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南洋网



 
标题: [转贴] 曹雪芹借樱桃口表达自己的诗歌观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曹雪芹借樱桃口表达自己的诗歌观

薛姨妈上京带来的家人不过四五房,并两三个老嬷嬷小丫头,今跟了薛蟠一去, 外面只剩了一两个男子。因此薛姨妈即日到书房,将一应陈设玩器并帘幔等物尽行搬了进来收贮,命那两个跟去的男子之妻一并也进来睡觉。又命香菱将他屋里也收拾严紧,“将门锁了,晚间和我去睡。”宝钗道:“妈既有这些人作伴,不如叫菱姐姐和我作伴去。 我们园里又空,夜长了,我每夜作活,越多一个人岂不越好。”薛姨妈听了,笑道:"“正是我忘了, 原该叫他同你去才是。我前日还同你哥哥说,文杏又小,道三不着两,莺儿一个人不够伏侍的,还要买一个丫头来你使。”宝钗道:“买的不知底里,倘或走了眼 , 花了钱小事,没的淘气。倒是慢慢的打听着,有知道来历的,买个还罢了。”一面说,一面命香菱收拾了衾褥妆奁,命一个老嬷嬷并臻儿送至蘅芜苑去,然后宝钗和香菱才同回园中来。
  香菱道:“我原要和奶奶说的,大爷去了,我和姑娘作伴儿去.又恐怕奶奶多心,说我贪着园里来顽, 谁知你竟说了。”宝钗笑道:“我知道你心里羡慕这园子不是一日两日了,只是没个空儿。就每日来一趟,慌慌张张的,也没趣儿.所以趁着机会,越性住上一年,我也多个作伴的,你也遂了心。”香菱笑道:“好姑娘,你趁着这个工夫,教给我作诗罢。”宝钗笑道:“我说你‘得陇望蜀’呢.我劝你今儿头一日进来,先出园东角门,从老太太起,各处各人你都瞧瞧,问候一声儿,也不必特意告诉他们说搬进园来。若有提起因由,你只带口说我带了你进来作伴儿就完了。回来进了园,再到各姑娘房里走走。”
  香菱应着才要走时,只见平儿忙忙的走来。香菱忙问了好,平儿只得陪笑相问。宝钗因向平儿笑道: “我今儿带了他来作伴儿,正要去回你奶奶一声儿。”平儿笑道:“姑娘说的是那里话? 我竟没话答言了。”宝钗道:“这才是正理.店房也有个主人,庙里也有个住持,虽不是大事,到底告诉一声,便是园里坐更上夜的人知道添了他两个,也好关门候户的了。你回去告诉一声罢,我不打发人去了。”平儿答应着,因又向香菱笑道: “你既来了,也不拜一拜街坊邻舍去?”宝钗笑道:“我正叫他去呢。”平儿道:“你且不必往我们家去,二爷病了在家里呢.”香菱答应着去了,先从贾母处来,不在话下.
  且说香菱见过众人之后, 吃过晚饭,宝钗等都往贾母处去了,自己便往潇湘馆中来。此时黛玉已好了大半,见香菱也进园来住,自是欢喜。香菱因笑道:“我这一进来了 ,也得了空儿,好歹教给我作诗,就是我的造化了!”黛玉笑道:“既要作诗,你就拜我作师.我虽不通,大略也还教得起你。"香菱笑道:”果然这样,我就拜你作师,你可不许腻烦的。"黛玉道:“什么难事,也值得去学!不过是起承转合,当中承转是两副对子,平声对仄声,虚的对实的,实的对虚的,若是果有了奇句,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香菱笑道: “怪道我常弄一本旧诗偷空儿看一两首,又有对的极工的,又有不对的,又听见说‘一三五不论,二四六分明’。看古人的诗上亦有顺的,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所以天天疑惑. 如今听你一说,原来这些格调规矩竟是末事,只要词句新奇为上。”黛玉道:“ 正是这个道理, 词句究竟还是末事,第一立意要紧。若意趣真了,连词句不用修饰,自是好的, 这叫做‘不以词害意’”香菱笑道:“我只爱陆放翁的诗‘重帘不卷留香久,古砚微凹聚墨多’,说的真有趣!”黛玉道:“断不可学这样的诗。你们因不知诗,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 一入了这个格局,再学不出来的。你只听我说,你若真心要学,我这里有《王摩诘全集》,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 ,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瑒、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香菱听了,笑道:“既这样,好姑娘,你就把这书给我拿出来, 我带回去夜里念几首也是好的。”黛玉听说,便命紫娟将王右丞的五言律拿来, 递与香菱,又道:“你只看有红圈的都是我选的,有一首念一首。不明白的问你姑娘,或者遇见我,我讲与你就是了。"香菱拿了诗,回至蘅芜苑中,诸事不顾,只向灯下一首一首的读起来。宝钗连催他数次睡觉,他也不睡。宝钗见他这般苦心,只得随他去了。

