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新加坡沦陷79周年- 黄永宏:国人共抗疫显示全面防卫至关重要 [打印本页]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3-24 10:04     标题: 新加坡沦陷79周年- 黄永宏:国人共抗疫显示全面防卫至关重要

发布/2019年3月24日 12:21 AM

更新/2019年3月24日 12:27 AM
文/苏俊翔


(早报讯)日本政府出资在吉打首府亚罗士打兴建的纪念碑解说指二战时期侵略当地的日军是“日本英雄”,这引起马来西亚华社不满。吉打州政府表示,准备将“日本英雄”字眼改为“日本军人”。

这个纪念碑位于亚罗士打市内吉打河畔的旅游局范围内,并立有马来文、日文及英文解说,同时标明这是“三名日本英雄攻陷亚罗士打桥梁的历史”。根据解说,纪念碑是为了纪念1941年12月13日侵略亚罗士打的三名日军,由于拆除英军绑在附近一座桥梁的炸弹而遭炸死的事件。

日军1941年12月8日登陆吉兰丹的哥打峇鲁,发动全面侵略马来亚的战争。日军接着在两个月内占领马来半岛与新加坡长达三年八个月,期间曾大量屠杀平民。


吉打负责旅游、青年及体育事务的行政议员(州内阁部长)阿斯米鲁周五为纪念碑开幕时,其邀请函也以马来文及英文列明是“日本英雄纪念碑开幕礼”。

事件引发争议后,阿斯米鲁告诉“当今大马”,州政府并非歌颂或美化日军对当地的侵略。至于“日本英雄”字眼纯属技术性错误,当局将尽快修正错误。

他认为纪念碑及相关事迹是亚罗士打历史的一部份,字眼若改为“日军”将能平息各方争议。“标明‘日军’没问题,但他们标明‘英雄’,我将要求承包商尽快修正并通知日本领事馆。”

马来西亚华社对此事十分不满。“陈嘉庚基金文化中心”秘书长陈亚才周六告诉“当今大马”:“从日本的角度来说,这是纪念他们阵亡的同胞。但对马来西亚人来说,他们是侵略者,谈不上‘英雄’,更遑论立碑纪念。这与马来西亚的历史事实不符,我们更没必要纪念日军。”他认为阿斯米鲁应为其疏忽致歉,否则对不起日据期间牺牲的抗日英雄。

=========================================================================================================
由于日本特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渗透入联军、宣传工作的成功,在东南亚一些人的心目中,日本是打击西方殖民地统治、解放印度大陆、缅甸、印尼、菲律宾和马来亚包括星加坡的“英雄”。

因此我们新加坡旅游局也在滨海公园为效劳日本军的“印度国民军”竖立“纪念碑”。

这做法和位于武吉知马路上段的旧福特车厂资鉴馆(Memories at Old Ford Factory),2016年2月关闭进行长达一年的翻新工程。完工后,展馆改名为“昭南展览馆”(Syonan Gallery)的做法一样。

吉打州的“日本英雄”纪念碑并不奇怪。


[ 本帖最后由 wengkinchan 于 2021-2-14 23:12 编辑 ]
作者: 五生梦    时间: 2019-3-28 22:45

这个还真是奇怪。就算是马来人,也不应该把攻打自己的日本军人当英雄吧?
作者: 五生梦    时间: 2019-3-28 22:48

给三个在侵略战中战死的日本兵离纪念碑?这是历史的一部份没错。那么死去的那些抗日战士,怎么不去给他们立碑?
作者: 地球人在tw    时间: 2019-3-29 10:15



QUOTE:
原帖由 五生梦 于 2019-3-28 22:45 发表
这个还真是奇怪。就算是马来人,也不应该把攻打自己的日本军人当英雄吧?

