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散文] 为我们的城市书写 [打印本页]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1 01:43     标题: 为我们的城市书写



为我们的城市书写

“城市的足音――南洋华文文学与文化论坛2010”(发言稿)

日期:2010年11月20日(星期六)

时间:2:00pm-5:00pm


各位前辈,各位老师,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

今天,荣幸参加由南洋理工大学孔子学院主办的“城市的足音——南洋华文文学与文化论坛2010”,感到非常激动。

前面是几位我非常敬仰的专家,教授,学者,前辈,发表精彩演讲,我宁愿做一个虔诚用功的小学生,认真听讲,认真做笔记,现在,却要站在这个讲台上,让我深感压力,诚惶诚恐。

为了减轻自己的压力,也为了转移大家的关注视线(这是让我感到压力的主要原因),我请大家一起欣赏了刚才这段经典新加坡城市风光回眸。

伴随着充满怀旧韵味的老歌旋律,在画面上迅速出现,又快速消失的是曾经的,上个世纪六十年代的美芝路,莱佛士酒店,国家图书馆,Cold Storage,首都戏院,董宫,红灯码头,驳船码头等等。

我不知道大家看完之后的心里感觉如何,是不是“昔日重来”的温情溢满心头,又或者百感交集,感慨万千?你会发现,那是最值得珍惜,怀念,温习的经典记忆,有着朴实踏实的人间温情。

这是一位新加坡朋友电邮给我的,我记得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短片,我一边看一边就开始兴奋起来,然后竟忍不住落下泪来,这个短片深深打动了我,“我很感动”,我写下我的感言,把这个短片同时转发给好多位我的朋友们。

那么其中就有一位朋友,他很质疑我的“感动”,他说你都不是新加坡人,你也没经历过新加坡的六十年代,你为什么会感动呢?

这就是我今天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我为什么会感动?感动之后我想要做什么?



当我收到邀请,参加今天的文化论坛,我就在考虑我要讲什么,我今天的演讲题目是《为我们的城市书写》,我先要问自己,我是谁?我在哪?我和这个城市的关系是怎样的,当我意识到我对于这个城市的感情,我想说我要“为这个城市书写”。这是我演讲的思路和脉络。

作为一个“新移民”,其实,在今天这样一个文学讲坛,“新移民”这个词让我感觉比较“泛社会化”,“政治化”,我更愿意指认自己是一个“移民”,一个“迁徙者”,一个“新加坡都市里的异乡人”,而且,我也不要说“我们的国家”,而是说“我们的城市”,这让我感觉亲切,容易接近,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作为一个迁徙者,在这个由陌生到熟悉的城市生活,对这个城市所产生的“爱情”。刚才,刘太格先生在他的演讲中说“和土地谈恋爱”,恋爱是一种比较确定的双方关系,我不能说“谈恋爱”,我说“谈爱情”,爱情可能还是单方面的。

在最初的时候,我通过阅读本地作家的作品,对于这个城市这片土地过去所发生的事情有了一些了解,当下的了解来自当下的生活,通过阅读,悄然告别故乡,进入他乡,这其中有乡愁,有憧憬,也有不可避免的文化比较冲突和撞击。

王润华教授的题目中提到“探索“存在的遗忘”,在我来说则是“探索存在”,因为存在即客观,这个城市就是一个客观的存在,我们生活其中,探索要比简单生活其中来得更为用力,深刻,探索,对于这个城市来说,就是深入了解,深刻认知,包括反思,追究,分析,批判等。而探索并非必然的,也就是说,并不是每个人都会这样的兴致,精神,坚持,努力去做探索,而我希望自己始终有这样的兴致,精神,热情,坚持和努力。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这首先是由我的这个“异乡人”,“外来者”,“迁徙者”的身份所决定的,作为一个外来者,他对外界的敏感度比较高,他不会熟视无睹,他不会见怪不怪,他不会习以为常,他不会司空见惯,他的心理自然分辨度比较高,他是一个漫游者,观察者,亲历者,思想者,他在其中,又可能超然世外。我对于新加坡的很多东西,所见所闻,有关历史,建筑,社会生态,民间习俗等等都感到兴致勃勃,于是,我想做的一件事就是“为我们的城市书写”。

