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转刘学敏的一篇文章. [打印本页]

作者: antiao    时间: 2008-10-31 20:14     标题: 转刘学敏的一篇文章.

我们应如何面对中国人才的竞争? 2002-08-20

--------------------------------------------------------------------------------

● 刘学敏

  近日来,外来人才,尤其是来自中国的人才,从学生、运动员到专业人士,不间断地掀起了争论,从政府的苦口婆心,到一些人的对中国人才的抗拒,可以看出对外来人才的不同认知和态度。

  对施政者来说,人才是国家的财富,人才越集中,国家的竞争力就越强,而如果外来人才能为己所用,那就等于是把别的国家的投资成果免费地引入,当然是非常划算的事。

  我们可以看出,政府对于高素质的国外人才,千方百计地吸引他们定居,对于低素质的劳力,却以严格的手段控制他们的数量。

  当然,在引入外来人才的过程中,也必须考虑到整体国家的种族人口比例,以及外来人才的背景——在语言、文化及宗教方面,能否融入我国的社会。

  从独立至今,我们就从不间断地引入来自东南亚,尤其是马来西亚的华裔及印裔人才。建国后的一连串成就,更是离不了外来人才的汗马功劳。可以这么说,没有外来人才,就没有今天的新加坡。


政府与民间态度截然不同


  但对民间来说,外来人才的引进,意味着更激烈的竞争。对于来自长堤彼岸的竞争者,由于地缘、血缘及文化的近似,我们还能包容。

  但对于来自中国大陆的人才,我们惊奇地发现,除了同是华人之外,我们的共同点其实很少。他们的成长过程,继承了一整套的中国文化及民族意识。他们以作为中国人,以中华文化为荣。他们的华文程度是我们怎么赶也赶不上的。而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以后,他们的英文、数理化的程度,也竟然能够追上我们的水平。说不定到什么时候,我们的英语辩论、英语演讲比赛的得奖者,也会是来自中国的人才。

  这种新的竞争局势,无可避免地造成了政府和民间对于中国人才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引进对大我有利的人才,造成对小我的更激烈的竞争。

  面对来自马来西亚的对手,我们也许可以比较坦然,因为他们毕竟和我们有类似的文化。但面对来自中国的人才,我们发现,中国移民不再只是建筑工人、小龙女,而是切切实实的、可畏的对手了。

  而加剧这种抗拒的,是中国人才在文化上的优越感,使他们无法认同及融入我国的社会。在他们的眼里,新加坡是一个没有文化的地方。华文程度普遍低落就不用说了,就连英文也是怪腔怪调、掺杂着方言俚语的新加坡式英语,连新加坡政府都反对人民使用。处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自觉地保持了自己的华文,努力学习正统的英式或美式英语,排斥了新加坡的通用语言。

  所以,相比之下,来自马来西亚的同事可以和我们一起“makan”,一块“ok lor”, 只要不说,谁也不会当他们是外国人。

  但来,自中国的人才,一开口就是那“有墨水”的普通话,或是要么带着中国腔,或刻意的英美腔的英语,这种沟通上的差异,怎能怪我们总把他们当外人看待呢?


“民间的抗拒”需妥善处理


  这种来自民间的抗拒,不是政府可以通过一些宣传或劝导就可以克服的。长远来看,这种来自民间的抗拒,更是会让外来人才觉得自己不被接受,而选择只把新加坡作为暂时的落脚点,随时另外寻找新的机遇,让我们面对到手的人才又最终流失的局面。

  新加坡人必须认识到,引入外来人才虽然带来更激烈的竞争,但这种竞争是无法避免的。就算我们不和外来人才在新加坡竞争,我们作为一个国家,也正在和全世界作人才的竞争。

  我在上海的工作,周围的中国同事几乎全是来自清华、北大、复旦、交大等重点大学的精英分子。更有超过一半是来自欧美名牌大学如史坦福、耶鲁、哈佛大学等的“海归派”。我们千万不能天真地以为,只要把人才挡在国门外,我们就不需要和外国的人才竞争了。

  但我国政府也必须认识到,引入外来人才只是起点;留住外来人才,使他们愿意把自己的命运和新加坡绑在一块,更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

  我们应该仿效美加等国,在外国人归化成为公民以前,必须通过一个对新加坡的建国史、法律及文化的认识的考试。也许我们的历史太短,文化也不够深沉,但这就是我们的认同,我们的基础。外国人要加入到成为我们的一分子,也应该有同样的认同才是。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应该通过官方的或民间的团体,主办强制性的培训课,让外来人才更快、更好的认识新加坡、认同新加坡。

  引入外来人才,是一把双面刃。处理得好,会带给我们长远的利益,但如果处理得不好,却反而会引起摩擦,造成社会的不稳定。像澳洲一族党所代表的反移民倾向,是值得我们借鉴及加以避免的。
作者: antiao    时间: 2008-10-31 20:17

我想, 这篇文章该是不怕转的吧, 所以转出来, 方便让更多的人看到.   

如能长期置顶的话, 本贴拒绝评论和跟贴.
作者: 何必胜    时间: 2008-11-1 10:57     标题: 也转刘学敏的一篇文章

他们vs我们:从本土意识的兴起看新移民现象[联合早报]

● 刘学敏

  近几年来,每一次回国,发现新加坡的人口组成面貌(demography)变化最大的,大概就是外来移民的增加。记得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只有在特殊的场合才会看到的外来人才:如大学里得到奖学金的顶尖学生,代表新加坡比赛的运动员,大学和研究机构里的科学家,国际舞台上表演的艺术家等。

  演变到今天,新加坡却在各行各业都可以看到新移民的身影。不管是在地铁、咖啡店、食阁,都会听到这样的悄悄话:“看,这么多的中国人。”

  如果把时间拉回到殖民时代,当时几乎每一个新加坡居民都是移民,自然对于新移民的到来一般都能以平常心对待。毕竟大家都是离开了家乡到这里讨生活,都是暂居的侨民,打算赚够了钱回家乡落叶归根,没有长久居住的想法。

  但经过了43年的独立建国和政府有意识的塑造国民意识以后,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已经自然而然的不再把自己当成是移民,而是成为具有强烈本土意识的公民了。

  就像那首爱国歌曲《We are Singapore》的歌词中所唱的,“新加坡就是我们,我们是新加坡人(We are Singapore, Singaporeans)”,新加坡已经成为了本土新加坡人心灵的家乡。

