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其它] 学习旧体诗词的脚印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02: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学习旧体诗词的脚印

【001】浅议诗词的可读性
   
    这篇小短文的题目,本应是《借用毛泽东诗词谈谈雅俗共赏问题》,太长,只好改用上面的标题。
    主席诗词的艺术魅力,是雅俗共存,水乳交融地合而为一。
    一、雅,即典雅。优美多姿,耐人寻味。
    主席诗词典雅的成功之处,在于他所用的典故、神话及象征物(如梅花)大都是常见的,广为人知的,稍有点文化素养的人,就能读懂。而且是一诗一词只用一典或两典,不象辛弃疾的词那样用典密集,且又往往生僻难懂。
    二、俗,即通俗。明白流畅,易于理解。
    主席诗词的通俗,主要是表现在尽量运用白话。“白话使毛泽东再一次把诗词从高雅神圣之境推到世俗平凡之地,使诗词不再仅为士大夫、知识分子所特有,而让普通老百姓也拥有。”
    这就涉及到了我一直想说的诗词的可读性问题。我们今天所处的文化氛围,与古代有天壤之别。只有极少数的人自幼饱受古代文化的熏陶,而绝大多数人,都是在现代正规学校一步步接触旧体诗词的。即便是一名中文系本科毕业生,其古文修养也未必抵得上一个前清秀才,更别说举人、进士了。再说,生活的节奏变得如此之快,人们的时间精力有限。如果把诗词写得过于深奥难懂,甚至近乎隐晦,那些再热爱古典诗词的人,也无暇问津。即便有暇,也不耐烦去破解、去揣测,去查字典、去翻辞海。
    增强诗词的可读性迫在眉睫,不解决这个问题,写诗填词的高手所创作的精品就太可惜了。明明是难得的上乘之作,却没有太多的人去欣赏,这是相当遗憾的事!如果当代旧体诗词的读者群越来越少的话,这枝高雅艺术的奇葩,就很难有持久的生命力,也就很难谈到长盛不衰了。

--------------------------------------------
发帖时间:2006-3-4 11:32:20
[李盈枝 编辑于2006-5-7 11:09:25]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10-13 10:08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02: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02】 旧体诗词不能搞“天下一统”
   
    说到“权威”,无人能高过毛主席。可是,直到他逝世那天,也没见多少人按他设想和期盼的那样去写新诗。秦始皇可以统一文字,但谁也不可能统一文学。
    说到旧体诗词,现在那些自幼饱受古典诗词熏陶的人,可得心应手地严格按照前人摸索成熟了的格律去写。而且这类作品还会绵延不绝,一代代传承下去。这类作品,理应得到足够的尊重和欢迎。
    “改革派”的主张,则是顺应时代潮流,为适合大多数人的欣赏口味,在进行种种探索。这也应受到足够的尊重和欢迎。
    事物要一分为二地去看,试图“合二为一”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能的。各走各的路,却又条条道路通罗马。
    有的喜爱“阳春白雪”,有的喜爱虽非“阳春白雪”却也不是“下里巴人”的东西。不同的喜爱,是百花齐放,万紫千红的“催化剂”。
    我写给自己的结论是:旧体诗词不能搞“天下一统”,也不可能“天下一统”。
    (毛泽东:“用白话写诗,几十年来迄无成功。民歌中倒是有一些好的。将来趋势,很可能从民歌中吸引养料和形式,发展成为一套吸引广大读者的新体诗歌。)

--------------------------------------------
发帖时间:2006-3-4 11:36:09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8-10-13 10:08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02:5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03】 唐朝诗人致大拙的一封信
   
