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回望中国】关于“泸县太伏”事件的思索 [打印本页]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8 17:39     标题: 【回望中国】关于“泸县太伏”事件的思索

太相似了!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在网络发帖吵架,也是因为一个中学生跳楼自杀事件。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件事的很多细节,因为很多东西都是网友通过缜密的推理挖出来的。那件事发生在广东,当事人姓廖。似乎至今,那个家长仍然在申诉,那孩子仍然没有下葬。。。



之所以把这两件很联系起来,是因为深深地体会到了坚持公理和正义的艰难。和这次不同,那次是我们这些网友推动有关部门应对。那些日子,我们这些网友上下孤立无援,又不时地受到良心谴责,面对铺天盖地的谩骂,真相大白之前,几乎是度日如年。



都是中学生无征兆地跳楼自杀,泸县太付事件虚拟的背景是“富二代”、“校园霸凌”等等,以致于连新华网都发帖好几问。如今真相大白,反思当时当地政府的作为,除了应对迟钝外,有什么错吗?



推波助澜的是网络谣言!但是,任何谣言都不是天衣无缝的。比如“把手脚打骨折”,试想要用什么工具多大的力多大的动静才能把一个少年的手脚打骨折?再比如“很多瘀伤”,一般人无法分辨瘀伤和尸斑的区别的。再说“富二代结帮收保护费”,这是把富二代当成穷二代了。



关键的是证明,最重要的就是尸检了,几乎所有的类似事件,都可以在这个问题上看出破绽——谁不要尸检?这里有一个常识:非刑事案件,家属不同意,公安机关没有权力进行尸检!另外,家属也可以委托外地的有关机构和专家监督尸检的全过程。



所以咯,一边喊冤,一边以种种借口不愿意配合尸检,也就是说不愿意查找孩子死亡真正的原因,不愿意把真凶绳之以法。做出这些,除了为了造势讹钱外,实在想不通是什么原因。可悲的是,和十多年前一样,大部分网友又声讨又谴责地,再次做了帮凶。



无奈!套用前几天看到的话结束吧:脑子是好东西,值得拥有。
作者: 我行天下    时间: 2017-4-9 10:30     标题: 网警:这些四川泸州中学生死亡事件视频都是谣言

http://news.sina.com.cn/c/nd/2017-04-05/doc-ifyeceza1257497.shtml

这些天,一起发生在泸州泸县太伏中学的学生死亡事件,在网络上引起了关注。有些别有用心之人,将非本事件视频移花接木,硬是要扯上关系。让我们来戳穿这些视频谣言。

  谣言视频一

  该视频在网上被流传为两个版本:

  一种说是政府雇佣黑社会打人

  二种说是婚纱店老板因拍摄太伏现场情况后被黑社会追打


  真 相

  经警方核实,该事件实为泸州江阳鱼塘街道振新路“鸿通—海上威尼斯”售房部发生的一起纠纷,并非发生在泸县太伏,更不是发生在泸县太伏中学。

  2017年4月2日14时许,接110指挥中心指令,在泸州江阳鱼塘街道振新路“鸿通—海上威尼斯”售房部有人打架。经了解系“天誉房产公司”销售部负责发传单的8-9名老年妇女在“鸿通海上威尼斯”售房部门口聚集称自己同事被打讨要说法,天誉销售公司负责人王某也随即赶到现场,随后民警将聚集在“鸿通海上威尼斯”门口的8民老年妇女劝离。 下午17时30分许,派出所接到王某报警称自己在“鸿通海上威尼斯”售房部门口的公路上被7、8名男子殴打,其同事拍摄了被打的相关视频。目前该案件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办理中。

  谣言视频二

  网传学生在教室被人用钢管殴打视频。


  真 相

  此视频为2015年12月1日武当山一初三男生教室内猛打同学24棍,并非网传泸州泸县太伏事件。


  谣言视频三

  网传现场警察拔枪视频


  真 相

  此视频为2017年3月2日13时30分许,中江公安交警大队在县城伍城路建设银行红绿灯路口开展道路交通整治发生的事件,并非泸州太伏处置现场视频。对此,@中江公安于3月3日对此事进行了通报。


  谣言视频四

  网传泸县太伏被坠亡的男生临死前被殴打的奄奄一息的惨状视频


  真 相

  此视频并非泸县太伏事件,也未发生在泸州辖区。该视频原版应为1分10秒时长,并未编辑入其他音频。之后网上流传出时长为59秒剪接版及1分10秒配乐版,均被人为编辑。原版视频内能清晰分辨出有两名被打少年,视频中提到被打人员姓名,并非泸县太伏中学学生赵某。


  该视频也得到细心网友的证实


  来源:泸州网警巡查执法
作者: 我行天下    时间: 2017-4-9 10:35     标题: 泸州中学生死亡事件,真相为何这么“难”

“4月1日上午6时左右,泸州市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赵某,男,14岁,初二学生)在住宿楼外死亡。”一起地方社会新闻,在几天内“席卷”了全国舆论场。

第二天,“泸县发布”公布案件进展:“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尸表检验和调查走访,赵某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具体死亡原因需依法按程序待家属同意后尸体检验确认。县教育局已牵头对学校常规管理情况开展调查。”

这引起了社会多方的质疑。很快,各种说法纷至沓来。有说学校5个校霸活活把人打死,有说校霸勒索后爷爷奶奶报警,但派出所的人登记了就没管,还有说5个校霸之中还有领导之子……

4月3日,“泸县发布”再次发布公告辟谣:“个别网民编造发布‘五名学生打死同学,其中一人已自杀’、‘孩子已经离开,全身被打得淤青死血,手脚被打断’等不实信息,造谣生事,煽动群众聚集滋事,查实唐某、李某、姚某、郑某网上造谣传谣的违法事实。”

公告还重申:“目前,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其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目前,公安机关正积极与家属沟通,争取家属同意并启动尸检程序。尸检工作将严格按程序展开,检察机关全程监督,尽快查明死亡原因。”

然而,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新华社记者在赶赴现场采访时,“在距离太伏镇数公里外,车就被拦下,两辆警车拦住路口,禁止一切车辆进入。记者迂回步行数公里才进镇,在太伏中学门口看见街上站满了人,一排戴着头盔的警察将人隔开,学校大门两边有上百名警察将人隔开。”