  和大陆居民比起来,岛国居民,不管是英国人还是新加坡人,都更容易产生一种对于本土的认同和相应而来的排外情绪。英国媒体人兼作家派克斯曼(Jeremy Paxman)在他的著作《英国人面面观》里头,就借用了曾经被广泛使用的新闻标题“大雾迷漫,海峡交通中断,大陆被封锁”,来形容英国人那种更愿意自成一国,自外于欧洲大陆的排外态度。

  所以,既然“我们”是新加坡人,那相对的“他们”,不言而喻,自然就是新移民了。

  他们vs我们。这样的对立情绪在民间已经悄然成形。

希望新移民融入社会

  当然,不是所有新加坡人都具有这样的排外情绪。本地资深报人韩山元,就曾在不同的场合撰文肯定新移民对文化建设的贡献,认为“数十万中国新移民进入新加坡……为新加坡本土文化注入新的生命。(《联合早报•现在》6月27日,《研讨会上谈文化交流》)。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低收入的国民,埋怨愿意接受更低的工资和更长的工作时间的新移民抢走了他们的工作机会。淡滨尼集选区议员伍碧虹(Irene Ng)在今年3月的国会中,就提到了她的选区的一名60多岁的新加坡工人,被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抢了咖啡店助手的工作的例子,来说明本地年长工人的困境。

  她也同时呼吁政府保护这些无法和外籍劳工竞争的新加坡人,让他们仍然保有工作机会。

  就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国人,也对新移民所得到的各种优待表示了不满。一位五年前以荣誉学位从南洋理工大学毕业的读者朱志强(音译:Zhu Zhiqiang),在了解了政府为吸引中国学生到新加坡求学所提供的各种奖励措施后,投书《海峡时报》,认为“非奖学金得主的新加坡学生,不管成绩多好,和这些外国学生比起来,都没有得到政府任何的奖励。这样的差别对待是让新加坡人心灰意冷的。”

  可以说,新加坡的政府领导人一直努力的尝试消除这股排斥新移民的负面情绪。在今年3月的国会中,时任人力部长的黄永宏医生就提供了数据,说明新加坡的经济需要更多的人力资源才得以持续增长。

  虽然新增加的工作机会中有六成雇用了外国人,但大多数的专业,管理和技术工作还是让新加坡人得到。

  外交部长杨荣文和代人力部长颜金勇,也都在不同的场合提醒新加坡人要以更开阔的胸怀来接受新移民。

  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必须了解到,这种由高涨的本土意识所带来的排外情绪不是那么容易可以通过冷冰冰的数据和由政府领导人的理性说服得以轻易消解的。

  反对党的网站充斥了各种各样的民粹议论,新加坡民主党网站中就有论点认为,行动党政府之所以大举引入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根本是为了让这些“听话”的新移民来取代那些具有英文教育背景和批判精神、因为不满行动党威权统治愤而移民的本土新加坡人,以巩固自己的政权。

  本地知名英文作家林宝音(Catherine Lim),也在她的博客里猜测行动党政府目前的各种做法,是希望在后李光耀时代,通过中国的崛起和更大的影响力,来延续李资政所建立的威权统治的模式。

  面对民间的反弹情绪,李显龙总理5月6日在接受汤姆森—路透集团主办的对话会中也坦承:“我们在接受外国人移民到新加坡的同时,也必须努力让这些新移民同化和融入到新加坡的社会,让他们逐渐接受新加坡人的价值观和态度,也让他们的下一代在新加坡出生,成为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

  我相信从总理的建议里头,新移民应该可以认识到,不管是政府还是民间,都期望他们能够真正的融入到新加坡的社会来,真正的成为这个社会的一份子。

机关算尽让本地人忿忿不平

  政府要通过各种措施来“转变新移民的政治忠诚,以使之成为多元国族建构工程的一部分”,用意很明显。这包括总理公署内设立了公民与人口办公室,负责整合新移民到新加坡社会中;也包括了设立公民日,组织本地人与新公民一起参加,以庆祝获得新的公民身份与取得新加坡的认同。

  但从民间的角度来说,也许更有效能够缓解这种负面排外情绪的,是本土新加坡人从他们所看到的新移民的言行举止中,是否看到新移民真正的从心底接受了新加坡作为自己新的国家,愿意为之效忠,和与新加坡社会产生认同。

  让本土新加坡人感到难受的,是发现不少的新移民,在决定是否要成为新加坡的公民时,考虑的几乎都是物质上的回报——能够为孩子上学节省多少的学费,为自己和家人节省多少的医药费,是否能得到资格购买建屋局的新组屋,能够得到多少津贴,节省多少组屋升级的费用等等。

  对这些新移民来说,这个新加坡人认为神圣的公民权的意义难道就仅仅是那些物质上的好处而已吗?

  更让新加坡人忿忿不平的,是有的新移民家庭那种机关算尽的入籍——如让家中的女孩子成为公民,却让男孩子保持永久居民的身份。到了服兵役的年龄,男孩子就放弃永久居民的身份来逃避兵役,到外国求学。毕业后再在已经入籍公民的家人的帮助下,以公民亲属的理由重新申请移民。这种只想捞好处,不想尽义务的做法,能够让本土新加坡人服气吗?

新移民应多接触英语群体

  就算是已经放弃了原有的国籍,取得了新加坡公民的身份的新移民,个别人士的表现也让人摇头。有的宣称自己还是中国人,取得新加坡的国籍只是为了旅行方便而已。有的根本把新加坡的公民身份作为跳板,当成是移民到美国、加拿大等国家之前的过渡。有些人虽然已经入籍成为了新加坡公民,却还去挥舞中国国旗,唱中国国歌。

  这样的行为虽然只具有象征意义,但看在本土新加坡人的眼里,又是什么滋味?

  另外,新移民也必须了解到,正如李总理在汤姆森-路透集团的对话会中所说,新加坡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还会保持是一个以英文为主的社会。也因为这样,在必须学好英文的前提下,一般新加坡华人对于中文的掌握程度不可能达到普通中国人的水平。

  新移民最常批评的就是新加坡人的华文水平低落,英文的掌握又只有工具的水平,没有所谓的“灵魂语言”,这样居高临下的批评,听在本土新加坡人的耳里,难道不会对新移民更加的反感吗?

