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锦耀
特邀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115969
精华 0
积分 202
帖子 84
威望 11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14-12-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4-25 17:1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萧遥法外】孙刘拒曹

萧锦耀/文

只要是对中国历史有一点认识的读者都不会对今天标题里的三个家姓感到陌生。同时,从标题的字面上,读者们也大概能猜到今天的话题和史上著名的“赤壁之战”有关。在那场战役中,强大的魏军在曹操的统帅下,挥师南下,试图横扫中原,统一中国。当时的天下,基本上已经是三国鼎立了。而作为两个比较弱小的地方势力,东吴的孙权和荆州的刘备,为了保住他们各自的地盘,不得不联盟共同对抗曹操的80万雄师。结果证明,孙刘联盟的策略果然凑效,曹军被打得落荒而逃。

在2006年的时候,我国也出现了一场“赤壁之战”-Hong Leong Singapore Finance Ltd v United Overseas Bank Ltd [2006] SGHC 205。这是一场我国两大金融财团在高等法院争锋相对的难得场面。原告是新加坡郭令明家族的丰隆金融公司,答辩方则是黄祖耀家族的大华银行。这场战役中的第三方,也是丰隆的盟友,是在我国交易所挂牌的荣南集团(在案发时,该集团正紧锣密鼓地准备上市)。当时,丰隆和荣南有着共同的利害关系,就如当年的孙刘一样,只要一方失利,另一方也跟着倒霉。所以,两方是唇亡齿寒,于是便分别把大华给告上高院。

话说在1997年六月份的时候,荣南承接了一场价值新币一千两百万元,在金融中心的一栋37层楼铁结构的工程。在荣南和总包签约后的一个月左右,亚洲金融风暴就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突然从泰国开始发难,然后非常迅速的蔓延到东南亚的其它国家。每到一处就严重的破坏了当地的经济。新加坡也不幸免。在那时候,我国房地产的价格开始猛跌,开发商纷纷泻价,希望尽快让手中的房产脱手。可是,在那种股票指数天天创新低,人心惶惶的环境里,尽管价格非常诱惑人,许多新开发或正在兴建中的房产都鲜有人问律。

荣南那场工程的业主手里就有九个项目,而大华银行就是提供业主融资的单位。在开工不到五个月的时间内,业主就开始无法支付荣南的工程款。四个月再过去后,业主依然无法拨出工程款。于是,荣南便发出正式的警告给业主。如果再没有收到工程款的话,荣南就会把工作队伍拉走。很快的,一年的时间过去了,业主虽然中间有支付一部份的款项,可是,那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远远无法应付荣南的支出。到了1998年十一月份,荣南已经是在悬崖边上了,随时都有陪业主殉葬的可能。

在逼于无奈的情况下,荣南只好停止工作。随着荣南的停工,他们所竖起的铁结构在日晒雨淋下,开始腐朽。更糟的是,由于无法支付工程款给分包商,工地上的工作都停了下来。整栋楼犹如“赤壁”(赤裸裸的“赤”)一样,根本就见不得光,任谁都不敢买。这一来,业主更是雪上加霜,没有得到预期卖楼的预付款来完成项目,也无法支付大华银行的利息。顿时,业主的财政陷入了深渊。就在他们山穷水尽的时刻,业主欣然决定让出第二十三层以换取荣南完成工程的条件。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荣南也只好接受业主的建议。当时,双方讲好,整个安排将是“零零交易”,既是,荣南一方面在不索求任何工程款下完成工程,另一方面,业主在工程竣工后,则负责将第二十三层的拥有权无条件的转让给荣南。这么一个双赢的安排,所有的有关单位都应该皆大欢喜吧?

