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诗歌] 五律 感吟四首(步韵天涯游子吟秋暮感吟)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3 18: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五律 感吟四首(步韵天涯游子吟秋暮感吟)

围抱风中树,独孤聆寂沉。
月升灯火暗,夜漫眼眸深。
缄默是呼喊,支持同复箴。
若求清白事,不避入岚岑。

近兰熏典雅,不觉骨身侵。
离去凌波步,闲来信口吟。
食居难在意,花月每揪心。
闭目游书海,开窗对竹林。

善解他人意,明眸弗见埃。
烦忧一觉去,欢喜瞬间来。
山岳伴流水,人生即舞台。
花开求绚丽,何惧散千垓。

乘兴行忘返,悠然切莫催。
适如慢云雾,恐逐迅风雷。
容我徐徐近,随知点点堆。
今生何必急,往复几来回?

附:天涯游子吟原玉

几多沧海事,一棹寄浮沉。
梦叠风云远,思衔寒雨深。
行歌任觞泛,鉴史叹谁箴?
依旧苍茫里,江枫漫紫岑。

漫漫西风里,清霜逐鬓侵。
三秋背人去,万籁对谁吟?
衔石难填海,挂瓢宜洗心。
夜阑书牖外,烟月照疏林。

天涯飘泊久,踽踽拂嚣埃。
世事经秋去,旅愁衔夜来。
生疑蕉鹿梦,叶落柏梁台。
犹是回眸处,吟风散九垓。

一枕山川客,清寒白露催。
听泉宜濯足,啸雨不惊雷。
世味经霜淡,秋声逐叶堆。
因怜窗畔菊,清魄载云回。

[ 本帖最后由 非非 于 2007-12-5 18:00 编辑 ]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3 19:0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哇噻!象是变了个人。怎么一下子这样深沉呢?小朋友的这两个五律,句句堪赏,语感也顺溜。看来是动了真个的了。我头一次嫉妒一回。待牛哥来砸,他要是砸不出来子丑寅卯来,你就学俺假装要鞭打快牛。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3 19: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这不是近兰熏典雅嘛,多读了几遍天涯版的那两首诗就变成这口气了, ,俺是不是一向俗气,挺缺这种雅气的。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3 21:4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哈哈,这么一说,那就可以举一反三啦:近盆则锅,近猫则鼠,由此推论,近是则非,近是是则非非。俺们的牛老师一听就不满意了,嘿嘿一笑道:远蜗牛则奶牛,远螃蟹则恒星,远三狼则玉环也者乎?乎乎?

[ 本帖最后由 梦蝶翁 于 2007-12-3 21:48 编辑 ]
顶部
虫儿1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663
精华 86
积分 11619
帖子 5096
威望 64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3 21: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离去凌波步,闲来信口吟。闭目游书海,开窗对竹林——都是好句。我是写不出来的。
赞!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7: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是呀,近三郎就添犟脾气,近大拙就添傻气息,近虫儿就添谦虚德,近西风就添顽皮味,近信子就添幽默感,近泛舟就添豪爽态,近罗贤生就添真诚心,近踏歌就添晕~~~~~

[ 本帖最后由 非非 于 2007-12-4 20:56 编辑 ]
顶部
晨风信子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UID 6812
精华 9
积分 1015
帖子 445
威望 567 点
阅读权限 10
注册 2007-11-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21:5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呵呵,非非这四首诗中谈论的可都是严肃的事情呢:

若求清白事,不避入岚岑。/ 烦忧一觉去,欢喜瞬间来。/ 乘兴行忘返,悠然切莫催。/ 今生何必急,往复几来回?

[ 本帖最后由 晨风信子 于 2007-12-4 22:02 编辑 ]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23:04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何俱散千垓——俱,还是“惧”?
呵呵。看来,这风格真是突然一变了。挺有趣的,请继续下去,俺现在还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唉!牛老师怎么还不来哞哞两声?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00:0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五律•以俗步雅之一

巴蜀新才女,漫吟叹陆沉。
锦心千句雅,思绪万壑深。
暗匿皆珠宝,轻抛尽玉箴。
明知薛涛在,一叶障遥岑。

漫,漫漫、弥漫、漫卷……旧均读作平声,“漫漫西风里,清霜逐鬓侵”——既然属于雅派句,则失律。

啊,发出来一看,“壑”出,待另酌。

巴蜀新才女,漫吟嗟陆沉。
锦心千句雅,思绪一潭深。
暗匿皆珠宝,轻抛尽玉箴。
明知薛涛在,一叶障遥岑。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2-5 01:53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00: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自下午至深夜,因带队参加国内外各项体育赛事,累得够呛。聊可自慰的是,吾率中国女排,以3:0的可爱比分,战胜了去年的世锦赛冠军俄罗斯队。谢谢,过誉了,这是我任内应做的是(事),巨额奖金就免了吧。

