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837
帖子 2593
威望 508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1-10-31 09: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屹立苍茫

屹立苍茫
(作者:丁云)

感受苍茫。
她的脚踝渐渐被潮水淹没了。遥望,仍然是雾气迷漫的苍茫茫海峡。看起来窄窄的短距离海峡,若果幻作陆地,一个劲奔跑,只需10分钟,她就能越过海面,去到彼岸的原野、油棕园、乡屋、池塘、黄狗、鱼儿、蜻蜓,还有花圃与榄仁树!当然还有她最亲亲的小绵绵!白白嫩嫩,还没长齐牙齿、走路颠颠簸簸、笑起来格格格天真烂漫的小绵绵;但雾气仍然氤氲在水面,仿佛横隔着的广袤宇宙星河,她望酸了双目,望得泪眼盈眶,徒然只看见隔岸的皇家海军俱乐部的旗杆,还有停泊在小码头的几艘船艇。
白骛也站在海角觅食,潮水也淹过它的长长的脚。
这里本就人烟罕至,这里本就屹立苍茫。
连白骛也落单了!许是保持安全距离吧?
9020……
这是个什么样的数目字?死亡数字?绝望数字?危机数字?丧钟仿佛敲了9020下!网络流传着一张鸟瞰图,是密密麻麻的墓穴,都填满了棺材,只剩下寥寥无几的七口空穴,等候你来填满!一天9020,无论是什么数字,意味着长堤继续封闭,不能通关!不能通关,意味着嗷嗷待哺的小绵绵啼哭时,谁给她抱抱呵护?饿了谁给她喂奶?尿尿了谁给她换尿片?风冷时了谁给她加添衣物?孤单时谁给她讲故事?发恶梦时谁给她拥抱?聊胜于无,聊胜于无啊……她终于找到了这个最能近距离可遥望乡土的海角!只能望酸双目,望得泪眼婆娑,海角仍然海角,天涯仍然是天涯。
她原本完全不知晓这个地点,是有人把它贴上面簿的,题着:“望乡最短的距离!”她于是乘搭巴士,到达义顺北区蓝宝石公寓那个站,然后下车越过马路,走完轻工业区,然后朝着河岸的红树林一直走一直走,约莫走了两公里,终于看到了海,看到了觅食的白骛,还有懒洋洋趴在泥滩上的蜥蜴;也看到了柔佛彼岸的高楼、公寓群、皇家海军俱乐部、旗杆、游艇,还有建筑前卫的歌剧院!然而,距离再怎么近在咫尺,还是天涯。
可怕的疫情,把两地人们阻隔了。
夫妻隔绝、母子隔绝、父女隔绝。
绿色通道也关闭了,探亲、旅游、消闲、购物,一概封关了。
她觉得自己顿成了无围墙监狱的囚徒。
小绵绵,我的宝贝,我的心肝,你还好吗?
你长牙齿了么?会走会跑了么?会唤妈妈了么?会“格格”笑了么?
90年代有首歌是这么唱的:“苍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飘泊。”
她从来不曾想过,自己会陷入如此苍茫茫天涯路飘泊的境地。从邦咯岛渔村离乡闯荡,她原本在KL有工作,是名合格的美发师。遇上阿乐,女性荷尔蒙加多巴胺作祟,一下子爱得火热,难分难舍,见谁阻拦杀谁,什么二姑六姨三姑丈还有爸爸妈妈的反对,一概当耳边风,非君莫嫁,与阿乐注册、婚礼、摆酒、蜜月,一气呵成。婚后,阿乐继续做他的汽车“隔热板”的技师!她继续做她的美发师,然而,她没有放弃梦想,就是去狮城考得一张“意大利欧佳士美发师文凭”,直接进入狮城么?看来很难,尤其是阿乐,学历差,连拿“S准证”的资格都没有。她呢?勉强找份“洗头妹”或见习美发师的工作不难,然后可半工半读修“意大利欧佳士美发师文凭”。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怎样把现实变丰满呢……
于是他们做了个决定,就是住在新山,他在新山继续做汽车隔热板。
她呢?每天来回长堤,工作、读书,深夜才乘搭最后一趟170回新山。
从此,她成了奔波长堤两岸的“越堤族”……
日子仍然过得甜蜜,因为彼此有憧憬、有梦想、有依傍。
