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首个种族和谐调查显示 国人跟土生异族相处 比跟新移民自在 [打印本页]

作者: Cadence88    时间: 2013-9-12 16:49     标题: 首个种族和谐调查显示 国人跟土生异族相处 比跟新移民自在

我国独立以来的第一个种族和谐调查显示,不管是在公共领域如职场和社区,或私人社交圈子,受访者觉得自己跟土生异族相处,比跟新移民相处来得自在。


由种族和谐资源中心(OnePeople.sg)与新加坡政策研究院联手展开的调查显示,96%的受访者能接受本地华人为同事,而能接受本地马来人、印度人或欧亚裔为同事者高达93%,但对中国、印度或周边地区新移民的接受程度,却为84.9%、85.5%和87.6%。

受访者包括4000多名新加坡公民与永久居民。这项调查曾报道过,不过新加坡政策研究院研究员马修(Mathew Mathews)博士,昨天在政策研究院与种族和谐资源中心联办的公开论坛上,跟与会者分享多一些调查数据。

关于私人生活空间和社交圈,六成非华族能接受跟本地华族通婚,但不到一半(47.6%)受访者能接受跟中国新移民通婚。

在选择亲密好友方面,受访者对土生异族和外来新移民之间明显亲疏有别,跟本地生长的异族成为好友,比跟来自中国、印度或周边地区新移民成为好友来得自在。

91.5%受访者对跟本地华人成为好朋友感到自在,84.7%愿跟本地马来人成为密友,83%愿跟本地印度人成为好友,85.5%愿跟本地欧亚裔交往,但只有77.4%受访者表示跟中国新移民为友时感到自在。愿跟印度新移民成为好友的占74.6%,愿和周边地区马来族新移民为友的是78.1%。

马修博士解释说,他们在调查上述跨文化舒适程度时,会把相关族群排除在外,例如在问到跟本地华人成为好友是否感到自在时,只问华族以外的受访者。提到跟新移民相关的问题,同样排除相关的新移民受访者。

调查也显示,93.8%的受访者能接受本地华人当上司,83%接受本地马来人、84%接受本地印度人、91%接受欧亚人当上司,但只有74%接受中国新移民、73.7%接受印度新移民为上司。

如果是作为雇员,虽然新旧移民之间的接受程度还是有差距,但差距相对小,例如近95%的人能接受本地华人为下属,而接受中国新移民为员工的是83%。

在接受不同宗教信仰的人为同事方面,民众的自在度都在90%以上,例如对佛教徒是96.9%、回教徒94%、天主教徒95.2%、基督教94.7%、道教徒94.6%、印度教徒92.6%和锡克教徒91.3%。不管作为同事(96.9%),上司(96.4%)、雇员(96.8%)、邻居(96.7%)或人口大多数(92.5%),人们对佛教徒的自在程度最高。

参加上述论坛者,除了马修博士,还有南洋理工大学副教务长(学生生活)郭建文副教授,官委议员、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前官委议员楚其菲和前官委议员维斯瓦,由律师沈结乐(Gerald Singham)担任主席。

种族和谐资源中心主席再努丁结语论坛时说,上述调查凸显三大特点。首先是种族和谐不仅仅是种族容忍,它应以互相尊重、了解、信任和建立跨族群友谊为基础。

其次,调查所创立的新指标让新加坡有了新坐标来衡量种族、宗教关系。第三是这项调查凸显了我们在处理这一问题时的优势与不足之处,让我们有机会更仔细检讨我们的态度、政策和计划等,更好的维系族群关系。



联合早报 谢燕燕报道
2013年09月12日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2 17:10     标题: 回复 #1 Cadence88 的帖子

这类调查本身就是无聊,公布结果更是下贱,分化族群,居心何在? 早报作为华文独家,到底想表达什么鸟意思?! 这就是我一直对早报一众文人记者不屑的缘由! 如果还能称他们为记者的话。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3-9-12 17:11 编辑 ]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13-9-12 20:57

廢話,從小在一起讀書然後當兵當然會覺得比較容易相處。
尤其是還小,不了解民族大義時。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3-9-13 02:05



QUOTE:
原帖由 光之子 于 2013-9-12 20:57 发表
廢話,從小在一起讀書然後當兵當然會覺得比較容易相處。
尤其是還小,不了解民族大義時。

那你现在了解了民族大义,和异族国人相处就感觉壁垒分明隔阂深重格格不入了吗?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13-9-13 02:18     标题: 回复 #4 谈笑风生 的帖子

在下和異族朋友是沒有隔膜,只是論交情深度,絕對是和本族朋友,包括新移民比較深。
雖說和異族在一起,也不會不自在,但畢竟得用洋人的語言來交談,還是有點不自在。
只有和本族朋友,尤其是新移民在一起時,用我們自己的語言交談,那最自在。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3-9-13 02:38     标题: 回复 #5 光之子 的帖子

所以是语言沟通交流的问题,不是什么民族大义的问题。
作者: 光之子    时间: 2013-9-13 09:17     标题: 回复 #6 谈笑风生 的帖子

比較喜歡用那一個語言交流也和民族意識有關。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9-13 09:30     标题: 回复 #2 小民 的帖子

小民兄:

稍安勿躁,這次討論會是9月11號上午召開的,我也應邀參加了。個人感覺,不但調查有必要,深入討論也還是有必要的。而且“英文”的相關報道與討論要比《聯早》的這個簡單報道還要多一些。私下裡講,在討論宗教、種族問題方面,新加坡的“華語”論壇在深入程度與參與程度上遠低於“英語”論壇。