  要真正融入新加坡社会,我认为新移民也应该更多的接触新加坡的讲英文的群体(English-speaking communities)。

  在新加坡,华语社团和讲英语的社团之间不论在待人处世、文化观念和价值观,都有很大的不同。讲英语的新加坡人所接触的资讯主要来自《海峡时报》,关心的课题更偏重新加坡和欧美世界,看待问题的角度和立场其实更接近西方的主流媒体。

  比较起来,《联合早报》用大量的篇幅刊载的和中国有关的评论和新闻,却不一定是《海峡时报》的读者所同样关心的。举例来说,近几周针对中国的“软实力”的话题在《联合早报》引起了热烈的讨论,在《海峡时报》却几乎引不起任何的兴趣。

  新移民如果只把社交的圈子限制在以华语为媒介的活动,只愿意活跃在宗乡会馆和华文文艺团体,将无可避免的会把自己对于新加坡人的接触局限在一个和其他新加坡人几乎截然不同的特定圈子里。

  不去接触和了解讲英语的群体,把自己的接触面局限在讲华语的社交圈,自然就更容易造成讲英文的新加坡人和新移民之间的隔阂和误解。而这些隔阂和误解,又正是可以操弄的民粹课题。

  不论在澳大利亚还是英国,都有以反移民的民粹口号来竞选的政客和政党。对于存在于新加坡民间这股暗流汹涌的和新移民对立的情绪,谁又能够保证不会被别有用心的人操弄,以谋取自己的私利呢?

  英文有一句话说,It takes two to tango, 意思就是要跳好一场探戈,需要两方的配合才有可能。新加坡政府一直很用心的通过各种劝导来减轻民间这股对于新移民的对立情绪。新加坡的民间到目前为止还是默默的配合了政府的移民政策。

  和谐的社会,需要本土新加坡人和新移民之间的共同努力才有可能。我希望本土新加坡人在接纳新移民的同时,新移民们也能够尽自己的力量,努力的融入,和本土新加坡人共同建设新加坡这个我们共同的家园。

•作者是在中国从事管理工作的新加坡人,文发自上海
作者: 何必胜    时间: 2008-11-1 10:58

这两篇结合起来看,才能看出作者真正的意思。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1-1 11:15     标题: 回复 #4 何必胜 的帖子

不管怎样,楼主转的这篇帖子与前次文章语气不同,比较容易让人接受,还是很高兴看到刘学敏的这篇文章的。
作者: antiao    时间: 2008-11-1 14:24



QUOTE:
原帖由 何必胜 于 2008-11-1 10:58 发表
这两篇结合起来看,才能看出作者真正的意思。

我理解的作者的意思就是:

这里是新加坡. 我们是新加坡人. 新移民要当新加坡人, 新移民就要新加坡 (此处的新加坡为本人自创动词, 意为: 热爱新加坡, 以新加坡为家, 不要认为自己还是中国人, 最好多去讲英语, 不要总是只关注中国新闻, 要多新触常看海狭时报的欧美关注者, 接受新加坡的价值观, 抛弃掉以前作为中国人时的价值观.......总之, We are SINGAPORE, SINGAPOREAN ).

不过, 很多我都作不到, 也根本不想那么去作.

我本来就洗不掉自己的中国烙印, 也不想去洗.
至于是否热爱新加坡,把家都安在这里了, 你说是否热爱?
作者: 任我行    时间: 2008-11-1 19:57



QUOTE:
原帖由 antiao 于 2008-11-1 14:24 发表


我理解的作者的意思就是:

这里是新加坡. 我们是新加坡人. 新移民要当新加坡人, 新移民就要新加坡 (此处的新加坡为本人自创动词, 意为: 热爱新加坡, 以新加坡为家, 不要认为自己还是中国人, 最好多去讲英语, 不要总是只关注中国新闻, 要多新触常看海狭时报的欧美关注者, 接受新加坡的价值观, 抛弃掉以前作为中国人时的价值观.......总之, We are SINGAPORE, SINGAPOREAN ).

不过, 很多我都作不到, 也根本不想那么去作.

我本来就洗不掉自己的中国烙印, 也不想去洗.
至于是否热爱新加坡,把家都安在这里了, 你说是否热爱?

你理解的刘学敏的意思,也正好就是李显龙总理的立场。

“李显龙总理5月6日在接受汤姆森—路透集团主办的对话会中也坦承:“我们在接受外国人移民到新加坡的同时,也必须努力让这些新移民同化和融入到新加坡的社会,让他们逐渐接受新加坡人的价值观和态度,也让他们的下一代在新加坡出生,成为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

这段被引用的话可以在总理公署的网站上找到。

http://www.pmo.gov.sg/News/Trans ... Newsmaker+Event.htm

[ 本帖最后由 任我行 于 2008-11-1 20:05 编辑 ]
作者: 打鬼的钟馗    时间: 2008-11-1 22:07

以前还不知道御用学者是什么,这一次总算知道了。
作者: 钟瑞仁    时间: 2008-11-1 22:41



QUOTE:
原帖由 任我行 于 2008-11-1 19:57 发表


你理解的刘学敏的意思,也正好就是李显龙总理的立场。

“李显龙总理5月6日在接受汤姆森—路透集团主办的对话会中也坦承:“我们在接受外国人移民到新加坡的同时,也必须努力让这些新移民同化和融入到新加 ...

请问阁下是什么人?本来我不想说话的,可是看了你的话不能不说,你凭什么代表刘学敏?你又凭什么认为刘学敏可以代表李显龙?

李显龙总理的讲话,每个人都可以有他的解读。究竟谁的理解可以代表总理的立场,恐怕只有总理才有这个发言权。你讲话口气也太大了。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1 23:05



QUOTE:
原帖由 任我行 于 2008-11-1 19:57 发表


你理解的刘学敏的意思,也正好就是李显龙总理的立场。

“李显龙总理5月6日在接受汤姆森—路透集团主办的对话会中也坦承:“我们在接受外国人移民到新加坡的同时,也必须努力让这些新移民同化和融入到新加 ...

任兄........好久不见了. 一向可好啊?

