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14-10-8 06: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a
临场学艺。宿舍的生活。
11/2003
宿舍的生活
深圳是中国的一个经济重点,现在它和香港之间的人口流动,比初时频繁了很多。相应地,交通方式和程序也就简化了很多。现在从香港到深圳地铁在机场就有车站[这是写稿时的预算,到了现在的2014年似乎还没有实现。],香港人,大陆人和外国人在那边上车,很快就走到了深圳。初来乍到的人,还以为仍然身在香港范围之内呢。如果是像袁总早几天那样从香港来的,出示在深圳和香港之间使用的过境卡片,就可以毫无阻障地通过移民厅了。不过,现在徐丽虹是从广州走来的,那就更加地索性什么手续就不用做了。


回到宿舍,放下行李和卸下行装,略事歇息,徐丽虹又回到了工厂。那是下午的工作时间,她和照面的同事们打过了招呼,敲门进入沈经理的办公室。略事应酬之后,徐丽虹告诉沈经理,说她有了那份新差使,沈经理为她庆幸。她回到自己的座位,办理在新加坡,诸人谈话的经过和会议的决策的文书工作。

晚上,在宿舍里,陈明荔说:“来,来,来,我们喝酒。”余碧芬帮着从冰厨里拿出三罐啤酒,大家动手,各人倒半罐来喝。酒是刚才在下班回来的路上买的,她们四个人一起走回来。走着,走着,行人道上站着的几个年轻女性在说话,忽然间,其中一个向后转身,说道:“hi gor…”右手一抬,一招“仙人指路”点出,陈素云首当其冲,那一根指头几乎就要戮中了她的眼珠。她惊慌地叫喊,幸亏那个女子适时把手势煞住了,还连声说:“对不起,对不起。”现在提起来,陈明荔说:“如果是我,我就马上止步,坐马,使一招铁板桥避开它。”说着放下酒杯,就真的做个姿势,似乎还有点儿像个样子。徐丽虹问陈明荔:“你是不是有练过武功。”陈明荔说:“那倒没有,说说而已。”徐丽虹说:“我有练过,我们身为女人,在这方面下点功夫,可能是好的。”

张票莫不止会武功,而且很高。他小时性情有暴戾的倾向,长大了在社会上混过一段时期,那刺手的菱角才渐次地磨灭掉。他有在电影和电视连续剧里,做过残暴劈杀镜头的替身,说打架,他是行的。就是现在也好,几时有谁激怒了他,尤其是在人性问题上激怒了他,如果事态严重,他很可能还会抛开一切,扭过头来变回一个危险人物。

章票莫打斗惯常使用“以四两拨千斤”的招式,角度和时间拿捻得准,利用杠杆关系和惯性原理的巧劲,把对手摔倒。单挑,群斗一律都“揬生鱼咁揬*”,摔得干脆利落,打到波开浪裂,当者披靡。他把对手翘起,掼飞,所用的很大部份是对手自己的气力,愈是狂猛地冲杀过来的,摔得愈是利害。他们不是同门过招,互相配合那种款式的,所以对方受伤,受伤了就难免对他心存反感。他想,为了赚这一点钱和他人生出芥蒂,并不划算。[*揬,粤语指摔。生鱼是潮、福人所说的草鱼。广东方言社群有段传言,说有一种和生鱼外形相似的鱼,叫做化骨龙,吃了人的骨头会给它“化”掉,所以在杀生鱼的时候,先把生鱼用力地摔下,如果它伸出两只脚,它便是化骨龙,反之才是真的生鱼。]

08/10/2014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1-23 20:36 编辑 ]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21 11: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b。

发表于 2014-10-9 06:06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b。
临场学艺。
11/2003。

这时候大家赶着说话,其中余碧芬问:“那个女子说什么?”徐丽虹应说“hi gor…”,是潮州话,说那里的意思”。陈素云说那么是“nang佬”话了。

以前,潮州人讲话,很多习惯常常说nang。那是“人”。有时似乎是“我们”。香港人多数属广州方言社群,不会听潮州话,有一些人就叫潮州人做nang佬。但是,奇怪,到得一九七○以后,就似乎很少有人说nang了。

像这样子的,还有一句“kao④ bie②”,是“哭爸”两个字,是糟糕的意思。以前老一辈的潮州人们,还是福建人们,有说。到得一九六○年代,有一个讲广州方言的人说“kao④ bie②”,他的潮州同事说,已经不时兴了,很久以来都没有人那么地说了。

