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诗歌] 采桑子·花事三叹(步梦蝶翁韵) [打印本页]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4-14 15:38     标题: 采桑子·花事三叹(步梦蝶翁韵)

一、苹果花

悄开淡淡寻常素,谁会惊心,不必留心。安处自然皆可禁,风起舞香襟。
一双小雀停还去,婉转传音,渐远无音。没入青天无处寻,谁个正沉吟?

二、无花果

花开未见偏成果,可在标新?可欲尝新?莫笑无花便是贫,谁解苦劳神?
花伤绚烂拼全力,多少前因,岂敢无因。此果生来会指津,细想也单纯。

三、竹子花

拔高节节冲天去,地也能任,天也能任。成海如波终是林,不敢以身沉。
开花莫叹香消尽,自有琴心,依旧空心。雨后听来初笋吟,生命有强音。

附梦蝶翁原玉:

采桑子  花事三叹(组诗,词韵,2011年4月14日)

一、苹果花

窗含白玉枝枝素,开未惊心,落未留心。风过忽然撩不禁,情绪扯衣襟。
露台几瓣飘然去,画外之音,谁与知音?多少花开无果寻,只剩鸟低吟。

二、无花果

门前有树茕茕立,疏叶标新,鸟语尝新。春上枝头七彩贫,这是啥精神?
杏桃争艳疑云起,欲解原因,难以知因。有果无花莫问津,青涩守单纯。

三、竹子花

出墙青竹凭风摆,直也能任,曲也能任。独立之身常在林,底事起还沉。
一生无果由天性,怀抱琴心,却是空心。每遇花开必苦吟,吟罢再无音。

注:竹子开花,竹林必枯败。三篇皆例遵朱淑真体。

[ 本帖最后由 非非 于 2011-4-15 16:23 编辑 ]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4-14 17:02

飞入青天无处寻,谁个正沉吟?
------
好结,欣赏!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4-14 19:32

这辣妮子利索,身手好快。我老人家想了两天才哼成那样子,你转眼就成了。嗯。这有点向着你最初跟牛老师学诗的那种味儿回复了。让我们经常回味一下开始,特别是人之初,这会大有裨益的。

安之泰然皆可禁——之,出律。这是节奏点上的字,一定要准确把握平仄。乐理如此。
有只小雀停还去——只,入声,虽然可以“以入代平”,但是,在节奏点上的字,尽量按照原格要求来写。我一般使用以入代平时,常常考虑的是避免在节奏点上用,虽然用了也不为错。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11-4-14 19:37 编辑 ]
作者: 松风山月    时间: 2011-4-15 04:59     标题: 回复 #1 非非 的帖子

心细手快更巧,斑斑非一般斑斑!
作者: 虫儿1    时间: 2011-4-15 05:50

非非的词渐入佳境了。只是有些地方仍是习惯性“生造”。比如“此果生来会指津”
作者: 柳无歌者无聊    时间: 2011-4-15 10:38     标题: 回复 #1 非非 的帖子

原来采桑子有两种句式啊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4-15 15:50

我写的快改的慢,写完后改个十天八天的。改来,再添一首。此果生来会指津,回虫儿我想说这个无花果天生会指点人的迷津。 是不是生造呀。回梦蝶翁你的回味开始,引我深想下始与终的命题,想想什么是始什么是终呢?始与终是相对的概念,在一个大概念里就是无始无终,最初最到多初,最初也是某个结果的开始,就追到婴儿,追到出生前,那也不是最初,那是无数先人的结果。而哪里是结果,每个结果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我们在一个链条上,我们在一条河流上。我在乱想上,晕了。

回柳歌,查一下依的朱淑真体  朱淑真体 双调五十四字,前段五句四平韵,后段五句三平韵。

此体见《花草粹编》,集唐宋女子诗句。前后段各添五字一结句,句式中仄仄平平。

[ 本帖最后由 非非 于 2011-4-15 15:57 编辑 ]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5 15:59

采桑子

七夕感怀(三)

一年一度一相见,聚也情长,别也情长。望断鹊桥泪两行。
天上人间无限愁,朝也思量,暮也思量。次次离合都断肠。

不是这一个,抽空从朱淑真全集里找。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4-15 16:01

找到了~
采桑子·王孙去後无芳草   
王孙去後无芳草, 绿遍书阶。尘满妆台。粉面羞搽泪满腮。 教我甚情怀。   
去时梅蕊全然少, 等到花开。花已成梅。梅子青青又待黄。 兀自未归来。
作者: 明月如心    时间: 2011-4-16 07:34

这组难步~佩服!
第三个像写竹子的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6 08:39



QUOTE:
原帖由 虫儿1 于 2011-4-15 05:50 发表
非非的词渐入佳境了。只是有些地方仍是习惯性“生造”。比如“此果生来会指津”

此果生来会指津——妙句,学习。抽空模仿之。——妙学抽摸可仿津。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6 08:46



QUOTE:
原帖由 明月如心 于 2011-4-16 07:34 发表
这组难步~佩服!
第三个像写竹子的

竹花看来很难写,老狐狸的也像是写竹子,也同样加上花借以切题。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4-16 10:18



QUOTE:
原帖由 李家三郎 于 2011-4-16 08:46 发表

竹花看来很难写,老狐狸的也像是写竹子,也同样加上花借以切题。

牛哥眼尖,正是这样。题为“花事三叹”。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4-16 10:23

辣妮子这首“竹子花”次韵和的好,好在与原作反其道而行之。原作味儿低沉,和作积极向上,哈哈,俺是老年人的心态,妮子是年轻人的心态。唱与和,就得这样,和就要和得与原作有较大的差别。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11-4-16 10:24 编辑 ]
作者: 非非    时间: 2011-4-16 15:30

竹子花是不太好写,这三篇其实都在似是而非之间,不是花是花事,讲种感觉,讲种领悟,讲个故事。我是这样理解的。原玉本身的深奥使得步韵非常不易,笔力不逮,所以我偷了不少懒,回头还得细琢磨下。
作者: 李家三郎    时间: 2011-4-16 16:33



QUOTE:
原帖由 梦蝶翁 于 2011-4-16 10:18 发表

牛哥眼尖,正是这样。题为“花事三叹”。

既然如此,那就得同样对待了。
作者: 梦蝶翁    时间: 2011-4-16 17:06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11-4-16 15:30 发表不是花是花事,讲种感觉,讲种领悟,
竹子花是不太好写,这三篇其实都在似是而非之间,不是花是花事,讲种感觉,讲种领悟,讲个故事。我是这样理解的。原玉本身的深奥使得步韵非常不易,笔力不逮,所以我偷了不少懒,回头还得细琢磨下。

不是花是花事,讲种感觉,讲种领悟,讲个故事。——嗯。理解到位。的确是“花事”之“叹”。而不是“咏花”。三叹全在结句:

多少花开无果寻,只剩鸟低吟。
有果无花莫问津,青涩守单纯。
每遇花开必苦吟,吟罢再无音。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11-4-16 17:08 编辑 ]
作者: 酸酸儒    时间: 2011-4-16 20:39

花花草草,酸酸最怕写,更况步韵了。非非写的不错,佩服!
作者: 十九白眼    时间: 2011-4-16 20:52

无花果果然无花,非非果然细心!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