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小说] 《遮住她的脸》- 第一章(1)
本帖已经被作者加入个人空间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6866
帖子 12260
威望 1457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1-4-2 12: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遮住她的脸》- 第一章(1)

《遮住她的脸》

第一章(1)


        在马丁格尔谋杀案发生刚好三个月之前,麦西夫人主办了一个晚宴派对。好些年后,当審讯成为一件半被遗忘的丑闻,而新闻头条成为柜橱抽屉里发黄报纸衬底的时候,伊莲诺麦西回忆起那个春天的夜晚,悲剧发生的开场情景。有选择性和不合常理的记忆,给予那个完美的晚宴派对,一种不祥的预感与不安的气氛。回想起来,它成为了一个受害人与嫌疑犯齐集一堂的仪式集会,谋杀发生的一个前奏。实际上,不是所有的嫌疑犯都在案发现场。菲力赫恩就是其中之一,他在那个周末并不在马丁格尔。然而,在她的记忆中,他也坐在麦西夫人的宴会桌上,正用逗趣和讥讽的眼神,目睹这些参与者的滑稽开场。

        当然,在那个时候,这个派对是既普通而又相当沉闷的。客人中有三人,伊普斯医生,一个牧师,和利德尔小姐,她是圣玛莉女子收容所的监狱长,由於常在一起聚餐,不可能期待他们之间会有什么新奇和刺激的话题。凯瑟琳鲍尔斯异常地沉默,史蒂芬麦西与他的妹妹,狄波拉里斯科,明显地难掩他们对史蒂芬刚从在医院工作一个多月来的第一个周末假日,就碰上这个晚宴派对而感到懊恼。麦西夫人刚聘请利德尔小姐的一位未婚妈妈为家庭客厅女佣,这个女孩第一次在餐桌旁边侍候着。但晚宴的约束气氛,几乎不可能是莎丽贾普的偶而出现造成的,因为,她正以利落的效率,将每道菜置於麦西夫人面前和收回盘碟,赢得了利德尔小姐得意的赞许。

        这是可能的,客人中至少有一位是完全高兴的:伯纳德辛克斯,查德费力特的牧师,他是一个单身汉。她的家庭主妇妹妹 – 她总是想方设法邀请这个教区牧师前来用餐 – 为他做的任何改变他的营养、但难吃的膳食,都可说是一种解脱,同时提供了一个小空间,让他得以去享受与他人交流的许多好处。他个性温柔,有一张甜的脸,样子比他五十四岁的年龄还大,除了教义的观点外,他是出了名的糊涂与怕事。神学是他主要、几乎唯一的知识与兴趣,而如果他的教友时常无法了解他的布道,至少会高兴地接受,这是他们的牧师学问的一种确实证据。但村里人都接受,他们可以从教区牧师那里得到劝告与帮助,如果前者有时有点困惑,后者一般上可以信赖。

        对查尔斯伊普斯而言,这个晚餐意味着一流的食物,可以与几个美丽的女人聊天,以及让他从每日看病的琐事中,过个宁静的小休。他是个鳏夫,住在查德费力特已有三十年,他对他的大多数病人知之甚详,以致他可以准确地预测,他们到底会死还是活。他相信没有任何医生足以影响他的决定,他也相信他有智慧晓得,什么时候死,会对其他人造成最少的不便,和对一个人最少的痛苦,他觉得医药的大多进展,只能延长生命多几个月的不舒服,只不过给病人的医生,带来更大的荣耀。职是之故,对史蒂芬麦西给予他的赞许,多一些是因为他的医术好,少一些是他愚蠢的行为,他的病人很少有在时辰未到之前就面对死亡的。他为麦西夫人的两个孩子接生,他也是她丈夫的医生和朋友,只要西门麦西恍恍忽忽的大脑还能记得或珍惜他们之间的友谊。现在,他坐在麦西的餐桌子上,用刀叉吃他的鸡肉蛋奶酥,他的态度好像这个晚餐是他应得的,他不想让其他人的情绪影响他。

        “那么你是接受莎丽贾普和她的小孩了,伊莲诺?”伊普斯医生总是不能克制自己地明知故问。“两个年轻的东西都很不错啊。对你应该是件快乐的事,屋子里又有了一个小孩。”

        “让我们希望玛莎会同意你,”麦西夫人冷淡地说。“她迫切地需要帮助,当然,但,她很保守。她可能觉得情况比她讲的还糟。”

        “她会没事的。道德顾忌很快过去,当莎丽成为厨房洗碗盆多出的一双手的时候。”伊普斯医生摆动他粗短的手臂,反驳玛莎布地塔夫的道德观点。“无论如何,她很快就会被这个婴孩所支配,吉米是一个人见人爱的小孩,不管他的父亲是谁。”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6866
帖子 12260
威望 1457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1-4-2 12: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在这点上,利德尔小姐觉得她应该让大家听听她的经验之谈。

