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转) 独家对话:《光棍儿》《美姐》导演郝杰
叶明
管理员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UID 45
精华 352
积分 34220
帖子 9316
威望 16475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10-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5-8 17: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转) 独家对话:《光棍儿》《美姐》导演郝杰

注:最近在新加坡首届华语电影节上碰到郝杰导演,并观看了他的两部电影,留下深刻印象。后来发现凤凰网上的这篇采访,让我对他的成功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


去年,一部名为《光棍儿》的低成本独立电影走红网络,带给了观众巨大的惊喜。这部投资仅为三十万的影片将镜头对准了农村老光棍的性苦闷问题,罕见的题材与原生态的写实手法,让人眼前一亮,导演郝杰也走入了大众视野。凤凰娱乐独家专访了郝杰,他与我们分享了他“倾家荡产拍电影”的经历和对电影创作的独到见解。采写/谷逸 图、视频/姜胜南


8月11日,第六十届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电影节官网公布电影《美姐THE LOVE SONGS OF TIEDAN》入围官方新导演竞赛单元,这是郝杰的第二部剧情片。这位“一战成名”的新锐导演,对他的第二部影片颇有信心,他告诉凤凰娱乐,《美姐》已经通过审查,筹备着上院线,进军贺岁档“影片能让更多人看到,这个我就会感觉比较爽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让别人看看”。

曾经有人评价郝杰有点儿“年轻气盛的狂傲”,而或许这正是这位年轻导演的可贵之处。他评价自己为“俗人”,拍电影最关心的是“自己的生命感受”,他认为中国电影的希望一定在年轻人身上,“奇迹会从全新的、你想都想不到的里面就冒出来了”,说起自己筹拍第一部电影《光棍儿》时的艰难,他显得云淡风轻,“像我们圈里有很多年轻导演那都是倾家荡产在做一个事,你付出到一定程度,到了这个世界上法人能跟你比时候,那你肯定就成了。实际上真要那样坚持去发狠去做的话,也没人能拦得住,也不是什么惊天地,开天辟地的大事,就是拍个电影嘛。”

作为已经取得一定成绩的新锐导演,他建议电影新人要“坚持本心”,并注意“降低成本”,“不要谈那么多钱,我觉得还是用最少的钱做最有价值的事情。你钱越少,你的话语权才会有,否则的话你又没有作品然后又要很多的钱,你肯定没有话语权”。

【《光棍儿》之前】

“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最后发现都找不着出口”

凤凰网娱乐:先给我们说一说你的个人经历吧,你2005年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后,2010年导演处女作《光棍儿》面世,这五年间你都做了些什么?我们觉得这段时间的经历对电影新人应该会比较有帮助,想请你分享一下。

郝杰:做过很多事,在电视台也做过编导,然后在视频网站也跟你一样做过编导,在影视公司也都做过反正各种各样的工作吧。然后最后会发现都找不着出口,找不着出口是因为比如说你想做一点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事情,首先是人家那边不需要,也不能容忍,以至于实际上你还在用心上着班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开除了,所以找了很多地方,最后就发现只能是自己做电影才有可能。

凤凰网娱乐:你一开始毕业出来,就是把以后一定要做电影长片为目标吗?

郝杰:肯定是,那个电影梦想是有,但是也知道那个不容易,所以先从上班开始吧,过程中做着。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上班对您累积一些经验和资源还是有帮助的吗?

郝杰:可能更多的还是你对这个社会的认识,对媒体、对电视、对网络,对这些东西的认识;然后对那些编导这项工作岗位的认识,和这些东西跟电影的不同和差距在哪。

凤凰网娱乐:有没有一个契机,让你觉得应该自己来做电影的时间到了,然后有没有这样一个机会?

郝杰:契机这个是,上班越上越不顺利,最后就被开除了嘛。本来我还很激情地直接找大领导、跟一个总编,我说我是学电影的,我觉得我们这个项目应该这样搞,然后他也是新来的,不知道人际关系很复杂,然后跟我说“好的,英雄所见略同”,第二天就在董事会上推荐了我,说我推荐一个郝杰觉得很不错。结果,第三天我就接到人事处的通知,让我办离职手续。

凤凰网娱乐:中间发生了什么也没人知道是吗?

