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你我都曾有过的青春《别心疼》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小说转载,,未完待叙,,,,,,,,,,,,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十二
  
  我们像一个马戏团里的小丑一样纷纷在214这个小舞台上做着鬼脸和小动作,可怜的观众和演员终于厌倦了这种没有目的没有创意的日子。纷纷离场而去,尴尬和疲惫写在每个人的脸上,除了这些,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何欢第一个忍受不了,他在一个明媚的日子里,翻开日历,挑选了一个良辰吉日,然后拿着自己的家当铺盖搬家到外面,和美丽的唐琳姑娘过起野鸳鸯生活。我在苦苦思索了很久之后,终于战胜了自己的惰性,穿上一套干净的衣服,在春天即将结束的时候走进了课堂。拿着书本张大嘴巴听老师讲课,如同白痴。来宝依旧在做着自己的文学梦,他发起了校园诗歌创新大赛,在校外拉了几个赞助商,虽然一等奖只是一瓶洗发水,但依然吸引了不少人参赛,参赛者每人要交十块钱的报名费,以至我十分怀疑来宝的纯洁的文学目的。波波是唯一一个一天比一天精神的小老大哥,大姐大有个老乡在体育部当部长,经大姐大推荐之后,波波有望重新进入院队,他为此兴奋了好多天,为了答谢大姐大,他决定听从她的一切安排,大姐大第一个安排就是:“离你们宿舍人远点,我觉得他们都不是好人!”
  有了第一次,我和春小春的胆子越来越大,每个周末像一对雌雄大盗一样跑到外面留宿一晚,有时候我觉得我们都完了,青春的日子就这样虚度过去,什么也没留下,每次看到身边的春小春婴孩一般熟睡的脸,我都感到十分愧疚,一个可怕的念头涌上心头:我真的爱她吗?还是因为寂寞,因为无聊,找个人一起熬熬日子而已?毕业之后,我是否能继续留在她的身边,都说大学爱情只不过是一场注定没有结局的游戏,瞬间灿烂的烟花,那么,一年之后,她是否还怀念我;当青春走过,爱情还能继续吗?
  我不知道,青春对于我们来说,没有明天。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十三
  
  “来宝,我们一起去看看何欢吧,那老小子好象早就把我们仨忘了!”
  有一天我被课堂折磨得丧失了呆坐四十五分种的耐心,败下阵来,躺在宿舍里郁郁寡欢,想起很久没见到何欢了,于是怂恿着正在床上翘着屁股,拿铅笔写诗写得大把掉头发的来宝。
  波波因为头顶着一道大姐大的金口禁令,所以刻意地与我和来宝保持着一段距离。来宝对他十分看不惯,听到我的怂恿,放下手中的笔,冲波波横眉怒目,提高嗓门:“走,咱俩去探望好兄弟何欢去。”乜斜一眼波波,波波不为所动,来宝跳下床来,挑衅性地撞了一下坐在床边精心调制牛奶的波波,波波忍气吞声地喝一口牛奶,含在嘴里咕噜咕噜了几下。
  来宝见状发作了:“你娘的,你说什么?你是不是趁着咕噜嘴的时候骂娘了啊!”
  波波见来宝气势汹汹,护住牛奶瓶子:“我没有啊!”
  来宝骂道:“你娘的,没有才怪呢!心里面早就没有哥们几个了吧,你小子搁在抗日年代八成就是一国贼,小日本施个美人计你就连国家都会出卖的!”
  波波一脸委屈:干吗呀干吗呀。
  干吗?来宝卷着衣袖子,我今天就要为民除害——小铁你别拉着我!
  我拉住来宝,瞥了一眼波波,对来宝说:算了,瞧他可怜样儿。
  来宝趁势收回拳头:“今天要不是给小铁面子,我准揍扁你个小王八蛋!”愤愤地骂着,波波双眼通红,泪珠子在眼眶里打转,我也有些烦他:你别哭啊!
  波波泪水哗啦就流了下来。
  我嗤笑一声:“你怎么这么娘们呢!”说着拉起来宝就出了214。来宝一路上扼腕愤慨,骂着:波波这小子男生女相,注定将来是咱们的祸根了!
  在校门口处,来宝说:借我十块钱。
  干吗?
  我们不能空手去看何欢啊,得买两个菜去,中午在他那儿开火撮一顿。
  我想了想有道理,掏了二十出来。
  然后来宝这家伙跑菜市场买了两斤萝卜一斤白菜,花了三块多,装了满满一方便袋子,拉着我说:走,去吃火锅。
  