那么“为我们的城市书写”要“写什么”,“怎么写”?作为一个自由写作人,“写什么”似乎不是问题,因为想写的,能写的,可写的,要写的,其实很多,关键是“怎么写”。

这让我想到一个人,她所说过的“非虚构文学”。

这是上海女作家陈丹燕,她曾经应邀,也是在我们孔子学院发表演讲,《生生不息的上海外滩,城市变迁与新上海生活》。她在自我介绍中说,“陈丹燕,作家,写作的形式主要是长篇小说和非虚构文学作品”。

非虚构,首先来自于写作者的亲身经历,写作个体并且就在现场,他并非亲历事件,也许他只是观察,聆听,阅读,听说,了解,转述,而他的写作首先让叙事有相当的真实可信,而非纯粹文学创作,所以,非虚构,实质是写作者真情实感,真实思想的表达,并且有着某种有感染力的感性,主观,自我。

陈丹燕是我这个年龄伴随成长的上海作家,她在近十多年有很多关于上海的写作和著作,她的书常常让我爱不释手,尤其最近的书,装帧更漂亮,插图更丰富,她都写些什么呢?有她的上海成长经历,有她听来的故事,关于人,关于建筑,关于街道,甚至关于一种食物,一间厨房,一片马塞克的各种故事,而这些故事又不是纯粹的文学创作,而是“非虚构的”,是真实的,陈丹燕只不过是以比较优美的,具有文学表现形式的文字呈现出来。

更确切地,她的书在写城市变迁,在写历史,在写当下,也许历史写作中通常的语境都比较生硬,强调其客观性,就变得严肃刻板起来,因而欠缺温度和柔软度,让人感觉沉闷,陈丹燕不一样,她又是文学的,有细腻敏锐的观察和感觉,有丰美温婉的文字和表述,正如她自己所说“我总认为,其实历史并不像历史书上写的这样,历史书以外,在个人身上有更真实的历史”。

她让我有了发现,并知道自己努力要去接近的方向。陈丹燕不是上海人,她也是上海的新移民,可是你几乎忘记了她来自哪里,因为她为上海书写大量篇章,甚至人们把她作为上海的代言人,她让我有一种好奇,城市书写中的异乡人现象,那是因为她对那个城市的爱情,有那一份深爱的情谊,才会有驱动力,鼓励她的持续创作。同时,我举例她的“非虚构文学”创作方式是一种较容易较适宜的推行。

其实,陈丹燕只是一个举例,我们可以想到很多人,他们的名字和某个城市,某个地方连在一起,或者当你来到某个地方,某个城市,你就会想到某个人,某个人的某篇文章,比如沈从文,黄永玉之于湘西,王朔的北京,王安忆的上海,陆文夫的苏州,贾平凹的陕西,冯骥才的天津,伦敦的狄更斯,巴黎的雨果,台北我们会想到谁呢?白先勇,舒国治,三毛,席慕容,蒋勋,侯文咏,等等,想到香港就会想到西西,小思,梁文道,等等,那个城市里活跃的作家们。

在我们这个城市,过去有,今天仍然还有很多不停笔耕的前辈作家,我对他们充满敬意。

文字可以穿越时空,城市因为积累更多的文字和作家,而变得生动丰富。作家就是城市的代言人,不是旅游指南,而是文化地图,作家让这个城市更加充满人文气质和迷人魅力。并且,我还要说的一点是,他们的写作非常重要。

事实上,在整个亚洲,无论是你居住的地方,还是你旅行经过的地方,都在面临城市的变化,和由乡村到城市的巨变。今天我们所看到的美丽的新加坡金融区,它已经美仑美奂,是吗?可是工地就在那里,它还在变化之中,更不用说中国,越南,就包括柬埔寨,寮国都在改变。

我们会忽然意识到,我们的心情进入到一种挣扎之中,一方面是无可阻挡的经济发展,社会进步的力量摧枯拉朽,一方面是那些宝贵的城市记忆,历史遗迹,如何保留,如何延续,我们深信,发展意味着进步,改变代表着提升,进步发展改变提升让物质生活状态中的我们感到满足,可是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留存的历史遗迹需要让位于城市化进程而被消逝,于是你又会感到惋惜,留念,挣扎,甚至产生勇气要去捍卫,我想要捍卫的方式就是“为我们的城市书写”。