郝杰:对,可能让人家觉得很不爽吧,哪儿冒出来的你啊,你要干嘛。

【初试啼声】

“倾家荡产做一个事,也没人能拦得住”

凤凰网娱乐:《光棍儿》去年在网络上很火,在国际上也获得了很多奖项,这对您现在的工作心态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您觉得自己有什么样的变化?

郝杰:肯定是有影响的,变化也肯定是有的,就是你的环境完全不同了。我在做第二部电影的时候,《光棍儿》还没有这样的反响,那个还是跟《光棍儿》一样的艰难。但是连着两部做完了之后它有一个后续效应,因为《光棍儿》是2009年拍的,现在已经好几年过去了,现在才开始这样。然后可能从最近开始才会有一个很强烈的不同。不同在于可能我接下来再做电影,就不会存在比如说找钱特别难这样的事情,可能就是会顺利很多吧。

凤凰网娱乐:第一部的钱你是怎么找来的?

郝杰:千辛万苦找来的。

我昨天还看你们凤凰网做的陈凯歌视频,他说得很真诚,他说愿意为自己想做的电影少挣一点钱,然后挣较少的钱,这是他在那个位置上说的。然后换成我们,我们为什么有机会还能拍还能冒出来是因为我们根本不挣钱,我们倒贴,能卖什么卖什么,就是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我只要活着然后就把那个东西弄了。

我前面几部片子都是没有片酬的,而且那个都不是重要的,有没有片酬都不是重要的,就是有没有机会拍,你要付出多大的东西才会做。像我们圈里有很多年轻导演那都是倾家荡产在做一个事,你付出到一定程度,到了这个世界上法人能跟你比时候,那你肯定就成了。实际上真要那样坚持去发狠去做的话,也没人能拦得住,也不是什么惊天地,开天辟地的大事,就是拍个电影嘛。

【初试啼声】

“倾家荡产做一个事,也没人能拦得住”

凤凰网娱乐:《光棍儿》去年在网络上很火,在国际上也获得了很多奖项,这对您现在的工作心态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您觉得自己有什么样的变化?

郝杰:肯定是有影响的,变化也肯定是有的,就是你的环境完全不同了。我在做第二部电影的时候,《光棍儿》还没有这样的反响,那个还是跟《光棍儿》一样的艰难。但是连着两部做完了之后它有一个后续效应,因为《光棍儿》是2009年拍的,现在已经好几年过去了,现在才开始这样。然后可能从最近开始才会有一个很强烈的不同。不同在于可能我接下来再做电影,就不会存在比如说找钱特别难这样的事情,可能就是会顺利很多吧。

凤凰网娱乐:第一部的钱你是怎么找来的?

郝杰:千辛万苦找来的。

我昨天还看你们凤凰网做的陈凯歌视频,他说得很真诚,他说愿意为自己想做的电影少挣一点钱,然后挣较少的钱,这是他在那个位置上说的。然后换成我们,我们为什么有机会还能拍还能冒出来是因为我们根本不挣钱,我们倒贴,能卖什么卖什么,就是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我只要活着然后就把那个东西弄了。

我前面几部片子都是没有片酬的,而且那个都不是重要的,有没有片酬都不是重要的,就是有没有机会拍,你要付出多大的东西才会做。像我们圈里有很多年轻导演那都是倾家荡产在做一个事,你付出到一定程度,到了这个世界上法人能跟你比时候,那你肯定就成了。实际上真要那样坚持去发狠去做的话,也没人能拦得住,也不是什么惊天地,开天辟地的大事,就是拍个电影嘛。

“艺术本身跟钱没有关系,钱多钱少各有做法”

凤凰网娱乐:那你坚持的东西是什么?

