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打印本页]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3 10:51     标题: 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国际巨星成龙常常语出惊人,最近一句台湾很乱,中国人是需要管的。从此,成龙又兼职成了“管”大人。管大人不管大人小人,统统要管。

却管大人这管,不过口头上说说而已!因此,管大人很是闹不明白;不说在提倡言论自由吗?

我绝不会怀疑提倡“言论自由”者的智能。但是有一点可叹的,是智能跟人事很少发生关系。因为人事多数受我们的动物热情所支配。谁也知道,人类的历史并非人类智慧的聪敏领导下的产物,而是由感情的力量所形成——这种力量包括了我们的梦想,我们的傲慢,我们的贪婪,我们的畏惧,以及我们的复仇欲望。

为此,有人讲了一个故事:四个人在澡堂泡澡,一个台湾人,一个香港人,一个澳门人,一个中国人。一只臭鼬突然跑了进来,澳门人首先受不了,冲了出去。然后,香港人也忍不住夺门而逃。后来中国人也支持不住,掩鼻优雅而出。里面只剩下台湾人和臭鼬。最后,是臭鼬受不了,夹着尾巴逃走了。

该台湾人于是嘿嘿滴说:在我自由的地方,哪容你来自由!

所以,自由也可以让你在这个故事里对有关人物作些局部变动。

反正,我就是看你不顺眼!

作者: 阳阳    时间: 2009-4-23 11:33     标题: 韩寒批成龙:像成龙一样学会揣摩“圣意”

成龙说,“有自由好还是没有自由好……真的我们现在已经混乱了、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
我觉得成龙这句话看似简单随口,但有着其逻辑上的不可反驳性,也是我写文章这么久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首先,我不能说,中国人不需要管理。对于政府和人民的关系,我们通常有两种认识,一种就是成龙说的“管理“,一种就是一小撮人说的“服务”,政府自然愿意做老板而不愿意做服务员,因为服务员只能按照行业惯例来收费,而老板可以自定义收费,服务员只能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事,而老板可以制定法律。赞同需要管理和赞同需要服务有什么区别呢?区别就是你到底是能成龙还是成不法分子。
我认为,在这个太自由的地方,我如果认为中国人不需要管,我就会出问题,所以我只能赞同成龙的观点,并且认为应该严加管理,从文化上来讲,我们应该重新开始避讳,比如说,领导人的名字是不能出现的,必须找个其他字代替,比较可喜的是,在很多论坛里我们已经实施了这种先进的管理制度。
所以,在这点上,说成龙胡说的人,都得抓起来,罪名有两个,一个是成龙思想是和上次两会领导的最后讲话其实是高度统一的,另外一个是,你没有避讳。
其次,成龙说,台湾现在这个样子很乱。
首先,我不能说,台湾现在的XXXX很好,因为我们要会揣摩圣意,《环球时报》是一份揣摩圣意的非常好的报纸,所以,当说起台湾的华人民主时,有些学生会说,哈哈哈哈,这算什么民主啊,互相骂来骂去的还打架,就是个笑话。
你别以为这些学生在讲笑话,他们代表的态度就是圣意,成龙也属于揣摩的非常成功的,虽然在智商上,他们失败了,但是在政治上,他们成功了。
所以,在这点上,成龙又说对了,台湾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这十个字,是上头一直想说但是憋着不好意思说的话,如果成龙能再接再厉,继续说出“朝鲜现在这个样子很好”“金正日的世袭制度符合朝鲜人民的利益”等话,那就是彻底揣摩到家了。对不起,家是不能说的,忘记避讳了。
成龙又说,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这句话貌似不对啊,一直揣摩的那么准的成龙为什么犯错误了呢,香港已经收回了啊,应该很好才对啊。这普通人就不懂了,这属于深度揣摩。香港在1997收回了没错,但因为英国的残酷殖民和文化封锁,两个凡是,三个代表,七不规范等先进思想并没有影响到香港,而因为文化差异巨大,所以我们实行了一国两制,两制就是两个制度,必须要分出好坏来,成龙的意思是说,香港也不够好,太自由,大家都在虎说八道(避讳),是XXXX的遗毒,如果香港能够和大陆使用一样的制度,那么明天会更好。成龙意在向政府提供决心,香港你们该管一管了。
成龙一直以大哥的形象示人,也象征着他很喜欢管理,从成龙思想和他出席的一些活动,也可以看出成龙其实对大陆的政坛是有一定的追求的,而且要比艺术追求更大,这就是为什么成龙在新电影刚被大陆禁了还能说出我们过度自由这样的话,这是何等的忍辱负重。从他揣摩功力来讲,我觉得他有这个能力,但是很遗憾,我并不认为成龙能够做到中宣部部长文化部部长等职务,揣摩的再好也只能到文化部仁义大哥的级别。
为什么呢,因为成龙的名字起的不好,作为艺人,这是个好名字,作为官人,这会影响了他的仕途。成龙这个名字在封建社会,是反动的,在现代社会,又是封建的,这真是个头大的问题,当今圣上也不会允许身边有一个高官的名字叫成龙的,这也太虎视眈眈了,所以至于成龙,他继续拍好看的电影,他的很多电影我也很喜欢看,这就完全可以了。
至于有些网友认为,中国人的确需要管理,要不然真的会很乱,我认为这是在偷换概念。任何国家任何星球的人都需要管理,但管理他们的,不是思想,不是制度,不是文化,不是宗教,不是意识形态,不是上级部门,而是合理的法律和尽量的公正。人民需要的是被服务而不是被管理,而官员最需要的是被管理而不是被服务,我们很多地方不和谐是因为我们不小心给整反了。不需要管理不是说让你随便杀人放火,看中一个女人就上去强奸,而是说,当一个极其有权有势的人烧了你的房子杀了你的亲人强奸了你的女人的时候,你可以让他得到应得的下场,而不是在上访的路上被相关部门管理了,并且把你说成是精神病,你找媒体曝光,结果新闻得到了管制,消息全部被封锁,然后你被官方描述成一个虐妻的妄想症,后来在看守所跳橡皮筋摔死了,最后还把你当成丧心病狂的典范写进历史书里。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9-4-23 11:59     标题: 回复 #2 阳阳 的帖子

哈哈.....这个韩寒, 也就是个小屁孩....猪鼻子插根葱, 就开始装象了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9-4-23 12:10     标题: 回复 #2 阳阳 的帖子

说人家揣摩“圣意”? 也不把自己的屁股擦擦干净......