不仅如此,记者的正常采访还遭受了当地政府的无形阻扰,无法采访死者母亲,采访死者爷爷奶奶时则被一批干部跟随。

一时间,新华社刊发专电《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需要多久 ——三问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更是将事件推向了舆论高潮。

新华社文章指出:“这起原本可以正常进入司法渠道的个案,逐渐演变为当前的群体聚集、警力封路、舆情汹涌。谣言四起,而当地却没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


2

面对来势汹汹的谣言,当地其实费尽苦心在辟谣。“泸州网警”就曾专门刊文辟谣。

谣言视频一:有多人在一辆汽车前围殴一人,该视频在网上被流传为两个版本:一种说是泸县政府雇佣黑社会打人,二种说是婚纱店老板因拍摄现场情况后被黑社会追打。

真相:经警方核实,该事件实为泸州江阳鱼塘街道振新路一售房部发生的一起纠纷,并非发生在泸县太伏,更不是发生在泸县太伏中学。

谣言视频二:泸县太伏中学有学生在教室被人用钢管殴打视频。

真相:此视频为2015年12月1日武当山一初三男生教室内猛打同学24棍,并非网传泸州泸县太伏事件。

谣言视频三:太伏中学现场,有警察拔枪。

真相:此视频为2017年3月2日13时30分许,中江公安交警大队在县城伍城路建设银行红绿灯路口开展道路交通整治发生的事件,并非泸州太伏处置现场视频。

谣言视频四:泸县太伏被坠亡的男生临死前被殴打奄奄一息的惨状。

真相:此视频并非泸县太伏事件,也未发生在泸州辖区。原视频内能清晰分辨出有两名被打少年,视频中提到被打人员姓名,并非泸县太伏中学学生赵某。

虽然这四个视频均是传播面较广的谣言,警方的及时辟谣的确产生了效果。但民间对此案仍存的一些疑问,政府没有予以回应。

比如:尸体表面多处伤痕和裂口作何解释?如果是尸斑,为何着地的腹部和胸口反倒不明显。

又如,当地政府是否给过每人50元“封口费”?

或者,当地如此谨慎,是否因为泸州要搞泸州自贸区,出了事不利于社会稳定?

……

哪怕是死者家属的质疑,官方都尚未解释。死者母亲接受“北京时间”采访时提出:“为什么地上没有血?为什么会坠落到距离宿舍楼3米远的路上?”而这些问题在官方的信息中没有提及,只是给出了一个结论。

“这或许是网民意见分裂的原因,因为他们对此案的疑虑和好奇并没有被官方信息完全满足,反倒是谣言某种程度上以虚假的方式满足了很多人的好奇心。”文章如此解释道。


3

恰恰是这些遮遮掩掩,才使得“真相”离公众越来越远,显得更加扑朔迷离。

网友“Hades_Zo”认为:“本来一件很简单的案子,现在弄得是越描越黑,心中无鬼至于这么风声鹤唳?作为局外人不应该凭空对事情做什么猜想,但仅从看到的表象,总觉得这件事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透着诡异。不知道当地政府在搞什么,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网友“LHY_hy-l”也有类似感受:“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当地政府似乎在保护什么,害怕这件事背后的人被扒出来。可能是我想多的,但是当地政府的行为真的有些奇怪。”

“遮掩”成了该事件的处理留给公众最直接的感受。


4

除了信息不透明之外,身边的校园暴力同样带来了切身的恐惧,尤其是笼罩在死亡阴影下。

这起悲剧的谣言中,“校霸”一词尤为核心。网友“ACE小飞”表示:“杀了报晓的公鸡也阻止不了黎明的到来。一时间我们不知道哪些是虚假,哪些是真相。面对公信力的缺失,我们感受到的不是混乱,而是混乱局面之下内心的恐慌。假如有一天,这样的事,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又会怎么样?”

基于此,“北京时间”甚至认为,对于网民这种好奇不能完全否定。“学生在学校遭遇不测,传出有校园暴力的说法,对此网民们如果无动于衷,恐怕才说明这个社会的冷漠。而当这件事获得网民关注并成为公共事件后,要求对于事情原委的了解,实际上是网民对公共事件正当的需求。”

盘点校园欺凌案件,发现多数的案件都会以达成谅解而不了了之,“光明网”评论员认为,这种处理方式,对真正的施暴者没有半点威慑。

文章指出对于涉及人身伤害等违法犯罪的校园霸凌,以道歉、赔钱、谅解的方式来处理,说得好听是协商,说得不好听就是交易,而其背后实质,则是以权势压人和金钱收买的另一种成人间的隐性霸凌。“谁都知道,在直接冲突中,只要没有伤及身体和自由,那就是赢家,反之只能是Loser。这也正是舆论和民众惶恐不安的真正原因。”


5

经过多日的发酵,泸州中学生之死已不再是只是普通社会事件。

法律学者吴法天认为:“证人可能说谎、犯罪嫌疑人可能说谎、死者家属可能说谎、警察也可能说谎,但唯有物证不会说谎,尸体不会说谎。”因此他建议,在没有搞清楚死因之前,强制火化尸体是大忌,可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错误。正确的做法应当是在家属在场的情况下由法医进行解剖鉴定,并请媒体发布鉴定的详细情况。“如果是自杀死亡,遇到社会民众如此重大的质疑,也有必要查清事实真相进行释疑,尤其解释清楚所有的疑点。光靠压制家属、删帖、强制火化或者触动警力维稳,恐怕只会激化矛盾。”


“人民日报评论”也发表文章评析说,一些地方政府面对突发问题,管制大于引导、被动多于主动、对立多于对话、回避多于回应的情况较为常见。

文章认为:突发事件的舆情处置,有“黄金4小时”法则。随着微信等即时通讯工具的普及,4小时的时间窗口可能还在进一步缩小。如果不能及时而有步骤地发布权威信息,有效管理社会心理预期,情绪就可能海量堆积,真相就可能无路可走。

“泸县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中,旁观者做出任何具体的结论都为时尚早。”但文章指出了一条思路:“在化解舆情危机中,管理部门既不能陷入清者自清式的沉默是金,更不能滑向先消极怠惰、后大动干戈的被动境地。掌握好时、度、效的统一,公断才能服众,权威声音才能掷地有声。”
作者: 我行天下    时间: 2017-4-9 10:37     标题: 初中生殒命 泸州政府辟谣为何效果不好

