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散文] 倾听的脚步,湘西,午后音乐时光 [打印本页]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1-1-2 23:03     标题: 倾听的脚步,湘西,午后音乐时光



倾听的脚步


湘西,午后音乐时光



旅行中所经过的街巷,可以是清晨,可以是黄昏,也可以是夜晚,任何时候,它对于你而言,都是新鲜的,有着神秘,好奇,诱惑,可能的美感,而你只是要放慢脚步去感受,以及,倾听。



关于湘西凤凰古城的那些老街窄巷,无数文章曾经提起过,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经过,发现,看见,记录,流传,所以,说不完穿街走巷中的全部细节的感动,然后,流连,流连~~~,流连中想起那个新西兰人路易,艾黎说过“凤凰是中国最美的两个小城之一”。



暮春,我也来到这边城的古老街巷,“一座青山抱古城,一湾沱水绕过城,一排小巧吊脚楼,一条红红石板街,一道沧桑古长城。”旅游书上说它的石板路是红色的,对着满地太阳光,我没发现那是红色,只是远远看过去,镂花窗棂,青灰色屋顶,或新或旧的红灯笼,或大或小的店招牌,小巷似乎没有尽头,真正的烟火人间,四通八达,生生不息。







有玻璃橱窗工作坊正在现做现卖特产姜糖,有门口大大小小摆放的米酒罐子坛子陶瓮,招摇着乡土情怀的花布衣裙,银器,剪纸,玻璃吹画,蜡染,以及一些传统的点心干粮,等等,等等,旅游的人消费心理都有些奇怪,仿佛故意垒起一道防线又故意放出一个缺口,所以明明不饿也要尝一尝,知道那只是一件无用的摆设,可还是喜欢“到此一游”地买个纪念带回家,午后在这样的街上闲逛最是惬意,光影变幻,日子平淡。



然后老街上好像有一阵风吹过,我并且听到歌声和着音乐。



l         坎坎,“滴答滴答”



喜欢的音乐一直是那些有着民族特色地域风情的哼唱,并不确定歌者究竟在歌唱什么,这样我就可以借助想象,攀缘那些音符的堆叠,悠游那些旋律的蜿蜒,如同一尾灵活的,有着漂亮但不必过于夸张的尾鳍的鱼类,在旋律中游戈,畅想,回旋。那些被不同文化,不同语言,不同旋律传达的歌声,它们不是为了听懂,而是为了感觉。





在湘西这条古老街上所听到的音乐正有着这样的气质和韵味,那一把女声没有刻意的精致,雕琢,典雅,华美,细听之下甚至感觉到歌者自然的喘息,换气和颤音,想象那是一个朴素无华的布衣女子,有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她的一只手臂就搁在另一只肩膀上,她的脸颊就枕在手臂上,然后把简单略有哀伤的旋律一遍又一遍重复。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时钟它不停转动,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小雨它拍打水花,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是不是还牵挂他,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有几滴眼泪落下。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寂寞的夜和谁说话,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伤心的泪有谁来擦,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整理好心情再出发,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还会有人把你牵挂。


循着声音,这是一个售卖音乐的小店,有成排大小不一的非洲鼓,不像是售卖,更像是装饰,还有其他乐器如芦笙,吉他等,以及沿着墙壁密密排布的CD。



“据说她是一个在丽江酒吧唱歌的藏族女歌手,叫坎坎。”音乐店里的女孩这样告诉我。喜欢这样的“据说”,不必考究,重要的是那把声音,如此妥帖,陪伴了孤单旅行,适合旅行途中倾听,宛在耳边,不远不近,好像旅行中的人,在人群中穿行,和人群亦是不远不近。





l         非洲鼓,当下感动



非洲鼓是近年来的流行,这种源自南非土著民族的传统打击乐器,被人们称作是“会说话的”,大猩猩在开心快乐时习惯性动作是捶打胸前,非洲鼓的起源也源于此,拒绝正襟危坐,浑然天成,直接感动在当下。

鼓手用不同的指法,不同的力度,敲打鼓面的不同部位,就会发出不同的音效节奏,人们用鼓声赞美光明,祈祷幸福,思考生活,诅咒战争,逃避死亡。

这也是我近来的热爱,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喜欢那一次次敲击之下产生的节奏之美,无条件释放。店里的小姐抱来一面鼓,和着那音乐开始敲打起来。时间在这里变得悠长缓慢,并且有舒缓节奏做装饰,如同顺滑荡漾的软缎流苏。



l         乌仁娜,“朱迪娜娜”

乌仁娜,熟悉已久的鄂尔多斯草原上的自由歌者,据说当年她到上海读书时还不会说汉语,“转眼之间,我已经中学毕业,我平生第一次坐火车,而且是去往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我那时毫不起眼,只是一个20岁出头,期待着被艺术学院录取的蒙古乡下女孩,甚至只会说一两句汉语。”

从上海音乐学院毕业后,她来到北京,遇到后来成为她的丈夫的德国音乐人,Robert Zollitsch,他们定居德国巴伐利亚,夫唱妇随。

他们尝试不同的音乐组合和创造,古琴,笙,提琴,印度鼓,他们不断寻求自我的突破,但是,传统如同血脉骨肉,有人问她为什么只用蒙古语唱歌,乌仁娜回答说,“我最宝贵的东西就是我的母语,我的母语是蒙古语,我游历那么多国家,他们不一定听懂我的语言,但我相信音乐传递的情感是无疆界的,想要尊重其他文化,首先就要尊重自己的文化,这是我对待文化的态度。”仿佛看见她好看的整齐的洁白牙齿。