        “医生,我不认为我们应该这样轻率地谈论这些儿童的问题。当然,我们必须表现出基督徒的关爱” – 利德尔小姐朝牧师的方向半鞠个躬,似乎承认另一个专家在现场,抱歉侵犯到他的领域 – “但,我不禁要感慨,整个社会对这些女孩过於心软。国家的道德标准将持续下降,如果这些儿童得到比一般正常家庭出生的儿童更多的体谅的话。这种情形现在已经发生!很多贫穷而受尊敬的母亲,得不到我们大量给予这些儿童一半的注意力和帮助。”

        她向餐桌四周望,脸泛红,然后又开始拼命地吃。好吧,即使他们看来都很惊讶的样子又如何?这些话总是要讲的。这是她讲这些话的适当场合。她瞥了一眼牧师,好像在寻求他的支援,但辛克斯先生困惑地看她第一眼后,就专心地吃他的晚餐。利德尔小姐对於这位盟友的犹豫,感到忿忿不平,认为这个牧师真是个贪吃鬼!突然,她听到史蒂芬麦西说话。

        “当然,这些儿童和其他的儿童没有不同,除了我们欠他们多一点。我也看不出他们的母亲有多么地了不起。毕竟,有多少人真的因为道德准则而看不起这些破坏道德的女孩?”

        “非常多,麦西医生,我可以向你保证。”由於她的工作性质,利德尔小姐很不习惯年轻人的反对。史蒂芬麦西可能是一个年轻有为的外科医生,但这并不能使他成为一个问题少女的专家。“我会感到震惊,如果我认为,在我工作中听到的一些人的行为,真的足以代表现代青年。”

        “那好,作为一个现代青年的代表,你可以相信我的话,即使并非如此罕见,我们也不能轻视这些被发现破坏道德的问题少女。我们收容的这个女孩在我看来,是完全正常和值得尊敬的。”

        “她的举止沉静而优雅。她也受过相当好的教育。一个贵族学校的女生!如果她不是圣玛莉最优越的那种女孩,我想都不敢想推荐给你的母亲。事实上,她是一个孤儿,由她的舅妈带大。但我希望你不会因此而可怜她。莎丽的职责是勤勉地工作,充分地利用这个机会。过去的已过去,最好忘掉它。”

        “过去是很难忘记的,当一个人有这样的一段刻骨铭心的经验,” 狄波拉里斯科说。

        伊普斯医生对这样的一个交谈感到苦恼,因为它会挑起坏脾气,可能造成严重的消化不良,他急着想打圆场,不幸地结果还是争论不休。

        “她是一个好母亲,一个漂亮的女孩。她可能会遇上一个好的男人再婚。这也是最好的。我不能说我喜欢这个未婚妈妈与子女生活在一起的关系。他们太过互相依赖,结果在心理上有时搞得一榻糊涂。我有时想 – 我知道这是蛮异端的看法,利德尔小姐 – 最好的是,这些婴孩一开始就被一个好的家庭收养。”

        “照顾小孩是母亲的责任,” 利德尔小姐说。“她有责任去养他和照顾他。”

        “对那些十六岁少女,而又没有父亲的帮忙?”

        “当然,我们会尽可能去领取一个父子关系认定书,麦西医生。不幸的是莎丽一直守口如瓶,不愿告诉我们孩子的父亲的名字,因此我们无法帮上忙。”

        “这年头几个仙令也帮不了什么忙,” 史蒂芬麦西似乎固执地决心让这个话题持续。“我想莎丽甚至没有得到政府的儿童津贴。”

        “这是一个基督教的国家,我亲爱的兄弟,罪恶的报应是死,不该用八仙令纳税人的钱。”

