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杂文] 电视连续剧笔记与观感。 九五至尊。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07: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a。

九五至尊4a。
08/2006。

第十六到第十八集
=============
Hugo和Kenneth两人之间的隐秘之事如果曝光,Hugo在公司里和社会上就都难以立足了,也就难以面对他父亲和其他家人了,他索性就不可以再在香港居住了。那是很不得了的事情,只是为了要伤害雍正皇,Frankie如此地对待他的兄长,他的所为可说已经达到了丧失人性的程度了。

车祸发生了之后,Hugo和Kenneth由于内疚,把事情公开说出。Frankie见事已曝露,向Rachel和雍正皇道歉。Rachel说Frankie的话出自真诚,雍正皇则说是虚伪的,他认定Frankie是个卑鄙,恶毒的人。Rachel说她宁愿相信她三哥是个好人。

Kenneth介绍一间地产公司的总裁和Rachel与及雍正皇见面。那间公司叫作宏达创建公司,老总叫做荣亮东。他们的业务现在已经交了给少东、荣嘉俊主理。荣嘉俊有说,他们的宏达创建只和规模宏大的公司合作。Hugo说兆康建材创业已经三十多年了,根基和业务都好,而且现在正在要上市。荣嘉俊说,那就等上了市才说罢。后来,在兆康建材的会议室里见面,荣嘉俊提议兆康派人跟随他到内地去看一看,他即席提议叫Frankie去,岑兆康同意。因此,这天Frankie走上大陆。

他们家里的女佣在Frankie的卧房里,用吸尘机打扫的时候,可能是拖脱了电插头,布料着火,忙乱间用水灭火,把床铺和床头的一个小箱子淋湿了。有岑兆康在内的多人走来,在责怪那个女佣之间,二妈叫弄开那个小箱子,看看里面的一些什么东西有没有淋湿。那之中有Hugo和 Kenneth 二人的隐秘事情的光碟的副本,叫放来看,看有受到损坏没有。没有损坏,不过,那就更加地糟糕了。

这里就有两个大问题,其一,Hugo的所为曝光,其二Frankie的所为也曝光。在Hugo这方面叫人尴尬,丢脸。在Frankie这方面显出他丧失了人性。

把他叫了回来说话,Frankie的反应是力指Rachel陷害他,可是那片光碟之从他卧床旁边的箱子里拿出来是多人在场见着的,他无从狡辩。岑兆康很气愤。Frankie向他父亲赔不是,严重到他向他父亲下跪和打自己巴掌。Rachel对岑兆康说,Frankie是一时做错了事,事发了之后他还是一样地为公司尽心尽力地工作。她这么地为Frankie美言,源出于她们的二妈,即是她本人的姨妈,哀求过她的生母援助,间接地促使她说这句好话。

岑兆康说Frankie非常地卑鄙,他的公司容不得如此卑鄙的人,叫他不用去上班了。对于Hugo,岑兆康不睬他,看都不看他一眼。

那个喜欢挑拨,排挤,言行尖酸刻薄的Tina有向她家姑提议过,说索性把Kenneth收做半边子,连雍正皇算是一个,可以取代Frankie了。这么地说,她在乎叫在座的二妈难堪。[剧本的这位作者想像力丰富,我敬佩。]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07: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b。

九五至尊4b。
08/2006。

关于Hugo的问题,雍正皇说对同性的走向,根据科学研究乃是出自本性,不是邪恶思想所形成的。岑兆康说他的思想和人生观念是旧式的,那是说,他难以接受现象。他先离开,不过,走了两步又停下来。他交代Rachel通知Hugo,叫他带Kenneth来家里吃饭。情形转变得快,这次晚餐在他们一家人之外,他邀请了Kenneth,当然还有雍正皇,他说来和他们一家人吃过了饭,以后就是自己人了。岑兆康采取了雍正皇的看法。

Kenneth带来一瓶美酒,送给岑兆康,岑兆康赞说佳酿。雍正皇说,他和Kenneth吃过几次饭,知道他对品酒很是个行家。岑兆康说他倒不怎么地爱喝酒,他喜欢的是打高尔夫球。Hugo说Kenneth正是个中高手。大家谈到兴致勃勃。

