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电影文学剧本:双双落网(续一)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马夫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1879
精华 31
积分 3927
帖子 1587
威望 233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07-7-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17 09: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电影文学剧本:双双落网(续一)


电影影文学剧本
《双双落网》续一)

十一
在进出大枣庄必经之路的村口,有一幢砖瓦房。远远可以看见,门前有一口鱼塘,一男一女正在忙碌着。

十二
饭桌前。
姜三蛋:“那是谁的家?”
李拐旺:“那是孟大的家。去年孟大承包了门口的鱼塘……”
不等李拐旺把话说完,姜三蛋重重地放下酒杯,很不屑地说:“一个养鱼的有什么好怕的?”
李拐旺用食指狠狠地戳了姜三蛋的脑袋说:“你这个猪头,为什么不动脑筋想想?我问你,他们家门前的那一条路,是不是进出大枣庄的唯一通路?”
“是啊!哪又怎样?”
“现在是年底了。孟大承包养殖的鱼,都已经大了,可以出售了。因为怕人偷他的鱼,他们夫妻俩夜夜轮流看守,寸步不离。你想想,要是我们有什么行动,一定要经过他的门口,他能不看到吗?”
姜三蛋端起酒杯,仰头一灌,说:“哎呀!我说旺哥,看到就看到呗,一个孟大怕什么?”顿了顿,“我先去把他的鸡笼端掉,看他还能怎么样?”
“老弟,你别蛮干。孟大不可怕,可他的老婆很可怕。那个刘巧花,不但聪明伶俐,而且胆大泼辣,爱管闲事。如果让她知道,恐怕我们就非得坐牢不可了。”
姜三蛋似乎还要争辩,李拐旺端起酒杯制止说:“好了,好了,你听我的一定不会有错。喝酒,喝酒。”
姜三蛋也将酒杯举起,却没有与李拐旺举着酒杯对碰,而是直接伸向阿萍:“来!嫂子,小弟敬你一杯!”
阿萍摇头,摆手,表示不会喝酒,径自低头吃饭。姜三蛋没趣地将酒灌进嘴里,而一双色迷迷的眼睛依然盯着阿萍的脸蛋。
李拐旺面有愠色:“三蛋,你坐下!”随即啜了口酒。沉思的神色。
画外李拐旺的声音:“这个姜三蛋,信任不得,要不给他说狠一点,迟早会闹出事来而害了我。”
姜三蛋又灌进一杯酒后说:“旺哥,你在想什么?”
李拐旺并不回答,却拖起姜三蛋走到灶神爷面前说:“来!我们对着灶神爷发个誓,谁要是在这段时间进出村里偷鸡,就要遭天打雷劈。”
姜三蛋无奈地:“好啦,好啦!发誓就发誓。”对着灶神爷,勉强合十“我,姜三蛋,如果不听旺哥的话,这一段时间再出去偷鸡,就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小人。”
“好!好!等到有机会时,我会亲自到你家通知你,绝对不会让老弟吃亏。”李拐旺一手搭着姜三蛋的肩膀,返回桌前,“来!喝酒!”
两只高举的酒杯在镜头前对碰。
   
十三
傍晚。孟大家。虽比不上城里人住房的气派,但大小电气还一应俱全,在农村也算得上是富庶人家。
孟大,三十出头,脸上虽也烙着风吹日晒的痕迹,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表露出他的精明和历炼。此时,他正在忙进忙出地整理着渔具,一条打了结的鱼网,弄得他不知所措。

正从门外走进的刘巧花,顺手拿过打结的鱼网,三两下就把结解开了。
孟大感激地:“还是我的老婆行!”
刘巧花送给丈夫一个嗔笑,温情地对着忙碌的丈夫说:“老孟,这一段时间,咱夫妻俩,日夜守护鱼塘,也够辛苦了。鱼儿总算可以出售了,你明天还得送鱼货去镇上。晚上,我一个人守夜好了。你就好好休息一个晚上吧!”妻子刘巧花,小丈夫一岁。水灵灵的眼睛和壮实的身材,一眼就让人看出她的泼辣和干炼。
孟大:“好吧!那你也得小心点,有什么情况,马上叫醒我。”刚要进房,却又想起什么,“巧花,明天要带给孩子的衣服和吃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没有?”
刘巧花:“做娘的还能不如爹吗?你就甭操心了,快去休息吧!”