        狄波拉低声地说,但利德尔小姐还是听在耳里,认为是说给她听的。

        麦西夫人明显地认为,该是她出面干涉的时候了。至少有两个客人认为她早就该这样做。这不像麦西夫人的作风,她不会让事情失控。“由於我将按铃叫莎丽过来,”她说,“或许我们最好换个话题。我不怕自己不受欢迎,打算要求教堂举办一个慈善游乐会。我知道邀情你们来看来好像不怀好意,但我们真的需要商量一下,哪一些日子最好。”这一个话题让所有她的客人都能畅所欲言。直到莎丽来的时候,这个话题枯燥、和气而又不尴尬,这正是凱瑟琳鲍尔斯求之不得的。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6866
帖子 12260
威望 1457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1-4-2 12:4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利德尔小姐看着莎丽贾普在餐桌四周走动。好像晚餐上的交谈激起她的兴趣,她第一次好好地看一下这个女孩。莎丽长得非常瘦。浓浓的金红色头发堆在她的帽子下面,似乎让她瘦长的颈不胜负荷。她的孩子气的手臂很长,手肘凸出在透红的皮肤底下。她的大嘴巴现在有所收敛,一双绿色的眼睛端庄地专注在她的职务上。突然间,利德尔小姐的心头没来由地被刺痛了一下。莎丽真的做得非常好,非常好真的!她抬起头望这个女孩一眼,给予一个肯定与鼓励的赞许。她们的眼睛突然交集。整整两秒钟,她们互望。然后,利德尔小姐满脸通红,眼睛垂下。她很肯定她看错了!莎丽不敢这样看着她!感到困惑和震惊,她尝试分析这短暂接触的非凡效果。她感觉得到这个女孩的眼睛,不是圣玛莉的莎丽贾普一贯的服从、感激的态度,而是一种嘲笑式的蔑视,一种阴谋暗示,一种不満,令人震惊几乎达到最大的程度。然后,她的绿色眼睛又再垂下,谜样的莎丽再次成为温顺、服从的莎丽,利德尔小姐喜欢的、最被看好的问题少女。利德尔小姐突然感到噁心和忧心忡忡。她毫无保留地推荐莎丽。整件事表面上看来是多么地顺意。这女孩是最优秀的那种。真的说来,她在马丁格尔的工作太委曲了她。己经做了决定,现在再来讲是否明智已经太迟了。最坏可能发生的情况是,莎丽不光荣地被送回圣玛莉。利德尔小姐第一次察觉到,她把她最钟爱的人介绍到马丁格尔,很可能发生复杂的状况。她无法预测这些状况严重的程度,或它们终将导致暴力与死亡。

        凱瑟琳鲍尔斯这个周末住在马丁格尔,她在晚宴上很少讲话。天性老实的她有点震惊,当她发觉她的看法倾向於利德尔小姐。当然,史蒂芬的大力倡导与维护莎丽和与她相同的人是非常慷慨和勇敢的,但凱瑟琳感到自己真的很不耐烦,当她听到她的不是护士的朋友谈到关於她们的高尚职业的时候。你可以对它有许多浪漫的想法,但对於得在便盆或不良少年之间工作的人,这些想法对他们而言是无补於事的。她真的很想发言反驳,但狄波拉就坐在桌子的对面让她沉默。这个晚宴,如同所有失败的场合,似乎比平常的宴会时间,延长达三倍之多。凱瑟琳认为从没见过一个家庭喝咖啡能拖延得那么久,也没见过这些男士们这么死赖着不走。但,它到底结束了。利德尔小姐已经回去圣玛莉,她向麦西夫人暗示,她会感到高兴如果不让波拉克单独掌权太久,辛克斯咕哝着明天的讲道最后的安排,然后像一只瘦鬼一样消失在春天的空气中。

        麦西一家人和伊普斯医生愉快地享受着客厅的炉火,谈论着音乐。这不是凯瑟琳会想选择的话题。甚至看电视也比这个好,但在马丁格尔,唯一的一架电视机却放在玛莎的居室里。假如真的要谈,凯瑟琳宁愿只谈医药。伊普斯医生很自然地会说,“当然啦,你是一个护士,鲍尔斯小姐,史蒂芬有像你这样一个能与他分享他的兴趣的人该多好啊。”然后,他们三人就可以闲聊起来,而狄波拉则会坐在一旁,变得沉默,起不了作用,同时让她了解,男人是会对美丽、无能的女人感到厌倦的,不论她们如何装扮自己。史蒂芬需要的是一个能了解他的工作的女人,一个能和他的朋友作理性与知识性交谈的女人。这是一个愉快的梦,正如所有的梦一样,它和现实接不上轨。