请勿回帖,容我慢慢整理完。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一日,黛玉方梳洗完了,只见香菱笑吟吟的送了书来,又要换杜律。黛玉笑道:“共记得多少首?”香菱笑道:“凡红圈选的我尽读了。”黛玉道:“可领略了些滋味没有?”香菱笑道: “领略了些滋味,不知可是不是,说与你听听。”黛玉笑道:“正要讲究讨论,方能长进。你且说来我听。”香菱笑道:“据我看来,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有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黛玉笑道:“这话有了些意思, 但不知你从何处见得?”香菱笑道:"我看他《塞上》一首,那一联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想来烟如何直?日自然是圆的;这‘直’字似无理,‘圆’字似太俗。合上书一想, 倒象是见了这景的。若说再找两个字换这两个,竟再找不出两个字来。再还有‘日落江湖白, 潮来天地青。’这‘白’‘青'两个字也似无理。想来,必得这两个字才形容得尽,念在嘴里倒像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还有‘渡头余落日,墟里上孤烟。’这‘余’字和‘上’字,难为他怎么想来!我们那年上京来,那日下晚便湾住船,岸上又没有人,只有几棵树,远远的几家人家作晚饭,那个烟竟是碧青,连云直上。谁知我昨日晚上读了这两句,倒象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正说着,宝玉和探春也来了,也都入坐听他讲诗。宝玉笑道:“既是这样,也不用看诗。会心处不在多,听你说了这两句,可知‘三昧’你已得了。”黛玉笑道:“你说他这‘上孤烟’好,你还不知他这一句还是套了前人的来。我给你这一句瞧瞧,更比这个淡而现成。”说着便把陶渊明的“暖暖远人村,依依墟里烟”翻了出来,递与香菱.香菱瞧了,点头叹赏,笑道:“原来‘上’字是从‘依依’两个字上化出来的。”宝玉大笑道:“你已得了, 不用再讲,越发倒学杂了。你就作起来,必是好的。”探春笑道:“明儿我补一个柬来,请你入社。”香菱笑道:“姑娘何苦打趣我,我不过是心里羡慕,才学着顽罢了。”探春黛玉都笑道:“谁不是顽?难道我们是认真作诗呢!若说我们认真成了诗,出了这园子,把人的牙还笑倒了呢。”宝玉道:“这也算自暴自弃了。前日我在外头和相公们商议画儿,他们听见咱们起诗社, 求我把稿子给他们瞧瞧。我就写了几首给他们看看,谁不真心叹服。 他们都抄了刻去了。”探春黛玉忙问道:“这是真话么?”宝玉笑道:“说慌的是那架上的鹦哥。”黛玉探春听说,都道:“你真真胡闹!且别说那不成诗,便是成诗,我们的笔墨也不该传到外头去。”宝玉道:“这怕什么!古来闺阁中的笔墨不要传出去,如今也没有人知道了。 ”说着,只见惜春打发了入画来请宝玉,宝玉方去了。香菱又逼着黛玉换出杜律来,又央黛玉探春二人:“出个题目,让我诌去,诌了来,替我改正。”黛玉道:“昨夜的月最好, 我正要诌一首,竟未诌成,你竟作一首来。十四寒的韵,由你爱用那几个字去。”
  香菱听了, 喜的拿回诗来,又苦思一回作两句诗,又舍不得杜诗,又读两首。如此茶饭无心, 坐卧不定。宝钗道:“何苦自寻烦恼。都是颦儿引的你,我和他算帐去。你本来呆头呆脑的, 再添上这个,越发弄成个呆子了。”香菱笑道:“好姑娘,别混我。”一面说,一面作了一首,先与宝钗看。宝钗看了笑道:“这个不好,不是这个作法。你别怕臊, 只管拿了给他瞧去,看他是怎么说。”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香菱听了,便拿了诗找黛玉。黛玉看时,只见写道是: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黛玉笑道:“意思却有,只是措词不雅。皆因你看的诗少,被他缚住了。把这首丢开,再作一首,只管放开胆子去作。”
  香菱听了, 默默的回来,越性连房也不入,只在池边树下,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来往的人都诧异。李纨、宝钗、探春、宝玉等听得此信,都远远的站在山坡上瞧看他笑。只见他皱一回眉,又自己含笑一回。宝钗笑道:“这个人定要疯了!昨夜嘟嘟哝哝直闹到五更天才睡下, 没一顿饭的工夫天就亮了。我就听见他起来了,忙忙碌碌梳了头就找颦儿去。一回来了,呆了一日,作了一首又不好,这会子自然另作呢。”宝玉笑道:“这正是‘地灵人杰’,老天生人再不虚赋情性的。我们成日叹说,可惜他这么个人竟俗了。谁知到底有今日。可见天地至公。”宝钗笑道:“你能够象他这苦心就好了, 学什么有个不成的。”宝玉不答。
