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掇拾童年二三事 [打印本页]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2-6-23 00:35     标题: 掇拾童年二三事

童年的村子有个非常典雅的名字叫“雨伞树”,谁也不晓得这名称的由来,或许是古已有之,又或许是为了柏油路旁那一排犹如战士般、挺拔而立的雨树。
                                                    一、

     半个世纪的韶光悄然流逝,蓦然回首,母校记忆依稀,掇拾童年二三事,怎堪那点点滴滴……

  童年的启蒙学校——“建华公立国民型小学”,坐落于柔佛笨珍市郊区以北8英里处的爪哇村。一条贯通南北的柏油路把小镇分成两半,一边是建华国小,一边是一排古旧的锌板店屋, 与校舍遥遥相望。

  谁都晓得林云霞老师是萧流萍校长的妻子,林老师是一年级的班主任,萧校长则负责六年级。国小规模不大,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各开一班,由一位老师担任班主任,全校学生人数不超过200人。校长夫妇育有4个孩子,一家人住在校园内的教职员宿舍。上世纪60年代,乡村学校交通不方便,从外地来的教职员,大多住在学校宿舍里。

  多年以后,许多老师的名字都已忘记,唯独林老师和萧校长的名字记忆犹新。小时候老觉得他们的名字好美,云霞、流萍,在幼小的心灵泛起了莫名的遐思:天上的云霞、水中的流萍,是如何相遇的?真巧。更令同学们印象深刻的是他俩极端相反的体态和性格。林老师身材娇小,和蔼可亲,脸上总是堆满了笑容,她把学生当自家的孩子来照顾,像极了慈祥的妈妈,很受同学们的敬爱。萧校长身材高大魁梧,终日铁青着脸,不苟言笑,像个再世包青天,令同学们望而生畏。每当萧校长从课室旁走过,吵吵嚷嚷的课室顿时鸦雀无声。

                                                     二、
   
    童年的村子有个非常典雅的名字叫“雨伞树”,谁也不晓得这名称的由来,或许是古已有之,又或许是为了柏油路旁那一排犹如战士般、挺拔而立的雨树。

  而橡树才是村子的主角,茂密阴森的胶林,一望无际。童年的家位于一片广阔的胶林当中,双亲是园主兼割胶工人。房屋周围橡树参天,每逢狂风暴雨之夜, 躺在床上听到风吼树摇,每每担心大树会轰然倒下,把家人压个正着。

  屋子旁边有鸡寮,养了一群鸡鸭。逢年过节前夕,必须依循母亲的吩咐,将一只肥大公鸡拎到学校交给林老师。公鸡装在贝壳形状的藤制篮子里,被捆住了双脚,篮子的封口用麻绳系紧,只让雄赳赳的鸡头戴冠露在外面探世界,就这样一路“咕咕咕、咯咯咯”地走到学校去。

林老师接过篮子满心欢喜,随即将钞票和零钱交到我手里,摸一模我的脑袋瓜说:“小丽,替老师谢谢你妈妈呵!钱拿好,别弄丢了哦!”偶尔也送鸡蛋,接过一篮子的鸡蛋时,听妈妈嘱咐道:“是送给林老师的,别收老师的钱!”给老师送鸡送蛋的美好记忆,深深地烙印在心底。
  住家离学校约莫一英里,村子里的孩子都是走路上学的。下雨天, 抵达校门口皆成了落汤鸡。林老师常找来干爽的衣服鞋袜给我们换上,口中责备道:“怎不带把伞?这样淋雨会着凉的。”孩子们眨眨眼暗笑:怎么会呢,下雨天我们最喜欢在乡野间奔跑,让大小雨点丁丁当当洒落在身上,全身被雨淋得湿透透,可谁也不曾淋出病来……

                                                       三、

    萧校长对学生的纪律和品行监管非常严厉,若以现代的眼光看,简直到了侵犯人权的地步。除了诚、信、孝、忠的校训,尤其重视尊师重道,学生在校内校外遇见师长都得鞠躬行礼请安。依稀记得有一条校规是限定学生在傍晚7点钟过后,不准在街上溜达嬉闹,必须乖乖留在家里温习功课。于是每天晚上,萧校长都亲自充当“巡逻警察”,在爪哇村的小镇上来回踱步,瞥见有学生犯规,即刻列入黑名单,犯规的学生在周会上难逃鞭刑的厄运。

  萧校长在周会上鞭打“坏学生”的情景,令同学们胆战心惊。粗大的藤鞭,使劲地摔落在学生的屁股上小腿上……下手毫不留情。被鞭打的无不泪眼汪汪,暗自叫苦。这一招果然奏效,7点钟过后,大街上不见小孩踪影,没有电视的年代,孩子们大可静下心来,在煤油灯下专心做功课。

