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七律 怀旧 [打印本页]

作者: 关山秋    时间: 2009-3-1 19:48     标题: 七律 怀旧

七律  怀旧

未敢抬头已碰头,矮檐底下欲何求?
黄皮裹骨铜声马,臭帽遮颜宁戚牛。
潦倒耻斟咸亨店,穷愁梦上岳阳楼。
等闲燕市枯荣景,慷慨南冠一楚囚。


自评:1、与鄙人过从40余年,可随意进入我的书房,翻阅我的文稿登录我的电脑文档
              的挚友,曾对我说过:你的一些忆旧诗词,悲怨的情绪重了些,只有一首写
             得像你自己。他所指就是这首两年前的《怀旧》诗。今贴来博师友一笑,是否
             有自我卖弄之嫌疑?
         2、颈联出句“亨”字出,固有名词,不改。中二联结构略显雷同。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3-1 20:03



QUOTE:
原帖由 关山秋 于 2009-3-1 19:48 发表
七律  怀旧

未敢抬头已碰头,矮檐底下欲何求?
黄皮裹骨铜声马,臭帽遮颜宁戚牛。
潦倒耻斟咸亨店,穷愁梦上岳阳楼。
等闲燕市枯荣景,慷慨南冠一楚囚。

自评:1、与鄙人过从40余年,可随意进入我的书 ...

哈哈,“新典”、旧典用的不少,但不隔。鲁迅和李贺的句子化用的好。确为翁兄七律中的上乘之作。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3-1 21:20

宁戚欲干齐桓公,穷困无以进,于是为商旅,赁车以适齐,暮宿于郭门之外。桓公郊迎客,夜开门,辟赁车者执火甚盛从者甚众,宁戚饭牛于车下,望桓公而悲,击牛角,疾商歌。桓公闻之,执其仆之手曰:“异哉!此歌者非常人也。”命后车载之。桓公反至,从者以请。桓公曰:“赐之衣冠,将见之。”宁戚见,说桓公以合境内。明日复见,说桓公以为天下,桓公大说,将任之。群臣争之曰:“客卫人,去齐五百里,不远,不若使人问之,固贤人也,任之未晚也。”桓公曰:“不然,问之,恐有小恶,以其小恶,忘人之大美,此人主所以失天下之士也。且人固难全,权用其长者。”逐举,大用之,而授之以为卿。

译文:宁戚想向齐桓公谋求官职,但处境穷困,没有办法使自己得到举荐,于是就替商人赶着装载货物的车来到齐国,晚上露宿在城门外。桓公到郊外迎接客人,夜里打开了城门,让路上的货车避开。当时火把很明亮,跟随的人很多。宁戚在车下喂牛,他看到桓公,感到很悲伤,就拍击着牛角大声唱起歌来。桓公听到歌声后,抚摸着自己的车夫的手说:“真奇怪!那个唱歌的不是个平常人。”就命令副车载着他。桓公回城后,到了朝廷里,跟随的人员请示桓公如何安置宁戚。桓公赐给他衣服帽子,准备接见他。宁戚进见齐桓公,用如何治理国家的话劝说桓公。第二天又进见齐桓公,用如何治理天下的话劝说桓公。桓公很高兴,准备任用他。群臣劝谏他说:“这位客人是卫国人。卫国离齐国不远,您不如派人去询问一下。如果确实是贤德之人,再任用他也不晚。”桓公说:“不能这样。去询问他的情况,是担心他有小毛病。因为一个人的小毛病而丢掉他的大优点,这是君主之所以失去天下贤士的原因。”凡是听取别人的主张一定有某个取舍的根据,现在听从了他的主张而不再去追究他的为人如何,是因为他的主张合乎自己的标准。况且人本来就难以十全十美,衡量以后用其所长,这就是得当的举荐啊。桓公算是掌握住这个原则了。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3-1 21:23

燕市来自荆柯刺秦王的典故,史记·刺客列传:“荆轲既至燕,爱燕之狗屠及善击筑者高渐离。荆轲嗜酒,日与狗屠及高渐离饮于燕市,酒酣以往,高渐离击筑,荆轲和而歌于市中,相乐也,已而相泣,旁若无人者。”
楚囚来自《左传》,《左传·成公九年》:“晋侯观于军府,见钟仪,问之曰:‘南冠而絷者,谁也?’有司对曰:‘郑人所献楚囚也。’使税之,召而吊之。再拜稽首。”其实也就是囚犯的意思,只不过加上楚字好听些。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3-1 21:28

此马非凡马,房星本是精。
向前敲瘦骨,犹自带铜声。

——李贺原作是出韵的,记得第二句是“房星是本星”。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09-3-1 22:15

问好翁兄。很喜欢兄长浓重的风格。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3-1 22:18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09-3-1 22:15 发表
问好翁兄。很喜欢兄长浓重的风格。

从网上搜素的典故若不对请纠正或补充。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09-3-1 22:31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09-3-1 22:18 发表

