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谈语文特色 [打印本页]

作者: 静心    时间: 2007-10-15 16:31     标题: 谈语文特色

假期没事,带小儿术升(启蒙班生)到大巴窑图书馆去读书,由于成人部关闭,只好回到儿童图书部陪小儿看书。

我选出一本儿童名人幼年故事书,书名叫“林琼专心不辨食”台湾童年书店印刷,编著者施孝文,中华民国六十一年九月再版本,里面发现到几则语句和本地所用的有所差别。

1。专心不辨食这则故事里面有一段是这样写的:清朝有名叫林琼的,一小就很喜欢读书。“一小”这两个字应该写成“从小”才对,本地从未听人这么用过。
2。挨饿勉作诗,赵禹功这则故事,里面有一段:他却没事人似的,作起诗来了。“没事人”很像本地的方言,正确写法应该是“若无其事”似的......
3。狡辩孔子须,这则王丹麓的儿子王鼎故事,王鼎只有六岁,就说:“教您这么说,孔子一定也没眉毛了!”。教您这么说的“教”字,应该是“照”您这么说或“根据”您这么说才对。
4。童言有谐趣这故事,教人把门和窗户关得很严实,“教”为什么不写成“叫”而用“教”呢?叫和教的用法是有差别的,比如说叫的用法是含有吩咐的意思;教字呢就像是说教,含有指导人的意思了。
5。图书馆里有只大公鸡,下面写着Please do not touch华文:“请勿用手动”,这句也是不大正确的,应该写成请勿触摸,但限于小孩的语文程度,所以要写得浅易,或可写成请勿动手。请勿用手动,似乎是英文直译或方言语句。

所以说语文这东西有时候是很难完全统一起来的,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风俗习惯和色彩,口头禅的东西难免会有的,只要不相差太远或尽是外族人语言引用过来,那么还是不难理解的,这就是特色。记得本地作者也引用过方言对话来写小说,而且更加强角色的形象化,香港作品就渗入了不少粤语,读者还是看得懂,不过随着多讲华语少说方言运动,将来的华文作品也许就没有方言语句了。


[ 本帖最后由 静心 于 2007-10-15 16:38 编辑 ]
作者: 夕野氏    时间: 2007-10-15 16:52

可能你是去了儿童部里的华文B部门。
不过,其实整个新加坡的一般环境,已经全面的华文B化了。
唐宋元明清,对学生只有一个意义,就是“古代”。
作者: 雪梅    时间: 2007-10-15 17:04     标题: 回复 #1 静心 的帖子

华文出国,不同与在本土,

作者: 卖油郎    时间: 2007-10-16 10:39     标题: 回复 #2 夕野氏 的帖子

同意你的见解。
新加坡的华文程度日益低落。
作者: 水精灵    时间: 2007-10-16 11:30

这个话题很有趣,也引人思考。我觉得放到菁菁校园里,可以给更多学生朋友们启发。
作者: 水精灵    时间: 2007-10-16 11:52



QUOTE:
原帖由 静心 于 2007-10-15 16:31 发表
4。童言有谐趣这故事,人把门和窗户关得很严实,“教”为什么不写成“叫”而用“教”呢?叫和教的用法是有差别的,比如说叫的用法是含有吩咐的意思;教字呢就像是说教,含有指导人的意思了。

“教”在这里的用法是文言文中常出现的一种情况,叫做“通假字”。首先,它不是方言现象。

    如果是在阅读古文书籍,不了解古文中通假字的用法,只照字面意思理解,往往会解释不通或者解错句意。

    所谓通假字,就是音同音近的替代字。确切一点,就是用音同音近的字代替本字的用字现象。“通”,意思是通用;“假”,意思是借用。被替代的那个字叫本字,用来替代本字的那个字叫借字,也就是通假字。

    例如“张良出,项伯”(《鸿门宴》)中,“要”是通假字,而其本字是“邀”。

    楼主所挑选的这本书,其实是中国古人的儿童励志故事,它们的原文一定是文言体式的,所以即使被翻译成了白话文,也还会保留一些文言现象。“人把门和窗户关得很严实”就是这样的,另外有一个很脍炙人口的句子“问世间情为何物,人生死相许”中的“教”跟它的用法一样,本字应该是“叫”;同理,“直”通“只”。

    通假字是字的临时代用现象,它的出现加深了表意汉字的形义矛盾,并不是汉字发展的方向。所以,通假字虽然在古书中十分常见,但随着语言文字使用的日益规范,它们中的大多数都逐渐消失,恢复本字。我们要从不同的方面透彻的理解通假字,避免主观臆断。

作者: 静心    时间: 2007-10-16 15:23     标题: 回复 #6 水精灵 的帖子

谢谢指教,得益匪浅。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