说kao④ bie②,说糟糕,广州方言说“败家伙”,譬如说“败家伙,朱鎔基嚟咗。贪污嘅人,同承包豆腐渣工程嘅人,快啲匿埋。”语译是“糟糕,朱鎔基来到。贪污的人们和承包豆腐渣工程的人们,快点躲起来”。

大家说说笑笑,轻啜着酒。喝得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觉得有点好笑,说:“你看你的脸…!”原来几个女流之辈的脸都喝得红了,连徐丽虹的脸也是红的。其实喝不喝得多不在乎性别,而在乎各自承袭了些什么遗传因素。有些小型、纤细的女子很会喝酒,喝了喉不气喘,面不改容,呼吸也不带酒的气味,比她们哥哥们还行。

她们就只喝那麽的两罐,问谁还想多要一点?大家都说够了。陈素云说,徐丽虹去四川会碰上茅台,现在就须要多练习一下,徐丽虹说:“够了,够了。”有人呆滞不想动,徐丽虹索性手脚轻浮,脑门的大血管仆仆地跳,她觉得她不应该这麽地差。以前章票莫习惯喝酒,有时他和朋友们斗酒,啤酒涨风,吐了再来。现在啊,往昔雄风安在?她又想,这是体质的问题。章票莫以前喜欢吃辣,这一头半月吃辣,觉得不那么地欣赏,不那么地接受。吃roti plata 有一点怕它的气味,甚至连gobigao 都不像以往那么地欣赏。是啦,这是徐丽虹的体质的问题,记忆和心理都帮不上忙,日后出门,不可以和人家喝酒,就推说不喜爱就是了。

陈明荔说:“後天星期六,没有上班,我们去远足,好不好?”大家六神无主似地,歪着颈项坐着,了无雄风。那就等明、後天再说罢。

徐丽虹想:“酒量是可以通过常喝,锻炼出来的。”论处事方针她想要重振章票莫往日的声威,而且现在不比古时的三步不出闺门,她最好提升酒量,说不定日后为着什么缘故,有人会用酒暗算她。
09/10/2014。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2-12 11:04 编辑 ]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2-12 11: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c。

发表于 2014-10-10 06:42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c。
临场学艺。
11/2003。

她又想:“咖啡是人生的基本享受项目之一,怎么可以让它式微呢?”其实,像酒那样,咖啡的消耗量也是可以提升的。人的胃里有酸液,喝咖啡下去,会把它抵消,中和。有的人有胃病,起因之一在于胃酸过多,喝咖啡中和它既享受又合卫生之道。胃酸的正常份量,打个比喻,譬如说是六分,惯常地多喝一点咖啡,胃酸的分泌量会增加,用以抵消它。这样地持续一段时期,咖啡饮进量也就需要增加,同时也要调得比较浓厚一点,用以抵消过多的胃酸。恶性循环地,胃酸的分泌量也就相应地增加,譬如说从六分提升到七分,然后又提升到八分。这个人的咖啡瘾就愈来愈重了。那是说,他、她就很接受和欣赏gobigao了。

晚了,睡了。过得一些时候,在睡梦之中,徐丽虹脑际泛起前几天在新加坡经历过的情节:那个Awa Suhalu的出现,后来问她中国公司的股份的组成…25% …心血来潮,潜意识触发…“那里来的潜意识?…噢,是你…?…”,朦胧之中她又睡了。

她在梦里认定,那是真的徐丽虹感染到他们三位男士的心意,转而用潜意识的方式,透露给她的。天亮了醒过来,甚么潜意识啦,甚么“是你”啦,都溜得了无痕迹了。刚醒的时候,她还萦回着一丝半缕对话和惊愕的梦境,不上半秒钟的一刹那,连那一点点也都溜得无踪无影了。

第二天,徐丽虹在塑胶厂里,向袁总说她需要关于公司法,和劳工法之类的法律书,工厂里一定有,她想借来看。袁总说问财务部拿公司法,问生产部拿关于劳工管理的书;是你要,他们就马上给。于是徐丽虹向那两个部门借到了有关的书籍,在厂里空闲的时候研读,下班了又带回宿舍去研读。
10/10/2014。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2-12 11: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d。

