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清平乐 张公堤迎春(词韵2011-2-3) [打印本页]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4 16:14     标题: 清平乐 张公堤迎春(词韵2011-2-3)

清平乐 张公堤迎春(词韵2011-2-3)

白杨报晓,鸟舌呢喃早。
都说银花开得好,掩映长堤容老。

迎春玉兔今归,桃符新旧相随。
月亮虽然未出,出来不过轮回。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11-2-4 21:20 编辑 ]
作者: 关山秋    时间: 2011-2-4 17:20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11-2-4 16:14 发表
清平乐 张公堤迎春(词韵2011-2-3)

白杨报晓,鸟舌呢喃早。
都说银花开得好,掩映长堤容老。

迎春玉兔今归,新桃旧符相随。
月亮虽然未出,出来不过轮回。

春节好!拙兄好情致!从迎春词看,您春节没有回丹江口老家,是在武汉过的。估计贵府上在汉口,并距张公堤不远,晴好天气,清晨一个人溜达到张公堤探寻春的信息,兴之所至,吟得一阕大好清词。上片堤上早春风光,生机盎然;下片景中感悟,禅机盈然。下片“迎春”二字开句,衔接上片几无痕迹,真乃大家手笔。激赏!

[ 本帖最后由 关山秋 于 2011-2-4 23:23 编辑 ]
作者: 晨风信子    时间: 2011-2-4 17:49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11-2-4 16:14 发表
清平乐 张公堤迎春(词韵2011-2-3)

白杨报晓,鸟舌呢喃早。
都说银花开得好,掩映长堤容老。

迎春玉兔今归,新桃旧符相随。
月亮虽然未出,出来不过轮回。

银花当是白雪?掩映长堤容老,真有些许阅尽江山再来醉的豪气,呵呵。
作者: 水湾筏者    时间: 2011-2-4 18:37

月亮虽然未出,出来不过轮回。
大约这就是超越吧!看来梦蝶老翁已是悟透老庄思想了,水牛也跟着感悟一番!
作者: 虫儿1    时间: 2011-2-4 21:11

有禅意~~。很喜欢读。

“符”字是平声?挑一下。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4 21:24



QUOTE:
原帖由 虫儿1 于 2011-2-4 21:11 发表
有禅意~~。很喜欢读。

“符”字是平声?挑一下。

哈哈。谢谢虫小姐。所指甚对。已经改正。把“新桃旧符”改成“桃符新旧”。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4 21:40     标题: 回复 #2 关山秋 的帖子

谢谢翁兄!不瞒兄长,去年谷雨前后搬到一个可以在张公堤下的大片白杨树林下散步的地方,僻静呀,准备在那里养老了。把去年搬家三题发来:

七律•搬家三题(平水韵,010年4月中下旬)

一、搬书(题记:虎年阳春三月搬家,清理藏书,戏说以记。)

杏坛恰值杏花红,佳丽三千出九宫。
随我苦行频辗转,由她慈渡每从容。
富堪敌国清魂里,墨不同流皓首中。
为报专情思到死,颜如玉似笑痴翁。

二、驿马

题记:此次搬家是我生平第九次移居。但最令我难忘的是母亲生前反复提到的一次搬家:1953年,流落他乡打工十多年的父母,听说家乡搞土改分田地,便决定于当年冬月返故里。年长我16岁的哥哥挑着刚刚满月的我长途跋涉,挑子的另一头配的是一个沉重的小石臼。中途歇脚时,双肩皮肉已经磨破的兄长欲扔掉石臼以减轻重量。母亲却说:“儿啊,那好坏也是一件家具,扔了怪可惜的,你看我们本来就没有几件东西。”每忆及此事,倍感长兄如父!今年,我回老家在哥哥家过大年又忆及此事。我拿起这个石臼笑道:“哥,它是当年你挖地无意间掘出的。就它的打磨工艺来看,也许是新石器时代的东西,至少也有五千年了。当年返乡,我和这石头配成一担,所以,哥的肩上一头压着历史,另一头压的是未来。”哥哥听了大笑道:“什么东西经你一说,就弄出些味道来。看来我要发大财了,家藏有五千年历史的宝贝居然没有当回事,经常拿它舂蒜泥。妈说得好,它不过是个家具。”

移居忽地眼模糊,忆我生来便在途。
石臼婴儿悬一担,家兄肩膀少完肤。
马缘驿站行堪远,人惜窝棚德不孤。
珠泪未曾摔落地,常听布谷鸟传呼。

三、安居

谁把晓阳推进窗?鸟声催问打鼾郎。
树枝槛外摇精彩,谷雨床前种紫光。
人已安居无梦入,文将立命顺情扬。
来年种一菩提树,伴有真梅三两行。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4 22:14     标题: 回复 #4 水湾筏者 的帖子