  文丨江玉楼
  今年4月1日泸州泸县太伏中学发生一名住校生死亡事件,时至今日,尽管@平安泸县已经发布公告,排除他杀因素,并表示正在调查死因,但依然有很多人存疑。在谣言与辟谣的反复竞争中,知名法医秦明也给出专业意见,但这个第三方声音被淹没在喧哗当中,很能说明当前的舆论问题。
  法医秦明的“遭遇”说明,此前遇到类似事件,舆论惯常呼吁的第三方权威,在今天即使义务出现,也无法厘定真相,更无法说服质疑者。这一现象表明,真相与说服的基础条件——政府公信力——确实脆弱,泸县政府陷入了说好说坏都无法取信于人的塔西佗效应。
  秦明是安徽公安厅专业法医,以其专业意见评点过诸多公共事件,无论是他恪守专业领域的发言,还是面对喧嚣时的冷静立场,其判断都具备超脱当事人利益的公信力。但在太伏中学事件中,当他看照片时首先认为是尸斑不是伤痕时,麻烦就开始了。
  按照网络中的一种叙事,学生赵某死亡是被校园霸凌打死的,但是秦明的初步判断不支持这种流行说法。他同时强调,要勘查起跳点痕迹物证,调查访问相关情况然后结合尸检情况综合判断案件性质。泸县当地的通告为案件定性,但是这中间还缺了好多步骤。
  相较于现实,这些步骤当然是理想化的,它们包括但不限于:让媒体多做实地报道,多以机构媒体的公信力发声,让真相以它合适的方式出现,从而自然地驱逐劣质信息。可事实上,这些都没能实现,舆情处置代替了媒体发言。
  所以,秦明也呼吁家属接受尸检,并希望政府能列举更多解释。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一些虚假的视频快速传播,辟谣赶不上谣言,秦明也帮助辟谣,可效果很差。政府不出所料地启动维稳程序,更是让信息污染雪上加霜,这让法医秦明陷入了需要不断解释自己的困境。
  事实上,不管是秦明,还是其他任何人,都无法澄清这一切。原因很简单,这件事的新闻报道被禁止,社交媒体无法提供信息增量,但对传播不确信息却很高效。而地方政府采取的手段,尽管是习惯性做法,但无论是打击谣言还是抓捕造谣者,都事与愿违。
  在整个事件的舆论沸腾中,权威几乎不复存在。这种事发展到了它只能自行消退,无法被人为干预的状态。有许多人相信秦明的法医意见,但就连他也被赶到了观众席上,自嘲是吃瓜群众,“官方不发声,我们这些热心网友都是闲的”,这问题又成了死循环。
  类似太伏中学这样的事及其后来的发酵,浅显的认知当然是政府公信力的匮乏,但深一层意义上看,则是我们面对的信息基础设施遭到了持续的破坏,从而引发了这样的恶果。到了最后,随着信息基础设施的损毁,像法医秦明这样说公道话的也没人听了。
  这种信息乱局之所以糟糕,在于它瓦解了许多约定俗成的看法,比如“谣言止于智者”之类。在他的法医师领域,乃至于在公共发言当中,秦明当然称得上是智者,可他面对汹涌的舆论,也毫无招架之力。许多人也许乐见乱出一个清明的信息环境,但这恐怕也是妄想。
  不要忘记了,混乱的舆论势力今天它会碾压政府公信力,也可能在明天碾压真正无辜的人。所以,法医秦明在太伏中学舆论中遇到的困扰,并不值得嘲笑,他到底还能靠专业修为自保不受信息污染,其他人呢,那些没有专业护体的靠什么维持清醒,难道只能随波逐流?
作者: 我行天下    时间: 2017-4-9 10:46     标题: 泸州公安机关:已依法拘留造谣传谣者6人

人民网泸州4月7日电 (记者 张洋)今天,四川泸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媒体见面会,通报泸县太伏中学学生死亡事件相关情况。泸州市公安局网警支队支队长李红兵在会上通报了公安机关依法处理传播谣言的违法人员情况。

  李红兵对网上流传的该事件的不实视频进行澄清:

  谣言视频一

  网传在泸县太伏镇警察殴打抗议群众的视频。画面为在夜晚,一群警察对躲在墙根的群众挥舞警棍进行殴打。

  经警方核实,这段视频是2017年3月27日晚8时在法国巴黎,旅法华人华侨悼念被法国警察枪杀的华人刘某时,引起的警民冲突的一段视频。

  谣言视频二

  视频显示在一工地门口多名男子在一辆川E牌照的车辆旁对一名男子进行殴打。

  网上称这段视频是政府雇佣黑社会打人,另一种说法是泸州婚纱店老板因拍摄泸县太伏镇死亡学生现场后被黑社会追打。

  经警方核实,该事件为在泸州鱼塘街道振新路“鸿通-海上威尼斯”售房部门前发生的一起纠纷,并非发生在泸县太伏镇,更不是发生在泸县太伏镇中学。2017年4月2日下午17时30分许,鱼塘派出所接到王某报警称,自己在“鸿通-海上威尼斯”售房部门口的公路上被七、八名男子殴打,其同事拍摄了被打的相关视频。目前该案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办理中。

  谣言视频三

  网传死亡学生在教室被人用钢管殴打的视频。视频显示一男子手持棍状物对另一男子进行殴打,视频是从门外向屋内进行拍摄。

  经警方核实,该视频为2015年12月1日湖北武当山一初三男生在教室内持棍猛打其同学24棍,并非网传发生在泸县太伏镇的事件。

  谣言视频四

  网传在泸县太伏镇现场警察拔枪视频。视频显示一名交警因处置现场与群众发生纠纷后拔出手枪。

  经警方核实,该视频为2017年3月2日13时30分许,四川中江公安交警大队在现场伍城路建设银行红路灯路口开展道路交通整治时发生的事件的视频,并非发生在泸县太伏镇的视频。对此,@中江公安于3月3日对此事进行了通报。

  谣言视频五

  网传泸县太伏镇死亡学生赵鑫临死前,被殴打的奄奄一息的惨状视频。视频显示两名少年在野外被连续殴打。

  经警方核实,该视频并非发生在泸县太伏镇,也未发生在泸州市辖区。该视频原版为1分10秒时长。“泸县太伏中学学生意外死亡”事件发生后,网上流传出时长为59秒剪接版及1分10秒配乐版的视频,均被人为编辑。原版视频内能清晰分辨出有两名被打少年,视频中两名被打少年均喊出了自己的姓名,李洋(音)、王成(音),而并非泸县太伏中学死亡学生赵鑫。