我怎么看不出李总理是这个意思呢.......? 莫非英文和中文不一样......? 您能把李总理的英文原话摘出来吗?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8-11-2 00:30

一般而言,我在新加坡除非不得以是甚少主动去接触中文读物的,不过,朋友多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喜欢讨论什么话题,为此,他们总是不厌其烦的剪报,然后复印,再把该剪报传真给我;而这些传真中传得最多的就是刘学敏君的文章。

也曾对刘君的文章作过些点评,而那也已经是过去很久的事了。就刘君的文章而言,他给我最大的感触是他很爱国。那是自然的。如果以一个国家代表一个文化单位、或以一个文化单位代表这个国家而言,那么作为这个国家的公民他爱护这个国家的文化那自然是最自然不过的事。由于一个人的文化无异是涵化在其国家文化之内的,在这般情况之下,一个人对于自己的风俗、习惯、制度、文物、传统、生活方式、价值观念乃至于文化理念等、当这些文化在他身上得以发挥功能时,这个人总是有意无意地对其国家持着维护的态度,就此意义上说,任何文化分子其多少符合了成为一个我族中心主义者的条件(ethnocentrism),刘君自不例外。

我族中心主义者的最先提出人Edward Westermarck 在他的《The Origi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Moral Ideas》一书中,把我族中心主义者分作两种,一种是善性的,一种是恶性的。善性的我族中心主义者是肯定并且爱护自己文化的风俗、习惯、制度、文物、传统、生活方式、价值观念和文化理念,但他同时也欣赏并且尊重其他文化里的这些东西。恶性的我族中心主义者首先则没有自觉的肯定有些绝对的价值,而这些价值原来根本就是存在于我族中的,并且也是优于其他文化的,因此,恶性的我族中心主义者对别与自己的文化特征通通看不顺眼,更有意无意存在着一种鄙薄甚至排斥的态度。

比如一个善性的我族中心主义者开口想说说道理时,即有可能受到恶性我族中心主义者的吆喝或对其进行围堵,原因之一,就是恶性我族中心主义者们传统地认为他们的想法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而他们根本不愿意听说世界上有更好的东西来打破了他们心目中的完美图象。当恶性我族中心主义者们听到善性我族中心主义者说别的国家怎么怎么好时,恶性我族中心主义者便会反问善性我族中心主义者说,既然那个国家这么好,为什么你还要往我这里跑。你现在往我这里跑,证明了你那个国家不好。显然,恶性我族中心主义者需要学习一点基本逻辑,即当一个人的国家好时,他可以因为留恋故土而不往外跑,也可以因别的缘故往外跑。既然如此,谁也不能借由人家往外跑这一事实来证明人家的国家不好。美国人觉得美国好,但是很多美国人还是深入非洲蛮荒,却恶性我族中心主义者因为自己的心理需要即可以用别与之前的一般语言来解读了。这无异是个很有趣的现象。

刘学敏君的文章出来一般是褒多于贬,可同时又是贬多于褒的,这要视乎场子而定。为什么新加坡会出现这种两极化现象?恐怕要在我族中心主义者的论述上才可能找得到答案。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1-2 01:50     标题: 回复 #6 antiao 的帖子

同意你的观点。

虽然刘学敏这篇文章语气柔和些,但本质上没有变,就是教训新移民要融入新加坡社会。

我觉得刘学敏先生能不能忙点别的事情,实在憋不住,找点别的话题。你过你的日子,我们过我们的日子,我们碍着你什么啦,哪里得罪你啦,成天拿我们说事,我们就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不被打扰。

新加坡人里面最喜欢拿新移民做话题的非刘君莫属。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1-2 02:18

毫无疑问,刘学敏认为自己认为自己是融入新加坡了,但这只是他的自我感觉而已,在早报网,刘学敏君的言论是最受新加坡本地人排斥的,这又怎样解释?是不是刘君也应当参加强制性的课程,然后经过考试,免得不能融入本地文化呢?

刘学敏到底在想什么,是让我们都来学习刘学敏思想吗?别人的思想都是不合格的,不爱国的,不融入新加坡本土文化的,只有他的思想才最先进,最正确,最符合科学发展的,政府最好让大家都学习他的思想然后参加考试,及格才允许生活在新加坡。

我想知道刘学敏君的先人当年有没有融入新加坡的问题?他们经过了哪些波折和考验,才使得后人优秀如刘君自然而然的融入新加坡?
作者: 何必胜    时间: 2008-11-2 18:00



QUOTE:
原帖由 焚琴煮鹤 于 2008-11-2 02:18 发表
我想知道刘学敏君的先人当年有没有融入新加坡的问题?他们经过了哪些波折和考验,才使得后人优秀如刘君自然而然的融入新加坡?

刘学敏是新加坡人,所以不需要融入。
作者: 流星蝴蝶剑    时间: 2008-11-2 19:13



QUOTE:
原帖由 何必胜 于 2008-11-2 18:00 发表


刘学敏是新加坡人,所以不需要融入。

看清楚先!
人家说的是“刘学敏君的先人”
作者: 灌水二郎    时间: 2008-11-2 19:58



QUOTE:
原帖由 流星蝴蝶剑 于 2008-11-2 19:13 发表


看清楚先!
人家说的是“刘学敏君的先人”

相信何必胜先生指的是这一句:才使得后人优秀如刘君自然而然的融入新加坡?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3 12:17



QUOTE:
原帖由 高凡 于 2008-11-2 00:30 发表
一般而言,我在新加坡除非不得以是甚少主动去接触中文读物的,不过,朋友多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喜欢讨论什么话题,为此,他们总是不厌其烦的剪报,然后复印,再把该剪报传真给我;而这些传真中传得最多的就是刘 ...

为什么? 英校生吗?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3 12:20     标题: 回复 #11 高凡 的帖子

理论性很强咧.......我族中心主义, 学到了.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3 12:26

不过.....我个人认为, 刘学敏不属于所谓的恶性我族中心主义者----"认为他们的想法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而他们根本不愿意听说世界上有更好的东西来打破了他们心目中的完美图象。"

我个人认为........刘学敏其实是"本土至上"主义者......如果加个主义比较好的话.

在刘兄的逻辑中, 本土的, 未必是最好的, 最先进的......你别的国家, 别的文化可以更先进, so what, 只要是本土的, 那就必须要"至上"......

所以, 你中国的教练再好, 你也必须尊重我"本土"的理念.......中国拿多少金牌? 不重要, 因为我们根本不在乎拿不拿金牌......我们在乎的是"本土".

[ 本帖最后由 内山 于 2008-11-3 12:30 编辑 ]
作者: 钟瑞仁    时间: 2008-11-4 17:54



QUOTE:
原帖由 内山 于 2008-11-3 12:26 发表
我个人认为........刘学敏其实是"本土至上"主义者......如果加个主义比较好的话.