我們一方面要提倡華語,其實另一方面,對於社會重要的問題,其實也應該多加參與。

回過頭來說這次調查,其實據我分析,其實是“成績多於問題”,表明過去數十年新加坡在種族與宗教和諧方面取得了巨大的進展。

但當然不能說完全沒有問題,比如數據就顯示,不但新加坡本土人對新移民有戒心(上面已經顯示),而且,調查也表明“新移民”自身,包括我這樣的“大陸新移民”確實也有“融入的差距”,比如對異族通婚的“接受度”等,就與土生華人有較大的差距。

知道問題其實并非是壞事,這是改變的第一步。新加坡需要不同宗教與種族的和諧,這一點,在討論會上,前官委議員楚其菲給我的印象就極深。

他是一位穆斯林,卻極為大度,寬容,并且也有自省精神,他的胸懷給我留下的深刻印象。

而且,不是說場面上的話,當時討論的氣氛,可以說是既“坦誠,又富有建設性”,所以我認為是有必要的。

不求您認可,但希望您能理解。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9-13 10:02     标题: 这样的调查非常有必要

如何促进种族和宗教和谐永远是我国最重要的议题。这方面,我们都是在保持高度敏感性和互相尊重的前提下,坦诚和公开的探讨。而不是当鸵鸟或是把问题扫入地毯下。

在过去几十年来,我们在这方面是取得很大的进展,但是也面对新的挑战。在我周围来自比较单纯一个种族和宗教国家的异国朋友,在与不同种族和宗教人士的来往时,还是有点不自在,和存在不少误解。这完全可以理解,但是还是需要努力改变的。

所以我们需要继续努力,把问题找出了,对症下药。

顺便提一下: Singlish 在促进各族的交往发挥很大的作用。

共勉!

[ 本帖最后由 林叔献 于 2013-9-13 10:05 编辑 ]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3 13:37

我完全同意,种族和宗教和谐永远是新加坡的重要议题,永远都不应该忽视。

但我也认为,把新移民课题和种族课题混在一起谈,有意无意的去做直接对比,并得出如题这样的简单结论,实在是有点无聊和不负责任了。

以上纯属个人意见,不吐不快。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9-13 14:00

这样的调查报告若作为社会结构的根据和参考,绝对有助于政府适当的调整移民政策,这是政府必须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而把这样的报告公布出来,是让公众得到知情权,这样的做法怎么会无聊和不负责任呢?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9-13 14:27

在报道这调查时,联合早报与海峡时报的标题,有明显的不同。一个是比较同土生异族的相处比跟新移民更自在;另一个是比较同异族当同事比当伴侣自在。这是报馆的选择。调查的内容没有不同,都如实报道。

种族和谐课题应该包括新移民。融入和接纳就可能牵涉到种族和宗教。如果不认识到种族和宗教和谐是新加坡的建国基石和自己该扮演的角色和负的责任,融入和接纳就有困难。

[ 本帖最后由 林叔献 于 2013-9-13 16:24 编辑 ]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3 14:54     标题: 回复 #12 林叔献 的帖子

反对把新移民课题和种族课题混为一谈,反对把这两个性质不同的课题做直接或简单对比,不等于反对让新移民去了解种族和宗教课题的重要性和敏感性。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3 14:55     标题: 回复 #11 粗茶淡饭 的帖子

这样的调查结果,以及这样的调查本身,是新加坡已经出现的排外思维的必然反应。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3 15:05

为什么说,把新移民课题和种族课题混为一谈,是不负责任?

种族和宗教课题,是关系到新加坡社会和谐的基石。新移民融入问题(包括新加坡人对新移民的接纳程度),也是关系到新加坡社会和谐的一个重要因素。

但不能因为两者都关系到新加坡社会的和谐,就认为这两者是同样性质的问题。

我希望大家认真考虑,这个两个课题在性质上的重要区别。只有认识到这一点,才会明白,这两个课题能不能直接比较,能不能如此不负责任的得出如本文标题那样的简单结论。
作者: multimode    时间: 2013-9-13 15:19



QUOTE:
原帖由 叶明 于 2013-9-13 15:05 发表
为什么说,把新移民课题和种族课题混为一谈,是不负责任?
种族和宗教课题,是关系到新加坡社会和谐的基石。新移民融入问题(包括新加坡人对新移民的接纳程度),也是关系到新加坡社会和谐的一个重要因素。
...

如果把移民或新移民问题纳入种族和宗教课题的范畴,那么,建议有关种族和宗教的法律法规,也应不例外地适用于新移民,也应列为敏感性课题,发表不当言论者也有必要依法处理。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3 15:27     标题: 回复 #16 multimode 的帖子

我同意,应该严肃对待辱骂新移民、挑拨本地人与新移民关系的言论,甚至在法律上采取与种族课题相类似的做法。

毕竟,这个课题也关系到新加坡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但我们还是必须要分清,新移民融入课题,与种族课题在性质上差异。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3 16:20     标题: 关于种族课题与移民课题 性质差异之我见

请允许我在这里打一个比方:种族课题是“1”的问题,移民课题是“0”的问题。

在我看来,种族和宗教课题,是新加坡社会和谐与稳定的基石。是一个解决不好可能导致亡国的问题。

所以它是“1”的问题。没有了这个“1”,无论后面有多少个“0”,都只能是一场空。

而移民课题是关于“0”的问题。如果新加坡社会足够包容,对新移民采取接纳和欢迎的态度,能够吸引更多愿意为新加坡所用的人才,那么就可以大大提升国家的整体竞争力。这就等于在“1”后面多添了几个“0”。

如果大家采取排斥态度,或新移民在本地面对融入困难,那无非是就是少添了几个“0”。但决不会动摇新加坡的根本。就算一个“0”也没有,新加坡也照样存在。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3 16:39     标题: 1和0的问题,能拿来对比和混淆吗?