吕四娘避开Frankie。Frankie说他、她们两人有过美好的交往。吕四娘说她躲在Kenneth住处窗外,见过了Frankie逼害他们两人时候的狰狞面目,她不想再次见到他。

吕四娘不想再见到Frankie,他向岑兆康辞职,原因说的她是习武之人,不耐闲坐。岑兆康屡次挽留都留她不住,那么吕四娘就在飞叔的店里做事。她做打麵工作。因为她的内力好,打成的麵很有韧性,很受欢迎。[要我吃我就难受。我喜欢吃够火路,煮到软绵绵的麵。]

岑兆康有一次要来这麵店里看看吕四娘,Frankie跟他来,父子吃过都赞吕四娘好手艺。以前赏识吕四娘的酒量的朝荣老板,张先生,来吃过一次。他对飞叔提议,叫他去大陆开美食坊。他本人在大陆有做食物业务的店铺。有一天他又再来,是和Frankie一起来的。他讲到Frankie,说他是他张某人公司的股东。Frankie之想做那个股东,少不了是要找机会接近吕四娘。他为什么想接近吕四娘呢?我想,一则他对吕四娘余情未尽,二来他很可能是要利用吕四娘藉以对雍正皇动什么脑筋。

飞叔的麵店没有走到大陆去发展,在香港则是扩充了。现在吕四娘打麵[生意好了,只一个人应付得来吗?],阿珠原有的银行工作没了,她便在店里做收纳员。

雍正皇现在是副经理了,公司为他设定一间很够格的住所,还为他花费装置和布置。Rachel是设计师,要如何布置,要买什么家具和灯饰,自然都由她冲锋陷阵,那便忽略了对她很纠缠的那个司徒。在Rachel来说,她们两人是好朋友,在司徒来说,那就大大地不相同。这晚上Rachel又是和雍正皇去看灯,司徒不快。她独个走去酒廊喝个烂醉。听了手机电话,Rachel去酒廊扶搀司徒回家。在司徒家里,她的表现使Rachel尴尬,Rachel找个什么借口就走了。

Frankie约司徒说话。他提到三两个对司徒属于敏感的话题,叫她帮忙把两叠共五十万元的钞票,放进Rachel的某一个大信封里。司徒对Frankie多有戒备,对Rachel抱怨,对雍正皇乃是怀恨。要做的事情对Rachel有什么后果她则很清楚。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07: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c。

九五至尊4c。
08/2006。

时候到来,Rachel拿了那个大信封,和雍正皇两人坐车去面见联商银行的一个大头目,卢先生。途中,雍正皇叫停车。他叫Rachel开了信封看看。那里面有司徒经手的那些大额钞票。Rachel惊愕,雍正皇则说事情在意料之中。他说他见到信封缠绕的绳子和司徒的手指染着同样的颜色,他想司徒有做过一些什么手脚。他们把钱拿出,另外收藏着。

到了约定的地方,和那位卢先生见了面,也把大信封交过了手,适时就有两个廉政公署的人走上来,说他们要为行贿和受贿[指说受贿,我想罪状不可以成立。]拘捕他们三人。叫把大信封交过来查看,卢先生惊愕地把信封交出,公署的人接过一查,只有文件,没有钞票或支票,并不构成所猜疑的不法行为。公署的人道歉,引退。

他、她们是和卢先生在一个茶座里见面和交出那份重要文件的。我问何以办公务不是走到银行里而在这外边?我问,Frankie何以知道见面的地点和时间,又几时约定廉政公署的人。

如果Rachel和雍正皇真的是要行贿,他们两人就都要走去坐牢,兆康建材的名声要大受打击,它的股值也就要大跌。事关重大,Rachel不能,也不再愿意掩盖了。

我问,司徒一手把Rachel送进监牢,于心何忍?