尊敬的狐狸大法官:
    俺就是人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王维。近来俺挺郁闷的,事情是这样的——
    有个叫李肇的,不知何方人氏,他在《国史补》里说:“王维窃李嘉佑诗。”
    读到此,真后悔,大不该写“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这样的诗句。原来人家李嘉佑已写过“水田飞白鹭,夏木啭黄鹂”。还有个叫叶梦得的,不知是哪朝人物,他在《石林诗话》里说:“还不能说王维是窃取,实际上是点化。他在原诗上添了‘漠漠’和‘阴阴’,就更妙了。”
    天哪!俺是盛唐人,李嘉佑是中唐人,俺想窃取或点化他的诗句也办不到呀!俺写那两句的时候,他还没出生呐!请大法官先生明察。
    俺不懂你们的司法程序,这种侵犯名誉权的事,是先报警,请公安局去缉拿李肇和叶梦得,还是直接告到您那里?恳请速复!
    敬祝一“呔”百安!
    王维顿首
    公元2006年3月4日于辋川庄寒舍

--------------------------------------------
发帖时间:2006-3-4 11:40:05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02: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04】答文友大拙的“咨询”
   
    中医讲“望、闻、问、切”,“望而知之谓之神”,俺一搭眼,就知道你的大脑里全是聪明细胞,那就省事多了,只要举例说明,你就会举一反三,一通百通。
    古风式的律诗,是杜甫首先“发明”的。也就是说,“此体由杜甫开其端”。他写了不少这类样式的七律,咱就只举一首为例吧。好,你打开笔记本记下来。他的《昼梦》是这样写的:
    二月饶睡昏昏然,(单拗)
    不独夜短昼分眠。(拗对,单拗)
    桃花气暖眼自醉,
    春渚日落梦相连。(这两句,拗粘,对句单拗)
    故乡门巷荆棘底,
    中原君臣豺虎边。(这两句,拗粘,拗对;出句拗,对句单拗)
    安得务农息战斗,
    普天无吏横索钱。(这两句,拗粘,对句拗)
    哈哈,这就是古拗七律。幸亏你聪明,要是脑子稍微笨点,光这一首,俺也得一字一句分三天,还不一定能灌输得进去。来,先喝杯苹果汁,喝就是。没花钱,别人白送的。不喝白不喝!
    啊,你明白了,那,往下就好说了。
    网上那个叫泛舟的家伙,他舞文弄墨,把我弄迷糊了,便断言他开创了当代七律的新纪元。胡扯,我真糊涂,这样说,他岂不成了第二杜甫?你看他现在美得,天天和一个素不相识的丫头要茅台酒喝,你看他都醉成啥样了!
    说我糊涂,多少也有点清醒,因为我毕竟“望而知之谓之神”(当然我这“神”不敌你那“巧”),一看就知道,他的“新”,在于韵脚是按的普通话读音,有别于老杜的取韵标准。——你名曰前来咨询,实际上是来兴师问罪,不就是为了这个吗?给我放下杯子,别人白送的也不准你喝!丫鬟,送客!!

--------------------------------------------
发帖时间:2006-3-4 11:44:39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03:0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05】何谓“拗”?
   
    在近体诗中,凡出现不合平仄的字,一律称之为“拗”。
   
    风平浪静泛舟游,
    岸上大拙斗水牛。
    红叶高山观景致,
    一闲一累看谁愁。
   
    这本应是一首七绝,但“大拙”二字都是仄声,站的不是地方,两个“拗”肩并肩赖在那里,破坏了七绝的格式。如果把“大拙”一脚踹到水里,换成“顽童”,就合律了。
   
    浪静风平大拙游,
    岸边泛舟遇公牛。
    高山红叶开心笑,
    进退都难破桨愁。
   
    这也本应是一首七绝,但“舟”字是平声,呆在这个位置就是“拗”,因为这是属于仄声字的地盘,它横在那里,就把七绝的格式搞乱了。如掀翻这烂船,把“泛舟”换成“戏水”,就合律了。可是,既然船已沉到水底,下面再相应地换成泛舟新晋升的“军衔”“少将”,内容就大体理顺了。
      这样举例说明,不知把什么为“拗”解释清楚了没有?

