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麟谷回响 5.060 月光下踏着墓阶上山 [打印本页]

作者: 友赏来了    时间: 2010-6-26 23:49     标题: 麟谷回响 5.060 月光下踏着墓阶上山

麟谷回响  5.060  月光下踏着墓阶上山


  

    2010年6月20日,早报周刊刊载了一篇图文并茂的精彩文章《吉门的军中岁月》。我谨此摘选、整理了其中的部分段落如下,除了与大家分享新加坡人的军中岁月之外,最重要的是恳请诸位不吝点评,留下大伙儿的‘读后感’,希望诸位有‘惊人的发现’!


    吉门营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营里一座海拔50公尺的无名山丘,及山后依山而建的协源山(Heap Guan San)华人坟场。

  我所属的指挥员训练连队Commander Wing),占用山顶全部两座三层建筑。

  吉门营地盘以山顶为界,过了山顶是面向直落布兰雅路的坟场。但山顶上的篱笆被剪开出可让人钻过的大洞。

  原来,有人不喜欢从亚历山大路大门出入营地,为躲避营警刁难,宁可从坟场走后门漏洞,尤其营里规定学员11点前回营,迟到者只好上义山逃罚。

    也有人是因为直透巴士在直落布兰雅路下车,不要绕远路而走捷径。

    我常独自夜间踏着墓阶拾级上山。还好,坟场不大,虽然当时附近没有组屋,但凭着月光和山下街灯光线,还是可以认出山顶方向,就是往上爬。

  军营与坟场毗邻,因此营里也经常鬼话连篇,尤其是山上两栋营房。

    可惜这座可能称为协源山或吉门山的山丘在改作商业用途后,已被铲平,坟场也让位给直落布兰雅组屋区。


    提示:不久前,本地的地铁保安区被人潜入,车厢被人涂鸦……。

                                               25.6.2010
                                      

[ 本帖最后由 友赏来了 于 2019-8-15 23:04 编辑 ]
作者: 斜桥    时间: 2010-6-27 08:55

谢谢林大哥的介绍,我原以为这种事情只有那不争气的中国男足才有。

曾认识一昆明人,告诉我云南海埂足球基地男(国)足集训的事儿。集训是半军事化训练,9点熄灯睡觉。队员们熄灯后偷偷溜出宿舍,从后墙翻出去。昆明出租车司机“密切配合”,都在后墙边等候,载着国足喝酒泡妞。5点钟“准时”翻墙回来,但6点就起床训练,个个腿都软了……领导们会不知情?估计他们也去了。

不过,原国军高级将领陈诚也因晚归而得蒋介石赏识。陈诚在黄埔军校任教,一日访友,天快亮时才归营,因不能再睡,就在灯下读《三民主义》。正巧校长蒋介石查夜巡视,考问陈诚,陈诚对答如流。自此,陈诚官运亨通,仅仅四年的时间,就从上尉晋升为中将,一生被蒋介石器重。

作者: 李升祥    时间: 2010-6-27 12:12     标题: 回复 #1 Limyewsung 的帖子


作者: 友赏来了    时间: 2010-6-27 16:11

谢谢两位。

再次恳请诸位不吝点评,留下大伙儿的‘读后感’,希望诸位有‘惊人的发现’!

作者: 友赏来了    时间: 2019-8-15 23:07

[fly] 旧作新编,敬请指教。 [/fly]
作者: 友赏来了    时间: 2019-8-15 23:27

九年后重看这篇短文,我早已忘了当年我写这篇短文的‘动机’。
作者: 苏杭    时间: 2019-8-17 11:34



QUOTE:
原帖由 友赏来了 于 2019-8-15 23:27 发表
九年后重看这篇短文,我早已忘了当年我写这篇短文的‘动机’。   

去过吉门营〔Gillman Barracks〕,是个环境幽美的兵营,旧英军的一个兵营。

80年代是工兵〔Combat Engineering〕的总部与工兵训练学校。我的一个中学同学曾任工兵总长,在新世界酒店倒塌事件中,他担任救援总指挥。

[ 本帖最后由 苏杭 于 2019-8-17 11:35 编辑 ]
作者: 友赏来了    时间: 2019-8-17 12:37



QUOTE:
原帖由 苏杭 于 2019-8-17 11:34 发表

去过吉门营〔Gillman Barracks〕,是个环境幽美的兵营,旧英军的一个兵营。

80年代是工兵〔Combat Engineering〕的总部与工兵训练学校。我的一个中学同学曾任工兵总长,在新世界酒店倒塌事件中,他担任救援总指挥。...

我原本被分配到绝后岛的工兵训练学校当兵,后来部队搬去了吉门营。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