你韩寒竟然知道"圣意"是什么了.....?! 你是代表"圣意"? 还是被告知了"圣意"......? 又或是也一样在揣摩"圣意"呢?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9-4-23 12:15

韩寒这么说....无非就是想说自己比成龙厉害.......

他既揣摩了"圣意"...也揣摩了"龙意".....所以才能下结论说....成龙揣摩了“圣意”, 不是吗?

年轻人啊....说话就是猛.....一不小心把自己也给圈进去了.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9-4-23 12:16



QUOTE:
原帖由 高凡 于 2009-4-23 10:51 发表
该台湾人于是嘿嘿滴说:在我自由的地方,哪容你来自由!

高凡兄好文章.....! 这句话最有意思.....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4-23 13:20     标题: 回复 #6 内山 的帖子

純粹是當慣奴隸的人,對那些有個人人格尊嚴的人做出的無聊詆毀。
作者: nowfresh    时间: 2009-4-23 15:27

寥寥数十字,能发挥出这么多推理, 揣摩的功力可真不小.

即便要揣测,不可以加个限定语诸如"假设他意思是....."之类? 如此言之凿凿, 真和高堂上下判的法官一样威风了.
作者: 绵绵火枪    时间: 2009-4-23 16:10

韩寒批成龙:像成龙一样学会揣摩“圣意”
作者: SG00001    时间: 2009-4-23 18:43

我看应该是中国人(大陆人)撑到最后才对,就像朝鲜人一样,生活在“最自由”的地方,自我感觉良好!大陆人比朝鲜人好一些而已。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9-4-24 10:16     标题: 回复 #10 SG00001 的帖子

梦中呓语吗?
作者: 内山    时间: 2009-4-24 10:18



QUOTE:
原帖由 绵绵火枪 于 2009-4-23 16:10 发表
韩寒批成龙:像成龙一样学会揣摩“圣意”

韩寒不仅学的认真, 而且还青出于蓝......还有人比他更会"揣摩"的吗? SG似乎还不行......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4-24 11:40     标题: 回复 #11 内山 的帖子

閣下是在說自己吧。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4 11:55     标题: 回复 #2 阳阳 的帖子

韩寒这帖;就像多数人一般;他对成龙抱紧了拳头,却不知落向何处。王国维当年就说过这么一句话:中国文学不死,战乱不止。韩寒在中国作家的地位,决定着中国人的智慧。当然,我相信多数中国知识分子是有智慧的,不然,金庸在内陆的‘博导’地位就不可能轻易就被‘驳倒’了。

有史以来,多数中“华儿女”的心态是很奇怪的,比如他看到一个衣着光鲜貌似大款的人狼狈滴跌翻在地,他们不但不会主动往前去救助,且还要加以嘲笑,引为(复仇式的)痛快呢。

就这种心态而言,简单说来,就是历来无权无势的中华儿女们,对于有权有势同胞们的反感反映。而这种想法并非受近代思潮的影响,原是长年累月的岁月经验,至使他们只能够往这方向去思考问题。

这是第一个为什么中华儿女需要“管”的原因。
作者: SG00001    时间: 2009-4-24 12:53     标题: 回复 #12 内山 的帖子

不是忽悠别人,就是自己装傻。
作者: SG00001    时间: 2009-4-24 12:54     标题: 回复 #11 内山 的帖子

你认为我说得不是吗?指出来看看。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4 17:13     标题: 回复 #4 内山 的帖子

韩寒一味地阴谋论,当然难免教人怀疑他自己也在揣摩‘民意’!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4 17:22     标题: 回复 #7 光之子 的帖子

你能够想象一下这种画面吗?在一个豪华的宴席上,东道主给客人端出了许多珍贵的菜肴,却客人并不知道食用的方法。美国人的表情是异常兴奋,第一个伸出手去;德国人则是观望了一阵,似乎在思考一种恰当得体的方法;英国人很谨慎,仔细向东道主请教了食用方法以后,才举起刀叉;这时,中国人已是刀子、叉子通通放在手边,摆出一副完全洞悉的神态悄悄在等待着。这时,如果谁率先试用,那中国人就会接踵而至,立刻仿效。结果,无任妥当与否,中国人即便不做领导,也不落后多少。以此类推,中国人虽无独创性但特别擅长模仿外形、中国人虽对未来毫无预测和计划,但又特别能够忘我地醉心于眼前的假象。就这种论调成立了以后,你如果还可以为中国人辩护说:“这些正是具有个性的表现啊!”你自己不觉得好笑吗?