  只见香菱兴兴头头的又往黛玉那边去了。探春笑道:“咱们跟了去,看他有些意思没有。”说着,一齐都往潇湘馆来。只见黛玉正拿着诗和他讲究.众人因问黛玉作的如何。黛玉道:“自然算难为他了,只是还不好。这一首过于穿凿了,还得另作。”众人因要诗看时,只见写道是:
  非银非水映窗寒,拭看晴空护玉盘。
  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
  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
  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宝钗笑道:“不象吟月了,月字底下添一个‘色 ''字倒还使得,你看句句倒是月色。这也罢了,原来诗从胡说来,再迟几天就好了。”香菱自为这首妙绝, 听如此说,自己扫了兴,不肯丢开手,便要思索起来。因见他姊妹们说笑, 便自己走至阶前竹下闲步,挖心搜胆,耳不旁听,目不别视。一时探春隔窗笑说道:“菱姑娘,你闲闲罢。”香菱怔怔答道:“‘闲’字是十五删的,你错了韵了。”众人听了 , 不觉大笑起来。宝钗道:“可真是诗魔了.都是颦儿引的他!”黛玉道:“圣人说‘诲人不倦’,他又来问我,我岂有不说之理。”李纨笑道:“咱们拉了他往四姑娘房里去,引他瞧瞧画儿,叫他醒一醒才好。”
说着, 真个出来拉了他过藕香榭,至暖香坞中。惜春正乏倦,在床上歪着睡午觉, 画缯立在壁间, 用纱罩着。众人唤醒了惜春,揭纱看时,十停方有了三停。香菱见画上有几个美人,因指着笑道:“这一个是我们姑娘,那一个是林姑娘。”探春笑道:“凡会作诗的都画在上头,快学罢。”说着,顽笑了一回,各自散去。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3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香菱满心中还是想诗。至晚间对灯出了一回神,至三更以后上床卧下, 两眼鳏鳏,直到五更方才朦胧睡去了。一时天亮,宝钗醒了,听了一听,他安稳睡了,心下想:“他翻腾了一夜,不知可作成了?这会子乏了,且别叫他。”正想着,只听香菱从梦中笑道:“可是有了,难道这一首还不好?”宝钗听了,又是可叹,又是可笑,连忙唤醒了他, 问他:“得了什么?你这诚心都通了仙了。学不成诗,还弄出病来呢。”一面说,一面梳洗了, 会同姊妹往贾母处来。  
  原来香菱苦志学诗,精血诚聚,日间做不出,忽于梦中得了八句。梳洗已毕,便忙录出来,自己并不知好歹,便拿来又找黛玉。刚到沁芳亭,只见李纨与众姊妹方从王夫人处回来,宝钗正告诉他们说他梦中作诗说梦话。众人正笑 ,抬头见他来了,便都争着要诗看。
  香菱见众人正说笑,他便迎上去笑道:“你们看这一首.若使得,我便还学,若还不好,我就死了这作诗的心了。”说着,把诗递与黛玉及众人看时,只见写道是:
  精华欲掩料应难,影自娟娟魄自寒。
  一片砧敲千里白,半轮鸡唱五更残。
  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
  博得嫦蛾应借问,缘何不使永团圆!
  众人看了笑道:“这首不但好,而且新巧有意趣。可知俗语说‘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社里一定请你了。”香菱听了心下不信,料着是他们瞒哄自己的话,还只管问黛玉宝钗等。
  此时大观园中比先更热闹了多少。 李纨为首,余者迎春、探春、惜春、宝钗、黛玉,、湘云、李纹、李绮、宝琴、邢岫烟,再添上凤姐儿和宝玉,一共十三个。叙起年庚,除李纨年纪最长,他十二个人皆不过十五六七岁,或有这三个同年,或有那五个共岁,或有这两个同月同日, 那两个同刻同时,所差者大半是时刻月分而已。连他们自己也不能细细分晰,不过是“弟”“兄”“姊”“妹”四个字随便乱叫。
  如今香菱正满心满意只想作诗, 又不敢十分罗唣宝钗,可巧来了个史湘云。那史湘云又是极爱说话的, 那里禁得起香菱又请教他谈诗,越发高了兴,没昼没夜高谈阔论起来。 宝钗因笑道:“我实在聒噪的受不得了。一个女孩儿家,只管拿着诗作正经事讲起来,叫有学问的人听了,反笑话说不守本分的。一个香菱没闹清,偏又添了你这么个话口袋子,满嘴里说的是什么:怎么是杜工部之沉郁,韦苏州之淡雅,又怎么是温八叉之绮靡, 李义山之隐僻.放着两个现成的诗家不知道,提那些死人做什么!”湘云听了,忙笑问道:“是那两个?好姐姐,你告诉我。”宝钗笑道:“呆香菱之心苦,疯湘云之话多。”湘云香菱听了,都笑起来。