发表于 2014-10-11 06:14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d。
临场学艺。
11/2003。

陈明荔所说远足的节目,大家觉得时间匆促,不容易招集同事们参加,那就暂且搁置。徐丽虹叫大家再来喝酒,反应不怎么地热烈,只有余碧芬喝一点助兴。

在过后的一、两个月里,徐丽虹有回过乡下老家几次。她在深圳和广州买了所想要的法律书籍和市场学的书籍,做了一个树胶印盖上,说是“合成陶器厂藏书”。在家里,除了法律书和市场学的书之外,她也摸过那些电子书籍,有时心血来潮,读得似曾相识,有归属感,比较先前似乎容易明白得多。这之外,她经常上网,寻找和下载关于中国西部和西北部,陶器销路的资讯。又再“这之外”,她得空就练武功,练喝酒。行吗?不行也得行,不然,她在四川荒山野岭地区如何自保?

在工厂里,有一天,徐丽虹坐在袁总桌子的对面,听袁总说话。他做生产部经理的儿子、袁族新,上来和他讲工事。后来他儿子说好,要走的时候,转身回来又说:“新加坡厂里,以前那个Johnson结了婚啦,知道他娶谁吗?哈,是采购部那个Molley呢。”袁总问:“Johnson?是谁呀?”袁族新说:“做品质管理主任的那个啦。”袁总说:“哦…,Ah Soo③ Leng④ nuo…。”他有一点心神不安。上次到新加坡公干的时候,第一个早上,在旅店等车的那一下子,他有对徐丽虹讲到阿绪玲这个名字,希望会唤起她的一点记忆。那次她没有反应。现在说阿绪玲和别人结婚,她碰巧在场听着,如果不是失忆,她就会很伤心。他想,是她得回记忆因而伤心好呢,还是完全没有了记忆因而漠不关心好呢?他早就看定徐丽虹,看她怎样反应。徐丽虹一点反应都没有,脸上平静,就像偶然听到他们父子之间,说到工厂里生产的状况那样。

这晚在睡梦之中,前几天袁总父子说过,关于新加坡开源塑胶厂的人的话漂浮上来。徐丽虹没由来地一阵冲动,…Johnson…Johnson Lai?…甜酸苦辣…这也好,两不相关…迷迷蒙蒙地又睡着了。一场春梦,随着逝水岁月淡化,化为乌有。
11/10/2014。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2-12 12:0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e。

发表于 2014-10-12 06:20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e。
临场学艺。家人庆团聚。
11/2003。

家人庆团聚。
旧历新年到来,徐成德带着一家大小回老家过年。徐丽虹… 其实是章票莫 … 这才第一次见到她大哥。大嫂是山西人,化学硕士,在太原的一间工厂里任职。两个孩子,徐敦材,徐敦绍,分别就读初小四和初小三。大嫂讲普通话,两个孩子们也讲普通话。堂兄妹们以前有见过面,如今重聚,虽然言语不同,不久也就不陌生了。

过了年初四,徐丽虹说大吉利士,她向两位兄长讲到她的遗嘱。其实,对老二、徐成良已经讲过了,现在主要是要向老大、徐成德说出。她说,她早些时候坐旅游车,在湖南出事,因而觉得有些事情不宜蒙着眼睛,自己骗自己,所以她做了一份遗嘱,遗嘱存在新加坡一间银行的保险箱里,母亲做了手续,她可以走去把它拿出来依法行事。有关细节,她扼要地写了在纸上,这时候,拿了两份出来,逐项向两人说清。她说:“存钱不会很多,不过到底是自己的钱,弃之可惜。”

这几天,骨肉聚首之际,徐丽虹和她大哥、徐成德谈到他的创业问题。徐成德往年被整,发到山西去劳改,期满后在那里结婚,落户。他在劳改期间通过函授读电脑科技,专攻的是程序设计,现在任职。他希望可以开一间制造电脑系统的科技公司,他已经创新了一项统一码系统,取得了专利权,其他两项在研制之中,如果有后台,他便辞掉现在的那份工作,转向系统的创作和制作的方面发展。徐丽虹说:“资本我去张罗,只要我们用心去拼,资本的利息和付回本银,问题不大,大哥可以放心。”