何不想想,中国规划建造有关国家门面、比如机场,比如国家歌剧院、国家体育场、预算委员会等机构时,迄今为止,老百姓当中有谁曾经堂堂正正地站出来阐述过他们的见解和主张?没有吧?知道为什么没有吗?因为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见解’就意味着‘处境’、‘主张’就难免会牵涉到面子。

你赞扬如此‘个性’么?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4-24 17:25     标题: 回复 #18 高凡 的帖子

無聊。
閣下說的這個問題,正是專制造成的。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4 17:29     标题: 回复 #10 SG00001 的帖子

显然,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人们在应该有鲜明态度的时候却没有表明,而宁愿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去模糊事实。有理的时候是这样,无理的时候更是这样。就这点,朝鲜人跟中华儿女的劣根性子几乎分不出谁比谁更优质!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4 17:31     标题: 回复 #19 光之子 的帖子

专制?也应该有些例子吧。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4-24 17:36     标题: 回复 #21 高凡 的帖子

大明時期的人就是積極向外學習的。
華夏自古的思想就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喜歡不懂裝懂,這是滿清開始的。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5 11:12     标题: 回复 #22 光之子 的帖子

最近,中国大陆作家聚集一堂,漫谈国事家事。有人以“但求心安”四字为题,有人以“文化承担”侃侃而谈。本人对后者较感兴趣。就文化承担而言,我们如果能够在责怪别人时也能想想自己,在要求社会为自己做些什么时也能够同时要求自己为社会做点什么,我想,这不仅能够给自己求得心安,也算对文化承担些责任吧。

谨此一言与光子共勉!
作者: SG00001    时间: 2009-4-25 12:47     标题: 回复 #17 高凡 的帖子

不要以为什么都阴谋论,关键看有没有理由。

当然难免教人怀疑他自己也在揣摩‘民意’!
============================
你说揣摩‘民意’好,还是揣摩“圣意”好?你说为民着想好还是为圣上着想好?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4-25 13:18     标题: 回复 #23 高凡 的帖子

我們要為社會出力,宣揚文化,就必需恢復古人的華夏風貌。
恢復華夏原本的大氣、開放、真誠及承擔精神。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5 14:41     标题: 回复 #24 SG00001 的帖子



QUOTE:
不要以为什么都阴谋论,关键看有没有理由。

当然难免教人怀疑他自己也在揣摩‘民意’!
============================
你说揣摩‘民意’好,还是揣摩“圣意”好?你说为民着想好还是为圣上着想好?

如按我说,揣摩‘民意’或‘圣意’均属阴谋论。都不好。

我从来主张实事求是、便是心无杂念的去看问题。

生理学的奠基人伯纳德曾经说过一句有名的话,大意如此:你走进实验室之前,要把所有的想法像脱帽子、大衣般脱下来,再换上洁白的大褂。意思是说,人的认识受着先入之见的影响,而先入之见会使认识陷入虚假之境。就这教程,可见一个人惟有在心无杂念的情况下,才有可能看清楚主、客观所存在的种种悬念。

而,人若要清楚辨认事实的真伪、或客观存在与不存在的问题,其实有很多种方法,求证是一种,辩证也是一种,而与其种种方法都需要逻辑推演,这点,原来争议性就不大。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5 14:58     标题: 回复 #25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我們要為社會出力,宣揚文化,就必需恢復古人的華夏風貌。
恢復華夏原本的大氣、開放、真誠及承擔精神。

孔子算古人吗?

好,你既然强调华夏风貌,那么请问,华夏风貌是由谁去给它发展开来的?是‘阴阳两道’对不对?是道为阴,儒为阳。道、儒两家三千年来掌控着整一部中华文化史,这是个不争的事实。所以,我一再力劝你必须好好去品味一下何如孔子所云:“毋意、毋必、毋固、毋我”之《绝四》道理。我再说白一点吧,毋意;意思是不要主观臆测。毋必;意思是不要武断专横。毋固;意思是不要固执己见。毋我;意思是不要自以为是。我们先把这‘儒’品味好了,再来品品它个‘道’,都品好了,再议它哪个承担,恐怕还是有必要的吧。

我们共同来学习。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4-25 22:05     标题: 回复 #27 高凡 的帖子

目前主觀臆測、武斷專橫、固執己見、自以為是可不是在下。
作者: 宮崎太炎    时间: 2009-4-26 01:11

應該像韓汗一樣揣摩“龍意“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7 12:33     标题: 回复 #28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目前主觀臆測、武斷專橫、固執己見、自以為是可不是在下。

呵呵,你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我本着劝你去深研《绝四》,并没说你就是这样那样的‘绝’人。
莫非如此《绝四》代表,舍你取谁!非可贺实非可不贺也?可贺乎!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7 12:36     标题: 回复 #29 宮崎太炎 的帖子

不知揣摩“炎意”会不会比揣摩“龍意”较容易一些。
作者: 宮崎太炎    时间: 2009-4-27 17:04     标题: 回复 #31 高凡 的帖子

然後再揣摩一下“高意”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4-28 12:22     标题: 回复 #32 宮崎太炎 的帖子

那是。。。。。。。。。。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5 11:58     标题: 回复 #22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大明時期的人就是積極向外學習的。
華夏自古的思想就是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
喜歡不懂裝懂,這是滿清開始的。

哈哈,光子,今天流行谈五四啦,你何不也持着华夏那股劲换个搞头。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5 23:09     标题: 回复 #34 高凡 的帖子

在下是強烈反對五四運動的。
那是中國思想界滅亡的開始。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6 11:22     标题: 回复 #35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在下是強烈反對五四運動的。
那是中國思想界滅亡的開始

何以见得?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6 13:27     标题: 回复 #36 高凡 的帖子

五四的精神就是反傳統。
一個民族開始反對自己的民族傳統時,滅亡的日子已不遠了。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7 11:28     标题: 回复 #37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五四的精神就是反傳統。
一個民族開始反對自己的民族傳統時,滅亡的日子已不遠了。