我问,要交出一份那么地重要的文件,要出门之前,Rachel不用关心,也不须要把它拉出来作最后一次的检查吗?只是从办事处,走回她的办公室,伸手拿起那个信封就可以放心地走了吗?我想,放了那叠总值五十万元,有吋半厚的钞票进去,不止信封的重量有别,外形也大不相同。Rachel不觉得事有跷蹊吗?其实,她不必用手摸,走到办公桌前一看,就已经可以觉察出情况有异了。不过,如果叫我写,换做支票吗?汇票吗?那也走不通。难了。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08: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d。

九五至尊4d。
08/2006。

这天,雍正皇带吕四娘去看一间楼宇单位。吕四娘说什么“金屋藏娇”,说她须要改名换姓,叫做阿娇呢还是二娇?那就和雍正皇顶起嘴来。Rachel适时来到,说她们不是熊掌与鱼,打了雍正皇一个巴掌,吕四娘使个招式,把雍正皇绊倒,两个女的离开,下楼。这时候,她们立场对峙,很可能就会翻脸成仇,却不知道说了些什么话,就变作对雍正皇同仇敌忾,变成同一条阵线的人,Rachel还载吕四娘回家。我喜欢剧本作者这么地写。

雍正皇曾经多次沉吟说,熊掌与鱼如之何才可以兼得,可是Rachel和吕四娘都绝对不容有他人渗入,要就是一个人,是谁倒无所谓。

Frankie和宏达创建的少东、荣嘉俊在一起,荣嘉俊说停了职就当作是度假罢。他说他刚买了一艘意大利游艇,叫几个美女陪伴,出去玩玩罢。Frankie说,他“被人耍了手段”,被挤出了公司,心情不好,不想去了。

为要打击雍正皇,Frankie他卑鄙到用针孔摄影机,偷摄他二哥的隐秘事,用以逼迫Kenneth影响供应商,把物件变成劣货。如果所谋做得成,雍正皇可能要面目无光,但是公司要受到金钱和名誉的损失。行为曝光了他因而被老爸斥责,免职。他不思悔过反而说是“被人耍了手段”。他Frankie现在就真的整个人都变了。我就说不仅是他閗争失败,他是为争气豁了出去,在思想上变成另一个人,还是这样子正是他的本性。但是,他是不是为着自尊和保持优势,而对荣嘉俊掩盖事实的呢?

对于那五十万元的事,荣嘉俊说道:“你不是说栽赃做成贿赂是容易的吗?现在怎样啦?”Frankie说那是一时倒霉,说他总有一天走回去兆康。除非不去,去了他就一定要做主席。那是说,他做主席,荣嘉俊做大股东。

Frankie和荣嘉俊联手。他要打击兆康建材,压低它的股价,趁机大量买入。这个荣嘉俊是在Kenneth约他父亲和岑兆康见面的时候,才认识Frankie的。他之接纳Frankie,正是想要通过他,用廉价收购那大部分股权,藉以拥有兆康建材。

Frankie第二次约见司徒,质问她何以行贿的罪状不得成立。说话之间,三人走过来,那是雍正皇,Rachel和岑兆康。Frankie愕然,司徒愧对Rachel,说声“Rachel,对不起,”走了。雍正皇对Frankie说出经过。他说,他的室内空气洁净机发出呛喉的气体,他发现他的水杯没有了余下的水,同时杯子也不是正放在杯垫上,他觉得司徒可疑,那就注意着她的举止。出门的时候,他见到司徒的手指,和载文件的信封的绳子,染着同样的颜色,于是在途中查看信封,那就发现那些大数目的钞票。[哗,袋袋平安,发达啦你。]

隔天,岑兆康开除了司徒旭明,也登报和Frankie脱离了父子关系。Frankie的生母、二妈,跟着离开岑家,去和她的儿子同住,她对岑兆康说道:“我对你不起,”又说她须要老来从子。真是一场悲剧。

Rachel在大陆扭伤了脚,雍正皇去带她回来。他说报载有人把兆康建材的股票大买小卖,一定有问题,他们须要快快走回公司见岑兆康商议。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08: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e。

九五至尊4e。
08/2006。

第十九到第二十集
=================
在兆康建材,Frankie和荣嘉俊出现。Frankie宣布,说他们共占兆康股权33%,而岑兆康这方面只有26%,他们占多数,从现在开始,转由他做公司的主席。叫他澄清他的股份何以多到这个数目。Frankie说,他们母子有8%,荣嘉俊插嘴说他有20%,还有的,Frankie说,是Brian放在他手里的5%。

这话一出,众人惊愕。说得来是因为Brian赌股票[说好听的是投资,是股票交易。]输了大钱,他向银行透支了三百万元,Frankie乘机帮他,为了这样,Brian须要把他的5%股票交给Frankie。于是大家都骂Brian。究实是怪他在这危难的时刻里没有骨气。就算没有他的那5%,有荣嘉俊和他合作,Frankie的这一边就都已经是大股东了。

但是,我想,100-26-33=41%。如果其他的41%股东们拥护艰苦创业的原有主席、岑兆康,谴责摧毁自己生父和手足的Frankie,一致,或大多数支持岑兆康的这一边,情况又会怎么样?