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她的歌声,记得吗?多年前有一个让我们一听之下就记住,瞬间就会开心笑起来的立邦漆广告。是的,一群草原上的人们,用单纯艳丽的颜色油漆他们的新家,那里有一首歌《 Jigder Nana》,“针儿可是铁打成的呀,朱迪娜娜! 心儿可是肉长成的呀,朱迪娜娜!美梦都被你带走了,朱迪娜娜!”科尔沁草原上的民歌,就是来自她。我和店里的女孩兴奋地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

l         驻唱在古城墙下的少年歌手

再往前走是一截旧城墙,似乎在沈从文先生的文章中出现过,似乎就是在这里,那个少年攀上城墙,张望城外河滩上正在执行的砍头枪决,少年没有丝毫的惧怕,“我那时已经可以自由出门,一有机会就常常到城头上去看对河杀头,每当人已杀过赶不及看那一砍时,便与其他小孩比赛眼力,一二三四屈指计数那一片死尸的数目,或者又跟随了犯人,到天王庙看他们掷筊。看到那些乡下人,如何闭了眼睛把手中一副竹筊用力抛去,有些人到已应当开释时还不敢睁开眼睛。又看着些虽应死去还想念到家中小孩与小牛猪羊的,那份颓丧那份对神埋怨的神情,真使我永远忘不了。我刚好知道“人生”时,我知道的原来就是这些事情。”



所幸那是近一百年前的刀光剑影,如今,当我经过这段城墙,正有一个少年抱着一把吉他唱歌,他看上去样貌平凡,歌声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只是他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和这个古城的午后时光同在,你会暗暗为他街边歌唱的勇气惊叹吧?

路人多是像我这样消磨时间的旅行者,不会停下脚步,已在歌声里走远,倒是看到坐在男孩对面,隔着五米宽的古街,一群十来岁年龄相仿的小女生,她们肩挨着肩,互相舒服地倚靠着,带着极大的兴趣倾听男孩的歌唱,满脸微笑,好像一群粉丝和她们的偶像,这的确会成为一种旅行的乐趣和回味,彼此制造一种平民,随性,转瞬即逝的浪漫,其实也谈不上浪漫,就是自得其乐,不也很好?

继续往前走,有几个年轻孩子开的小店,专门在帆布运动鞋的鞋面鞋帮上画画,卡通的,动物的,几米,花草,一双平凡的帆布鞋立刻清新俏丽起来,没有人问他们生意好不好,这不只是创业的梦想,更是一种生活方式,拿大把的青春做投资。



我甚至在想,这就是这个古城的可爱之处,允许甚至纵容了一些年轻孩子,给他们一个做白日梦的机会和空间,走过青春,将不再会有这样的奢侈,这样当他们日当正午又或者夕阳西下,会记得曾经的一些旖旎梦幻。人类后来努力在社会为自己堆砌的物质财富,名分光环,真的快乐满足吗?满足的是物化的攀比心,到那时你会怀念非物质时代的洁净简单。

虽然枝条很多,根却只有一个
穿过我青春所有说谎的日子
我在阳光下抖落枝叶和花朵
现在我可以枯萎而进入真理
——叶芝《随着时间而来的智慧》

一个春天的午后,我在湘西,走在音乐时光里。


附件:

作者: 丛卉    时间: 2011-1-2 23:58     标题: 那个地方的音乐声。。。。。。。。。。。。。。

一个春天的午后,我在湘西,走在音乐时光里。

一个地方,有着音乐声。

音乐有一定神性吧,它可以令你记住一些东西,像是连锁反应,没有理由,无法抗拒。

湘西凤凰,仿佛是属于沈从文的,那次,马悦然先生说:边城,不是一部小说,而是一卷长诗。

当下,好感动。

而今,湘西却是你的,你的春天午后,你的音乐时光,你的美好遇见,你的凝眸默想。

这次,凤凰只为你在,你只为凤凰而来。

叶芝的诗,美的心疼。

去除那些世俗杂质,

由此,我想说,诗,其实也是一种还原。

新年,祝福,不尽。。。。。。
作者: 林锐彬    时间: 2011-1-3 09:35

  辛勤的旅游作家!
作者: 中南半岛    时间: 2011-1-4 23:46

链接张挥老师的美图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 ... &extra=page%3D1
作者: 张挥    时间: 2011-1-5 00:36



QUOTE:
原帖由 中南半岛 于 2011-1-4 23:46 发表
链接张挥老师的美图

http://www.sgwritings.com/bbs/vi ... &extra=page%3D1

请斑竹将你的美文链接倒我的那篇“美图”上,可以不?!:ha也ndshake
作者: 蔚蓝    时间: 2011-1-8 21:18

生生不息的人间烟火流转在音乐中,欣赏美文
作者: wavelets    时间: 2011-2-20 10:23

音乐是灵魂的语言,心在音乐中律动,这是生命的律动,这是律动的生命,多谢楼主美文!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