郝杰:我坚持的很多啊,比如说剧本上的坚持、然后风格上的坚持、运作这个项目用演员的坚持、还有一个运作方式上的坚持。也有一些人想从中赚钱,说要忽悠很多煤老板过来赞助几千万之类的,我们当然拒绝了。

我两部戏过来,都花了不多的钱,我非常清楚谁的钱不是好拿的呀,煤老板死一个人才赔二十万,你拿他几千万过来那个是多大的能量,我们是不能拿,你不拿那中间人就很不高兴嘛。然后就会本来有很多的支持也都没有了嘛,最后导致你在没有任何支持的情况下用最少的钱做这些事。

凤凰网娱乐:你说《美姐》是要上院线的。上院线和在视频网站上播放肯定有不同,这有没有在创作上限制你们?

郝杰:这倒没有,我说的坚持就是超过所有那个东西,还是基本做到了就是以自我创作为中心。如果你不坚持这个东西的话,会舒服得很,大家都很高兴,大家赚了,住的也好、吃的也好、东西也好,但是你要坚持一些东西就要付出代价。所以我也不觉得,可能刚刚那会儿拍完还觉得情绪压抑,现在我觉得很正常,你承受那些东西很正常。

凤凰网娱乐:你之前拍完是挺情绪压抑的?

郝杰:对,还是小,我不懂,为什么都这样啊,你一个片子为什么都要搞得它毁了。现在理解了,你要坚持你那个东西,人家大部分人都那样干,你不那样干,你凭什么不那样干,你的力量在哪儿除了你自己要坚持,那你肯定要承受那些阻力,那是正常的。

凤凰网娱乐:在审查上有没有面临怎样的困难?

郝杰:第二部审查还挺顺利的,我不知道,据说审查的领导们看了还都挺激动的,说好久没看到这么好的作品了,所以他们可能也给了我很多支持,就是手下留情。

还有我自己觉得我内在的内心深处还是一个很阳光的人,我对生命、对我们的文化其实是很自信,很阳光,我觉得总有希望。所以我的片子里气质也是那样的,就是还是符合政策。

凤凰网娱乐:你对第二部作品《美姐》有怎样的期待?


郝杰:因为它是审查通过了,所以就会有很多人能看到,这个我就会感觉比较爽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让别人看看。
凤凰网娱乐:我们再扩展一下这个问题,从你遇到的问题然后再看一下我们中国电影现在,新导演普遍遇到的问题和困境,你觉得有哪些?

郝杰:说得俗一点现实一点,可能他们是觉得机会的问题吧,怎么找到钱啊,怎么第一次拍啊。这个问题我觉得在现在中国还在这么高速发展的状态下,不算是个问题。就是在其他时代不可能有我们这样的片子和我们这样的人出来的,也就是这个时代。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时代是好的?

郝杰:钱多。我是说从钱这方面,只要你够狠只要你坚持,只要你东西好,一定会有钱的,一定能找到钱做的,如果你那个东西好的话。可能这个问题他们搞不成,是有很多就是还没经历过事儿,可能刚毕业,还是你没跟这个社会在接触你不知道那个东西的深浅。还是那个话,即使煤老板的钱一条命才二十万,你没做过片子,上来第一个片子就是上千万,很多导演没做过片子但是跟我聊,我的项目多少钱,多少钱,我听着都害怕。我说我两部片子弄完,我也不如你的零头大,我觉得那个肯定不靠谱,除非你们家自己掏钱,你没有做过任何东西,就拿个剧本第一次处女作就是那个东西,他会在他经历的过程中,如果那个东西足够好它的骨头足够硬,在这个过程中磕磕碰碰估计会找到一个靠谱的点把这个东西做了。

你要是固执的坚持我就是这个东西,那,再说得露骨一点艺术本身跟钱还是没有关系的,就是钱多有钱多的做法,钱少有钱少的做法,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是灵魂的那个东西不会变。

凤凰网娱乐:就怕迷失是吗?

郝杰:对,再有我觉得比钱更重要的是另外一个问题,就是我们钱好找,就说明可能市场经济高速发展这个经济发展好。

第二个问题就是我们文化浮躁和那么一个状态导致了你说的迷失的这个问题。到底什么东西是好的,觉得那个东西人家有成功,大部分人都一窝蜂的去跟着你跟着人家去复制,就是没有你自己独一无二的核心价值。电影它是要输出价值的,我们文化是要输出价值,你不能跟我们的温州那个小商品一样过来抄一点东西,复制一个鞋,复制一个包一样,但是大部分都在这样做。就觉得人家那个好,抄点这、抄点那,抄点好,都是那样或者说抄点时尚啊或者是什么东西,全是那个东西。你没有跟,没有一个价值输出那个是最要命的。

正因为可能没这些东西,光是那些东西,所以他才会更在乎投资必须是多少钱,然后都是这样弄,只有这样才能那样搅合,实际上不是那样的。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这是当下中国电影的一个比较大的问题是吗?