刘学敏是个极端"本土至上"主义者.
作者: 小丸子    时间: 2008-11-4 18:17

爱是不能勉强的---------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8-11-4 23:07

我怀疑大家有没有看明白了刘学敏先生的文章?如是,大家怎么没有意识到刘先生的文章里头所触及到的有关文化冲突的问题?爱国不对吗?希望移民能够尽可能融入新加坡社会有何不可?这里头究竟怎么了?这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作者: 任我行    时间: 2008-11-5 01:44



QUOTE:
原帖由 高凡 于 2008-11-4 23:07 发表
我怀疑大家有没有看明白了刘学敏先生的文章?如是,大家怎么没有意识到刘先生的文章里头所触及到的有关文化冲突的问题?爱国不对吗?希望移民能够尽可能融入新加坡社会有何不可?这里头究竟怎么了?这都是值得探讨的问题。

有人认为新加坡人“一味指责新移民不够融入,苛求对方无条件“认同”,夸大双方的各种“不同”,把新移民当成“他们”来看待,这才是新移民融入本地社会的最大障碍。”

可是,如果新移民已经融入了新加坡社会,还会有这许多的各种“不同”可以被夸大吗?要不要融入,该如何更好的融入,主动权难道在新加坡人,不在新移民吗?

如果新移民只愿意在口头上说“融入”,在心态上和行动上却依然故我,这样的做法能叫做“融入”吗?

那把鼓励“融入”的建议当成“极端本土至上主义”,是不是就可以回避了这个问题呢?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5 09:44

难得又见任我行的发言.......有什么想法就应该象这样多交流, 否则憋在肚子里, 也不知道对错......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5 10:02

有位博学多才的网友说过一句什么地方的名言来-----"一份耐心等于十份智慧".......

哈哈....今天对您老兄, 我至少要用上10份的耐心......

看您简单回了这么四句话.......让我感到非常意外的是, 竟然没有一句话是没有问题的......

先说第一句......您自己问问你自己, 新加坡有没有"一味指责新移民不够融入,苛求对方无条件“认同”,夸大双方的各种“不同”,把新移民当成“他们”来看待"的人呢?

有! 当然....有! 有的是! 在很多人眼里......你老兄就是一个吧.

但新加坡人是不是都象您一样"一味指责新移民不够融入,苛求对方无条件认同"呢? 非也.......!!! 很多新加坡人的心胸是很开阔的. 我觉得这里的mr5hate, 在这方面就比您强.....

所以, 你第一句话的错误其实已经非常严重了......., 你是把自己与别人论战时, 别人指出的你个人的问题, 当成是指责所有新加坡人......, 这无形中就把你自己当成了所有新加坡人的代表......

不知道您是不是在中国呆太久了......沾上了喜欢代表别人的毛病......., 怎么动不动就以所有新加坡人的代表自居呢?

所以, 我需要特别指出这个问题......希望您能注意.
作者: 小丸子    时间: 2008-11-5 10:35     标题: 回复 #25 内山 的帖子

你又来这里当老师啦!
你是谁------------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5 10:49



QUOTE:
原帖由 任我行 于 2008-11-5 01:44 发表

可是,如果新移民已经融入了新加坡社会,还会有这许多的各种“不同”可以被夸大吗?要不要融入,该如何更好的融入,主动权难道在新加坡人,不在新移民吗?

再说这第二句......也是问题很大....!!

1) 新移民融入了新加坡社会, 是不是就不会有任何"不同"了?! 拜托.....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请问, 你自己是否已经融入新加坡? 可您为什么与这么多新加坡人如此不同......? 土生土长的新加坡人之间, 难道就没有任何不同吗? 你敢说这句话吗??

我刚刚跟一位网友谈过新加坡的历史......., 看来, 任我行老兄对自己国家的历史也不太了解啊

容我再重复这两句: 新加坡建国之前的历史是由"殖民"和"移民"写成的.... 所以造就了新加坡文化的多元特征. 请问什么叫多元? 多元就是"不同"嘛! 先不说华巫印欧四种文化的不同......就说华人吧, 还有七大方言群和相应的次文化......这些都是"不同"嘛!

所以简单来说......新加坡人, 新加坡文化最大的特色, 就是有很多很多的"不同" (多元文化).....

任我行作为一个"真正"的新加坡人, 竟然连自己国家的文化特质, 和政府坚持"多元种族, 多元文化"的政策方向.....都不了解吗?

2) 新移民能否顺利融入本地社会, 是单方面吗?

如果......本地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接纳新移民, 甚至象您一样, 百般质疑, 苛责...... 请问, 所谓的主动融入会发生吗?

您肯定会说......我主张新移民融入本地社会. 他们愿意融入, 我怎么会苛责呢? 但事实上, 你就是在苛责......

首先, 你把融入的标准定为没有任何"不同"......这一点, 连"真正"的新加坡人都做不到! 你为什么来要求新移民?

其次, 你不允许新移民有渐渐融入的过程......你要求他们从一开始, 就必须马上"无比热爱".....如果你发现有一些新移民还在犹豫, 还在做选择....., 你就会很不高兴的指责他们言行不一, 融入是假的.......! 可我告诉你, 任何一个新移民, 都有一个或长或短的融入过程......, 而且不是所有新移民都能融入的.......在融入的不同阶段, 新移民的想法也是不同的, 三年前的想法, 不等于三年后还会这样想. 这一点....你为什么就理解不了呢?

第三, 你把新移民对祖籍国的感情, 看做是他们不能融入的证据! 在新移民看来, 没有比这一条更"苛责"的了.......新移民在祖籍国出生并成长, 他们对祖籍国有感情, 这是人之常情! 即便是生活在新加坡几代的老移民, 也不乏对祖籍国有感情者......而这样的感情, 不是排他的. 可你任我行偏偏要把它看成是排他的..... 你坚持认为, 只要新移民对祖籍国还有感情, 就是对新加坡的"背叛".......请问这还不算苛责吗?

[ 本帖最后由 内山 于 2008-11-5 10:54 编辑 ]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5 10:56



QUOTE:
原帖由 小丸子 于 2008-11-5 10:35 发表
你又来这里当老师啦!
你是谁------------

三人行必有我师.......! 喜欢把别人当老师, 愿意向别人多学习, 是积极和向上的态度.