  何欢的房子在学校后面的村子里,房东是一个网吧老板,跟我们挺熟,平时空着房子没人住,早就托付何欢让他给租出去。里面什么东西都有,电器家具一应俱全,还免费送两只老母鸡。每天早上两只鸡蛋够他和他媳妇吃一顿免费早餐。
  我和来宝提着菜进去的时候何欢正坐在院子里比目养神,两只母鸡围在他的身边啄食,好一副悠然自得的农家情趣画面!来宝把菜撂下,蹲下来望着那两只老母鸡,眼里放出贪婪的狼一样的凶残的光:
  “欢啦,今天吃鸡肉火锅吧!”
  何欢跳起来:“去你妈的!”
  不久后,何欢的媳妇唐琳上完课回来,还带了一位长相非常男孩子气的姑娘,唐琳介绍说那位是她的同班同学,叫小倩,我听了脊背一阵凉意,调笑说:“你好小倩,我就是你前世的宁采臣!”小倩一听露出狰狞的面目:“今晚我就要剥了你的皮喝了你的血。”说着还来一个掏心的动作,“吃了你的心!”
  来宝后退几步:“有美色引诱吗?”
  小倩将来宝上下打量一番:“我引诱你你受得了吗?”
  来宝激动得哆嗦了一下:“欢迎引诱!”
  “引诱谁也不引诱你!”小倩姑娘听起来非常实在。我们一阵大笑,来宝没劲,转过眼去又盯上了那两只老母鸡:
  “欢啦,今天吃鸡肉火锅吧!”
  何欢大骂:“滚啦,一进来就盯上了咱家的摇钱树了!我还指着它们每天下蛋换钱呢!”
  他媳妇唐琳十分善解“狼”意:“来宝要吃,今天就先杀一只吧!”小倩一边帮腔:“杀吧,杀吧,我来操刀!”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十四
  