总之,我想要说的就是,我们身处这样一个时代,可以写,需要写的题材内容很多,写作方法,表现形式可以更多样化,为自己的城市留文字影,也为自己的生命足迹留影。

城市不仅是建筑物的堆砌,移民的汇聚,也不仅是物质生活的现场,它更是一种生活方式,一种精神状态。好像今天这样的一个文化讲坛。

今天我们谈到唐诗三百首叹为观止,说唐诗是中国文学的最高成就,为什么?是因为大唐盛世,有很多的诗人,有很多人在写诗啊。

有人说,莎士比亚的戏剧“无以伦比”本琼生说他是“时代的灵魂”,马克思称他是“人类最伟大的戏剧天才”为什么他的作品有如此高的造诣,是因为同时代,文艺复兴时期诞生了众多的剧作家,诗人,文学家。

所以,一座城市需要作家,需要写作人,需要读者,需要书写和阅读,并且越多越好,然后在实践中沉淀,大浪淘沙。

城市的深邃来自历史,城市的开阔来自多元,城市的魅力由于文化,只有文化的自信才是持久坚固的。让文化成为城市的精神和灵魂。

[ 本帖最后由 中南半岛 于 2010-11-21 09:04 编辑 ]
作者: 丛卉    时间: 2010-11-21 07:52     标题: 关注城市 关注真情

愿分享网上的一段文字:


城市是百分之百的人文景观。中国古人曾是景观欣赏的行家,给我们留下大量脍炙人口的景观诗歌散文。不过,那些诗歌散文赞美的多是自然景观。现代中国作家,终于把景观关怀投向了人文城市。作家告诉我们,如果要欣赏人文之美,请到城市来。在城市里,从大街上的时尚,到小巷深处的人生韵味,所有源自人文的审美、价值、时尚、信仰,都以景观的形式被书写在城市的大地上。

文化地理学家用理性说,文化景观是人类获取知识的三大文本之一(另两个是文字文本与口述文本),其中符号、语法、含义等文本要素一应俱全。而作家则用情景感受、纵深思考、贴切描述,带领我们对城市景观文本的具体内涵进行真实的阅读。在作家们的笔下,景观与故事、情感、思想层层展开,城市成为一本打开的书。

城市还可以为我们保存记忆,历史景观是文化记忆的重要形式。作家借助城市景观,对人生做历史的品评。他们帮助我们在陈旧中体会人生的醇味,发现永世的价值。如果你是在城市中长大的,作家会帮助你重返童年。在作家的笔下,过去的岁月逐渐显现,它是城市故事中——也是你的故事中——温馨的一页。心理学家说过,回忆实际上是一种特殊形式的期待。

最后,可以说,关于城市的文字,其实是一种反照,也是一种唤醒。我们建造了城市,而城市又带给我们什么?是我们创造了城市,还是城市创造了我们?当我们思考这些问题的时候,已经把城市与我们自己合一。我们在“阅读”城市的时候,也是在阅读自我。城市是自我的放大,是人文的又一种规模。所以,当我们对城市负责的时候,其实也是在对自己负责。这是颇有实践意义的认识。

我相信,读过本书,聆听过作家们的述说,当你再返回城市街头的时候,你看到的将不再是楼房建筑的机械排列,不再是陌生人们的漠然相遇,你会感到城市生活的跃动。街上每个匆匆行走的人们都是城市生活的参与者,他们创造着城市生活,也在被城市的生活所创造。

城市的表象虽然日益繁缛,但生活的深流并不是在这个层次上延伸。正像作家们揭示的那样,留在记忆中的,最值得温习怀念的,只有朴实的真情。永远关注真情,这就是作家们的价值和贡献。
作者: 丛卉    时间: 2010-11-21 07:58

[quote][/quote]“城市作家”的跨海调查结果,上海王安忆(得票率52.6%)、北京王朔(49.3%)、台北白先勇(42.8%)、香港金庸(37.5%)

在四地读者心目中,分别荣膺各城市代表作家,且均领先第二名票数甚多。归纳这几位作家的共同特质,大致有几点:

