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2 08: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盲坑(下)

盲坑(下)

“我…我也希望死的人不是我…”眼眶红红的是大块。
“大块,你干嘛?也有心愿未了?”
“我…我刚刚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她是在巴刹卖酿豆腐的。其实也不算刚刚认识,我经常去她档口吃酿豆腐,有三年了。我心里很喜欢她,却不敢说出口,最近我去关丹,买了条金链想送给她,但一直鼓不起勇气。而且,听说有关丹人来向她母亲提亲,我…我是怕…怕我死了,就永远没有机会向她表白了。”
保叔也幽幽地慨叹。“唉,如果有得选择,死的应该是我们老家伙,对不对?你们年轻力壮,有大把前途。我呢?偏偏希望死的不是我…69年,就是前年的工潮,你们还记得吗?那位烧炮工杨××,采取了激烈的手段,炸毁了运输矿石的铁路!后来他被警方抓了,很多人都受到牵连。最后杨××终于在军火法令下被判处死刑。我感到很内疚,我…我其实也牵连在内,但我一被警方盘问,就崩溃了,把所有参与工潮的人的名字都泄漏出去。我…我其实是个混蛋,是个出卖战友的混蛋,我不配活下来。杨××的炸药,也是我凑给他的。我能够活着出去,我一定要去探访那些受牵连的矿工的家眷,向他们跪地认错。”
“我…我是个混蛋,其实我才是个大混蛋!”
三人都惊讶瞪着老刘。
老刘摘下安全帽,整个脸颓靡而阴暗。
“我…我只恨我自己,太软弱,太怕事了!本来,我是垄底的老行尊了,经验比谁都老。他们那些管理层,从英国人到马来人,再到华人,都是混账,只管利润,哪管工人死活?我告诉他们,这坑道的横梁,早该换了,有些木头,已经腐烂了。但是,我踩到经理室去,跟他讲,经理却说,国际锡米价格一直在跌,发了工钱,银库都空了,哪来的钱修坑道?修铁路?经理塞给我一个过年红包,叫我不要出去乱乱说,我一来怕事,二来反正要退休了,所以隐瞒了这事。我…我真的该死,如果我有勇气,把坑道的事揭露出去,他就得暂时封闭这里,我们…我们也就可以避过这场灾祸呀!”
“原来你早就知道这坑道有危险,你混蛋!”
“你自己死了算了,何必连累我们?”
黑强、大块把老刘推倒地上,一阵拳打脚踢,发泄愤恨。
保叔连忙拉开他们。
“你们怎么了?现在生死未卜,还自己打自己?”
老刘爬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
“我不怪他们,只怪我自己。”
接下来,是漫长的、可怕的沉寂,死一般的沉寂。四个烧炮工仍然窝缩在寂寥、阴森森、沉窒的坑道里,犹如虫豸。罩头灯的电池越来越弱,快要耗尽了。在超过一千多尺深的垄底坑道处,只有残垣断石。本来就很高的气温骤然上升到难以忍受的程度,酷热难当。黑强、大块都不断灌水,水壶里的水也快用罄了。
那具只露出一双脚的尸体,仍然掩埋在砂石中!
空气凝固了似的…隐隐约约的,仿佛听闻坑道另一头不断传来凄厉的嚎叫与幽幽的哭泣声。听了,只觉得毛骨悚然。被封闭的17号坑道,听说在发生灾变时,活埋了十多个矿工。后来,堵塞的坑道始终没有被打通。而资方也因为“不符合经济效益”为理由,永久性地封闭了这坑道。从此,17号坑变成了十多名矿工的“集体坟冢”!此后,这埋葬了十多条冤魂的坑道,便不时传来哭泣与惨嚎声。他们四个人,以前一听闻这些冤魂的嚎叫,心里总会发毛,现在却不再恐惧,因为,他们都深切了解,他们的遭遇,将会跟那些矿工一样。
坦然了。
释怀了。
黑强、大块仍然距离老刘远远的。
保叔却过来打圆场。“喂喂,别这样嘛…应该同舟共济嘛,都是一个坑的工作的伙伴嘛。撞上了盲坑,便认了。人家常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想想,也就看开了,也不在意死的到底是谁。不过,转念一想,能够庆幸活下来的,倒是应该帮死去的人,完成他的心愿,你们说对吗?”
“这个我赞同…”
“我也赞同…如果我死了,你们去告诉卖酿豆腐的女孩,我喜欢她。”
“如果死的是我,希望你们会转告我爸爸,我不应该怨恨他…”
“你们也一样,如果死的是我,你们要帮我去杨××的坟前上香,还有,向那些在工潮受牵连的工人的家属,表达我的歉意。我银行里有些钱,反正我这辈子孤家寡人一个,那些钱,就分给那些受害者的家属吧,谢谢你们了。”
“我知道,该死的是我…”老刘深深慨叹。“如果死的是我,我还是希望你们活着出去,把经理的恶事宣扬出去!还有,帮我狠狠的揍这家伙一拳!”
四个人禁不住击掌互相鼓励。
罩头灯的电池用罄了,墨黑的黑暗迅速笼罩了他们!
坑道里仍然热得像火炉,水壶的水用罄的时候,他们忍不住焦躁。“妈的,拯救队再不来,我们准死了。”“会的,他们会来的。”“会的,他们一定会来的,迟早而已…这是英国人留下的预警系统,一旦坑道发生灾变,所有的坑道的通风管就会排放出一种兰花油的气味,地面一收到讯息,就知道塌坑了,他们会马上采取行动的。只希望塌坑的范围不会太大,他们很快就会挖掘到这儿来的!”
老刘的话刚刚落,他们就隐约听到铁楸的敲打声,电钻的震动声。
“来了,来了…拯救队到了。”
“我们有救了!”
四人靠拢,紧紧挨在一起,振奋地期待着,挖掘的声音渐渐清晰可闻。他们守在坑道口,尽管黑暗中不能见物,他们依稀晓得那具尸体仍然躺在那儿。此刻,他们很想移开石块,看一看尸体的脸孔,即使是血肉模糊,也可以分辨出是谁的尸体啊!但是,就偏偏没有人胆敢上前,揭开这个“答案”!
而那堆石头在震动,显然地,挖掘已经临近他们的置身处。
终于,石块被电钻钻开了,一丝光亮照射进来。四人紧张地紧紧靠拢着,黑强忍不住扯开干涩的喉咙嘶喊:“我们在这里啊…喂,我在这里…”然而,拯救队没有回应,继续传来铁楸的挖掘声、电钻的震动声、人声吵杂。哒哒哒…哒哒哒…微弱的光线下,老刘的眉头渐渐呈现暗灰色…保叔的脸也刷一下惨白了--因为他触摸到的别人的肌肤,全是冰冷的!石块终于被撬开了,缝隙越来越大,强烈的光照射进来!
骤地,传来拯救员们撕心裂肺的悲呼…
黑强、大块、保叔、老刘的脸齐刷青了!