  见小倩一副屠夫的姿势,何欢马上反对,舍命保鸡:“不行不行,杀了它,以后早餐谁负责,况且,和它们俩相处久了,总会有一点感情的吧!”
  我们四个人集体“呸”了他一口。
  看着想吃鸡肉的人如此之众,我也不免挑起了食欲,提了个建议:“大家来打斗地主,一把定输赢。我和来宝赢了就杀鸡吃肉喝汤,如果何欢赢了……还是杀鸡吃肉喝汤,附加条件是以后我和来宝供应何欢两口子的早餐!”何欢见群情难却,只好取牌开赌。
  发牌前,唐琳说:“赌注我改一改:如果你们两个输了,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我和来宝一心想吃肉,当即点头同意。
  何欢平时是牌桌上的风云人物,会察言观色,分析对方心理,打出的每一张牌都是经过精心计算的;不光如此,他还会记牌,几乎能猜出我们手中拿的牌样。我和来宝明显不是他的对手,还好小倩这姑娘诡计多端,在何欢后面转来转去,偷看他的牌,然后用挤眼睛,挠头发,捏耳朵等等小动作来做暗示,一局下来,我和来宝十分惊险地胜了。何欢不服气,说我们胜之不武,从新洗牌,来个三局二胜制。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苦战,大家饥肠辘辘,一点精神气都没有了,小倩表情做得过分,脸部肌肉抽筋。最终以何欢赢了告终。
  小倩提着刀,恨铁不成刚的冲着我们骂:“早知道输了也杀,不如当初不给你们两个笨蛋通风报信了——我肚子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让开让开,我来杀鸡!”
  唐琳拦住小倩,对我和来宝说:“你们俩愿赌服输,记得欠我一个条件!”来宝惊讶道:“什么事这么慎重?不会要把我们俩卖去非洲吧!”
  唐琳看了来宝一眼笑了笑说:“那倒不会——关键是卖不到好价钱!”
  来宝正要为自己的身价辩护,被我一把拉住:“别捣乱了!”唐琳虽然说表面笑嘻嘻的,但我看得出来她心里面一定有什么事,冲她说:“没问题。”一边的小倩凶神恶煞早按捺不住,提着刀要开杀戒,我们纷纷鼓励她:“刀在人在,不不在——人也要在……”“杀那只肥一点的!”——来宝。“别误伤了另外一只!”——何欢。“你懂怎么杀鸡吗?”——唐琳。
  小倩嗨地怒吼一声,摆了个架式,我们四个纷纷逃向客厅,关上门,把两只目标关在院子里,来宝心有余悸地感叹:“这姑娘真是彪撼!”何欢心疼地听了一会儿动静,惋惜地说:“今天算是遭上强盗了啊,误交损友流年不利!”
  院子里一阵狂乱,母鸡咕咕地惨叫过不停,扑楞着翅膀到处乱蹿,小倩一会儿嘿一声,看来是对着飞跳不止的母鸡耍着大刀子。
  “唉,不行了不行了,太累!”院子里传来小倩的呼救声,来宝忙打开门,只见两只母鸡分东西方向而立,警觉地躲在旮旯处喘气,站在中间的小倩一头鸡毛,手拿着刀气急败坏地盯着其中一只,胸口起伏不平。
  何欢鄙夷地说:“真没用。”说完夺过小倩手中的刀。“嘿”的一声,刀从手中飞出,直冲躲在东边的一只鸡而去,顷刻间,鸡血飞溅,当场死了。来宝高声赞一句:“他奶奶的好刀法!”我以为小倩姑娘胆大如斗,天不怕地不怕,没想到看到这血腥场面,脸色大变,忙躲到唐琳背后去了。
  那只鸡被何欢去了毛剥了皮,来宝开锅炖,看何欢一脸闷闷不乐的样子,我以为他心里面有气,舍不得自己的宝贝。半个小时后,高压锅里冒出香气,何欢狠命地闻了几口,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光:“妈的,老子早就想宰它吃了!”
  那一顿饭吃得很开心,小倩还跑到外面买了十瓶啤酒,我和来宝何欢三人喝得酩酊大醉,从未有过的快意涌上心头,每个人都有些感慨,想说很多话,但是话到嘴边又都咽下去,神情黯然。不知道为了什么。也许是为了无尽又不甘心的无聊吧。
  小倩和唐琳两人又是倒水又是拿毛巾照顾着,小倩说:“除了说肉麻话,你们做啥我都不反对!”
  何欢没理她,问我:“小铁,波波今天怎么没来?”
  我刚想说,来宝破口就骂:“那小子不是我们一路人,他媳妇说我们三个坏,不让他跟我们走得太近,这不可气,可气的是那小子居然听了他媳妇话——女人真会搞挑拨离间!”小倩在一边用热毛巾捂住来宝嘴:“说什么呢!波波那样才叫好男孩,你们都应该向他学习!”我笑了笑,有些无奈,看到何欢眼里满是遗憾,他说:“其实我们多不容易,天南海北地走到一起,十年才修得同船渡,百年才修得共枕眠啦……”
  刚说完,小倩冲到一边,呕起来。
  唐琳声音沉沉的:“小倩,你别再开玩笑了!”
  来宝醉眼朦胧地盯着小倩:“算来,咱们几个有前世修了百年的缘分啊!”
  小倩骂道:“不要脸,谁跟你修了百年了!”
  来宝望着她傻笑!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十五
  