从网上搜素的典故若不对请纠正或补充。

哈哈哈,难怪我这些天牙痛,今天才知道原因,原来是牛哥格酸的。
作者: 湖上渔鹰    时间: 2009-3-1 22:42

诗、评,大好!学习!
作者: 非非    时间: 2009-3-2 11:32

历史摆在那里,如何抹去?每当看到这类诗歌或文章时,我都会想起《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里一再提起的俄狄浦斯刺瞎双眼的惩罚所对应的那种羞耻感,那样珍贵。社会如今的缺失。亦会想到多丽丝·莱辛《影中漫步》中的话:“苏共二十大的反馈被全世界的共产党们描述为“个人崇拜”。“个人崇拜”这个词就像我们必须批判的横幅上的标语那样被选择的,在我看来,党发生问题只是我们思想上堕落的一个标志。因为它暗示了破坏党内民主的原因是过度的个人主义。但,事实却恰恰相反。最坏的不是一个领导人成为了独裁者,而是数以千计的党员们,在苏联里或者在苏联外丢弃了个人的良知和道德,让那个人成为了独裁者。”他们的见解多么精辟!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3-2 13:38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09-3-1 22:31 发表
哈哈哈,难怪我这些天牙痛,今天才知道原因,原来是牛哥格酸的。

实事求是地说,有的人们耳熟能详的典故,我是查了资料,才多少知道了一点。我是蜗牛村小学补习班毕业,你是犀牛市大学博士班毕业,自然会有所不同的啦。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3-2 13:40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09-3-2 11:32 发表
历史摆在那里,如何抹去?每当看到这类诗歌或文章时,我都会想起《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里一再提起的俄狄浦斯刺瞎双眼的惩罚所对应的那种羞耻感,那样珍贵。社会如今的缺失。亦会想到多丽丝·莱辛《影中漫步》中 ...

早发性哲学家!
作者: 关山秋    时间: 2009-3-2 17:45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09-3-1 22:18 发表

从网上搜素的典故若不对请纠正或补充。

谢谢三郎兄好评并释解典故!遵命自己再做一注解:

一、首联化用鲁迅《自嘲》“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联。                                                              
二、“铜声马”,正如三郎版所示,典出李贺诗句,寓意如李诗所咏瘦马,
       虽然贫穷瘦弱,但意志是坚强的,瘦骨是硬的。                                                           
三、“宁戚牛”:如三郎版所示,典出《吕氏春秋.举难》。宁戚其人怀高
      才远志而不遇,潦倒时曾沦为给商旅赶车喂牛之夫,历尽艰辛。后来
      被齐桓公发现并重用,辅佐齐桓公成就了霸业。我这里只是用其怀才
     不遇时的境遇而言,并非自比宁戚的才干。如李白《秋浦歌十七首》
     之七:“ 醉上山公马,寒歌宁戚牛。 空吟白石烂,泪满黑貂裘。” 元
     稹《放言五首》之四:“宁戚饭牛图底事,陆通歌风也无端。”皆此用。
四、“燕市”:典出《史记.刺客列传》,燕市即燕国首都的街市,借指朝政。
五、“南冠楚囚”:典出《左传.成公九年》。楚臣钟仪被囚于晋,但念念不
      忘祖国,他头戴楚国的帽子(楚国在晋国的南方,故称楚帽为南冠),
      为晋公弹奏的也是楚国的乐曲,钟仪被囚而持气节被晋人所称赞。所
     以,在“南冠一楚囚”前加了“慷慨”二字。
六、咸亨店、岳阳楼无须赘述了。


[ 本帖最后由 关山秋 于 2009-3-2 17:46 编辑 ]
作者: 关山秋    时间: 2009-3-2 17:55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09-3-1 22:15 发表
问好翁兄。很喜欢兄长浓重的风格。

谢谢拙兄忙里偷闲惠评小诗!近来可好?甚念!
作者: 关山秋    时间: 2009-3-2 17:58



QUOTE:
原帖由 湖上渔鹰 于 2009-3-1 22:42 发表
诗、评,大好!学习!

谢谢湖上渔鹰君惠评!盼多指导!
作者: 关山秋    时间: 2009-3-2 18:04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09-3-2 11:32 发表
历史摆在那里,如何抹去?每当看到这类诗歌或文章时,我都会想起《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里一再提起的俄狄浦斯刺瞎双眼的惩罚所对应的那种羞耻感,那样珍贵。社会如今的缺失。亦会想到多丽丝·莱辛《影中漫步》中 ...

非非版阅读广泛,见多识广,善于思考,常能提出独到的见解,学习了!
作者: 水湾筏者    时间: 2009-3-2 18:15

什么叫胡说八道,请看水牛的——

七律·怀旧之译白话文,典故里的内容,我就不说了!
未敢抬头已碰头,矮檐底下欲何求?——看看鲁迅是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可俺即是人在低檐下,不得不低头。
黄皮裹骨铜声马,臭帽遮颜宁戚牛。——再看看你鲁迅是破帽遮颜过闹市,至少不象俺啊,就是黄皮裹骨的劳古命,连帽子都浸满了汗臭味儿。
潦倒耻斟咸亨店,穷愁梦上岳阳楼。——我就是那孔乙已矣,能混口饭吃都难啊,却也象老范一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也。
等闲燕市枯荣景,慷慨南冠一楚囚。——风潇潇兮易水寒,匆匆岁月兮,一去不复还。可俺还是慷慨的,看看,心态不错吧!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09-3-2 20:36



QUOTE:
原帖由 关山秋 于 2009-3-2 17:45 发表
谢谢三郎兄好评并释解典故!遵命自己再做一注解:

一、首联化用鲁迅《自嘲》“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联。                                                              
二、“ ...

看,知无不言!老狐狸太抠门了。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