稿于新加坡2005
2009年1月重修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5-16 14:5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丁云 的帖子

患难与共,患难见真情, 灾难中的同胞,更应团结一致, 互相扶持。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6-1 11: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动人的故事。

顶上来再说。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6-1 17: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谢谢,谢谢。
顺便报喜,这篇小说,再加是《最后的THAI SONG》,得了“海鸥文学奖”,奖金不多,
但够喝咖啡。
顶部
冷风细雨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8856
精华 26
积分 10530
帖子 5000
威望 54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9-1-1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6-1 20: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丁云 于 2009-6-1 17:07 发表
谢谢,谢谢。
顺便报喜,这篇小说,再加是《最后的THAI SONG》,得了“海鸥文学奖”,奖金不多,
但够喝咖啡。

恭喜!! 恭喜!! 听者有份吧?咖啡不错。。哈哈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6-2 09: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冷风细雨、日落冬兄。
我们在书城楼下食阁,这个礼拜天3点到5点,有个文友聚会,欢迎出席,我请你喝咖啡,
加上糕点,也无妨。
顶部
日落冬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2222
精华 27
积分 3778
帖子 1646
威望 2130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6-4 08: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丁云 于 2009-6-2 09:23 发表
冷风细雨、日落冬兄。
我们在书城楼下食阁,这个礼拜天3点到5点,有个文友聚会,欢迎出席,我请你喝咖啡,
加上糕点,也无妨。



谢谢邀请。

时间上冲突,未能应邀。

抱歉。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6 17:0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5990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