“国人跟土生异族相处 比跟新移民自在”,这样的对比性结论,等于是在拿0和1两个不同性质的问题相比较。

在潜意识上,这个结论会造成两大危害:

第一,会降低公众对种族问题重要性的判断。因为它把1和0混为一谈了。实际上是降低了1的重要性。并不是在突出1的重要性。

第二,0和1原本没有可比性。同一个国家土生土长的国民,就算有种族或宗教上的不同,也不能拿来和新到的移民(未完成融合的移民)相提并论。这是一个常识问题。如果要比,它不可能出现第二个结果!

试想,如果新加坡人觉得与同种族的新移民相处,比跟本土的异族相处更融洽,那不是等于证明新加坡人有种族主义意识吗?

既然不会也不应该有第二个结论,那么用这种所谓调查,得出这样一个伪结论,等于是给一些新加坡人找到了与移民不应该相处自在的合理化依据。这等于是变相鼓励排斥移民的心态。

所以我个人认为,这个结论是不负责任的。因为它既降低了我们对1的重要性认识,又降低了我们对0的接纳程度。这是通过1和0的对比,导致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令人遗憾!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3-9-13 16:55

其实我们不必大惊小怪,其他国家如中国,也有类似的调查报告,这是社会学的一环,探讨移民与本地人之间的关系和社会影响。

这个报告结果很正常,没有特别针对移民。

如果政府对移民和本地人之间的问题不闻不问,那才是有问题。


《新疆移民与民族关系问题调查》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3 17:06     标题: 回复 #20 粗茶淡饭 的帖子

请你不要混淆。我前面已经讲的很清楚了。

调查报告无论是针对种族问题,还是移民问题,都有其必要性。这个没有人反对。

但是把种族和移民问题混为一谈,把两个不同性质的课题直接比较,并得出不负责任的结论。这就令人遗憾了。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9-13 17:24     标题: 不很了解叶明网友想说什么

叶明网友:

不很了解您的这几段留言的意思,感觉您好像还有一些话不想明言。

我再回头阅读早报和海峡时报对这调查和有关讨论会的报道。

我的理解是调查小组是把新移民细分为不同种族,或是把同种族细分为新移民和非新移民;再从种族和谐的角度来调查。如:不仅仅是调查华族对马来族上司的接受,而是更细的调查华族对非新移民和新移民马来族上司的接受。这说明调查小组重视新移民对种族和谐的重要性。其实这也是真实存在议题,是应该重视的。这不应该算是把种族议题和移民议题混为一谈,也不是特别针对新移民对不同种族的看法的调查。

现在一部分的调查结果显示国人在同新移民异族和非新移民异族交往时,是有蛮大的差异。我们就应该重视,进一步的探讨和改进。
作者: zbq84101    时间: 2013-9-13 17:49     标题: 回复 #1 Cadence88 的帖子

这种文章!
这种报导!!
这种比较!!!


这种把种族和移民问题混为一谈,
把两个不同性质的课题直接比较,
并得出荒诞的、不负责任的、别有用心的结论。
只能把"由种族和谐资源中心(OnePeople.sg)与新加坡政策研究院联手展开的这种调查"变态成为一种 种族不和谐的 调查
作者: zhangshihua    时间: 2013-9-13 17:53     标题: 回复 #21 叶明 的帖子

我明白叶先生的看法,我必须说,我是同意您的看法,因为这样的比较真的有点奇怪。
除非是这样:土生土长的华人,对土生土长的异族上司的感受与新异族移民(也是与土生土长同族者)有差异。这样比较还有点用处。
但是如果用土生土长的异族和新移民(另一族)比较,真的好想完全没有什么关联。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3-9-13 18:11

看调查结果,除了异族婚姻,其他最少都有7成多最高可达9成多,都是绝对多数,社会主流是注重和谐的。

如果这次调查把移民部分另外处理,做成一份独立报告,会不会比较恰当?是不是就不会引起反弹呢?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3 19:02     标题: 回复 #8 michaelji 的帖子

我一直以为新移民或许造成了国人对拥挤的不快,但对新移民这个群体来说,融入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只要给些时间和再加上淡化。新移民肯定可以也正在慢慢在国人中化为无形了。

但总有些无聊无所事事或无事生非或自以为聪明而发现了问题的人,脑子里总想着惦着新移民,以满足或转移少数国人不知所以然的不满,还搞出个会议讨论,真正的吃多了撑得几够力一下。

正所谓世上本无事,'智者'自扰之。
作者: 华林    时间: 2013-9-13 20:00

我同意林先生的看法,海峡时报的报道不那么含糊,重点也不一样。若有兴趣,我把海峡时报的报道贴上来。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3 21:29

稍安勿躁。
事实上,调查的方式,问题的设置,狗屁数据得可信的,有多少科学性和针对性,无从知晓。调查结果揭示后,又能对加强国民团结有何参考价值,需要怎样的改进方案,也完全没有帮助,反而会又渲染强调分化的坏效果。首先,我不觉得融入有什么问题,或者能造成什么社会法制问题,调查得在细致,融合还是要看时间,时间久了就自然了。

对于名人,明星,最享受的可能是聚光灯打在身上,面对摄影机和公众的目光侃侃发表一番有或没有的演讲,举一些身边的自己的融入事例,以满足文人专家媒体等的哗众取宠的紧跟潮流,为政客提供一些宣讲的无聊素材或索引。

但是,对于小民,不想让灯光不时地被动地聚在身上,被人当白鼠一样解刨研究指点,正常的生活受到烦人地不断地干扰地注目。当然了,小民对无理蛮横不顾感受的干扰无能为力,只能心里暗骂"他mshejfgsjucdksj:&$738);729/$;);&/&!"。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4 05:58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9-13 09:30 发表
調查也表明“新移民”自身,包括我這樣的“大陸新移民”確實也有“融入的差距”,比如對異族通婚的“接受度”等,就與土生華人有較大的差距。