徐成德对徐丽虹的资金来源很关心。他说:“我被批斗过,今生今世不想再惹上官司了。”徐丽虹解说,说来源是海外,来因不是不正当的,不是不体面的,不触犯国家的法纪,也不触犯任何国家的法律,大家都可以放心。她说钱像这样的来历是有的,譬如富人临终把一些钱送给人家,譬如中幸运大彩之类。总之,放心好了。她提议徐成德这就进行策划,有了头绪通知她,她便安排把所需资金调入他的银行户口。 

过了旧历新年,到了元宵节的那一天,何安妮销假回来上班。三天后是新历的三月一日,徐丽虹开始做陶器厂的开拓员。

在过去的这一个多月之内,徐丽虹对于和业务有关的法律书,市场学的书和原有的电脑科技的书,都已经摸到相当地清楚了。多种法令已经上了互联网一些时候了,现在可以说一般所要的,政府的印务贩卖处没有的,互联网反而都会有。要吗,上互联网阅读可以,下载也可以。不过,如果有书,那就以看书为好,因为上网要给电话线的费用,而且转换电脑档案不如翻看书页那么直接和方便。

市场学的书,徐丽虹搜过深圳,广州和香港,买了四本,中文和英文的各占一半。徐丽虹觉得熟悉内情的作者文笔不怎么好,反过来,文笔好的作者又似乎不怎么地内行,同时缺乏宽度和深度,有时写得似乎不怎么地合情节,使到徐丽虹… 其实是性好扯人后腿的捣蛋家伙章票莫 …有话说。这倒不是说那些书没有用处,它们是很有用处的。它们对读者们,尤其是对不曾涉猎过市场工作的人很都帮助。
12/10/2014。待续。。。



荷塘
#2
发表于 2019-1-17 11:22
何许人也?

“其实是性好扯人后腿的捣蛋家伙章票莫”。
《再版》的“徐丽虹”是借尸还魂的章票莫。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2-12 12:2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f。

发表于 2014-10-13 06:48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f。
临场学艺。塑胶厂学艺。
11/2003。

塑胶厂学艺
那次从新加坡回来,办理好商讨记录之后,徐丽虹就开始向袁总领教。有那一个多月的时间,事情好办。在销售方面,袁总前后地,间歇地告诉了她关于销路,和如何找销路的事情。他告诉了她他以前开这间厂地域陌生,人缘全无,他如何找门路的经过。袁总说:“要人家让你为他制造塑胶成品,对方所考虑的有两点,一是他给你定单是否比和别人来往合算,二是人缘。关于合不合算,听他说,带点存疑的语气向他请教,问是否还有得商量,探过了他的口气,而且自己也还可以接受,那就成交了。那人缘嘛,培养它;和他对话的时候,找机会渗进一点人生话题,使他对自己生出一份亲切感,而不只是商业上的关联;又按情送些合份量的礼物;这样子,久了就有人面和感情了。”他说他做批发商,慢慢地认识了市场上的人,几十年后在新时代里遇上了很多连锁商店,他都是这麽地钻进去的。不过,他说:“事情没有定规,不会一定一帆风顺的。”

袁总又有说,所说一和二两点之外还有个第三点,那是钱啊!“做采购工作的人,尤其是买大宗和长期性的,他们要在你的售价里占一点便宜。在这方面,有的人以议定的售价为限,他的钱要我方另掏腰包。不过也有一些人,只要在议定了的售价之上,为他加个巴仙率就行了。总之,采购的人要一点额外的入息。”徐丽虹点点头,她在书里就见过一句说须要“grease his palm”的话。

那项电脑科技的课程,她初时毫无门路,后来觉得似曾相识,不久后更像是旧地重游。她在厂里有就以前的工作项目,和张鸣英交谈过,觉得真要重操旧业,已经没有问题了。她告诉了沈先生和袁总,二人见她“得回失去了的记忆”,为她庆幸。那项课程,当年徐丽虹上了三年课,日夜辛劳才得过关。虽然章票莫精灵,会钻,肯吃苦,也不必临场应试,但是他究竟也不是什么奇才,这麽地用一点零碎时间自习,就轻易地大功告成是不可能的,大概还得有个什么“人”拉他一把才行的。这一点,他明白,同时也引以自勉。