--------------------------------------------
发帖时间:2006-3-4 11:50:39
[李盈枝 编辑于2006-3-4 11:53:46]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03: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06】闲言碎语
   
    多年前,曾写过一篇《难得幽默》的“豆腐块”,开头是这样写的:“本人呆板且迂腐,大有孔乙己余风。却又偏偏迷恋谈笑自若、涉笔成趣的文章,只要碰上,便一见倾心,把玩不够。”
    在古诗词中,这类惹人发笑的东西不多,一旦“碰上”,便分外珍惜。诗如李白的“饭颗山头逢杜甫,头戴笠子日卓午。借问别来太瘦生,总为从前作诗苦。”词如宋代某太学生的“洪迈被拘留,稽首垂哀告敌仇。一日忍饥犹不耐,苏武争禁十九秋?  厥父既无谋,厥子安能解国犹?万里归来夸舌辩,村牛!好摆头时便摆头。”只是这位太学生下手过于辛辣,成了讽刺,与幽默离得远了点儿。
    在新诗中,风趣诙谐的东西,相对于古诗词中的同类作品来说,可谓多得不胜枚举。我特别偏爱柯平的《说给女人听的话》:“我要象爱节日那样爱你,我要象爱一只拖鞋爱另一只那样爱你,我要象酒鬼爱酒那样爱你,我要象爱金庸的小说那样爱你,我要象林彪爱搞阴谋那样爱你,······我要象爱奖金那样爱你,我要象爱我即将出版的诗集那样爱你,我要象爱我自己那样爱你。”(原诗分行、无标点)它还使我想起了鲁迅先生的一句话:“人到了失去余裕心,或不自觉地满抱了不留余地心时,这民族的将来恐怕就可虑。”他老人家称道“外国的平易地讲述学术文艺的书,往往夹杂些闲话或笑谈,使文章增添活气。读者感到格外的兴趣,不易于疲倦。”(红叶人微言轻,常常“拉大旗作虎皮”也是事出无奈)
    我有时想,时代不同了,对广大读者来说,旧体诗词不易读懂。今天“旧瓶装新酒”,也该与时俱进,才会有持久的生命力。如果写诗填词能用相对浅近易懂的语句,再让它俏皮一点,幽默一点,该多好啊。
    在本文开头提到的“豆腐块”中,我还有这样一段话:“幽默,是我特别钟爱的一个字眼。它和油滑挺接近,却又大相径庭。我有时也想幽默一下子,但往往流于油滑。所以然者何?盖幽默乃聪慧之骄子也,而油滑,不过是浅薄的宠儿罢了。”
    朋友在拙作《打油诗》的回帖中说:“油能打到这个水平,也算高手了。”我读后“莞尔一笑”,觉得挺幽默的。至于何为幽默,有人是这样回答的:“试图给幽默下定义,是幽默的定义之一。”至于上面说的“莞尔一笑”,恐怕谁也无法具体描述“莞尔”是什么样子。大家却经常用它,岂不是也挺幽默的吗?
    行文至此,不由想到大书法家启功教授的“偶然弄些蹊跷,象博学多闻见解超。笑左翻右找,东拼西凑,繁繁琐琐,絮絮叨叨”,这真是对我这篇短文的绝妙写照。

--------------------------------------------
发帖时间:2006-3-4 11:56:46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03:1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07】道不同,更相与谋(答大拙)
   
