:3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7158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