我记得"小丸子"就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孩.....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8-11-5 11:02     标题: 回复 #23 任我行 的帖子



QUOTE:
如果新移民已经融入了新加坡社会,还会有这许多的各种“不同”可以被夸大吗?要不要融入,该如何更好的融入,主动权难道在新加坡人,不在新移民吗?

如果新移民只愿意在口头上说“融入”,在心态上和行动上却依然故我,这样的做法能叫做“融入”吗?

那把鼓励“融入”的建议当成“极端本土至上主义”,是不是就可以回避了这个问题呢?

我个人对刘学敏君的爱国情操是相对肯定的。这在我前面的论述中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不过,有些人便是一抓住符合他本身意愿的话语就来大作文章,这是比较令人遗憾的。就刘君的文章里头我能够看出来的一点,大概就是民族文化本身该如何进行融合的问题了。

先拿我作个实例吧;我是一个有西方倾向的华文知识分子。经过四十年以上的努力,事实上我的思维方式和接受认知各方面已经颇为西化、或说现代化吧,可是我的基本生活情调,无论怎么变,也都脱离不了中华文化氛围里所培养出来的华人的情调。可见,一个人能否把自己的文化完全洗刷干净,再来全盘接受别于自己的另类文化,并不完全是本质文化和外来文化相对待的一个特殊问题。而这个问题无异就是我在《新华老爷子文化启示录》里头所引述的、是任何两个文化相接触时所发生的濡化作用的问题。

显然,这个问题,当西方文化和中国文化接触时固然会发生,当西方文化和印度文化接触时也会发生,当西方文化和非洲文化接触时同样会发生。这个问题的性质既然如此,于是我们谈到外来文化时就心有戚戚焉固然大可不必,在谈到本质文化时喜形于色也是多余的事。不过,这个问题固然容易引起情绪反应,却是在当今地球村时代之各种文化接触频繁之际纵是具有他实际的重要意义,所以又是非谈不可了。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5 11:15



QUOTE:
原帖由 任我行 于 2008-11-5 01:44 发表

如果新移民只愿意在口头上说“融入”,在心态上和行动上却依然故我,这样的做法能叫做“融入”吗?

任我行能说出这种话来......说明你根本就不了解新移民!!

什么叫"融入"? 一个人在本地生活......哪怕他再怎么不肯"融入", 他还是会或多或少在"融入".......你能明白我说什么吗?

"融入"其实就是在一起生活, 在一起工作, 在一起交流......."融入"就是孩子在一起玩耍, 在一起学习, 在一起长大......融入就是新移民家庭能在本地安居乐业......

所以, 我看到的情况与你所说的恰恰相反, 很多新移民虽然口头上从来不说要"融入".......但在心态和行为上却无时无刻不在"融入"着.......

如果你把融入定义为消除所有"不同"......., 让新移民跟你说一样的话, 穿一样的衣, 吃一样的饭, 做一样的事, 对任何问题也必须要有一样的看法! 这其实是不可能的! 不但对新移民不可能, 对新加坡人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孔子说(?) 君子合而不同, 小人同而不合.......,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1-5 11:28



QUOTE:
原帖由 高凡 于 2008-11-5 11:02 AM 发表

我是一个有西方倾向的华文知识分子。经过四十年以上的努力,事实上我的思维方式和接受认知各方面已经颇为西化 ...

高先生既然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思想倾向,那么这里头的很多帖子的讨论,之所以会出现很多与你不同的声音,而且谁也说服不了谁,原因是很明显的,因为包括本人在内,相信也包括光之子等,都是有东方倾向的华文知识分子,而且我们也不认为西化就是东方化。
作者: antiao    时间: 2008-11-5 11:32



QUOTE:
原帖由 高凡 于 2008-11-5 11:02 发表

我个人对刘学敏君的爱国情操是相对肯定的。这在我前面的论述中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不过,有些人便是一抓住符合他本身意愿的话语就来大作文章,这是比较令人遗憾的。就刘君的文章里头我能够看出来的一点,大概就 ...

先拿我作个实例吧;我是一个有西方倾向的华文知识分子。经过四十年以上的努力,事实上我的思维方式和接受认知各方面已经颇为西化、或说现代化吧,可是我的基本生活情调,无论怎么变,也都脱离不了中华文化氛围里所培养出来的华人的情调。可见,一个人能否把自己的文化完全洗刷干净,再来全盘接受别于自己的另类文化,并不完全是本质文化和外来文化相对待的一个特殊问题。而这个问题无异就是我在《新华老爷子文化启示录》里头所引述的、是任何两个文化相接触时所发生的濡化作用的问题。


您经过四十年以上的努力, 思维方式终于西化了.可请您不要要求我也要把自己的思维方式象您那样西化, 即使我是新移民. 我要继续努力而保持我的东方化.

不过, 我要对您说的一点是, 未必不西化就代表着不现代化.

其他的, 不想和您过多的讨论.
作者: antiao    时间: 2008-11-5 11:32



QUOTE:
原帖由 张从兴 于 2008-11-5 11:28 发表


高先生既然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思想倾向,那么这里头的很多帖子的讨论,之所以会出现很多与你不同的声音,而且谁也说服不了谁,原因是很明显的,因为包括本人在内,相信也包括光之子等,都是有东方倾向的华文知 ...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8-11-5 11:55

新加坡有很多人士以为变不好,守古拒变才是好。可时至今日,有关群之成见、特殊利益、文化软硬度、及有害生物逻辑的特殊风俗习惯,但凡种种,已经正被一种日渐形成的世界性的文化力量所冲洗着,而这一世界性的文化力量就是从西方文化里脱销出来的比如科学、比如科技的力量。而这种力量正在消融着各种文化的独特性。世界文化发展的大趋向的确如此。只不过,横在这一趋向的道路上出现了种种问题,如果说这是惯性的问题,那这种惯性并不在于路上的石头,而仅在人的脑袋里头。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5 12:09     标题: 回复 #34 高凡 的帖子

高凡兄真是够高的.......高的我们都够不着了.......

科学.....什么时候就成了文化了? 还成了"世界性的文化"? 谁说的? 是你吧?

科学是科学, 文化是文化......挺清楚的概念, 怎么就给你搞混了呢?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5 12:12



QUOTE:
原帖由 高凡 于 2008-11-5 11:02 发表

我个人对刘学敏君的爱国情操是相对肯定的。这在我前面的论述中已经讲得非常清楚。不过,有些人便是一抓住符合他本身意愿的话语就来大作文章,这是比较令人遗憾的。就刘君的文章里头我能够看出来的一点,大概就 ...