恰恰相反!业主虽然有通知大华银行他们和荣南之间的安排,而且也得到大华银行的支持,可是,他们之间最关键的“零零交易”,却没有透露给大华银行知道。尽管第二十三层当时的市场价格是每一平方英尺大约在一千五十元到一千一百元不等,可是根据大华银行内部的计算,售价必须是在每一平方英尺一千三百元或以上银行才能保本。为了解救业主以达到自救的目的,大华银行也决定以每一平方英尺一千三百元的高价向业主买下两层楼。大华银行之所以会那么坚持不让业主以低于每一平方英尺一千三百元出售楼盘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要保持那栋楼的价值。如果业主一旦贱价出售的话,那接下来其余单位的价格就无法再上去了。到时,业主要亏大钱不说,大华银行也无法收回借给业主的巨大本钱。

所以,大华银行的顾虑是完全正确的。同时,尽管局势非常紧急,他们始终不愿意做亏本生意。这一点是值得我们佩服的地方。然而,如果根据业主拖欠荣南的工程款作为计算标准的话,那么他们之间的“零零交易”就等于让荣南以每一平方英尺九百元的价格拿到第二十三层。大华银行肯定是不会同意业主以那么大的差价,既是,每一平方英尺少收四百元的价格,拱手把第二十三层让给荣南。话虽如此,可是,前线的军情紧张,业主危在旦夕,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便毅然决定以“零零交易”来换取荣南完工的条件。这么一来,如果一切如荣南所愿,他们不但不会蒙受任何亏损,在纸张上还白赚四百多万元(既是,以第二十三层一千三百元的价格减除九百万元的工程款)。业主的确是狗急跳墙,不得不忍下心肠割爱。荣南在另一方面则不但找到了一个扭转乾坤的良机,最后还可以发一笔横财,又何乐而不为呢。于是,他们双方都决定不把真相告诉大华银行。因此,大华银行一直都以为业主和荣南是以每一平方英尺一千三百元完成交易的。

写到在这里,有两点必须讲明。虽然荣南在最后是可以多赚四百多万元,他们当时没有足够的资金去完成工程。于是,他们就如当年孙刘联盟,又得到孔明借箭相助的情景一样,向丰隆金融公司贷款,才成功的完成工程。这是一点。另一方面,业主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把整个项目抵押给大华银行来融资的。也就是说,只要业主少给大华银行一分钱就休想大华银行会同意把产业权,物归原主,释放给业主。这一点,业主和荣南是非常清楚的,而且也是他们如意算盘的最大隐忧。

果然,他们最担忧的事情发生了。大华银行在项目竣工后因为没有收到荣南应该支付的四百万元,而拒绝同意让业主移交第二十三层的产业权。荣南则在拿不到该产业的情况下,无法摊还丰隆给他们的贷款。大家僵持不下,场面一片混乱。后来,大华银行在迟迟没有收到业主和荣南之间所应该支付的四百万元而查封第二十三层。就这样,三方的诉讼在高等法院掀开了序幕。在法庭上,负责这个项目的两个大华银行的高管竟然说他们对业主和荣南之间的协议完全不知情。如果说他们不知道业主和荣南之间的“零零交易”,那还情有可原。可是,他们竟然否定业主和荣南之间有一个以第二十三层的产业权作为荣南完成工程协议的存在。

在听审期间,法院下令大华银行把他们内部的文件拿出来后,真相才水落石出。那两个大华银行的高管以及银行的领导层打从一开始就知道业主和荣南之间的协议。银行唯一不知情的就是业主和荣南之间的“零零交易”。尽管如此,法院认为大华银行不可以出尔反尔,否定业主和荣南他们之间有一个协议的存在。同时,大华银行不但知道有这么一个协议的存在,他们也是支持荣南以第二十三层的产业权作为抵消工程款的解决方案。因此,大华银行现在无法反悔,必须同意让业主把第二十三层的产业权转移给荣南。可是,荣南也占不到便宜,必须缴付第二十三层的市价和业主所拖欠他们的工程款之间的差价。

在“赤壁之战”的那场战役中,曹操是大输家。可是,在今天所谈的个案里,大华银行虽然是输掉了两场官司,他们仍然是那个37层楼项目的大赢家。

richard_siaw@juseq.com.sg|+65 6506 6489

[ 本帖最后由 锦耀 于 2016-7-3 09:40 编辑 ]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8 06:13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6177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