1、作品均有简繁体版,发行涵盖华人世界。

2、创作均曾被改编成影视作品。

3、具较高媒体知名度,一举一动,或有意或无意,常成为新闻报导对象。



金庸身上的认真不懈,是港人认同的香港品质。



白先勇成了台北的养分,为这个城市注入多元面貌。



像多数上海女人一样,王安忆执着于往昔上海的灵魂。

图片附件: 0019@80339.jpg (2010-11-21 07:58, 13.08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60
http://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37998


作者: 丛卉    时间: 2010-11-21 07:59     标题: 王安忆



[ 本帖最后由 丛卉 于 2010-11-21 08:00 编辑 ]

图片附件: 0019@80341.jpg (2010-11-21 07:59, 9.26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78
http://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37999


作者: 丛卉    时间: 2010-11-21 08:01     标题: 白先勇



[ 本帖最后由 丛卉 于 2010-11-21 08:02 编辑 ]

图片附件: 0019@80340.jpg (2010-11-21 08:02, 16.5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63
http://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38000


作者: 张挥    时间: 2010-11-21 08:12     标题: 回复 #1 中南半岛 的帖子

嘀哒的马蹄声又自远处传来,
美丽的身影,风姿绰约。
这次,不是披荆斩棘来拓荒,
这次,不是来看雾锁的南洋;
马上那披着一身书香的女子,
要来浮动的海岛城市,
书写移民的新篇章!


作者: 丛卉    时间: 2010-11-21 08:15     标题: 王朔



图片附件: 50b094303718fcbba9018e8c.jpg (2010-11-21 08:15, 62.38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184
http://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38002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1 09:15



QUOTE:
原帖由 丛卉 于 2010-11-21 07:52 发表
愿分享网上的一段文字:


城市是百分之百的人文景观。中国古人曾是景观欣赏的行家,给我们留下大量脍炙人口的景观诗歌散文。不过,那些诗歌散文赞美的多是自然景观。现代中国作家,终于把景观关怀投向了人文 ...

精彩的文字,精彩的分享。

我当时也稍微犹豫了一下,究竟说是老舍的北京,还是王朔的北京,老舍先生的文字中的北京毕竟离我们今天的所见有些远了,看来还有上面这样一些调查分析,太好了,当时我的例举,好像都是中国大陆的,这也让我犹豫了一下,后来想,既然我来自中国,举例那里也是一件比较自然合理的事情,这也可以带动一些两地文化关注吧。事实上,同样在华文世界,我们常常轻易随同文字就走过大江南北,早上,我去担当一场朗诵比赛评审,学生们很多选择大陆的文章朗诵参赛,有一篇赞美乡村女教师的短文,我当时就在想,新加坡的孩子们知道中国偏远山乡教育难,缺老师的事情吗?事实上,通过学生的朗诵,我看到学生们听懂了,并深有感动的表情。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1 09:23



QUOTE:
原帖由 zhanghui 于 2010-11-21 08:12 发表
嘀哒的马蹄声又自远处传来,
美丽的身影,风姿绰约。
这次,不是披荆斩棘来拓荒,
这次,不是来看雾锁的南洋;
马上那披着一身书香的女子,
要来浮动的海岛城市,
书写移民的新篇章!
:vi ...

谢谢张挥老师的鼓励。

马背上的民族从来逐水草而栖
行程万里为了寻找自己的家园
南洋远逝的风帆,
狮城崭新的天际线
书香是这个城市的另一种风情
作者: 妥了    时间: 2010-11-21 09:52

http://www.sgwritings.com/50/viewspace_27731.html


一座城市可以很现代很摩登,可是一座城市失去了这些用文字编织的记忆囊,用思考构建的书籍库,没有蕴含城市人群的思想与情感的技艺和记录,城市的面孔将是苍白的,城市内部就有“文化贫血”的隐忧。
 数月前,上海女作家陈丹燕应邀来新加坡作了一场题为《生生不息的上海外滩,城市变迁与新上海生活》演讲。陈丹燕是伴随我们这个年龄成长的中国知名作家,尤其是她近二十年关于上海课题的著作令人感佩,因此对于她所呈现的这场演讲非常期待,可是不巧的是因为时间冲突竟错过那一场“上海的风花雪月”,心里期待她能再来狮城。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期待呢,陈丹燕写了很多关于上海的书,如《上海的风花雪月》、《上海的金枝玉叶》、《上海的红颜遗事》、《公家花园》,等等,有人称她为“上海的代言人”,“上海记忆的追寻者”,但我觉得最为重要的是她的这类写作,对于快速发展迅速变迁的城市或者国家的重要作用。