郝杰:对。


图片附件: 郝杰.JPG (2013-5-8 17:14, 18.81 K)





顶部
叶明
管理员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UID 45
精华 352
积分 34220
帖子 9316
威望 16475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10-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3-5-8 17: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作品价值】

“把我的生命感受呈现出来,我处在这个时代经历了什么”

凤凰网娱乐:那么你想在自己的作品中输出怎样的价值观?

郝杰:它不是一个怎样的价值观,就是我的生命感受,我不说那么大,我不是说我自己,我也没有太多的一个就是哲学理论之类的一个价值观。就是我自己的生命感受,然后我自己的情感感受,我对这个生活的感受,我觉得都不说理解了吧,就是我生活中我感受到的,我的生命感受是这样的,我把这个东西呈现,就是我不懂别人,我懂我自己,我自己是个什么样的,我要找到了我自己。就是其他东西可能离我们远,但是我自己是从哪儿生的,从哪儿长的,活了多大,我经历了什么,我处在这个时代在做什么。

凤凰网娱乐:您第一部作品也是讲了中国的农村,我们说回归到中国的农村,其实土地是电影的重要母题,但是现在中国电影讲这方面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您觉得是不是应该有这种回归?

郝杰:我觉得回归倒不一定。我讲这个东西是因为我是农村来的,但是农民也是很多的,到处农村来上学的人,就是你说的迷失,从农村到城市来好不容易,所以他才拼命学习那个东西,所以还到不了那份儿,还在回去找自己的根,现在还在学习,还没学习好一直在跟着人家走呢,那个对着根的那个彻底的否定没有自信,就觉得我们是土的,我们是落后的。你跟着人家学习,怎么样成为都市化,肯定在这个过程当中他们肯定也不会做这个东西,但是以后会做的嘛。

第二个问题是,但是真要到以后也不会有人太多做是因为现在我们的教育和我们的社会格局,就是农村已经没有人了。从小孩教育都集中到县城之后,农村那个传统的农耕文化连根拔掉,就是我们再往下没有农村人了,虽然老家那些人也很穷也很土,但是全部说的是地方普通话,最起码方言是彻底放弃,生活方式彻底放弃,全部是在县城里租的房子供孩子上学。然后生活方式没有了,那个文化就完全没有了。

这个我倒是情感上还是挺纠葛的,就是城市化是必然的过程,但是农耕文化彻底断掉,那个东西,你包括我们几千年来很多的,其实它是基于一个农耕文化的,无论是我们的中医,还是我们的各种文化,但是你没有了之后,我觉得总得留一些,那些延续性吧。否则的话我觉得你连之前的书都看不懂了。

【环境观察】

“整个文化电影产业状态太差,没有人没有作品”

凤凰网娱乐:再聊聊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我们没有竞赛片入围,只有一批新导演的作品入围了展映单元,像李睿珺导演的《白鹤》,还有王兵导演的《三姊妹》,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郝杰:会有一个问题,我们的泱泱大国的电影产业,没有什么作品。国际影展那些三大和其他影展实际上是很公平的,它是站在一个全球角度,好就好,不好根本不要你,就是那个东西,关系是走不通的,虚假是造不了的。它们也不是像我们说的反华势力,怎么样,找一些给中国抹黑的片子才会进也不是那样的,那种说法只能是我们自己骗自己。这个就是我们的文化现状。

我们整个文化电影产业状态太差了,没有人没有作品,否则的话哪能轮到我说话啊,真的。

“伟大时代到来了,新人有无限种可能”

凤凰网娱乐:你有没有过为什么会这样?