        凯瑟琳双手紧握,坐在火焰稀薄的炉火旁,尽量地作出镇定状,当其他人在谈论一个莫名其妙的叫做彼得华洛克的作曲家的时候,她从没听过这个名字,当然,狄波拉也自认不了解这个作曲家,但她如常地尽量让她的无知变得有趣。她借询问鲍尔斯夫人,把凯瑟琳拉入谈话中,她的这个努力,是一种傲慢的证据,而非关礼貌。当新女佣进来传递一个讯息给伊普斯医生的时候,这对凯瑟琳来说是松了一口气。伊普斯医生的一个住在边远农场的病人就快要生产了。他无可奈何地从椅子上站起来,如一只长毛狗一样摇摇头,说声抱歉。凯瑟琳逮住这个最后一次说话的机会。“有趣的案例,医生?”她轻快地问。“天啊,不,鲍尔斯小姐。”伊普斯医生随意向周围望望,找他的手提包。“已经有三个了。但她是个和蔼可亲的娇小妇人,喜欢我在她身边。天晓得!她自己可以轻而易举地做到。好的,再见,伊莲诺,谢谢你的特佳的晚餐。我本想上去看看西门,在我走之前,如果可能的话,我明天会再来。我想你需要一个新的安眠药处方,我会拿来。”他与众人作个友好的点头,然后由麦西夫人陪同走出大厅。很快地他们就听到他的汔车驶开走道发出的声响。他是一个热心的赛车手,喜欢驾驶小型跑车,他对跑车无法自抜,他坐在车内好像一只狂欢的坏蛋老熊。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1-4-4 13:34 编辑 ]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6866
帖子 12260
威望 1457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1-4-2 12:4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嗯,”当汔车的引擎声沉寂下来,狄波拉说,“好了,我们现在下去马厩看博科克和他的马如何?意思是,如果凯瑟琳愿意去。”凯瑟琳急着想出去,但不是和狄波拉。这真是匪夷所思,她想,狄波拉怎不知或看不出,她要的是和史蒂芬单独在一起。但如果史蒂芬不清楚表明,她也很难这样做。他越早结婚和脱离他与异性的所有关系对他越好。“她们吸他的血,”凯瑟琳这样想。她在现代的小说中看过这一种人。狄波拉对这些吸血鬼倾向一无所知,高兴地在前领路,越过草坪。

        这个马厩一度属於麦西所有,现在是萨姆尔博科克先生的产业,距离麦西的屋子不过二百码。老博科克在那里借助防风灯的光在磨马具,口中吹着口哨。他是个棕色皮肤的矮小男人,有一个侏儒般的脸,斜眼,大嘴吧,他看到史蒂芬,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他们都过去看博科克养来维持生计的三只马。“真的,狄波拉对它们的大惊小怪,抚模它们的脸,作出的温柔、亲妮的动作,以为它们是有人性的,是可笑的,是令人讨厌的母性本能,” 凯瑟琳想。“对她好,如果她能把一些精力放在儿童的病房上。也不是说她能帮上什么忙。” 凯瑟琳希望他们回到屋内。马厩虽极尽清洁能事,但假装不了的是,马儿运动后,会发出强烈的气味,而基於某些理由,她觉得它很难忍受。

        有一回,史蒂芬修长的棕色的手,紧贴在她放在马的颈项上的手,他抚摸着她的手,甚至提高到她的嘴唇,一瞬间的动作是那么的强烈,以致她闭上了双眼。然后,在黑暗里,又让她看到熟习的画面,同一只手,不畏羞地、愉快地半环抱着她的胸部,甚至他的棕色的手就贴在她白色的胸脯上,慢慢地、深情地移动着,这是一种欢愉的前兆。她有点恍惚地走入春天的黄昏里,在她背后传来博科克缓慢、吞吞吐吐的讲话,夹杂着麦西热心地回答的声音。自从她爱上了史蒂芬之后,她一直有一种毁灭性的恐惧感,间隔性地降落在她身上。在这当儿,她再次地意识到这种恐惧感。它来得无声无息,而她所有的常识和毅力皆无法抗拒它。在这个时刻,所有的东西都变得不真实,她几乎可以感觉到,她所有的希望都在动摇。所有的这些痛苦和不确定性,焦点都集中在狄波拉身上。狄波拉是她的敌人。狄波拉曾结过婚,至少她有过快乐的机会。狄波拉是美丽的、自私的、和无能的。在夜色渐暗的夜里,在背后听她的声音,凯瑟琳感到厌恶与憎恨。

        当他们回到马丁格尔的时候,她已再度振作起来,脸上的乌云一扫而空。她又恢复了她正常的状况,充满自信。她很早上床,以她目前的情绪状态,她几乎可以认定,他一定会过来找她。她告诉自己,在他父亲的家,他不可能会对自己作出愚蠢的事,也不可能对她作出无法忍受的待客之道。她在黑暗中等待。过了一阵子,她听到楼梯上的足音 – 他的足音,还有狄波拉的。兄妹两人在一起小声地笑着。他们经过她的房间,甚至连停下一会也没有。
顶部
苏杭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2276
精华 65
积分 26866
帖子 12260
威望 1457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7-28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在线
发表于 2011-5-7 11: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2 苏杭 的帖子

第七行:“...... 她是一个孤儿,由她的舅妈带大 ......”其中“舅妈”应改为“姨妈”。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4-19 00:52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0963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