还是要强调,融入融合是相互的,纪先生以谦恭为本可能是受了宗教的影响,但过分的无止境的"融入的差距"只能造成长久的"二等公民"的概念,对新移民的利益地位权益造成广泛长远的影响。

任何一个社会的每个单体都是不同的,教育背景,观点认知,生活习惯,性格喜好都会有自身的特点,互相包容承认不同也是对p彼此的尊重,是一种心态也是一种修养。千方百计地抹掉别人不同个性,同化别人不同特点,要求别人丧失自身习惯而融入另一个群体,小的方面讲是攫取土生利益方便统治的不道德,大的讲就是没有人道地泯灭人性。
作者: michaelji    时间: 2013-9-14 08:03     标题: 回复 #29 小民 的帖子

小民先生:

最近賤事頗多,遲復見諒。

其實就事論事,這次調查,雖然名為種族與宗教和諧,但其實整個調查的單項內容極多,有數十種,所以說到有針對“新移民”問題的傾向,則肯定是過於敏感了。將“新移民”單獨列出的不過是其中極小的一部份,並且也是三大來源國並列,即“中國、大馬與印度”,根本沒有針對中國新移民的意思。

我說上面的話真沒有替他們說話的意思,確實只是非常小的一部份,所以這次發布會最後討論部份時,爭論最多的,其實是“宗教”差異。(這方面相當敏感,我不知道該不該多說)

而且平心靜氣地看,這項調查也與我過去的觀察大致相符,因為很簡單,這三個國家對種族與宗教和諧方面所作的,并沒有像新加坡這麼出色(尤其是混居政策),所以民族與宗教隔閡較多,民眾也相對更為保守。

拙荊因為常乘MRT,曾數次跟我說過對本地人一件事非常欣賞,即是寬容。有時有些人種身上確實體味較重,但本地人很多都非常有涵養地處之泰然,尤其是有一次她提到,有一位老年人大概是身體或者經濟有問題,身上惡臭難當,但車上的人卻連皺眉的都沒有,這實在是一種包容心的體現。

我不是說我們中國人或移民不包容,而是指本地人已經一百來年來“更加”適應了這樣一種多元文化的背景,在這方面我們與之有些差距。

當然我也沒有覺得承認這種差異就會讓自己成為“二等公民”,真的,我從來沒覺得自己,雖然很愚魯,是比別人在人種、膚色上或地域上有任何值得自卑之處。

但這并不代表差異的不存在,我們來自中國的移民其實總體而言是相當占優勢的一個族群,我不知道別人的情況,我認識的朋友、同學等在新的,感覺無論在經濟條件上、受過的教育上等方面,起碼比我現在所居住的組屋中的大多數還要至少稍高一些(校友中我算是混得很差的那種,呵呵,文史專業來新的并不多,過來的很多都是金融、科技等賺錢多的專業,所以校友會上,很多同學年底的紅包都是我數年的薪水了, )。

所以自覺地保持低調是我一貫的主張,其實也是很多同學的實際做法,在新加坡,尤其是科研單位很多來自中國的新移民都是佔據相當數量的。

無論如何,我們來自異國,來到這里,而且這里與中國地大物博不同,不過是一個彈丸之地,所以在很多時候,退一步海闊天空。

先君曾經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教育過我,有時不與別人爭并不是示弱,而是有涵養的表現,而且日三省吾身,多從自己身上找差距也是我們中華的良好傳統,應責人寬,責己嚴。

而且不但是我們應如此,這次討論會上,楚其菲前議員的討論更讓我見識到這種寬容與自省是很多民族與宗教之中都共有的美德。

算了,還是說兩句吧,在討論會上,很多人提出了事關穆斯林的問題,確實,我自己也感覺宗教和諧其實才是新加坡最大的隱患。但同樣作為穆斯林的楚其菲就相當懇切地告誡其教友,新加坡是一個很特殊的小國,我們穆斯林與另的宗教有差異,我們并不能要求這個國家去適應我們,我們要承認差異,主動去適應這個國家(不是原話,但大意如此)。

聽完以後,我很感動,覺得這種包容之心實在正是新加坡所需要的。

穆斯林兄弟都能承認自己確實有差異,我們并不是作為一個論題而被提到的“些許差異”為什麽就讓我們如此反感呢?

當然,這是我個人的感覺,我向來性格軟弱,沒有骨氣,呵呵, 不求大家共鳴。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9-14 08:34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9-14 08:03 发表
穆斯林兄弟都能承認自己確實有差異,我們并不是作為一個論題而被提到的“些許差異”為什麽就讓我們如此反感呢?

请问纪先生,你为什么对于被作為一個論題而提到的“些許差異”如此反感呢?

我好像没看到什么人是因为不喜欢或者不承认差异而反感的。

你可以解释你一下你代表新移民因此而反感的理由吗?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9-14 08:51

我常听到我那些中国国籍或前中国国籍的新公民的明友,很随意和公开的贬说他们在中国的边疆的同胞,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种不信任自己中华国族/中华民族的同胞的话。

这对于我们新生代的新加坡人来说,这种话真是太惊讶和失笑了,真是非我国族类其心必有异呀!  这就是因为各群体在不同国度的生长和教育背景所迹染不同的思维.

因为我们新生代的新加坡人来说, 我们早就丢弃这原始部落的落后错误思维了, 对我们来说只要是同是新加坡人(同国族之人)都是自己的亲兄弟,是同一个新加坡国家/国族文化的群体有共同的社会价值和共同基础的道德观,  而 语言,宗教,种族都不会是障碍, 就如我们男性都兼负是军人的公民责任, 我们当然需要信任我们自己不同种族的同胞,在战场上是需要互相信任的才能共同生存, 我们在后方的家人的财产也需要我们不同种族的同胞的保护.所以才会说新加坡人同一国族是共同体. 不会因为出现危机而大家东南飞的逃跑.在这危机时就能知道我们能最能信任的人是谁了。

反而这多元文化的融合体是我们社会的优点和长处. 我们所在亚洲能成就不同中西文化的融合体是现代亚洲文明的长久和平共荣的样板, 是亚洲各国所来学习的现代社会管理的新文明.  而这正能量正在影响和改造整个东盟/东南亚各国度.这从人类的世界文明的进化/演化这个高度来看是很重要和很了不起的贡献的.