郝杰:哇,这个问题太大了。我说一下希望吧,我觉得希望肯定是在年轻人,肯定是在新起来的这一批人,就是现在还没有起来的,即将起来的,希望肯定是在后头而不是在前面。前面那个都是一台老机器了,你不能奢望一个老机器再有什么奇迹,它只是做它应该做的。但是新的那个东西完全未知,然后那个奇迹会从全新的、你想都想不到的里面就冒出来了。

凤凰网娱乐:你怎么看在国际电影节上获奖对新锐导演的意义?

郝杰:在传统的这条路上我们的导演能出来,很多都是因为国外获奖。你说人家再不好,还是我刚才讲的,人家是相对公平来衡量的,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盯着看的,最起码说明你的一个纯粹的水准在哪里,不管它的口味偏向于哪里,它是一个水准的衡量,国际电影节给了你奖之后,国内还是有明白人的,那是对你的一个认可。我们的传统导演都是很多都是这样出来的,但是时代现在到了今天我又觉得不是太重要,是因为我们除了那个电影节一个出口之外,还有各种媒体各种新媒体,提供了无限可能,就跟我《光棍儿》在网上播一样。

以前是不可能的,你电视上不播,影院不播,别人就没法看,现在网络上还播。所以我觉得还是一个伟大的时代来临了,这个伟大的时代有好有不好,但是提供了无限的可能。

“电影本身作品得起来,不然硬保护没用”

凤凰网娱乐:不知道你看不看院线片?

郝杰:也看。

凤凰网娱乐:你对今年电影圈内的一些现象,比如说就是中美新政开放,好莱坞大片大举进攻内地,然后刚刚过去了国产电影保护月这些,还有前段时间上海电影节几大导演吐槽中国电影环境等有没有关注?

郝杰:关注可能没有他们那么多,但是我也关注一点吧。

凤凰网娱乐:作为新锐导演,你觉得好莱坞大片进来是好还是不好?

郝杰:我觉得首先那个也势不可挡,第二个进来让我们感受一些东西,总比完全封闭好。但是它对产业的冲击确实是很大,本来我跟你讲我们都成那么一个德性,然后又那么一个庞大的航母进来,怎么挡,根本就完全不可挡,无条件投降,如果是不保护的话这个产业肯定死。就是所有的民营企业投资的片子都在赔钱的话,你让它们怎么弄啊,这个产业就毁了。但是这个东西我觉得都是我们的领导在考虑的问题了,咱们也管不了。

国产电影保护月,我觉得这个好不好倒是不重要,更重要的还是从我们的电影本身吧,就是从我们的制作环境,我们的文化环境,和我们的审查制度,然后这样的话就是你先引导一个电影本身作品的一个良性的成长,就是你得起来,你不起来的话那个东西硬保护没有用,就全是狗屎你保护,那个东西我们得起来,你起来可能再加上保护这个才可以。

【新人责任】

“不能在那个老机器里面躲着,要创造电影新的生命力”

凤凰网娱乐:相比已经成名的大导演,你觉得新锐导演有什么优势和短板?

郝杰:可能我这个人有点盲目自信吧,或者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不觉得有什么短板。

凤凰网娱乐:你不觉得有不好?

郝杰:短板可能就是钱少点吧,不好找点。

凤凰网娱乐:其实,我前几天去FIRST青年电影节,评委们会说新导演面临一些叙事上的问题,一些叙事结构上的基本问题。

郝杰:对,他们有很多人说过,说过我这个有点意思,这个不太对,那个不太对。我倒是觉得这恰恰是长板。你传统那个东西都是老导演都是老机器了,他是在新的完全是新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一个新的人和新的状态,然后他会有全新的东西出来,那个东西它会有无限的可能。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作为新导演,身上担着一个什么样的责任?

郝杰:除了我们的老导演们担的责任,和国家广电系统担的责任之外的,我说一下就是一些其他的、可能更重要的、作为新导演的一个责任:一个电影的新的生命力。

你要拥有创造电影新的生命力这个责任,你不能在那个老机器里面躲着,觉得好像那样工作更好找一点,钱更好赚一点或者是更好混一点,而是你大胆地跳出来,你在做一个新的东西,与你的生命感受直接相关的,与这个时代直接相关的一个新的东西,那个可能会更困难,但是那个才是最重要的。也是我们的电影,就是中国电影最需要的。

【给新人的建议】

“抓住最灵魂的东西,降低成本”

凤凰网娱乐:你现在作为一个已经崭露头角、获得一定成绩的新锐导演,你对刚刚入行的或者是想入行的新导演有什么样的建议?

