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五律·清明祭春(依新韵) [打印本页]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8-4-2 18:02     标题: 五律·清明祭春(依新韵)

题记:母亲是桃花盛开时生的,又是槐花飘香时去的。一直以来关于母亲的记忆母亲的气息都是春的记忆春的气息,又至清明节谨以此篇以记。

终于不再累,莫要惦阿谁。
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
花开得气至,香去送春归。
好好的安睡,清风青草陪。


[ 本帖最后由 非非 于 2008-4-10 08:40 编辑 ]
作者: 虫儿1    时间: 2008-4-2 20:08

清明节,让人哀思缅怀的节日~~。
作者: 罗贤生    时间: 2008-4-3 06:11

颈联似乎可修改,其他都喜欢。
作者: 林锐彬    时间: 2008-4-3 09:20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08-4-2 18:02 发表
题记:母亲是桃花盛开时生的,又是槐花飘香时去的。一直以来关于母亲的记忆母亲的气息都是春的记忆春的气息,又至清明节谨以此篇以记。

终于不再累,莫要惦阿谁。
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
花开得气至,春 ...

向来不喜“新韵”诗作,因甚少感人而有味者。

读非非君此作,却甚感动;窃以为,非深情而兼有造诣者不能为也。

花开得气至,去送归。--  花开得气至,去送归。            如何?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4-3 09:33



QUOTE:
原帖由 林锐彬 于 2008-4-3 09:20 发表

题记:母亲是桃花盛开时生的,又是槐花飘香时去的。一直以来关于母亲的记忆母亲的气息都是春的记忆春的气息,又至清明节谨以此篇以记。

终于不再累,莫要惦阿谁。
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
花开得气至,春去送花归。
好好的安睡,清风青草陪。

向来不喜“新韵”诗作,因甚少感人而有味者。

读非非君此作,却甚感动;窃以为,非深情而兼有造诣者不能为也。

花开得气至,春去送花归。--  花开得气至,花去送春归。            如何?      

——回复非非《五律·清明祭春(依新韵)》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4-3 09:34 编辑 ]
作者: 2832353    时间: 2008-4-3 09:55     标题: 回复 #1 非非 的帖子

非非的语言总是充满了孩童气息.
这首如随手拈来,又情深理至.
欣赏!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8-4-3 11:23

谢林先生指点,还真是这样一换顺流了,这就改来~
作者: 木易    时间: 2008-4-3 13:12

终于不再累,莫要惦阿谁。
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
花开得气至,花去送春归。
好好的安睡,清风青草陪。
---------------------------------------
不是一般的喜欢! 不是一般的感动!
作者: 月下踏歌    时间: 2008-4-3 13:30

大加欣赏呀

[ 本帖最后由 月下踏歌 于 2008-4-3 13:31 编辑 ]

图片附件: 28.gif (2008-4-3 13:31, 16.7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27
http://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8583


作者: 峻石    时间: 2008-4-3 22:43

好好的安睡,清风青草陪。
----------------多少爱意,深纯似水~
作者: 关山秋    时间: 2008-4-4 15:10

终于不再累,莫要惦阿谁。
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
花开得气至,花去送春归。
好好的安睡,清风青草陪。
------------------------------------------------------
情深、爱厚、意真,句佳而流畅,欣赏,学习!
作者: 泛舟四海    时间: 2008-4-5 10:53

情深意纯。追思犹在文字外。
作者: 红叶笑西风    时间: 2008-4-6 10:56

本来想好回去要写清明诗的,现在回来了,却还没写成。决定了,还是不写的好。
这首的语言风格我很喜欢。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8-4-6 19:28

一并谢过大家,回西风有时不用强写,想写时再写。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4-7 18:43

好好的安睡

情网有人对“的”提出质疑,说应该用“地”,就不说红楼梦了,有鲁迅的一句就可以了——
然而不到十秒钟,阿Q也心满意足的得胜的走了。
但是我不知从那一年开始“的、地、得”区别使用的。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4-7 18:46