水湾新年好。我在说诗的时候,曾经多次提到“诗词的超越精神”。大致的意思是:诗总是从具体的、感性的、情绪化的意象进入的,但诗词的意味、韵味、理趣、情趣、神趣,决不会停留在具体的意象上,更不会是就事论事的,而是向着情的极致、理的极致而提升。但这种提升不是“说理”式的,而是“让形象通过感情世界而去呈现、表露、表现、逸出”。所以,中国古代的许多文艺评论如诗话、词话之类,所用的“概念系统”,常常是中国古典形而上学(或者玄学、哲学)的用语。什么叫“形而上学”(形上学)?在西方哲人亚里士多德那里被称作“物理学之后(上)”,直接的语义是“物象”之“背后”或者“之上”、“之外”的东西。简言之,“超越物象”。若按照中国经典《周易 系辞》中的话来说就是:“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超越物象的是“道”,而物象本身只是形资器具。

说到这里。我还想补充一句多余的话:如果我们有着诗词的超越精神,那么我们就能够荡涤心中的“戾气”,用一种“清澈无染”的眼光来玩味诗中的艺术境界,而不是主观地去揣度甚至编造作者的“故事”。停留在故事本身,离诗已经相去甚远,尽管许多诗中是有故事的。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11-2-4 23:06 编辑 ]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4 22:22



QUOTE:
原帖由 晨风信子 于 2011-2-4 17:49 发表


银花当是白雪?掩映长堤容老,真有些许阅尽江山再来醉的豪气,呵呵。

啊!是杏子教授来啦!新年快乐!“银花”是“火树银花”,除夕夜炸了一夜的鞭炮呀。估计树林中的鸟儿们都没有睡好觉。我早上林中漫步,听这些天使们唱:昨夜的火树银花真好看,俺们激动的一夜没有合眼。哈哈……
作者: 走马观花123    时间: 2011-2-4 22:42

老狐狸的东东,总能让人读后有所思有所悟。
真得感谢“银花开得好”,要不是一夜劈拉啪啦惊扰了一帘鸟梦、狐梦、蝶梦,说不定他老人家早呼呼去了,俺们怕也就无缘赏读这首词了哈。
作者: 罗贤生    时间: 2011-2-4 23:02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11-2-4 22:14 发表
水湾新年好。我在说诗的时候,曾经多次提到“诗词的超越精神”。大致的意思是:诗总是从具体的、感性的、情绪化的意象进入的,但诗词的意味、韵味、理趣、情趣、神趣,决不会停留在具体的意象上,更不会是就事论事的,而是向着情的极致、理的极致而提升。但这种提升不是“说理”式的,而是“让形象通过感情世界而去呈现、表露、表现、逸出”。所以,中国古代的许多文艺评论如诗话、词话之类,所用的“概念系统”,常常是中国古典形而上学(或者玄学、哲学)的用语。什么叫“形而上学”(形上学)?在西方哲人亚里士多德那里被称作“物理学之后(上)”,直接的语义是“物象”之“背后”或者“之上”、“之外”的东西。简言之,“超越物象”。

说到这里。我还想补充一句多余的话:如果我们有着诗词的超越精神,那么我们就能够荡涤心中的“戾气”,用一种“清澈无染”的眼光来玩味诗中的艺术境界,而不是主观地去揣度甚至编造作者的“故事”。停留在故事本身,离诗已经相去甚远,尽管许多诗中是有故事的。

去社科院读博士也可能没机会学到这知识。骡子五体投地拜见蝶翁。
作者: 楼兰来也    时间: 2011-2-4 23:26

骡子五体投地,俺就道个万福,问个吉祥吧,老顽童可别说不认识俺瓜子了哈~~
作者: 林锐彬    时间: 2011-2-5 09:43

梦先生这些诗词,让人切受沾丐。

还望先生百忙中,抽空到雅座兜兜~~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5 13:08

走马兄新年好!哈哈,还陪妞爷涂油。

多巧,马来了,骡子也蹦来了。哈哈,骡子说错了不是?好诗多在江湖中,博士的课堂上是出不了诗人的。博士们只有跑江湖才有可能成为诗人。诗有别材,非学问可成之。

呀!楼兰姑娘原来是嗑瓜子的妮子呀。握手握手。马上到妮子的帖子上油一把去。祝楼兰“太真”花,开得越来越鲜艳。哈哈

林先生新年吉祥!先生的话我记下了。我更是从读先生的诗词与评语、诗话中受益良多!
作者: 朕游天下    时间: 2011-2-5 22:03

又是一年了!哈哈。祝老拐子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作者: 水湾筏者    时间: 2011-2-5 23:57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11-2-4 22:14 发表
水湾新年好。我在说诗的时候,曾经多次提到“诗词的超越精神”。大致的意思是:诗总是从具体的、感性的、情绪化的意象进入的,但诗词的意味、韵味、理趣、情趣、神趣,决不会停留在具体的意象上,更不会是就事论事的,而是向着情的极致、理的极致而提升。但这种提升不是“说理”式的,而是“让形象通过感情世界而去呈现、表露、表现、逸出”。所以,中国古代的许多文艺评论如诗话、词话之类,所用的“概念系统”,常常是中国古典形而上学(或者玄学、哲学)的用语。什么叫“形而上学”(形上学)?在西方哲人亚里士多德那里被称作“物理学之后(上)”,直接的语义是“物象”之“背后”或者“之上”、“之外”的东西。简言之,“超越物象”。若按照中国经典《周易 系辞》中的话来说就是:“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超越物象的是“道”,而物象本身只是形资器具。