    目前,在咱们的《唐宋风致》,存在三种七律。一种是传统七律,一种是由我命名,但尚未申请“专利”的“泛舟体”(所以俺俩暂时还不是百万富翁),最后一种就是你刚“发射”成功的“大拙一号”新七律“卫星”。
    我说的“道”,与古人说的“道”不同,所以咱和他们“不相与谋”,咱“谋”咱自己的“道”,即七律之道。
    我是个“爱情至上”主义者(泛舟阁下又该歪曲事实,大做文章了),同时又是个极端个人主义者,因此,当然要先谈传统七律。因为,我的“大作”,在“高雅度”和意境上和传统七律风马牛不相及,但在形式上却极其形似。别人自然认为不值得称道,甚至嗤之以鼻,我却很不寻常地沾沾自喜,凭我这种智商,居然能做到“形似”,也算得上一个不大不小的奇迹了。我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不然,三分天下就没我的份儿了,我就成了魏、蜀、吴之外的第四者插足了。
    然后再谈“泛舟体”,这一点希望能得你的理解。因为那家伙“军衔”比我高一级,我智商再低,也不至于低到不知奉承上司。现在再重申一下“泛舟体”的概念或曰定义。它是在高雅度和意境上与传统七律“神似”的前提下,挣断镣铐,舒展地进行舞蹈(看把他美的,还边舞扎边抛媚眼呐)。“泛舟体”七言八句,中间两联对仗,不拘平仄,这就是这种体的“律”之所在。也许有人会说,嘁!人家杜甫早就这样写过了,不就是古风式七律吗?!不错,是这样的。但杜甫老兄(他比我大不少,但辈分相同)是严格按照那时必须遵循的韵书来写的,而泛舟却是潇洒自如地按普通话读音来压韵的。这种无法无天的尝试,我是第一次耳闻目睹。可能是这个“我”太“髑髅剐蚊”了吧,也许别人早“尝试”过且抢先“注册”了,可惜我不知道。
    很抱歉,轮到现在才谈你新发射的“大拙一号”七律。这得益于你的普通话读音标准,不像俺给山东父老丢人。俺赠给你的《鸿儒吟》,有朋友指出不合律,说“儒”读平声。天哪,我大半辈子都是很自信地按上声读的,大冬竟惊出我一身冷汗。你的一号“卫星”,让我对“高科技”羡慕不已。用“今音”压韵,这不稀奇,而字字按普通话读音来写,也可以合七律平仄,这使我不能不“漫卷诗书喜欲狂”了(不太恰当,手里没卷诗书,而是面对网页),老朋友,你还真有两下子!是你新取名“忙”“忙”出来的,还是忙里偷闲“闲”出来的?这无疑又给《唐宋风致》这座花园,增添了一样新的花色品种。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特色,与老外的“先进”毫无关系。
    三种七律三条路,可谓道不同也。但要奔的方向是一致的,都是为了宏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因此我才说:“因道不同,而更相与谋也。”哈哈,马上就凌晨三点了,是不是该打住了?

--------------------------------------------
发帖时间:2006-3-4 12:20:27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03: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08】拾慧点滴(论创新)
   
    “拾慧”,是“拾人牙慧”的简称。后者是带有贬义的成语,只取其头尾,便好听多了。一经简化,摇身一变,就成了褒义词,可见我是多么富有创新精神!
    只写性情留纸上,
    莫将唐宋滞胸中。
    ——(清)袁枚《次韵答徐紫凝》
    (诗歌是用来表达真情实感的,不必受唐宋诗家的条条框框来束缚自己。不受束缚就舒服多了,在抒发自己的激情时就不那么磕磕绊绊的了。)
    丈夫贵独立,
    各自精神强。
    肯如辕下驹,
    低头傍门墙?
    ——(清)袁枚《题宋人诗话》
    (这首五绝,句句失律,袁大诗人在当时也够了大胆了。不然就是在旁边标注上了“古绝”二字,或者干脆就这样——看着是么就是么呗!)
    谁能学到形骸外?
    颇不相同正是同。
    ——《小仓山房诗集》
    (今天从早到晚“找不到服务器”,牵连得事事不顺。不引用这句话吧,舍不得割爱;引用吧,一下就露了馅——我怎么也想不起小仓山房是谁的“昵称”了,只记得自己是个无所不知的“饱学之士”。我喜欢这句话,是因为它说出了一个道理:学古人的东西,目的应该是为了写出富有独创性的作品——从表面上看,不像古人的,但实质上却体现了古典作品的韵味。唉,小什么房呀,咱可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
    作文必欲法前古,
    婢学夫人徒自苦。
    ——(清)郑板桥《赠潘同冈》
    (哦,我终于“无师自通”了!写诗何必像奴婢学太太那样去打扮自己,神态言行都俨然像个贵夫人呢?岂不是失去自己的本色,反而惹人嗤笑了吗!)
    满眼生机转化钧,
    天工人巧日争新。
    预支五百年新意,
    到了千年又觉陈。
    ——(清)赵翼《论诗五绝》
    (此“五绝”系“五首七绝”之意,其中包括那句最有名的各领风骚多少年。看来创新不是一劳永逸的事。不断创新,永无止境,诗歌的魅力才会是“地久天长”的。好了,“写”到这里,再看看能上网了吧。)