我把这一首放在66页的第一楼,但怎么也调不出自己满意的效果。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8-4-7 18:53

我们小时候上学时是规定要区别使用的,可惜我那时的语文没学好。现在似乎出了新规定,的地得不要那么严格区分了。似都用的来代。这首诗里用的是为了读起来当做个轻声一带而过。其实我大部分时候写完诗没自信的,也经常听取意见改了又改,这首诗不同,这首诗不管谁说什么,再不好我也偏这样写,写时就确立了。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08-4-10 00:14

这篇居然没有看到。看了前面的讨论,也觉得不错。但同时也觉得有点问题提出来探讨。

终于不再累,莫要惦阿谁。
——起的很好!以“去”为“归”者,足见悲怀中的生命自觉。庄周之“鼓盆而歌”。

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
——出句承上句悲怀,好!对句有些问题:“那么”一语,假如是和“这样”一语形成关联的话,出句当是类似“如果”、“既然”等一类”的虚拟语气“,表示条件假设;但出句没有这样的虚拟意味;故:“那么”这一“连词”在此就有语法上的不当,不构成意象上的前后推论关联。故其意象之达受到限制。同时,“这样”一语显然是“指代词”,而“那么”一语显然是“形容词”或“连词”,无奈与细微,不成对仗,前者为副词,后者为形容词。好在这联可对可不对。尽管作者的意图是要让它对仗。进一步说,“那么”一语,若做连词用,乃为虚拟语气之意象推论,如上所述,显然不成立;若做形容词,在后面的“多”字这个形容词就显得非常累赘。

花开得气至,花去送春归。
——花字虽然改得到位,但因为转联须对仗工稳,局部合掌也当力求避免。建议对句“花”改为“香”。这个“香”字,也在作者的题记之意中。

好好的安睡,清风青草陪。
——很美的结句!朴实最能够表达深情!

补充:今天先锋诗人们,在做“新诗”时,有一个所谓”后现代主义“以及“解构主义”作为其理论支撑。语言及其意象,也构成了他们消解、解构的对象,“诗”在这些人眼里,“语言”只是被撕碎了的纸片,甚至无关联地摆在那里,那便是诗。所谓诗被解构了,语言只剩下碎片。非非这首的第二联之对句有点这个意味。在现代新诗的许多作品中,我往往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我这过时之人却欣赏某种大胆的探索,也常常对这种探索抱有批评态度。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8-4-10 08:39

哈,谢梦蝶翁详评,受益多多,颈联对句里花改成香太棒了,的确感觉非常到位,空气中弥漫着槐花香就是这样的。颔联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你的离去对于你我都是那样深深的无可奈何,对于你相关点点滴滴的记忆是那样细微到一颦一笑一语一言而你对于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尤在眼前。这两句里包含的意思我只要一读便感受到所以不想动,虽然不完美,或不被人解,毕竟有时诗多数时候是写给自己看的。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4-10 08:45

[quote]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08-4-10 00:14 发表

这篇居然没有看到。看了前面的讨论,也觉得不错。但同时也觉得有点问题提出来探讨。

终于不再累,莫要惦阿谁。
——起的很好!以“去”为“归”者,足见悲怀中的生命自觉。庄周之“鼓盆而歌”。

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
——出句承上句悲怀,好!对句有些问题:“那么”一语,假如是和“这样”一语形成关联的话,出句当是类似“如果”、“既然”等一类”的虚拟语气“,表示条件假设;但出句没有这样的虚拟意味;故:“那么”这一“连词”在此就有语法上的不当,不构成意象上的前后推论关联。故其意象之达受到限制。同时,“这样”一语显然是“指代词”,而“那么”一语显然是“形容词”或“连词”,无奈与细微,不成对仗,前者为副词,后者为形容词。好在这联可对可不对。尽管作者的意图是要让它对仗。进一步说,“那么”一语,若做连词用,乃为虚拟语气之意象推论,如上所述,显然不成立;若做形容词,在后面的“多”字这个形容词就显得非常累赘。

花开得气至,花去送春归。
——花字虽然改得到位,但因为转联须对仗工稳,局部合掌也当力求避免。建议对句“花”改为“香”。这个“香”字,也在作者的题记之意中。

好好的安睡,清风青草陪。
——很美的结句!朴实最能够表达深情!