再忙、再累,两人也没漏掉了亲密关系。逢雨夜,赖床不醒,凌晨时,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他会悄悄褪下她的衣服,温柔地和她融为一体,她几乎是在半梦半醒之间完成夫妻的爱的义务。尽管累,但心灵上很满足,爱完之后,又得摸黑趁早第一班车170“越堤”去了。她很快怀孕了,生下了小绵绵。两人都忙,手忙脚乱的,唯有把她妈妈从渔村邦咯岛接来新山,让她帮忙照顾小绵绵。等她终于毕业了,拿到了“意大利欧佳士美发师文凭”,小绵绵已经两岁半了。
她希望把事业重心放在狮城,并且安排阿乐也在狮城谋份工作,并居留。
一家三口团聚,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呀!
奈何,骨感的现实,这期间冠病来了……
封关最后一夜,她几乎是逃难似的回到狮城。
阿乐带着小绵绵,送她到关卡!
“没事的,解封了,我就可以回去。”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你也是,好好照顾绵绵哦,妈妈很快就回来。”
她紧紧搂着小绵绵,亲了又亲,还是念念不舍地分开了。上了过长堤的巴士,远去了,新山,远去了,阿乐和小绵绵!她绝没有想到,此去绵绵无绝期,就此断绝了通关,只能遥望彼岸,只能望酸双目,泪眼婆娑,看不到老公和女儿的容颜。只能在视频电话里看见对方的大头和聆听久违的声音,她往往一开口,千言万语,多少委屈、多少思念,却哽咽住了。
她仍然屹立那儿,海水越涨越高,淹没她的小腿了。
潮水一波接着一波,拍打着堤岸。她看到了不少从彼岸漂流过来的物件,有家具、塑料玩具、啤酒空罐、垒球棒、皮球、海草、水蓊菜。讽刺么?这些垃圾,都顺利“通关”了,唯有人,拿着护照,即使种了疫苗,依然被禁止通关。之前有所谓“绿色通道”,因为疫情恶化,现在也被堵死了。
多久没见到老公?没见到小绵绵了?
狮城这儿,美发院松绑了又重绑,疫情时而舒缓时而恶化,她被疫情条例时紧时松抛上又抛下,情绪宛如坐过山车!有工开,忙碌,可暂时麻痹情感,清闲,复回到屹立苍茫的绝望感。啊,仍然是渺无人迹的长堤,野草恣意蔓爬的长堤,与昔日的繁忙成了强烈对比,仍然是水茫茫的海峡。啊,如果可以,她想套个救生圈游过海峡,去寻找家的温暖,去亲吻老公,拥抱孩子。
夜暗下来了,像缓缓罩下来的大帐篷。
对岸的皇家海军俱乐部,码头灯火灿亮。是看错了么?波光粼粼中,她似乎看到一个人,从海面上慢慢游了过来。他没有遇到水警的阻拦,也没有遇到海岸警卫队的巡逻。那个人就这样,轻轻松松,悠悠然然游过来,上岸了,疲惫地趴到在泥滩上喘气,水里还抓着个救生圈。缓回一口气之余,他熟练地脱掉湿漉漉的衣服,从塑料袋拿出干净衣服换上,就头也不回朝远处有灯光的组屋区跑去。他是偷渡者么?还是相隔着两岸,无法见到亲人的“越堤族”?
还是她的幻觉么?……
也许有一天,她也会做同样疯狂的事,游过海峡,去找小绵绵。
皇家海军俱乐部,看来那么近在咫尺!
彼岸的原野、油棕园、乡屋、池塘、黄狗、鱼儿、蜻蜓,还有花圃与榄仁树!当然还有她最亲亲的小绵绵!和阿乐!
——小绵绵,我的宝贝。


稿于新加坡
31.5.2021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837
帖子 2593
威望 5087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1-10-31 09: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注:发表于“新加坡文艺”第131期。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5-21 16:3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908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