明天打完周汝昌对香菱三首诗的分析,就了结了很久以来的一桩心事。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3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香菱从“娇生惯养”的“乡宦”之家,先沦为奴隶,后作了薛蟠的侍妾。她在大观园里的地位,低于小姐而高于丫头,她渴望上层社会的精神生活。作者对这个人物是持同情态度的。
在香菱学诗的情节中,作者把自己的诗论和写诗的体会故事化了。
香菱第一首诗写得很幼稚,用语毫无含蓄,又打不开思路,只好堆砌词藻,凑泊成句。头尾两联二十八个字,只说得个“月亮很亮”,内容十分空洞。……(周汝昌)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玉镜”、“冰盘”均喻月亮,意同,合掌。事实上,本人学诗以来,所写的七律,并不比香菱的好。这就是我对香菱学诗的过程特别感兴趣的原因。明天一早就出门,今天先学这些。40分钟过去了,以后还要反复琢磨这一首。——2006-6-20下午5:45)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4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周汝昌的总结不只是这些吧?
  我也喜欢这一段。老兄什么时候再做一分析呀。盼着呢。
  呵呵,我先胡诌两句:
  由物而言,第一首:月是月;第二首:月非月;第三首:月还是月。
  由人而言,第一首:我即我;第二首:我非我;第三首:我就是我。