Frankie兴致勃勃,趾高气扬。他说雍正皇很有见识,问他他Frankie这样子是“君子报仇,十年未晚”还是“卧薪尝胆”?岑兆康和众人都很难过。

我想雍正皇不接受Frankie道歉,是他雍正皇一个人的事,现在是夺取了岑兆康的主席地位,报仇的对象不是雍正皇,而是岑兆康。Frankie是因为试图栽赃,要陷Rachel蒙上行贿罪名,致使兆康建材名誉受损和股价大跌而从中取利;是因为那件非常地卑鄙的行为他父亲和他脱离父子关系。他本人犯了大错反而向父亲报仇,何君子之有?那是小人报仇,甚至是逆子向生父报仇。他是要用宏达创建之力,将他原属的岑兆康这一家排挤出去。

既然转变成了个新局面,雍正皇辞职。Frankie对舅舅、郭带旺说,他是一根随风转向的墙头草,他是要留着的,问说:“是不是?”郭带旺顶撞Frankie,他要辞职。问Brian,他说他留下。

雍正皇陪岑兆康和Rachel去找宏达创建的老总,荣亮东,想要和他谈一下目前的情况。雍正皇想,他可能还不知道兆康股份的现状。到得宏达的大门,他们被两个保镖型的人物挡驾。转到那天大家到过的那一间古董店,他们又再被挡驾。在回程中,雍正皇说须要叫一个荣亮东不曾见过的人去找他。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08: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f。

九五至尊4f。
08/2006。

不久后,吕四娘去到那间古董店,连她都被那两个保镖拦住,她几乎就要和他们动武才走得进去。荣亮东在里面。吕四娘叫老板看一件古董,那是一份清朝时候的奏摺,它有雍正皇的御笔硃批,那是雍正皇刚刚批上去的。店老板用放大镜查看字体,肯定是雍正皇的笔迹。

御笔硃批有了,但是我问奏摺的本文是谁写的呢?岑兆康?Rachel?Hugo?还有谁呢我想都不可能。还有,那么样子的纸张去那里找?如果故事是我写的,这些我都难以安排。

荣亮东对吕四娘说,看墨迹“奏摺”是新写的,不过还是很有价值。吕四娘问要不要买,答说要。但是,是怎么得来的?吕四娘说,是她的义兄的。所说卖价是五万元,荣亮东说,如果带得他去见那个义兄,他就十万元都肯付出。于是吕四娘带荣亮东,去到雍正皇和岑兆康等人等待着的酒楼厢房。

荣亮东到来,那两个保镖还是跟随着。一见面,“啊,啊,原来是岑先生”,还有他见过的李大虾和Rachel。寒暄过后,大家就座。岑兆康说他想要和荣总安静地谈一谈,可否---。他看了两个保镖一眼。荣亮东叫他们出去,那两个人走到偏厢,要用手机向荣嘉俊做报告。吕四娘走来把他们一人一掌打昏了,用白布绑了手脚和嘴巴。[我问,仓促之间那里来的白布?莫不是把酒楼的铺桌布撕了来用?]

厢房里所谈的话题,很快就转焦到那张“奏摺”上。所写的是雍正皇坐朝时候,关于年羹尧的事情。年羹尧是清广宁人,康熙进士,累官川陕总督,抚远大将军,定川边,征西藏,平青海,以功封一等公,雍正皇时下狱,雍正三年赐死。年羹尧拥兵自重,到后来连圣旨都几乎不于理睬,雍正皇就除掉他。