传统是什么?不就是前人传至后人去再作统合么?古往今来,试问有多少传下来的东西被否决了,你可知道?
不变的东西惟有死东西,人也一样。民族可例外乎?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8 00:30     标题: 回复 #38 高凡 的帖子

傳統可修改,可發展。
但不可否定。
因任何事物的發展,必然是站在過去的基礎上。
正如牛頓所言:“若我比他人看得遠,那是因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否定過去的人,只會成為原始人。
要發展、生存,就得尊重傳統。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8 10:46     标题: 回复 #39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傳統可修改,可發展。
但不可否定。
因任何事物的發展,必然是站在過去的基礎上。
正如牛頓所言:“若我比他人看得遠,那是因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否定過去的人,只會成為原始人。
要發展、生存,就得尊重傳統。

嗯。。。否定与尊重,这界线必得分明清楚喽。我认为;尊重而不否定。否定不应当受到尊重的。尊重被否定了的。这三点都值得注意。

我不否定传统。可请问光子,传统要怎么看才叫尊重?我不否定传统所以我可以这么说;中国是世界上几个文明古国中唯一得以延续者。没错,一自孔老儒道时代以来,像埃及、巴比伦、波斯、马其顿和罗马帝国都相继灭亡消失,但只有中国文明却在不断地发展并保存了下来。不能忘记,中华文明也曾受过外来影响。首先是佛教,其次是西方科学。但佛教何曾把中国变成印度一样了?西方科学也没有把中国变成西方啊。中国人对文化的了解并不亚于世界任何一个国家的人,然而,诸如西方人的侵占欲、贪得无厌、持强欺弱这部分,受欧化教育的中国人则仿效者少,引以为鉴者众,但只要是西方的好东西,特别是科技,他们则一定会乐于接受。这里头,请问光子看到了传统备受“尊重”的两个字没有?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9 02:01     标题: 回复 #40 高凡 的帖子

閣下說的那些就是在尊重、保存自己的文化下的對外學習。
這點,大唐、大宋、大明、國民政府都在作。
但是,‘五四’的‘新文化’運動可不是對外學習那麼簡單。
而是對傳統文化的反對、否定和摧毀。
作者: 宮崎太炎    时间: 2009-5-9 02:06



QUOTE:
原帖由 光之子 于 2009-5-9 02:01 发表
閣下說的那些就是在尊重、保存自己的文化下的對外學習。
這點,大唐、大宋、大明、國民政府都在作。
但是,‘五四’的‘新文化’運動可不是對外學習那麼簡單。
而是對傳統文化的反對、否定和摧毀。

五四之後大陸學到了什麽? 學到了馬克思主義?人民從此走向了社會主義道路,向共產共妻的目標前進。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9 11:47     标题: 回复 #41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閣下說的那些就是在尊重、保存自己的文化下的對外學習。
這點,大唐、大宋、大明、國民政府都在作。
但是,‘五四’的‘新文化’運動可不是對外學習那麼簡單。
而是對傳統文化的反對、否定和摧毀。

请问光子,传统是不是历史的延续?周朝汉代以来中华民族最消沉的一个时期是哪一个时期?边缘的不说,经典之于魏晋历史,这时代的民族退化始自文人的颓废,继而人人崇尚饮酒作乐,夜夜寻欢,日日醉心于道家的虚幻境界,大谈炼之长生不老之灵丹妙药。就这种对消极避世的狂热追求,请问光子,此乃人之天性乎?如果不是,推翻此传统又何欲不为之所以?

为此,我强烈建议您必要找到陈独秀于1914年11月、即袁世凯复辟达高潮时期所写的一篇文章《爱国心与自觉心》。这篇文章写于中国社会价值观极尽混乱时期,陈独秀于此适时地提出了“个人与国家的关系”,并呼吁国人“个人不应盲目卷入爱国的热忱中、让国家有机会吞噬个人”,他要求“人们必要做出理性的判断”。读罢,你可能作梦也没想到这些近百年前写就的文章,仿佛就是为现时的中国民主而作的。

而,您也强调民主不是吗?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9 11:55     标题: 回复 #42 宮崎太炎 的帖子



QUOTE:
五四之後大陸學到了什麽? 學到了馬克思主義?人民從此走向了社會主義道路,向共產共妻的目標前進。

我反对如此不负责任的说法!共产共妻等理论,原出自柏拉图《理想国》一书,可中国社会对此何曾涉足?可议。
作者: SG00001    时间: 2009-5-9 15:18     标题: 回复 #44 高凡 的帖子

中国大陆连共产也没有学会。只是被一群疯子乱搞了一通。

[ 本帖最后由 SG00001 于 2009-5-9 16:29 编辑 ]
作者: 阳阳    时间: 2009-5-9 17:14

看见我的新头像了嚜?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0 01:11     标题: 回复 #43 高凡 的帖子

先說魏晉。
  魏晉是華夏儒家傳統低落的時期;是禮教崩壞、名教瓦解的時代。
  這正是當時的人不遵守華夏傳統造成的問題。
  所以,結論就是我們應該尊重傳統。

  最後陳獨秀的‘理性判斷’讓他去創立了禍國殃民的共產黨。
  民國為中國建立的民主路線,被他的共產黨徹底破壞摧毀。
  好一個‘不盲目愛國’、‘不讓國家有機會吞噬個人’。
  他說的和他幹的,根本是完全相反的。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1 12:45     标题: 回复 #45 SG00001 的帖子

我有不少欧美朋友,印象中;英国人对其国家总是充满自豪感,并对他们的女皇极为尊重。他们中有些人虽然也对政府行政不甚满意,但遇上外国人时,却你绝少听到他们言及英国。除此,美国人、法国人或德国人则平时也对自己的国家多有微言,可一遇上外国人时,总不免要隐恶扬善一番。惟独我们中华民族,不管对什么满意或不满意,只要瞄准了势头,便总要对自己的民族、或国家、或领导人肆尽诅咒之能,不知道为什么?