十四
夜。孟家门前。
一个黑影在鱼塘边,时而来回走动,时而蹲下察看。在束束手电筒亮光的映衬下,可以看出那是刘巧花的身影。

十五
翌日上午。鱼塘。
鱼塘里的水已基本排放。鱼儿拥挤一团,或拍尾挣扎,或跃出水面,在阳光下,金灿灿,闪亮亮,煞是诱人。
镜头拉开。孟大夫妇及一名雇工,双脚踩在塘泥中,正将困在浅底的草鱼、鲢鱼,一网兜一网兜地捞入鱼篓。
塘边是围观的孩童。有的拍手欢叫,有的嬉闹追逐,有的附耳私语,好像这丰收是属于他们似的。
不知何时,李拐旺也走进了画面。
李拐旺特地大声说道:“孟老大,今年大丰收啦!恭喜你了!”
孟大将一网兜的鱼倒进篓里,抬头一望:“噢!是旺老弟。谢谢你了!”
李拐旺又试探地问:“哎!孟老大,你今天是不是就要把鱼送到镇上去卖?”
刘巧花:“你这是没话找话吧!鱼不送到镇上去卖,难道要留在家里让它烂掉吗?”
李拐旺心里一怔。画外音:“这个刘巧花果然厉害!”
孟大解围说:“是啊!老弟有什么事吗?”但仍没有停下手上的活。
李拐旺眼珠一转,故意说:“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过,晚上家里要来客人,想请你回家的时候,顺便帮我买一斤猪肉,可以吗?”
孟大停下手中的活,说:“实在对不起,我还得去看望在镇上读书的孩子,晚上不会回来。”
“噢!说的也是。全村只有你的孩子能到镇上去念中学,真也该花时间陪陪他。”
孟大有点过意不去,说:“旺老弟,不然鱼带两条回去招待客人吧!”
“不用了!不用了!”李拐旺心里暗自高兴。画外音:“我家哪来的客人呢?”

十六
当日黄昏。孟大家。
刘巧花手捧着一把鸡食,正在诱唤鸡群。只见那只芦花大公鸡“咯咯咯”地一叫,其他鸡只也都乖乖跟着入舍。刘巧花检查好鸡舍之后,转身进屋。
墙角有一黑影晃动。刘巧花关门的声音,真切地送入他的耳朵。
画外音:“机会来了,我得先去通知三蛋老弟。”夜幕吞没了黑影。

十七
乡间小道上,一条黑影在夜色掩护下,匆匆前行。

十八
夜幕之中的姜三蛋家。
匆匆而来的李拐旺,见木门上了一把大锁,不禁一愣。画外音:“除了我,三蛋历来没有其他亲戚朋友。他能去哪里呢?莫非这个小人,瞒着我外出偷鸡去了?”
叠入。李拐旺家。姜三蛋与李拐旺在灶神爷面前发誓的画面:姜三蛋双手合十:“我,姜三蛋,如果不听旺哥的话,这一段时间再出去偷鸡,就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小人。”
李拐旺:“好啊!你竟敢不遵守誓言,我今天就非得好好教训你这个不守信誉的小人不可!”说完折身,消失在夜幕之中。

十九
当夜。某村民家。
姜三蛋与其他三位赌棍,正在打麻将。室内乌烟瘴气,烟蒂如山,可见,他们已经酣战有许久时间了。
姜三蛋伸手摸进一张二条,喜形于色,刚好补入一鸟与三条之间,凑足一顺。随手将孤张八饼扔了出去。
“就是它。”上家即刻将八饼拣回,“我和了。”随即公开了自己的牌面,用手老练地在牌上一划,说:“看!清一色。”
其他两家齐声责备姜三蛋,骂声不绝。
一赌棍突然发现什么,指着姜三蛋大声说:“好啊,三蛋!人家已经吃了一次饼,碰了两次饼,你还敢再出八饼?你包牌了!”并幸灾乐祸地大笑起来。
姜三蛋惊呆的特写。
和家伸手要姜三蛋付钱。姜三蛋掏尽各个口袋,发现已经身无分文了,只好央求说:“你等一等,我马上回家拿钱,可以吗?”
和家坚决不让,起了争执。姜三蛋无奈,只好把唯一的高级品——手表和不算很旧的外套脱下,扔在桌面上,才得以脱身。

二十
夜色下。姜三蛋家门前。
一条黑影手拿大铁起子正在撬门上的锁。
返回的姜三蛋,双手紧抱胸前,冷得发抖,忽然听到撬锁的声音,大吃一惊。赶忙躲到大梨树后,探个究竟。认真一看,发现在撬自家门锁的,竟然是称兄道弟的李拐旺,不禁火冒三丈。
这时,李拐旺已经撬开了门锁,破门而入,屋里立即传出鸡群受惊的嘈杂声。
姜三蛋无论如何没想到,李拐旺竟来偷他家的鸡。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眼珠子转了转,迈开大步,朝大枣庄飞奔而去。
村道上奔跑的身影。画外是姜三蛋的声音:“姓李的,你先不仁,休怪我不义!我要狠狠惩罚你这个见利忘义的小人。”夜色吞没了他的身影。化出。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33
帖子 5012
威望 6085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6-19 17:1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马夫 的帖子

原来李拐旺和姜三蛋一样是梁上君子,是反派人物。这故事情节起伏,精彩!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6-30 07:1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03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