  对以上不实视频泸州网警巡查执法账号已作出了揭露和辟谣。

  二、对网络上流传的“泸县太伏中学学生意外死亡”事件的谣言情况作一介绍,谣言主要分为两类。

  一类是有关死亡原因的谣言:

  1、 死者手脚被打断;凶手为同寝室室友勾结校外人员半夜进学校把孩子打死;

  2、死者手脚被打断、满身的钢筋印,一身的伤痕,再被扔下5楼,就是因为没有交保护费;

  3、赵鑫并非如官方所称高坠伤,而是被5个校霸活活打死;

  4、杀害赵鑫的孩子有两个自杀了,一个跳水,一个割腕;

  5、凶手是5个学生,其中一个自杀了;

  6、在校学生伙同校外吸毒人员共同作案杀害赵鑫;

  7、涉案有5个校霸,有校长之子、派出所长之子、镇长之子;

  8、很多天前校霸问这个孩子要1000元保护费,孩子爷爷奶奶就报警了,结果派出所的人登记了,没怎么管。校霸就恐吓其拿10000元,不然就打死,之后就被打死了;

  另一类是针对事件发生后政府处理该事件的谣言:

  1、泸县太伏中学学生被打死,学校和警方想以自杀结案,家属200余人在殡仪馆抢下尸体,满身是伤;

  2、派出所长、还有校长,都串通好了,想把事情压下来,因为政府里面当官的小孩把人弄死了。

  3、政府和学校希望私了,5个打人的学生一个出二十万,共100万;

  4、政府喊村民到派出所签字,说是摔死的就领50元钱

  5、警方已经把家属全部抓了,控制了亲属。

  以上谣言与事实严重不符。

  三、公安机关在该事件发生后,依法处理制造传播谣言违法人员情况的通报

  该事件发生以来,个别网民在网上大量传播谣言,混淆视听,激化矛盾,严重干扰了正常社会秩序。对此,泸州市公安机关开展工作,对网上恶意造谣、传谣者进行依法处理,积极维护正常的网络秩序和社会秩序。截止目前,泸州市公安机关依法行政拘留了在此事件中大量传播谣言的人员闫某娟、侯某,程某彬等6人,依法批评教育了刘某杰、黄某桂、唐某等7名传谣人员。除以上被处理的人员外,公安机关另掌握了31名造谣、传谣者的违法事实并收集了相关证据,将依法对他们进行处理。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9 11:19     标题: 回复 #4 我行天下 的帖子

造谣者和谣言受害者的斗争是“不对称的战争”:

1、造谣者主动,受害者被动;
2、造谣者众且无穷尽,受害者唯一;
3、谣言几乎无成本,澄清需要大量的成本和代价;
。。。

这种关系有点类似病毒入侵人体导致人生病,严重者可以危及生命。
无良的媒体仅仅谴责病人应对不当,苍白的法律对病毒敷衍了事,根本不能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

造谣者付出的代价太小,与其造成的损失相比不成比例。
而传播谣言者,现在仍是看客,相信脸都不会红一下。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9 11:29



QUOTE:
原帖由 我行天下 于 2017-4-9 10:35 发表
“4月1日上午6时左右,泸州市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赵某,男,14岁,初二学生)在住宿楼外死亡。”一起地方社会新闻,在几天内“席卷”了全国舆论场。

第二天,“泸县发布”公布案件进展:“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尸表检验和调查走访,赵某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具体死亡原因需依法按程序待家属同意后尸体检验确认。县教育局已牵头对学校常规管理情况开展调查。”

这引起了社会多方的质疑。很快,各种说法纷至沓来。有说学校5个校霸活活把人打死,有说校霸勒索后爷爷奶奶报警,但派出所的人登记了就没管,还有说5个校霸之中还有领导之子……

4月3日,“泸县发布”再次发布公告辟谣:“个别网民编造发布‘五名学生打死同学,其中一人已自杀’、‘孩子已经离开,全身被打得淤青死血,手脚被打断’等不实信息,造谣生事,煽动群众聚集滋事,查实唐某、李某、姚某、郑某网上造谣传谣的违法事实。”

公告还重申:“目前,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其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目前,公安机关正积极与家属沟通,争取家属同意并启动尸检程序。尸检工作将严格按程序展开,检察机关全程监督,尽快查明死亡原因。”

然而,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新华社记者在赶赴现场采访时,“在距离太伏镇数公里外,车就被拦下,两辆警车拦住路口,禁止一切车辆进入。记者迂回步行数公里才进镇,在太伏中学门口看见街上站满了人,一排戴着头盔的警察将人隔开,学校大门两边有上百名警察将人隔开。”

不仅如此,记者的正常采访还遭受了当地政府的无形阻扰,无法采访死者母亲,采访死者爷爷奶奶时则被一批干部跟随。

一时间,新华社刊发专电《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需要多久 ——三问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更是将事件推向了舆论高潮。

新华社文章指出:“这起原本可以正常进入司法渠道的个案,逐渐演变为当前的群体聚集、警力封路、舆情汹涌。谣言四起,而当地却没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

当地警方反应不能算是不及时,第二天通报的情况根本没有毛病。
一些无良的媒体还有那些自以为是的网民所谓的“质疑”引发了矛盾的激化。
拜托,“质疑”可以专业点吗?有点常识行吗?
新华社的文章自己打脸:普通的自杀事件,凭什么进入“正常司法渠道”?
作者: Feng2004    时间: 2017-4-9 11:31

中共国的警方文告是可信的吗?哈哈哈!

那才是关键!维权吧!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9 11:53     标题: 回复 #8 Feng2004 的帖子

愿信不信,没有人强按你让你相信。
不过奇怪你“维”什么“权”?
作者: Feng2004    时间: 2017-4-9 11:57     标题: 回复 #9 村夫 的帖子

不该信的别乱信,比方某强国的警方!