发言:老狐狸
第:6 楼  
发布日期: 2006-6-22  
发布时间: 20:39:37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4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我分析不了,你是知道的。本来应该由你这全副美式装备的“国军”来攻克,小米加步枪的土八路是不行的。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4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吟月第一首

月挂中天夜色寒,清光皎皎影团团。
诗人助兴常思玩,野客添愁不忍观。
翡翠楼边悬玉镜,珍珠帘外挂冰盘。
良宵何用烧银烛,晴彩辉煌映画栏。

香菱第一首诗写得很幼稚,用语毫无含蓄,又打不开思路,只好堆砌词藻,凑泊成句。头尾两联二十八个字,只说得个“月亮很亮”,内容十分空洞。黛玉说“措词不雅;皆因你看的诗少,被他缚住了”,要她“只管放开胆子去作”。(周汝昌)

吟月第二首

非银非水映窗寒,拭看晴空护玉盘。
淡淡梅花香欲染,丝丝柳带露初干。
只疑残粉涂金砌,恍若轻霜抹玉栏。
梦醒西楼人迹绝,余容犹可隔帘看。

第二首诗已写得不那么笨拙,能以花香、夜露来烘托,胆子夜放开了。但却“过于穿凿了”,也就是说过多地喜欢拉别的东西来比附。香菱想脱开前一首老是形容月亮本身的束缚,结果“句句都是月色”(律诗特别看重切题,以“月”为题与以“月色”为题的诗是不一样的)。可见,对“放开胆子去作”的话理解还很表面。咏物诗倘不能“寄情寓兴”,就没什么意思。(周汝昌)

看几个字,摘下眼镜打完,再戴上看几个字,再打。实在太费时间了。第三首和总的分析字更多,以后再打吧。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4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盈枝兄辛苦了!曹雪芹论诗精辟,从中受益颇多,挂起来大家学习。

发言:听雨轩主
第:19 楼  
发布日期: 2006-6-30  
发布时间: 20:47:54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4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周汝昌论香菱学诗 

  曹雪芹仿效初学者的笔调,揣摩他们习作中易犯的通病以及他们在实践中逐步摸索前进的过程,把不同阶段的成绩都一一真实地再现出来,使这些诗歌成为小说描写的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在艺术上是非常成功的。
  但是,必须指出:由于这些诗歌的思想情调,与我们今天的时代已不协调,因此,关于这些诗的艺术经验,也同样不能毫无选择地搬用到我们的文学创作中来。如果我们不把深入生活、体验生活,与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紧紧地把握住时代的脉搏作为首要条件,而像香菱学诗那样闭门觅句,单纯地从文字技巧上下功夫,是不可能创作出能体现时代精神、受广大群众欢迎的真正的好作品来的。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4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1972年才发现的曹雪芹自题画石诗

爱此一拳石,玲珑出自然。
溯源应太古,堕世又何年?
有志归完璞,无才去补天。
不求邀众赏,潇洒做顽仙。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5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唐诗鉴赏辞典》和《唐宋词鉴赏辞典》,都由周汝昌作序,且多有他撰写的鉴赏文章。
而其《红楼梦诗词曲赋鉴赏》的后记和修订重版后记,都是蔡义江以该书作者的身份写的。那么 ,两者是同一个人是确凿无疑的了。
但近日却从网上发现了如下资料——
●蔡义江,男,1934年生于浙江宁波。学者、教授,著名红学家,国家级有突出贡献专家。1986年,任民革中央常委、宣传部长。现为中国红楼梦学会副会长、中国古典文学普及研究会副会长。主要著作有:《红楼梦诗词曲赋评注》、《蔡义江论红楼梦》、《清代文学概论》等,专著和论文曾多次获国家、省、市社科优秀成果奖。
●就红学界来说,2005年可以称为“周汝昌年”了。一个87岁的老人,年内已出版了《周汝昌梦解红楼》、《红楼无限情:周汝昌自传》、《定是红楼梦里人》、《红楼十二层》、《红楼真梦》、《和贾宝玉对话》、《我与胡适先生》等数本红学著作,还有《红楼梦诗词》等几本已列入出版计划。——《人民日报》
周汝昌生于1918年,两者显然不是同一个人。而我对蔡义江竟一无所知。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5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就红学界来说,2005年可以称为“周汝昌年”了。一个87岁的老人,年内已出版了《周汝昌梦解红楼》、《红楼无限情:周汝昌自传》、《定是红楼梦里人》、《红楼十二层》、《红楼真梦》、《和贾宝玉对话》、《我与胡适先生》等数本红学著作,还有《红楼梦诗词》等几本已列入出版计划。

