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汶川惊梦 [打印本页]

作者: 马夫    时间: 2008-5-20 08:34     标题: 汶川惊梦


    昨夜梦醒,眼前真切再现汶川地震的惨景。匆此执笔,拼凑八句。自知句意不顺,押韵勉强。恭请诸公不吝赐教。



汶川惊梦


恶梦惊醒涕泪滔,枕函浸湿汶川熬。

一方热土成灰烬,满目凄凉尽棘蒿。

耳畔犹闻儿饮泣,眼前再见母哀号。

天公既不怜黎庶,敢赴凌霄举战刀。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5-21 08:20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5-20 22:40



QUOTE:
原帖由 马夫 于 2008-5-20 08:34 发表

    昨夜梦醒,眼前真切再现汶川地震的惨景。匆此执笔,拼凑八句。自知句意不顺,押韵勉强。恭请诸公不吝赐教。

汶川惊梦

恶梦惊醒涕泪滔,枕函浸湿汶川熬。
一方热土成灰烬,满目凄凉尽棘蒿。
耳畔犹闻儿 ...

平仄、粘对、韵脚都没问题。尾联我个人不是很满意。另,颈联还是力求工稳为好。

作者: 马夫    时间: 2008-5-21 07:08

先谢谢李老,再请求提出具体修改意见。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5-21 08:18

我先试试能否将主贴改为单行距。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5-21 08:50

具体修改,我还想不出来。譬如“饮泣”指泪流满面,流到嘴里,也就是口中含着泪水,“饮”是动词;“哀号”本义是大声哭,“哀”在这里当属于形容词。所谓宽对,是指词性相对即可,但在古代,词性分的不这么细,动词、形容词属于虚词,也是可以相对的,颈联似乎不改也可。至于尾联,我感觉空了些。
作者: 林锐彬    时间: 2008-5-23 09:13

与马夫兄切磋:

汶川惊梦

恶梦惊醒涕泪滔,枕函浸湿汶川熬。

一方热土成灰烬,满目凄凉尽棘蒿。

耳畔犹闻儿饮泣,--耳畔失娘儿饮泣

眼前再见母哀号。--眼前丧子母哀号

天公既不怜黎庶,--
欲随飞将降山坳

敢赴凌霄举战刀。--秃笔无能画战袍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8-5-23 12:53

秃笔无能画战袍

同感~
作者: 马夫    时间: 2008-5-24 07:20

锐彬兄高见,改得好!特别尾联,原句表意较虚,改后有情有意。谢谢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5-24 23:05

汶川惊梦(修改稿)

恶梦惊醒涕泪滔,枕函浸湿汶川熬。
一方热土成灰烬,满目凄凉尽棘蒿。
耳畔失娘儿饮泣,眼前丧子母哀号。
欲随飞将降山坳,秃笔无能画战袍。

经林先生修改,作者同意,整理如上。   

作者: 马夫    时间: 2008-5-25 09:19

我想尾联作如下修改,可否?望赐教:
有心身赴飞灾地,年迈无为举战旄。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5-25 09:45



QUOTE:
原帖由 马夫 于 2008-5-25 09:19 发表
我想尾联作如下修改,可否?望赐教:
有心身赴飞灾地,年迈无为举战旄。

莫说“赐教”,随便谈谈各自的想法就是了。

有心身【赴飞】灾地——动词有点重复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5-25 09:56



QUOTE:
原帖由 马夫 于 2008-5-25 09:19 发表
我想尾联作如下修改,可否?望赐教:
有心身赴飞灾地,年迈无为举战旄。

随便改一下试试,可能有违原意——
有心星夜飞灾地,年迈犹能举战旄。——“心、星”声母相同有些拗口。

作者: 马夫    时间: 2008-5-25 13:57

谢谢李老指点。“飞灾”为一偏正式合成词,意为“意外的灾难”。这里的“飞”不作动词。不知对否?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8-5-25 14:21



QUOTE:
原帖由 马夫 于 2008-5-25 13:57 发表
谢谢李老指点。“飞灾”为一偏正式合成词,意为“意外的灾难”。这里的“飞”不作动词。不知对否?

问好!常言道“飞来的横祸”,这里用“意外的灾难”,似乎略嫌轻了些。而且我感觉原来的两句意脉不够畅通。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