也许这里面欠缺的是理解吧!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1 12:53     标题: 回复 #45 SG00001 的帖子

言犹未尽。

S先生如果也可以用看中国共产党的标准去看英国政局;即英国在名义上是君主政体,实际上却是民主政体,如此矛盾,却不知怎么滴,英国人并不觉得其中有什么冲突。追根究底,你如果能够相信民主不仅于一种或两种,大概就可以释然了。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1 13:07     标题: 回复 #47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先說魏晉。
  魏晉是華夏儒家傳統低落的時期;是禮教崩壞、名教瓦解的時代。
  這正是當時的人不遵守華夏傳統造成的問題。
  所以,結論就是我們應該尊重傳統。

  最後陳獨秀的‘理性判斷’讓他去創立了禍國殃民的共產黨。
  民國為中國建立的民主路線,被他的共產黨徹底破壞摧毀。
  好一個‘不盲目愛國’、‘不讓國家有機會吞噬個人’。
  他說的和他幹的,根本是完全相反的。

那好,前面一段可以盖过而论了。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觉得共产党祸国殃民,而我怀疑你原来并不清楚民国建立民主路线是在哪个年代。就五四精神而言,我首推陈独秀,其次才是胡适和鲁迅。此外,还有遇罗克等人。在我心目中,他们才是中国真正真正的民主斗士。

陈独秀不过是个人,他不是神。是人都会犯错。问题是;人犯了错他能自省。陈独秀在其一生中的中阶段上犯了专制的大错,那是他误信了斯大林,可他晚年竟能为此而反思所以,这是令人敬佩的。也是后人合该向他学习的。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1 13:09     标题: 回复 #46 阳阳 的帖子

你的新头像难看死了!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2 00:31     标题: 回复 #50 高凡 的帖子

在下個人不覺得五四的人真懂民主。
  民主的發展是有先決條件的,那就是先平定天下。
  看一下古代,大宋、大明都是先用集權鞏固江山,在第三個皇帝以後方開始無為而治,放權。
  當時民國是內憂外患,軍閣割據、外敵虎視眈眈。當年,民國的要務是先安內以攘外。
  講民主的美國,其林肯也說過:“不要問國家能為你作甚麼,而問你能為國家作甚麼。”
  國民政府民主有限,這是史實;但他們在言論自由等方面遠勝於後來的中共,也是史實。

  五四精神的誤區,就在於一堆不瞭解傳統的人胡亂的用當代民主子和科學思想來批評傳統。
  而實際上,這些人不瞭解傳統,也不瞭解民主和科學。
  在下根本沒把五四的任何文人放在眼裏,對新文化運動的參與者,在下大多是鄙視的。

  陳獨修在晚年能痛改前非,這是難得。
  但他之前作的一切,的確是大錯特錯,禍國殃民的。
  共產主義,是一個一開始就不應該誕生在人間的病毒。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2 11:21     标题: 回复 #52 光之子 的帖子

你说的这些,自有一番道理。如果你能够在其道理中列出相关对价的实证来,或许能具备一定的说服力。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2 11:46     标题: 随便说说

有点纳闷。我知道谁也不否认判断是对事物性质的断定,可不知道为什么,谁都不承认判断事物的真假确实是人依照着判断之间的关系而发生变化的。

人在生活中充满了辩证法,它反映在思维中就成了形式逻辑、或辩证逻辑。辩证逻辑能比形式逻辑更深刻、更全面地反映事物的本质。可正因为逻辑辩证法的不容易掌握,致使每个人只能对“民主”的逻辑思维放在了形式上,进而呈现出了“民主”之百花齐放的奇景。为此,俄国作家契诃夫写了篇小说,名《变色龙》。我们且听听小说中该巡官奥楚蔑洛夫如何对一条咬伤人的狗同时作出两种完全不一样的说法:

“这是谁家的狗?我绝不轻易放过这件事。我要拿点颜色出来给那些放出狗来到处乱跑的人看看!那些老爷既是不愿意遵守法令,现在也该管管他们了!等到他、那个混蛋,受了罚,拿出钱来,他才会知道放出这种狗来,放出这种野畜牲来,会有什么下场!我要好好地教训他一顿!”

可是当别人告诉他这是某某高官的狗时,该巡官的口气完全改变了。

“哦呵呵,原来这是他老人家的狗啊!高兴的很。。。。把它带走吧。。。咳咳,这小狗还不坏。。。怪伶俐的。。。一口就咬破了这家伙的手指头,哈哈哈。。。了不起。。。得了,呜呵呵。。。你这坏蛋生气了么?干嘛发抖啊。。。呜呵呵。。。好你一条小狗。。。”

从这里,大家看出来了什么叫形式逻辑、什么叫辩证逻辑了吗?或者,在两者之间还有第三、四、五、六种逻辑?

须知,咱中华民族最惯常以自身喜好或需要来判断是非,导致理论体系的混乱;这是咱最致命的弱点。

何谓乱中有序?不就这么回事么?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2 12:31     标题: 回复 #53 高凡 的帖子

文革把中國搞成的樣子不就是在下觀點的一個大實証了?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2 15:41     标题: 回复 #54 高凡 的帖子

在下不覺得華夏的理論體系混亂,而是有條理而且人性化。
同時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亂中有序,方能不斷發展、進步。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2 17:58     标题: 回复 #55 光之子 的帖子

你原来把文革的帽子套在了五四的精神上么?文革是因为五四所以酝酿出来的?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2 18:01     标题: 回复 #56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在下不覺得華夏的理論體系混亂,而是有條理而且人性化。同時百花齊放,百家爭鳴。
亂中有序,方能不斷發展、進步。

请列出实证,或列出些相应的对价例子也行。候教!
作者: ouwei    时间: 2009-5-12 18:08

寥寥数十字,能发挥出这么多推理, 揣摩的功力可真不小.

