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2月4日新智读书会导读怀鹰的《半个月亮爬上来》
叶明
管理员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UID 45
精华 352
积分 34088
帖子 9272
威望 16388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10-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19 13: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2月4日新智读书会导读怀鹰的《半个月亮爬上来》

这是一本微型小说集,共收有90篇小说及评论7篇,所涉及题材既广且深。

作者敢于直视惨淡的人生,大胆地以写实的多样化艺术手法,采用淡化浓缩的故事情节和平实自然的语言,向读者展示了被扭曲的社会文明,也写出许多温馨感人的故事,揭示出社会的人生百态 ,尤其是一些讽贬时弊之作,贯穿全书,给我们的心灵带来了强烈的震撼,益发引人深思。

这本写作技巧纯熟,文笔流畅,感情真挚的好书,值得你我共读。诚邀您出席导读会,抒发你的人生感言。

《半个月亮爬上来》
作者:怀鹰
导读:彭美英                                                        
司仪:洪月英

日期:2010年2月4日(星期四)        收费:非会员$5
时间:7:15pm  登记,7:45pm  开场,10:00pm 结束       
联络:李昭英9793 0401,李国民 9626 3208
地址:新智文教发展协会
   540 Sims Ave #02-05  Sims Ave Centre Singapore 387603


图片附件: [《半个月亮爬上来》] 12.JPG (2010-1-19 13:36, 121.76 K)





顶部
丛卉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556
精华 16
积分 4330
帖子 2012
威望 2307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8-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9 00: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叶明 的帖子



期待已久,必须到场支持、

怀鹰老师的粉丝们,月光中相聚吧。
顶部
红叶笑西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237
精华 82
积分 9546
帖子 4179
威望 532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10-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9 10: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遗憾无法到场,依然坚决支持!
想起曾写过一篇读后感,虽则浅陋,找找也帖来以博一哂。
顶部
红叶笑西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237
精华 82
积分 9546
帖子 4179
威望 532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10-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1-29 11: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文艺的出路在何方——读怀鹰老师《半个月亮爬上来》有感
    《半个月亮爬上来》是怀鹰老师微型小说集的名称,也是这部微型小说集的第一篇,由此可以看出怀鹰老师对这第一篇小说的偏爱.它确乎可以成为这部集子的代表作.在这里,我想尝试从微观的角度,浅谈我读这篇小说之后的感触。
    小说写了一个街头艺人一天的卖艺经历。在这之前他似乎曾是个文艺工作者,因为文中写道“青春圆舞曲……啊!太熟悉了,早年在文艺团体……”因此,这第一次街头卖艺,在他是相当艰难的。“他躲在一个阳光晒不到而又少人走动的角落,之所以选择这里,是怕被熟人看见。”作者对卖艺人的心理进行了相当细腻的描写:“难道就这样开始‘卖艺人’的生涯吗?心里酸楚楚的,鼻子痒酥酥的,想哭。如果是在山里,他会扶“琴”痛哭,把十几年来的屈辱哭个干净。但今天是观音诞,整条石板路都涌动着人。”他的屈辱感不断升温,“心跳得很快,体温不断的升高,他几乎可以感觉血液在血管里奔流的速度,听到有如黄河的咆哮。”在不断袭来的重重屈辱的压抑之下,他终于爆发了:“他吸了一口气,尽量把欲冲闸而出的感情压抑下来。缓缓的闭上眼,眼前出现了一幅雄伟壮观的场面……黄河在咆哮!黄河在咆哮!”这一段精彩的人物描写,有虚写,有实写;有神态,有动作,有心理。而“黄河在咆哮”这一形象生动的比喻,准确而巧妙地写出了他情感的剧烈起伏。
    他一定是一个相当优秀的文艺工作者,因为文中写出了他的琴声在人群中留下的巨大反响:“悠扬的琴音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像一颗炸弹引爆,人群被吸引过来了,一圈一圈的围住他。”可是,他失望了。“感觉到人们不是来欣赏他的演技,倒像在观赏稀世的动物--这个时代,竟还有人在这个场所演奏《黄河大合唱》,而且还是一个“卖艺人”!”然而,他不管有没有人真正欣赏他,全身心地投入于演奏之中。“他始终没睁开眼,专注于他的音乐,如果音乐也有灵魂,他宁愿在音乐中焚化。”这是一位多么热爱艺术的人哪,我们从中感到,他,是愿意为艺术献出生命的!
    而后从曲子里,插入了卖艺人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热烫烫的泪从他紧闭的眼角像清亮的山溪淌下。多少往事啊风卷残云涌上心头,多少年了,对她的思念没有褪色。她现在如何?是否还跟那个拆桥的人在一起?她会想他吗?”往事引发了作者对青春的怀念与追忆。“青春啊青春,难道就像那只小鸟一去不回头了吗?我的青春呢?我的青春呢?它到底躲在哪里?”在这种情形下,他仿佛又回到了青年时代,然而现实与过去的强烈反差让他难以承受。“忽然一阵冲动,他随着琴音唱了起来。他要让自己快乐,但周围的人却像潮水一样四散了。他听到那些杂沓的脚步声,听到人们揶揄的谈话声,他嘴角浮起一丝嘲讽的笑,是在笑自己也是笑观众,他们根本不懂艺术。”终于,“人群都零落了,通往庙宇的石板路也冷清了。两个钟头就在哭泣的琴音中过去了。他遥望着庄严肃穆的观音堂,感觉此刻生命充满了一种不可言喻的圣洁和宁静。”这两个钟头,他在为自己的心灵而倾情歌唱,不管有没有听众,不论有没有知音。艺术之于他,犹如庄严肃穆的观音堂,圣洁不可侵犯,那是怎么样的一种对艺术的狂热的爱啊!只有在投身于艺术之中时,他方能找到一片宁静。那是他心中的一方净土!
    小说是这样结尾的:“明天,我还要不要演奏黄河大合唱?还要不要来一段掀起你的盖头来?或半个月亮爬上来?”这个结尾,在看似平静的自问中,蕴涵了无限辛酸之感。明天如果再坚持的话,一天的柴米油盐从何寻得,背后的妻儿老小何以为生?是不是只有改变自我这一条出路呢?
    这样一位以艺术为生命的人,在街头,并非被欣赏,而是被围观被揶揄,我们从中感受到的,是一位文艺工作者的深重悲哀。艺术的出路在哪里?结尾的问句发人深省。他是坚持他的艺术,演奏自己热爱的音乐,还是投观众所好,演奏时尚的音乐呢?作品给我们留下了悬念。而我们从卖艺人的处境来看,他之所以忍受屈辱抛头露面卖艺街头,完全是为生活所迫。坚持自我的结果是难以生存,而迎合世俗又为他的内心所不甘不愿。文明与内心的剧烈冲突,勾画出了一位令人心酸的卖艺人的形象。联系当今的社会现实,纯文艺似乎被逼入了绝境,通俗文艺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大有市场。当大量的通俗文艺作品乃至庸俗文艺作品充斥市场的时候,我们深深感受到了愤怒、悲哀与压力。我们的时代究竟需要什么样的文艺,在快餐文化盛行的时代,文艺的出路到底在何方?
    掩卷无语。



[ 本帖最后由 红叶笑西风 于 2010-1-29 11:08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9 08:1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9072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