谈话一开始,雍正皇就说到“奏摺”所言,关于年羹尧的事。他说,Frankie的所为,和年羹尧同一类型,他卑鄙,恶毒,等到他有了势力,他一定会转头过来,咬他东叔一口。荣亮东说,掌权的是他的儿子,嘉俊。雍正皇说,近朱者赤,相处久了,他的公子也会变型。荣亮东不为所动。谈得差不多了,荣亮东告退。岑兆康他们约见荣亮东得不到什么成就。

这一下子荣嘉俊带着Frankie来见荣亮东,他们就发展前景说了一些话。发展的项目,现在是Frankie主张在新界发展的屋宇事业。荣亮东叫他们去闯罢,只要有钱好赚就行了。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09:0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g。

九五至尊4g。
08/2006。

过了几天,有职员来对Frankie和荣嘉俊说,岑兆康先生邀请他们到会议室说话。来到会议室,Frankie问雍正皇怎么还走来这里,雍正皇应说,他是陪伴岑先生来的。岑兆康问他自己有权来罢?说话之间,走来了荣亮东。他说荣嘉俊的20%兆康建材股份属于宏达创建,而他是宏达创建的董事长和主席,他现在决定和岑兆康先生合作,所以Frankie的股份就少了。他说,兆康建材的主席换回岑兆康先生。这么地一说,大出荣嘉俊和Frankie二人的意料之外。

荣亮东去看过Frankie主张发展的那一个地段,发现它属农业用途,如果要转型为住宅地段,那要花很多的本钱。他认定Frankie只是要用那件计划来敷衍他,利用他,为自己夺取兆康建材的控制权。

这一来Frankie再次受到大挫折。他在路上饮酒,在说着他要振作,他要胜过雍正皇的时候,来了吕四娘以前参加过的那个武术队的总教练,和一个队员。那个队员喝醉了酒,和Frankie对话,不一下子两人闹僵,他对Frankie拳脚交加,遇着吕四娘走来才停了手。

吕四娘带Frankie回去搽药油,对话之间,说到雍正皇。吕四娘劝Frankie别再閗了,她有说,她和他閗争了两百多年。她警觉她说溜了口,加说是开玩笑,随便讲的。

Frankie见到摆在街边窗厨里,电视连续剧的雍正皇画像,想着吕四娘初见他的时候,拿出那么的一帧图片,问说有没有见过那个人。那时候,吕四娘说她要杀他。现在她“和他閗争了两百多年”的那句话,钩起Frankie的一些联想,他便向着在个项目动脑筋。

Frankie可能在前些时候有个什么缘故,看过雍正皇手中李大虾的身份证,从而知道真的李大虾的原址。他走去找到李大虾的一个堂叔、阿吉叔,带他到香港,让他借个缘故和雍正皇对面说几句话。吉叔确定雍正皇不是他的堂侄大虾。

几经钻营,Frankie逼迫吕四娘,让她说出雍正皇真的是清朝的雍正皇帝,而她自己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她正是要杀雍正皇帝的吕四娘。Frankie用手机把话偷录了。这段录音,Frankie有在岑家大厅播送出给岑兆康等一家人听。他要揭发雍正皇的身份,叫各人把他看作是个鬼样的怪物。他也有说,他要告知全世界各处的科学研究所,把雍正皇当作科学怪物,一片一片地切开来研究。我问,把人强迫地捉去研究,一片一片地切,在法律上行得通吗?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8 09: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h。

九五至尊4h。
08/2006。

Brian和Tina去到Frankie的住处,对Frankie吹拍逢迎,说以后就全靠他照顾了。Frankie和他、她两人碰杯,Tina鸡手鸭脚地,酒杯一掀,一泼红酒泼脏了Frankie的前襟,在“对不起,对不起”的声中,Frankie 走进浴室去换衣。

原来软骨头的Brian,和不忌拍马的Tina,这次“阿崩养狗,转咗性”。他,她走来偷换Frankie有吕四娘录音的手机。

Frankie向传媒传话,说雍正皇是清朝的雍正皇帝,那么就麻烦了[换了衣服出来不见了手机,不就什么都暴光了啰?]。怎么办?雍正皇说要耍缓兵之计。岑兆康因此带同Rachel走到Frankie的住处说话。Frankie问,不惜一切代价是不是?他要岑兆康把兆康建材的主席职位让给他。

