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叶明
管理员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UID 45
精华 352
积分 34223
帖子 9317
威望 16477 点
阅读权限 200
注册 2006-10-28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5-13 09:2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昙花一现的部队

  为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七十周年,俄罗斯举行了胜利日大阅兵。习大大也受邀出席,和普京一起检阅通过红场的部队。其中包括好些外国部队。中国军人也第一次雄赳赳、气昂昂地正步通过红场。

  对于这样的画面,西方国家看在眼里,心里自然是极不舒服的。说起来,西方这次抵制俄罗斯,是因为它在乌克兰胡作非为。可是自苏联解体后,原本为抵御苏联而成立的北约不但没有解散,反而不断东扩,把前线推倒俄罗斯家门口。连原本是苏联最大加盟共和国的乌克兰,也有加入北约之虞。对此,俄罗斯不出手反那制才叫奇怪。

  西方国家不反思自己的冷战思维,和咄咄逼人的姿态,却一味指责俄罗斯;这个就像他们总拿中国参与红场阅兵的事说东道西,却忘了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也派军队走过红场一样;算是双重标准的典型了。

  说起印度参与反法西斯胜利日阅兵,倒让我想起一件陈年往事。七十多年前,一直印度部队曾声势浩大的在新加坡政府大厦前阅兵。检阅台上除了自由印度的主席,钱德拉·鲍斯,还有一位显赫一时的大人物、后来的头号战犯——东条英机。

  话说日本攻陷新加坡后,立刻着手把被俘的数万英属印度部队中的印度兵组织起来,成立了所谓的印度国民军。他们利用印度人对英殖民者的厌恶和早有的反英情绪,鼓吹大东亚共荣,亚洲人帮助亚洲人,希望利用这支部队为他们效力。

  可是在刺刀下加入这支队伍的印度官兵,并不相信日本人,也不相信他们的上级,由日本人扶持的印度独立同盟。他们普遍认为,印度独立同盟的领导人是日本人的傀儡。日本人不会真心协助他们争取印度独立。

  很快,这支部队发生哗变。日军迅速弹压,逮捕了领导哗变的军官,还一度解散这支麻烦不断的部队。不过日本情报机关并不死心。他们耐心做了许多印度军官的工作,并得知有这样一个重要人物——钱德拉·鲍斯,可以扭转局面。

  钱德拉·鲍斯是争取印度独立的先驱。他在印度与甘地、尼赫鲁齐名。三人的肖像,至今仍悬挂在印度国会大厦内。不过他与甘地的不同,是选择了一条建立武装、争取独立的路线。欧战爆发后,他被英殖民当局逮捕。但他成功越狱,九死一生、千里迢迢,从印度跑到德国,在那里拉起了一支印度人旅团。

  鲍斯的英勇和传奇,为他在印度人中赢得了威信。于是日本下决心,向德国要这个人。一项秘密计划出炉了。德国派潜艇把鲍斯悄悄送到印度洋上的某个小岛,与日本潜艇接头,再由日本潜艇接力把鲍斯送到东京。

  在东京出席了大东亚峰会后,鲍斯意气风发来到新加坡。他整编了这里的印度部队,成立了自由印度临时政府并出任主席。日军不遗余力的配合鲍斯,训练和装备印度国民民。这里的印度人更是团结在鲍斯周围,希望有朝一日打回印度去,真正实现印度的独立。

  正式成军后,印度国民军在新加坡政府大厦前举行盛大的阅兵仪式。这个地点就是新加坡独立后的阅兵地点。不过出席的贵宾却是东条英机。通过主席台的印度国民军阵容强大,除了步兵,还有摩托化部队和炮兵,以及印度历史上的第一支女兵作战部队。

  在阅兵后不久,这支部队就参与了日军反动的英帕尔战役,还一度攻入印度,逼近英帕尔。无奈,日军这一战遭到惨败,印度国民军也伤亡惨重,之后再也没出现在战场上。日本宣布投降后,鲍斯急急飞往日本,不料飞机在台北松山机场失事。后来,他的骨灰葬于东京。

  2015-05-13,刊于《国际先驱导报》





顶部
东方情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33468
精华 18
积分 11579
帖子 5588
威望 5974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8-10-10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5-5-13 11: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复 #1 叶明 的帖子

这个印度人,跟汪精卫一样,看不清国际形势,上错了船,靠错了边。不过,他们死得及时,如果活着更难受。

反观毛泽东,该靠苏联时,靠苏联;该靠美国时,靠美国;该靠自己时,自己靠得住。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12-1 06:20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686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