  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尽管老人不太喜欢“红学家”这个称谓,也不喜欢“红学界”这个说法,但他和红楼却是有夙缘的。那是在他很小的时候,母亲手中有一部日本版的《石头记》。但那时太小,看不懂,就丢下了。他在南开中学读书的时候,经常和后来成为散文名家的同学黄裳在一起谈红,一度甚至想英译《红楼梦》。但他真正走上研红之路,则始于1947年。那时他还是燕京大学西语系的学生,他的四哥周祜昌读“亚东”版《红楼梦》卷首胡适的考证文章时,注意到胡适先生谈自己手中有敦诚的《四松堂集》,而未觅得敦敏的《懋斋诗钞》,深以为憾,就写信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周汝昌。周汝昌到燕大图书馆一查,居然一索即得。敦诚、敦敏是曹雪芹生前最好的朋友,诗集中自然有宝贵的史料,周汝昌据此撰写了一篇关于敦敏诗集中咏芹诗的介绍文章,在《民国日报》副刊发表后,胡适先生即回信切磋,信也在报上发表了。1948年6月末的一天,周汝昌到王府井大街东厂胡同一号胡宅造访,胡适先生亲自将《甲戌本石头记》递到周汝昌手,后又托孙楷第教授把他珍藏的《四松堂集》乾隆抄本和有正书局石印大字本《戚蓼生序本石头记》带给了还是大学生的周汝昌。正是由于这段因缘,1948年,周汝昌主体完成了《红楼梦新证》,这部被誉为“红学方面一部划时代的最重要的著作”于1953年9月由棠棣出版社出版后,一时洛阳纸贵,三个月内连版三次,当年的文代会上几乎人手一册。
  因为这部书的成功,周汝昌得以由四川大学外文系讲师调任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成了学界“红人”;也由于这部书,他在后来的政治运动中变成了“资产阶级胡适派唯心主义”的“繁琐考证”的典型代表,由“红”变“黑”,1968年被关进“牛棚”,差不多一年后,被下放到湖北咸宁“五七”干校劳动。后由于周总理的特殊关照,1970年9月重返北京。
  可是正如孟子所说:“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周汝昌注定命途多舛。继1954年双耳失聪之后,1974年又因用眼过度,两眼近乎失明,仅靠右眼0.01的视力治学至今。
  老人年轻时酷爱京剧、曲艺、民族乐器,最爱听的是反二簧,还粉墨登过场,在《春秋配》、《虹霓关》、《三堂会审》中扮演过小生。如今这一切都恍如一梦。但老人不自怨自艾。他引用老子的话: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在他看来,不见不闻乃是抵御声色的要招。但这并不是心死,他说自己虽然耳目有损,还有一颗心在,“我心中常有几段妙曲,几幅佳画,几声入耳之言,几处动人之色,又何须外求乎?”
  老人还有两大爱好,为他的晚年排遣着寂寞和孤独。一是作诗,二是书法。1970年,周汝昌由干校调回北京后,想到曹雪芹的诗连一首也未能流传至今,不禁无限惋惜。忽然想到雪芹为他的好友敦诚题的《琵琶行传奇》只剩末二句,就异想天开,斗胆续补,一共试补了三首,后来其中一首传了出去,竟使一位红学家认定是雪芹原作,险些闹出大笑话。周汝昌所作的诗,数量极大,涉及方方面面。其中咏红诗最为世人推重。他为刘旦宅先生《石头记人物画》中的四十位人物,每人配写了一首诗,令画册生色不少。他在诗词上的造诣,使他选注的《范成大诗选》、《杨万里选集》一直为学林推重。
  周汝昌的书法也自成一体。他长期致力于中国的书法理论研究,曾和朋友讲过:“平生在书学上所下功夫,比红学要多得多。”有人当面夸他的字是“瘦金体”,他不以为然,说:“‘瘦金体’是宋徽宗所创字体,法出薛稷;我习右军,与之无涉。”
  但老人最痴迷的还是曹雪芹。曹雪芹痴迷,著红用了十年,周汝昌更痴迷,研红用了六十年,有两句诗为证:“借玉通灵存翰墨,为芹辛苦见平生。”周汝昌痴到什么程度?痴到不记得自己家人的生日,却对曹雪芹的生日、忌日记得一清二楚。正如老人所言,痴方能执著,方能锲而不舍——方能无退,即不悔。几十年下来,老人著述等身,何悔之有?尤其是最近几年,老人的研究成果呈现井喷的态势,令不少后学钦佩不止。继1998年由华艺出版社推出六卷本的《周汝昌红学精品集》之后,2003年作家出版社出版的《红楼夺目红》五个月内连续七次印刷,创下学术书畅销十五万册的纪录。2004年,他出版了十卷本、五百万字的《石头记会真》,那是他和四哥周祜昌字字校订、五十六年才得以酬愿的心血结晶。
  谈到今天的红学界,老人说,他因目疾,了解不多,模模糊糊的印象是比较沉闷,没有新见解新突破。但他说自己是一个乐观者。这个沉闷是一个过渡时期,哪一个契机、因缘到了,红学会有一个新气象。“三年吧,三年之后,红学界会有一个突破。”老人若有所思地说。我想起了《周汝昌梦解红楼》一书的封底诗:“梦解红楼日月长,奇情异彩细参商。零笺碎墨皆堪念,中有微怀一瓣香。”这或许可以看作是老人最近的一段心得吧。
  《人民日报•大地》(2005年第二十一期)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5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曹雪芹写诗,有自己的独特风格。敦诚说雪芹“诗胆如铁”,他的诗“新奇可诵”。这一点,雪芹在《红楼梦》中多次剖白过。他主张写诗要“命意新奇,别开生面”。只要“意趣真”了,什么韵律、平仄、词句都是“末事”,不要为之束缚,只管大胆去做。这种把旧体诗词从严密的格律中解放出来的思想见解,在当时是很进步的。曹雪芹实践了这种新奇的诗歌理论,《红楼梦》里的诗,用韵就十分宽泛自由,不受格律限制。
——文雷《曹雪芹佚著<废艺斋集稿>析疑》