时候到了,Frankie叫了一群报刊记者来到兆康建材的会议室。他递出主席换人的文件,叫岑兆康签名,岑兆康在拖延之间雍正皇等几人来了。岑兆康把笔放下,他不签字了,Frankie便对记者们说雍正皇是清朝的雍正皇帝。他召来吉叔,吉叔说,这人的确不是他的堂侄李大虾。两人的面貌不相同,手笔也不相同。Frankie说可能是谋杀案,须要报警。

Frankie要播放吕四娘,说雍正皇、李大虾真是雍正皇的那段录音,他的手机却早已被Brian他们换掉了[手机是现代人几乎每个小时都触摸的用品,他不是早就为它的失去而大吃一惊的了吗?]。他说还有,他有用小电脑录起。于是他播放出来。吕四娘装疯,在会议桌上爬,胡说八道一些什么慈禧太后的话。记者们说,她是疯的,说Frankie所言李大虾是雍正皇帝不是真的。

刚才,吕四娘还词正颜严地指责Frankie,看到情况进展得不妙,她才用疯子的姿态做作。我想,相形之下,从情节可以看得出吕四娘不是疯人,她的做作显然是临时应景假装的。我想不用这样。我问,说有人可以从二百多年前的清朝,活生生地走来现时代,有科学根据吗?如果我说,你Frankie是孙中山,你在中山陵的那个躯体是复制品,你本人走到这现时代的香港,用岑兆康第三儿子的身份做人,你自己相信吗?这么地说就够了。不过,我又想,到了这个阶段,雍正皇最好对岑兆康说出真相,并请他保密,那才是正人君子之所为。

这下子Frankie在路上见着雍正皇和Rachel两人,邀请[都已经闹翻了,还有什么好商量的?]他们跟他走到一个地方,那是一处散落的坟场,石碑写着“皇岗口岸”,编号和日期,日期是2003-7-15。Frankie问可知道葬的是些什么人物吗?他说是那次交通意外的死者。日期在雍正皇来到现时代的那一天。他指说,冒充是李大虾的雍正皇正是清朝的雍正皇帝。雍正皇不再否认[不再否认,有好处吗?何不坚持到底?]。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9 07: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i。

九五至尊4i。
08/2006。

Frankie拾起一柄铁铲[这里不是工地,何来铁铲?所映出的铁铲是铜铁店里摆卖的新货。说做一截别人前时丢弃了的,染着污泥的木棍好不好?]攻击雍正皇。纠缠之间,雍正皇走避,Frankie在追赶之间跌倒,头碰着石碑。他因脑部受到震荡以致昏迷。岑兆康和二妈去看望Frankie,岑兆康说,但望他经过这么地一跌,跌醒了头脑。四天后,他醒转过来但却神经不正常。他以为他是雍正皇,岑兆康是康熙皇。以后他便住在疯人院里。二妈再无凭依,她搬回岑家大屋居住。

岑家上下对雍正皇有的感激,有的生出了好感,岑兆康说,他能够和雍正皇帝一起共事,很觉荣幸。雍正皇则想到,这样子他不方便长久居住下去。他和Rachel之间感情自然很好,但是他想,要她抛弃父母,兄长和在香港的一切对她是不公平的。Rachel自己也有这么地说。她认为雍正皇应该和吕四娘走在一起。

结果Rachel留着,雍正皇和吕四娘他去。这时候吕四娘假扮有攻击性的疯人,被绑在医院的病床上。他们走去,叫吕四娘走下来,Rachel走上去。后来,护士来到,说道:“侠女啊,吃药啦”,那才发现Rachel 和吕四娘掉了包。

岑兆康安排好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的护照和船票,当然,在那之外又加一叠大数目的钞票。一大帮人,和飞叔一家多人,走到码头送行,看着他、她们两人离开。

我想,这个阿飞叔朦查查,到了这个时候,才知道雍正皇不是他要找的表侄、李大虾。那个表侄在交通意外里死了,命运如此乃是天意。对雍正皇这方面,大家弄假成真,他们和雍正皇帝得以共同生活了一段时期,是个难得的天意安排,它可算是一件惊喜的事情罢?