郝杰:就是抓住最重要的东西,不要因为钱够与不够,然后或者公司、或者领导或者其他的外在的东西然后你就不做了。那只能说明你自己不行,然后抓住那个最灵魂的东西,怎么都能做,然后去做自己最想做的事情。

凤凰网娱乐:我听过很多论坛,也听了一些新导演的看法,他们普遍觉得跟资方的矛盾比较大,你觉得应该怎么去平衡?

郝杰:这个矛盾是一定的。人家是公司,要经营,要盈利,最起码要不赔钱。这个矛盾本身是没有问题的,肯定是那样的。然后就是从你自己出发,你要怎么做。第一你全听人家的肯定就完了,第二你全部死对着干,那你就不要干。你站在他的角度他为什么要那样,实际上他的要求也是合理的,然后你要坚持自己的东西,然后又要让这个项目成肯定得付出代价。

我认为自己多付出是一方面,就是本来不是导演的事,你都要干了,别人说导演怎么管那个,但是你想成了你多付出。第二个降低成本是一个很重要的,就是多少钱后面就多大能量,一个巨大资本的力量吸引你,你怎么抗争啊,那个根本不可能。你不要谈那么多钱,我觉得还是用最少的钱做最有价值的事情。你钱越少,你的话语权才会有,否则的话你又没有作品然后又要很多的钱,你肯定没有话语权。你啥都没有,全凭人家的钱来堆一个项目,当然人家是有话语权了,如果是用少数的钱,更多的东西是靠你的才华和能量堆起一个庞大的东西,他的话语权给你了。

【艺术与商业】

“核心是片子本身的问题”

凤凰网娱乐:然后想了解一下你怎么去平衡艺术和商业的关系,因为第二部片子要上院线。

郝杰:我自己跟前辈们不太一样,前辈大概分两种,一种是宁浩、冯小刚这种商业片导演,一种就是我们的第六代的艺术片导演。所谓的商业片,什么是商业片呢,除了那些条条框框,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它得好看,什么叫好看呢,第六代他们的片子也好看,他们是拍给少部分人看的,就是那个东西只能拍给少数人看,街上拉过来一个人来,是不是喜欢看他那个东西,然后拍商业片那些人又太商业了。

我的创作不是从一个电影语言体系,或者是一个知识分子体系出来的,就是我就是活生生的人,从我生命本身爆发一个东西。我是个俗人,就是三教九流我什么事都干,什么人都接触就是那样一个状态,然后我拍那个东西是街上拉过来一个人,看了是有共鸣的,这个是不一样的。

人家觉得我俗,确实挺俗的。我就是草根为了拍电影,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然后我认为我的片子是可以又好看,又有一些所谓的艺术价值的,比如说我觉得如果是《光棍儿》上院线的话,你觉得会没有票房吗?

凤凰网娱乐:但是有一个问题。因为《光棍儿》是在网上火的,大家觉得它好看,但是如果是在院线,花六十块钱去看一部这样没有明星,也不是名导演的片子,你说观众还会买票看吗?

郝杰:就是说,《光棍儿》要是上院线你会去看吗?

凤凰网娱乐:我看了之后我才知道。

郝杰:那这是宣传和推广的问题,那个我们的整个电影产业,是一个烂片一个多恶心的片子都能让那么多人进去看。那个还简单,真要是他们想做,那个是简单的。我觉得我们产业最重要的问题还不是那些问题啊,核心就是片子本身的问题。


图片附件: 《光棍儿》剧照.JPG (2013-5-8 17:19, 22.39 K)



图片附件: 《光棍儿》剧照1.JPG (2013-5-8 17:19, 15.82 K)



图片附件: 《光棍儿》剧照2.JPG (2013-5-8 17:19, 28.28 K)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16 01:0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2475 second(s), 11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