即便要揣测,不可以加个限定语诸如"假设他意思是....."之类? 如此言之凿凿, 真和高堂上下判的法官一样威风了.
=============================
我喜欢这个风格,不过似乎偏中庸,那就不是韩寒了
作者: ouwei    时间: 2009-5-12 18:19

何不想想,中国规划建造有关国家门面、比如机场,比如国家歌剧院、国家体育场、预算委员会等机构时,迄今为止,老百姓当中有谁曾经堂堂正正地站出来阐述过他们的见解和主张?没有吧?知道为什么没有吗?因为在中国人的心目中,‘见解’就意味着‘处境’、‘主张’就难免会牵涉到面子。
=============================================================
我认为是因为权力意识的丧失,现在中国的规划停留在上世纪国外50、60年代的模式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2 23:24     标题: 回复 #57 高凡 的帖子

文革是反傳統必然造成民族災難的例子。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2 23:24     标题: 回复 #57 高凡 的帖子

中國在滿清以前領先全球數千年。
這就是最好的例子。

[ 本帖最后由 光之子 于 2009-5-12 23:26 编辑 ]
作者: ouwei    时间: 2009-5-13 00:17

文革是反傳統必然造成民族災難的例子。
======================
文革的起因是反传统么?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3 01:36     标题: 回复 #63 ouwei 的帖子

文革的主旋律之一就是破舊立新、反傳統。
作者: ouwei    时间: 2009-5-13 08:34

文革的主旋律之一就是破舊立新、反傳統。
=========================
权力的争夺罢了,反传统只是手段。造成灾难的不是反传统,而是国人丧失理性的崇拜。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3 08:44     标题: 回复 #65 ouwei 的帖子

這是反傳統所必然造成的。
傳統是對個人崇拜最大的約束。
作者: ouwei    时间: 2009-5-13 10:39

這是反傳統所必然造成的。
傳統是對個人崇拜最大的約束。
===================
呵呵~那还得请教这个“传统”的含义了,如何约束个人崇拜?
作者: 宮崎太炎    时间: 2009-5-13 10:54

文革是某個人的感覺到權力失去了,然後用一種手段以文化革命的名義(實際上是進行的比侵略者更殘暴的破壞行爲)來蠱惑愚民進行的奪權行爲。
作者: ouwei    时间: 2009-5-13 11:03

文革是某個人的感覺到權力失去了,然後用一種手段以文化革命的名義(實際上是進行的比侵略者更殘暴的破壞行爲)來蠱惑愚民進行的奪權行爲。
======================
同意这个说法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3 11:50     标题: 换个视角

中国文革在上世纪60年代风起云涌,当时确有人把其喻为中国第二次的五四运动。然而,这种说法并没有经得起考验。不过,中国的这两项运动虽运动得不算成功,却它们对整个中华圈的政治、语言、社会和人文思想等各方面的影响确实难以估计。就影响而言,我给大家举个案例:

“文革”中,江湖医生摆摊子,也须顺应“革命潮流”讲点带“革命味”的话。某江湖蛇医有这么番话:

“呀咳!各位请了。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同志。小子初到贵地,望工人大哥、农民兄弟、红卫兵小将、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战友们,多多海涵,予以革命的帮助!”

“呀咳!有人要说,看你老师这个架式,多半要卖狗皮膏药。小子就紧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大好形势,贯彻最高指示,为山区的阶级兄弟姐妹父老乡亲送医送药来了。。。”

“呀咳!有人要问,你老师既是送医送药,还收不收钱?告诉各位,小子本不想收钱,想收钱的是龟孙子,想收钱的是王八蛋。。。”

“呀咳!有人恐怕要说,你老师送医不收钱,到底图个啥?问得好!小子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就图投师学艺,更好地为革命路线服务。”

“呀咳!又有人在说,你们跑江湖的,说大话使小钱,骂得好!这是对旧江湖人的革命大批判。小子经过文化大革命的战斗洗礼,分得出五阴六阳。小子上有一张嘴下有两条腿;话说的花开,路走得实在。。。。”

“呀咳!说来说去,小子倒是的确不收钱,只是广大革命造反派战友不答应,说你老师一次把本钱送光,以后又怎么为工农兵服务?呀呀咳!这话说得好!不收钱是小事,破坏革命卫生路线的进一步贯彻是大事。小事归顺大事,小局服从大局,次要矛盾让位给主要矛盾,无产阶级革命万岁。。。。”

“呀咳。。。。。”

呀咳,无怪咱香港人说:乜都假,得个讲字。(什么都是假的,就是一个‘讲’字罢了。)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3 16:08     标题: 回复 #67 ouwei 的帖子

傳統,尤其華夏傳統,對權力是個限制。
  同時,‘尊古’就是對現代人的一個限制。
  當民眾心中已有了‘傳統’這個權威,新的權威就難以造就個人崇拜。
  一旦破壞了傳統,新的權威就難免進入造神運動;最後進入強烈的個人崇拜。
作者: ouwei    时间: 2009-5-13 17:35     标题: 回复 #71 光之子 的帖子

晕~中国古代历来中央集权,哪有什么传统对权力有限制啊?再说了,如果传统能避免个人崇拜,那二战前的日本是怎么回事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3 17:51     标题: 回复 #72 ouwei 的帖子

中國古代不是一向中央集權,那是共產黨的胡說八道。
大宋和大明君權都十分薄弱。
漢唐兩代皇帝權力很大,但大臣依然能以‘祖宗制度’來約束皇帝。
基本上,華夏朝代除了秦代以外,一般皇帝的權力皆有限制的。
元代和滿清就不一樣了。

日本傳統中的天皇崇拜也是有一定限制,禮節的。
作者: ouwei    时间: 2009-5-13 18:01

大宋和大明君權都十分薄弱。元代和滿清就不一樣了。
==============
君权弱的原因只有一个:皇帝的不作为,而并非其制度对皇帝有什么限制。明初不也集权的很吗?再看清末,可不可以说皇帝的权力十分薄弱呢?