我想,两人坐船到那里去定居呢?单只护照是外来人物,住不得久的,要执业就难了。几经转移,钱就要花完了。这真叫人为他们的前途担忧。

Frankie住在疯人院里,他以雍正皇帝自居,影画映出其他的一些疯子们看他指手画脚,他这个说的,和那些看的,听的,大家都是疯子。医生说他思觉失调,暂时不会恢复。他这个有才干,本来性属善良的Frankie,竟然落得个这样可怜的下场,真叫人惋惜。

Rachel有很多追求者。她寄信给雍正皇他、她们[影片没有说出去那里]报告现状并祝福他、她们。连续剧到这里结束。
待续。。。

顶部
荷塘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UID 65992
精华 0
积分 2401
帖子 1062
威望 1319 点
阅读权限 20
注册 2010-6-25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20-1-19 07: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九五至尊4j。

九五至尊4j。
08/2006。

虽然影画映出的都是笑脸,可是故事还是以悲剧收场。艺员们在演戏的时候心神投入,有时会悲不自胜,但是走出了影棚就没事了。可是收场悲剧酝酿的那份浓重的幽思,萦回在脑海里,挥之不去,那就苦了观众们了。

我想,像以前说过的那么样,写作雍正皇当初接受Frankie道歉,Frankie见机收敛,雍正皇对他柔怀,绥靖,间或和他一同办事,在可能范围内保持和睦气氛。发展下去,Frankie和吕四娘结婚,他和Rachel结婚,大家一起工作,一起过活,以喜剧收场,那该多好。

在这之外,我想,雍正皇的年龄有问题。康熙皇在位六十一年,雍正皇在他去世后的翌年登基,在位十三年。康熙皇共有十四个儿子,可知他是个结婚机会很好,生殖力又强的人。雍正皇是康熙皇的第四子,他大概是在康熙7年出生的,康熙皇驾崩的时候雍正皇大概是55岁,雍正十三年他大概是68岁。他已经是个乐龄人士了,那么和江华在影画里所显示的年龄和面貌就差得远了。我想,说他从龙卷风和时空隧道掉进2003年的香港的过程之中,有个什么缘故,他的年龄给科学因素和原理做了手脚,脱胎成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好吗?


那么我班门弄斧,把第一到第三集有关的那一段,随着我的思路,修改如下:
影画映出吹起一大阵龙卷风,吹得场面大乱,帆破船沉,人物被拖扯搅拌,竟然陷身一段“时空隧道”里,几个人从天而降,掉落在香港、新界的一条公路上,一辆长途巴士的旁边。这辆巴士刚好才在交通意外之中和一辆汽车碰在一起,乘客有死有伤。

在那慌乱,悬空无依的周转时刻里,吕四娘的钢刀已经脱手,像枯叶似地随风翻腾,狂舞,瞬息间就不知所踪了。她的指尖挑着雍正皇的袖子,她运劲腾挪,拉扯,进而扭住雍正皇的手腕,赶紧把他迎面擒住。接着,她手脚并用,在整个颠覆,飞驰,抛掷和下坠的过程之中,一直都抓紧雍正皇,盯着他的脸。也不知道基于什么科学因素和原理,只见雍正皇的脸形逐步地转变,他变得看起来年轻了一点。在吕四娘莫明所以的时候,雍正皇变得又再年轻一点,又再年轻一点。在她惊讶之际,他变成了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这时候,由于年龄的变化,世上再也没有他人认得出雍正皇,但是吕四娘,因为当面见他发生变化,看得亲切,不止当面认得,任他化成灰也都还认得。

画面静止下来之后,见到吕四娘躺身医院的一张病床上。剧情在这里离开了清朝和北国,从现在开始,年代是公元2003年,地点是香港。
。。。

还有一样,在雍正皇还未曾遇上龙卷风之前,他的面容应该化妆成个老人,用老人相貌做皇帝。

除了雍正皇的年龄之外,还有语言的问题。雍正皇和吕四娘两人不会听和讲香港当地一般人所说的广东方言,如果大家说“官话”则是可以的。但是,在戏剧和小说里,这点蒙混过关就是了。

在这一套连续剧里,以前见过的演员们除了饰演岑兆康的秦沛之外,还有那位饰演朝荣公司的张先生的,和那位饰演公司司机张中威的。这两位我不知道他们的艺名。在这三人之外,所有的艺员们就真的都是从未见过的人们了。

全文完。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2-17 20:51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3815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