这里从来没有人否定刘学敏的爱国情操......就象我从来也不否定中国的一些小左, 是非常有爱国情操的.

可是, 他们的方法和观点, 只要因为有爱国情操, 就一定正确吗? 高凡兄的逻辑.......是不是有问题啊?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5 12:22     标题: 回复 #29 高凡 的帖子

高凡兄......., 如果你还不了解新加坡, 不了解新加坡的历史, 最好少说话, 说了容易出错....

你以为你很了解任我行吗? 你看懂他的文章了吗? 你错了!

任我行要谈的很清楚, 就是新移民如何"本土化"的问题, 而不是什么"民族文化本身该如何进行融合"的问题......

另外, 新加坡是多元文化......, 对于多元文化, 政府和社会的的态度是希望保留各自的文化, 并希望相互包容, 而不是全部都"融合"在一起, 成为一个什么新的文化....... 这在新加坡建国初期就有过争论......后来达成了目前这样的共识.

你要讨论的问题......已经 OUT.......

另外, 提醒你, 新加坡政府主张坚守"亚洲价值观" (包括中, 巫, 印) 和继承东方文化......, 你提出的所谓"西化"的问题, 不论你如何拔高, 都是不符合新加坡政府的既定方针的.

对于这一点, 作为颇有爱国情操的任我行, 想必是不会认同你的......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1-5 12:39



QUOTE:
原帖由 高凡 于 2008-11-5 11:55 AM 发表
新加坡有很多人士以为变不好,守古拒变才是好。可时至今日,有关群之成见、特殊利益、文化软硬度、及有害生物逻辑的特殊风俗习惯,但凡种种,已经正被一种日渐形成的世界性的文化力量所冲洗着,而这一世界性的文 ...

  问题是,世界上的文化发展并非单向的,也不是一元的。
  必须承认,西方文化是强势的,这一点,我相信这里的网友们,谁都不会否认。
  可是,在面对西方文化冲击下,各个不同文化体系的回应是不一样的,也因为如此,其现代化过程也是不同的。以伊斯兰文化为例,最早面对西方文化冲击并作出回应的是土耳其,现代土耳其的建国者们,选择了一条世俗化之路,但其文化内涵仍然是伊斯兰文化。虽然同属伊斯兰文化圈,伊朗选择的现代化道路又不同于土耳其,印尼的现代化道路又不同于伊朗和土耳其,等等。
  再回来看东方的日本和中国。日本的现代化始于明治维新,明治时期日本确实派遣了很多留学生出国留学,但是当时在日本国内,促成“尊王攘夷”、“开国倒幕”的却不是西方学说,而是日本从中国学来并有所发展的阳明学(详见《阳明学与明治维新》),这才是日本明治维新的最初推动力。同样的,在当时的中国也是如此,作为对西方文化冲击的回应,清末知识分子的回应,也是先从自家的固有学术中找起,如康有为大力倡导的今文经学,再如曾国藩印行的《船山全书》等等,都给晚清学界迎接外来的西方思潮做了一些文化铺垫。至于阳明学如何影响到蒋介石,船山学如何影响到毛泽东,高先生如果有兴趣,可以去找以下两篇文章来看:《阳明心学与蒋介石力行哲学》《王船山实学思想与毛泽东实践观论略》
  一种在商业力量驱动下的世界性文化正在形成,这个观察是对的。其实,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西方学者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提出了全球化(Globalization)和地球村(Global Village)的概念,可是西方学者在提出全球化的同时,也提出了本土化或本地化(Localization),后来还提出了“全球本地化”(Glocalization)。这就说明了,西方学者其实是很清醒的,他们并不认为会有一种统一的、一致的世界性文化,如果有世界性文化,必定是一多相即的,就是各不同文化体系都能接受全球化的一些基本价值,可是各不同文化体系走的现代化模式却是不同的,各具特色的。
作者: 张从兴    时间: 2008-11-5 12:50

再补充一句。至今为止,我看到的变得成功的,都是那些没有彻底放弃自己的旧文化的国家,如日本和土耳其,他们在热情拥抱西方文化时,并没有全盘否定自家的大和文化和伊斯兰文化。

要说抛弃旧文化抛弃得最彻底的,莫过于五四时高喊打到孔家店,到文革时彻底打砸旧文化的中国大陆了。

这两种模式,哪个现代化得更彻底,更成功,我看大家心里都有现成的答案。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1-5 15:25     标题: 因为早上网络公司做维护,所以早上的帖子现在才能发出。



QUOTE:
原帖由 任我行 于 2008-11-5 01:44 发表
有人认为新加坡人“一味指责新移民不够融入,苛求对方无条件“认同”,夸大双方的各种“不同”,把新移民当成“他们”来看待,这才是新移民融入本地社会的最大障碍。”

不是有人认为新加坡人“一味指责新移民不够融入,苛求对方无条件“认同”......而是有人认为刘学敏君“一味指责新移民不够融入,苛求对方无条件“认同”......

QUOTE:
可是,如果新移民已经融入了新加坡社会,还会有这许多的各种“不同”可以被夸大吗?要不要融入,该如何更好的融入,主动权难道在新加坡人,不在新移民吗?

新移民当然已经融入新加坡社会,难道我们现在是在英国社会或者法国社会吗?为什么别的新加坡人没有认为新移民存在这个问题?

      这个网站新加坡的网友为数不少,有些人学问深厚,广受敬重,有些人热爱文学,出书立传,有些人参与各项社会活动,广交朋友,我们欣赏他们,有些也成为很好的朋友。怎么他们都没有说新移民没有融入新加坡,而只有刘君成天唠叨这个问题?难道你没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吗?如果你真的觉得我们不够融入,为什么你不能主动融入我们,你参加过随笔南洋网组织的活动吗,当然你一次也没参加过,如果大家都不认识你,你让大家怎么融入你呢?

      你根本不了解新移民都是些怎样的人,只通过你在上海的同事,那些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就断定新移民是怎样怎样的人,是不是太武断了呢?如果你跟在上海的同事相处的不融洽,你就在想象中认为生活在新加坡的中国人也会也会跟你相处不融洽。(我认为你的新移民特指来自中国的新移民,显然你不认为白皮肤的洋人或者黑皮肤的印度人存在这个问题)

      假如说,你的想象是一种事实,哪么,如果中国人跟他们的新加坡朋友邻居同事都能相处的很好,只是跟个别如刘君这样比较有个性比较有想法的新加坡人相处不好,是不是也能上纲上线到”新移民不愿融入新加坡社会呢?“

QUOTE:
如果新移民只愿意在口头上说“融入”,在心态上和行动上却依然故我,这样的做法能叫做“融入”吗?