从历史的演变来说,我们东南亚人/南洋人会慢慢的从自己不同国族而再演化成同一盟族,同一共性的多元文化的东南亚盟族文化。因为大家能用共同的英语为通语,在教育和就业上可以比较自由在这东盟共同体上交叉,也造就更多的混居和异族通婚,宗教上大家互相参透。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9-14 08:59 编辑 ]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9-14 08:53



QUOTE:
原帖由 林叔献 于 2013-9-13 17:24 发表

我的理解是调查小组是把新移民细分为不同种族,或是把同种族细分为新移民和非新移民;再从种族和谐的角度来调查。如:不仅仅是调查华族对马来族上司的接受,而是更细的调查华族对非新移民和新移民马来族上司的接受。这说明调查小组重视新移民对种族和谐的重要性。其实这也是真实存在议题,是应该重视的。这不应该算是把种族议题和移民议题混为一谈,也不是特别针对新移民对不同种族的看法的调查。

请问林先生的个人理解是否有误?

调查本来就是针对种族课题,如果是调查新移民对种族和谐问题的影响,确实是有实际意义。没有什么不妥。

但请问这篇文章标题里的结论,是在谈关于“新移民对种族和谐问题的影响”吗?还是在比较新加坡人与新移民和本土异族的相处是否自在?

后者,显然是把两个群体做直接比较,造成了两个问题的严重混淆。这是让人不爽的原因。

而文章的标题,又很显然的把这个结论作为整个调查的重点来报道了。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9-14 09:05     标题: 回复 #33 大黄蜂 的帖子

我觉得在未来,这些学术界也可能公布,新公民(不用错误词新移民)在第一代和第二代,与异族(同新加坡国籍或不同国籍) 通婚比率,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指标,能看出其融入新加坡国家文化/社会文化的深度。

这比率若能接近新加坡社会主流的比率就是很成功了。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9-14 09:10 编辑 ]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9-14 09:08



QUOTE:
原帖由 林叔献 于 2013-9-13 17:24 发表

现在一部分的调查结果显示国人在同新移民异族和非新移民异族交往时,是有蛮大的差异。我们就应该重视,进一步的探讨和改进。

如果调查是在关注“国人在同新移民异族和非新移民异族交往时的差异”,其实与调查国人与“其他国人和非国人的新移民”交往时的差异,没有什么区别。

说穿了,都是一个性质的问题,那是在调查国人对新移民的加纳程度。

在这个问题里,国人与国人的交往,无论作为整体还是按种族比较,他们相处的自在程度,都只应该作为一个基准。

如果国人与新移民——无论作为整体还是按种族比较,相处自在程度有差异,那么相差越远,就说明国人对新移民的加纳度越低。

但事实上,调查数据显示,相差并不远,接纳度超过70%。我认为在这几年的排外风起下,这是很好的结果了。

但是我们学者和记者对此的解读不一样。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重大发现,“国人跟土生异族相处 比跟新移民自在”。可这根本就是正常啊!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啊?

如此结论的唯一作用就是模糊了调查反映出的真实情况,混淆了两个不一样的课题。
作者: 大黄蜂    时间: 2013-9-14 09:16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9-14 09:05 发表
我觉得在未来,这些学术界也可能公布,新公民(不用错误词新移民)在第一代和第二代,与同国籍的异族通婚比率,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指标,能看出其融入新加坡国家文化/社会文化的深度。

新移民?什么是新移民?

既然学者把新移民的话题作为研究。能不能对这个名词做一个科学的定义?

如果连谁是新移民都搞不清楚,调查有什么意义?

另外,学者也要确保,当他们在问新加坡人对新移民的看法时,那些受访者也必须清楚哪些人是符合学者定义的新移民。

如果受访者自己对新移民的定义很笼统,有的也根本不会区分,很多新加坡把外劳、外国学生、永久居民、新公民都视为一类,那调查他们与所谓新移民的交往,有什么意义呢?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9-14 09:27     标题: 回复 #5 光之子 的帖子



QUOTE:
在下和異族朋友是沒有隔膜,只是論交情深度,絕對是和本族朋友,包括新移民比較深。
雖說和異族在一起,也不會不自在,但畢竟得用洋人的語言來交談,還是有點不自在。
只有和本族朋友,尤其是新移民在一起時,用我們自己的語言交談,那最自在。

这只是一个人对自己外在范围的认同的层次不同而已,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这是个认的自由选择。。人生在生长的不同届段和经历,会有在不同认同比重的改变和不同的。。

1。 生命共同体的认同
2。 人类共同体的认同    (孔子和各圣贤所推崇的大同世界)
3。 洲际共同体的认同
4。 区域共同体的认同    (如欧盟,东盟/亚细安)
5。 国家/国族同体的认同 (如新加坡国族,美国国族,印尼国族,中华国族)
6。 种族共同体的认同    (如藏族,苗族,蒙古族,汉族/华族,马来族,等)
7。 宗族共同体的认同    (如各方言群体和姓,地方的宗亲结会)
8。 宗教共同体的认同    (如基督教,回教,儒教,道教,佛教,等)
9。 家族共同体的认同
10。各人主义的认同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9-14 09:29 编辑 ]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9-14 09:35     标题: 回复 #36 大黄蜂 的帖子



QUOTE:
新移民?什么是新移民?

既然学者把新移民的话题作为研究。能不能对这个名词做一个科学的定义?