--------------------------------------------
发帖时间:2006-3-4 12:25:00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03: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09】从《螃蟹吟》谈起
   
    元旦前夕,我写了一组赠友诗,其中自己最满意的是这样一首——
   
    螃蟹吟(赠大拙)
   
    横行霸道才情在,
    满腹经纶竖走难。
    万水千山等闲过,
    金睛火眼识幽兰。
   
    这里不谈内容,只说格律。我还很少写过句句合律而又字字合平仄的七绝。
    有人会问了,怎么说字字合平仄呢?第三句是“仄仄平平仄平仄”呀!
    对了,这正是我想谈的一个话题。本来这里应是“仄仄平平平仄仄”,可偏偏在这里有一种在平仄上的特殊格式。
    以前我曾与诗友谈论过这个话题,当时只举例说明,并根据自己的印象总结出一句话,说这种句式“始于唐而盛于宋”,便未再深谈。
    这次还是先举例句。
    李白有“宫女如花满春殿”,杜甫有“千载琵琶作胡语”,末三字都是“仄平仄”,为了节省篇幅就不多举例了。
    有人说,近体诗七言的第六个字是重要的节奏点,平仄不合,就大大违犯了平仄的规律。我认为,在这里可以用上“存在就是合理的”这句话。作为一种特殊形式,大家乐于用,是任何规律都约束不了的。这种特殊句式,多用于尾联的出句,成了诗人的一种风尚。
    “唐人这种特殊形式,宋人深深地体会到了;尤其是用于尾联的妙出,宋人领略得最到家,所以也用得最多,几乎可以说是青出于蓝。”——我把这句话概括成了“始于唐而盛于宋”。
    试想,如果没有这种特殊形式,能有林老先生用于颔联的“疏影横斜水清浅”吗?随便翻一下宋诗,其近体诗中的这种句式扑面而来。在这里就不例举了。能把话说清楚,就没有必要多罗嗦。

--------------------------------------------
发帖时间:2006-3-4 12:31:58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11: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10】为韵脚“松绑”找“根据”
  
      说起中国历史上的大诗人,陶渊明,无疑是屈原之后,李白、杜甫之前最大的诗人。今天,就请这位“尊神”来为韵脚“松绑”。
  他说:“不敢当,什么神呀仙的,我辞去彭泽令那点芝麻官以后,只不过是个有文化的农民罢了。种豆南山下,高兴唱几句。我又不懂平水韵,自己觉着顺口就行。”说罢,喝了我几盅酒,又回晋朝去了。
  于是,我便翻开他挺有名的一首诗,用平水韵衡量一下,看这位古代的农夫是不是糊弄我。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喧”在上平声十三元)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偏”在下平声一先)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在上平声十五删)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还”在上平声十五删)
  此中有真意,欲辩已忘言。(“言”在上平声十三元)
  哈哈,这老头果然老实巴交,真的是他自己觉着顺口就行,根本就没考虑历史会给他加“精”、加“荐”还是“置顶”。这老头挺随和,蛮好玩的。
  以前,我就发过一个帖子,开玩笑说“陶渊明是按普通话读音来写诗的”。他上面这首诗,用普通话读,怎么读怎么压韵。
  我还能找出许多唐朝以前的人“按普通话读音来”压韵的例子,但又不想和自己过不去。今晚刚上网就掉线了,都快半夜了,还是“找不到服务器”,
  这样就没有人给送椰子汁什么的来犒劳犒劳了,索性就不找了。

--------------------------------------------
发帖时间:2006-4-14 20:47:43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11: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11】新式古风能不能这样写呢?  