还有,该维权的人就要大胆的维权!不要怕!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9 13:03     标题: 回复 #10 Feng2004 的帖子

轮到你维权的时候再说吧,相信为期不远了。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7-4-9 13:48     标题: 回复 #1 村夫 的帖子

很多事的“真相大白”不是那么简单,所以不好轻易就断定。
重点在网络谣言,轻易就欺瞒了几万民众上街示威,看来泸州或中国民众很容易被骗被鼓动,而那位刚刚丧子的母亲居然想着造势讹钱,哎,真有这样多没有人性的刁民吗?!当然,“家属也可以委托外地的有关机构和专家监督尸检的全过程。”这句话倒是体现了一党体制下“异地机构”的独立和公正。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7-4-9 14:11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17-4-9 11:19 发表
造谣者和谣言受害者的斗争是“不对称的战争”:

1、造谣者主动,受害者被动;
2、造谣者众且无穷尽,受害者唯一;
3、谣言几乎无成本,澄清需要大量的成本和代价;
。。。

这种关系有点类似病毒入侵人 ...

看来还是新加坡的政府和人民抗病毒能力比较强,身正不怕影子影子歪。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7-4-9 14:17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17-4-9 13:03 发表
轮到你维权的时候再说吧,相信为期不远了。

只要和主流口径一致,充分相信官方说法,永远不用维权。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9 15:04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7-4-9 13:48 发表
很多事的“真相大白”不是那么简单,所以不好轻易就断定。
重点在网络谣言,轻易就欺瞒了几万民众上街示威,看来泸州或中国民众很容易被骗被鼓动,而那位刚刚丧子的母亲居然想着造势讹钱,哎,真有这样多没有人 ...

“几万民众上街示威”?
这是你造的谣!

家属委托其他机构和专家监督尸检全过程,本案是,但绝不是第一次。
事实上很早就这样做了,网络上争议很大的案例,如黄静案林松岭案等都是如此。

如今,本案真相大白,并不要求所有人全部相信。
但是,如果质疑这个结果,就应该拿出证据。

至于有没有“刁民”,拜托您照一下镜子好吗。
作者: Feng2004    时间: 2017-4-9 15:12     标题: 回复 #11 村夫 的帖子

怎么,贵国要派红卫兵要对付我吗?哈哈哈!

我怕死了!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7-4-9 16:02     标题: 回复 #15 村夫 的帖子

既然不要求所有人相信,那在“真相大白”前面最好加上“我认为”,只代表你自己相信。
你有的证据不过是官方主流,也不是你自己找出来的。

重点说说“刁民”。“民”大概分为:愚民,草民,顺民,良民,刁民,暴民等等,但不要忘记,这些对“民”的分类都是出于“官员”之口。不同意官方主流解释,自然是刁民;造势讹钱,网络谣言自然是暴民;坚决拥护主流,甚至为官员保驾护航,肯定是良民,或者本身就是官员。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7-4-9 16:04 编辑 ]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9 20:22



QUOTE:
原帖由 Feng2004 于 2017-4-9 15:12 发表
回复 #11 村夫 的帖子

怎么,贵国要派红卫兵要对付我吗?哈哈哈!

我怕死了!


您多虑了,这里没有人可以派得起红卫兵。

不过,俗话说:人在做,天在看。
像您这样作下去,红卫兵提早收了您也不一定。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9 20:29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7-4-9 16:02 发表
回复 #15 村夫 的帖子

既然不要求所有人相信,那在“真相大白”前面最好加上“我认为”,只代表你自己相信。
你有的证据不过是官方主流,也不是你自己找出来的。

重点说说“刁民”。“民”大概分为:愚民,草民,顺民,良民,刁民,暴民等等,但不要忘记,这些对“民”的分类都是出于“官员”之口。不同意官方主流解释,自然是刁民;造势讹钱,网络谣言自然是暴民;坚决拥护主流,甚至为官员保驾护航,肯定是良民,或者本身就是官员。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7-4-9 16:04 编辑 ]


我的证据如果站不住脚,欢迎质疑。如果有疑问,也欢迎指正。

你的重点是“民”,分成几类的“民”,如你说出于“官员”之口。
这就奇怪了,你自谓“小民”,为什么对这种“官员”的言论奉为圭臬?

你到底是“官”还是“民”,你的言论代表“官”还是“民”?

又官又民的。莫非,您自己照镜子,用错了照妖镜不成?

[ 本帖最后由 村夫 于 2017-4-9 20:31 编辑 ]
作者: Feng2004    时间: 2017-4-9 22:43     标题: 回复 #18 村夫 的帖子

没错,人在做,天在看!

不过,贵国不是已经破四旧了吗? 所以你对我的诅咒恐怕起不了作用!哈哈哈!
作者: super007    时间: 2017-4-9 22:48

在一个党在国先党大于法的国家,民众普遍不相信检控司法机关是很正常的。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7-4-10 00:27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17-4-9 20:29 发表
我的证据如果站不住脚,欢迎质疑。如果有疑问,也欢迎指正。

你的重点是“民”,分成几类的“民”,如你说出于“官员”之口。
这就奇怪了,你自谓“小民”,为什么对这种“官员”的言论奉为圭臬?
你 ...

需要澄清基本概念。
在民主国家,没有“官”“民”,只有法律下的人人平等,言论平等,官方主流及其拥戴者没有资格裁定谁是“刁民暴民”,现在已经不是皇权时代了。
每个人都有从信息证据中各自不同角度的判断相信,不是一句“真相大白”就可以轻易统一所有人的想法。

“所以咯,一边喊冤,一边以种种借口不愿意配合尸检,也就是说不愿意查找孩子死亡真正的原因,不愿意把真凶绳之以法。做出这些,除了为了造势讹钱外,实在想不通是什么原因。可悲的是,和十多年前一样,大部分网友又声讨又谴责地,再次做了帮凶”,这才是没有证据让人心寒缺乏同情同理心的谣言。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7-4-10 00:30 编辑 ]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0 19:46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7-4-10 00:27 发表
需要澄清基本概念。
在民主国家,没有“官”“民”,只有法律下的人人平等,言论平等,官方主流及其拥戴者没有资格裁定谁是“刁民暴民”,现在已经不是皇权时代了。
每个人都有从信息证据中各自不同角度的判断相信,不是一句“真相大白”就可以轻易统一所有人的想法。

“所以咯,一边喊冤,一边以种种借口不愿意配合尸检,也就是说不愿意查找孩子死亡真正的原因,不愿意把真凶绳之以法。做出这些,除了为了造势讹钱外,实在想不通是什么原因。可悲的是,和十多年前一样,大部分网友又声讨又谴责地,再次做了帮凶”,这才是没有证据让人心寒缺乏同情同理心的谣言。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7-4-10 00:30 编辑 ]

既然没有“官”“民”,又那来的“官方主流及其拥戴者”?