  或许,正是当年启蒙学校那格外保守而苛刻的校规校训,练就了同学们日后专心向学的精神,以及循规蹈矩的品行操守,从而受惠终生。

  其实萧校长也有柔性的一面。尽管严声厉色,唱起歌来声音却是充满磁性,十分动听。校长兼任音乐老师,依稀记得五年级上音乐课,他教唱《西风的话》 的神情。“去年—我—回—去,你们刚穿新棉袄;今年我—来看—你—们,你们变胖又变高……”萧校长眯着双眼清唱,聚精会神,仿佛陶醉其中。同学们一方面是惧怕他的威严,一方面是被他的磁性歌声所吸引,他唱一句,我们跟一句,学习得非常认真, 将整首《西风的话》的词曲背得滚瓜烂熟。成年以后,偶然听到这首歌,不由地缅怀起这位启蒙恩师。


原载《早报.文艺城》22.06.2012

[ 本帖最后由 林子 于 2012-6-23 00:53 编辑 ]
作者: Eri    时间: 2012-6-23 14:15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12-6-23 00:35 发表
林老师接过篮子满心欢喜,随即将钞票和零钱交到我手里,摸一模我的脑袋瓜说:“小丽,替老师谢谢你妈妈呵!钱拿好,别弄丢了哦!”偶尔也送鸡蛋,接过一篮子的鸡蛋时,听妈妈嘱咐道:“是送给林老师的,别收老师的钱!”给老师送鸡送蛋的美好记忆,深深地烙印在心底。
...

那时的“小丽”一定是个聪颖秀丽,乖巧懂事的好学生,深得林老师疼爱。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2-6-23 22:29     标题: 回复 #2 Eri 的帖子

谢Eri, 问好!

我小时候读书很用功, 大概是怕校长老师的藤条!
作者: 友赏来了    时间: 2012-6-23 23:50

林子的记性很好,佩服!

不知您的母校现状如何?最近曾回去‘探亲’吗?

作者: 辛羽    时间: 2012-6-24 10:10     标题: 回复 #1 林子 的帖子



那么多年过去,能让学生怀念的老师一定是出色的老师!
作者: 苏杭    时间: 2012-6-24 11:15



QUOTE:
原帖由 林子 于 2012-6-23 22:29 发表
谢Eri, 问好!

我小时候读书很用功, 大概是怕校长老师的藤条!

我的小学生活与林子的有很大的差别,我的小学生活可用四个字形容:顽皮搗蛋!

可能这是男生和女生的不同吧。

但林子描述的乡村小学的情景我还是感到亲切的,半世纪前的新加坡也有许多这样的乡村小学。

大嫂在裕廊一带的老家就有一间这样的乡村小学。

不要小看这间小学,学校的一个老师〔当年寄宿在学校的宿舍內〕的一个孩子,后来还当上了国家的总理呢!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2-6-24 11:18     标题: 回复 #4 友赏来了 的帖子

已经几个月没回家乡了。 母校依然“健在”,只是增添了岁月的风霜。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2-6-24 11:26     标题: 回复 #5 辛羽 的帖子

好老师和坏老师都会给学生留下深刻印象。

古早的师生关系密切,令学生永铭心底!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2-6-25 09:45     标题: 回复 #6 苏杭 的帖子

谢谢您分享!

英雄不问出处,当年的小毛头,今日的社会精英!
作者: 蒹葭苍苍    时间: 2012-7-2 00:03

林子的作品总是那么淳朴自然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2-7-2 22:49     标题: 回复 #10 蒹葭苍苍 的帖子

蒹葭妹妹, 很感谢你前来阅读, 并给予好评,又把帖子提上来!
作者: 乡里人    时间: 2012-7-2 23:31

严师出高徒哦。 作品亲切又淳朴。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2-7-3 18:44     标题: 回复 #12 乡里人 的帖子

问好乡里人, 非常感谢您阅读与鼓励!
作者: 超风    时间: 2012-7-4 15:38

没有感谢我@@@@@@我正想着你嘞。。。

图片附件: 149715_396045437082228_100000303263629_1359731_1310578167_n.jpg (2012-7-4 15:38, 9.03 K) / 该附件被下载次数 87
http://sgwritings.com/bbs/attachment.php?aid=50814


作者: 林子    时间: 2012-7-5 15:21



QUOTE:
原帖由 超风 于 2012-7-4 15:38 发表
没有感谢我@@@@@@我正想着你嘞。。。

哈哈! 有点肉麻咧!!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