如果连谁是新移民都搞不清楚,调查有什么意义?

新移民可以是在说新加坡国籍的人(如新公民)也可以说是外国国籍的人(如外劳,外籍学生,拿工作准证在我国短暂居留的人,拿永久居民证在我国暂居的人,等), 这新移民是个含糊词。

我们要谈的是共同新加坡国籍(新公民)的人群在新加坡国家文化和社会文化融入。对不对? 这与外国国籍的群体就无关联了。因为他们最终可能大多数会离开新加坡,或他们的下一代入籍成新加坡公民


所以应该只用新公民这个词。。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9-14 09:37 编辑 ]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3-9-14 10:56     标题: 楚越非常强调异族通婚

楚越说:新公民(不用错误词新移民)在第一代和第二代,与异族(同新加坡国籍或不同国籍) 通婚比率,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指标,能看出其融入新加坡国家文化/社会文化的深度。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楚越认为异族通婚越普遍,新加坡国家文化就越成功,对吗?
按此逻辑,是不是说,新加坡国家文化迟迟没有形成,是因为异族通婚还太少?

楚越还以新公民能否与异族通婚来考核他们融入新加坡国家文化/社会文化的深度,按照楚越的主张,我们的新公民都应该去找异族谈恋爱结婚才行,否则就是不融入新加坡社会。这个主张是不是很荒谬?我很想听听新公民朋友的意见。

结婚是很个人的事情,完全应该尊重各人的意愿,如果把是否与异族结婚与国家前途挂钩,这是否恰当,请大家认真思考。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9-14 17:07     标题: 回复 #39 韩山元 的帖子

韩老师,请问一个国度内的各群体能够融合和谐的根本原因是何处呢?
那就大家能有一套基本认同的共同价值观和道德观。。

所以大多数国家在引进移民的政策背后都有一套人为的基本选择条件,在科研人才和资本人才的短暂因素之外,就是选择移民背景的教育水平,宗教相近,语言相近,族系相近, 等人文因素的条件。 这些人文因素都是新群体是否很快和谐融入或同化于无形的一些先决条件。。

所以说, 为何说移民政策, 与所在国内社会文化的种族,宗教,语言,没有关联呢?

若在相近的未来, 我国在增加引进这些地方的移民群体呢

1。 从中国西北,新疆和中亚引进白种人和欧亚族的回教徒(穆斯林),从中国引进汉族的回教徒,这能在我们种族和宗教形成更大的缓冲地带。
2。 从越南引进更多移民,他们之中也有不少的非华族的儒教徒,非华族的回教徒。
3。 从不丹,尼泊尔,柬埔寨,印尼爪哇,等引进非印度族的印度教徒。这能在我们种族和宗教形成更大的缓冲地带。
4。 从东帝汶,菲律宾,中国澳门 ,印尼, 韩国, 引进更多的亚裔的天主教徒/基督教徒,这能在我们种族和宗教形成更大的缓冲地带。
5。从不丹,尼泊尔,缅甸,泰国,越南,中国西藏,印度东北部和西北部,日韩蒙古等,引进非华族的佛教徒,这能在我们种族和宗教形成更大的缓冲地带。

这些新群体因为本身的基数小,他们更原意在第一代或第二代就能与异族同婚了,他们大多数看重在宗教的相近,而不把语言(只要能用通语沟通就满意了),种族,看得这样重。。

有更多不同种族的通婚,这就能强化我国的社会融合和谐的基因,各种群就能更互相了解和信任。  这在自我国建国以来,在国会里的精英群体,不论是总统,总理,副总理,高级部长,部长和议员,他们都是以身作则,他们在自己的家族成员里都有不同种族的通婚的印迹。从最基本的土生华人来说他们家族就是华巫联婚的双文化的新群种。

孔圣有言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也就是说己所欲,才能施于人, 也就是说自己能做到,才能教他人去做。也就是言教不如身教。也就是听其言而观其行之义的道德制高点。

虽然婚姻是很个人的私事,但也是社会的很重要的指标,你可以语言堂皇鼓励他人如何做国族/大同理想,但轮到自己或自己家里的儿女婚姻时的标准不一了,那就言行不一的破洞了。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9-14 18:00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4 21:03     标题: 回复 #30 michaelji 的帖子

可能每个人的要求和比较对象不同,对于新加坡作为一个发达国家,对于一个官位议员,宽容,文明,自省,种族和谐就是理所应当的,没什么可值得敬仰,感恩,或时时挂在嘴边颂扬的,尤其是以新加坡人的其中一份子的身份。以前李前总理曾经这样回应土著政敌对他移民身份的质疑(大意):来到这片土地上并生活在这里,是我的权利,不是任何人的施舍!这样引申不是要争抢什么,是要求平等,是要求保持我自己觉得舒服的生活习惯思维方式,而事实上新移民必定是在不断地'融入'改变'顺应',但那是我自发自愿的,不是别人强加的不需要别人教育的,也不需要搞出一些无聊的调查来说服我的,如果有人试图那样做,那我会说:请改变你们来融入我!我觉得这是简单的待人处事的基本道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3-9-14 21:25 编辑 ]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3-9-14 21:07     标题: 楚越是否要改变说法,不再强调异族通婚了

楚越先生,你原来是强调与异族通婚是新公民(新移民)是否融入新加坡社会的一个指标,现在你是否要改变说法,不再强调异族通婚了。

楚越的原话:新公民(不用错误词新移民)在第一代和第二代,与异族(同新加坡国籍或不同国籍) 通婚比率,这其实是一个很重要的社会指标,能看出其融入新加坡国家文化/社会文化的深度。

[ 本帖最后由 韩山元 于 2013-9-14 21:25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4 21:20



QUOTE:
原帖由 michaelji 于 2013-9-14 08:03 发表
先君曾經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教育過我,有時不與別人爭并不是示弱,而是有涵養的表現,而且日三省吾身,多從自己身上找差距也是我們中華的良好傳統,應責人寬,責己嚴