拜托你把你自己的“基本概念”理顺了再来发布好吗。

还是那句话:关于此案可以质疑,我的观点欢迎指正,但请用事实说话。

无关此案的,请不要在这里胡搅蛮缠了。
喜欢其他争论也可以,请开一个主题帖,本人奉陪。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7-4-11 09:21     标题: 回复 #23 村夫 的帖子

在民主不完善的国家,很多人的官民概念依然根深蒂固,而且官民对立区分明显,自然也有了官媒及其拥戴者。
在网上主流观点及反对方都很多,都有各自的证据,指正任何一方都不容易,说真相大白有强加于人的意味。本来身在海外不想参与争论,只是对你的“造势讹钱”说法有所触动,父母丧子巨痛之下,还有心讹钱?大家都为人父母,这样的“谣言”很过分。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1 19:13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7-4-11 09:21 发表
回复 #23 村夫 的帖子

在民主不完善的国家,很多人的官民概念依然根深蒂固,而且官民对立区分明显,自然也有了官媒及其拥戴者。
在网上主流观点及反对方都很多,都有各自的证据,指正任何一方都不容易,说真相大白有强加于人的意味。本来身在海外不想参与争论,只是对你的“造势讹钱”说法有所触动,父母丧子巨痛之下,还有心讹钱?大家都为人父母,这样的“谣言”很过分。


你自己说的,“民主”国家也有官媒及其拥戴者。
有区别吗?

另外,“民主”不是你卖的万金油。
在这里,干“民主”鸟事儿?!
扯着这个蛋讨论一个事件,你不累吗?

就这个事件来说,“造势讹钱”可以算是我的判断。
你不同意当然可以,那就请给一个更贴切更合理的解释。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7-4-12 08:53     标题: 回复 #25 村夫 的帖子

在新加坡“回望”几千公里外的泸州,即使是有现代科技,说能看到“真相大白”难以令人信服,还要区分“网络谣言”,评判死因,更是盲人摸象,相信民主国家的官方拥戴者应该不敢这样公然违背常识。自以为真相在手就不顾人情,散布“造势讹钱”的新谣言,看来十几年前的事件后也没太大进步。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7-4-12 10:10 编辑 ]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2 19:37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7-4-12 08:53 发表
在回复 #25 村夫 的帖子

在新加坡“回望”几千公里外的泸州,即使是有现代科技,说能看到“真相大白”难以令人信服,还要区分“网络谣言”,评判死因,更是盲人摸象,相信民主国家的官方拥戴者应该不敢这样公然违背常识。自以为真相在手就不顾人情,散布“造势讹钱”的新谣言,看来十几年前的事件后也没太大进步。

[ 本帖最后由 小民 于 2017-4-12 10:10 编辑 ]

"造势讹钱",基本上是我对该事件前期、家属拒绝尸检等作为的看法。
这个确实存在,无论从哪方面的信息都没有否认。

我的看法如此,你可以不认同,可以质疑。
只要拿出证据来论理,我错了可以认错。

你知道什么叫“谣言”吗?
你这样说这是什么“新谣言”,我认为这是你对我的诽谤。
如果你继续这样纠缠,我将对这种挑衅予以反击。
作者: 谈笑风生    时间: 2017-4-13 00:32

不知会不会有人说马航空难死者的家属坚持要一个明确证明,或者为被法国警察枪杀华人而示威抗议的家属群众,都是在“造势讹钱”呢?做人还是多一些同理心同情心比较好。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7-4-13 07:01

中国的冤案还会少吗?被国家机构杀死了几年或几十年后,突然发现新证据了,才知道原案误判,原来的真相竟然都是假象,请不要告诉我没这回事。

单凭网上的资料就咬定证据确凿,指责受害人家属造势讹钱,宣判真相大白,比包青天更坚定不移,这样子客观公道吗?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3 20:04     标题: 回复 #28 谈笑风生 #29 粗茶淡饭 的帖子

据理力争和造势讹钱是有区别的,观其目的就是知道了。

就此事件来说,孩子发生不幸,当务之急是搞清真相,孩子是怎么死的,然后再说其他。
如果是刑事案件,首先要将凶手绳之以法,然后再说其他。
这是最正常合理的反应。

而搞清真相,尸检是唯一正确的途径。
只有在尸体上发现证据,才能找出凶手。
因为即便是当代中国,法官也不可能仅凭口供对嫌疑人定罪。

本事件:
“泸县发布”第二天:。。。具体死亡原因需依法按程序待家属同意后尸体检验确认。
“泸县发布”第三天:。。。目前,公安机关正积极与家属沟通,争取家属同意并启动尸检程序。

好吧,家属可以不相信当地公安机关,但家属可以自行聘请信得过的机关和人士,这是默认的。

那么,是谁阻挠真相的揭露?

++++++++

“同情心”值得鼓励。
但是,假如这件事100%是一起自杀事件。
在一群有“同情心”的人鼓动下,当地抓几个不相干或者似乎相关的小混混交代网民,岂不是制造了新的冤案?
对于被“同情心”者冤枉的人来说,“同情心”者的“同情心”在哪里?

使用“同情心”时请记住:同情一个受害者的同时,切勿制造另外一个受害者。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7-4-13 21:30     标题: 回复 #30 村夫 的帖子



QUOTE:
目前,公安机关正积极与家属沟通,争取家属同意并启动尸检程序。

既然还没有启动尸检程序,那为何迫不及待地宣布“真相大白”了呢?这不是未查先判,比包青天更包青天吗?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7-4-13 21:44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17-4-13 20:04 发表
好吧,家属可以不相信当地公安机关,但家属可以自行聘请信得过的机关和人士,这是默认的。

广大中国人海茫茫,普通家属哪里去找“信得过的机关和人士”,外地公安机关?独立法医?村夫先生在新加坡住太久了吧...
作者: 嘉娜峰    时间: 2017-4-14 09:48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7-4-13 21:44 发表

广大中国人海茫茫,普通家属哪里去找“信得过的机关和人士”,外地公安机关?独立法医?村夫先生在新加坡住太久了吧...