日本傳統中的天皇崇拜也是有一定限制,禮節的。
===========
可惜战争还是不可避免

[ 本帖最后由 ouwei 于 2009-5-13 18:05 编辑 ]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3 18:11     标题: 回复 #74 ouwei 的帖子

民主社會也是有戰爭的。
不論如何完善的制度,也不可能完全解決所有問題。
沒有完美的制度,只有相對起來比較好或比較差的制度。

明初集權,那是朝廷禮教體系未建立完成。
宋、明兩代皇帝無為而治,無作為,那完全是制度的關係。
打個比方,大明皇帝的聖旨要內閣、六部尚書批准。
而大明史上,內閣、六部不批准皇帝的聖旨的例子,比比皆是。
作者: ouwei    时间: 2009-5-13 18:27

明初集權,那是朝廷禮教體系未建立完成。
宋、明兩代皇帝無為而治,無作為,那完全是制度的關係。
打個比方,大明皇帝的聖旨要內閣、六部尚書批准。
而大明史上,內閣、六部不批准皇帝的聖旨的例子,比比皆是。
===================================
事实上他们对于掌握强权的皇帝只能是唯命是从,这只能让我想起专挑软的捏啦;而皇帝的不作为后,权力也未必就分散,通常都会有某人或某集团补上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3 21:19

光子钻进去了牛角尖,任谁硬是拉他不出来了。

[ 本帖最后由 高凡 于 2009-5-14 12:40 编辑 ]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4 00:17     标题: 回复 #76 ouwei 的帖子

滿清二百多年,怎皇權一直強大?
  閣下根本不理解古代的制度。
  百官會唯命是從的,基本上只有開國皇帝。
  江山是他打出來的,國家律法制度是他搞出來的。
  并不存在‘祖宗制度’來牽制他;這是一個無可奈何。
  但後來,建立其制度後,皇帝是處處受牽制的。
  原因很簡單,開國皇帝怕後代子孫敗家丟了江山。
  所以制定制度,著急賢人幫助治理國家;用限制子孫的權力來保證江山不會因不孝子孫繼承江山而丟失。
  同時,大宋是以孝立國,貫徹儒家理念實施仁政;而大明是作為華夏收復神州的以民族主義精神立國的政權。
  故此,他們是不可能走向專制獨裁,大宋和大明在各自的仁宗皇帝以後就完全放權,同時長期藏富於民,人民生活自由又豐衣足食。
作者: 宮崎太炎    时间: 2009-5-14 00:35

不能怪他們。現代的主流歷史都是抹黑古代。
中共需要這樣。因爲這樣,他們可以說自己比前好了。破壞了再來建設。當然好。
歷史就是被強姦的小女孩。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4 01:26     标题: 回复 #77 高凡 的帖子

呵呵,鑽牛角尖的是閣下,而非在下。
是閣下不瞭解古人的真面目。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4 12:42     标题: 回复 #80 光之子 的帖子

你言下的古代。。。。。我是不太了解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4 17:28     标题: 回复 #81 高凡 的帖子

閣下只要放下滿清和中共寫的偽史,就能瞭解了。
中國不是西方中世紀,古代許多時候根本不黑闇。
中國古代,和平時期人民日子過得是很好的。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5 12:12     标题: 回复 #82 光之子 的帖子

你放心,我读书从来不让书读我。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5 15:55     标题: 回复 #83 高凡 的帖子

呵呵,那只是閣下的自以為罷了。
閣下不信古人比今人強,就已是讓中共的書讀閣下了。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16 10:51     标题: 回复 #84 光之子 的帖子

你错了。我不是中共同路人---------我是民主党。

因为我不属于任何党派!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09-5-16 12:25     标题: 回复 #85 高凡 的帖子

不是中共同路人不代表沒被中共的謊言欺騙。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21 10:31

???发生什么事了?
作者: 小核桃    时间: 2009-5-24 10:22



QUOTE:
原帖由 高凡 于 2009-4-24 17:29 发表
显然,在日常生活中有很多事情,人们在应该有鲜明态度的时候却没有表明,而宁愿采取模棱两可的态度去模糊事实。有理的时候是这样,无理的时候更是这样。就这点,朝鲜人跟中华儿女的劣根性子几乎分不出谁比谁更优质!

