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9-10-29 16: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乡魂

回乡魂

据说福水叔是操劳而死的,享年54岁。
他殁时,4个子女和一个媳妇都带着欢愉、如释重负的笑容办理丧事!惟有两个不懂事的孙儿,擎香拜祭时给香火烫着,哭个稀里哗啦,需劳动母亲又哄又吓的才止了泪,令灵堂上仅有的那么一点悲凄气氛也消殆了。
来吊丧的亲朋戚友开始议论纷纷。
“那些不肖子孙,真是大逆不道啊,老爸过世,一滴眼泪也没流,居然还笑着呢!天打雷劈呀!”
“等着分财产嘛。他们恨不得老爸早点咽气。”
“财产?福水叔一穷二白,哪来的财产?”
“那块地呀!你懂什么?这些年经济好呀,加铺路到处在发展,以前两百块买到的烂泥芭,现在值20万咧…”
福水叔的遗照似浮漾着一些感慨。他是从唐山南来的。韩战爆发那年树胶价钱好,他把新婚妻子留在乡下,随着“淘金梦”的浪潮“过番”,来到星洲大伯的胶园干活。后来他发觉大伯只当他是廉价劳工,一气之下跑到州府的雪兰莪开荒!真是披荆斩棘,辟出良田啊!有一种“含恨立志出乡关,淘金未成誓不还”的意味。
子子孙孙们披麻带孝的,排成队伍,轻步走过乡间小路,过了桥,越过北山的老橡树林…从山溪里舀起半桶清水,复慢慢地,轻悄地回到乡居。他们脸上依然带着欢悦的微笑,像是去郊游一般悠闲。然后,他们依照福建人的习俗,做大儿子的用毛巾醮了清水,小心翼翼洗涤父亲的遗体,拭抹干净了,才穿上寿衣。
福水叔脸上带着安祥。他仿佛在临终前已经彻悟了。这辈子的“淘金梦”是破灭了!守在福建乡下的妻儿等待的是他每年两封的家书!而守在南洋这头的他仍然一锄一耙的开沟筑堤,保护着那3英亩的可可园,免得让黄泥浆及工业废料所淹埋--他就是那样累垮的,含恨归不了乡!
道士做法事的声音仍然嗡嗡扬扬…
孝子孝媳们仍然保持着欢快的笑容,不敢稍露一丝一毫悲伤神色。
吊丧的人们还在七嘴八舌。
“不是吧?福水叔要是有钱,这些年早就回唐山了,就是筹措不到旅费,才不能衣锦还乡,跟在唐山的妻儿团聚。唉,你们知道吗?他连做梦都希望自己死后能葬在故乡…”
“说来说去,都怪这些不肖子孙…唉,也难怪咯,他娶了个半唐番女人,生的孩子是差了点--没脑筋!改天没把祖宗的牌位拿去烧,谢天谢地啦!”
“半唐番?半唐番也是人吧?再怎么没脑筋,家里死了人呀,哭也不懂?太不应该了!”
丧事到了尾声。子孙们站在坟前,将麻纱和孝服都除下,投入熊熊焚烧着的冥纸堆里,一瞬间化为飞灰。孝子孝媳仍然带着笑容朝坟头叩拜,始离去。
回到乡居,大儿子带头跪下,朝着父亲的灵位再次焚香拜祭。说:“爸爸,我们都依照您的吩咐,在丧事期间不敢悲伤流泪,怕真的相士所言,子孙一哭,您回头一看,灵魂便找不到回唐山的路…”
同跪在灵位前的媳妇、子孙们这才抑制不住号啕大哭,悲伤的泪水决了堤。

(按:本篇微型,荣获中国微型小说学会、新加坡作家协会、春兰集团共同主办的“春兰.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大赛”(1994)二等奖。总积分排第二。)
顶部
丁云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4992
精华 77
积分 7300
帖子 2398
威望 4745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8-2-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 14: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乡魂具备了“转悲为喜”的手法。
顶部
林子 (热带雨林)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林中自悠然


UID 555
精华 38
积分 11127
帖子 5010
威望 6081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6-12-23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2-10-2 16:44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丁云 的帖子

结尾的转折出人意表,不愧是得奖作品!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1-22 11:1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19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