说到这里。我还想补充一句多余的话:如果我们有着诗词的超越精神,那么我们就能够荡涤心中的“戾气”,用一种“清澈无染”的眼光来玩味诗中的艺术境界,而不是主观地去揣度甚至编造作者的“故事”。停留在故事本身,离诗已经相去甚远,尽管许多诗中是有故事的。

这段话,水湾要珍藏,正如罗子所说“社科院读博士也可能没机会学到”,若能在学诗、读诗、写诗过程中能把这段话应用于无形,水湾也会“超越”起来了。
作者: 红叶笑西风    时间: 2011-2-7 12:50

给梦蝶翁拜年,祝新年吉祥,事事如意!!
作者: 艾诗人    时间: 2011-2-7 22:07

最后两句俏皮好笑但有深意。好创意。拜年了!
作者: 虫儿1    时间: 2011-2-8 05:47     标题: 一楼和七楼都是好诗好词。学习了!

给梦蝶师友拜年!!祝身体健康!年年顺景!事事成功!恭喜发财!!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2-8 16:15

鸟舌何不用鹦舌?读来好听,又恰当。 不是说笑,真的鹦舌好听些。月亮虽然未出,出来不过轮回。结的大妙!一种希冀一种期盼又一种了然于胸,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终于有些明白什么是诗词味了。
作者: 楼兰来也    时间: 2011-2-10 21:27

老顽童:俺先生刚点出了他翻译的两本书资料,学界对他这两本译书评价都挺高,我是对他搞的那一套有敬意而不感兴趣,也看不懂,突然想到你们应该是同行,给你留下网址,有兴趣你去看看,还有他两篇文章: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281775/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883148/

http://www.cul-studies.com/Article/contribute/200907/6332.html

http://www.cul-studies.com/Article/literature/200910/6563.html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10 22:08



QUOTE:
原帖由 楼兰来也 于 2011-2-10 21:27 发表
老顽童:俺先生刚点出了他翻译的两本书资料,学界对他这两本译书评价都挺高,我是对他搞的那一套有敬意而不感兴趣,也看不懂,突然想到你们应该是同行,给你留下网址,有兴趣你去看看,还有他两篇文章:

htt ...

哇!楼兰妮子的先生原来是研究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专家和翻译家呀!首先向妮子的先生陈越致敬!在我的记忆中,中国关于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在上世纪80—90年代最为火热。唉!这其中的曲折一言难尽,而这个以“西方马克思主义”冠名的思想流派,其内部构成也极为复杂。嗯。我和你的先生或可有着共同的话题,虽然我没有专门研究过“西方马克思主义”,但我曾经为马克思的人类学思想和东方社会理论的研究付出过心血。唉!这都是20年前的事情了,90年代以后,我再也没有摸过这个领域,完全转向到“国学”。
谢谢楼兰,我会去看的。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11-2-10 22:21 编辑 ]
作者: 柳无歌者无聊    时间: 2011-2-10 22:09     标题: 回复 #1 梦蝶翁 的帖子

给前辈拜个晚年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10 22:24

一路谢谢各路神仙大侠!哈哈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11 03:00

蜗牛慢慢消化,能否吸收尚不得而知。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2-11 11:15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2-11 03:00 发表
蜗牛慢慢消化,能否吸收尚不得而知。

酸不酸呀?哈哈,不过是早上散步随口哼哼而已,见啥写啥。只是张公堤记录着中国文化的近代化历程,由此想到我们应当走出历史循环的所谓“周期律”。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2-11 11:33



QUOTE:
原帖由 关山秋 于 2011-2-4 17:20 发表


春节好!拙兄好情致!从迎春词看,您春节没有回丹江口老家,是在武汉过的。估计贵府上在汉口,并距张公堤不远,晴好天气,清晨一个人溜达到张公堤探寻春的信息,兴之所至,吟得一阕大好清词。上片堤上早春风 ...

大家手笔,凡人也喜欢,便是佳作。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2-12 21:11

晚辈给大拙先行拜年!!!
作者: 月下踏歌    时间: 2011-2-13 21:14

鸟舌 用了N多次了, 换个新词儿, 新年新气象嘛.  呵呵新春快乐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