同樣道理

毛澤東害死的中國人比  日軍還多

也不应该把他当英雄吧

[ 本帖最后由 地球人在tw 于 2019-3-29 10:27 编辑 ]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3-30 13:08     标题: 回复 #4 地球人在tw 的帖子



QUOTE:
同樣道理

毛澤東害死的中國人比  日軍還多

也不应该把他当英雄吧

[ 本帖最后由 地球人在tw 于 2019-3-29 10:27 编辑 ]

根据你地球人在tw 的国民党蒋介石集团的公布,中国抗日战争的军民死伤超过三千万人。

就算毛泽东怎么坏,也没有杀害三千万人那么多。这些“功绩”应该由日本军国主义和你地球人在tw 的国民党蒋介石集团享用!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19-3-30 13:43     标题: 紀念碑起風波 大馬希盟汲取教訓

2019年4月7日 第33卷 13期 亚洲周刊:


吉打州當局在日軍紀念碑旁設立文字敘述,把三名日軍稱為「三名英雄」,引發巨大爭議。


大馬吉打州行政議員兼青年與體育、旅遊、藝術文化以及企業發展委員會主席莫哈末阿斯米魯日前獲日本駐檳城領事館、大馬歷史協會吉州分會、吉打州博物院代表陪同,為州內一座重修的日軍紀念碑主持開幕禮,當時他可能沒有想到,這座在吉打河畔的小紀念碑卻能引發大爭議。

該碑在二戰時期建立,紀念三名日本軍人攻陷亞羅士打橋的事蹟。根據當局在碑旁設立的日文、英文及馬來文的解說敘述,三名日軍於一九四一年為阻止英軍炸毀這座橋,在拆彈時被炸死。該碑被大馬歷史協會吉州分會發現,後獲日本政府資助重建,碑高一點八公尺,刻有日文,正面寫著「慰靈碑」、右側寫著「紀念在這片土地安息的祖先」。

紀念碑本身並沒有問題,只是當局在碑旁設立的文字敘述卻把三名日軍形容為「三名英雄」,而且獲得州政府官員、博物館及歷史協會單位站台,因而引發巨大爭議。阿斯米魯在發現本身的錯誤後,親自拆下引起非議的紀念碑看板,但依然無法平息民間尤其網民的憤怒,各處傳出抗議之聲,在野黨甚至在碑前掛上「抗日英雄碑」的布條。

阿斯米魯隨後在博物館及吉打歷史協會領導的陪同下公開道歉,並把錯誤歸咎於負責製造解說牌及開幕典禮橫幅的公司,指是該公司完全按照日本領事館所提供的內容進行翻譯所致。他重申,有關慰靈碑是在一九四一年建立的,將之翻新是為了保留歷史古物;對於日本人來說,在戰爭中喪生的日軍是英雄,只是對大馬人來說他們是侵略者。

日本駐馬大使館參贊折笠弘維也趕忙出來滅火,他解釋說,重建吉打亞羅士打的日軍紀念碑,目的是記載日本戰蹟,讓大馬人能够理解日軍在大馬的歷史,不是為了刻意英雄化任何人。

在二戰期間,大馬半島就有約七萬人被殺害,日軍也在半島多個地方為陣亡的軍人設立「慰靈碑」,不過從未有大馬政府代表前往祭拜,吉打州政府此次高調行事,讓人意外。希盟執政團隊過於幼嫩缺乏經驗,此次事件將讓他們知道,任何事務都不能掉以輕心。所幸的是,吉打希盟政府迅速回應事件及果敢糾正錯誤,避免怒火繼續燃燒。錯誤並不可怕,能從錯誤中汲取教訓才可貴。■

===================================================================================================

如果没有马来西亚的华人文史工作者的揭发,受到公众人士的抨击后,也许回锅首相马哈迪也会主持开幕礼、以报答日本军国主义的“大东亚共荣圈”解放马来人脱离英国而“独立”。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20-2-15 22:27     标题: 陈振声:全面防卫中 最可贵是建设心理防卫

文 / 梁伟康摄影 / 陈来福
发布 / 2020年2月15日 2:44 PM
更新 / 2020年2月15日 2:56 PM 联合早报:

贸工部长陈振声出席滨海湾浮动舞台举行的全面防卫日纪念活动。(陈来福摄)

https://www.zaobao.com.sg/sites/ ... 0.jpg?itok=Dm_Q7MMf

(早报讯)在抗疫的非常时期,更为凸显有顽强的全面防卫的重要性。

贸工部长陈振声今早在滨海湾浮动舞台举行的全面防卫日纪念活动上致辞时指出,全面防卫中最可贵与无价的就是建设心理防卫,而这也是最具挑战性的。

“遇到困难时,我们是否惊慌的保护自己,还是应该团结起来,保护彼此,尤其是我们当中的弱势群体?”