袁总也叫他儿子、袁族新安排徐丽虹在生产部里学习。大体上,这种厂收别的厂家的定单,为他们使用模型造出塑胶成品。模型有些是那些厂家交来的,也有些他们只交来图形,开源须要先为他们依照图形做好模型,才用那些模型塑造成品。多出了那一项工作,取价自然不同。做模型是另一种学问,工艺学院有这种班级。有些地方可能偶然间也开办短期,专科学做模型的班级的。塑胶制品形形式式,家里,学校里,工厂里,办事处里,张眼一看,到处都有。硬的,软的,透明的,样样俱备,不胜枚举。有些一连三几年都定造同一个款式,有些则时常更新,造了两、三批就换款式。那做模型的工作,开源如果应付不来,就交给模型工厂承造,大家都有工作好做。

徐丽虹在做模型和实际烘制成品这两点着重加工。她亲手做过模型,这些东西,譬如说笔杆和笔盖,譬如说注射筒的壳和它的芯,表面的,里面的,分秒部位都不可以错;化了很多时间才得完成一项简单工作,不过,她对这些有信心。她相信如果她必须做它出来实用,她全力以赴,一定做得出来。她开厂,心里就先有一项顾忌。不要几时做模型的工友走了,一时又没有别的人可以顶替,那怎么办?她想:“那么nin②bie⑤家己来。”其实那是她对工作认真而已,几时有那个必要,像开源那样,交给模型工厂就行了。

其他的如工友的文凭,履历和成就如何评估,工资和其他酬劳如何定位,节日假期,病假和无薪假期,体恤假期之类要怎么样规定法;职工食堂如何招人设摊子,如何定售价以惠及员工;清洁和卫生的项目如何责成;成品货仓的管理方式;保安日间和晚上怎么安排,等等,等等,她都抽空逐个观察,实地学习和做记录。
13/10/2014。待续。。。



[ 本帖最后由 荷塘 于 2020-2-12 12:46 编辑 ]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2-12 12: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g。

发表于 2014-10-14 06:07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g。
临场学艺。
11/2003。

陶器厂学艺
这几天,徐丽虹有和Awa Suhalu在电话里说过,要到雅加达的陶器厂学习的事。Awa说三月五日他去Kalimantan林场,来回要两天。他安排陶器厂的厂长、董照兴到机场接待她。他说,老董将负责照顾她在椰城的一切起居,食宿和交通之类的事项。他们的陶器厂是P.T. Ramco Industri的子公司。话是这麽说,但是等到徐丽虹来到新加坡歇脚,等待隔天的班机飞去椰城的时候,Awa又用手机和她说话,叫她挪后一天才起程,因为他本人就要回到办事处,可以和她直接会面。因为这样,徐丽虹就在新加坡多逗留一天才续程走去。

徐丽虹到合成办事处作礼貌拜访之后,她闲着,走进邻近的一处超级市场里,那是一般的顾客在高耸的货架之间走走看看的情形。那边有人说话:一个女子说:“是啊,我不是中国人。”另一个也是女子、一个有斑白头发的女子,她说:“那就数典忘祖了。”先前那个女子、那个剪短发、穿套装的年轻女子,回答说:“种族归种族,国籍归国籍。照种族说,我是华人,照国籍说我是马来西亚人,不是中国人。没有说错罢?”两人都说得有点不怎么地适意,那是话不投机了。

徐丽虹刚好和那个华裔大马女子眼神交接,见着她的神情,不觉微微地浅笑。对方回应,说:“我是大马公民,所以不是中国人,在国籍上说,没有错罢?”徐丽虹说:“没错,没错,那位女士可能误会了你是台独份子;那是敏感的政治问题,所以有点儿意见,那是误会,算啦。”笑一笑,走了。

在椰城的这个星期里,徐丽虹见过了总行的多位人士,其中有Awa的父亲,老四、杨兆麟,大哥杨誉驰和掌管文书的陈夫子、陈叙当先生。杨兆光先生这几天有在椰城逗留过。徐丽虹就所得的资料和她知道了的情况,向各人做了口头报告。

这里的生产配备是从意大利买来的,厂家运部品来,现场装配。买价包括操作者两人在意大利的学习课程,和启用后派代表驻厂三个月的训导工作。徐丽虹早些时候听袁总讲解,和看互联网,对她开厂,生产机器的如何装置法,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这时候,中国自己已经有很多厂家提供所需的服务。到时她会多探讨一下,从中挑选两、三家来询问。