你不是在建议对新移民要强制学习和考试吗,除了那些,最好把是否融入新加坡的标准一二三四的列出来,然后我们对照检查,到底还有哪些做得不够,不够标准的统统打回老家去,有了PR的取消PR资格,有了公民的取消公民资格。

QUOTE:
那把鼓励“融入”的建议当成“极端本土至上主义”,是不是就可以回避了这个问题呢?

我觉得内山这一次不但说对了,而且一针见血,极端本土至上就是你观念的本质,这篇文章本身是很好的,很容易让人接受。可是如果没细读,就会忽略掉你最后得出的结论,也就是你最重要的观点,你建议新移民进行强制性的学习,并且考试。这不是洗脑是什么?你作为一个新加坡人生活在中国,无需一个特别的身份,比如永久居民之类,就可以享有中国人所能得到的待遇。中国政府也不会特别要求你非要符合什么标准,因为对待外籍人士中国的政策很宽松,所以你根本无需加入什么永久居民,更不会有任何中国人建议政府要对你进行考试。

写过之后, 又读了一遍,发觉语气不够友善,想要删掉不发了,可是一大堆的字删掉又觉得可惜,语言上也许唐突了些,在这里先向刘君道歉一下,总之,我的想法是,希望刘君不要再就新移民融入这个问题吹毛求疵了。

[ 本帖最后由 焚琴煮鹤 于 2008-11-5 15:29 编辑 ]
作者: 陈家洛    时间: 2008-11-5 15:49

楼上的朋友,这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就像台湾有深绿一样,新加坡有些类似深绿色彩的人也是不足为奇的啦。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1-5 15:51

新加坡是一个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的社会,如果说新移民没有融入,那么马来人融入了吗,印度人融入了吗?你跟马来西亚华人可以做到没有什么差异,你跟马来人印度人孟加拉人菲律宾人能够做到没有差异吗?龙生九种,种种各异,为什么政府一再强调新加坡是多元文化多元种族的社会,强调互相包容。什么叫族群纷争,如果说新移民中的中国人算一群人的话,排斥这一群人,挑剔这一群人,引起话题和纠纷,对建立一个和谐社会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的。
作者: 小丸子    时间: 2008-11-5 21:52     标题: 回复 #5 焚琴煮鹤 的帖子

焚琴煮鹤!

做一个作家应该能够理解别人,能承认别人的优点,也能尊重别人,要能认识自己,也要能尊敬自己,你不但不尊敬自己你还去煽动人家叫人家不要去跟谁谁谁的贴,我看不过眼你的品格,你太黑心!我想不到新加坡怎么会有你这样黑心的作家!你是个黑心作家!

[ 本帖最后由 小丸子 于 2008-11-5 21:54 编辑 ]
作者: 东南风    时间: 2008-11-5 21:57



QUOTE:
原帖由 小丸子 于 2008-11-5 21:52 发表
我想不到新加坡怎么会有你这样黑心的作家!你是个黑心作家!

再次提醒小丸子,请注意你的发言。这已经属于人身攻击了。
作者: 小丸子    时间: 2008-11-5 22:01     标题: 回复 #44 东南风 的帖子

我不服!为什么他对人做人身攻击就可以我就不可以?这里是帮派吗?为什么他说我妈妈就可以?

这里不是帮派是死人帮派才对! 鬼才要留在这里,我还是回去omy更好!我会替你们好好宣传的!

[ 本帖最后由 小丸子 于 2008-11-5 22:09 编辑 ]
作者: 陈家洛    时间: 2008-11-5 22:07

焚琴煮鹤好像不是作家吧?小丸子好像是对错了号,入错了座了。
作者: 焚琴煮鹤    时间: 2008-11-5 22:23



QUOTE:
原帖由 小丸子 于 2008-11-5 22:01 发表
我不服!为什么他对人做人身攻击就可以我就不可以?这里是帮派吗?为什么他说我妈妈就可以?

这里不是帮派是死人帮派才对! 鬼才要留在这里,我还是回去omy更好!我会替你们好好宣传的!

小朋友,你说老人的脑子都坏了,我说你这样讲话不恰当,因为如果没有意外发生,每个人都有老的一天,难道到了那天脑子就坏了吗?你没看见新加坡的地铁站上有些地方写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意思是对待别人家的老人也要尊重,像尊重自己家的老人一样,对待别人家的小孩也要爱护,像爱护自己家的小孩一样,因此如果你说老人的脑子都坏掉了,不是连自己家的长辈都包括了吗?

另一篇的回帖,我是说大家不要去回那些骂人的帖,怎么你也有意见?

也许你懂了,也许没懂,懂了就算了,没懂我也不再说什么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只是在帮你妈妈告诉你一点道理而已。
作者: 东南风    时间: 2008-11-5 22:28



QUOTE:
原帖由 小丸子 于 2008-11-5 22:01 发表
我不服!为什么他对人做人身攻击就可以我就不可以?这里是帮派吗?为什么他说我妈妈就可以?

这里不是帮派是死人帮派才对! 鬼才要留在这里,我还是回去omy更好!我会替你们好好宣传的!

如果omy欢迎骂人的网友,那你去那正合适。

随笔南洋是一个不欢迎骂人的网站。你要在这儿,就要守这儿的规矩。动不动就出口骂人,只会被大家看不起。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8-11-6 00:06

人做事,必要对得起天地良心,才能活得心安理德,问心无愧。晚上做梦也不会惊出一身汗。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8-11-8 10:41

为什么有些人这么激动......? 不就是观点不同嘛? 人家任我行都没骂人呢, 怎么倒有不相干的先骂了起来......

唉......素质啊.....素质.......
作者: 山水为邻    时间: 2009-8-14 12:19

对第一代移民来说,能适应就不错了,要溶入,很难,再说了,怎样才算融入?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9-8-14 13:42



QUOTE:
原帖由 山水为邻 于 2009-8-14 12:19 发表
对第一代移民来说,能适应就不错了,要溶入,很难,再说了,怎样才算融入?

关键是"怎样才算融入"......融入的标准是什么?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