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其它] 阅读中外新诗随笔点滴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08:3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阅读中外新诗随笔点滴

自己明白读者糊涂一例

烟愁(蔡炎培)

我们接不到人
我们接到一根烟
我们是来世的陌生人

——《台港百家诗选》

作者生于1936年,台湾大学毕业,在香港《明报》任职。著有诗集《小诗三卷》。
对他的诗有不同的看法。
●否定者:
字字可解,句句可解,但合起来就只得晦涩二字。——香港评论家黄维梁
●肯定者:
人都说炎培的诗晦涩,其实,有时他的晦涩只是来自火红火绿的激情。太激动,便有太多的话想说,这句还未说完,笔触又移到另一个观点,诗人自己自然明白,作为局外人的读者,便很难知道他究竟想告诉我们什么。——谈锡永《小诗三卷•序》
●按照谈锡永先生的说法,诗是用来抒发自己的真实感情的,无须他人读懂,只要自己明白,依然可以成为好诗。同是现代派的诗,作为“局外人”,我喜欢郑愁予的作品,而对蔡炎培的,及许多和蔡炎培走同一个路子的作品,素来使我敬畏,并对自己读不懂好诗感到惭愧。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1-8 10:24 编辑 ]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0:07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叫随笔小语吧。蝶翁曾经批过我一首律诗,句句好句,但连起来看就迷糊了,我也接受了许多教训,慢慢学习。您敢下这样的评语,牛气!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0: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医务所

空气凝固了
时间静止了
空调肆无忌惮
那人敞不开胸怀
那人对着空调
下逐客令




为什么开机这么长时间,反复品味而读不懂这首诗呢?只能从我自身找问题的症结。譬如,“为当代发明了中国诗”的庞德,他的《在一个地铁车站》我至今读不懂。庞德历时一年,才把130行的诗作最终压缩成两行——

人群中这些面孔幽灵一般显现;
湿漉漉的黑色枝条上的许多花瓣。——杜运燮译

据说,这首诗已经成为英诗中的典范之作,“可以说没有一个选本不选它,没有一个批评家在论诗时不提到它”,但我就是读不懂。这显然与自身的文学修养有关,也与传统的旧的思维模式有关。
面对静心先生这首及其凝练的小诗,我要重新学习,首先看一下台湾不同时期、不同流派的作品,我毕竟有十多年没接触新诗了。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0:4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罗贤生 于 2007-11-8 10:07 发表
叫随笔小语吧。蝶翁曾经批过我一首律诗,句句好句,但连起来看就迷糊了,我也接受了许多教训,慢慢学习。您敢下这样的评语,牛气!

“随笔小语”太宽泛,指向不明,我这是专门学习新诗的一个帖子,而随笔是可以无所不写的,暂时就换这个题目吧。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2:2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烟愁(蔡炎培)

我们接不到人
我们接到一根烟
我们是来世的陌生人
-----------------------------
我是说这首叫随笔小语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2:4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罗贤生 于 2007-11-8 12:24 发表
烟愁(蔡炎培)

我们接不到人
我们接到一根烟
我们是来世的陌生人
-----------------------------
我是说这首叫随笔小语

所语何意?是告诉人何谓晦涩吧?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2: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读这首诗

我们接不到人                       我们常不去接受不去靠近不去理解一个熟悉人、身边人甚至亲人
我们接到一根烟                    我们常轻易的接受一个陌生人递过来的一根香烟
我们是来世的陌生人              今生我们依旧是陌生人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3: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07-11-8 12:57 发表
我读这首诗

我们接不到人                       我们常不去接受不去靠近不去理解一个熟悉人、身边人甚至亲人
我们接到一根烟                    我们常轻易的接受一个陌生人递过来的一根香烟
我们是来世 ...

非非的解读使我更糊涂了,作者在一首诗中总该表达出一个完整的意思吧?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3: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从网上搜点资料,以便了解其人其诗——

[2003-03-23] 聊天室:詩人蔡炎培印象
放大圖片
竹林掩映下的瀑布。

施友朋

 在「香港作家聯會」的十五周年慶典上,巧遇久違了的詩人蔡炎培。蔡詩人是《明報》的資深副刊編輯(今已退休),我亦在《明報》工作了十個年頭(一九八○至一九九○年),與蔡詩人也算是同事。

 席間,蔡詩人幾杯好酒下肚,詩興不禁大發,即時以豐沛抑揚的聲調朗誦了辛笛和洛楓的詩,舉座如陶然、顏純鉤、梅子、巴桐、溫海、舒非,無不佩服他的記憶超人,老蔡開懷的笑了,展現他向來平易樂觀、深情的腔調——誰說現代詩不可以背誦?好的詩能觸動人靈魂深處的,我都背得出!

