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涉嫌污蔑毛泽东 “最牛历史教师”传被停职
宣昶玮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39219
精华 0
积分 1479
帖子 678
威望 801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9-1-3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0-5-26 19:5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转贴)大饥荒年代的五万弃儿


转贴按语:

宣昶玮屡屡告戒善良的人们:

比经济重要万倍的是社会的政治;良好的政治比单纯的经济发达重要千万倍!

人类迄今为止历史上发生的所有重大灾难,十有八九都是由于人类自己的错误造成的,甚至是人自己直接导演的。

在这些天大的灾难中,野心政治家的存在起到了几乎绝对的作用:从前苏联发生的那些灾难,到红色高棉的屠杀,直到这里叙述的悲惨故事,无不是如此的。

通过下面的资料我们可以看出:

良好的政治、民主的政治、理性的社会政治制度和体制,是千千万万民众的保护神!

希望阅读者能从下面的文字中,领悟到有价值的东西。

有良心的中国人应该牢记这些东西!

宣昶玮再次郑重的告诉人们:

在人类的历史上,凡是人为导致的天大灾难的,无不是皆由极端思想、极端分子、极端行为一手遮天造成的!看看红色高棉的屠杀、希特勒的鼓吹优秀人种、前苏联的极端突进行为等等都是。

而最近司马南一伙又与乌有之乡紧密勾结,在那里极力的挑剔关于中国饿死人的说法,并竭力污蔑中国人民的要求民主的正当夙求。善良的中国人民应该擦亮眼睛,看清楚这伙人究竟是要干什么?!

宣昶玮以自己的亲身特殊政治经历告诉大家:那个司马南是某些最高端政治人物的风向标;他的行为是可以准确反映某些高端政治人物的当下心理。司马南和乌有之乡现在如此亲密,反映了某些高端人物心中乌有之乡的特殊地位与作用。

闲话休说,请看看下面罪恶人类制造的人类罪恶吧。









国庆节翌日晚上在凤凰卫视中文台「冷暖人间」节目里,看到了一个节目——「大饥荒年代失散儿童寻亲团」的故事。其中有两个现场採访,讲者痛哭失声,听者无不落泪。

话说四十七年前的1958年,毛泽东一意孤行发动「大跃进」、「人民公社」运动,给中华大地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引发了全国大饥荒。当年,毛泽东共产党实行严格的户口政策,城市人口凭証供应仅可活命的口粮,农民则无论丰收欠收都要按定量交公粮。而正是一方面驱赶九千万农民上山砍树「大炼钢铁」,田里的庄稼被白白糟蹋了;另一方面又鼓励公社干部放卫星,虚报产量,使得农民交了公粮后,一无所剩。安徽、河南、江苏等地为重灾区,农民整村整村被饿死,引发逃荒潮。农村谣言流传说到城市去能找到吃的,于是上海南京等城市一时之间,出现了大量的街头弃儿,总计有五万之多。周恩来急得团团转,亲自找内蒙古书记乌兰夫谈话,说内蒙古人口少,有草原有牛奶可以养活这批孤儿,下令将他们集体送往内蒙古,还要求一路上经过的北方省市都要尽力收养。于是,将近半个世纪以后,就出现了凤凰卫视节目标题的所谓「大饥荒年代失散儿童寻亲团」的故事,当年被遗弃在北方的儿童自发地组织起来,回到江南故乡寻找被大饥荒拆散的亲人。



以前,衹闻说过战争年代有战争孤儿,抗日战争中很多日本儿童留在中国东北,中日建交后纷纷回日本寻找亲生父母;从未闻说和平时期,一个国家内部也会出现几万名被遗弃的儿童,可是,这样的世界奇闻就出现在我们自称伟大的祖国!



安徽农民陈孝和和他的妻子、女儿面对採访镜头痛哭失声,痛苦地回忆四十七年前那段恐怖的时光:陈先生所在的生产队一百多天没有发放过一粒粮食!大人小孩饥饿难当,他的妻子半夜里偷偷跑到公社田里偷捡些稻穀,被人发现,吓得连夜逃亡。他领著两个儿子惶惶不可终日,儿子饿得只剩下皮包骨,野菜树皮都被剥光了,村里不断饿死人,他唯有将大儿子交给老人家,自己带著小儿子出外逃荒。于是,陈孝和带著他的三岁小儿子和同村逃荒的乡亲一起来到南京。进南京城见到第一间麵店,陈孝和倾尽囊中所有,买了两个包子给儿子。可怜的儿子在乡下从未吃过包子,手捧两个热腾腾的包子狼吞虎嚥衹顾得吃,此时同乡一边一个迅速架走了陈孝和,陈孝和一步一回头,泪如泉涌,几番挣扎想奔回儿子身边,同乡半威胁半劝解地说:「走吧,你想给儿子一条生路就不要回头,否则只有一齐饿死,求老天让好心人修养他吧!」陈孝和无力地向苍天伸出手,哽咽著乾嚎:「上天啊,为什麼要割掉我身上一块肉啊!」