  喝得爹娘不认,我和来宝摸索着就往何欢床上躺,瞥眼间见唐琳皱了皱眉头,我酒醒了一大半,摇着来宝起来:“走,我们打道回府!”来宝撇开我的手,挑起兰花指指着小倩:“我要你送!”看来他是醉得不轻,人都变浮夸了。小倩双手叉腰:“借酒撒疯是不是,我偏不送你,我送小铁!”我打了一个寒战,来宝也被哽住,扭头望我:“怎么回事,这姑娘是不是对你产生了非友谊的情感了?”我假装糊涂:“本人貌美味甜,是乃上等货色!”何欢在厕所里吐了半天,跑出来把嘴一抹,挽起我们俩:“走,我送你们回去!”
  唐琳责怪他一声:“你呀,也不嫌脏,把脸洗一洗,你们三个就这样醉醺醺地跑回去,被老师发现了怎么办?”我们三人听了愣了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起来。
  老师早就不管我们这些了!
  小倩跑过来扶着我,四个人搀好了,一起正要出门,这时只听见波波在门外喊着:“小铁小铁,你在吗?”何欢忙去把门打开,波波见何欢脸一下子红了,话也说不利索,也不进来,却退后一步,春小春从旁边一下子冒了出来,她看了看牵着我手的小倩一眼,本来忧郁的脸一下子变得有些阴沉,来宝忙推了推小倩,冲她使个眼色,小倩会意,放开我的手,站到一边去了。
  “你怎么来了?”我看着她问。
  “我找你有点事。”她还是低着头,一副低眉顺目的样子。
  我感觉到有点不对劲,她一向见了我都挺幸福,今天一来就脸带焦虑,看来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什么事啊,你说吧。”
  她看了看周围的人,刚想开口又闭上嘴,欲言又止。何欢领会到她的意思,招呼着大家:“我们先进去!”除了波波站在她身边,其他的人都退到院子里。我说:“你说吧!”春小春又看了看波波,波波不识趣,赖在一边不肯走,我有些恼火,把气撒在波波身上:“你娘的,你进去啊,站在这里干吗?”波波委屈地看我一眼,不知进退,用手绞着衣服,最后小声地说:“我先回去了!”
  “你干吗冲波波发火啊?”春小春看着波波狼狈的样子,有些不忍心。
  “他就是一欠骂的傻B,你没见他做事多么恶心人!”我有些怒不可遏,酒劲趁势也上涌,觉得骂人还不解恨,冲着波波的背影呸了一口。
  春小春有些生气:“你怎么这样,他可是你朋友!”提高了嗓门,脸蛋通红地跟我较劲。她有一股牛脾气,一旦发作了不好收拾,我平息了一下自己,问:“到底有什么事嘛!”
  她一听眼圈就红了:“小铁,你说,你是不是真的爱我?”
  我一下子不知所措,回头看了看后面,院子里传出来宝和小倩互骂的声音。还有何欢和唐琳的笑声。
  “你说啊!”春小春逼问着。
  “别在这里说这个问题好吗?我对你怎么样你还不清楚?”这个模糊的说法好象给了她一些安慰,她抿着嘴点点头:“今晚我在经贸系的英语角等你,你一定要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看着她慎重的样子,我有点怕,仿佛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心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无奈地点点头,说:“好,今晚八点!”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十六
  
  春小春忧心忡忡地看了我一眼,紧蹙着眉头转过身去,慢慢地一步一步地走了,我望着她的背影,有些惆怅,隐约觉得自己是在对她进行无心的伤害,而且伤口越来越深。我是她感情生活的全部,我呢,在我的心里面,她占据着一个什么位置?我不敢回答自己。
  她走了几步之后,回过头来,给我展露了一个灿烂的笑脸:
  “注意身体,别喝太多的酒啊!”
  我微笑着点点头,忽然感到鼻子酸酸的。
  背后,小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跟我一起向小路的尽头张望着。
  “你看什么?”
  “看那个被你伤害的女孩——你是不是对不起她啦?”这姑娘真是八卦,我没好气地看她一眼:“这是我们家事!”
  小倩仰起头哈哈大笑,然后对着我的脸:“呸!喝多了吧你!”
  
  从何欢房子里回到宿舍后,我和来宝蒙着头一直睡到傍晚,醒来后口干舌燥,头晕脑胀,十分难受,桌子上放着两杯浓茶,我喝了一杯,来宝从床上爬起来,敲着脑袋大喊头疼。见到茶水,一个纵子跳下来,拿起杯子咕咚一口干了,然后从嘴里往外吐茶叶沫子,眼睛睁得骨碌圆:
  “谁倒的茶?”
  “不知道,除了你我,只有波波了!”我望了一眼宿舍,宿舍里不见波波的影子。
  “这小子,算他良心没被狗吃光!”来宝骂道。
  来宝话音刚落,就见波波鬼头鬼脑的从厕所挠着头发扭扭捏捏地走出来,不敢正视,拿眼角瞟我们。来宝上前给他一脚:“你小子还躲在里面不好意思啦?”波波像个娘们一样低头傻笑。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活雷峰,做了好事还想不留名是吧!”
  波波一脸诚恳地望着我:“小铁,以后别撇下我一个人好吗?”
  我怔了一怔,有些心疼,这小子太煽情了!
  半天后我给了他一凿栗:“臭小子,差点让我感动了!”
  我们三个互相望着,畅快淋漓地笑了起来。真的就想这样一直友好地平淡的过下去,直到毕业,卷着铺盖走人为止,哪怕再无聊,再无奈,起码有三个好兄弟,有三份值得纪念,弥足珍贵的友谊,大学,能留下这些就是上天最大的恩赐了!
  这个晚上七点三十分,我接了一个电话,这个电话改变了214三个人的命运,214自这个电话后,从此变得浮躁,鸡犬不宁。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十七
  