      李白当时曾把他的一首诗,冠于全集的卷首。且抛开内容不说,单就其形式,来琢磨一下新式古风可以怎样来写。好在不长,录在下面“分析”一下:
  大雅久不作,(仄)
  吾衰竟谁陈。
  王风委蔓草,(仄)
  战国多荆榛。
  龙虎相啖食,(仄)“食”旧读入声。
  兵戈逮狂秦。
  正声何微茫,(平)
  哀怨起骚人。
  扬马激颓波,(平)
  开流荡无垠。
  废兴虽万变,(仄)
  宪章已亦沦。
  自从建安来,(平)
  绮丽不足珍。
  圣代复元古,(仄)
  垂衣贵清真。
  群才属休明,(平)
  乘运共跃鳞。
  文质相炳焕,(仄)
  众星罗秋旻。
  我志在删述,(仄)
  垂辉映千春。
  希圣如有立,(仄)
  绝笔于获麟。
  这是一首押平声韵的古风,在12个出句中,有4个是以平声字收尾的。由此我似乎可以断言,在押平声韵的古风中,是允许出句用平声字煞句的。它不象对联,和近体诗中用平韵的作品,其出句最后一字必须是仄声字。看来,其出句是相对自由的。这是其一。
  其二,它所用的12个韵脚,都在后来通行的平水韵的十一真里。
  于是我想,一、要写“新式古风”,出句的收尾,同样可以混用平仄字。二、可以扩大用韵范围,把十二文里的“文、闻、纹、蚊、云、耘、分、纷、芬、群、裙、君、军、勤、芹、斤、筋、勋、荤、欣”等,和十三元里的“魂、浑、温、孙、门、尊、存、豚、村、盆、奔、坤、昏、婚、痕、根、恩、吞、鲲、臀、喷、垠(此字也在十一真)”等作为同韵来用。那么,这样写出的古风,我认为就是新式古风。
  “新式古风”这一概念或叫法,是否能成立,有待商榷。但这种诗体是否有存在的理由,那就要看实践和探索的结果了。如果它能为时代接受,能被将来的历史承认,它就有生命力。
  这绝对不是由今天的专家、学者和权威说了算的。

--------------------------------------------
发帖时间:2006-4-15 20:53:35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11: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12】杜甫律诗出韵一例
  
雨晴(杜甫)
  
天外秋云薄,从西万里风。(“风”平水韵一东)
今朝好晴景,久雨不妨农。(“农”平水韵二冬)
塞柳行疏翠,山梨结小红。(“红”平水韵一东)
胡笳楼上发,一雁入高空。(“空”平水韵一东)
  
      唐朝的近体诗是否出韵,也应以后来通行的平水韵来衡量。关于这一点,我早就在《平水韵猜想》中谈到过,不再重复。尽管宋代以前,近体诗出韵者千首中难见一二首,但毕竟还是有的。诗圣尚且有,鲁迅、毛泽东若有,似乎也就说得过去了。不过,还是尽量不出韵为好。

--------------------------------------------
发帖时间:2006-4-21 11:52:39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11: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13】古诗离我们更近
  
      古诗不同于唐朝以来的古风,不但同样不受平仄束缚,压韵也“随心所欲”,几乎和当今老百姓编顺口溜一样自由。兹举一首很多人都熟知的《君子行》为例:
  
      君子防未然,(一先)
  不处桃李间。(十五删)
  瓜田不纳履,
  李下不正冠。(十四寒)
  叔嫂不亲授,
  长幼不比肩。(一先)
  劳谦得其柄,
  和光甚独难。(十四寒)
  周公下白屋,
  吐脯不及餐。(十四寒)
  一沐三握发,
  后世称圣贤。(一先)
  
      但这首诗还有值得参考的一点,即它是用的平韵,所以不压韵的出句的最后一字,都是仄声,这样一“蹲”一“起”,就有了节奏感,读着更顺口。
  (其中的“屋”,现在读阴平声,旧读入声。)

--------------------------------------------
发帖时间:2006-4-21 12:05:58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11: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14】李白对我说
  
      可能是因为对韵脚敏感吧,我一读李白下面这首小诗,就感觉韵脚有问题:
  
      燕草如碧丝,
  秦桑低绿枝。
  当君怀归日,
  是妾断肠时。
  春风不相识,
  何事入罗帏?
  