  陈丹燕在她的新书《永不拓宽的街道》作者简介中有一行小字叙述,“陈丹燕,作家,写作的形式主要是长篇小说和非虚构文学作品”。“非虚构”,这个词对我挺有新鲜感,反观她这二十多年来一本接一本关于上海的著作,另类旅行文学,图文书创作,我想她的“非虚构”是有创意的,是重要的,甚至是必须的。非虚构,其实质是作者真情实感真实思想的表达阐述,具有原创的感染力。

  历史写作中的通常语境有时会比较粗糙生硬,强调其客观性,就变得严肃刻板起来,因而失却温度和柔软度,尤其关乎意识形态的把握,更让人感觉历史偏离民生,陈丹燕的文字温婉柔美,感觉细腻敏锐,在她笔下,人、事、物同样是在一定历史背景下,却因为切入角度,表述方法,呈现方式之不同,让人更容易进入,并感受其中。正如陈丹燕自己所说,“我总认为,其实历史并不像历史书上写的那样,历史书之外,在个人身上有更真实的历史。”正是由于这样的书写,为变迁的城市增添记忆,增加回忆。

比历史多了故事

比小说多了真实的城市书写

[ 本帖最后由 中南半岛 于 2010-11-21 10:02 编辑 ]
作者: 妥了    时间: 2010-11-21 09:53

http://www.sgwritings.com/50/viewspace_27731.html


近些年来,似乎我们所生活的城市包括其他行经的地方都在面对快速发展和改变的命运,并且深信发展越快,改变越多,生活越好,于是,数百年上千年留存的历史遗迹,历经漫长岁月,消逝却在转瞬之间,一切让位于城市化进程,不禁让人产生无力感,“逝者如斯夫”。于是一些写作人纷纷提笔,为城市留下最后一些文字的痕迹。比如最近我偶然发现马国槟城杜忠全先生为他“生长与生活的槟岛”留文字影的《老槟城,老生活》,马六甲欧阳珊女士“写给马六甲,记一城的美丽与哀愁”的《古城遗书》。此外,我也留意到联合早报副刊周末版时常会有一位笔名河洛郎的先生为我们书写本城湮远往事,等等。这类写作的可贵之处在于写作者参与城市历史书写,并不是以一个历史学家,文史工作者的考据功力和严谨论文构架堆砌城市史料掌故,他们更多地是带动自我意识,个人审美,独立思考、唯我情感,通过一定的文学手法,为我们的城市书写,因此“比历史学家多了故事,比小说家多了真实史料田野调查及文学性”。

[ 本帖最后由 中南半岛 于 2010-11-21 10:03 编辑 ]
作者: 妥了    时间: 2010-11-21 09:54

http://www.sgwritings.com/50/viewspace_27731.html


城市的深逐来自历史,城市的开阔来自多元,城市的魅力是由于文化,只有文化的自信才是持久坚固的。

[ 本帖最后由 中南半岛 于 2010-11-21 10:03 编辑 ]
作者: 妥了    时间: 2010-11-21 09:56

评论:2010,我们的城市精神将如何书写


http://www.sjzdaily.com.cn 石家庄新闻网  2010年01月01日 10:18:43     
【大 中 小】 【打印】 【关闭】
  一个时间节点的到来,并没有让这座脚步匆匆的城市放慢速度,几百万市民的千万次跬步,累积成今年的一大步。2009,将为这座城市的百年历史纪元留下一个多维的精神坐标系;2009,将是石家庄所有市民对城市公民概念体会最深的生命记忆。

  有一种速度,让城市奔腾。

  作为石家庄三年大变样的关键一年,2
009年可谓承前启后。当三条城市主干道贯通的时候,当二环路全部通车的时候,当旧城渐显新颜的时候,人们才更直观地感受到“石家庄速度”的震撼和呼啸之声。如此大幅度修改城市版图,当属城市百年难遇的机缘,新城伟岸,化解了各类犹疑和徘徊。这不仅是物质世界的新旧更替,它更大的意义在于对各个社会阶层思想禁锢的瓦解。石家庄速度,归根结底在于人的思维速度、思想深度、站位高度和视角远度。三年,更改一个区域的社会思维,功在千秋。