我觉得是你小民对中国不了解。你以为中国没有刁民?凡事有人指控政府,就一定是政府的错?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4 10:10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4-13 21:30 发表

既然还没有启动尸检程序,那为何迫不及待地宣布“真相大白”了呢?这不是未查先判,比包青天更包青天吗?

什么时候说的“真相大白”?

有一种概念叫“时间”,中国大陆也是通用的公元纪年,请您核对了时间再来质问。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4 10:19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7-4-13 21:44 发表

广大中国人海茫茫,普通家属哪里去找“信得过的机关和人士”,外地公安机关?独立法医?村夫先生在新加坡住太久了吧...

人海茫茫没有错,但现在大陆的通信发达,并非封闭时代。
事实上,在邓玉娇案后,一些引起网民关注的案例,进行尸检时,都有家属自己聘请的专家旁证。
我之前也提到过几个案例都是如此,你也可以自己搜索。

本案,死者的父母及其聘请的律师和专家,也全程见证了尸检。
之后,并未见到质疑尸检结果的信息出现。
作者: 小民    时间: 2017-4-14 11:20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17-4-14 10:10 发表
什么时候说的“真相大白”?

“都是中学生无征兆地跳楼自杀,泸县太付事件虚拟的背景是“富二代”、“校园霸凌”等等,以致于连新华网都发帖好几问。如今真相大白,反思当时当地政府的作为,除了应对迟钝外,有什么错吗?”----摘自一楼
作者: 嘉娜峰    时间: 2017-4-14 11:56     标题: 回复 #36 小民 的帖子

楼主在一楼说的明显是,关于虚拟背景“富二代”、“校园霸凌”的谣言真相大白。没有此事!

至于死因,还在调查。没有真相大白。
作者: 嘉娜峰    时间: 2017-4-14 11:58

有些人就是容易混淆概念。

还有些人,就是喜欢混淆别人说的概念。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4 13:55



QUOTE:
原帖由 小民 于 2017-4-14 11:20 发表

“都是中学生无征兆地跳楼自杀,泸县太付事件虚拟的背景是“富二代”、“校园霸凌”等等,以致于连新华网都发帖好几问。如今真相大白,反思当时当地政府的作为,除了应对迟钝外,有什么错吗?”
----摘自一楼


我发帖的时候,几个谣言包括视频已经澄清。

需要我提醒您买眼镜吗?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7-4-14 17:56



QUOTE:
原帖由 村夫 于 2017-4-14 10:10 发表


什么时候说的“真相大白”?

有一种概念叫“时间”,中国大陆也是通用的公元纪年,请您核对了时间再来质问。

你说时间概念,那咱们就谈时间概念,在尸检还没开始之前,官方仅花一天的时间就排除他杀,这是什么概念?如果你是死者家属,你不会觉得可疑吗?你还敢相信官方吗?

当公众后来要求真相,官方为了安抚民众才勉为其难要求家属配合尸检,但是在你看来是“造势讹钱”。

最后家属配合了尸检,官方总共支付了一笔远远高于一般赔偿的赔款给家属,但却要家属签字接受排除他杀的判决。当然,对你来说,事情终于“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但是既然“真相大白”了,为何还需大手笔支付赔款?还要家属签字?这笔钱,看起来比较像是“遮口费”,因为事情处理得有点不合常理。

不论是什么时间概念,都充满疑点。

[ 本帖最后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4-14 18:02 编辑 ]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4 19:37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4-14 17:56 发表

你说时间概念,那咱们就谈时间概念,在尸检还没开始之前,官方仅花一天的时间就排除他杀,这是什么概念?如果你是死者家属,你不会觉得可疑吗?你还敢相信官方吗?

当公众后来要求真相,官方为了安抚民众才勉为其难要求家属配合尸检,但是在你看来是“造势讹钱”。

最后家属配合了尸检,官方总共支付了一笔远远高于一般赔偿的赔款给家属,但却要家属签字接受排除他杀的判决。当然,对你来说,事情终于“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但是既然“真相大白”了,为何还需大手笔支付赔款?还要家属签字?这笔钱,看起来比较像是“遮口费”,因为事情处理得有点不合常理。

不论是什么时间概念,都充满疑点。

[ 本帖最后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4-14 18:02 编辑 ]


是的,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第一时间排除他杀,并不奇怪。
不是任何死亡都会列入凶杀案件处理的,新加坡也有过跳楼的事件,可以参考一下,是不是都列为凶杀处理了?

没有立案,公安机关就无权进行尸检。
(PS:似乎张国荣也是四月1号发生不幸的,同样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相信。
似乎也没有立案,没有进行尸检。)

这就是说,公安出现场,初步判断死者是自杀。
按自杀处理了,家属不相信,这个可以理解。

家属要求立案,也可以理解。
但一旦立案侦查,就需要解剖尸体查清死因。
这时,就必须经过家属同意,才可以进行尸检。

你既然知道时间,就应该知道孩子是四月1号发生不幸的,而四月6号才开始进行尸检。
这中间到底是谁在阻挠?
如果真的存在凶手,这段时间足可以够他们串供和逃匿了。

我猜,发生这样的不幸,当地官方比谁都愿意更早地高清真相。
当地政府并不是铁板一块,官员之间的争斗任何地方都非常激烈。
一个凶杀案,并不牵扯每一个官员的利益。
(不好听的话,那些竞争对手巴不得对方出事,才可以将其扳倒呢)
还没有听说过哪一个地方政府,联保一个官员亲属杀人的。

事实上,这个事件,当地处理还算是比较及时的。
很多类似的事件,都有“警察抢尸”的说法。
如温州的戴海静案(那是一个小学英语教师),之后就出现了罢课走街、打砸工厂、阻断国道等等继发事件。

所以,进行尸检,官方确实是为了安抚民众,但并不算“勉为其难”。
因为第二天的公告,就说明了“正在说服家属。。。”

+++++++++++

至于“高额赔款”,我不知道你哪里得来的消息。
但我相信这个会有。

如果大家还记得前一段发生在广东的打砸运钞车被击毙的案例,公开的消息那个死者也得到了高额赔款。
合理不合理,大家自有判断。
这就是中国特色,闹得越大,赔得越多。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7-4-14 21:18     标题: 回复 #41 村夫 的帖子

是的,没有明显的证据证明,第一时间排除他杀,并不奇怪。
不是任何死亡都会列入凶杀案件处理的,新加坡也有过跳楼的事件,可以参考一下,是不是都列为凶杀处理了?