      所用韵脚,“丝、枝、时”都在上平声四支,而最后一个韵脚“帏”却在五微。心想,这首《春思》居然是诗仙写的,他配称诗仙么?
  不料像有心灵感应似的,诗仙飘然而至:“哈哈,贤弟有所不知,古风是允许通韵的,邻韵是可以相通的。全篇用某韵,只有一个韵脚出韵,这叫偶然出韵。还有主从通韵,等立通韵,今天来不及和你切磋了。”
  我急不可耐地说:“您这会儿还有什么可忙的?急着去蹭酒喝么?”
  他答曰:“我太忙,没空喝酒,早戒了!”
  我纳闷:“您老兄在忙啥?”
  他笑了:“和你一样,鼠标一点又天涯啊!沙扬娜拉,拜拜!!”

--------------------------------------------
发帖时间:2006-4-21 12:13:55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11:2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15】五绝是怎么来的
  
      李白一辈子很崇拜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南北朝时齐国的谢朓。
  南朝民歌最普遍的一种形式,是五言四句小诗。经过谢朓加工后,便成为文人诗中的一种新诗体。当时并没像我给一种不同于七律的七言八句诗命名为“泛舟体”,而是到后来人们才称谢朓的这种新诗体为五绝。且看《古诗源》里没收录的他的《铜雀悲》:
  
      落日高城上,(仄起首句不入韵式。)
  余光入穗帷。(“帏”,平水韵五微。)
  寂寂深松晚,(“寂”,旧读入声。)
  宁知琴瑟悲。(“悲”,平水韵四支。)
  
      这首诗,仅仅韵脚不合后来的平水韵,句式平仄则尽合五绝格律。至于失粘失对,在五绝形成初期还不当回事,盛唐以前并不十分讲究,直至中唐以后还偶然有不对不粘的。
  谢朓卒于公元499年,你看,五绝已经有1500年的历史了。七绝比五绝好写多了,写好五绝,七绝就是小菜一碟了。
  (注意,“朓”不要误作“眺”,前者读上声,后者读去声。)

--------------------------------------------
发帖时间:2006-4-21 12:30:56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11: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16】这算什么诗?!
  孟郊四十六岁那年才拿到“博士学位”,还不知会分配到哪个部门,算几级国家干部,就高兴地忘乎所以,手舞足蹈地大唱《登科后》,连平仄都不顾了:
  昔日龌龊不足夸,(仄仄仄仄仄仄平)“昔、足”旧读入声。
  今朝放荡思无涯。(平平仄仄平平平)“思”旧有平仄两读,意义不同。
  春风得意马蹄疾,(平平仄仄仄平仄)“得、疾”旧读入声。
  一日看尽长安花。(仄仄仄仄平平平)“一”旧读入声,“看”有平仄两读。
  我在回帖中问道:“孟郊先生你这算什么诗?!”
  他立即回帖答曰:“红叶贤弟,多读点书吧,如此这般怎么当斑竹呢?愚兄不才,我这是七言古绝啊!不要一见七言四句诗,就拿你那把七绝的尺子横打量竖琢磨的。”