  电话是唐琳打过来的,当时我正准备去经贸系的英语角见春小春,在那个地方,我第一次吻了春小春,她选择在那里见面一定有某种深意,搞得如此隆重我有点不适应,可能是平淡得太久了吧。
  唐琳在电话里很平静。
  “小铁,你还记得欠我一个赌约吧!”
  她打电话来214我就有些纳闷,听她这么问,便开玩笑地说:“当然记得,你不会真的要我和来宝去卖身吧!”
  “不会的。”她说,一点开玩笑的迹象都没有,“你到老毕饭庄来,我跟你说,记得带上来宝!”
  “有什么事不能在电话里说吗?”我诧异地问。女孩子怎么都喜欢着重其事的呢!
  “这事是关于何欢的,电话里我怕说不清楚!”说完,就把电话撂下了,我拿着话筒莫名其妙的看了看来宝,来宝睁大眼睛:“出什么大事了?”
  “何欢他媳妇让我们去一趟!”
  波波好事的凑过来:“我也去!”
  来宝一把推开他:“大人的事,小孩子别插手!”
  波波扁了扁嘴,退到一旁。
  看着来宝注意装着一脸的凝重,我心里非常矛盾,春小春忧郁的眼神和唐琳神秘莫测的口气在心里面拧成一个死结,越解越乱,今天到底是怎么了?所有的麻烦事都聚成一堆,难道是命交华盖?或者还是为了考验我来的?
  来宝一边催促着:“走吧,也许何欢杀了人呢!”我说去你妈的,冲波波吩咐:“你在宿舍哪儿也别去,守着电话,如果春小春来电话了,你让她等一下,知道没?”波波煞有介事的对我保证:“放心吧,我一定完成任务!”
  “好,明天升你做214宿舍的室长!”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十八
  
  来宝可能在学校无聊太久了,听说要去为朋友两肋插刀,隐藏在心底的豪气一下子腾地涌上来,神情亢奋,卷着衣袖大呼:“上酒!”唐琳为我们满上酒,我俩像即将要上沙场的勇士一般喝酒壮胆。来宝喝着还不忘来一句诗:“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我宿酒未醒又喝了一大瓶,胃里翻滚着,一阵阵恶心,打断来宝:“你娘的,说点吉利的行不行啊!”
  喝完酒我要回宿舍,来宝鄙夷地拉住我:“你这是什么意思,临阵脱逃啊!”
  我甩开他的手:“回去找家伙!”
  醉醺醺地跑回宿舍,一进门波波就慌张地向我汇报:“小铁,不好啦,小春来电话了,叫你不要去赴约了,以后也不要找她了!我听她好象很生气,劝了几句她就哭了!”我酒劲正冲着,谁也不理,哼了一声,“她以为她是谁啊!”翻上床,几下把何欢的床架子给卸了下来,分给来宝一跟长的,我自己拿一根短一点的。
  来宝把床架子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说:“太长了!”
  我说:“一寸长一寸强。”
  来宝把铁棍插在背后,衣服被撑起一个帐篷,又取出来,为难地说:“等一下怎么拿出去啊,出门被校卫队抓住了就难看了!”
  我把铁棍拿在手里,说:“直接拿在手里,藏个屁啊!”
  来宝惊呼:“太明目张胆了吧!”
  波波在一边听得云山雾罩,战战兢兢地问:“小铁,你们这是要干吗呀?”
  来宝诡秘地看他一眼,然后把波波拉到一边:“波波,何欢是不是你好兄弟?”
  波波一脸幼稚地点了点头:“当然了,大家都是好兄弟!”来宝赞赏地冲他竖起了大拇指:“你小子还算够义气,今天晚上何欢有难,你帮是不帮?”我厌恶地看了来宝一眼,说:“来宝,你对他说这些干吗,别拖人家下水!”来宝气哼哼地说:“什么叫拖他下水,我是在问他意见!”又对波波挥舞了一下手中的铁棍,说,“你自己选择吧,是去还是不去!别说我逼你去啊!”波波一听就傻了,望着来宝手中的棍子,嘴唇打着颤,嗫嗫嚅嚅地说不出话来,最后只好把头勾得老低不敢见人。来宝见他这个样子,骂了一声:“操,有些人平时他娘的左一个好兄弟,右一个好兄弟,一到关键时刻就把兄弟情谊丢一边了!”
  “来宝,走吧!”我招呼着来宝,来宝恶狠狠地盯了一眼波波。
  走到门口的时候,波波突然叫住我:“小铁。”
  我回过头来,看他一脸涨红,有点于心不忍,安慰他说:“波波,你就别去,放心,何欢不会怪你的!”来宝接着威胁了他一句:“你自己想清楚啊!”
  波波张了张嘴,最后说:“你真的不去看小春了,她刚才哭得好厉害!”
  我心里一阵难过。摇了摇头:“不去了!”
  “可是……”
  波波刚想说什么,被来宝粗暴地打断:“你娘的,整天就知道姑娘,把兄弟放一边,记着,以后别跟我们在一起了,你被人打死了我们也不会管你的!”
  我们俩张扬地拿着铁棍走在校园的大路上,路过的人群纷纷侧目,来宝有点不自在,悄悄问我:“等一下怎么过门口那一关啦?”我大声吼道:“怕他娘的!”走到门口,校卫队的小肖盯着我们手中的铁棍凝视了半天,疑惑地问:“干吗呀?”
  我笑着对老肖说:“打架斗殴去!”
  老肖笑了:“小铁,你开什么玩笑啊!”
  来宝在一边吓得抖抖索索的,直拉我的衣服。
  我继续跟老肖开着玩笑:“要不要一起去啊!”
  老肖骂了我一句:“你娘的,尽瞎说,到底干吗呀?”
  我说:“听说后村地里出现一只野猪,我俩义务帮忙去打野猪呢!”
  老肖竟然相信了:“真的?”
  来宝赶忙点头:“真的,真的。”
  说完大摇大摆地往外走,老肖在身后追着问:“小铁,你这铁棍哪儿来的?”
  我背对着他加快脚步,说:“在咱们宿舍卸的床架子!”
  身后传来老肖隐约的骂声:“他娘的……”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四十九
  