虽然大多数的“劣根性”批判都不是没有根据,看了还是让人不忍。

民无过。皆因教化之过。

如果生来在彼环境受彼教育,形成某些共同的特点自然难免,即使待到有自我的理性去更广阔的天地去寻觅真理,成长留下的痕迹也不能完全消除。谁能完全超越呢?我知道我不能。所以真正的改变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

批判那些已是受害者的民众,谁都可以振振有词,却没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因为是在批判没有反击之力的弱者。(当然他们的反击自然也是在被批判之列的,不足为患)

想批判朝鲜人的劣根性时,不妨想想如果自己从小在那里长大,是否会拥有现在的洒脱,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请继续。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24 22:33     标题: 回复 #88 小核桃 的帖子



QUOTE:
虽然大多数的“劣根性”批判都不是没有根据,看了还是让人不忍
民无过。皆因教化之过。
如果生来在彼环境受彼教育,形成某些共同的特点自然难免,即使待到有自我的理性去更广阔的天地去寻觅真理,成长留下的痕迹也不能完全消除。谁能完全超越呢?我知道我不能。所以真正的改变需要几代人的不懈努力。
批判那些已是受害者的民众,谁都可以振振有词,却没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因为是在批判没有反击之力的弱者。(当然他们的反击自然也是在被批判之列的,不足为患)
想批判朝鲜人的劣根性时,不妨想想如果自己从小在那里长大,是否会拥有现在的洒脱,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请继续。

不同社会环境的人们,彼此在意识形态方面存在着差异,理当必然。但人与人之间在涉及不同观念的问题时,能给双方带来某种理解和默契的不是其他,正是科学、逻辑论证之理性的交流,和宽宏的心态。可我在你的文字里看不到这点。就你那意思;你或许认为对某现象提出异议(批评)的人是骄傲的?是强势者?如此一来,被批评对象就成弱势了?而你差点没说出口的可能是:你这是在仗势欺人哈!那我请问你;啥逻辑啊这是?你以所谓的侧隐之心来图解自己的洒脱?因为你之无法超越,倒是人蠢了?

如此,恕我不客气的说;没脑子的最好能读一读梁启超的六派论。一曰、浑沌派。二曰、为我派。三曰、呜呼派。四曰、笑骂派。五曰、暴弃派。六曰、待时派。

如我猜的不错,你权属第三派。何谓呜呼派?饮冰子曰:“彼辈以咨嗟太息痛哭流涕为独一无二之事业者也。其面常有忧国之容,其口不少哀时之语。告以事之当办,彼则曰诚当办也,奈无从办起何?告以国之将危,彼则曰诚极危也,奈已无可救何?再穷诘之,彼则曰;国运而已天心而已。终,无可奈何四字是尔辈口诀,束手待毙一语是尔辈真传。如见火之起,不务扑灭,而太息于火势之炽炎,如见人之溺,不思拯救,而痛恨于波涛之澎湃。此派者,然以卑劣无耻为诗料——国中号称名士者皆归之。”

李光耀先生说了一辈子的话,仅一句令我独感刻骨铭心,他说:我不要任何借口,请拿出你的本事来。复议:我不要任何借口,请用文明说服我。
作者: 小核桃    时间: 2009-5-24 23:12     标题: 回复 #89 高凡 的帖子

呵呵,您惨了,我右脑的发达胜过左脑,虽然艺术细胞没多少,但是绝对跳跃而任性,想到哪里说到哪里,要从我这里找到“科学、逻辑论证之理性的交流”,实在难呀。偶跟那些老同学,凡是拥有了博士博士后的科学头脑的,说几句话总要吵架的,咋办?结果基本上交流三天我就消失三个月,然后高兴了再去惹他们,哈哈。

那六派论我不大感兴趣呀,所以就不去看了,您喜欢把我放哪派就放那儿吧。

唉,可能我说话没考虑您的感受,其实我倒真是有感而发,出发点未必在您想象中,不过话在那里了,别人怎么理解都是有理的。

劣根性,见得不比别人少,痛恨是不能持续的,无奈很多,无奈最深刻的,是很多劣根性的形成是教育环境所造就,从小到大,渗入骨髓血液,或许祖传下来基因都有了影响了,能不能看清是一个课题,看清了能不能抽髓换血从根子里改变是另一个课题。很无奈,无奈得很刻骨,无奈到不会在意您把我归哪一类了,呵。

我还是要说,民无过,皆因教化之过。改变从教化开始才是真实的开始。所以我不大会去欣赏批判民众劣根性现象的文章,太多了,而会关注有关教化的改变,当然包括实施教化的主体。关于这方面,再交流。慢慢来,慢慢来。
作者: 宮崎太炎    时间: 2009-5-24 23:56

說劣根性的人其本就是:拉不出屎,怪地板太硬;人窮怪屋飢。
作者: 小核桃    时间: 2009-5-26 15:04



QUOTE:
原帖由 宮崎太炎 于 2009-5-24 23:56 发表
說劣根性的人其本就是:拉不出屎,怪地板太硬;人窮怪屋飢。

咳咳,这个哪儿跟哪儿,这个类比还真不大好联想啊……
作者: 高凡    时间: 2009-5-28 10:27     标题: 回复 #90 小核桃 的帖子



QUOTE:
呵呵,您惨了,我右脑的发达胜过左脑,虽然艺术细胞没多少,但是绝对跳跃而任性,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没关系。爱说啥说啥呗。

其实呵,怀疑、凡事带着批评的眼光去分析,这本来就是评论员的特色和责任。

话说回头,何谓教化?举凡一个问题的提出,无不是一个问题的发现。发现问题而予解决,之所以问题的发现总能跑到解决问题的前头。你如果连这一点都不了解,以为批评就是不好的进而鄙视相关批判的文章,你于此大谈教化,那不笑话吗?对待一个病态的本身,你是先要看它的本质还是先突出它的刺激性呢?好好想想吧。
作者: 小核桃    时间: 2009-5-28 12:23

嗯!您说的是,我好好想想去……
作者: 张爷    时间: 2009-6-15 09:58     标题: 回复 #71 光之子 的帖子

當民眾心中已有了‘傳統’這個權威,新的權威就難以造就個人崇拜。
  一旦破壞了傳統,新的權威就難免進入造神運動;最後進入強烈的個人崇拜。
-----------------------------------------------
玄啊,民众早认定'传统'这个权威,那就已经对传统'神'的崇拜了,那怎么突然跳出一个新权威来破坏传统还谴责造神了呢????????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