一家老小为了活命,走的走,散的散,四处流浪讨饭为生,直到「三年困难时期」捱过了,才陆续回到家乡,一间破茅屋早已踪影全无,幸好大儿子还活著。妻子回来后,第一句话就问他:「我的小儿子呢?」陈孝和痛哭流涕,深深自责。形势好转后,陈孝和夫妇又生了两个女儿,两个女儿虽然从来未见过这个失散的哥哥,可是从父母平时的嘆气和忧鬱的眼神中,知道了这是父母的一块要命的心病。于是,待她们长大后和其他许多类似妻离子散的家庭一样,到处求助,张贴广告。一天终于从内蒙古来了一个来认亲的男子,同是天涯苦命人,大家都渴望亲情,儘管亲子鉴定结果是否定的,两个妹妹始终不忍心告诉父母和这个「哥哥」,虽然他们天各一方,彼此都愿意以一家人相称相处,以此来藉慰彼此数十年痛失亲人的心灵。



大饥荒年代不只是农村饿死人,城市居民也吃不饱,也同样上演著这种忍痛拋弃亲生骨肉的人间悲剧。上海居民王海庚先生痛苦地忆述说,1958年大跃进,他父亲受到政治迫害,被开除公职送青海劳改,母亲带著一子三女顿失依靠,毫无收入,二十五岁的母亲竟然哭瞎了双眼!跟著大饥荒席捲全国,共产党倾全国之力保上海,凭著购粮簿仅有的粮食定量活命,可是,就算是这少得可怜的活命口粮,他们一家都无钱购买。一天,母亲偷偷地把一岁大的小女儿遗弃在医院走廊里,王先生放学回来不见了小妹妹,问妈妈,母亲痛哭失声,王海庚猛然想起昨天晚上母亲紧紧抱著小妹妹一夜不眠,小小的年纪明白了一切,抱著母亲放声大哭。是啊,人世间有什麼比亲情更可贵呢?有什麼比骨肉分离更痛苦呢?



父亲一去二十一年杳无音讯,生死不明。瞎眼的母亲带著三个小孩艰难度日。王海庚先生流著眼泪忆述说,当年两个妹妹,一个八岁,一个六岁,每天凌晨三四点鐘就要起床,帮别人清倒马桶,把沉重的马桶提到公厕,倒掉脏物,清洗乾净,天亮前放回各家门口。寒冬腊月,两隻小手冻得通红,长满冻疮,每月只赚取区区八角钱的工资。可怜的二妹辛劳过度,二十多岁就得重病死了。直到1979年,毛泽东死后落实政策,有一天,王海庚在家居路口遇到一个拖著行李的中年男子,操著西北口音普通话向他问路,打听她母亲的名字,他才猛然省悟:这就是我的父亲啊!……父子相见不相识,真是人世间的悲剧啊!父母两人劫后重逢,抱头痛哭,王海庚呆呆地站在旁边目睹著这一场发生在自己家里的人间悲剧:父亲问母亲,还有两个女儿呢?……王海庚亲眼看见父亲瘫倒在地,捶足顿胸,嘶哑地哭叫著:「是我害了你们!是我害了你们!」



于是,除了已经逝去的女儿,当年被遗弃的女儿就成了两个老人家搁不下的心头大石,直至王老先生去世,弥留之间握著王海庚的手说不出话来,直到王海庚发誓一定要找到失散的妹妹,父亲才瞑目。从此,王海庚先生积极地投身到群眾性自发的寻找大饥荒失散亲人的活动中,他对每一个遭遇同样不幸的人都深为同情。有一天遇见一个从大西北来上海寻亲的中年人,衹隐约记得小时候家住的弄堂编号,王海庚陪著他找到了这个地方,可是已经面目全非,半世纪前忍痛拋弃自己的父母亲人不知是生是死?王海庚看见中年人眼里闪著泪花,这点闪光的泪花包含著活活被拆散一生一世的骨肉之情,包含著几十年异乡艰苦孤旅生涯,这是多麼撕人心肺的人间悲剧啊!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27 04:44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2848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