[ 本帖最后由 李家三郎 于 2007-12-5 01:54 编辑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01: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漫,漫漫、弥漫、漫卷……旧均读作平声,“漫漫西风里,清霜逐鬓侵”——既然属于雅派句,则失律。

——以上属于“错误的误导”,而“正确的误导”应该是,古人读平读仄是分不同情况而定的。《唐诗三百首》的每一个字都标注了黑白圆圈,例句如下——

漫卷诗书喜欲狂
●●○○●●○

故园东望路漫漫
●○○●●○○

那么我那一句就得改为——

漫吟嗟陆沉
●○○●○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01: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非非之大作,有些新颖而富有灵气的句子,明天再欣赏。好像有一句有凑韵之嫌。
顶部
虫儿1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663
精华 86
积分 11619
帖子 5096
威望 6488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6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04: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非非才思敏捷,好不让人钦慕~~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12:4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牛哥打个转转跑了。这不行,我还真的要听你细讲一下。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13:1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巴蜀新才女,漫吟嗟陆沉。
锦心千句雅,思绪一潭深。
暗匿皆珠宝,轻抛尽玉箴。
明知薛涛在,一叶障遥岑。

第二句是说非非无事生非;结句是说比起泰山来,非非不过是虽然很高但未免失之小巧的巴山。
非非略逊一筹的是没有用典,显得没有学问。然而诗乃别材,无关书也。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17: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回大拙,是误打了,的确是惧,就改来。我就奇怪,难道我这几首诗跟以前有不同吗?记得以前丁迟有一阵每见我发首新诗,都会说,非非这风格大变呀,晕死我。我难倒还有什么风格么?这四首步韵诗除了几个韵脚字我不认识也不知道意思,查了查字典,其它没感觉变雅了呀。这几首里我有一句是在凑的,就是那个山岳伴流水,不知老师看的哪句在凑。这个漫字就跟那个悄性字相同,单独用是仄声,联合用是平声,又学新东西,老师这首我喜欢,不只因夸我,而是漫吟嗟陆沉,思绪一潭深,明知薛涛在,一叶障遥岑。这几句实在好!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18: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UOTE:
原帖由 非非 于 2007-12-5 17:59 发表
回大拙,是误打了,的确是惧,就改来。我就奇怪,难道我这几首诗跟以前有不同吗?记得以前丁迟有一阵每见我发首新诗,都会说,非非这风格大变呀,晕死我。我难倒还有什么风格么?这四首步韵诗除了几个韵脚字我不 ...

我想写点正经东西,就成了蠢才;但如果想损人,还是不乏歪才的。
“缄默是呼喊,支持同复箴。”——出句只能出自哲学家之纤指,而且深入浅出,很是自然流畅,下句则给人以拉郎配的感觉。
顶部
罗贤生 (罗子贤生、hansen)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市井爱诗人


UID 4480
精华 103
积分 15731
帖子 6990
威望 8693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13
来自 深圳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18:20  资料 主页 个人空间 短消息  QQ
“缄默是呼喊,支持同复箴。”
——哈,假如是我说的话那是“缄默是无声的呐喊, ”




随笔南洋心对月,寄情北斗自吟诗。

顶部
非非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5636
精华 106
积分 16181
帖子 7196
威望 8936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31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18:2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是这句吗?若求清白事,不避入岚岑。我挺喜欢这句的,如果想寻求清白的事,必须踏进迷雾。就同如果想干净,不必害怕用脏水洗。如果想寻求真理,不怕到谬误中去。
顶部
梦蝶翁
超白金会员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UID 4402
精华 81
积分 11223
帖子 4493
威望 6690 点
阅读权限 50
注册 2007-10-12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5 20:3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缄默是呼喊,支持同复箴。——干脆把出句之小拗(平仄仄平仄)来大拗一回,反正对句救是在同一位置,即把对句第三字的正格仄声改为平声。而不管出句是大拗或者小拗。如下:缄默是呐喊——平仄仄仄仄。对句不变,格为:平平平仄平。完全一样。
不过,“支持同复箴”,无论在意思或者语句上都有点别扭。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2-1-29 18:48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052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