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标题: [杂文] 东凑西就颠古诗、怀旧曲 [打印本页]

作者: 莫名    时间: 2019-5-29 22:46     标题: 东凑西就颠古诗、怀旧曲


若说人体如一王国,当岁月凭添了风霜,我们也只好听邓丽君--李后主《虞美人》了。

李煜《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在比喻上,这里的‘故国’不作亡国,毕竟人未亡,权当故旧国都,引申为老化的身体。
(故:老,旧,过去的,原来的)

在外来人才工作场所、地铁、政府组屋满地见的情况下,新加坡人反倒对自己家乡祖国新加坡陌生了,新加坡人住在新加坡反倒是有旅居新加坡的感觉,有时候自己会想,真是一个国际大都会呀,新加坡人旅居新加坡还真是世界一大同,成了喜欢歌功颂德的人口中的世界村,真是新世纪的繁荣与进步。如果再一想起自己的钱不能自由使用而被冻结在公积金户头里的退休户口加上保健户口的老人钱,那捶胸顿足的心情似乎可以从文字表面意义来吟唱杜甫《登高》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如果嫌杜甫《登高》太不着边际、太恢弘,那就直白、直接告白的李清照《声声慢》,不当作思念一个人,而是当作逝去的美好愿景、美好时光,“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李清照《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物价、工作,这个年代的流行歌曲意境不够深远,反倒是老歌能轻易的贴近人心:
(新加坡歌星))明珠姐妹 - 俩口子对唱 MV的“物價天天漲啊 教人真心焦”。

許冠傑-半斤八兩MV的“出咗半斤力 想話攞番足八兩 家陣惡搵食 邊有半斤八兩咁理想〔吹漲〕”。

==============================
广东话:

 “家阵”是现在的意思。

(動詞類)搵食:去工作賺取工資糊口。

广州话家阵恶揾食:现在拼命打工赚钱。






[ 本帖最后由 莫名 于 2019-5-29 23:37 编辑 ]




欢迎光临 随笔南洋网 (http://sgwritings.com/bbs/) Powered by Discuz! 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