新移民都很清楚自己的条件和状况,不可能与人争什么的,但却也没有必要示弱,涵养不可以少,但原则绝不能让。同样是公民,我没有那份闲情或需要承受某些苦行的环境的外部的压力而'三省吾身','责人宽,责己严'不只是中华的良好传统,是世界上每个地方每个人都应该具备的处世为人交友之道。同为新加坡人,已经在同一屋檐下,再把国民分类为'人'或'己'而'宽'严'不同,不但抵触平等法制的民主体制,更是不清楚自己定位,长远就是不利于国民融合的分化族群了。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3-9-14 21:24 编辑 ]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3-9-14 21:31

小民先生:如果有人说你们这些新移民(新公民)要融入新加坡社会,就应该与异族结婚,如果你们已婚,就应该鼓励你们的子女与新加坡的异族结婚,否则就显示你们无意融入,你对此有何意见?赞成还是不赞成?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4 22:58



QUOTE:
原帖由 楚越 于 2013-9-14 17:07 发表
韩老师,请问一个国度内的各群体能够融合和谐的根本原因是何处呢?
那就大家能有一套基本认同的共同价值观和道德观。。

所以大多数国家在引进移民的政策背后都有一套人为的基本选择条件,在科研人才和资本人 ...

新加坡是一个城市国家,人口密度大,地域狭小,异族通婚并不能称为种族和谐的佐证。如果按照新加坡种族和谐的较高水平来看,异族通婚的数量显然是不够的。说远一些,新加坡虽然有填土计划,但是国土的增加显然和人口增加不成正比,人口从1950年的一百万增加到1990年(大量输入新公民前)的三百万,这样高的人口增长速度,近亲通婚的风险自然会提高,所以,鼓励本土人和新公民通婚以利国家民族健康持续地发展,是媒体政府以及研究机构需要积极推动的一个重要方面,而不是搞些强调不同,不和或难以交往相处这些无聊的调查数据,而又不给予引导。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3-9-14 23:05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3-9-14 21:20 发表


新移民都很清楚自己的条件和状况,不可能与人争什么的,但却也没有必要示弱,涵养不可以少,但原则绝不能让。同样是公民,我没有那份闲情或需要承受某些苦行的环境的外部的压力而'三省吾身','责人宽,责己 ...

小民似乎有点激动了,首先先理清楚这里的新移民指的是什么意思,如果是公民,我实在找不到对新公民有什么被区别待遇的政策或者条例,再来这份调查报告所得出的结果,你可以说它是很无聊,对种族融合没有任何用处益处的东西,但我不认为报告是在指责新移民。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3-9-14 23:09     标题: 小民,你似乎回避了我提的问题。

请问:大家能有一套基本认同的共同价值观和道德观,必须靠异族通婚才能达到吗?异族不通婚就不能达到吗?

小民,你似乎回避了我提的问题。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4 23:32     标题: 回复 #44 韩山元 的帖子

那帖不是回复您的。和谁结婚这是下一代他们自己的事,现在社会父母那里还管得到子女婚事。如果他们通婚异族,我倒乐见其成。

至于种族和谐或共同价值观和异族通婚的关系,应该明确因果先后:异族通婚只能成为结果或对结果的衡量指标,将通婚作为前提或前因显然是无理和不切实际的。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4 23:39     标题: 回复 #46 谈笑风生 的帖子

调查结果是数据是无聊,但是专家媒体名人政客接下来的解读和指引方向却很是重要,因为民众会在没有对比争辩评论的情况下跟着主流走。很显然,早报的报道,这帖的标题,纪博士传达出来的想法,已经很有指向性了。至于是新公民还是新移民,官方也是都一锅烩了。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3-9-14 23:41 编辑 ]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3-9-14 23:57     标题: 异族通婚少了,种族就不和谐了?

小民说:异族通婚只能成为结果或对结果的衡量指标。
那是不是说,异族通婚多了,种族就和谐了,异族通婚少了,种族就不和谐了?不然怎么能用来做衡量的指标。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9-15 00:23     标题: 回复 #42 韩山元 的帖子



QUOTE:
楚越先生,你原来是强调与异族通婚是新公民(新移民)是否融入新加坡社会的一个指标,现在你是否要改变说法,不再强调异族通婚了。

在当今的新加坡国民文化/国族文化,这些都是大多数主流群体喜欢的东西,与异族通婚(高达20多%,当今五分之一的婚姻比率),英语成为他们双母语之一,用英语思维,爱喝咖啡,爱吃榴莲,爱吃咖哩,等这些国民/国族的潜意识共同行为的体现之一。。

婚姻的选择是很自然很私人的事,但社会学家就是用这些国民的私人喜好的行为体现,来解读一个整体社会/国家的潜意识共同行为的体现。

新公民在几代后若还是念念不忘自己家族是新公民,那是自己在见外了,应该老早就忘了自己是新公民,而把自己当成只是公民,与新加坡主流群体没有两样,完成自我同化为无形的最高境界了,

所以他自己再也不属于新公民或新移民的调查范围了,而是完全融化入新加坡国籍华裔的群体这调查范围里。


这些这些都是大多数主流群体喜欢的东西,与异族通婚(高达20多%,当今五分之一的婚姻比率),英语成为他们双母语之一,用英语思维,爱喝咖啡,爱吃榴莲,爱吃咖哩等的共性行为。。 从新公民来说,第一代做不到也不要紧,还有第二代,第三代,第四代,第五代,,,,第七代, 从不放弃,那就完全融化入新加坡人的范围里了,到时候连种族之分都可以丢弃了。。只属新加坡国族人就好了。。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9-15 00:37 编辑 ]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9-15 00:43     标题: 回复 #45 小民 的帖子