  表征速度的还有几个数字。2009年全年地区生产总值完成3110亿元(预计),主城区36家企业完成或正在搬迁,45家企业节能减排任务全面完成,为人民群众办的9个方面38件实事圆满完成。其中304条小街巷整修、112个旧小区整治、27个城中村回迁房建设以及一批民生工程全部完工……

  有一种责任,让城市自豪。

  从干部作风年到问责风暴的掀起,一些不称职的干部被这场整肃风暴吹掉乌纱,河北吏治环境为之一振。干部的能力决定了城市发展潜力,干部的素质决定了人民的幸福指数。因为对人民负责、对城市负责,才有了干部问责。人们坚信:以后的问责将成为常态,它不会仅止步于2009年。与干部问责对应的是民间责任的激情。长安区居民张涵峪用细心、耐心绘就的万字城建建言书,体现了城市公民应该具备的公共意识和责任,“长安区一居民”已经演变为城市公民的精神风骨。

  有一种感动,让城市温暖。

  暴雪中,一辆横在无盖井口的自行车……简洁的画面,浸透着弥足珍贵的人间大爱,感动全城。车坚守,为这座城市的脉脉温情悄然做了一个朴实的注解,这面动人的仁爱旗帜,挥舞在我们疾速前行的路途上。

  在抗击暴雪的过程中,55万余人的全民总动员,从各级政府到各相关职能部门的城市链条联动,连续奋战的环卫工人、公交职员、警察、政府官员……城市人格真实再现,城市精神历雪弥坚。防控甲流的医疗救助队伍、昼夜施工抢工期的工人、2009年最辛苦的交通警察……无不让人感动地践行着对城市的责任。这是城市傲然而立的人文内核,这是城市性格之根本,这是城市风范的有机组成。

  2009年已经过去,保增长、保民生、保稳定的目标已经实现。2010年,是实施“十一五”规划的最后一年,更是“三年大变样”的决胜之年,铁路入地、城市建设全面启动、经济结构转型……我们的城市又会衍生什么样的精神之光?答案已经开始书写!(本报编辑部)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1 10:05



QUOTE:
原帖由 妥了 于 2010-11-21 09:54 发表
http://www.sgwritings.com/50/viewspace_27731.html


城市的深逐来自历史,城市的开阔来自多元,城市的魅力是由于文化,只有文化的自信才是持久坚固的。

谢谢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0-11-21 11:19     标题: 我们的陈丹燕在哪里?

我们新加坡应该有自己的陈丹燕,然而,我们的陈丹燕在哪里?是我们的土壤、空气、阳光不足,还是别的原因,大家不妨思考这个问题。

我始终觉得,一般新加坡人太讲功利主义了,对文化、人文的关怀不足。高度现代化的富裕的新加坡,养不起几个专业作家,这不能不令人遗憾。

我们确实缺乏文化的自信,问题是:很多人并不觉得需要文化自信,他们满足于物质、金钱富裕的自信。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0-11-21 18:56 编辑 ]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0-11-21 12:24     标题: 从不同角度书写

不同风格的作家、诗人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为我们的城市书写,这样,咱们城市的多元性与魅力就能体现出来。

土生土长的写作者按理是十分熟悉自己的城市,然而,以我作为一名老新加坡人的体会,我就觉得自己对本地好多事物早已习以为常,感觉有些迟钝,反而不如一些移民朋友感觉敏锐。

总之,本土人也好,新移民也好,要书写咱们这个城市,都各有所长,各有所短,我想,扬长避短方为上策。
作者: yongyuan    时间: 2010-11-21 16:48

楼主不仅这么说也是这么做,非常用心、努力地为这座城市书写。如果有更多人也能保有这样的热情,积极参与、观察、思考与这座城市有关的点点滴滴,并将自己所思、所想、所感记录下来、付诸笔端,那么城市将会因此更加生动、精彩、多元、有内容、有故事......
作者: 张挥    时间: 2010-11-21 20:28     标题: 回复 #16 韩山元 的帖子