补充:今天先锋诗人们,在做“新诗”时,有一个所谓”后现代主义“以及“解构主义”作为其理论支撑。语言及其意象,也构成了他们消解、解构的对象,“诗”在这些人眼里,“语言”只是被撕碎了的纸片,甚至无关联地摆在那里,那便是诗。所谓诗被解构了,语言只剩下碎片。非非这首的第二联之对句有点这个意味。在现代新诗的许多作品中,我往往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我这过时之人却欣赏某种大胆的探索,也常常对这种探索抱有批评态度。

——回复非非《五律·清明祭春》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4-10 08:47 编辑 ]
作者: 林锐彬    时间: 2008-4-10 09:16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08-4-10 00:14 发表
这篇居然没有看到。看了前面的讨论,也觉得不错。但同时也觉得有点问题提出来探讨。

终于不再累,莫要惦阿谁。
——起的很好!以“去”为“归”者,足见悲怀中的生命自觉。庄周之“鼓盆而歌”。

这样深无 ...

梦先生的分析入微,欣赏!

颈联把“春”“花”调转,以为流畅,却忽略了重字, 。改之为“香”,甚好!


颔联“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可否如此理解:
          这样深的无奈那么多的细微 --把后者(句末)当“名词化”来看待。

历来也有此类通融的例子:
             不堪玄鬓,来对白头吟                 (骆宾王)
             五更欲断,一树碧无情                 (李商隐)
             巫峡寒江那对眼,杜陵远客不胜悲   (杜甫)

还请指正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8-4-10 09:23

哈,是林先生所说呢,这样深的无奈,那么多的细微 。是隐去了一个的字,我总表达不清楚。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4-10 12:15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08-4-10 09:23 发表
哈,是林先生所说呢,这样深的无奈,那么多的细微 。是隐去了一个的字,我总表达不清楚。

这牵扯到近体诗的语法问题,不能完全用现代语法来分析。正如王力先生说的,有些近体诗的句子,用现代语法来欣赏,感觉”简直不像话“。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4-10 12:19



QUOTE:
原帖由 林锐彬 于 2008-4-10 09:16 发表


梦先生的分析入微,欣赏!

颈联把“春”“花”调转,以为流畅,却忽略了重字, 。改之为“香”,甚好!


颔联“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可否如此理解:
          这样深的无奈 ...

梦先生的分析入微,欣赏!

颈联把“春”“花”调转,以为流畅,却忽略了重字, 。改之为“香”,甚好!


颔联“这样深无奈,那么多细微”,可否如此理解:
          这样深的无奈,那么多的细微 --把后者(句末)当“名词化”来看待。

历来也有此类通融的例子: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骆宾王)
             五更疏欲断,一树碧无情                 (李商隐)
             巫峡寒江那对眼,杜陵远客不胜悲   (杜甫)

还请指正


——回复梦蝶翁关于非非五律的回复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4-10 12:20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4-10 12:54

这样的题材写的如此富有美感,实在不多见。红袖写清明的诗,有不少就失之阴森、可怖、凄惨。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08-4-10 19:32

哈哈,看过诸兄之论,欣然而暂且存疑。没准哪一天我这蝶梦一觉醒来,不再迷惑。
作者: 罗贤生    时间: 2008-4-10 21:05

看了诸位师友的解析,罗子似乎学到一些知识,今晚反刍一下。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