这里的生产机器是二十多年前的款式,火路看温度计和钟点,还不曾用上电脑。黏土从意大利运来;她想,在四川设厂,原料就地采用,货源,价钱和运费都合算得多。董厂长引导她看过了各个部门的操作程序,又让她和各部门的负责人相处,学习。她看在眼里,了然于胸。
14/10/2014。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2-12 13:1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h。

发表于 2014-10-15 12:17
长篇小说,再版人世间5h。
临场学艺。
11/2003。

这项学习过程,对她外行人不错很有启发性,但是经过了深圳的学习步骤,她觉得事情相当地平铺直述,容易了解,处理和记忆。唯一的一项深圳所没有的是黏土的处理过程。黏土到厂,里面有杂质,须要先行滤过杂质和除去污染的化学成份。这一点很重要。徐丽虹在这方面花的时间最多。她做过几次实际工作,学到了确切担当得来的地步。她向他们要了一份应用的器皿,大份量意大利黏土的样本和两瓶除污用的化学物质,交由HDL寄去深圳开源,以备日后和四川的黏土比较和参照之用。

销路,她领教了Awa和销售经理的讲解。那是一门独特的学问,和工厂操作那种机械和人工的程序不同。它须要看市场来决定生产什么物件,款式和数量。它须要找批发商作买客。这个就更加地有多一点微妙之处。找批发买客所关联着的细节,因地因人而异,不过原则上和袁总所说的倒还小异而大同。

回到新加坡,徐丽虹走到合成的办事处见杨育庆。杨育庆把两盒为她印便了的名片交给她,上面印着徐丽虹的中英文名字,职衔是合成私人有限公司的董事,又加说是“开拓特派员”。接着,她去买了一张回香港的飞机票,隔天午前起飞。

现在有很多闲着的时间,她租了一辆汽车走去裕廊,到处观看工厂场地和外形,心里琢琢磨磨,为日后陶器厂的设计推敲。

午饭时候,她去到Coronation Drive/Yung Sheng Rd。那一带的食物中心吃午饭。吃好了,在中心外围遇着一个人,赫然是不久前在超级市场里说她不是中国人的那一位。两人面对着面,近距离地相遇着,都惊讶地笑起来。以新加坡之大,在云云众生之中,在这里碰着,可谓巧遇,于是两人攀谈起来。那位小姐说:“我在那边看得见黄色砖墙,绿色檐角的那间工厂里做事。”问说:“你呢?”。徐丽虹说:“我远道而来,虽说是本地公司的职员,但是说任所那就远了。”她说:“我现在的桌子在深圳,明天回去,接着就要安排飞去四川。”那位问:“怎么走这么远呢?”徐丽虹献上她的一张名片,那是她交出的第一张。那位小姐看了说:“哟,是吗?特派开拓员呢。你这就走去四川开拓,是吗?”徐丽虹问她姓名,那位说:“郎霞欣”,于是两人就相识了。可惜郎霞欣没有时间长谈,就交换地址和电话号码以便日后联系。她们觉得一场相识,卒尔分手,似乎可惜。徐丽虹问郎霞欣写不写电子邮件,她有写,那很好,两人又交换电邮地址。徐丽虹说她这一、两天会寄一封电邮给郎霞欣,是闲聊也是练习;接着邀她上车,切过两条横路,载到厂门前告别。刚才在车子里,郎霞欣问徐丽虹:“你是不是中国人?”徐丽虹应说是的,说:“我的老家在广东番禺县,曷排乡。”郎霞欣说:“我也是广东人,家在高州县。两县相去不远,几乎就是同乡。”那么,她叫徐丽虹真的要和她保持联系,她竭诚等待。

第二天,徐丽虹回到深圳,见过了袁总,说过了在椰城受训的经过,等等。那些经由HDL寄过来的黏土等等,她交货仓部妥为收藏。

这晚上,她写封电邮给郎霞欣,简单地闲聊几句,说些在深圳住宿,要去四川摸门路的话,和问一下郎霞欣自己的住宿问题,和工作问题等等。郎霞欣寄回一封电邮,约略说了她的工作情况,但是过了两天还不见徐丽虹有什么动静。不过徐丽虹有说过,她回到深圳就动身去做她那开拓的工作。郎霞欣想:“四川山高林密,前途正不知是个怎么样的景象,这时候,她大概抽不出时间来和我对答了。”
15/10/2014。待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17 14:5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42344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