其实,新加坡本土的作家,一路来都在书写这个城市。五、六十年代出现过一批优秀的散文、诗歌、小说作者,如黛丁、苗芒、杜红、李过、李汝林、姚紫、谢克等等,在他们的笔下,这个海岛城市的乡土文学硕果累累。每年方修先生发表的那篇《19xx年的文艺界》,把一年来的文学成果,作了完整的记录与评介。以后的作者,也都在书写这个城市,即使现在,大家也还在书写这个城市。只是,一路来,我们的写作者,都不是“专业作家”,还得为三餐温饱奔忙。那能象香港、台湾、上海这些大城市的作家,享有崇高地位!自从南洋、星洲两大报合并之后,情况就每下愈况了。我们如何产生一位“陈丹燕”呢?我们出现过方修先生,可是,国家对他珍惜过吗?我们有过许许多多的“陈丹燕”,他们有的飞走了,有的放下笔杆了,有的甚至“埋没随百草”了!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1 23:39



QUOTE:
原帖由 yongyuan 于 2010-11-21 16:48 发表
楼主不仅这么说也是这么做,非常用心、努力地为这座城市书写。如果有更多人也能保有这样的热情,积极参与、观察、思考与这座城市有关的点点滴滴,并将自己所思、所想、所感记录下来、付诸笔端,那么城市将会因此 ...

拿到这个题目“城市的足音”就在想,这是一个很有诗意,给人以无限想象,文学与城市,城市与文学,那些书写,那些文字,其实就是足印,足音,是属于这个城市的,也是属于自己的,所以,我说,要给这个城市留文字影,也是给自己留点印记,记忆。我想要表达的就是对于这个城市,我的一份参与感吧。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1 23:44



QUOTE:
原帖由 zhanghui 于 2010-11-21 20:28 发表
其实,新加坡本土的作家,一路来都在书写这个城市。五、六十年代出现过一批优秀的散文、诗歌、小说作者,如黛丁、苗芒、杜红、李过、李汝林、姚紫、谢克等等,在他们的笔下,这个海岛城市的乡土文学硕果累累。每 ...

的确如此,我在文章中提到,在我们这个城市,从前,现在,一直有很多的作家,他们笔耕不辍,饱含热情,所以才有了如方修先生那样的煌煌大作,这都是载入史册的。

我为什么要举例陈丹燕呢,一定程度上,我觉得她的写作形式是值得借鉴并且很有“可操作性”。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1 23:49



QUOTE:
原帖由 zhanghui 于 2010-11-21 20:28 发表

我们出现过方修先生,可是,国家对他珍惜过吗?我们有过许许多多的“陈丹燕”,他们有的飞走了,有的放下笔杆了,有的甚至“埋没随百草”了!

后世人对于他的功绩充满敬意,那是无可否认的,因为在没有可以替代的了。

我有时也在想,这样的写作,这样的活动,有什么作用,其实,文化的事情,重要的就是一腔热情地去做,因为,这就是一个理想。
作者: 张挥    时间: 2010-11-22 00:35     标题: 回复 #21 中南半岛 的帖子

先驱者总要受点苦,他们也都甘之如饴,数十年如一日地耕耘。那个时代过去了,你们来了,也做了许多事,都很踏实。我也很欣赏象陈丹燕这样有怀抱的作家,来建立新加坡的人文景观。然而,新加坡似乎缺少了点什么,有时,仅只隔着一道海峡,情况完全两样!你们来了,欣赏你们骑在马上的英姿,以及扬起满城的书香!人老情易悲,但却喜闻马鸣风萧萧呀!多说了几句,半岛多保函!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2 00:45



QUOTE:
原帖由 zhanghui 于 2010-11-22 00:35 发表
先驱者总要受点苦,他们也都甘之如饴,数十年如一日地耕耘。那个时代过去了,你们来了,也做了许多事,都很踏实。我也很欣赏象陈丹燕这样有怀抱的作家,来建立新加坡的人文景观。然而,新加坡似乎缺少了点什么, ...

昨天的讲座中,尤其王润华教授,希尼尔会长,在他们的演讲中都有新华文学历史回顾部分,我一边听一边想,原来很多年前或者说,一直以来,大家就是这么不停地写,不停地做,太阳底下也没有什么新鲜事,大家做得都是一样的,就是一个延续,有时候难免抱怨,难免忧虑,不还是一路向前。当我看到那上面出现的我熟悉的作家的名字,真有一种激动。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2 00:49



QUOTE:
原帖由 zhanghui 于 2010-11-22 00:35 发表
然而,新加坡似乎缺少了点什么, ...

