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转贴] 微型小说 [打印本页]

作者: 君盈绿    时间: 2007-11-12 16:47     标题: 微型小说

阿姨相思                          

      如果不是妈妈在电话里一再地鼓励,其实清秀那儿也不想去,好不容易才熬到放假可以在家里呆久一点,然而……如果爸妈能每天回家过夜,大家随便说说笑笑就像一般家庭那有多好,可是就连妈妈回来也不大可能,更别指望爸爸了。所以清秀还是接受妈妈的建议,跟同学们到乡间玩了。

      其实乡间有什么好玩?不就一些丛生蔓草或几洼菜田吗?下过雨的田洼旁,每一步土地似乎都像承受不了踏下去的沉重般地总发出挤纠挤纠的声音。清秀从小在城里长大,妈妈如肝似宝地把她带到四岁,就送进省里数一数二的贵族寄宿学校去,这一进去,就从幼稚园一直上到高中。周一周末来往学校与家,都有专车接送。

     在这里,她度过了童年,少年。在这里,当她受了什么委屈想像别人一样拥着妈妈诉苦撒娇时,总也没机会;如今她已玉立婷婷,她有更多模糊的秘密要告诉妈妈,但是,依然总也盼不到这样的一天。

     爸妈本身没有多少文化,总希望自己唯一的掌珠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所以辛勤工作赚钱,不惜花费大笔学费把女儿送入贵族学校,而为了应付庞大开销,又不得不日夜在工厂忙碌,甚至生活也在工厂。只除了每年春节休息那样三两天才能呆在家里一阵子,诺大一栋三层华丽别墅,也只是奶奶与保姆,加上周末从学校归来的清秀。

      上高一的时候,班上的男孩女孩都活动了起来,慢慢地有人把自己从众人中挑出来双双拼凑成对,从此这些人就远远地躲着大家。也不是没人给清秀递纸条,但是清秀总觉得这种模糊的心跳让人害怕,何况高考是如此不容易,她可不想再读一年,因此也就没什么特别的发展。不过眼看就要分道扬镳,不管平时相处好或不好,大家也就有点依依的情绪了。

      虽然下过雨,但是夏季的天空不爱愁眉,躲在云后的阳光还是热烘烘的。同学们都挤在到井边打水玩,清秀就躲到树下去。可树上的声音好像被惊动般响了起来。

      这样的声音很熟悉,尤其在夏天那没有风的昏昏欲睡的午后,老师的讲课也有气无力的当儿,校园里那几棵树就传来这么一串一串的声音,他们说是蝉鸣,有人说那也叫知了,可怎么听也听不出那声音像知了。倒是需要振奋精神时一声声的催眠了。

      清秀急急抬头寻找,一定要把这什么知了看仔细,却什么也看不到。低头时正看到那给她递过纸条的班长走来了,清秀有点不安,想走,却也无路可去,就只得装着若无其事般用手掌不断地给自己扇风。

       热啊?班长说。那我们到屋里去吧。那里有在井里泡了一夜的西瓜。

      看到清秀惊讶的眼神,他解释:我们乡下人,虽说也有冰箱,但总习惯了把西瓜放在井里泡,这样更冰凉可口。

      清秀恍然点头。这时头上的声音又响了。为了掩饰两人独对时的不自在,清秀又朝树上望去。

      你知道这是什么声音吗?不等清秀回答,他又接着说,我们乡下人叫它阿姨。

      阿姨?清秀真是不解。但是班长也解释不出,只说乡人都叫它阿姨。清秀觉得好笑,便说是不是因为身为阿姨的人都比较唠叨,所以这虫子就让人联想起阿姨了?他说他也不知道。不过他倒是知道阿姨最喜欢在这种树上絮叨,这种树的名字叫相思。

      清秀出神地听着。阿姨,相思。阿姨相思。她不觉酸酸地笑了笑。你明白相思的意思吗?他问,眼睛直直地望着她,比那烘烘的阳光还令人发热。

      清秀不回答,只朝着井边的人走去,边说,太热了,去洗洗脸。

      清秀不愿意去想后边那个人的样子。她还在想着阿姨相思。

      相思就是两个相爱的人彼此的思念。虽然这样的朦胧令人心头有惊有喜,但是倘若能把这份相思换成对妈妈的思念,那清秀肯定是不会吝啬的。她想对妈妈说,过了暑假,她又得远离家乡去升大学了。离开妈妈更远,见面时间更少,而爸爸妈妈,还始终在为她的生活她的学费日夜不休地操劳。为什么她就不能像一般人那样,在夜晚的电视机前与父母话家常呢?

      阿姨相思,如果这声声鸣唱里,能把自己对父母的思念也寄放进去,然后传送到父母耳边,他们是否也明白女儿的心事呢?阿姨相思。
作者: 林子    时间: 2007-11-16 21:42     标题: 回复 #1 君盈绿 的帖子

现代父母与儿女关系很无奈,父母为了沉重的生活担子而拚命工作,与孩子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久了,难免产生疏离感。

很欣赏您在小说中的遣词用字,把少女的心思刻划得很细腻。
作者: 君盈绿    时间: 2007-11-21 15:46     标题: 林子

谢谢。共勉。
作者: 林子    时间: 2007-11-24 15:49

知了是一种蝉吧?

还记得小时候常念的顺口溜:
知了知了你别叫,
请问知道了多少?
作者: 君盈绿    时间: 2007-11-26 13:50     标题: 林子

知了是蝉没错。顺便与你共赏一首好诗:
不容你有片刻的怀疑
上帝造耳朵
就是为了听这一场
热烈精彩的生命大辩论

黑暗土中17年孵化的漫漫孤寂
天日下短短几天却无止无尽的欢喜

孤寂孤寂孤寂
欢喜欢喜欢喜

寂---喜---寂---

叽---

(以上是诗人非马写的蝉诗)
作者: 林子    时间: 2007-11-26 17:32     标题: 回复 #5 君盈绿 的帖子

谢谢! 很精彩的一首蝉诗!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