没有立案,公安机关就无权进行尸检。
(PS:似乎张国荣也是四月1号发生不幸的,同样绝大多数人都不愿意相信。
似乎也没有立案,没有进行尸检。)


如果医生无法判断死亡原因,程序上就会交给验尸官处理,而有没有必要进行尸检,是由验尸官决定的,如果尸检发现死因可疑,警方才会立案。所以没有立案就无权进行尸检的说法是错误。在这里也顺便一提,张国荣有经过尸检排除他杀,除此之外,他有留下遗书,也有医生报告证明患上忧郁症



至于“高额赔款”,我不知道你哪里得来的消息。
但我相信这个会有。

如果大家还记得前一段发生在广东的打砸运钞车被击毙的案例,公开的消息那个死者也得到了高额赔款。
合理不合理,大家自有判断。
这就是中国特色,闹得越大,赔得越多。




其实我真的不希望你把“中国特色”拿出来说事,因为凡事都以此方式带过,那么还有讨论的必要吗?

“闹得越大,赔得越多”,这句话实在是耐人寻味,你到底是在映射人性丑陋的一面,还是对中国的法治缺乏信心?
不过追根究底,这还是说明你坚信死者家属“造势讹钱”,民众是“帮凶”,难道你丝毫不会怀疑这种心态?

许多国家都不会对自杀做出赔偿的,例如在日本,跳轨自杀者的家属还必须赔偿列车公司的损失。但是在这个个案里,死者家属却得到“高额赔偿”,如果你相信这是造势讹钱的结果,那请问你能认同这样子的“中國特色”吗?这样的“真相大白”在社会公平正义的层面上,又有什么意义?


[ 本帖最后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4-14 21:36 编辑 ]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4 22:40     标题: 回复 #42 粗茶淡饭 的帖子

张国荣的事我记忆有误,我搜索的结果也是进行了尸检,没有点进去看。

《刑事诉讼法》第104条规定:对死因不明的尸体,公安机关有权决定解剖,并且通知死者家属到场。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168条、《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199条对此进一步明确:公安、检察机关在对死因不明的尸体进行解剖时,应当通知死者家属到场并让其在解剖通知书上签字。对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场或拒绝签字的,不影响解剖进行。对身份不明无法通知家属的,应在笔录时注明。
此外,司法部《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四条也规定:对需要进行尸体解剖的,应当通知委托人或者死者的近亲属或者监护人到场见证。
——一般来说,死因不明,都会立案侦查的。
这个事件,一开始当地显然是按自杀处理的。
后来家属提出异议,所以才会进行尸检。
现在公布的尸检结果,仍然排除了他杀。
这个结果,家属显然已经接受了。

“不闹不赔,越闹越赔。闹得越大,赔的越多”,这是“中国特色”。
——这不仅是我的看法,也是对我知道的类似事件的总结。
你不用用什么“人性丑陋”、什么“缺乏信心”激我,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类似事件都赔钱了,并没有例外。
你有空可以搜索一下,看哪一起案件没有赔钱?

对于类似刑事案件的讨论,只要没人惹我,我不会带入自己的感情。
因为这是对一个事实的探讨,具有唯一性。

还有,我以前参与讨论的类似事件,争辩的双方,几乎都没有人对赔偿说三道四。
毕竟悲剧已经发生,那家真的不幸。
至于当地政府拿钱,只能说:钱多愿意花,别人管得着吗?
作者: 粗茶淡饭    时间: 2017-4-15 06:48     标题: 回复 #43 村夫 的帖子

原来你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不对事实的合理性质疑(可是对自杀者家属和民众作出负面的价值判断让人费解)、那好,我就不期待你会有建设性的回复了,免得被人说是在找茬、激将。以下仅留下个人对事件所产生的疑惑。

1)赔偿自杀者家属的做法应当吗?如果是官方造成的问题,那么赔偿是合理的,毋庸置疑,但是若确定不是有关当局的问题,赔偿就显得不妥。保险公司也不会对自杀者赔偿,因为这不合理,也会对社会释放出错误信息,造成不良影响,难道对类似案子思索了十多年,这一点都不曾在脑海里浮现过吗?

2)相信官方并没有宣布受害人家属“敲诈钱财”,但是一口咬定这件事是“造势讹钱”,把它标签为中国特色作为总结,老实说,这让人很无语。也许未来十年会有相同的帖子再出现。

[ 本帖最后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4-15 10:15 编辑 ]
作者: 村夫    时间: 2017-4-15 17:24



QUOTE:
原帖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4-15 06:48 发表
回复 #43 村夫 的帖子

原来你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不对事实的合理性质疑(可是对自杀者家属和民众作出负面的价值判断让人费解)、那好,我就不期待你会有建设性的回复了,免得被人说是在找茬、激将。以下仅留下个人对事件所产生的疑惑。

1)赔偿自杀者家属的做法应当吗?如果是官方造成的问题,那么赔偿是合理的,毋庸置疑,但是若确定不是有关当局的问题,赔偿就显得不妥。保险公司也不会对自杀者赔偿,因为这不合理,也会对社会释放出错误信息,造成不良影响,难道对类似案子思索了十多年,这一点都不曾在脑海里浮现过吗?

2)相信官方并没有宣布受害人家属“敲诈钱财”,但是一口咬定这件事是“造势讹钱”,把它标签为中国特色作为总结,老实说,这让人很无语。也许未来十年会有相同的帖子再出现。

[ 本帖最后由 粗茶淡饭 于 2017-4-15 10:15 编辑 ]


陈述事实有错吗?
还有一个事实最后再说一遍:
最近十多年来几乎所有的类似事件都获得了赔偿。
争议的双方,几乎没有人对赔偿及赔偿多少发表意见。

回答你的两点:
1)之前几乎所有案件的赔偿,似乎都与案件的“知名度”有关,与“合理性”无关。
这种赔偿会造成什么后果,相信大家都看得到。十多年如此,今后应该有所改变。
对这种问题的思索,是另外一个问题,与案件本身谣言的传播造成的影响和后果关联不大。
我在意后者,本帖讨论的也是与后者相关的问题。
2)“敲诈”是一种罪,触犯了刑法的罪,没有人蠢到一边宣布“敲诈”一边赔钱。
至于本案前期是不是“造势讹钱”,结果已经出现了。这个事件这种结果,是不是“中国特色”,大家自行判断好了。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