但是,很惭愧,目前我还没发现曹雪芹代拟的近体诗,有出律、落韵的地方,他还不至于大胆到破坏平仄、粘对规则,只有一首七绝,首句和末句韵脚重字。只在古风中个别地方有出韵的情况。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5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也读过《红楼梦诗词赏析》和周汝昌的《红楼夺目红》及张爱玲的《红楼梦魇》刘心武的揭密红楼梦。这次李老师整理出来,又重新复习一遍。红楼梦是一部非常有趣的书无怪乎那么多人参与研究。——李巧儿
--------------------------------------------
啊,同是山东人,我就没有你说的三本书。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5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倒,不知道俺小气呀,买书还要寄,我什么都没说过,忘了吧哈。

在网上找到个地址 http://www.bxjie.net/show.aspx?id=1445&cid=74 ,虽然好象跟我看的那本不太一样但也比较全。老师记得点下一页哦。

--------------------------------------------
发帖时间:2006-7-4 21:14:51
[非非* 编辑于2006-7-4 22:03:12]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5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浅读红楼之红玫瑰与白玫瑰文 / 润洁
  ——红玫瑰与白玫瑰
  红楼群芳中,曹公以玫瑰花喻之的是两位三姑娘,贾探春和尤三姐,说她二人“玫瑰花虽好,但刺扎手”。对贾三姑娘的评语出自下人旺儿,因为贾三姑娘是大观园的改革派,在“敏探春兴利除宿弊”一节,大张旗鼓的作出了一系列开源节流,包园到户的革新举措,大大提高了园中管理者的积极性,为贾府捉襟见肘的经济状况打开了一条复兴之路。此举深得当权派凤姐认同,清流派黛玉等遥遥致意,宝钗也赞道“三年无饥馑矣”。但探春改革的措施,也在某些方面损害了某些人的利益,比如那些在凤姐眼里都难缠的管家娘子、贾芸一干包工头儿,断了他们的财路,堵住了他们外来的进项;更深一层,也损害了爱铺张、喜奢华的府中上层利益,比如王夫人说“往日你林妹妹娘在的时候,那才是千金小姐的体统;今这几个姐妹,已够可怜了,还能怎么俭省?别说老太太不依,我也是万分不忍的”,因此,大观园中的改革就此夭折;但三姑娘过人的见识和才干已充分体现,在贾府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时候,她就说过“但凡我是男子,早就立出去”你听,这话是宝玉贾环敢说得吗?因是庶出的身份,探春心理上总有着高度的自尊自强意识,在贾府三春中,无疑,她是最出众的,曹公笔下“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采精华,见之忘俗”可知,这又是一个不同俗流的异样女子。
  秋爽斋偶结海棠社是探春正文,正是探春雅兴所致,大观园中众女儿才有了一个抒发诗情展露才华的舞台。探春是主,湘、黛、钗等为宾,这些美丽而多情的女孩子,在这个诗社尽情发挥她们的灵秀之气,表达着她们对青春的憧憬,对文学的见解,对美好的珍惜;探春也是英气逼人的女儿,书中写她的闺房“探春素喜朗阔”仅此四个字,便知其人性情;更能体现其勇敢凛然的一节文字在惑馋言捡抄大观园中,探春给了兴头正高的王保善家一嘴巴,还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今日我们自打自杀,总有一天,我们会自取灭亡”相比之下,宝玉在面对抄查、丫环被逐时,只会静默无语,落泪气苦,实在令人汗颜。
  虽然,“才自精明志自高”的探春也摆脱不了“生于末世运偏消”的命运;落了个“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骨肉分离,远嫁异邦,但以探春的见识和才干,我以为,她可能会成为文成公主、王昭君一类功垂千古的奇女子。
