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七律 过乌稍岭(平水韵,1992年9月) [打印本页]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07-11-4 11:00     标题: 七律 过乌稍岭(平水韵,1992年9月)


七月晴空飞雪骤,唏嘘南客失从容。
紫光慢隐乌梢岭,绿柳忙邀白玉龙。
山麓牛羊迷径乱,牧人鞭浪破空冲。
围炉遥问春江水,酒盏堪容夏挽冬?

注:夏日炎炎,丝路之行,路过乌鞘岭时,忽风卷大雪骤然而降。游人称奇,怎耐寒战不止,停车路旁,围着火炉酌酒、喝羊肉汤以驱寒。1992年9月稿,2004年7月略修改。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2-21 20:43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7-11-4 11:20

老狐狸写这首诗的时候,我还不知何谓平水韵,何谓平仄、粘对、对仗,一向没看在眼里的妖物原来是“老前辈”。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7-11-4 11:26

奇观!山麓牛羊迷径乱最喜这句,绿柳忙邀白玉龙。这句的忙字改盲呢?取盲目的意思?
作者: 罗贤生    时间: 2007-11-4 11:41

1992年9月我正在炒股票,数着满米袋都是50元的人民币和一袋身份证,吃烧鹅,喝生力啤酒,2000年5月我就破产了.那时候会用平水韵写诗就好了,平水的水啊.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07-11-4 14:36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1-4 11:20 发表
老狐狸写这首诗的时候,我还不知何谓平水韵,何谓平仄、粘对、对仗,一向没看在眼里的妖物原来是“老前辈”。

哈哈,向俺眼中最黑最黑的黑月亮牛哥汇报一下俺对平水韵的接触。说来惭愧。
文革中上高中时,能够学习的诗词,就是背诵毛主席诗词。老师告诉我们写诗要压韵。我那时的自由诗以及模仿毛诗的律诗(其实,我根本不懂什么叫律诗、绝句,所以写的是古风,虽然标的是七律什么的,想起来很好笑),常被老师拿到年级各班念。但从那时起,心中就有一个疑问:毛主席的诗也不压韵呀,怎么老师说诗要讲究压韵呢?比如,“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 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 洞庭波涌连天雪,长岛人歌动地诗。 我欲因之梦寥廓,芙蓉国里尽朝晖。”其中,衣、诗,怎么和飞、微、晖相压韵呢?但不敢问,问了怕人说我反动,竟敢怀疑伟大的导师……。这疑问直到我25岁考上大学,在学习古汉语课程中解决了,原来是平水韵与普通话之间的区别。记得那时,我从图书馆借来的、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王力先生的一本讲古典诗词的书(记得俺哥俩在uc时,我以嬉戏的方式与你聊过这本书),那里面有平水韵字,我便把它们硬抄下来。至于粘对格律等,当然也是在那时知道的。但真正用平水韵写上几句,那还是九十年代以后的事。在此之前,每年偶尔来上几句,均是用普通话。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07-11-4 14:43 编辑 ]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07-11-4 14:42

哈哈,没有看到呀?这是七月西行路上看到的巧景,但直到我返回家后,才动笔把这一奇巧见闻记录下来。是对照韵书写的。中间有两个月时间。这几年心情沉郁,跑到网上来解闷,便想到修改一下旧作。中两联保持了原貌,结联全换,首联略改。
作者: 红叶笑西风    时间: 2007-11-4 14:54

围炉遥问春江水,
酒盏堪容夏挽冬?
尾联无理中含有理,正是耐人寻味!问好老顽童!
作者: 泛舟四海    时间: 2007-12-21 08:12

这首诗当时发在uc的唐宋风致  历历在目呐
作者: 晨风信子    时间: 2007-12-21 12:07

也欣赏:
围炉遥问春江水,
酒盏堪容夏挽冬?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