 蔡詩人最近是「竹裏坐消無事福,花間補寫未完詩」,創作多了,聲音也有了堅持,既在《明報月刊》追憶無名氏,復在《文學世紀》談北島印象,而且用語乃可見當年查良鏞先生對副刊所定的「五字真言」:「短趣近快圖」之旨意(可參考張圭陽的《金庸與報業》第十八章)。老蔡快人快語,文章短小精悍,「有句話句」,他論詩絕對主觀,才不理你同不同意,敢向「權威」挑戰(因為他自以為就是權威),他對人沒有機心,我最愛與他胡扯,滿嘴油膩後,蔡詩人品評香港各大詩人,誰是第一流,誰是第九流,我打趣說:「我以前寫的詩,屬第幾流?」

 蔡詩人不假思索,拍案而起:「閣下努力些,或者有機會接近第九流!」舉座盡歡,個個笑得合不攏嘴。

 對詩的精誠,我不及蔡詩人萬分之一,自然也就不懂詩,也不敢談詩論詩。北島的詩,我讀得少,他的散文,我反而比較愛讀,最近在《書城》看他寫的「飲酒記」,不是酒客的我唸得津津有味,有道是「好的文字接近詩」,北島的散文句法,短句多而變化無窮,試看:喝法國紅酒也有一種儀式,斟上,看顏色,晃動杯子,讓酒旋轉呼吸,聞聞,抿一口,任其在牙縫中奔突,最後落肚。好酒——好酒。酒過三巡,牛飲神聊,海闊天空。

 認識蔡詩人數十年,雖是「君子之交」,然對其為人,總有多少難忘的「印象」,蔡詩人酒量不大,但貪杯;大家還是報館同事時,偶爾月明星稀,下班到大牌檔消夜,灌老蔡幾杯燒酒,他的話就如洪水缺堤,滔滔不絕,吟詩不在話下,最過癮的便是聽他大談情史,乃平生最過癮之事!老蔡感情充沛,他的一枝詩筆插入墨水瓶,當它拔起,筆端滴下的——可盡是「變種紅豆」的淚痕?

 「天上但聞星主酒,人間寧有地埋憂;生希李廣名飛將,死慕劉伶贈醉侯。」僅借陸放翁《江樓醉中作》四句與蔡詩人乾杯!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3:58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所语何意?是告诉人何谓晦涩吧?
---------近体诗的晦涩之词可以加注解,惯例了。没有特殊、专业用语,现代诗还要加注解似乎滑稽了一些。老爷子,服你了,罗子的反话您一看就清楚,那是罗子的水平太低了。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8 13: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复制到文档上,转换为简体字——

[2003-03-23] 聊天室:诗人蔡炎培印象
放大图片
竹林掩映下的瀑布。
施友朋
 在「香港作家联会」的十五周年庆典上,巧遇久违了的诗人蔡炎培。蔡诗人是《明报》的资深副刊编辑(今已退休),我亦在《明报》工作了十个年头(一九八○至一九九○年),与蔡诗人也算是同事。
 席间,蔡诗人几杯好酒下肚,诗兴不禁大发,实时以丰沛抑扬的声调朗诵了辛笛和洛枫的诗,举座如陶然、颜纯钩、梅子、巴桐、温海、舒非,无不佩服他的记忆超人,老蔡开怀的笑了,展现他向来平易乐观、深情的腔调——谁说现代诗不可以背诵?好的诗能触动人灵魂深处的,我都背得出!
 蔡诗人最近是「竹里坐消无事福,花间补写未完诗」,创作多了,声音也有了坚持,既在《明报月刊》追忆无名氏,复在《文学世纪》谈北岛印象,而且用语乃可见当年查良镛先生对副刊所定的「五字真言」:「短趣近快图」之旨意(可参考张圭阳的《金庸与报业》第十八章)。老蔡快人快语,文章短小精悍,「有句话句」,他论诗绝对主观,才不理你同不同意,敢向「权威」挑战(因为他自以为就是权威),他对人没有机心,我最爱与他胡扯,满嘴油腻后,蔡诗人品评香港各大诗人,谁是第一流,谁是第九流,我打趣说:「我以前写的诗,属第几流?」
 蔡诗人不假思索,拍案而起:「阁下努力些,或者有机会接近第九流!」举座尽欢,个个笑得合不拢嘴。
 对诗的精诚,我不及蔡诗人万分之一,自然也就不懂诗,也不敢谈诗论诗。北岛的诗,我读得少,他的散文,我反而比较爱读,最近在《书城》看他写的「饮酒记」,不是酒客的我念得津津有味,有道是「好的文字接近诗」,北岛的散文句法,短句多而变化无穷,试看:喝法国红酒也有一种仪式,斟上,看颜色,晃动杯子,让酒旋转呼吸,闻闻,抿一口,任其在牙缝中奔突,最后落肚。好酒——好酒。酒过三巡,牛饮神聊,海阔天空。
 认识蔡诗人数十年,虽是「君子之交」,然对其为人,总有多少难忘的「印象」,蔡诗人酒量不大,但贪杯;大家还是报馆同事时,偶尔月明星稀,下班到大牌档消夜,灌老蔡几杯烧酒,他的话就如洪水缺堤,滔滔不绝,吟诗不在话下,最过瘾的便是听他大谈情史,乃平生最过瘾之事!老蔡感情充沛,他的一枝诗笔插入墨水瓶,当它拔起,笔端滴下的——可尽是「变种红豆」的泪痕?
 「天上但闻星主酒,人间宁有地埋忧;生希李广名飞将,死慕刘伶赠醉侯。」仅借陆放翁《江楼醉中作》四句与蔡诗人干杯!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0-26 00:2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1647 second(s), 10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