  我和来宝在计校外转了一拳,没发现可疑人物,来宝看了看表,有些着急了,何况手里拿着根铁棍子,在大街上招摇过市,的确有点不象样子。来宝说:“都快九点多了,你说他们现在会不会已经打了起来?”
  我也是无计可施,走到老毕饭庄,在门口找个凳子坐下,来宝坐不住,在我们身边打起转来,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怎么办呢?”转了几圈说:“我看还是直接去何欢房子找他吧!”我被他转得头晕,骂道:“你傻啊,何欢要知道我们去帮他,他肯定不愿意!”来宝点了点头。这时老毕从门里出来,见我们这架势,猜出了个八九分,笑容可掬地靠过来:“小铁,是不是帮何欢打架?”我点了点头,来宝说:“何欢是我们兄弟,他有难,做兄弟的能不帮忙吗?老毕,你知道他们打架的事?”老毕呵呵一笑:“这个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他们在哪儿打呢!”来宝呼地扬起棍子,把老毕吓了一跳:“在哪儿?”
  “在机电系大操场!”老毕诡秘地说。
  我嗖地站起来:走!
  
  机电系大操场上北角处有一盏惨淡的路灯,昏黄的灯光下可以看到十几个人影在晃动着,我看得不是很真切,但是可以确定,那些家伙一定在那里准备开打了。我弓着腰,猫着身子轻轻地往前摸索,来宝跟在我屁股后面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脚着草地一点声响也没有,像只夜猫子。慢慢走近了,听到了一个尖细的声音在辱骂着,满嘴里都是脏话,何欢不时给他一句反击,气定神闲的毫无惧色。我躲在一边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手里紧握着棍子,随时准备冲出去,来宝躲在我后面,我忽然听到哆嗦的声音,回头一看,来宝浑身在打着颤抖,眼睛盯着那群人,转都不转一下。
  “来宝,你是不是怕了?”我碰了他一下,压低声音问。
  来宝半天没反应,手里的棍子一晃一晃的,看来他心神非常的不安。我掐了他一下,他突然受惊吓,猛的挥起棍子,睁圆眼睛恐慌地盯着我,我握了握他的手:“你要是怕了就回去!”他胸口起伏着,过了好久后,说:“我不怕,我不怕!”
  对方看起来有二十多个,带头的两个家伙都染着黄毛,桀骜不恭地傲视着何欢,后面跟着的人有的抽着烟,有的交头接耳,完全不把何欢放在眼里。带头的其中一个跟何欢骂着:“何欢,这么有胆量,一个人来啊!”何欢看了看他后面一帮人,笑着说:“你搞那么大的声势干吗?林杰,前些天你他妈的骂我的胆子跑哪儿去了!”林杰说:“说好了是群殴啊,何况你跟机电系的韩春关系那么好,怎么不让韩春为你出面,带些人过来,不然今晚这么多打你一个,我都过意不去!”身后的跟随者呵呵大笑。何欢鄙夷地看他一眼:“我今晚就是死也要拿你这王八蛋垫背!”站在林杰旁边的黄毛嘻嘻笑道:“看你怎么拿林杰垫背。我们这么多人一人一口吐沫能淹死你!”何欢蔑视他一眼:“你这只哈巴狗我根本难得搭理你!”说着冲林杰说:“林杰,开始吧,妈的,我今晚还定了台机子准备上通宵网——你们人都不带家伙吗?”边说着边解开腰带,拿在手里,林杰眼露凶光,身后的人一起跟上,排成一排,林杰说:“说好了啊,何欢,今晚不管打成重伤还是残废,以后对谁都不准说起。更别哭哭啼啼地求学校出面!”何欢说:“你以为我第一次打架啊!”林杰说:“好,今晚之后,唐琳的事我也不再提了!”说着一招手,身后的人冲过来围住何欢,何欢手拿着腰带尾,他的腰带扣是一个铁骷髅,对方手里头没东西,一时间还没人敢上来。