  红楼二尤是大观园外的小家女子,因为美,是一对真正的尤物被贾府的珍大爷、琏二爷包养。尤二姐就不必说了,她是一个屈于命运爱慕虚荣的女子,她对贾琏的依赖和对凤姐的屈从致使自己芳龄夭折,除了同命相怜的平儿为她掬一把同情之泪,也就这么草草收了场。
  刺玫瑰尤三姐就大不相同了,和她姐姐一样,她也是风流妖娆魅惑男子的;在见多识广的珍、琏眼里,所见过的上下贵*女子,竟无一人能及其绰约的风姿,可知,她是怎样的动人心魄、风情万种;美是天生的资本,而年轻妖娆的她要利用这资本为自己换来锦衣玉食,换来配得上这美丽生长的环境;她是小户人家的女儿,没有太多的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而珍大爷就是她依靠的大树,只要她愿意,珍爷可以给与她需要的一切。禁不住诱惑的她堕落了,成为他包养的外室。
  可是,就有那么一天,她的良心复苏:她不要再过这样不明不白的日子,她厌倦了纸醉金迷一掷千金的荒唐;她渴望一份属于自己的爱情,梦的缘由是她想起了多年以前打动过她少女心扉的柳三郎,那个清俊的男子什么时候进入了她的梦境?于是她决定改过自新,做一个贤淑温良的好女儿,等着那生命中的过客来迎娶他贞节的妻。
  什么叫一失足成千古恨?她再也回不到好女儿中去了,和宁府的瓜葛使她成为背负红字的女人;在冷三郎眼里,宁府除了门前那对狮子,只怕猫儿、狗儿都不干净,他的眼里是揉不得沙子的,何况,他心慕中的妻应该是古今无双的绝色佳丽,人品也该是一流的。他后悔自己的轻率,断然索回订礼:这柄她视是为珍宝爱如生命的鸳鸯剑,书中这节文字很是简略,看电视剧时才深感这段情节的惨烈:开满桃花的林子里,三姐持着一柄剑姗姗而来,一面是珠泪盈盈的粉面,一面又颤颤微微的决裂“还你订礼”剑锋一回,可叹: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难在扶,把个柳三郎这样酷绝的男儿也痴倒在地,于是情悟,斩断情根,皈依空门。这等烈性的女子,用自己的鲜血来清洗曾经的污淖,向心爱的人表白爱情的纯洁和干净,实在可钦可敬!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2: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红楼梦》中,印象较好的就是“尤三姐”和“晴雯

谢谢盈枝老师。您的帖子我都有看的。很受教益。

--------------------------------------------
发帖时间:2006-7-8 5:57:08
[虫儿a 编辑于2006-7-8 6:10:17]

顶部
李家三郎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UID 4241
精华 130
积分 80864
帖子 38467
威望 41786 点
阅读权限 100
注册 2007-10-9
状态 离线
发表于 2007-12-4 13:02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发言:亦灵
- 第:45 楼 

亦灵,毛主席在《论十大关系》中谈到,中国除了地大物博人口多,历史悠久和有一部《红楼梦》外,在世界上没有什么可骄傲的。他要求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至少要读三遍,而我连一遍也没读过,只是个别章回零星看了一点。
请看周汝昌的《红楼十二层》,是脂砚斋让曹雪芹删除“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的。周汝昌认为脂砚斋即书中的史湘云。
顶部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9-10-15 15:29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23636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随笔南洋网 - Archiver