从新加坡国族的建设来说,鼓励各种通婚,当然有百利无害的事,不但从生理建康的基因工程学角度来说,从种族宗教和谐的社会工程学角度来说, 从建立新国族共同体的角度来说,商业上的人脉网宽大了,中西方的学识文化贯通了,以邻国联系加强了, 都是百利的事。

从当今的新生代的新加坡社会行为来说,若你跟人家说你要与外族通婚,大家都会给以称赞你开明和先进文明的思维。若你跟人家说你这孩子是混血儿,大家都会来称赞您有这美丽聪明建康的孩子(从不会如旧中国社会那样用贬义的眼光说什么二毛子,杂种,这些恶语), 大家都乐意为种族通婚而祝福。。也乐意看到异族通婚比率的每年增加。。因为在大家的潜意识里,有大量的异族通婚的家庭会在我国社会增加更大的缓冲区,增强社会基因。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9-15 01:29 编辑 ]
作者: 楚越    时间: 2013-9-15 00:59     标题: 回复 #48 小民 的帖子



QUOTE:
种族和谐或共同价值观和异族通婚的关系,应该明确因果先后:异族通婚只能成为结果或对结果的衡量指标

小民这就话就对了,因为有社会上的正能量的存留,社会和谐公平,各群体互相了解信任,这是因

而果就是各族放心的大家互相通婚,异族通婚比率自然增加,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加强社会上的正能量的存留。

从社会学的调查来说,就能总结这是一个有稳固性的社会。

[ 本帖最后由 楚越 于 2013-9-15 01:02 编辑 ]
作者: 韩山元    时间: 2013-9-15 11:32     标题: 种族和谐的途径很多,异族通婚仅是其中一项。

所以,楚越还是异族通婚的积极提倡者。

我尊重楚越的意见,但是要强调一点:恋爱结婚是个人的事情,应当尊重每个人的选择。不要把异族通婚跟国家的前途扯着一起。异族通婚多,不等于种族必定和谐,异族通婚少,不等于种族就不和谐。

种族和谐的途径很多,异族通婚仅仅是其中一项而已,楚越是夸大了这一项的作用。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6 17:13

我个人认为,关于异族通婚的问题,应该着眼于社会的接纳程度,而非通婚比例。

是否要选择与异族通婚,那是个人的事。我认为连家长都不应该干涉,何况是国家、社会或任何他人?

在这个问题上,不要忘了婚姻自由的原则。应该顺其自然,着眼于社会对异族通婚的接纳程度。只要对异族通婚不存在强烈拒绝或反感的情绪,就证明我们的社会在这一问题上已达到了种族和谐的状态。
作者: 叶明    时间: 2013-9-16 17:28



QUOTE:
原帖由 林叔献 于 2013-9-13 17:24 发表
叶明网友:

不很了解您的这几段留言的意思,感觉您好像还有一些话不想明言。

我再回头阅读早报和海峡时报对这调查和有关讨论会的报道。

我的理解是调查小组是把新移民细分为不同种族,或是把同种族细分 ...

林先生,我已经很努力的把我的想法说清楚,不存在不想明言的问题。

我的意思很清楚,我所反对的“不负责任”的做法,针对的是把种族和移民问题做直接比较和简单结论,混淆这两问题的性质。

如果您认为调查报告中完全没有这样的问题,我觉得,发布调查报告的单位就应该站出来,驳斥媒体的错误解读或报道(都已经出现在报道的大标题中了,怎能不引起重视)。

如果调查报告确实存在这样的比较和结论,海峡时报没有放大这一点,联合早报选择放大这一点,这只能反映两家媒体处理新闻的着眼点不同,对如何平衡媒体责任和抓住读者眼球的判断不同。但并不存在误报。

那说明问题还是存在的。这份调查,至少在这一点上的处理有缺失。那么指出问题,提出批评,就是有必要的。
作者: 林叔献    时间: 2013-9-16 19:36     标题: 回复 #56 叶明 的帖子

谢谢叶明网友!

明白了。

尊重您对调查报告和有关报道的解读和分享。
作者: 雾落南方    时间: 2013-9-16 22:20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3-9-13 19:02 发表
我一直以为新移民或许造成了国人对拥挤的不快,但对新移民这个群体来说,融入从来就不是一个问题,只要给些时间和再加上淡化。新移民肯定可以也正在慢慢在国人中化为无形了。

但总有些无聊无所事事或无事生非 ...

你不希望新移民身分被突出强调,但联合早报却视中国来的移民为重要读者群。本著以客为尊的服务态度,把有关中国移民的消息都突出处理,深怕读者看漏眼。从早报与海峽时报对这调查的报道重点可见一斑。不过请放心,对中国移民不自在的,基本上不看联合早报。早报这篇报道,只是"内参"

早报有个聚焦新移民的"新汇点"专页,你怎样看?

[ 本帖最后由 雾落南方 于 2013-9-16 22:21 编辑 ]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3-9-17 00:10     标题: 回复 #58 雾落南方 的帖子

淡化移民问题主要是避免'融入宣教',只要消除了'融入'的误区,突出身份与否也就不显得重要了。而现在每当亮出移民身份,总是会有审视的眼光扫到身上,看有哪些和本土人不同或是否会讲几句福建方言,这种无名的压力和审视偏差就是来自于'融入宣教'这一伪命题的扩散。

作为传媒,无论开什么专栏,导向或取向是关键。新汇点着重介绍新移民的生活习惯,或宣扬新移民的'融入'事例;介绍新移民对本地文化习俗的观感看法,或赞扬新移民积极学习本土方言习俗,受众所接受的信息意味和思维导向是完全不同的。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3-9-17 05:17 编辑 ]
作者: 林木水月    时间: 2013-9-18 10:29

为什么没有人把这里的讨论写去早报?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