在我看来,新加坡就是缺少了那种属于“根”的东西,这是先天的,所以需要更为坚定的信念延续。
作者: 张挥    时间: 2010-11-22 01:04     标题: 回复 #23 中南半岛 的帖子

我原本也打算去听这讲座,但走到半路突然意兴阑珊,就折回来了!我自己也觉得奇怪。多不象壮年时的自己啊!跟自己闹别扭呢!我不是要去寻找这城市的足音吗?人老情也乖!
作者: 张挥    时间: 2010-11-22 01:18     标题: 回复 #24 中南半岛 的帖子

其实,新华作家都不缺少“根”的意识。语言环境的改变才是真正的原因。如果,没有这一波新移民的到来,情况会很糟很糟!你们扭转了乾坤,当然跟整个国际局势也有密切关系!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2 01:30



QUOTE:
原帖由 zhanghui 于 2010-11-22 01:04 发表
我原本也打算去听这讲座,但走到半路突然意兴阑珊,就折回来了!我自己也觉得奇怪。多不象壮年时的自己啊!跟自己闹别扭呢!我不是要去寻找这城市的足音吗?人老情也乖!

我很能够想象,有时候,当我兴致勃勃早早划出时间准备去看一场演出,或者去听一场讲座,我会犹豫问自己,有必要去吗?然后,小小一个理由借口就放弃了,所以,其实坚持是挺不容易的。由此看来,跟年龄无关,完全是心态问题。我通常事先约朋友,因为不想和朋友爽约失信,也就坚持到现场了。都是自己心里一点事儿。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0-11-22 01:32



QUOTE:
原帖由 zhanghui 于 2010-11-22 01:18 发表
其实,新华作家都不缺少“根”的意识。语言环境的改变才是真正的原因。如果,没有这一波新移民的到来,情况会很糟很糟!你们扭转了乾坤,当然跟整个国际局势也有密切关系!

我的意思是,新加坡华人,远离大中华文化圈,也远离那个巨大气场,和悠久历史,怎样讲都是带出来的,不是生就的,有根,但需要时间扎到泥土更深处。

[ 本帖最后由 中南半岛 于 2010-11-22 01:33 编辑 ]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0-11-22 11:49     标题: 要善待写作者

同意张挥兄弟意见,新加坡确实是有些作家、诗人为我们的城市书写的,而且也留下佳作,我只是希望能多几个像陈丹燕那样有较大影响力的作家。再者,我们的社会给予作家的重视程度不够,有那么几个专业作家,生活不安定,往往要兼做别的工作才能养家糊口。

对于华文写作者而言,由于华文式微,华文文风疲弱,华文文艺书刊销量极少,而华文报章付的稿费也是少得可怜,很难“供”得起专业作家。一个月能发表四五篇文章,算是不错了,而稿费顶多也不过四五百元,能靠它生活吗?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0-11-22 14:19     标题: 应该复办金狮奖

约在30 年前,新加坡南洋商报每年都主办金狮奖文艺创作比赛和国际华文文艺营,两大华文报合并后的头几年,金狮奖和国际文艺营还继续主办,1989年好像是最后一次了,从此成了绝响。

我希望大家一起向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要求复办金狮奖与国际华文文艺营,这是振兴华文文艺的一个重要举措。
作者: unicorn    时间: 2010-11-22 22:57     标题: 回复 #30 韩山元 的帖子

应该复办金狮奖

约在30 年前,新加坡南洋商报每年都主办金狮奖文艺创作比赛和国际华文文艺营,两大华文报合并后的头几年,金狮奖和国际文艺营还继续主办,1989年好像是最后一次了,从此成了绝响。

我希望大家一起向报业控股华文报集团要求复办金狮奖与国际华文文艺营,这是振兴华文文艺的一个重要举措。

赞成韩先生的提议,全力支持!
作者: 云里溪    时间: 2010-11-23 10:38

没有商业利益的事,要谁复办?报业控股想要振兴华文吗?只是赚钱而已。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