  何欢的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林杰不放。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五十
  
  眼见着就要开打了,我一阵热血沸腾,拉了一把来宝,来宝喘着粗气,站起来手握棍子:“打他娘的!”情绪高涨,说着冲过去。由于那帮家伙只盯着何欢,没注意到我和来宝,等到我们杀近,他们一时慌了神,纷纷挥着胳膊躲避,来宝胡乱挥舞着手中的棍子,口中大声喝道:“他娘的!打死你们这些王八蛋!”那些人被他逼得四处逃蹿。何欢见了我们愣了一愣,马上反应过来,盯着林杰直冲过去,把手中的腰带当鞭耍,林杰左闪右避,最终还是吃了何欢一鞭。脸上被铁骷髅头狠狠砸了一下,马上出现了血印,肿了起来。林杰龇牙咧嘴的大声惨叫了一声,恶狠狠地说:“何欢,你搞埋伏!”何欢冷笑道:“我就埋伏了,你把我怎么样!”又一鞭挥过去。
  我在人群中护住何欢,怕人在身后偷袭他,何欢明白我的意思,头也不回,说:“小铁,专打那只哈巴狗!”那黄毛听到何欢的话退后几步,我捏着棍子冲过去追,他反身就跑,一边跑一边喊:“抄家伙啊!”话音刚落,一帮人都冲向操场边的草丛中,从里面翻出一根根的铁棍来。妈的,原来他们早就准备好了啊!
  那帮傻B手里有了家伙,顿时气焰嚣张起来,排成一排,用铁棍敲打着自己的手板,耀武扬威的一步步逼近。来宝见到这阵势吓坏了,忙跑到何欢跟前,我和何欢,来宝三人背靠着背警觉地注视他们一举一动,随时准备开打了,那帮人中有的目露凶光,有的揉着刚刚被击中的地方。林杰呼哧呼哧喘着气,他红肿的半边脸有些像馒头,歪着嘴,样子非常气愤。看来何欢刚刚一鞭子让他吃了不少苦头,旁边,他的哈巴狗黄毛将手中的两根棍子递了一根到他面前,他狠狠地一把抓在手里,挥着棍子:“打死他们!”
  
顶部
雪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1209
精华 27
积分 17971
帖子 8281
威望 9439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4-1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8-1 15:3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未完待叙,,,,,,,,,,,,,,,
顶部
方汀
论坛元老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06.gif


UID 433
精华 58
积分 16314
帖子 7677
威望 849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6-12-12
来自 新加坡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0-4 07:05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真的羡慕快乐时光中的青年人,即使胡闹也很有趣。




芳苑绿汀 春日迟迟
http://www.sgwritings.com/433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9 01:45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0570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