冠病病毒在本地传播,陈振声指出,我国过去几周受到了考验。虽然我们处理得不错,仍然还是有进步的空间。

“我们克服挑战和威胁的能力来自所有国人的集体意志。我们一起经历的每个挑战,都会让我们更强大。我要让世界看到一个激发信心的发亮红点,凸显我们与众不同。”

他也呼吁公众不要排挤在前线工作的人员如医疗团队和辅警等。

配合全面防卫日纪念活动,国防部今早也推出新的全面防卫标志。新设计反映去年增添的第六支柱——数码防卫。这是35年以来该标志首次更换设计。

新的设计与旧的标志有相似之处,比如都含有我国国旗的新月五星,也是箭头指向斜上方,而六个箭头紧紧相连的设计更凸显我国举国上下必须团结以应对未来挑战的重要性。
作者: wengkinchan    时间: 2021-2-15 00:11     标题: 【全面防卫日】黄永宏:国人共抗疫显示全面防卫至关重要

文 / 蓝云舟
发布 / 2021年2月14日 6:00 PM
更新 / 2021年2月14日 6:08 PM 联合早报

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说,冠病疫情说明全面防卫对新加坡能否克服艰难挑战发挥重要作用。(黄永宏面簿视频截图)
字体大小:

小 中 大
(早报讯)国人的抗疫路程再次肯定了全面防卫是个活用的概念,对确保新加坡人共同的福祉和国家克服艰难挑战的能力至关重要。

明天(2月15日)是全面防卫日。国防部长黄永宏医生按照往年惯例,录制全面防卫日献词。他于今天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献词中指出,国人过去一年用行动共同通过了冠病疫情的考验。

抗疫的道路上,客工群体疫情影响数万人,许多旅游和酒店业员工也失去生计。我国实施阻断措施和其他限制条例时,新加坡人也一同响应,将国家利益置于自身利益之上。

黄永宏说:“共同抗疫的成果显而易见,全面防卫一旦投入行动,能拯救生计与生命。”

疫情在世界各国肆虐,但在本地受控。黄永宏说,除了医疗人员冒着生命危险照顾病患,贸工部和经济发展局等经济机构保持供应链不受影响,避免我国物资供应短缺,还预订疫苗让我国得以及早为民众接种。

武装部队和内政团队没有松懈,继续维持治安和保护重点设施。此外,企业配合限制措施,还迅速制定业务持续计划。

社区方面,许多组织投入行动,或纺织口罩,或帮助弱势群体,或鼓励民众遵守条例。更有青年为年长者和被隔离人士配送食物和物资,或为治疗客工的医疗团队设立翻译网站。一些退休医生和护士也重披白袍参与抗疫,也有全职国民服役人员延长服役期限,为抗疫添一份力。

“这份团结和对条例的遵守让我们得以在庆祝国庆等全国活动和新年的同时,防止出现新一波疫情,也确保我们能及早开放边境,恢复对新加坡经济至关重要的全球商贸。”

黄永宏也指出,同样重要的,是社会不分种族、言语、国籍,共同抗疫,也没有任何指定群体受指责或污蔑,引起社会分裂。这对我国抗疫努力起到积极作用,我国是全球病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失业数据也受控。

黄永宏说,冠病疫情说明全面防卫对新加坡能否克服艰难挑战发挥重要作用。

“只要像在对抗冠病时那样,将全面防卫付诸行动,无论面对什么挑战,我们都能对未来抱持乐观和希望。只要做到全面防卫,新加坡就不只能渡过每一次危机,也会在克服难关后变得更坚强,国人也会更团结。”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