--------------------------------------------
发帖时间:2006-4-21 12:39:17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11: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17】小令大家张可久(散曲戏谈之一)
  《全元散曲》是元代散曲总集。编者隋树森,生于1906年。1932年毕业于北平师范大学国文系,曾在山东济南任教,抗战期间在重庆国立编译馆任职。新中国成立后,任人民教育出版社编辑。《全元散曲》收入自金代元好问迄元末明初汤式、谷子敬等人的散曲 213家,以及元代和元末明初的无名氏散曲作品,总共小令3800余首(还收入了套曲450余套),而张可久一人就占小令855首。
  高贵者最聪明,聪明生财富,所以人家自斟自酌一次,就可以喝进一部《全元散曲》,尽管人家不知道元朝在哪里,散曲是何物。而卑贱如我者,只能望望书店里的《全元散曲》过过瘾。这怎能不令“读书人一声长叹”(张可久)?
  张可久连头加尾大约活了80年,不妨先录首这位老兄的小令,和他见见面:
  诗情放,
  剑气豪。
  英雄不把穷通较。
  江中斩蛟,
  云间射雕,
  席上挥毫。
  他得志笑闲人,
  他失脚闲人笑。(【双调】庆东原[次马致远先辈韵])
  因为我写惯了近体诗,一直对这种平仄韵混押的“品种”不太适应。但为了冒充散曲小令的行家里手,也只好和这位老哥们厮混一天,然后到网上招摇撞骗,以便“弹破庄周,两翅架东风。三百座名园一采一个空。难道风流种,唬煞寻芳的蜜蜂。轻轻的飞动,把卖花人扇过桥东。”(王和卿【仙吕】醉中天[咏大蝴蝶])
  大概是“英雄所见略同”吧,仰慕李太白吟诗醉酒,不羡陶朱公富可敌国,也许都是吃不到葡萄的问题吧,因此我挺喜欢他下面这首小令:
  玉笙吹老碧桃花,
  石鼎烹来紫笋芽。
  山斋看了黄荃画。
  荼藦香满把,
  自然不尚奢华。
  醉李白名千载,
  富陶朱能几家?
  贫不了诗酒生涯。(【双调】水仙子[山斋小集])
  我写到这里,张可久笑了,他说:“哈哈,我自己还是喜欢下面这首小令的。”
  贺监宅,
  放翁斋。
  梅花老夫亲自栽。
  路近蓬莱,
  地远尘埃,
  清事恼幽怀。
  雪模糊小树莓台,
  月朦胧近水楼台。
  竹篱边沽酒去,
  驴背上载诗来。
  猜,昨夜一枝开。(【越调】寨儿令[鉴湖上寻梅])
  我说:“不好,不好,还是下面这一首好!”
  喜又惊,
  笑相迎。
  倚湖山露华罗袖冷。
  谁惯私行?
  怕负深盟,
  偷步锦香亭。
  寻寻觅觅风声,
  潜潜等等芳情。
  粉墙边花弄影,
  朱帘下月笼明。
  轻,吹灭短擎灯。(【中吕】普天乐[春思])
  他哈哈大笑起来:“莫谈韵事,莫谈韵事!对男女风情的吟咏我写的可不少,你去那高雅之处谈这个,有损我的形象,我毕竟是元代散曲两大家之一啊!”

--------------------------------------------
发帖时间:2006-4-21 12:45:56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1-13 11: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018】旧体诗词中的“模糊数词”
  
    《三国演义》开篇词的作者,明朝状元诗人杨慎,说过一段很“离巴”的话:
  杜牧之《江南春》云:“十里莺啼绿映红”,今本误作千里。若依俗本,千里莺啼谁人听得?千里绿映红,谁人见得?”
  到了清朝,有人反驳道:“即作十里,亦未必尽听得着,看得见。”
  我恍然大悟,回答说:“是滴,是滴,小杜应将其诗句改为‘十步莺啼绿映红’,这样才既听得着,又看得见。”
  当然,在这句诗里,再夸张点写成“万里”,或再“浓缩”点写成“半里”都无所谓。但有些诗词的句子,就不能“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了,因为有平仄在那里“监督”你。有时“千朵花” 不得不改成“万朵花”,“四枝绿”不得不改作“三枝绿”。数词,有时在诗词里不得不模糊点,不能较真儿。
  在诗词里常用的数词,我想按平仄给它们作如下分类。
  旧读平声的数词:
  三、千、双、孤、扁(舟)、群、诸。
  旧读仄声的数词:
  二、四、五、六、七、八、九、十、百、万、两、独、数、几、半、再、众。
  在此,我认为旧体诗词的作者不妨“模糊”些,也希望旧体诗词的读者能够“糊涂”点,大家都不要当“数学家”。

--------------------------------------------
发帖时间:2006-4-21 12:51:23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13 09:5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终于找到这个旧帖。
顶部
红叶笑西风
金牌会员
Rank: 5Rank: 5Rank: 5Rank: 5Rank: 5



UID 5237
精华 82
积分 9546
帖子 4179
威望 5324 点
阅读权限 30
注册 2007-10-2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8-10-13 22: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跟着学习过了,也在老师帖子里留个“脚印”吧。久没来,先问好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24 06:2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921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