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女博士毁约欠国大70万 4担保人遭殃
五生梦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84958
精华 0
积分 667
帖子 281
威望 37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2-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3 12:31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女博士毁约欠国大70万 4担保人遭殃

获国大两份奖学金,还被送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念博士,岂料女博士毕业后被指不回国,结果四名帮她做担保人的好友与同学需承担七万元毁约金,有担保人找上女博士在马六甲的父母,但父亲称:“不要找我,找她就好。”

三天前面簿流传一则关于该名来自马六甲的女博士,被指与国大签署两份合约,包括赞助她在国大念机械工程的学士课程(1993至1997年),与送她到美国念生化医药科学的博士课程(2000年至2005年),有关费用超过70万元。

不履行合约回国工作

不料她念完博士后,被指不履行合约回国工作,国大对她的四名担保人索偿。

担保人在面簿说她没有良心,还说“我们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援手,但她却这么做。”

四名担保人经过与国大代表律师协商后,愿意私下和解,但赔偿数额不得对外公布。

据《联合晚报》探知,四人需承担七万元的毁约金。《联合晚报》联系上在面簿帖文的王先生(43岁,水务科技公司经理),不愿透露名字的他指自己是其中一个担保人。

他承认他们有的已经完成赔偿,有的还在分期付款,但不便透露数额。

他说,他们四人都是女博士在国大的同班同学或好友,女博士当年是班上的模范生,成绩都在三甲之内;每每有同学跟她请教功课,她都愿意教导。

“那时她来找我帮忙,说只能请本地人做担保,我相信她才答应。”

过后他们就没再联系,直到这两年,四人分别获校方通知才知道她博士毕业后,被指没回来履行合约,所以学校要向他们索偿。

他表示过后取得对方电邮,两人通过电邮联系,她透露已委任律师与国大接洽。

“但当我提及我们四人已正在赔钱给学校,我要她承诺还钱给我们时,她一直拖延与不愿作出承诺。”

如今他在面簿帖文,也获得其他三名担保人同意和支持。
顶部
五生梦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84958
精华 0
积分 667
帖子 281
威望 37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2-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3 12:32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加拿大找到高薪工作

据他了解,对方在加拿大找到一份高薪工作。

越想越不甘心,去年八月王先生前往女博士父亲在马六甲的店铺,希望对方代女儿还钱给他们。

他声称,没想到对方当时说:“我不管,那么多钱,你找她去拿吧!”

女博士父亲:女儿怕回新找不到工作

女博士父亲表示,女儿担心回来新加坡找不到工作才留在那里,目前她已聘请律师处理此事。

女博士父亲在马六甲经商,《联合晚报》今早打电话联系上他时,他第一次的回应是:“这个东西你不要跟我讲!”,过后马上挂电话。

在第二次的通电话时,他才对女儿的情况稍作解释,指女儿目前在加拿大做研究工作,目前单身,寄宿在当地的亲友住家。

他说,当年女儿不回来,是因为担心找不到工作;如今国大在加拿大聘请律师向女儿追讨毁约金,女儿也已聘请律师跟对方洽谈,目前女儿是想透过分期付款还钱,但对方还没回应。

他也表示,据他知道,其实这种情况并不罕见,女儿也不是第一个这么做。

询及去年八月有担保人找上门,他说对方来讨钱,还到处派海报,当时他有针对此事报警。

王先生则解释,当时海报内容有先给女博士家人过目,他也知道对方会报警,但他只是去讨公道,所以并不担心。

子宫长瘤开刀 亲戚家中休养

女博士子宫长瘤,一周前刚动手术,目前在家休养。

当《联合晚报》询问女博士父亲如何能联络上女博士时,对方表示,女儿刚动手术不久,不便打扰她。

他表示,女儿做身体检查时发现子宫长瘤,一周前刚动手术切除,目前在加拿大亲戚的住家休养。

他也说,加拿大的公司福利很好,女儿也完全不用为医药费和工作担心。

针对面簿帖文,新加坡国立大学发言人受询时表示,基于这是私人事情,校方不便发言。
顶部
五生梦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84958
精华 0
积分 667
帖子 281
威望 378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11-2-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6-2-3 12:33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律师:担保人有权追讨赔偿

资深律师许海强受访时说,马六甲女博士没有履行合约,导致担保人蒙受损失,担保人有权向她追讨赔偿。

但他也表示,马六甲女博士如今在加拿大,担保人得在当地,通过法律程序向她索讨赔偿。越洋追讨损失,恐怕耗时耗钱。

许海强强调,成为担保人是非常重大的责任,最好先咨询律师,谨慎考虑,不可随便同意当担保人。

他也点出担保人责任的一大误区。若一份合同有超过一名担保人,人们总以为是所有担保人平分责任,但实际上,许多银行等大机构的合同都会注明“共同及个别”(joint and several)法律责任,这意味着在违约的情况下,机构可向个别担保人追讨所有赔偿。

“我曾经处理这样的案件,两名担保人一个在新加坡,一个在马来西亚,因海外索偿比较麻烦,索偿的本地机构只找那名在新加坡的担保人。”

他也说,若所有担保人中有一个比较有钱,索讨机构也可专向这名比较富裕的担保人索偿。不过这名担保人,过后也有权向其余担保人追讨损失。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2-9 11:0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523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